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五分律》第二十七卷 第五分第三杂法之二


时跋难陀捉盖着革屣络囊盛钵挂杖担行。有优婆塞共一外道弟子在后。遥见谓是外道。语外道弟子言。看汝师在路行无有仪威。外道弟子言。汝等见无威仪者皆谓是外道。而今此人实是释子。二人共诤遂便共赌。逐及问之。果是释子。优婆塞既输所赌又大惭愧。诸比丘以是白佛。佛言。不听作此仪法在道路行。犯者突吉罗。有诸比丘在路行为塔得盖伞不敢受。诸居士讥呵言。此沙门释子不欲供养塔。白佛。佛言。听受。但不得如外道威仪持行。有诸老病比丘须拄杖络囊盛钵乞食。佛言。听从僧乞。彼比丘应至僧中乞言。大德僧听。我某甲比丘老病。今从僧乞听拄杖络囊盛钵乞食。愿僧听之。如是三乞。僧应筹量应与不应与。若实不老病不应与。若实老病应白二羯磨与之。一比丘唱言。大德僧听。此某甲比丘老病。今从僧乞听拄杖络囊盛钵乞食。僧今听之。若僧时到僧忍听。白如是。大德僧听。此某甲比丘老病。乃至僧今听之。谁诸长老忍默然不忍者说。僧已听某甲比丘老病拄杖络囊盛钵乞食竟。僧忍默然故。是事如是持。有诸比丘欲畜杖络囊。佛言。应作僧所羯磨人有而畜杖络囊。若有亲里比丘尼亦听作彼有而畜。有诸比丘触雨乞食坏衣色。佛言。听捉盖至门放地乞食得已还捉持去。有诸比丘持盖乞食还着温室讲堂食处余霤湿地成泥佛言。听作屋安之勿令相妨。有诸比丘欲私作盖。佛言。听作。方圆随意木作头子除漆树。若叶若草作覆。亦听十种衣一一衣覆之。僧四方僧及私皆听畜。亦听长一以为备豫。有一比丘患眼。佛言。听着眼药灌鼻以油酥摩顶上以盐酥摩脚下。诸比丘不知用何物作灌鼻筒。佛言。除漆树余竹木铜铁牙角作之。有一比丘名瞿夷食后辄齝。诸比丘见疑犯非时食。以是白佛。佛言。诸比丘。此比丘前五百世常生牛中。余报生人间。凡有所食非齝不消。从今如此等比非时齝无犯。有诸比丘或依止僧住。或依止四方僧住。或依止塔住。无人教诫愚痴无知不能学戒。以是白佛。佛言不听依止僧四方僧及塔住。犯者皆突吉罗。听依止上座及如法比丘能教诫者。时诸比丘同覆眠更相触身生染着心不乐修梵行。佛言。不听同覆眠。犯者突吉罗。若无衣覆者。听异衬身衣上得同覆。若住处迮不相识。听同床坐。皆不得眠。若眠突吉罗。有一阿练若处野火欲至。不知云何。以是白佛。佛言。汝往灭之。受教往灭。不能令灭。还白佛。佛言。可以我名语火神言。世尊欲令汝灭。受教往语火即灭。还白佛。佛言。此火神不但今世闻我名火便灭。过去世时海中有洲。于七岁中常为火所烧。彼洲上丛草中有雉生一鶵。父母见火欲至便舍而去。其鶵于后帐舒翅脚示火神。说偈言。

有脚未能行  有翅未能飞
父母见舍去  唯愿活我命

火神即以偈答。

卵生非所求  而今从吾乞
我今当施汝  四面各一寻

佛言。尔时雉鶵者则我身是。火神者今火神是。昔已为我灭火。今复为我灭之。若野火来时。应打揵捶若唱令。僧同集使净人刈左右草以火逆烧水土浇坋湿衣扑灭。有诸住处塔中幡盖盈长弃于庭中纵横践蹋。诸白衣讥呵言。此诸沙门不惜他物毁败供养非沙门法。诸比丘以是白佛。佛言。除佛辟支佛塔余塔。长物听作四方僧用。若此塔后须取四方僧物还之。时诸比丘啖生熟蒜。前食后食无时不啖。亦空啖之房舍臭处。诸白衣入房闻臭讥呵言。此诸沙门住处蒜臭犹如庖厨。诸比丘以是白佛。佛言。不听无因缘啖蒜。若有因缘啖时。不得在诸比丘上风行立。有一比丘以小因缘啖蒜。如来说法不敢往听。佛问。何故不来听法。答言。世尊。不听啖蒜在诸比丘上风行立。是以不敢。佛种种呵责彼比丘。汝愚痴人所作非法。贪食臭秽失于无量法味之利。呵已告诸比丘。从今不听以小因缘啖蒜。犯者突吉罗。啖蒜比丘应正顺诸比丘。正顺者。七日不得入温室讲堂食堂浴室厕上他房聚落塔边过。七日后。卧具应抖擞者抖擞应浣者浣。应晒者晒。应香熏者香熏。洒扫房中遍泥其内。自浣衣服洗浴身体然后入。时诸比丘畜大铜鏂。诸白衣见问言。此是谁器。有人答言。是诸比丘许。便讥呵言。此沙门如王大臣。何用畜此大铜鏂为。诸比丘以是白佛。佛言。从今不听畜大铜鏂。若畜一升以上突吉罗。时诸比丘处处小便臭处不净。诸白衣讥呵言。此沙门释子无有威仪法。小便无有常处。臭处不净。有一比丘在不应小便处小便。鬼神捉其男根牵至屏处。语言。大德应在此处小便。诸比丘以是白佛。佛言。不听漫小便。应屏处作处所。犯者突吉罗。有诸客比丘不知小便处。佛言。听问旧比丘。有诸老病比丘不能至小便处。佛言。听畜小便器。诸比丘便内小便器着房中臭处。佛言。不应着房中。诸比丘既着房外恶虫入中。佛言。若须内房中应密塞口。若着房外与水满中。有诸比丘处处大便。诸白衣讥呵如上。佛言。不应尔。听屏处掘地作厕屋覆上作上下道及栏格。厕满应除去。若生虫应作坑安之。若未生虫。持麴末着厕陷中。虫则不生。有诸比丘不嚼杨枝。口臭食不消。有诸比丘与上座共语恶其口臭。诸比丘以是白佛。佛言。应嚼杨枝。嚼杨枝有五功德。消食。除冷热唌唾。善能别味。口不臭。眼明。有诸比丘趣嚼木。佛言。有五种木不应嚼。漆树毒树舍夷树摩头树菩提树。余皆听嚼。时诸比丘欲庄严自恣处。佛言。听庄严。至自恣日竟夜说法经呗。不知谁应作。佛言。应差能者。诸比丘以小病辞不肯说法经呗。佛言。不应以小病辞说法经呗。有住处诸恶兽来入。佛言。听打鼓打木大唤作声及燃火。有住处毒虫来入。佛言。应取远弃。诸比丘手捉螫手。佛言。听以物挟着瓶中持去。有住处不闭户失衣钵。佛言。应作关钥令人不知开。舍利弗患风波斯匿王语言。应以干虾蟆薰鼻。不敢用。佛言。听用。有比丘欲染衣。佛言。听用根茎华叶皮染。有比丘欲染钦婆罗。佛言。听用尸尸婆树佉他罗树胡桃树染。诸比丘便染作纯黑色。佛言。不应作纯黑色衣。难陀有三十二相。虽不及佛。诸比丘遥见谓是世尊。恒为之起。难陀惭愧不知云何。以是白佛。佛言。听难陀作衣与佛衣异相。有诸比丘受阿练若十二头陀法不舍。在人间住受请乃至受屋舍等。以是白佛。佛言。一一皆突吉罗。听近聚落乃至一拘芦赊。若不能皆应舍。有诸比丘祀祠鬼神。佛言。不应尔。犯者突吉罗。不得为鬼神及外道师作塔亦如是。有诸比丘既作鬼神塔。鬼神依之。后坏鬼神嗔。佛言。已作不听坏。犯者突吉罗。有诸比丘大小便鬼神塔中。或左绕而去。鬼神嗔。佛言。不应尔。犯者突吉罗。若路从左边去听随路行。有诸比丘克木作男女像鸟兽形。又作种种戏具。与白衣小儿。佛言。不应作与。犯者突吉罗。有比丘自歌舞教人歌舞。自作乐教人作乐。佛言。不应尔。犯者突吉罗。


分类:佛经 书名:《五分律》 作者:佛陀什、竺道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