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印光大师文钞》三编卷二


复谢慧霖居士书二十六

指归净土,乃禅不禅,净不净之书。亦可令无信心者种善根,亦可令真念佛者弃信愿。所种之善根在未来。所弃之信愿在现在。具眼之人,决不流通。彼以禅净自名,而不肯依净土真宗旨,可叹之至。今之提倡净土者,多是此种知见。深恐人以己为不通宗,故成此宗净俱失实益之结果耳。(九月初八

复谢慧霖居士书二十七

两函均收到,勿念。峨志前开单时,意每包五部,拟一百部归峨山,故开二十包。后因重,只包四部,峨山之百部,尚欠二十部,故又令寄五包,以足一百之数。余均不再补寄。又王镜湖所画佛相,前寄王晓曦义比洋行,并书已与佛学社说,令其追问,彼又欲寄峨山结缘,直寄成都汝宅,想已收到。当为看门者说,令其回信报收到,以免彼企望。峨山明时尚不乏高人,而木皮殿之铁碑,自嘉靖时竖立,至今令人痛心。圣钦记载,直以彼为全国僧人领袖,竟将铁碑录出,交王晓曦寄来。而且每篆之傍,各音楷字,尚不知其为谤佛法之文。当日铸碑之僧,县志尚载其名,彼亦不知其为谤佛法之文。(今与汝说者,恐一班无知僧,谓为毁古迹也。)今果能毁此四百年长谤佛法之文,实为一大快事。尚祈为峨山大众说其所以。庶不至瞎眼者,谓毁古迹也。(正月二十一日

复谢慧霖居士书二十八

昨接手书,不禁为广安人民庆。所作各学训,通皆契理契机。然或广训,不可不以因果为前提。自程朱辟因果以来,儒者皆不敢谈因果。一则固守党同伐异之陋习。二则冀为纯儒入庙之偷心。以致治国,治民,治家,治心,均无根本。近来废经,废伦,杀父,杀母之风,皆由辟因果之学说而来。今则视尧舜禹汤文武周孔,通不如洋人。又何必顾畏固执者之攻击,而不敢说其症结。以致听者犹不知愈病之真诀,岂不大可怜哉。德森师于八月初八离苏,经江西几处瞻观,(九江,庐山,吉安)至廿五始到赣。其母尚健。寿量寺观音殿已成,可以安僧行道矣。大约十月半前,可以返苏。许止净近亦来报国。待德森师回,光当出关,仍住报国。明年九华志出后,再定行止。今寄净土五经二包,念佛恳辞十包,憨山年谱一包,远公文钞一包,坐花志果十包,安土全书三包,观音颂三包,净业指南五包,人生指津五包,饬终津梁一包,了凡四训一包,嘉言录三包,共四十五包。以助教民之至意。(九月二十一日

复谢慧霖居士书二十九

两接手书,不胜感叹。保甲公约甚好,惜全国各县长不致意于此。德森师本月初七回来。许止净九月初来。明道师病久,于本月十九早二点半钟去世。二十一运龛至灵岩,廿五迁化,入灵岩普同塔。六十元收到,当为印送经书之备。此次或有大祸,光实无有迁移之念。以老病畏寒,不能迁移,勿道光不移动,即德许亦不移动。以光若一去,报国即废,无人维持矣。况苏州数十万人,均不去,吾僧徒何特畏死以去,以令苏人增大惶惧乎。廿一年苏亦垂危,去者十之七,尚有决不为动者,凡逃难者,均遭抢劫之难,不逃难者,安然无患。有几处函邀往彼者,光复云,若有危险,当随炸弹而去,较比路上受抢劫,长时怀忧惧,为优胜多多。此次若起战事,当以不动自守。死乃人各难免,与其流难失所而死,不如安住不动而死之为安乐也。现在弘化社事,悉归光任,随分随力以办,并不愿广为募化,以令人生厌,而起疑光贪财之心也。祈放心勿念,三界无安,西方极乐,唯此为所迁之地,此外则一无所迁。现不出关,以省各处讲演之烦。以后无要事,不必来信,以免彼此劳神。

复谢慧霖居士书三十

前圣钦师来,持汝手书并廿元,供养二字,何敢当。即为寄闺范等十余包,以祈有益贵处耳。现今法弱魔强,聪明者多分归于某某之派。彼抱一革命之成见,以大权未得,不能满彼所愿。倘令得权,则即行驱僧夺产,以作彼眷属永世之祖业。余所驱出之僧,当为分配各寺,以为作撑门面之具。此种人,何能和衷共济乎。光素知法门事难维持,以故不主寺庙,不收徒众。今已老矣,一切事皆不干预。以汝不知所以,故为略说。像片一事,小之小者,(圣钦和尚已持去)何得云令圣钦垫款,后当归还。况汝有廿元来,光纵见小,岂有此不近人情之举。汝作此说,亦未三思耳。过谦失中,迹近于毁,于一切人前,均宜浑厚,切勿如此耳。


分类:佛经 书名:《印光大师文钞》第八卷 作者:印光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