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印光大师文钞》三编卷三


复林赞华居士书五

外道邪说,皆无可虑。所可虑者,僧多不知法。及一班狂僧之妄谓为宏法,而实为灭法。然彼势力甚大,非神通圣人,无可如何。光乃粥饭庸僧,既无道德,兼无声望。何能转彼内外魔眷,令其心存正念,不受彼邪说所惑乎。勿道不作论,即作亦无所益。倘彼诸僧俗悉能依佛之言,行佛之行。即彼意欲灭佛之人,观其道行,亦当钦敬不已,加意护持。况其更深远之行为者乎。现在欲护持佛法,莫急于躬行实践。敦行伦常仁义之道,及信愿念佛之法耳。恐汝妄冀光为作文,故特示及无可救药之状耳。惟洞察之。

复林赞华居士书六

此之大劫,系多年酿成,今始发现。如生疮然,愚人不于平时摄养,其疮发现,则便难即愈矣。纵不可不尽人事,然亦难必其定能挽回也。了此,则不至空生懊恼,怨天尤人。聂云台现因用心过度养病,与人不通往来。囗囗囗闻往湖北去。此人已受某某之熏染,其知见唯以唯识为是。余诸行门,悉皆藐视。今夏大病,方痛悔误。不知近来究竟何如。祈勿与此等人相往还,免随彼转。现今所有之现象,正是催人专修净业,以求往生。于此时犹泛泛然欲做大通家,则既不能自利,又不能利人,其失计也甚矣。

复林赞华居士书七

讲经,岂必年讲一经,不可重复乎。然则日日吃饭,何不厌其重复耶。心经义理渊深,初机何由得益。纵有所得,亦只解路。何如净土法门之即闻即可实行乎。即行愿品,亦不必定要讲多日。佛以六百卷大般若之蕴奥,以二百六十字发挥无遗。岂必要钩枝延蔓,只取广多以逞口辩乎。道绰禅师乃出格高僧,专弘净土。寿七十余岁,一生讲净土三经近二百遍。即二十岁讲,五十多年,年须二三次方可。彻悟语录与一居士书云,一夏两终楞严。何畏行愿文长,而非七日所了乎。七日过促,或作十日。讲经岂定规要任讲者尽量东拉西扯,不在肯綮处指点乎。汝之知见,是知涉博而不知守约。欲以博益初机,则是门庭建设中事。共君一夜话,胜读十年书,愈病不在驴驼药,皆守约之古训也。然现今战事发生,后来之事,不可逆料。当令一切老幼男女,同念阿弥陀佛,并念观世音菩萨。以祈生免灾祸,死归乐邦。讲经尚非当务之急。所急宜布告一切老幼男女,同念观世音菩萨。至于平定后讲经,尤当以初机净土之正信为先。倪商勤,施立谦,既知皈依,各为各起法名。倪商勤法名宗勤。念佛求生西方,自行化他,须以勤为本。若懒惰懈怠,则难克有成矣。施立谦法名宗谦。谦则不自满足,如海纳百川,空含万象。种种罪业,由谦而消。种种功德,由谦而成。今为汝与彼二人寄净土十要一包,祈为分与。光老矣,目力精神均不给,以后不许常来信。但按十要所说而修,又何所欠,而欲常问乎。若不以净土专修为事,欲遍通教义,亦非一函二函之所能得其目的也。祈慧察。十要一书,为净宗至要之书。且勿作好高务胜之计画,便可得至高至胜之利益。一函遍复,亦人人当务之急。

复林赞华居士书八

为人子者荣亲之道,在于励行修德。俾一切人均以敬己而追念于所生,方为最要之方法。每见世人亲死之后,广发讣文,谬述事实,到处求有名有位之人,为之题赞作传作铭表。而不在己躬下黾勉修德行仁,以期贻亲令名为事。吾常谓世人多好名而恶实,特欲以一时作场面,不思以躬身为纪念也。汝父母既信受佛法,汝亦已知心具心造心作心是之义。将来亲死以后,凡丧葬祭祀待客等事,均当依佛制不用荤酒。戒杀行善,以为一乡倡。吴智馨等,亦当早以此等道理吩咐其子孙。至要。净业社缘起记,已为撰就,今寄去。竖碑不如悬榜之利益大。碑字不能大,以大石费钱故。又谁肯立以看之,肯看百之一二耳。榜用坚固木做,或刻或裱而贴之,挂于座隅,则看者必多。写时必须用正体楷书。须勿过细,勿令错讹遗赘。光忙极,已拒绝一切。此系格外,以后不得又以笔墨事见差。如再来,决不复信。疏文前数行,颇有词意不大顺畅之处。后文虽顺畅,而只期语句华美,于事实殊欠发挥。文人作文,多半是笔到意不到。说到华丽之极,事实上但能影响,已算确切矣。今寄净土五经一包,祈自存外,余用结缘。光以五台峨眉九华灵岩四志,迫不及待,故拒绝一切,以祈早了此事耳。缘起记宜抄一分,以寄孟由。

复林赞华居士书九

学医一事,大须详慎。中医未学好,何可又学针灸。(音久,时人每讹作炙。即时行之医书亦然,何可不知其字。)苏州针灸传习所,未知其事,即有亦非寒家所能学。太乙神针,非秘传,但须心细,按穴以灸。北京同仁堂有卖现成药针。药方亦可开,随人可做。方中有麝有全蝎,此二亦可不用。若念佛人以大悲咒观音圣号加持,当更有效。唯后所附之各法,(书名忘记)似乎不合时宜。其它书籍,光悉不知。陈竟非前云,欲住山修行,光已说其不可。汝欲光痛下棒喝,而以时时作非非之想说,何不说明其事,何其不知事务如此。光目已成盲,精神大减,不能应酬,以后来信,决定不复。


分类:佛经 书名:《印光大师文钞》第九卷 作者:印光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