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印光大师文钞》三编卷三


复唐大圆居士书一

接手书,知大愿无量,而复能随缘,颇为得时际之宜。今此国困民穷,凡欲建立法化,先须张罗建筑,则吃力不小。俾彼小人效之以取利,富家畏之以远避。若遇一切人,但教以各尽伦常,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戒杀放生,吃素念佛。则泯而无迹。彼此不妨职业,不耗钱财。似乎人之受化易,而己之担负轻。而佛法之流行,又易普遍也。汝发露地学校,露地莲社之愿,固为省事。然又不如随地随缘之为方便易行也。上而清庙明堂,下而水边林下,得其可语之人,即以此事相劝。文潞公发十万人念佛求生西方之愿,以结莲社。吾谓一人以至无量人,俱当以令生西方,何定限以十万也。

复唐大圆居士书二

前接手书,谓欲归湘,未知归期定在何时。现今世道人心,陷溺已极。而邮传之便,一日千里。每有无赖小人,若或有人与彼有隙,便妄造谣言,遍发传单,及登报纸。只欲坏人名誉。不顾自己折福折寿,及将来堕落三途,受诸极苦,为可怜愍耳。彼等既快所欲,其受此传单阅此报纸之正人君子,固可备烛其肝肺。而流俗之人,则成一人传虚,万人传实。不但世间正人之可为极庸劣人。即古之出格圣贤,亦可为极庸劣人。所以有法华楞严起信等,为伪造之说。若不究是非,唯以所闻者为是,则三教圣贤经典,皆当付之丙丁矣。光生而愚拙,概不预社会诸事。而以不附和,故妄受彼等诬谤,加以第一魔王之嘉号。而谛闲为第二。范古农为第三。以马一浮为破坏佛法之罪魁。其传单有三数千言,想亦早已见过矣。光一无门庭。二无眷属。三不作一事。纵诬语翻天,固无所得失。而亦藉此消罪业而增善根。不但无所破坏,且令受其资益。若谛闲古农,当道弘法。不知道理之人,一见此种言论,谓为真实,便可退其信心,增诸口业,实为可悯之至。是以凡观传单报纸,不可一观即以为是,而遽即笔之于书。以致展转传扬,有损自他也。

复唐大圆居士书三

前日至一友人处,见海潮音五年第四期,汝与大休之书,不禁令人惊叹不已。此小人挟雠诬谤之语。而世情浇薄,好暴人恶,遂成一犬吠空,万犬吠声。不意汝亦不察,相为唱和,竟录于海潮音中。得不令具眼正人,谓汝之知见,不异流俗,不究是非,但据传闻以为定据乎。此既如是,则光与谛公古农,与一浮之诬语,亦当以是为据。上而谓法华楞严起信之为伪者,亦当以是为据。否则韩退之所谓为史者,述人善恶失实,不有人祸,必有天殃。汝发大菩提心,欲度尽众生,而谬传此诬人之语于海潮音。得毋污海潮音与伤汝之菩提心乎。以汝谬以光为师,故不禁戒勖。若谓不然,请即绝交。

复秦铭光居士书

净土法门,为佛法中最平常最高深之法门。若非宿具慧根,实难深生正信。勿道儒者不易生信,即通宗通教之知识,亦每每以宗教之义论判之,致于此令博地凡夫未断烦惑,即于现生了生脱死超凡入圣之不思议法,不但不肯自修,而且不肯教人者,以不知此法乃佛法中之特别法门。彼以宗教之义为准,故致有此过咎也。使彼最初即知此义,则其利大矣。聪明人多以明理悟心为志事,而不知念佛乃明理悟心之捷径。念念若能相应,自可明理悟心。即未做到,而仗佛慈力,往生西方,较彼明理悟心,未断烦惑,仍复轮回生死,了无出期者,已天地不足以喻其否泰。况既往生矣,亲炙弥陀圣众,当即亲证无生法忍,岂止明理悟心而已哉。净土法门,唯上上根人,与愚夫愚妇能得实益。而通宗通教之聪明人,多以志大言大,不肯仗佛慈力,而以仗己道力为志事,甘让愚夫愚妇早预圣流也。贵邑或有此种见解之人,故为稍说其所以耳。既欲皈依,今为取法名为契光。梵语阿弥陀,此云无量寿,亦云无量光。果能一心念佛,即是以果地觉为因地心。若能心心相应,则因该果海,果彻因源。极平常,极玄妙。若能信受,可谓超格大丈夫。光以宿业,生即病目,幸犹见天七十多年。今则目极衰昏,拒绝一切笔墨应酬。恐汝或为他宗倡导所摇夺,故特略说特别通途二义。庶不至弄巧成拙,求升反堕耳。当常看净土五经,则知净土法门,为十方三世一切诸佛上成佛道下化众生之总持法门。其有所未喻者,当常看净土十要,则群疑冰释,一心月朗矣。文钞语虽拙朴,于禅净之所以然,与日用伦常之互相益,稍有发明,亦可以作自利利他之一助。

复袁德常居士书一

欲表彰舍利灵瑞,当函致宁波鄞县阿育王寺方丈和尚,求赐育王山志一部,阅之则有头绪矣。光于光绪二十一年春,往育王拜舍利近三月,从去至后,日常随看者即附之看。其色若天台菩提拿红了的色,数十日不改。但其大小上下,随看随变。忽小忽大,其大若绿豆,小则或减三分之一之量。至光绪三十一年,因事往育王,又一睹。其大若黑豆,其色若黑豆上起白霉,紧靠钟底不动。光以黑色又加白霉,意谓或是年必死,然亦无吉无凶。此种皆普通人常见之相,并无甚感应奇特之事。录而刊之,亦无所益。切不可妄造谣言,以无感应为有感应,则罪过不浅矣。


分类:佛经 书名:《印光大师文钞》第九卷 作者:印光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