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瑜伽师地论》第四十六卷


本地分中菩萨地初持瑜伽处菩提分品第十七之三

复有四种法嗢拖南。诸佛菩萨欲令有情清净故说。何等为四。一切诸行皆是无常。是名第一法嗢拖南。一切诸行皆悉是苦。是名第二法嗢拖南。一切诸法皆无有我。是名第三法嗢拖南。涅槃寂静。是名第四法嗢拖南。诸佛菩萨多为有情宣说如是法相应义。是故说名法嗢拖南。又从曩昔其心寂静诸牟尼尊。于一切时展转宣说。是故说此名嗢拖南。又此行迹能趣大生。亦复能趣出第一有。是故说此名嗢拖南。

云何菩萨等随观察一切诸行皆是无常。谓诸菩萨观一切行言说自性于一切时常无所有。如是诸行常不可得。故名无常。又即观彼离言说事。由不了知彼真实故。无知为因生灭可得。如是诸行离言自性有生有灭。故名无常。又诸菩萨观过去行已生已灭。由彼诸行无因可得亦无自性。是故观彼因性自性皆无所有。观现在行已生未灭。由彼诸行因不可得已与果故。自性可得犹未灭故。是故观彼自性是有而无有因。观未来行未生未灭。由彼诸行有因可得未与果故。无有自性犹未生故。是故观彼唯有因性而无自性。菩萨如是见三世中分段诸行相续转已。等随观见一一刹那有为诸行。皆有三种有为之相。于刹那后复有第四有为之相。即于此中前刹那行自性灭坏。无间非先诸行刹那自性生起。正观为生。诸行生已即时未坏。正观为住。此已生行望前已灭诸行。刹那自性别异。正观为老。从此诸行生刹那后。即此已生诸行刹那自性灭坏。正观为灭。菩萨观此已生刹那诸行自性。即是生住老之自性。不见生等别有自性。如实观见生刹那后即此生等诸行刹那自性灭坏无别有性。如是四种有为之相。总摄诸行。以要言之。二分所显。一者有分所显。二者无分所显。此中世尊依于有分建立一种有为之相。依于无分建立第二有为之相。住异二种俱是诸行有分所显。建立第三有为之相。此中菩萨观一切时唯有诸行除此更无生住老灭。恒有实物自性成就。何以故。诸行生时唯即如是诸行可得。无别有余生住老灭。如是诸行住老灭时。唯即如是诸行可得。无别有余生住老灭。

又诸菩萨以理推求生等实物。亦不可得。如是推求不可得者。谓若离彼色等诸行别有生法。是即应如色等诸行自体有生。如是此生亦应有生。如是即应有二种生。一者行生。二者生生。如是行生与彼生生。为一为异。若言一者计生实有。即为唐捐。言别有生。是实物有不应道理。若言异者。如是即应非行生生。是行生生不应道理。如说生相。如是广说住。老灭相当知亦尔。谓若灭法别有自性是实成就。即应此灭有生有灭。若灭生时一切诸行皆应同灭。如是即应少用功力如入灭定诸心心所一切皆灭。若灭灭时一切诸行虽皆已灭。复应还生。以灭无故。是故言灭有生有灭。不应道理。又善男子或善女人。于一切时恒有实物自性成就。观为假有。而能修厌离欲解脱。不应道理。与此相违是应道理。由此行相是诸菩萨如实了知一切诸行皆是无常。

又诸菩萨观无常行相续转时。能为三种苦所依止。一者行苦。二者坏苦。三者苦苦。如是菩萨如实了知一切诸行皆悉是苦又诸菩萨如实了知有为无为一切诸法二无我性。一者补特伽罗无我性。二者法无我性。于诸法中补特伽罗无我性者。谓非即有法是真实有补特伽罗。亦非离有法别有真实补特伽罗。于诸法中法无我性者。谓于一切言说事中。一切言说自性诸法都无所有。如是菩萨如实了知一切诸法皆无有我。

又诸菩萨观一切行。先因永断后无余灭。其余毕竟不起不生。说名涅槃。当知涅槃其体寂静。一切众苦毕竟息故。一切烦恼究竟灭故。如是未得清净增上意乐菩萨。未见圣谛。诸声闻乘虽于涅槃发起胜解如是说言涅槃寂静。而于涅槃未如实解。未能如实正智见转。然彼亦有如理作意。譬如王子或长者子。生育已来未出王宫长者内室。王及长者各为幼童假作种种诸戏乐具鹿车牛车马车象车。而赐与之。尔时王子及长者子。用为嬉戏欢娱游佚。即于如是假所造作鹿牛马象。发起真实鹿想牛想马想象想。后于一时王及长者。各知其子渐已长大诸根成熟。赞说真实鹿牛马象。尔时王子及长者子。闻父赞说作是念言。今者父王及父长者。将非赞说我等所有鹿牛马象四种车耶。复于后时王及长者知子转大。从内宫室引出外游。示其真实鹿牛马象。时彼见已内自发生如实慧解。此为实义鹿车牛车马车象车。父于长夜尝为我等赞说斯事。然唯我等以无智故。于不如实唯彼相似唯彼影像。发起真实鹿等胜解。由是因缘于先胜解追起羞愧。如是宫室。喻于生死。其所生育诸幼童子。喻未证得清净增上意乐菩萨。及未见谛诸声闻乘。父喻诸佛及已证入大地菩萨。先为假作鹿牛等车。喻为宣说涅槃鹿相。次为赞说真实鹿等。喻佛菩萨自现证见真实涅槃。如其所见于彼菩萨及声闻前。赞说涅槃真实功德。所余喻彼既闻是已但用随顺音声觉慧于涅槃德长夜胜解。若于是时资粮成熟。渐次增长成净增上意乐。菩萨见谛。声闻于真涅槃生现证智。即于尔时发生自内如实慧解。如是涅槃。一切声闻独觉所证。诸佛菩萨先所赞说。我等先以愚夫觉慧。于不如实唯彼相似唯彼影像。发起真实涅槃胜解。由是因缘于先胜解追生羞愧。依止于后如实胜解。又如病者往大医所。为除病故求随顺药得已常服。彼于是药深生胜解深生爱乐唯见为实。由是因缘先病除愈。复起余病应服余药。尔时大医知先病愈后病复生。更须余药。劝舍前药令服余药。时彼病者愚痴无识。于前所服深生胜解。起所宜想不肯弃舍。时大良医为其宣说前后药性于现所病前药匪宜后药为胜。时有病者虽闻是语不生胜解。犹未深信良医所言。如是病者。喻诸凡夫菩萨声闻为烦恼病之所执持。大良医者喻诸如来。其良药等。喻为宣说若上上胜及以上极。若深深胜及以深极。若劣若胜。及以胜极法教正教。教授教诫。彼虽闻已不能悟入不生胜解。不能修行法随法行诸有净信。菩萨声闻于佛所说不生疑惑。乘佛所说喻如一切支具圆满妙庄严车。无上法乘如善御者。随所行地随所应到。疾疾进趣无所稽留。


分类:佛经 书名:《瑜伽师地论》 作者:(唐)玄奘(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