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瑜伽师地论》第五十卷


本地分中菩萨地第三持究竟瑜伽处建立品第五之二

如是别释佛十力已。今当总辨。嗢拖南曰。

自性与分别  不共亦平等
作业及次第  差别最为后

如是所说如来十力所有自性应当了知。所有分别应当了知。所有不共应当了知。所有平等应当了知。所有作业应当了知。所有次第应当了知。所有差别应当了知。由是七相应知如来十力略义。

云何如来十力自性。谓总五根为其自性。由慧胜故且说十力慧为自性。所以但言处非处智力。不言信力不言余力。如处非处智力如是。余力当知亦尔。是名如来十力自性。

云何如来十力分别。谓若略说由三分别当知无量。一者由时分分别。谓于堕在过去未来及现在世一切所知。随悟入故。二者由品类分别。谓于一一诸有为事自相共相一切行相。随悟入故。三者由相续分别。谓于十方一切有情界各各差别一切相续一切事义。随悟入故。即由如是三种。分别如来十力。当知无量。是名如来十力分别。

云何如来十力不共。谓唯如来有此十力。不共一切声闻独觉。是名如来十力不共云何如来十力平等。谓此十力一切如来悉皆平等具足成就。故说平等无有差别。若就如来多所安住。是则如来如是十力展转差别。谓余如来多住余力。其余如来复住余力。是名如来十力平等。

云何如来十力作业。谓如来所有处非处智力。于诸因中如实知因。于诸果中如实知果。及能降伏无因恶因种种诤论一切沙门婆罗门等。如来所有自业智力。于自所作受用果业如实了知。及能降伏施福移转种种诤论一切沙门婆罗门等。如来所有静虑解脱等持等至智力。能现三种神变。无到教授所化有情。及能降伏安住种种相违异品怨害诤论一切沙门婆罗门等。如来所有根胜劣智力。于诸有情软中上根部分差别。如实了知。及能于彼如应如宜为说正法。如来所有种种胜解智力。于诸有情软中上品净与不净胜解差别如实了知。其净胜解令渐增长。不净胜解令渐舍离。如来所有种种界智力。于诸有情劣中妙界部分差别。如实了知。于诸有情能如其根如其意乐如其随眠。依于彼彼趣入门中。无倒教授如应安立。此中如来为诸声闻。依于彼彼趣入门中与正教授。如声闻地。尽一切种无间宣说显发辩了施设开示。云何如来教授一切始业初业等持资粮摄受安住欲住其心诸菩萨众。令心得住。谓诸如来为无谄曲恭敬爱重等持资粮始业初业诸菩萨众。最初施设无倒教授。如是告言。善男子来。汝当安处远离卧具独一无二于内寂静如理思惟。汝之父母所为立名。或汝亲教轨范师等所为立名。如是思惟。我今为有离六处法自性真实。或内或外或两中间。于此有中如是名想施设假立言说转耶。汝既如是正思惟已。当于此法都无所得。唯当如是如实了知但于客法有客想转。汝善男子。若于尔时于自己名。唯有客想已生已得。复应在内如理思惟。于汝眼中所有制立眼名。眼想眼假施设。如是思惟。我此眼中唯二可得。谓此制立眼名。眼想眼假施设。及此唯事于中假立名想施设。除此无有若过若增。于此眼中所有制立眼名。眼想眼假施设。且非是眼此唯有事。于中假立眼名想等。当知自性亦非是眼。何以故。非于此中远离所立眼名眼想眼假施设。少有眼觉而能转故。若有此事体是真实。称名所说不应于中更待眼名方有如是眼觉而转。唯应自性不由听闻。不由分别。彼所立名但于此事有眼觉转。然无如是不待名言觉转可得。是故此中唯于客法。而有其客眼名眼想眼假施设。汝既如是于其内眼如理思惟。复于眼想唯有客想当生当得。如于其眼。如是于耳鼻舌身等。广说乃至见闻觉知已得已求。若已作意随寻随伺。以要言之。普于一切诸法想中。唯有客想当生当得。如是汝于自己身中所有假想。能尽除遣勤加行道当正摄受。广说乃至一切法中所有假想。能尽除遣勤加行道当正摄受。汝由如是一切所知善观察觉。普于一切诸法想中起唯客想。于一切法所有一切戏论之想。数数除遣。以无分别无相之心唯取义转。于此事中多修习住。汝若如是。当依如来妙智清净等持种性。获得无倒心一境性。如是汝等若于不净作意思惟。于此作意勿当舍离。若于慈愍。若于缘性缘起。若于界差别。若于阿那波那念。若于初静虑。广说乃至若于非想非非想处无量菩萨静虑神通等持等至。作意思惟。于此作意勿当舍离。汝若如是修此菩萨无倒作意。渐次乃至当得无上正等菩提究竟出离。当知是名一切菩萨遍趣正行。过去如来亦为始业诸菩萨众。已正施设如是教授。未来如来亦为始业诸菩萨众。当正施设如是教授。现在如来亦为始业诸菩萨众。现正施设如是教授。诸声闻等于此作意勤修习时。亦能速疾得胜通慧。若能于此无倒作意如实通达。便能获得诸法现观。如来所有遍趣行智力。于一切苦能出离行。不出离行。如实了知。及令舍离不出离行。能正授与能出离行。如来所有宿住随念智力。于其前际本事本生数数念已。为令所化诸有情类心生厌离心生净信。正为宣说。及能降伏执着常论一切沙门婆罗门等。如来所有死生智力。于诸弟子过往迁谢当所受生。能正记莂。及能降伏执着断论一切沙门婆罗门等。如来所有漏尽智力。于自解脱无惑无疑。及能降伏于阿罗汉起增上慢一切沙门婆罗门等。是名如来十力作业。

云何如来十力次第。谓诸如来于其无上正等菩提初证得时。即便顿得一切十力。顿证得已后时次第方现在前。谓诸如来初成佛时。先起处非处智力。观察诸法建立一切无倒因果。既观察已次起自业智力。若有希求即于欲界同分界中可爱殊胜异熟果者。方便为说令其远离诸不善业。令其现行所有善业。次起静虑解脱等持等至智力。若诸有情希求世间离欲法者。与其教授令彼趣向世间离欲。令彼获得如实之道。次起所余如来七力。若诸有情希求出世离欲法者。如应为说趣出世间离欲之道。谓于此中先起根胜劣智力。如实观察希求出世离欲者根。次起种种胜解智力。如实观察彼根为先所有意乐。次起种种界智力。如实观察意乐为先所有随眠。如是了知彼根意乐及随眠已。次起遍趣行智力。如其所应令于所缘趣入门中而得趣入。次起宿住随念智力及死生智力。彼由如应所缘趣入门加行。摄住心已净修行已。为说中道。令其远离萨迦耶见以为根本常断边执。为令永断一切烦恼。从此后起漏尽智力。若有如是正修方便奢摩他力之所任持。虽未永断一切烦恼。而由获得不现行故起不作。作增上慢者。令其舍离此增上慢。是名十力一门次第。复有异门十力次第。谓诸如来于其无上正等菩提初证得时。最初发起处非处智力。令现在前。普于一切缘生法中。观察最胜妙法住智。即依如是妙法住智。次起自业智力。观在家分。由彼彼业种种差别。依在家分曾当现时修证差别。如是观察在家分已。次起静虑解脱等持等至智力。观出家分。谓于如是出家分中。为有能说出苦离苦正道者耶。为无有耶。如是观已正知都无。观诸世间无有救护无所归依。由大悲故以其佛眼如实观照一切世间。既观照已次起根胜劣智力。现前了知住在世间种种有情生在世间长在世间。或有钝根或有中根或有利根。现前知已便于说法其心趣入。次后如前一切所余种种胜解智力等事次第。应知是第二门十力次第。复有异门十力次第。谓诸如来于其无上正等菩提。初证得时。最初发起处非处智力。令现在前。观察一切缘生法界。次起自业智力。即于如是缘生法中。观察假立有情名想诸有情界。如是有情自造如是色类诸业。还受如是色类诸果。如实观察如是法界有情界已。次起静虑解脱等持等至智力。即为如是诸有情类解脱苦故。示现三种无倒神变而教授之。既教授已次起余力。如前次第知根等已。于其正道令趣入已。然后方便令彼有情解脱众苦。是第三门十力次第。

云何如来十力差别。谓此十力展转相望。亦有差别亦无差别。处非处智力等与自业智力等。有何差别。若正了知善不善业能感所有爱非爱果。当知此由处非处智力故。若正了知诸有能造善不善业。即彼能受爱非爱果而非所余。当知此由自业智力故。若正了知诸有能修静虑解脱等持等至。即彼能入静虑等定而非所余。当知此由自业智力故。若正了知即依如是静虑等定。现三神变无倒教授所化有情。当知此由静虑解脱等持等至智力故。若正照取信等俱生相应之心。当知此由静虑解脱等持等至智力故。若正分别即彼诸根软中上品种种差别。当知此由根胜劣智力故。若正照取诸根为先彼彼法中种种意乐。当知此由根胜劣智力故。若正分别即彼意乐种种差别。当知此由种种胜解智力故。即彼意乐当知分别略有六种。一者不出离意乐。谓于各别大自在天那罗延天梵世间等。起信解者所有意乐。二者出离意乐。谓于三乘起信解者所有意乐。三者远清净意乐。谓安住下品中品成熟者所有意乐。四者近清净意乐。谓安住上品成熟者所有意乐。五者即于现法得涅槃意乐。谓由声闻乘所得涅槃起信解者所有意乐。六者于当来世得涅槃意乐。谓由大乘所得涅槃起信解者所有意乐。若正照取胜解所起相似种子。当知此由种种胜解智力故。若正照取即彼种子差别。分别无量品类。当知此由种种界智力故。又即彼界当知分别略有四种。一者本性住种子。二者先习起种子。三者可修治种子。谓有般涅槃法者所有种子。四者不可修治种子。谓无般涅槃法者所有种子。若正了知如界种类行迹趣入。当知此由种种界智力故。若正分别即彼行迹一切品类。如是行迹能令离染。如是行迹能令毕竟清净。如是行迹能令不毕竟清净。当知此由遍趣行智力故。若如实知前际随念一切趣因前际俱行。当知此由遍趣行智力故。若正了知如前分别种种随顺八言说句六种略行。当知此由宿住随念智力故。若正了知依于前际有情死生。当知此由宿住随念智力故。若正观见后际种种有情死生。当知此由死生智力故。若正了知于自事义未得究竟。有情后际受生相续。当知此由死生智力故。若正了知于自事义已得究竟心善解脱于现法中证得涅槃。当知此由漏尽智力故。当知是名如来十力展转相望亦有差别亦无差别。

如来所有四无畏文。如契经说应知其相。谓诸如来于其四处。在大众中而自称叹。谓所知障永解脱故。于一切种一切法中。现等正觉不共声闻。是第一处。诸烦恼障永解脱故。证得漏尽共诸声闻。是第二处。为求解脱诸有情类超过众苦。说出离道。是第三处。即于能出道得为碍。说诸障法应当远离。是第四处。如来既于如是四处。如其实义自称叹已。次后他于自所称叹前之二处所有相违身语意业而兴谤难。复于后二自称叹处所有相违前后乖反堕非理相而兴谤难。谓于世间有眼见者无眼见者。有他心智者无他心智者。如来于此自称叹处能为对治诸谤难中。都不见有如实因相。由是因缘于此四处能自了知。坦然无畏心无怯劣。无所疑虑都无惊惧。又佛大师唯有尔所正应称叹。谓自利行及利他行俱善圆满。当知此中前二称叹自利行满。后二称叹利他行满。此中如来若自称叹。于一切法现等觉故成正等觉。当知正为等趣大乘诸菩萨故。若自称叹一切漏尽。当知正为等趣声闻及独觉乘诸有情故。若复称叹能出离道及诸障法。当知俱为等趣诸乘诸有情故。如是如来所说经句。谓我为诸菩萨声闻说出离道。乃至广说。诸结集者。于所结集声闻藏中。除菩萨言。于所结集菩萨藏中。但唯诵此菩萨之言。

如来所有三念住文。如契经说应知其相。谓诸如来于其长夜有如是欲。如何当令诸有情类于我善说法毗柰耶无倒行中。如实随住。如是长夜欲乐法主化御众时。若所希欲或遂不遂不生杂染。由三念住略所显故。此三念住复由三众差别建立。云何三众。若彼一切一向正行。是第一众。若彼一切一向邪行。是第二众。若彼众中一分正行一分邪行。是第三众。

如来所有三不护文。如契经说应知其相。谓诸如来以要言之。于一切种鄙恶所作覆藏永断。由三不护之所显示。诸阿罗汉由忘念故。于时时间片有无记鄙恶所作。如来于此一切。一切皆无所有。是故如来于诸弟子如所立要即如自性。切切诫勖显显呵摈。时复现行率尔敦逼。于诸弟子无所防虑。所谓勿彼共住多时。知我所行三业不净。因于前事意怀不悦。由斯不顺乃事乖违。或面讥我或向他说。

当知如来所有大悲一切种相。皆悉如前供养亲近无量品说。当知如是如来大悲无量无上。

云何如来无忘失法。谓诸如来常随记念。若事若处若如若时有所为作。如来即于此事此处此如此时。皆正随念。是名如来无忘失法。所谓如来普于一切所作事业。普于一切方处差别。普于一切所作方便。普于一切时分差别。念无忘失常住正念。当知是名无忘失法。

云何如来永害习气。谓诸如来或于动转或于瞻视。或于言论或于安住。似有烦恼所起作业多不现行。是名如来永害习气。诸阿罗汉虽断烦恼。而于动转瞻视言论及安住中。而有种种似有烦恼所起作业。

云何如来一切种妙智。谓诸如来以要言之。于三聚法现等正觉。何等为三。一者能引有义聚法。二者能引无义聚法。三者非能引有义聚法非能引无义聚法。当知此中若诸如来或于能引无义聚法。或于非能引有义聚法非能引无义聚法。总于如是一切法中。无颠倒智。是名如来一切种智。若诸如来于其能引有义聚法一切法中。无颠倒智。当知是名如来妙智。即于此中若一切种智若妙智。总合为一。名一切种妙智。

如是一切。总名如来百四十种不共佛法。即于此中诸相随好。在菩萨位最后有中。皆已证得极善清净。若时菩萨坐菩提座住最后有。于菩萨道菩提资粮极善圆满。尔时无师修三十七菩提分法。得一刹那名无障碍智三摩地。是其菩萨学道所摄金刚喻定。

从此无间第二刹那。顿得其余不共佛法。谓如来十力为初。一切种妙智为后。皆极清净悉为无上。由得此故普于一切所知境界。无滞无障。最极清净无垢智转依。暂发悟思惟圆满意车圆满。超过一切菩萨行菩萨地。证入一切如来行如来地。一切在肉所知障品所有粗重无余断故。得胜转依。如是转依最为无上。其余一切乃至最上成满住中菩萨转依。当知有上。

问一切安住到究竟地菩萨智等。如来智等。云何应知此二差别。答如明眼人隔于轻縠睹众色像。一切安住到究竟地菩萨妙智。于一切境当知亦尔。如明眼人无所障隔睹众色像。如来妙智于一切境当知亦尔。如画事业圆布众彩唯后妙色未净修治。到究竟地菩萨妙智。当知亦尔。如画事业圆布众彩最后妙色已净修治。如来妙智当知亦尔。如明眼人于微闇中睹见众色。到究竟地菩萨妙智当知亦尔。如明眼人离一切闇睹见众色。如来妙智当知亦尔。如明眼人远睹众色。到究竟地菩萨妙智当知亦尔。如明眼人近睹众色。如来妙智当知亦尔。如轻医眼观视众色。到究竟地菩萨妙智当知亦尔。如极净眼观视众色。如来妙智当知亦尔。如处胎身。到究竟地诸菩萨身当知亦尔。如出胎身。诸如来身当知亦尔。如阿罗汉梦中心行。到究竟地菩萨心行当知亦尔。如阿罗汉觉时心行。如来心行当知亦尔。如昧灯体。到究竟地菩萨智体当知亦尔。如明灯体。如来智体当知亦尔。是故当知一切安住到究竟地诸菩萨众。与诸如来妙智。身心有大差别。

如是如来证菩提已。遍于十方一切佛土。普能施作一切佛事。云何名为一切佛事。谓诸如来如来事业如来所作。略有十种。如是一一如来事业如来所作。能成无量利有情事。此外无有若过若增。何等为十。谓诸如来最初自现大丈夫身。欲令有情心发净信。大丈夫身于生净信为最胜故。是名如来第一作事。如是作事。诸相随好所能成办。又诸如来普为一切有情之类。起一切种教授加行。是名如来第二作事。如是作事。四一切种清净所能成办。又诸如来能作一切利有情事。能断一切所生疑惑。是名如来第三作事。如是作事。如来十力所能成办。由前所说如来十力。于能成办一切有情一切义利。有堪能故。又于如来所证十力所兴问难。唯有如来能知能见能解能了。唯有如来于彼问难能正答故。又诸如来普能降伏一切他论。普能成立一切自论。是名如来第四作事。如是作事。四无所畏所能成办。又诸如来所化有情。于佛教敕若正安住不正安住。如来于彼心无杂染。是名如来第五作事。如是作事。三种念住所能成办。又诸如来如自所言即如是作。是名如来第六作事。如是作事。三种不护所能成办。又诸如来常以佛眼于昼夜分遍观世间。是名如来第七作事。如是作事。如来大悲所能成办。又诸如来顿于一切一切作事皆无退舍。是名如来第八作事。如是作事无忘失法所能成办。又诸如来所行仪轨。如实随转无越作用。是名如来第九作事。如是作事。永害习气所能成办。又诸如来于其能引无义聚法。于不能引有义聚法亦不能引无义聚法。简择舍离。于其能引有义聚法。为众宣说开示显发。是名如来第十作事。如是作事。一切种妙智所能成办。如是如来由前所说百四十种不共佛法。能作如来一切所作一切佛事。如是佛事若广分别不易可数。乃至俱胝那庾多百千大劫说不能尽。

如是所说诸如来住诸如来地。名为建立。何以故。依此住此希求品类。诸菩萨众。于菩萨学能正修学。亦依住此而有所证。即依住此普能成办一切有情一切义利。是故说此名为建立。又此一切所说佛法。于利他事最为随顺。一切如来是利他事之所显现。声闻独觉则不如是。是故说名不共佛法。又于如是诸佛法中自有佛法。声闻独觉一切一切皆所不得。所谓大悲。无忘失法。永害习气。一切种妙智。自有佛法。虽分似得而一切种皆不圆满。如来于彼一切。一切悉皆证得。于一切种无不圆满。最极超过最极殊妙。是故皆说名为不共。

当知此中独一有义。是不共义。如是圆满显示一切菩萨学道及学道果。名菩萨地。具说一切菩萨学道及学道果。一切种教实依处故。又此菩萨地亦名菩萨藏摩怛理迦。亦名摄大乘。亦名开示坏不坏路。亦名无障智净根本。若诸所有天人世间。或天或人。若诸沙门婆罗门等。于此所说菩萨地中起坚信解。乐闻受持精勤修学广为他说。下至书持供养恭敬深心爱重。所得福聚以要言之。如薄伽梵于菩萨藏所摄一切微妙经典。乐闻等业宣说显了分别施设开示称赞所获福聚。等无有异。何以故。此菩萨地显示一切菩萨藏中略标广释诸门摄故。于此地中能广开示法毗柰耶。乃至众多所化有情。于此正法受持读诵法随法行。安住增长广大胜进。于尔所时像似正法不得兴盛正法不灭。若于尔时像似正法当得兴盛。即于尔时能引实义所有正法当速灭没。是故于此菩萨地中起坚信解。乐闻受持乃至广说。所得福聚无量无边。


分类:佛经 书名:《瑜伽师地论》 作者:(唐)玄奘(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