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杂阿含经》第七卷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系,何所著,何所见我,若未起忧、悲、恼苦令起,已起忧、悲、恼苦重令增广?”

诸比丘白佛言:“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惟愿广说!诸比丘闻已,当受奉行。”

佛告诸比丘:“色有故,色起,色系、著故,于色见我,未起忧、悲、恼苦令起,已起忧、悲、恼苦重令增广。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诸比丘,于意云何?色为常耶?为非常耶?”

答曰:“无常,世尊。”

复问:“若无常者,是苦耶?”

答曰:“是苦,世尊。”

“如是,比丘,若无常者是苦,是苦有故,是事起、系、著、见我,若未起忧、悲、恼苦令起,已起忧、悲、恼苦重令增广。受、想、行、识亦复如是。是故,诸比丘,诸所有色,若过去若未来若现在、若内若外、若粗若细、若好若丑、若远若近,彼一切非我、非异我、不相在,是名正慧。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若复见、闻、觉、识,起求忆、随觉、随观,彼一切非我、非异我、不相在,是名正慧。若见有我、有世间、有此世、有他世,常、恒、不变易,彼一切非我、非异我、不相在,是名正慧。若复有见:非此世我、非此世我所、非当来我、非当来我所,彼一切非我、不异我、不相在,是名正慧。

“若多闻圣弟子于此六见处观察非我、非我所,如是观者,于佛狐疑断,于法、僧狐疑断,是名比丘。多闻圣弟子不复堪任作身、口、意业,趣三恶道,正使放逸。圣弟子决定向三菩提,七有天人往来,作苦边。”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次经亦如是,差别者:苦、集、灭、道狐疑断。

次经亦如是,差别者:佛、法、僧、苦、集、灭、道狐疑断。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系著,何所见我,未起我、我所、我慢系著使起,已起我、我所、我慢系著使重令增广?”

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广说,乃至……。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第二、第三经亦复如上。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系著,何所见我,若未起有漏、障碍、烧燃、忧、悲、恼苦生,已起有漏、障碍、烧燃、忧、悲、恼苦重令增广?”

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广说,次第如上三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系著,何所见我,令三受于世间转?”

诸比丘白佛言:“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广说,次第如上三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系著,何所见我,令三苦世间转?”

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广说,次第如上三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系著,何所见我,令世八法世间转?”

诸比丘白佛言:“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广说,次第如上三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系著,何所见我,令诸众生作如是见、如是说:我胜、我等、我卑?”

诸比丘白佛言:“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广说,次第如上三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系著,何所见我,令诸众生作如是见、如是说:有胜我者、有等我者、有卑我者?”

诸比丘白佛言:“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广说,次第如上三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系著,何所见我,令诸众生作如是见、如是说:无胜我者、无等我者、无卑我者?”

诸比丘白佛言:“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广说,次第如上三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系著,何所见我,令诸众生作如是见、如是说:有我、有此世、有他世,常、恒、不变易法,如尔安住?”

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广说,次第如上三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系著,何所见我,令诸众生作如是见、如是说:如是我、彼,一切不二、不异、不灭?”

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广说,次第如上三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系著,何所见我,令诸众生作如是见、如是说:无施、无会、无说,无善趣、恶趣业报,无此世、他世,无母、无父、无众生、无世间阿罗汉正到正趣,若此世、他世见法自知身作证具足住: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

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广说,次第如上三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系著,何所见我,令诸众生作如是见、如是说:无力、无精进、无力精进、无士夫方便、无士夫精勤、无士夫方便精勤、无自作、无他作、无自他作;一切人、一切众生、一切神,无方便、无力、无势、无精进、无堪能,定分、相续、转变,受苦乐六趣?”

诸比丘白佛言:“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广说,次第如上三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系著,何所见我,令诸众生作如是见、如是说:诸众生此世活,死后断坏无所有。四大和合士夫,身命终时,地归地、水归水、火归火、风归风,根随空转,舆床第五,四人持死人往冢间,乃至未烧可知烧燃已,骨白鸽色立,高慢者知施,黠慧者知受,若说有者,彼一切虚诳妄说,若愚若智,死后他世,俱断坏无所有?”

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广说,次第如上三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系著,何所见我,令诸众生作如是见、如是说:众生烦恼,无因无缘?”

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广说,次第如上三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系著,何所见我,令诸众生作如是见、如是说:众生清净,无因无缘?”

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广说,次第如上三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系著,何所见我,令诸众生作如是见、如是说:众生无知无见、无因无缘?”

时,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广说,次第如上三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系著,何所见我,令诸众生作如是见、如是说?”

时,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广说,次第如上三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系著,何所见我,令诸众生作如是见、如是说:谓七身非作、非作所作,非化、非化所化,不杀、不动、坚实。何等为七?所谓地身、水身、火身、风身、乐、苦、命。此七种身非作、非作所作,非化、非化所化,不杀、不动、坚实、不转、不变、不相逼迫,若福、若恶、若福恶,若苦、若乐、若苦乐、若士枭、士首,亦不逼迫世间。若命、若身,七身间间容刀往返,亦不害命,于彼无杀、无杀者,无系、无系者,无念、无念者,无教、无教者?”

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广说,次第如上三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系著,何所见我,令诸众生作如是见、如是说:作、教作,断、教断,煮、教煮,杀、教杀,害众生、盗他财、行邪淫、知言妄语、饮酒、穿墙、断锁、偷夺,复道害村、害城、害人民,以极利剑轮鈆割斫,截作大肉聚,作如是学,彼非恶因缘,亦非招恶。于恒水南杀害而去,恒水北作大会而来,彼非因缘福恶,亦非招福恶。惠施、调伏、护持、行利、同利,于此所作,亦非作福?”

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广说,次第如上三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系著,何所见我,令诸众生作如是见、如是说:于此十四百千生门、六十千六百五业、三业、二业、一业、半业、六十二道迹、六十二内劫、百二十泥犁、百三十根、三十六贪界、四十九千龙家、四十九千金翅鸟家、四十九千邪命外道、四十九千外道出家、七想劫、七无想劫、七阿修罗、七毗舍遮、七天、七人、七百海、七梦、七百梦、七险、七百险、七觉、七百觉、六生、十增进、八大士地,于此八万四千大劫,若愚若智,往来经历,究竟苦边。彼无有沙门、婆罗门作如是说:我常持戒,受诸苦行,修诸梵行,不熟业者令熟,已熟业者弃舍,进退不可知。此苦乐常住,生死定量;譬如缕丸掷著空中,渐渐来下,至地自住。如是八万四千大劫生死定量,亦复如是?”

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广说,次第如上三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系著,何所见我,今诸众生作如是见、如是说:风不吹、火不燃、水不流、箭不射、怀妊不产、乳不构、日月若出若没、若明若暗不可知?”

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广说,次第如上三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系著,何所见我,令诸众生作如是见、如是说:此大梵自在,造作自然,为众生父?”

诸比丘白佛言:“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广说,次第如上三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系著,何所见我,令诸众生作如是见、如是说:色是我,余则虚名;无色是我,余则虚名;色非色是我,余则虚名;非色非无色是我,余则虚名;我有边,余则虚名;我无边,余则虚名;我有边无边,余则虚名;我非有边非无边,余则虚名。一想、种种想、多想、无量想,我一向乐、一向苦,若苦、乐、不苦不乐,余则虚名?”

诸比丘白佛言:“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广说,次第如上三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系著,何所见我,令诸众生作如是见、如是说:色是我,余则妄想;非色、非非色是我,余则妄想。我有边,余则妄想;我无边,余则妄想;我非有边非无边,余则妄想。我一想、种种想、少想、无量想,我一向乐、一向苦,若苦、乐、不苦不乐?”

诸比丘白佛言:“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广说,次第如上三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系著,何所见我,令诸众生作如是见、如是说:我世间常、世间无常、世间常无常、世间非常非无常;世有边、世无边、世有边无边、世非有边非无边;命即是身、命异身异;如来死后有、如来死后无、如来死后有无、如来死后非有非无?”

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广说,次第如上三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系著,何所见我,令诸众生作如是见、如是说:世间我常、世间我无常、世间我常无常、世间我非常非无常;我苦常、我苦无常、我苦常无常、我苦非常非无常;世间我自作、世间我他作、世间我自作他作、世间我非自作非他作非自非他无因作;世间我苦自作、世间我苦他作、世间我苦自他作、世间我苦非自非他无因作?”

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广说,次第如上三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系著,何所见我,令诸众生作如是见、如是说:若无五欲娱乐,是则见法般涅槃;若离欲、恶不善法、有觉有观,离生喜乐,入初禅乃至第四禅,是第一义般涅槃?”

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广说,次第如上三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何所有故,何所起,何所系著,何所见我,令诸众生作如是见、如是说:若粗四大色断坏、无所有,是名我正断;若复我欲界断坏、死后无所有,是名我正断;若复我色界死后断坏、无所有,是名我正断;若得空入处、识入处、无所有入处、非想非非想入处,我死后断坏、无所有,是名我正断?”

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如是广说,次第如上三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若法无常者当断,断彼法已,以义饶益,长夜安乐。何法无常?色无常,受、想、行、识无常。”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若过去无常法当断,断彼法已,以义饶益,长夜安乐。云何过去无常法?过去色是无常法,过去欲是无常法,彼法当断。断彼法已,以义饶益,长夜安乐。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是未来、现在、过去现在、未来现在、过去未来、过去未来现在。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为断无常法故,当求大师。云何是无常法?谓色是无常法;为断彼法,当求大师。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佛说是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是过去、未来、现在、过去未来、过去现在、未来现在、过去未来现在当求大师,八种经如是。种种教随顺、安、广安、周普安、导、广导、究竟导、说、广说、随顺说、第二伴、真知识、同意、愍、悲、崇义、崇安慰、乐、崇触、崇安隐、欲、精进、方便、广方便、堪能方便、坚固、强健、勇猛身心、勇猛难伏、摄受常学、不放逸修、思惟、念、觉、知、明、慧、辩、思量、梵行、如意、念处、正勤、根、力、觉、道、止、观、念身、正忆念,一一八经亦如上说。如断义,如是知义、尽义、吐义、止义、舍义亦如是。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犹如有人火烧头衣,当云何救?”

比丘白佛言:“世尊,当起增上欲,殷勤方便时救令灭。”

佛告比丘:“头衣烧燃尚可暂忘,无常盛火应尽除断灭;为断无常火故,勤求大师。断何等无常故勤求大师?谓断色无常故勤求大师;断、受、想、行、识无常故勤求大师。”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断无常,如是过去无常、未来无常、现在无常、过去未来无常、过去现在无常、未来现在无常、过去未来现在无常,如是八种救头燃譬经如上广说。如求大师,如是求种种教、随顺教,如上广说。如断义,如是知义、尽义、吐义、止义、舍义、灭义、没义亦复如是。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为断无常故,当随修内身身观住。何等法无常?谓色无常;为断彼故,当随修内身身观住。如是受、想、行、识无常;为断彼故,当随修内身身观住。”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无常,如是过去色无常,未来色、现在色、过去未来色、过去现在色、未来现在色、过去未来现在色无常,断彼故,当随修内身身观住。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如随修内身身观住八种,如是外身身观、内外身身观、内受受观、外受受观、内外受受观、内心心观、外心心观、内外心心观、内法法观、外法法观、内外法法观住,一一八经亦如上说。

如断无常义,修四念处,如是知义、尽义、吐义、止义、舍义、灭义、没义故,随修四念处,亦如上说。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犹如有人火烧头衣,当云何救?”

比丘白佛言:“世尊,当起增上欲,殷勤方便时救令灭。”

佛告比丘:“头衣烧燃尚可暂忘,无常盛火应尽断。为断无常火故,随修内身身观住。云何为断无常火故,随修内身身观住?谓色无常,为断彼故,随修内身身观住;受、想、行、识无常,为断彼故,随修内身身观住。”广说……乃至……。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无常,如是过去无常、未来无常、现在无常、过去未来无常、过去现在无常、未来现在无常、过去未来现在无常,如内身身观住八经。如是外身身观八经、内外身身观八经如上说。

如身念处二十四经,如是受念处、心念处、法念处二十四经如上说。

如当断无常九十六经,如是当知、当吐、当尽、当止、当舍、当灭、当没,一一九十六经亦如上说。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犹如有人火烧头衣,当云何救?”

比丘白佛言:“世尊,起增上欲,殷勤方便时救令灭。”

佛告比丘:“头衣烧燃尚可暂忘,无常盛火应尽断。为断无常火故,已生恶不善法当断,起欲、精勤、摄心令增长。断何等无常法故,已生恶不善法为断故,起欲、方便、摄心增进?谓色无常故,受、想、行、识无常当断故,已生恶不善法令断,起欲、方便、摄心增进。”广说……乃至……。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无常经,如是过去无常、未来无常、现在无常、过去未来无常、过去现在无常、未来现在无常、过去未来现在无常八经,亦如上说。

如已生恶不善法当断故,如是未生恶不善法令不生、未生善法令生、已生善法令增广故,起欲、方便、摄心增进八经,亦如上说。

如当断无常三十二经,如是当知、当吐、当尽、当止、当舍、当灭、当没,一一三十二经广说如上。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犹如有人火烧头衣,当云何救?”

比丘白佛言:“世尊,当起增上欲,殷勤方便时救令灭。”

佛告比丘:“头衣烧燃尚可暂忘,无常盛火当尽断。为断无常火故,当修欲定断行成就如意足。当断何等法无常?谓当断色无常,当断受、想、行、识无常故,修欲定断行成就如意足。”如经广说,乃至……。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无常,如是过去无常、未来无常、现在无常、过去未来无常、过去现在无常、未来现在无常、过去未来现在无常八经,亦如上说。

如修欲定,如是精进定、意定、思惟定亦如是。如当断三十二经,如是当知、当吐、当尽、当止、当舍、当灭、当没,一一三十二经亦如上说。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犹如有人火烧头衣,当云何救?”

比丘白佛言:“世尊,当起增上欲,殷勤方便时救令灭。”

佛告比丘:“头衣烧燃尚可暂忘,无常盛火当尽断。为断无常火故,当修信根。断何等无常法?谓当断色无常,当断受、想、行、识无常故,修信根。”如是广说,乃至……。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无常,如是过去无常、未来无常、现在无常、过去未来无常、过去现在无常、未来现在无常、过去未来现在无常,亦如上说。

如信根八经,如是修精进根、念根、定根、慧根八经,亦如上说。

如当断四十经,如是当知、当吐、当尽、当止、当舍、当灭、当没,四十经亦如上说。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犹如有人火烧头衣,当云何救?”

比丘白佛言:“世尊,当起增上欲,殷勤方便时救令灭。”

佛告比丘:“头衣烧燃尚可暂忘,无常盛火当尽断。为断无常火故,当修信力。断何等无常故,当修信力?谓断色无常故,当修信力;断受、想、行、识无常故,当修信力。”如是广说,乃至……。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无常,如是过去无常、未来无常、现在无常、过去未来无常、过去现在无常、未来现在无常、过去未来现在无常八经,亦如上说。

如信力,如是精进力、念力、定力、慧力,八经亦如上说。

如当断四十经,如是当知、当吐、当尽、当止、当舍、当灭、当没,一一四十经亦如上说。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犹如有人火烧头衣,当云何救?”

比丘白佛言:“世尊,当起增上欲,殷勤方便时救令灭。”

佛告比丘:“头衣烧燃尚可暂忘,无常盛火当尽断。为断无常火故,修念觉分。断何等法无常故,修念觉分?谓断色无常,修念觉分;当断受、想、行、识无常,修念觉分。”如是广说,乃至……。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无常,如是过去无常、未来无常、现在无常、过去未来无常、过去现在无常、未来现在无常、过去未来现在无常八经如上说。

如念觉分八经,如是择法觉分、精进觉分、喜觉分、除觉分、舍觉分、定觉分,一一八经亦如上说。

如当断五十六经,如是当知、当吐、当尽、当止、当舍、当灭、当没,一一五十六经如上说。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犹如有人火烧头衣,当云何救?”

比丘白佛言:“世尊,当起增上欲,殷勤方便时救令灭。”

佛告比丘:“头衣烧燃尚可暂忘,无常盛火当尽断。为断无常火故,当修正见。断何等无常法火故,当修正见?断色无常故,当修正见;断受、想、行、识无常故,当修正见。”如是广说,乃至……。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无常,如是过去无常、未来无常、现在无常、过去未来无常、过去现在无常、未来现在无常、过去未来现在无常,亦如上说。

如正见八经,如是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一一八经亦如上说。

如当断六十四经,如是当知、当吐、当尽、当止、当舍、当灭、当没,一一六十四经亦如上说。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犹如有人火烧头衣,当云何救?”

比丘白佛言:“世尊,当起增上欲,殷勤方便时救令灭。”

佛告比丘:“头衣烧燃尚可暂忘,无常盛火当尽断无余。为断无常火故,当修苦习尽道。断何等无常法故,当修苦习尽道?谓断色无常故,当修苦习尽道;断受、想、行、识无常故,当修苦习尽道。”如是广说,乃至……。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无常,如是过去无常、未来无常、现在无常、过去未来无常、过去现在无常、未来现在无常、过去未来现在无常,亦如上说。

如苦习尽道八经,如是苦尽道、乐非尽道、乐尽道,一一八经亦如上说。

如当断三十二经,如是当知、当吐、当尽、当止、当舍、当灭、当没,一一三十二经亦如上说。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犹如有人火烧头衣,当云何救?”

比丘白佛言:“世尊,当起增上欲,殷勤方便时救令灭。”

佛告比丘:“头衣烧燃尚可暂忘,无常盛火当尽断无余。为断无常火故,当修无贪法句。断何等法无常故,当修无贪法句?谓当断色无常故,修无贪法句;断受、想、行、识无常故,修无贪法句。”如是广说,乃至……。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无常,如是过去无常、未来无常、现在无常、过去未来无常、过去现在无常、未来现在无常、过去未来现在无常,亦如上说。

如当修无贪法句八经,如是无恚、无痴诸句正句法句,一一八经如上说。

如当断二十四经,如是当知、当吐、当尽、当止、当舍、当灭、当没,一一二十四经亦如上说。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犹如有人火烧头衣,当云何救?”

比丘白佛言:“世尊,当起增上欲,殷勤方便时救令灭。”

佛告比丘:“头衣烧燃尚可暂忘,无常盛火当尽断。为断无常火故,当修止。断何等法无常故,当修止?谓断色无常故,当修止;断受、想、行、识无常故,当修止。”如是广说,乃至……。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无常,如是过去无常、未来无常、现在无常、过去未来无常、过去现在无常、未来现在无常、过去未来现在无常,亦如上说。

如修止八经,如是修观八经,亦如上说。

如当断十六经,如是当知、当吐、当尽、当止、当舍、当灭、当没,一一十六经亦如上说。

“诸所有色,若过去若未来若现在、若内若外、若粗若细、若好若丑、若远若近,彼一切非我、非异我、不相在如实知;受、想、行、识亦如是。多闻圣弟子如是正观者,于色生厌,受、想、行、识生厌;厌已不乐,不乐故解脱,解脱知见: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无常,如是动摇、旋转、尫瘵、破坏、飘疾、朽败、危顿、不恒、不安、变易、恼苦、灾患、魔邪、魔势、魔器,如沫、如泡、如芭蕉、如幻。微劣、贪嗜、杀摽、刀剑、嫉妒、相残、损减、衰耗、系缚、捶打、恶疮、痈疽、利刺、烦恼、谪罚、阴盖、过患、处愁、戚、恶知识,苦、空、非我、非我所,怨家连锁,非义、非安慰,热恼、无荫、无洲、无覆、无依、无护,生法、老法、病法、死法、忧悲法、恼苦法、无力法、羸劣法、不可欲法、诱引法、将养法、有苦法、有杀法、有恼法、有热法、有相法、有吹法、有取法、深险法、难涩法、不正法、凶暴法、有贪法、有恚法、有痴法、不住法、烧燃法、挂礙法、灾法、集法、灭法、骨聚法、肉段法、执炬法、火坑法,如毒蛇、如梦假借、如树果、如屠牛者、如杀人者、如触露、如淹水、如驶流、如织缕、如轮涉水、如跳杖、如毒瓶、如毒身、如毒华、如毒果、烦恼动。如是,比丘,乃至断过去、未来、现在无常,乃至灭没,当修止观。

“断何等法过去、未来、现在无常,乃至灭没,修止观?谓断色过去、未来、现在无常,乃至灭没,故修止观;受、想、行、识亦复如是。是故诸所有色,若过去若未来若现在、若内若外、若粗若细、若好若丑、若远若近,彼一切非我、非异我、不相在如实知;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多闻圣弟子如是观者,于色生厌,于受、想、行、识生厌;厌故不乐,不乐故解脱,解脱知见: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以成就一法故,不复堪任知色无常,知受、想、行、识无常。何等为一法成就?谓贪欲一法成就;不堪能知色无常,知受、想、行、识无常。何等一法成就?谓无贪欲成就;无贪欲法者,堪能知色无常,堪能知受、想、行、识无常。”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成就不成就,如是知不知、亲不亲、明不明、识不识、察不察、量不量、覆不覆、种不种、掩不掩、映翳不映翳亦如是。如是知,如是识解,受、求、辩、独证,亦复如是。如贪,如是恚、痴、瞋、恨、訾、执、嫉、悭、幻、谄、无惭、无愧、慢、慢慢、增慢、我慢、增上慢、邪慢、卑慢、骄慢、放逸、矜高、曲伪相规、利诱、利恶、欲多、欲常、欲不敬、恶口、恶知识、不忍贪、嗜下贪、恶贪,身见、边见、邪见、见取、戒取、欲爱、瞋恚、睡眠、掉悔、疑、昏悴、蹁蹮、赑屃、懒、乱想、不正忆、身浊、不直、不软、不异、欲觉、恚觉、害觉、亲觉、国土觉、轻易觉、爱他家觉、愁忧恼苦,于此等一一法,乃至映翳,不堪任灭色作证。

“何等为一法?所谓恼苦;以恼苦映翳故,不堪任于色灭尽作证,不堪任于受、想、行、识灭尽作证。一法不映翳故,堪任于色灭尽作证,堪任于受、想、行、识灭尽作证。何等一法?谓恼苦;此一法不映翳故,堪任于色灭尽作证,堪任于受、想、行、识灭尽作证。”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分类:佛经 书名:《杂阿含经》 作者:[刘宋]求那跋陀罗(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