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白话《增一阿含经》第三卷


弟子品第四

【二一】

概要:本品乃简述百位弟子的功能。首先为有关于阿若拘邻(阿若憍陈如)比丘等圣者的擅长之法。

结集者的我们,都像如是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

那个时候,世尊告诉诸比丘们说:「我的声闻当中的第一比丘,为宽仁博识,善能劝化,将养圣众,而不失去其威仪的人,就是所谓阿若拘邻比丘是(阿若憍陈如,译为解了,知本际,也就是已开悟之义。佛陀成道后,在鹿野苑初转*轮时,为最先了悟的人。是最初悟道,梵行第一的比丘。憍陈如是其姓)。我的弟子当中,最初领受法味,而思惟四谛(苦集灭道的四种真理,为佛教的基本哲理。所谓使人了解一切都是苦的,苦的原因就是集-烦恼之集聚〔此苦与集为现实的迷惑的因果〕。使人从苦中获得解脱的寂灭之理,由学正道而得救的道理等,此灭与道为悟界的因果),也是这位阿若拘邻比丘(五比丘之一)。

其次为善能劝导,福度人民的圣者,就是所谓优陀夷比丘是(迦留陀夷译为黑光。其身色粗黑而光耀,为佛弟子当中的教化第一)。又有一位:速成神通,中不有悔的圣者,就是所谓摩诃男比丘是(摩诃那弥,译为大名,为佛成道后所化度的五比丘之一)。而恒飞虚空,足不蹈地的圣者,就是所谓善肘比丘是。乘于虚空而教化,其意却没有荣冀(不求荣誉)的圣者,就是所谓婆破比丘是。居在于快乐的天上,不处在于人中的圣者,就是所谓牛迹比丘是。恒常观察一切为恶的显露,一切为不净之想的圣者,就是善胜比丘是(跋提梨迦,佛陀成道后,最初化度的五比丘之一)。将养圣众,四事供养(衣服、卧具、医疗、饮食)的圣者,就是所谓优留毗迦叶比丘是(优楼频螺迦叶,译为木瓜林迦叶,为三迦叶的老大。本为事火的外道,被佛教化后,和其它二位兄弟与千名弟子,统统皈依佛教)。心意寂然,降伏诸结(诸烦恼)的圣者,就是所谓江迦叶比丘是(那提迦叶,三迦叶的老二)。观了诸法,都不会有执着的圣者,就是所谓象迦叶比丘是(伽耶迦叶,三迦叶的老三)。」

(结偈如下:)

拘邻陀夷男善肘婆第五牛迹及善胜迦叶三兄弟

(第一就是拘邻〔憍陈如〕比丘,第二为优陀夷比丘,第三为摩诃男比丘,第四为善肘比丘,婆破比丘则排为第五位。第六为牛迹比丘,以及第七为善胜比丘,迦叶三兄弟分别为第八、第九、第十位)。

【二二】

大意:本经乃继前经而叙述各弟子的擅长之法,是以马师〔阿说示〕比丘为始,当然也是一种简述。

「我的声闻弟子当中,以威容端正,行步庠序(举止动作都很有教养)的第一比丘,就是所谓马师比丘是(阿说示,译为马胜、马师,为威仪端正而有名。为佛陀初转*轮时的五比丘之一)。其次就是智慧无穷,能够决了诸疑(以智慧而断除诸疑惑),就是所谓舍利弗比丘是(舍利为母名,译为鹙鹭,弗为子。母眼如鹙眼之锐利故名,从父名为优婆提舍,译为大光。为智慧第一。本为外道删阇耶的弟子,后与目揵连等二百名同道皈投佛陀而有名)。有神足而能轻举,而能飞到十方的圣者,就是所谓大目揵连比丘是(釆菽氏,为母姓,从父取名为拘律陀,译为天抱,和舍利弗同投佛陀如前项,为神通第一)。能勇猛精进,堪任苦行的人,就是所谓二十亿耳比丘是(为中印度,伊烂拏钵伐多国的长者之子,出生时脚下生毛有二寸,很柔软净好,父亲很悦,而予金二十亿两,故有其名。后出家,散尽家财,精进用功,为精进第一的比丘)。能行十二种头陀(译为抖擞,为弃除,所谓弃除贪欲,抖擞衣服、饮食、住处等三种贪着的行法。都守如下的十二头陀行:1.在阿兰若处〔闲静处〕,2.常行乞食,3.依次第乞食,4.受一食之法〔一日一食〕,5.节量食,6.过午后不饮浆,7.穿弊纳衣,8.唯持三衣,9.冢间住,10.树下坐,11露地坐,12.唯坐不卧),这种难得之行,就是所谓大迦叶比丘是(大饮光,佛陀寂灭后,召集五百阿罗汉,结集经律而有名,也以头陀第一被称赞的比丘),天眼第一,能见十方的界域的圣者,就是所谓阿那律比丘是(无贫。为佛陀的堂弟,听佛说法时,坐睡而被呵责后,乃发愤精进,致于失明,因此,而修得天眼,为天眼第一)。坐禅而入定,心不错乱(心无颠倒),就是所谓离曰比丘是(离婆多,译为星宿,求其星而生的。曾遇二鬼争食尸体,而悟此身为假合,为无倒乱第一)。善能广为劝率,施立斋讲的圣者,就是所谓陀罗婆摩罗比丘是。能安造房舍,而与招提僧的人(招提译为四方,魏太武造寺时,以招提为名,遂为寺院。这里乃指四方的出家人),就是所谓小陀罗婆摩罗比丘是。贵豪的种族,去出家学道的人,就是所谓罗咤婆罗比丘是(赖咤惒罗,译为护国。拘留国鍮芦咤村第一财富之子。曾以绝食,以明出家之志,父母不得已,才允他出家。能修净行,善住山岩第一)。善于分别教义,敷演道教(善于论议教导)的人,就是所谓大迦旃延比丘是(译为文饰,名叫那罗陀。曾依外舅阿私陀仙修学,后从师遗言而皈佛,为论议第一)。」

(结颂如下:)

马师舍利弗拘律耳迦叶阿那律离曰摩罗咤旃延

(1.马胜比丘〔阿说示〕、2.舍利弗比丘,3.拘律陀〔大目揵连〕比丘,4.二十亿耳〔予金二十亿两〕比丘,5.大迦叶比丘,6.阿那律比丘, 7.离曰〔离婆多〕比丘,8.陀罗婆摩罗比丘〔抱括小摩罗比丘〕,9.罗咤婆罗〔赖咤惒罗〕比丘,10.大迦旃延比丘。)

【二三】

大意:本经也同样的叙述诸弟子们之擅长之法。乃由军头波漠比丘开始的。

「我的声闻弟子当中,能够堪任受筹(为细板,如灭诤,或布萨之时,都用它来计算比丘之数的器物,竹、木、铜、铁均可),不违背禁法第一的比丘,就是所谓军头波漠比丘是(取筹好运第一)。能降伏外道,履行正法的人,就是所谓宾头卢比丘是(宾头卢颇罗堕,宾头卢为名,译为乞,颇罗堕为姓,译为捷疾,福田第一)。能瞻视疾病(看护他人之病),供给医药的人,就是所谓谶比丘是(差摩比丘)。以四事供养,也就是以衣、被(卧具)、饮食(包括上述的医药),也是这位谶比丘。能造偈颂,来称叹如来之德的人,就是鹏耆舍比丘是(婆耆舍,译为取善,佛弟子当中的第一诗人)。以言论而能辩论了义,而没有疑滞(自在无碍)的人,也是鹏耆舍比丘。能得四种辩才(对于法、义、辞、乐说之四辩。所谓1.能说诸法的名称,2.能明诸法的义理,3.能妙用一切语辞,4.知众生所欲,而说法自在),能触难而答对的人,就是所谓摩诃拘絺罗比丘是(译为大膝,为舍利弗的母舅,勤行于梵行,而无暇剪其指甲,爪长尺余,故为长爪梵志,佛弟子中答问第一)。住于清净的闲居,不喜乐于人群当中的人,就是所谓坚牢比丘是。乞食时能够耐辱,而不避于寒暑的人,就是所谓难提比丘是。独处而静坐,专心一意的念道的人,就是所谓金毗罗比丘是(俱毗罗,译为是孔非孔)。一坐食(一坐食,中午之食以外一概不食,如饼果粥等类均不食),不移乎其处,就是所谓施罗比丘是。坚守执持三衣,而不离于食与息(食时、休息之时,都不离身),就是所谓浮弥比丘是(浮磨,译为地)。」

(结颂如下:)

军头宾头卢谶鹏拘絺罗坚牢及难提今毗施罗弥

(1.军头波漠比丘,2.宾头卢比丘,3.谶〔差摩〕比丘,4.鹏耆舍〔婆耆舍〕比丘,5.拘絺罗比丘,6.坚牢比丘,7.难提比丘,8.金毗罗比丘,9.施罗比丘,10.浮弥比丘)。

【二四】

大意:本经同样的叙述各弟子的擅长之法。是以狐疑离曰比丘为始,乃至迦泪之十位圣者。

「在我的声闻弟子当中,于树下坐禅时,心意不移转第一的人(内心不动),就是所谓狐疑离曰(前出,离婆多)比丘是。苦其身在于露天而坐,并不避风雨的人,就是所谓婆蹉比丘是(毗舍离的离车族的公子)。独自一人乐于空闲之处,专心一意的思惟的人,就是所谓陀素比丘是(驮索迦,译为苦,给孤独长者之奴之子)。穿着五纳衣(纳衣为衲袈裟,破弊之布所缝成的法衣。1.粪扫处衣,2.路边弃衣,3.河边弃衣,4.死人衣,5.破碎衣等,都是为人所忌讳之衣),不执着于荣饰(不装饰)的人,就是所谓尼婆比丘是。常乐于冢间,不住在于人群中的人,就是所谓优多罗比丘是(乌多罗,译为善胜,在舍卫城见佛显双神变而被感动,而出家,为婆罗门种出身的)。恒坐于草蓐上,每日福度他人的人,就是所谓卢酰宁比丘是。不和他人讲话,唯视地而行的人,就是所谓优钳摩尼江比丘是。不管是坐,是起,是行步,都常入于三昧的人,就是所谓删提比丘是(憍萨罗国长者之子)。爱好游行于远国去教授人民的人,就是所谓昙摩留支比丘是(昙摩留枝,译为法乐,一六四经里,有其前生事迹,说其前身为大鱼等事)。喜欢邀集圣众,论说法的义味,就是所谓迦泪比丘是(迦摩、伽摩)。」

狐疑婆蹉离陀苏婆优多卢酰优迦摩息昙摩留泪

(1.狐疑离曰比丘,2.婆蹉离比丘,3.陀苏〔陀素〕比丘,4.尼婆比丘,5.优多罗比丘,6.卢酰宁比丘,7.优迦摩比丘〔优钳摩尼江〕,8.息比丘〔删提〕,9.昙摩留比丘,10.迦泪比丘)。

【二五】

大意:本经也是叙述诸弟子之擅长之处,是以婆拘罗比丘为始的。

「我的声闻弟子当中,寿命极为长,终究并不中间夭折第一的比丘,就是所谓婆拘罗比丘是(薄拘罗,译为善容,未曾生过病,也是寿命第一)。常乐居于闲静处,不处在于众人之中的人,也是所谓婆拘罗比丘是。能为人广为说法,分别义理的人,就是所谓满愿子比丘是(满慈子,也就是富楼那。和佛同年生,容姿端正,曾为外道,而通晓于诸典及神通,后皈依佛,而证果,为说法第一)。能奉持戒律,并没有所触犯,就是优婆离比丘是(优婆离,译为近执,本为释迦族的理发师,蒙佛开四姓平等之例,而出家,而守持戒律不误。第一次结集时,诵出律藏而有名,为持律第一。)得证信解脱,其意已没有犹豫的人,就是所谓婆迦利比丘是(末朅利,译为着树皮衣,为信解坚固第一而有名)。天体端正(天然的身体很庄严),和世人有殊异之人(大有不同、非常的美丽),就是所谓难陀比丘是(译为善欢喜,佛陀的异母弟,为制御诸根第一的尊者)。诸根寂静,心不变易,也是难陀比丘。辩才突然发起,而能解开他人的疑滞的人,就是所谓婆陀比丘是(跋陀罗,译为贤善,舍卫城长者之子)。能广说教义,对于真理并不有违的人,就是所谓斯尼比丘是。喜欢穿着好衣(穿着整齐),本行为清净的人,就是所谓天须菩提比丘是。常常爱好教授诸后学的人,就是难陀迦比丘是(难那哥,常行警诫诸比丘尼的尊者)。善于教诲禁戒比丘尼僧的人(比丘尼为乞士女,为出家受具足戒的女众弟子),就是所谓须摩那比丘是(须曼那,译为悦意,为花名,宿世以耳上花供佛,而得天上人中之乐,后出家而证果)。」

(结颂如下:)

婆拘满波离婆迦利难陀陀尼须菩提难陀须摩那

(1.婆拘罗比丘,2.满愿子比丘〔富楼那,满慈子〕,3.优波离比丘,4.娑迦利比丘〔婆迦利〕,5.难陀比丘,6.婆陀比丘〔跋陀罗〕,7.斯尼比丘,8.天须菩提比丘,9.难陀迦比丘,10.须摩那比丘)。

【二六】

大意:本经同样为诸弟子们之各有擅长之处之叙述,乃由尸婆罗比丘开始的。

「在我的声闻弟子当中,其功德很盛满,所适而没有短处第一的比丘,就是所谓尸婆罗比丘是(尸利罗,作功德第一)。能具足众行的道品之法,就是所谓优婆先迦兰陀子比丘是(乌波细那末朅梨子)。所说的都和悦,不伤害他人之意的人,就是所谓婆陀先比丘是(译为贤军)。修行安般(数息观,禅观),专心思惟一切都是恶露的人,就是所谓摩诃迦延那比丘是。计我为无常(推理想象而觉知我为无常之法),心里并没有杂想的人,就是所谓优头盘比丘是。能以杂种之论,畅悦其心识的人,就是所谓拘摩罗迦叶比丘是(译为童子迦叶,善解美语而说法第一)。穿着弊恶衣,而不会觉得羞耻的人,就是所谓面王比丘是(谟贺啰惹,乐妙色衣〔弊恶衣〕第一)。不毁坏禁戒,又诵读不懈的人,就是所谓罗云比丘是(罗睺罗,译为覆障,为佛未出家时之子,学行第一)。用神足之力,能自隐曀(隐形)的人,就是般兔比丘是(摩诃盘陀迦,译为大路,生时被置路边,祈出家人之赐福故名。聪明利根,能断疑惑)。能化其形体,作为若干的变化的人,就是周利般兔比丘是(为大盘陀迦之弟。和兄同样的被置于路边,或为父母旅行在中路所生,故译为继道。本性愚钝,而被佛教以专心扫地除垢,而解悟证果)。」

(结颂如下:)

尸婆优波先婆陀迦延那优头迦叶王罗云二般兔

(1.尸婆罗比丘,2.优波先迦兰陀子比丘,3.婆陀先比丘,4.迦延那比丘,5.优头盘比丘,6.拘摩罗迦叶比丘〔童子迦叶〕,7.面王比丘,8.罗云比丘〔罗睺罗〕,9.10.二位般兔兄弟比丘〔般兔比丘、周利般兔比丘〕。)

【二七】

大意:本经仍然是以各弟子之擅长为叙述的目的。首先乃以释王比丘为始,也是集十名的高僧的特长。

「我的声闻弟子当中,以豪族富贵,天性柔和为第一的,就是所谓释王比丘是。乞食不厌足,教化无穷的比丘,就是所谓婆提波罗比丘是。气力非常的强盛,并没有所畏难的人,也是婆提波罗比丘是。其音响非常的清彻,其声音向至于梵天的人,就是所谓罗婆那婆提比丘是。身体很香洁,能熏及于四方的人,就是所谓鸯迦阇比丘是。在我的声闻弟子当中,知时而明物,所至都没有疑惑,所忆的不会忘掉,多闻而广远,又堪任于奉上的第一的比丘,就是所谓阿难比丘是(阿难陀,译为庆喜,为佛的堂弟。佛成道日诞生,后出家为侍者,有二十五年之久,为多闻第一)。庄严服饰,行步时只顾其影的人(勤慎其行动),就是所谓迦持利比丘是。受诸王之敬待,被群臣之所宗仰的人,就是所谓月光比丘是(旃陀婆罗脾)。为天人所奉承,恒朝侍省(常为天人之所奉侍不缺)的人,就是所谓输提比丘是(树提陀婆,为婆罗门出身,本奉大迦叶,后闻佛法而出家)。以舍弃人形(超越人形),好像天神的形貌,也是输提比丘是。为诸天的师导,指授其正法的人,就是所谓天比丘是。自己能忆念其无数劫前的宿命之事的人,就是所谓菓衣比丘是。」

(结颂如下:)

释王婆提波罗婆鸯迦阇阿难迦月光输提天婆酰

(1.释王比丘,2.婆提波罗比丘,3.罗婆那婆提比丘,4.鸯迦阇比丘,5.阿难比丘,6.迦持利比丘,7.月光比丘,8.输提比丘,9.天比丘,10.菓衣比丘〔婆酰〕。)

【二八】

大意:本经所叙述的同样为各弟子的擅长之法,是以鸯掘摩罗为始的。

「我的声闻弟子当中,以体性利根,智慧渊远第一的比丘,就是所谓鸯掘魔比丘是(鸯掘摩罗,译为指鬘,误听师言,以为杀人为鬘,则能生梵天,故杀九百九十九人的生命,最后遇佛不但杀不了佛,还而皈依佛陀去修行,而得阿罗汉果)。能降伏魔,外道的邪业的人,就是所谓僧迦摩比丘是(僧伽罗摩,降魔第一)。入水的三昧(正定),并不为难事的人,就是所谓质多舍利弗比丘是(象舍利弗,舍卫城农家子,出家而还俗六次,最后的第七次出家,终成证果)。所识的很广,都受人所敬念的人,也是质多舍利弗比丘是。入于火的三昧,能普照于十方的人,就是所谓善来比丘是(修伽陀)。能降伏龙,使牠尊奉三尊(佛法僧三宝)的人,就是所谓那罗陀比丘是(能断已生的烦恼)。能降伏鬼神,使其改恶修善的人,就是所谓鬼陀比丘是(舍卫城婆罗门,听闻目揵连神通变化之事而出家)。降伏干沓和(干闼婆,嗅香,乐神),使其勤行善行的人,就是所谓毗卢遮比丘是。恒常喜乐于空定,而分别空义的人,就是所谓须菩提比丘是(译为善现、空生,生时家中财物皆空,为空生,未几未得,故为善现,为十大弟子中解空第一的尊者!。其意志在于空寂的微妙的德业,也是须菩提比丘。行持无想定(灭尽一切心作用的禅定的境界),除去诸杂念的人,就是所谓耆利摩难比丘是(王舍城人,为频婆娑罗王的辅相之子、婆罗门种)。入于无愿之禅定,心意不起杂乱的人,就是所谓炎盛比丘是。」

(结颂如下:)

鸯掘僧伽摩质多善那罗阅叉浮卢遮善业摩难炎

(1.鸯掘摩罗比丘,2.僧迦摩比丘,3.质多舍利弗比丘,4.善来比丘,5.那罗陀比丘,6.阅叉〔鬼陀〕比丘,7.毗卢遮比丘,8.善业比丘〔须菩提〕,9.耆利摩难比丘,10.炎盛比丘。)

【二九】

大意:本经仍然以各弟子的擅长为叙述的对象,首先是以梵摩达比丘为始的。

「我的声闻弟子当中,入于慈三昧,其心已没有恚怒第一的人,就是梵摩达比丘是(舍卫城波斯匿王之子,托钵时,被外道辱骂,也能默然忍耐,而度化对方)。入于悲三昧,而成就本业的人,就是所谓须深比丘是(译为善结。本为外道,被人使至佛处去盗法,后向佛忏悔,而修持证果)。得善的行德,并没有若干之想的人,就是所谓娑弥陀比丘是(三弥离提,王舍城人,为剎帝利种,自他出生后,其家中则增富,本人的容貌很俊美)。常时守护其心,意不舍离的人,就是所谓跃波迦比丘是。行持炎盛三昧,终究不懈堕的人,就是昙弥比丘是(达磨哥,译为顽钝,以殊胜心善解妙法)。言语麄犷,而不息避尊贵的人,就是所谓比利陀婆遮比丘是(毕陵伽婆蹉,于苦中,善行悲行)。入于金光三昧的人,也是比利陀婆遮比丘。入于金刚三昧,不可沮坏的人,就是所谓无畏比丘是(舍卫城的婆罗门,托钵时遇见美丽的淑女而动心,皈后,以为耻,而精勤修行而证果)。所说的都能决了(有毅力果断),不怀怯弱的人,就是所谓须泥多比丘是(王舍城人,贫穷而为人扫路作工的人,后出家而证果)。恒乐于静寂,意不处乱的人,就是所谓陀摩比丘是。其义不可以胜,终究不能被伏的人,就是所谓须罗陀比丘是(译为善得,为王舍城婆罗门,罗陀长老之弟,由兄之引进而出家)。」

(结颂如下:)

梵达须深摩婆弥跃昙弥比利陀无畏须泥陀须罗

(1.梵摩达比丘,2.须深比丘,3.娑弥陀比丘,4.跃波迦比丘,5.昙弥比丘,6.比利陀比丘,7.无畏比丘,8.须泥多比丘,9.陀摩比丘,10.须罗陀比丘。)

【三O】

大意:本经为叙述百名比丘的最后十名,以星宿比丘为始,而简述各弟子的擅长。

「我的声闻弟子当中,能够晓解星宿,预知吉凶第一的人,就是所谓那伽波罗比丘是(译为龙护。曾作摩鸠罗鬼之形,欲恐怖佛的人)。恒喜于三昧,以禅悦为其食的人,就是所谓婆私咤比丘是(婆悉咤)。常以喜为其食,就是所谓须夜奢比丘是。恒行忍辱行,敌对之人事来时,也不起瞋恨心的人,就是所谓满愿盛明比丘是。修习日光三昧的人,就是所谓弥奚比丘是(弥企哥,能止息,未生烦恼)。明自算术之法,没有半点的差错的人,就是所谓尼拘留比丘是(译为无恚,为舍卫城婆罗门,被祇园精舍之建立所感动,也闻佛法而出家)。能够分别等智,永恒的不忘失的人,就是所谓鹿头比丘是(蜜哩誐尸啰,善解占相,明医药和星宿的尊者)。得入雷电三昧,而不怀恐怖的人,就是所谓地比丘是。观察了知身本的人,就是所谓头那比丘是(徒卢那)。最后取证,而得证漏尽通(灭尽有漏的烦恼,而脱离生死所具有的功行)的人,就是所谓须拔比丘是(须跋陀罗,译为善贤,本为梵志,也就是婆罗门外道的出家人,以耆旧多智而称,为佛将涅槃之时,受佛教言而证果的人,寿命一百二十岁)。」

(结颂如下:)

那伽咤舍那弥奚尼拘留鹿头地头那须拔最在后

(1.那伽波罗比丘,2.婆私咤比丘,3.须夜奢比丘〔舍〕,4.满愿盛明比丘〔那〕,5.弥奚比丘,6.尼拘留比丘,7.鹿头比丘,8.地比丘,9.头那比丘,10.须拔陀罗比丘,乃排在于最后的一名。)

「以上的此百名的贤圣者,都应广演如上。」(都值得广为宣传的人物)。

比丘尼品第五

【三一】

概要:本品乃简述五十位比丘尼的功能。首先为有关于大爱道瞿昙弥(摩诃波阇波提)比丘尼等圣者的各具擅长之法。

「我的声闻弟子当中的第一位比丘尼,为久来就出家学道(比丘尼中最初的出家人),为国王所尊敬的人,那就是所谓大爱道(摩诃波阇波提)瞿昙弥比丘尼是(为佛陀的养育之母,也是摩耶夫人〔佛母〕之妹,是难陀的生母,出家后常修梵行。瞿昙为姓,为日炙甘蔗种,是世尊之姓,弥为女之义)。智慧聪明第一的人,就是所谓谶摩比丘尼是(差摩)。神足第一,而能感致于诸神的人,就是所谓优钵华色比丘尼是(译为莲花色,出身于舍卫城的长者之家,因家庭的不幸,而到各处流浪,终于出家为威德无比的比丘尼)。行头陀之法之十一项规条之限碍的人(不输越头陀行的十一法,本经大部份都提十一法,唯弟子品之二,曾举出十二头陀难得之行),就是所谓机梨舍瞿昙弥比丘尼是(讫哩舍。舍卫城的贫女,遇幼儿之死亡而丧心,逢佛而开心眼,为弊衣第一,善能持律,轨范无亏的比丘尼)。天眼第一,所照的都无碍,就是所谓奢拘梨比丘尼是(译为贤,舍卫城婆罗门种)。坐禅而入定,其心意并不分散,就是所谓奢摩比丘尼是(憍赏弥人,和于颠王后很友善,王后死后,深感世间的一切均为无常,而出家)。能分别义趣,广演道教(教理)的人,就是所谓波头兰阇那比丘尼是。能奉持律教,并没有所加以犯过的人,就是所谓波罗遮那比丘尼是(钵咤左啰,译为微妙。为舍卫城的长者之女,为持律第一)。得证信解脱,不再退还的人,就是所谓迦旃延比丘尼是(巴利本作得大神通中的第一)。具得四辩才,不怀怯弱的人,就是所谓最胜比丘尼是。(四辩才为:1.法辩,能说诸法的名称,2.义辩,明白诸法的义理,3.辞辩,妙用一切的语辞,4.乐辩,如众生所欲,而说法自在。)」

(结颂如下:)

大爱及谶摩优钵机昙弥拘利奢兰阇波罗迦旃胜

(1.大爱道瞿昙弥比丘尼,以及2.谶摩比丘尼,3.优钵华色比丘尼, 4.机梨舍瞿昙弥比丘尼,5.奢拘利比丘尼,6.奢摩比丘尼,7.波头兰阇那比丘尼,8.波罗遮那比丘尼,9.迦旃延比丘尼,10.最胜比丘尼。)

【三二】

大意:本经所叙述的内容,同样为各尼师的擅长处。首先是以拔陀迦毗离比丘尼为始,计为十名。

「我的声闻弟子比丘尼当中,能够自识无数劫前的宿命之事为第一的,就是所谓拔陀迦毗离比丘尼是(跋陀罗迦卑梨耶、婆陀,译为妙贤,为沙伽罗市的人,嫁给大迦叶,共修梵行,后俱皈依佛陀,而知宿命)。颜色很端正,为人所敬爱的人,就是所谓酰摩阇比丘尼是。能降伏外道,建立以正教的人,就是所谓输那比丘尼是(输卢,舍卫城人,生有很多子,然而其夫死后,被子疏远,故出家。曾显示神变,以降伏六师外道。)能分别义趣,能广说分部的人,就是所谓昙摩提那比丘尼是(译为施法、法与,出身为王舍城,被称为说法第一)。身穿麄衣,都不以为羞愧的人,就是所谓优多罗比丘尼是(译为善胜)。诸根都寂静,永恒的如一心的人,就是所谓光明比丘尼是。衣服很齐整,都常如法教的人,就是所谓禅头比丘尼是(为毗舍离城的离车族人,其夫死后出家,闻法而悟道证果)。能以杂种之论,也没有疑滞的人,就是所谓檀多比丘尼是(憍萨罗国舍卫城辅师之女,后来跟从大爱道比丘尼出家。在耆阇窟山,看大众之被调顺,而感动,因之而开悟证果)。堪任于造偈,而称叹如来的功德的人,就是所谓天与比丘尼是。多闻而博知,以恩惠而接下从的人,就是所谓瞿卑比丘尼是。」

(结颂如下:)

拔陀阇输那昙摩那优多光明禅檀多天与及瞿卑

(1.拔陀迦毗离比丘尼,2.酰摩阇比丘尼,3.输那比丘尼,4.昙摩提那比丘尼,5.优多罗比丘尼,6.光明比丘尼,7.禅头比丘尼,8.檀多比丘尼,9.天与比丘尼,以及10.瞿卑比丘尼。)

【三三】

大意:本经也同样的叙述十位比丘尼的擅长之处(依经文则有十一名),是以无畏比丘尼为开始的。

「我的声闻比丘尼弟子当中,都恒处于闲静之处,而不居在于人间杂闹的地方的人,就是所谓无畏比丘尼是(为于禅尼国的人,曾在王舍城的寒林〔墓地〕修不净观,佛陀乃令她观法的对象,也用偈颂鼓励她。)苦其身体,而行乞食,不简择于贵贱的人,就是所谓毗舍怯比丘尼是(迦毘罗城的人,为剎帝利种,本为宫女,后来和大爱道一同去出家。)在一处,而一坐,终不移易的人(一打坐就不换位,直至不坐为止),就是所谓拔陀婆罗比丘尼是。遍行去乞求,去广度人民的人,就是所谓摩怒呵利比丘尼是。速成道果,中间并不滞迟的人,就是所谓陀摩比丘尼是。执持三衣(大衣、上衣、内衣),终身不舍离的人,就是所谓须陀摩比丘尼是。恒坐在于树下,其意并不改易的人,就是所谓珕须那比丘尼是。恒居于露地,不思念有无覆盖(露天之处,没有遮风雨之物之处)的人,就是所谓奢陀比丘尼是。乐于空闲之处,不在于人间的闹处的人,就是所谓优迦罗比丘尼是。长坐在于草蓐,不着于文饰的人,就是所谓离那比丘尼是。穿着五纳衣(缀纳种种的衣片而成之衣,其中自具五色之义,所谓非纯色是),以次第去分卫(乞食,其音为摈荼波底迦。依次序去托钵)的人,就是所谓阿奴波摩比丘尼是。」

(结颂如下:)

无畏多毗舍拔陀摩怒诃檀须檀珕奢优迦离阿奴

(1.无畏比丘尼,2.毗佑佉〔多毗舍〕比丘尼,3.拔陀婆罗比丘尼, 4.摩怒呵利比丘尼,5.陀摩〔檀〕比丘尼,6.须陀摩〔须檀〕比丘尼,7.珕须那比丘尼,8.奢陀比丘尼,9.优迦罗比丘尼,10.离那比丘尼,11.阿奴波摩比丘尼〔实际为十一名〕。)

【三四】

大意:本经所叙述的也同样为各比丘尼之擅长之处,是以优迦摩比丘尼为始的十位。

「我的声闻弟子的比丘尼当中,乐于空冢之间的第一的人,就是所谓优迦摩比丘尼是。多游于慈念当中,而愍念众生之类的人,就是所谓清明比丘尼是。悲泣于那些不及于道的众生的人(哀怜那些在于生死轮回的众生,不学道的众生),就是所谓素摩比丘尼是。欢喜于得道的人,愿普及于一切的人,就是所谓摩陀利比丘尼是。护守诸行,其意并不远离的人,就是所谓迦罗伽比丘尼是。守于空,而执虚,了解一切为无有的人,就是所谓提婆修比丘尼是。心乐于无想,而除去诸着的人,就是所谓日光比丘尼是。修习无愿,而其心即永恒的广济的人,就是所谓末那婆比丘尼是。对于诸法并没有疑惑,而度人为无限的人,就是所谓毗摩达比丘尼是。能广说法义,能分别深法的人,就是所谓普照比丘尼是。」

(结颂如下:)

优迦明素摩摩陀迦提婆日光末那婆毗摩达普照

(1.优迦摩比丘尼,2.清明比丘尼,3.素摩比丘尼,4.摩陀利比丘尼,5.迦罗伽比丘尼,6.提婆修比丘尼,7.日光比丘尼,8.末那婆比丘尼,9.毗摩达比丘尼,10.普照比丘尼。)

【三五】

「我的声闻弟子的比丘尼当中,心怀忍辱,如大地之容受一切的人,就是所谓昙摩提比丘尼是。能教化他人,使人建立檀会(檀那为布施,会就是大会)的人,就是所谓须夜摩比丘尼是。能办具床座的人,也是须夜摩比丘尼是。心意已经永远息灭,已不会兴起乱想的人,就是所谓因陀阇比丘尼是。观察完了诸法,而不会厌足的人,就是所谓龙比丘尼是。意志强毅而勇猛,并没有所染着的人,就是所谓拘那罗比丘尼是。入于水三昧,而能普润于一切的人,就是所谓婆须比丘尼是。入于焰光三昧,而能均照萌类(众生)的人,就是所谓降提比丘尼是。观想一切为恶露不净,而能分别缘起的人,就是所谓遮波罗比丘尼是。能育养众人,布施给与所缺乏的人,就是所谓守迦比丘尼是(叔迦罗,译为自净,为王舍城之人,受该城人供养恭敬。有一天缺供,有一鬼神就逐家说偈,去劝人供养这位阿罗汉)。在我的声闻的比丘尼当中,最后的第一位,就是拔陀军陀罗拘夷国比丘尼是(君荼罗系头,为王舍城的长者之女,和盗人陷入恋爱,而到处流转,终为尼干子外道的弟子,后被舍利弗所度而皈依佛教,为智慧捷疾第一)。

(结颂如下:)

昙摩须夜摩因提龙拘那婆须降遮波守迦拔陀罗

(1.昙摩比丘尼,2.须夜摩比丘尼,3.因陀阇比丘尼,4.龙比丘尼,5.拘那罗比丘尼,6.婆须比丘尼,7.降提比丘尼,8.遮婆罗比丘尼,9.守迦比丘尼,10.拔陀军陀罗拘夷国比丘尼。)

「此五十位比丘尼,都当应广说如上。」(都值得广为宣扬怀念的圣者。)

清信士品第六

概要:本品所叙述的为有关于优婆塞(清信士)当中的最为出色的人物。所谓各具擅长之法。是以三果商客为始,计录有四十名的在家学佛而有果证(初果至三果)的人。

【三六】

「我的弟子当中,初闻法药(佛法如治病人之乐),而成就贤圣之证的第一优婆塞(清信士、近事男,亲近三宝,奉事三宝的在家学佛的男人),就是所谓三果商客是(佛陀成道后,未离菩提树时,将蜜麨供养佛陀,为最初皈依佛陀的人。是帝波须,和跋利迦二位商人)。第一有智慧的人,就是质多长者是(居住于舍卫城外的居士,常和比丘们论法,为说法第一的优婆塞)。神德第一的人,就是所谓揵提阿蓝是。能降伏外道的人,就是所谓掘多长者是。善能演说深法的人,就是所谓优波掘长者是。恒坐而禅思的人,就是所谓呵侈阿罗婆是(译为手宝象,为手长者。阿腊毗人,险被阿腊毗夜叉所食,而被佛救度。以四摄法摄受大众,也具有八未曾有法。)能降伏魔宫的人,就是所谓勇健长者是(能在于众会中谈论,而作狮子吼,为不坏信第一的居士)。福德盛满的人,就是所谓阇利长者是。大檀越主(檀为檀那,为布施,越就是超越,如布施三宝,亲近三宝的话,就是超越贫穷的苦海,故为梵汉兼具的所谓施主之义),就是所谓须达长者是(译为善授,舍卫城的长者,性仁慈,常怜恤于孤独的人,而常施衣食,时人称之谓给孤独长者。为建立精舍,而铺金于地,去购买祇陀太子的园地而有名)。门族成就的人,就是所谓泯兔长者是(旻荼、民大,为鸯伽国的长者,能在信中,常行慈悲行的人)。」

(结颂如下:)

三果质干提掘波及罗婆勇阇利须达泯兔是谓十

(1.三果商客,2.质多长者,3.揵提阿蓝居士,4.掘多长者,5.优波掘长者,6.呵侈阿罗婆长者,7.勇健长者,8.阇利长者,9.须达长者,10.泯兔长者,就是所谓的十位优婆塞。)

【三七】

「我的在家弟子当中,好问义趣第一的人,就是所谓生漏婆罗门(生闻婆罗门。婆罗门为四姓中之第一,为神职人物,也是特种阶级的最为尊贵的人。自以为由梵天之口所生,而诵吠陀圣典,而司祭祀的人)。利根而通明的人,就是所谓梵摩俞是。为诸佛的信使的人,就是所谓御马摩纳是(御马为该居士之名。摩纳为儒童,为净行的青少年人。这位居士为善调马的聚落主)。能计身为无我的人,就是所谓喜闻琴婆罗门是。所谓不可能胜他的人,就是所谓毗裘婆罗门是。善能造作诵偈的人,就是所谓优婆离长者是(乌波离长者,本为尼揵的教徒,欲问难佛陀,反而被佛陀所度化,从初发信心,而能具大智的长者)。言语速疾的人,也是优婆离长者。喜欢布施好的宝物,而一点也不悋心的人,就是所谓殊提长者是。能建立善本的人,就是所谓优迦毗舍离长者是(郁伽长者、译为最首,为毗舍离族的人,本为耽乐于五欲,见佛的威容、闻法,而得法眼。常设大施会,为供养第一的长者)。能说妙法的人,就是所谓最上无畏优婆塞是。所说的都无畏,而善察人之根的人,就是所谓头摩大将领毗舍离是(毗舍离族的人)。

(结颂如下:)

生漏梵摩俞御马及闻笒毗裘优婆离殊提优畏摩

(1.生漏婆罗门,2.梵摩俞居士,3.御马优婆塞,4.喜闻笒婆罗门,5.毗裘婆罗门,6.优婆离长者,7.殊提长者,8.优迦毗舍离长者,9.最上无畏优婆塞,10.头摩大将领毗舍离。)

【三八】

「我的优婆塞弟子当中,好喜于惠施的第一人,就是所谓毗沙王是(频婆娑罗王,译为模实,为摩竭陀的国王,阿阇世

王的父王,库藏丰盈,广聚人民,多闻第一)。所施的对象都是狭少的人,就是所谓光明王是(本为性情暴恶,被人称为猛暴灯光,后来皈依于佛)。建立善本的人,就是所谓王波斯匿是(译为和悦、胜军,憍萨罗国王。和佛同日出生,由于末利夫人的劝化而皈依佛)。得到无根的善信,而起欢喜心的人,就是王阿阇世(阿阇世王为频婆娑罗王和韦提希王后所生之子,译为未生怨。由于听从提婆达多之言,而逆害其父王,心悔热之故,遍体生疮。就依耆婆名医兼大臣的劝导,而至佛处听法。而得无根之信。所谓无根之信,就是皈依佛教后,明事达理、身心都健安,而忏悔自己所造之逆罪,自喻为由于伊兰的毒树,而生栴檀的香树,自己本无善之根,而能生信仰,而大欢喜,就为教团的大护法。佛经第一次结集时的护持大施主)。专心一意的向佛,其意并不变易的人,就是所谓优填王是(译为曰子,为拘睒弥国王,造佛像,以表仰慕敬念而有名)。承事于正法的人,就是所谓月光王子是。供奉于圣众,其意都恒常的平等的人,就是所谓造祇洹的王子是(祇陀太子,为波斯匿王之子,有一园约为八十公顷,为须达多长者布金于地,感动祇陀太子,太子就以地上物奉献,就这样的完成建立祇园精舍)。常喜于济助他人,不为自己打算的人,就是所谓师子王子是。善于恭奉他人,并不分高下的人,就是所谓无畏王子是(阿婆耶,频婆娑罗王之子,本奉尼干外道,后皈依于佛)。颜貌非常的端正,与人以殊胜的人,就是所谓鸡头王子是。」

(结颂如下:)

毗沙王光明波斯匿阇世月祇桓优填师子畏鸡头

(1.毗沙王〔频婆娑罗王〕,2.光明王,3.波斯匿王,4.阿阇世王, 5.优填王〔依偈则为7.〕,6.月光王子,7.祇洹王子〔祇陀太子〕,8.师子王子,9.无畏王子,10.鸡头王子。)

【三九】

「我的弟子当中的优婆塞,为恒行于慈心第一的人,就是所谓不尼长者是。心恒悲念一切众生之类的人,就是所谓摩诃纳释种是(摩诃男,译为大名,阿那律之兄,释种为释迦族之义。为王时,遇琉璃王起兵征伐迦毘罗城时,为救族人之逃生,而自没于水底。恒为病者施汤药的人)。常行欢喜心的人,就是所谓拔陀释种是。恒行护心(为慈悲喜舍四无量心的舍心。所谓超越怨亲憎爱的平等心),不失去善行的人,就是所谓毗阇先优婆塞是。堪任于行忍的人,就是所谓师子大将是(毗舍离的将军,本奉尼干外道,后皈依佛教)。能够为杂种之论的人,就是所谓毗舍御优婆塞是。能以贤圣的默然的人,就是所谓难提婆罗优婆塞是。勤修善行,而没有休息的人,就是所谓优多罗优婆塞是(译为善胜,王舍城长者子,端正殊妙,世所希有,故为名)。诸根都寂静的人,就是所谓天摩优婆塞是。在我的弟子中,最后受证的人,就是拘夷那摩罗是。」

(结颂如下:)

不尼摩诃纳拔陀毗阇先师子毗舍难优多天摩罗

(1.不尼长者,2.摩诃纳释种〔摩诃男〕,3.拔陀释种,4.毗阇先优婆塞,5.师子大将,6.毗舍御优婆塞,7.难提婆罗优婆塞,8.优多罗优婆塞,9.天摩优婆塞,10.拘夷那摩罗)。

「以上之四十位特殊的优婆塞,都统统如上广说过的。」(以经文看,为略说)。

清信女品第七

概要:本品叙述佛教在家学佛的女众弟子当中的特殊人物。以难陀婆罗为始,计为三十名的女信徒的擅长之处。

【四O】

「我的弟子当中,第一优婆斯(优婆夷,译为近事女,清信女,为在家学佛的女信徒),而最初受道证的人,就是所谓难陀难陀婆罗优婆斯是(为难陀、难陀婆罗二位牧女。佛陀经过六年的苦行后,由尼连禅河出浴时,巧遇此二女,二女则以乳糜供养佛陀,俾佛陀得以恢复体力,乃至成道)。智慧第一的人,就是久寿多罗优婆斯是(酤没儒怛啰,译为度胜。为憍赏弥的王妃的宫女,听法而向王妃转说,为多闻第一)。恒喜坐禅的人,就是所谓须毗耶女优婆斯是(须比耳。被称为看护病者第一)。慧根了了的人,就是毗浮优婆斯是。堪能说法的人,就是鸯竭阇优婆斯是。善于演说经义的人,就是跋陀娑罗须焰摩优婆斯是。能降伏外道的人,就是所谓婆修陀优婆斯是。音响非常的清彻的人,就是无忧优婆斯是。能和人作种种之论议的人,就是婆罗陀优婆斯是。勇猛精进的人,就是所谓须头优婆斯是。」

(结颂如下:)

难陀陀久寿须毗鸯竭阇须焰及无忧婆罗陀须头

(1.难陀、难陀婆罗优婆夷,2.久寿多罗优婆夷,3.须毗耶优婆夷,4.毗浮优婆夷,5.鸯竭阇优婆夷,6.跋陀娑罗须焰摩优婆夷,7.婆修陀优婆夷,8.无忧优婆夷,9.婆罗陀优婆夷,10.须头优婆夷。)

【四一】

「我的优婆斯弟子当中,第一能供养如来的人,就是所谓摩利夫人是(末利夫人,译为胜发,为憍萨罗国波斯匿王的王妃,非常的虔敬三宝而有名)。能承事正法的人,就是所谓须赖婆夫人是。能供养圣众的人,就是舍弥夫人是。能瞻视当来与过去的贤士的人,就是所谓月光夫人是。为檀越(布施)第一的人,就是雷电夫人是。能恒行慈三昧的人,就是所谓摩诃光〔大光〕优婆斯是。能行悲而哀愍众生的人,就是所谓毗提优婆斯是(韦提希夫人,译为胜妙身,为摩伽陀国频婆娑罗王的夫人,阿阇世王之母)。喜心不绝的人,就是拔陀优婆斯是。行持守护之业的人,就是难陀母优婆斯是(难陀比丘尼之母,被称为禅定第一)。得信解脱的人,就是照曜优婆斯是。」

(结颂如下:)

摩利须赖婆舍弥月光雷大光毗提陀难陀及照曜

(1.摩利夫人〔末利夫人〕,2.须赖婆夫人,3.舍弥夫人,4.月光夫人,5.雷电夫人,6.摩诃光优波斯〔大光优婆夷〕,7.毗提优婆斯〔韦提希夫人〕,8.拔陀优婆斯,9.难陀母优婆斯,10.照曜优婆斯。)

【四二】

「我的优婆斯弟子当中,能恒行忍辱第一的人,就是所谓无忧优婆斯是。能行空三昧的人(空三昧就是由于禅定而观察一切诸法〔万有〕的自性本来就是空的,一切均为是暂时假有的现象,就是入于空三昧),就是所谓毗雠先优婆斯是。能行无想〔无相〕三昧的人(入定时,知道万事万物均为是空的之故,无相可取,而不想念一切,不执着于一切,就是无相三昧),就是所谓优陀那优婆斯是。能行无愿三昧的人(由于一切都是空,都没有相可执着,故为没有甚么愿可求之观,入了证悟涅槃妙境,即如船筏之舍那样,并没有甚么愿求之物的禅观就是无愿三昧。合上面之空三昧、无想三昧,为之三三昧),就是所谓无垢优婆斯是(曾经请教佛陀有关于扫佛塔地及供养,和修四梵行等功德福报之事的人)。善能教授他人的人,就是尸利夫人优婆斯是。善能持戒的人,就是所谓鸯竭摩优婆斯是。形貌端正的人,就是所谓雷焰优婆斯是。诸根寂静的人就是所谓最胜优婆斯是。多闻博知的人,就是泥罗优婆斯是。能造颂偈的人,就是修摩迦提须达女优婆斯是(须摩提,译为善无毒,给孤独长者之女。本嫁外道信者之家,后皈依佛教后,能开导他人奉行佛教)。一切都无所怯弱的人,也是须达多女优婆斯是。我的声闻女弟子当中,最后取证的优婆斯,就是所谓蓝优婆斯是。」

(结颂如下:)

无忧毗雠先优那无垢尸鸯竭雷焰胜泥修摩蓝女

(1.无忧优婆斯,2.毗雠先优婆斯,3.优那陀优婆斯,4.无垢优婆斯,5.尸利夫人优婆斯,6.鸯竭摩优婆斯,7.雷焰优婆斯,8.最胜优婆斯,9.泥罗优婆斯,10.修摩迦提须达多女优婆斯,11.蓝优婆斯。)

「以上所列的诸位优婆斯,计为三十名〔实际为三十一,或三十二名,以大数而算为三十位〕,其擅长之处,广说如上〔详细分开说明如上,实为简述耳〕。)

阿须伦品第八

概要:本品分为十经,是以阿修罗的形体之大开始,其次乃述佛出世之利益、一道、光明、阇冥、道品、没尽、信、炽盛、无畏等,都是有关于佛出世,或没世等时的感受。

【四三】

大意:本经叙述阿修罗的形体之大之可畏开始,而论及其能使日月王恐惧,然而却不能触恼日月王。其次说波旬虽化六情来诱惑行者,但比丘们却不被其所惑。并有不起染着等的训示。

结集者的我们,都同样的听到如是之事: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

那个时候,世尊告诉诸位比丘们说:

「受形体之大的众生,莫过于阿须伦王(阿修罗,非天,常和帝释天争斗而有名)。比丘们!当知!阿须伦的形体,其广长为八万四千由旬(印度计里程的数目,一由旬约为二、三哩,或为十三哩不等,为古时帝王一日行军的里程)。其口的纵广就为一千由旬之大。比丘们!当知!或者有一个时候,阿须伦王想欲去触犯日的时候,就会变化其身为一倍之十六万八千由旬之大,而住在于日月的前面。日月王看见之后,都各怀恐怖的心理,而不安宁于其本处。所以的缘故就是因为阿须伦的形体甚为可畏的缘故,那日月王由于怀着恐惧之故,一时不再有光明。不过阿须伦也是不敢趋前去执捉日月的。为甚么缘故呢?因为日月自有其日月的威德,而具有了大神力,寿命也极长,颜色也很端正,受乐为无穷尽的。如果欲知道其寿命之长短的话,就以一劫的单位来算其住寿就是了(寿命有一劫之久)。这又是此间的众生的福佑,使日月王不会被阿须伦有所见到触恼(日月为普照众生,故为不可伤害)。那个时候,阿须伦看见不能得逞其毁坏日月之欲,就怀着愁忧,实时在那个地方隐没不现。

像如是的,诸比丘们!那些弊卑的恶魔波旬,都恒在于你们的后面,都在寻求其方便,欲来坏败你们的善根。波旬(杀者、恶者,波卑夜。为成就恶法的众生),会化作极为奥妙奇异之色、声、香、味、细滑(触)等法,欲来迷乱诸比丘们之心。波旬曾作如是之念:我当会遇得比丘们之眼之便,也当会得到比丘们之耳、鼻、口(舌)、身、意之便的。那个时候,比丘们虽然看见极妙的六情之法,然而其心却不会染着。那时,那位弊魔波旬便会怀着愁忧,就会退没而去。所以的缘故就是因为多萨阿竭(陀多阿竭多,译为如来,佛十号之一)、阿罗呵(阿罗汉,译为应供,也是佛陀十号之一)的威力所致的。为甚么缘故呢?因为诸比丘们受佛的教化,都已不亲近于色、声、香、味、以及细滑、法之故。那个时候,比丘们都恒作如是之学:能够受他人的信施,及极为甚难之事。如没有功行的话,是不可以消化的,会堕坠于五趣(六道轮回),不得至于无上正真之道。应该要专心一意的念:对于未获的法,应努力去获,未得之道,应勉力去得。对于那些未度的人,应该去度他,未得证的人,应该教令他,使他能够成就证悟。因此之故,诸比丘们!如果未有信施的话,则不起想念人家的信施,已有信施的话,就应该能够把它消化,而不生起染着之心。像如是的,诸比丘们!应当要作如是而学!」

那时,诸比丘们听佛所说,都欢喜奉行!

【四四】

大意:本经叙述如来出现于世间的话,就会多所饶益于人,而愍念世间、安隐世间的众生,会欲使天人获得其福佑,诚如结偈所说的法『益』。

结集者的我们所听到的都如是: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

那个时候,世尊告诉诸位比丘们说:「如果有一人出现于世间时,就会多多的饶益于人,会安隐众生,会愍念世间的群萌(众生),会欲使天人获得其福佑。甚么为之一人呢?(那一种人呢?)所谓多萨阿竭(如来)、阿罗呵(应供)、三耶三佛(三藐三佛陀,正等觉,佛十号之一,所谓正徧知)是。这就是所谓一人出现于世间,则会多所饶益于人,会安隐众生,会愍念世间的群萌(众生),而欲使天、人获得其福佑的。因此之故,诸比丘们!应当常兴恭敬于如来之处(向如来常起恭敬的心)。因此之故,诸比丘们!应当要作如是之学(要这样的修学)!」

那时,诸比丘们听佛所说,都欢喜奉行!

【四五】

大意:本经叙述如来出现于世间的话,诸道法便会出现于世间,如结偈所说的『一道』是。

结集者的我们,都像如是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

那个时候,世尊告诉诸比丘们说:「如果有一人出现于世间的话,便会有一人入道在于世间,也会有二谛(真谛、俗谛。真谛为宇宙人生的真理,也是圣人所证悟的真理,俗谛为世俗凡夫所认知的道理)、三解脱门(空、无相、无愿等三种三昧。由于禅定而入于解脱的门径,故为解脱门)、四谛真法(苦集灭道的四圣谛)、五根(信、勤、念、定、慧。此五法能出生而导致于解脱,故为五根)、六邪见之灭(1.我实存在吗?2.我实不存在吗?3.我是何存在?4.我如何存在?5.此存在由何处来?6.他将去何处?)、七觉意(1.念觉支,2.择法觉支,3.精进觉支,4.喜觉支,5.轻安觉支,6.定觉支,7.舍觉支)、贤圣的八道品(八正道:1.正见、 2.正思惟、3.正语、4.正业、5.正命、6.正精进、7.正念、8.正定)、九众生居(九有,九种众生所居的地方:1.人天,2.梵天,3.光音天,4.遍净天,5.无想天,6.空处天,7.识处天,8.无所有处天,9.非有想非无想天)、如来十力(十一经:1.处非处智力2.业异熟3.静虑解脱等持等至4.根上下5.种种胜解6.种种界7.遍趣行8.宿住随念9.死生10.漏尽等智力)、十一种慈心解脱(修慈心解脱的话,就能获得十一种果报:1.卧安,2.觉安,3.不见恶梦,4.天护,5.人爱,6.不毒,7.不兵,8.不水,9.不火,10.不贼〔毒药、刀兵、水灾、火灾、盗贼等,终不侵入〕,11.身坏命终之后,会往生于梵天上),这些胜法,都会由于一人出世,而出现于世间。甚么样的人,为其一人呢?所谓多萨阿竭、阿罗呵、三耶三佛是(如来、应供、正徧知)。这就叫做一人出现在于世间,便会有一人入道,而在于世间,也会有二谛、三解脱门、四谛真法,五根、六邪见灭、七觉意、贤圣八道品、九众生居、如来十力、十一慈心解脱等胜法,便会出现于世间。因此之故,诸比丘们!应当要兴起恭敬于如来之处,也应当作如是之学!」

那时,诸比丘们听佛所说,都欢喜奉行!

【四六】

大意:本经叙述佛陀出现于世间,便会有智慧光明之出现于世间,如结偈所谓的『光明』是。

结集者的我们都像如是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

那个时候世尊告诉诸比丘们说:「如果有一人出现于世间的话,便会有智慧光明之出现于世间。那一种人呢?所谓多萨阿竭、阿罗呵、三耶三佛(如来、应供、正徧知)。这就叫做一人出现于世间的话,便会有智慧光明出现于世间。因此之故,诸比丘们!应当发起信心而向佛,不可有倾于邪之心。像如是的,诸比丘们!应当要作如是而学!」

那时,诸比丘们听佛所说,都欢喜奉行!

【四七】

大意:本经叙述佛陀出现于世间时,那些无明大冥便自会消灭,如结偈所说的『闇冥』会消灭!

结集者的我们,都像如是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

那个时候,世尊告诉诸比丘们说:「如果有一人出现于世间的话,无明的大冥便自会消灭(无明为烦恼,是闇钝而不能明白诸法的真实之相的心,故喻为大冥暗)。那时,也就是众生痴冥之时,凡愚之士,都被这种无明所见(被无明所蔽)所缠结,都被生死所趣(都趣于生死),都不能如实而知(如实不知),都周旋往来于今世、后世,从劫至于劫,没有解脱的一天(一劫一劫的过去,都在漫长的岁月里转生、死亡没有休止)。如果有一位多萨阿竭、阿罗呵、三耶三佛(如来、应供、正等觉)出现于世间时,那些无明的大冥闇便会自然的消灭。因此之故,诸比丘们!应当要思念承事诸佛。像如是的,诸比丘们!应当要作如是而学!」

那时,诸比丘们听佛所说,都欢喜奉行!

【四八】

大意:本经叙述如果如来出现于世间的话,便会有三十七道品之出现于世间,如结偈所记的『道品』是。

结集者的我们都像如是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

那个时候,世尊告诉诸比丘们说:「如果有一人出现于世间的话,便会有三十七品道之出现于世间。甚么叫做三十七品道呢?所谓四意止(四念处。对于自身内外,而以智去观境,此智观境就是念处、意止。所谓1.身念处2.觉念处3.心念觉4.法念处)、四意断(四正断,四正勤,舍弃恶法,而增上善法的四种努力法1.已生的恶法令断,2.未生的恶法令不生,3.未生的善法令生,4.已生的善法令增长。)、四神足(四如意足,为得三明六通而修的禅法,所谓能发神通,所愿皆遂,而名如意足。1.欲神足2.勤神足3.心神足4.观神足。)、五根(如树之根,能持生枝业,能生花果。1.信根2.精进根3.念根4.定根5.慧根等法,能生而导至于涅槃寂灭)、五力(由于五根之增长而具大力用,所谓欲得证悟而具之力:1.信力2进力3.念力4.定力5.慧力)、七觉意(七菩提分。由于慧力所发的无漏之智,善能觉了,所谓1.念觉支2.择法觉支3.精进觉支4.喜觉支5.轻安觉支6.定觉支7.舍觉支等,为得证悟所须的七项脚石)、八真行(八正道:1.正见2.正思惟3.正语4.正业5.正命6.正精进7.正念8.正定等,为到达涅槃寂静的八种修道之径),便会出现在于世间。到底是那一种人呢?所谓多萨阿竭、阿罗呵、三耶三佛(如来、应供、正徧知)是。因此之故,诸比丘们!应当常常承事于佛,也应当作如是而学!」

那时,诸比丘们听佛所说,都欢喜奉行!

【四九】

大意:本经叙述假如如来没尽于世间(由世间隐没)的话,则天、人都会普失荫覆,三十七道品也会灭尽,如结偈所说的『没尽』。

结集者的我们,都像如是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

那个时候,世尊告诉诸比丘们说:「假若有一人没尽于世间(由世间隐没)的话,则人民之类都会多怀愁忧,天神及人民都会普失荫覆。到底是那一种人呢?所谓多萨阿竭、阿罗呵、三耶三佛(如来、应供、正徧知)。这就是所谓一人没尽于世间,人民之类都会多怀愁忧,天神及人民都会普失荫覆。所以的缘故就是说:因为如果多萨阿竭(如来)在于世间终告灭尽(涅槃而离开世间)的话,则三十七道品也会灭尽之故。因此之故,诸比丘们!应当要常常恭敬于佛。像如是的,诸比丘们!应当作如是之学!」

那时,诸比丘们听佛所说,都欢喜奉行!

【五O】

大意:本经叙述如果如来出现于世间的话,则天神、人类便会承蒙其光泽,便会有信心于戒、闻、施、慧,有如满月之普照一切那样。如结偈所谓『信』是。

结集者的我们,都像如是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

那个时候,世尊告诉诸比丘们说:「如果有一人出现于世间的话,则在于那个时候,天神及人民,都便能承蒙其光泽,便会有信心于戒律、闻法、布施、智慧,有如秋天之时的月光盛满,而没有尘秽,而会有普照那样。这也是如是的道理,假若多萨阿竭、阿罗呵、三耶三佛(如来、应供、正徧知)出现于世间的话,则天神,以及人民,便能承蒙其光泽,而有信心于戒律、闻法、布施、智慧,有如月亮之盛满(如十五夜之圆月)那样的普照于一切。因此之故,诸比丘们!应兴起恭敬心于如来所(向如来生起恭敬心)。像如是的,诸比丘们!应当要作如是而学!」

那时,诸比丘们听佛所说,都欢喜奉行!

【五一】

大意:本经叙述如果如来出现于世间的话,则天神、人类都会炽盛,三恶道的众生都会减少,有如结偈所说的『炽盛』。

结集者的我们都像如是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

那个时候,世尊告诉诸比丘们说:「如果有一人出现于世间的话,则在于那个时候,天神及人民,都均会炽盛。三恶道的众生(地狱、饿鬼、畜生),便自会减少(人天的善道会增多,堕入三恶道的众生自会很少)。犹如在国界的圣王治化之时,其城中的人民会很炽盛,邻国就会转其力为微弱。这也是如是的道理,如果有一位多萨阿竭(如来)出现于世间时,则三恶道便自会减少(堕落恶道的人会很少)。像如是的,诸比丘们!应当信向于佛。因此之故,诸比丘们!当作如是而学!」

那时,诸比丘们听佛所说,都欢喜奉行!

【五二】

大意:本经叙述假若如来出现于世间的话,就没有人与其相等的(没有人能和佛相提并论),所谓天、人莫及,信、戒、闻、施、智慧,都均具足,如结偈所谓『无与等』。

结集者的我们,都像如是的听过的: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于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

那个时候,世尊告诉诸比丘们说:「如果有一人出现于世间的话,则没有人能与其相等的(无与等者)不可以摸则(不能仿效,也就是不能摸拟,同时也不能探索其底细),为独步无侣,没有俦匹的人,所有的诸天、人民,都无能及者,信、戒、闻、施、智慧,也是无能及者。到底是那一种人呢?所谓多萨阿竭、阿罗呵、三耶三佛(如来、应供、正徧知)。这就是所谓一人出现于世间,无与等者,不可摸则,独步无伴,无有俦匹,诸天、人民,都无及者,信、戒、闻、施、智慧,都均具足。因此之故,诸比丘们!应当信敬于佛。像如是的,诸比丘们!应当要作如是而学!」

那时,诸比丘们听佛所说,都欢喜奉行!

(结颂如下:)

须伦益一道光明及闇冥道品没尽信炽盛无与等

(1.须伦〔阿修罗〕,2.益,3.一道,4.光明,以及5.闇冥,6.道品,7.没尽,8.信,9.炽盛,10.无与等)。

增壹阿含经卷第三完


分类:佛经 书名:增一阿含经 作者:悟慈法师(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