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宗镜录》第二十卷


夫正因佛性。众生共有。经云。不由观智所显。则道常披露。云何异生。迷而不悟。

答。智论云。众生心性。犹如利刀。唯用割泥。泥无所成。刀日就损。理体常妙。众生自粗。能善用之。即合本妙。又譬如一器中水淡味恒然。若着甘草则甜。下黄连则苦。众生心水。亦复如是。起妄染则凡。冥真空则圣。其心之性。未尝变异。如华严经偈云。譬如净日月。皎镜在虚空。影现于众水。不为水所杂。菩萨净法轮。当知亦如是。现世间心水。不为世所杂。如华严疏云。一切法有二。一是所迷。谓缘起不实。故如幻。缘成。故无性。二是能迷。遍计无物。故如空。妄计。故无相。又以不觉。故不知有。以不信。故不承当。但起无明。空成倒想。如夜绳不动。疑之为蛇。闇室本空。怖之有鬼。故知本无迷悟。妄有升沉。昔迷悟而似迷。今悟迷而非悟。但以内见自隔。客尘所遮。于体上分远近之情。向性中立凡圣之量。如胜思惟梵天所问经云。梵天问文殊师利。比丘云何亲近于佛。答言。梵天。若比丘于诸法中。不见有法。若近若远。是则名为亲近于佛。大集经云。不觉一法。微相者。乃能了知如来出世。无出之出。即是佛出。是以若不见一法。常见诸佛。则千里同风。若见一法。不见诸佛。则对面胡越。故知背心合境。顿起尘劳。背境合心。圆照法界。何者。心是所依。法是能依。能依从所依起。如水是所依。波是能依。离水无波。离心无法。又心是能生。法是所生。如木能生火。木是能生。火是所生。离木无火。离心无法。故知不即心为道者。如千人排门。无一得入。若了心顿入者。犹一人拔关。能通万汇。得宗镜之要者。其斯谓乎。是以妙性无亏。迷悟自得。一法不动。向背俄分。如首楞严经云。佛言。富楼那。又汝问言。地水火风。本性圆融。周遍法界。疑水火性。不相陵灭。又征虚空。及诸大地。俱遍法界。不合相容。富楼那。譬如虚空体非群相。而不拒彼诸相发挥。所以者何。富楼那。彼太虚空。日照则明。云屯则暗。风摇则动。霁澄则清。气凝则浊。土积成霾。水澄成映。于意云何。如是殊方诸有为相。为因彼生。为复空有。若彼所生。富楼那。且日照时。既是日明。十方世界同为日色。云何空中更见圆日。若是空明。空应自照。云何中宵云雾之时。不生光曜。当知是明。非日非空。不异空日。观相元妄。无可指陈。犹邀空华。结为空果。云何诘其相陵灭义。观性元真。唯妙觉明。妙觉明心。先非水火。云何复问不相容者。真妙觉明。亦复如是。汝以空明。则有空现。地水火风各各发明。则各各现。若俱发明。则有俱现。云何俱现。富楼那。如一水中。现于日影。两人同观水中之日。东西各行。则各有日随二人去。一东一西。先无准的。不应难言。此日是一。云何各行。各曰既双。云何现一。宛转虚妄。无可凭据。富楼那。汝以色空相倾相夺。于如来藏。而如来藏。随为色空。周遍法界。是故于中。风动空澄。日明云暗。众生迷闷。背觉合尘。故发尘劳。有世间相。我以妙明不生不灭。合如来藏。而如来藏。唯妙觉明。圆照法界。故知妙觉明心。湛然不动。因业发现。随为色空。周遍法界。众生背其本觉。妄执情尘。翻于平等一真觉中。认所现差别之境界。随发明处强说是非。如于虚空体中。定其差别。实谓虚妄颠倒。无理可凭。凡挂圣智真诠。悉为破其颠倒。若知颠倒不实。自然无法可论。如华严经云。以智入于一切佛法。为众生说。令除颠倒。然知不离众生有颠倒。不离颠倒有众生。不于颠倒内有众生。不于众生内有颠倒。亦非颠倒是众生。亦非众生是颠倒。颠倒非内法。颠倒非外法。众生非内法。众生非外法。一切诸法。虚妄不实。速起速灭。无有坚固。如梦如影。如幻如化。诳惑愚夫。如疏释云。经文有四对。前三对二互相望。后一对当体以辩。前三对中。前二不离。后一不即。即显生之与倒。非即离也。众生即能起颠倒之人。乃染分依他。颠倒即所起之妄。是遍计所执。初对明不离者。谓依似执实。故。离生无倒。依执似起。离倒无生。第二对明不相在。重释前义。言不离者。明因果相待缘成。非先有体。二物相在。因中无果。故倒内无生。若必有者。则应遍计是依他起。果中无因。故生内无到若要令有者。则应无有不倒众生。第三对明不即。不坏因果。能所遍计之二相故。由前三对。则知生倒非一非异。非即非离。第四对当体以辩。倒心托境方生。故非内法。若是内者。无境应有境。由情计。故非外法。若是外者。智者于境。不应不染。既非内外。宁在中间。则当体自虚。将何对他。以明即离。众生亦尔。即蕴求无。故非内法。离蕴亦无。故非外法。既非内外。亦绝中间。本性自空。何能起倒。将何对他。明非即离。既如是知。则自无倒。为物说此倒惑自除。因谓由不达缘成不坚。妄生遍计。故云诳惑愚夫。实则愚夫自诳。若猕猴执月。非月执猕猴。又中观论偈云。有倒不生倒。无倒不生倒。倒者不生倒。不倒亦不倒。若于颠倒时。亦不生颠倒。汝可自观察。谁生于颠倒。已颠倒者。则更不生颠倒。已颠倒故。不颠倒者。亦不颠倒。无有颠倒。故颠倒时。亦无颠倒。有二过故。汝今除憍慢心。善自观察。谁为颠倒者。复次诸颠倒不生。云何有此义。无有颠倒故。何有颠倒者。颠倒种种因缘破故。堕在不生。彼贪着不生。谓不生是颠倒实相。是故偈说。云。何名不生为颠倒。乃至无漏法。尚不名为不生相。何况颠倒是不生相。无颠倒何有颠倒者。因倒者有倒故。

问。云何一切颠倒。不成妄耶。

答。只为因情所执。遂成虚妄。以执本空。妄即非妄。如起信钞云。所执本空。与真心不动。迭相成立。只为所执本空。所以真心不动。只由真心不动。故得所执本空。何异万像本空。明镜不动。何谓真妄迭相成立。以迷真起妄。妄因真立。悟妄即真。真从妄显。

问。如何得离倒不自诳无过耶。

答如大集经云。如第五大。如第七情。如十九界。无出无入。无生无灭。无有造作。无心意识。乃名无过。

问。若心性本净。云何说客尘染。

答心本清净。迹亦清净。体亦清净。用亦清净。以不离一心。别有清净。以妄尘不能染。真法不能净。何者。离心无异法。岂有染能染耶。亦离心无真法。岂有净能净耶。则刀不能自割。指不能自触。大庄严论偈云。已说心性净。而为客尘染。不离心真如。别有心性净。不离心之真如。别有异心。谓依他相。说。为自性清净。此中应知。说心真如。名之为心。即说此心。为自性清净。此心即是阿摩罗识。又一切众生。未见性者。虽客尘所隐。五阴所埋。任经生死往来。其性不昧。或遇善友开发。终自显明。以是出世间常住心宝。岂世间无常败坏生灭之法。而能堕坏。如贫女室中金藏。虽未掘而匪移。若力士额上宝珠。任斗没而常在。犹雪山筒中药味。暂流出而恒存。如大地底下金刚。纵穿斲而不坏。是以大涅槃经云。迦葉菩萨白佛言。世尊。我从今日。始得正见。世尊。自是之前。我等悉名邪见之人。世尊。二十五有。有我。不也。佛言。善男子。我者。即是如来藏义。一切众生。悉有佛性。即是我义。如是我义。从本已来。常为无量烦恼所覆。是故众生不能得见。善男子。如贫女人。舍内多真金之藏。家人大小。无有知者。时有异人。善知方便。语贫女人。我今雇汝。汝可为我耘除草秽。女即答言。我不能也。汝若能示我子金藏。然后乃当速为汝作。是人复言。我知方便。能示汝子。女人答言。我家大小。尚自不知。况汝能知。是人复言。我今审能。女人答言。我亦欲见并可示我。是人即于其家。掘出真金之藏。女人见已。心生欢喜。生奇特想。宗仰是人。善男子。众生佛性。亦复如是。一切众生。不能得见。如彼宝藏。贫人不知。善男子。我今普示一切众生。所有佛性。为诸烦恼之所覆蔽。如彼贫人。有真金藏。不能得见。如来今日。普示众生诸觉宝藏。所谓佛性。而诸众生。见是事已。心生欢喜。归仰如来。善方便者。即是如来。贫女人者。即是一切无量众生。真金藏者。即佛性也。乃至譬如王家。有大力士。其人眉间有金刚珠。与余力士。角力相扑。而彼力士。以头抵触。其额上珠。寻没肤中。都不自知。是珠所在。其处有疮。即命良医。欲自疗治。时有明医。善知方药。即如是疮。因珠入体。是珠入皮。即便停住。是时良医。寻问力士。卿额上珠。为何所在。力士惊答。大师医王。我额上珠。乃无去耶。是珠今者。为何所在。将非幻化。忧愁啼哭。是时良医。慰喻力士。汝今不应生大愁苦。汝因斗时。宝珠入体。今在皮里。影现于外。汝曹斗时。嗔恚毒盛。珠陷入体。故不自知。是时力士。不信医言。若在皮里。脓血不净。何缘不出。若在筋里。不应可见。汝今云何欺诳于我。时医执镜。以照其面。珠在镜中。明了显现。力士见已。心怀惊怪。生奇特想。善男子。一切众生。亦复如是。不能亲近善知识故。虽有佛性。皆不能见。而为贪淫。嗔恚愚痴。之所覆蔽。故堕地狱。畜生。饿鬼。阿修罗旃陀罗。刹利婆罗门毗舍首陀。生如是等种种家中。因心所起种种业缘。虽受人身。聋盲喑哑。拘躄癃跛。于二十五有。受诸果报。贪淫嗔恚愚痴覆心。不知佛性。如彼力士。宝珠在体。谓呼失去。众生亦尔。不知亲近善知识故。不识如来微密宝藏。修学无我。喻如非圣。虽说有我。亦复不知我之真性。我诸弟子。亦复如是。不知亲近善知识故。修学无我。亦复不知无我之处。尚自不知无我真性。况复能知有我真性。善男子。如来如是。说诸众生。皆有佛性。喻如良医示彼力士。金刚宝珠。是诸众生。为诸无量亿烦恼等之所覆蔽。不识佛性。若尽烦恼。尔时乃得证知了了。如彼力士。于明镜中。见其宝珠。善男子。如来秘藏。如是无量不可思议。复次善男子。譬如雪山。有一味药。名曰乐味。其味极甜。在深丛下。人无能见。有人闻香。即知其地。当有是药。过去往世。有转轮王。于此雪山。为此药故。在在处处。造作木筒。以接是药。是药熟时。从地流出。集木筒中。其味真正。王既没已。其后是药。或醋或碱。或甜或苦。或辛或淡。如是一味。随其流处有种种异。是药真味。停留在山。犹如满月。凡人薄福。虽以钁斸。加功困苦。而不能得。复有圣王。出现于世。以福因缘。即得是药真正之味。善男子。如来秘藏。其味亦尔。为诸烦恼丛林所覆。无明众生不能得见。一味药者。喻如佛性。以烦恼故。出种种味。所谓地狱。畜生。饿鬼。天人男女。非男非女。刹利。婆罗门毗舍首陀。佛性雄猛。难可沮坏。是故无有能杀害者。若有杀者。则断佛性。如是佛性。终不可断。性若可断。无有是处。如我性者。即是如来秘密之藏。如是秘藏。一切无能同沮坏烧灭。虽不可坏。然不可见。若得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尔乃证知。以是因缘。无能杀者。迦葉菩萨。复白佛言。世尊。若无杀者。应当无有不善之业。佛告迦葉。实杀生。何以故。善男子。众生佛性。住五阴中。若坏五阴。名曰杀生。若有杀生。即堕恶趣。以业因缘。而有刹利。婆罗门等毗舍首陀。及旃陀罗。若男若女。非男非女。二十五有差别之相。流转生死。非圣之人。横计于我。大小诸相。犹若稗子。或言如豆。乃至拇指。如是种种妄生忆想。妄想之相。无有真实。出世我相。名为佛性。如是计我。是名最善。复次善男子。譬如有人。善知伏藏。即取利钁斸地直下。磐石沙砾。直过无难。唯至金刚。不能穿彻。夫金刚者。所有刀斧不能沮坏。善男子。众生佛性。亦复如是。一切论者。天魔波旬。及诸人天。所不能坏。五阴之相。即是起作。起作之相。喻若石沙。可穿可坏。佛性者。喻如金刚。不可沮坏。以是义故。坏五阴者。名为杀生。善男子。必定当知佛法。如是不可思议。是知虽有佛性。久翳尘劳。须以止观熏修。乃得明净。如贫女得藏中之宝。犹力士见镜里之珠。方亲悟自心妙觉圆满。又如何行于止观。得契真修。但了能观之心。所观之境。各各性离。即妄心自息。此名为止。常作此观。不失其照。故名为观。斯则即止即观。即观即止。无能所观。是名止观。如先德云。法性寂然名止。寂而常照名观。非能所观。有其二事。所以华严经颂云。若有欲知佛境界。当净其意如虚空。远离妄想及诸取。令心所向。皆无碍。疏释云。一离妄取。如彼净空无云翳故。斯即真止。二触境无滞。如彼净空无障碍故。斯即真观。此观。不作意以照境。则所照无涯。此止。体性离而息妄故。诸趣皆寂。若斯则不拂不莹。而自净矣。无净之净。乃冥契法原。不修之修。则闇蹈佛境矣。故知唯一心真智。是我本身。湛然常存。现前明净。自然以智慧嘴。啄破无明㲉。飞出三界。自在无碍。此时方得见性了然。更有何法而堪比对。如丹霞孤寂吟云。不迷须有不迷心。看时浅浅用时深。此个真珠若采事。岂同樵客负黄金。黄金烹炼转为新。此珠含光未示人。了则毛端吞巨海。始知大地一微尘。

问。诸佛心。遍一切众生心。能现凡心。众生身。遍一切诸佛身。能作圣体。为复转动互遍而成。为当一体。

答。若言转动。即成造作。若言互遍。则有二心。是以常住一心。犹若虚空之体。凡圣二号。还同空里之华。青黄起灭虽殊。匪越太虚之性。迷悟升沉有异。未离真觉之原。又如一室千灯。光光涉入。一镜万像。影影交罗。非异非同。不来不去。达斯旨者。唯佛洞知。是以万有。即真。无转变相。华严经云。知心如幻。出生一切诸法境界。周遍无尽。不匮不息。大集经云。住一心中。能知一切众生诸心。观众生心。悉皆平等。如幻化相。本性清净。观诸众生身业平等。皆如水月。见诸众生悉在己身。己身亦在众生身中。犹如影现。能令众生悉作佛身。亦令己身作众生身。一切无有能转动者。又经颂云。诸佛一似大圆镜。我身犹若摩尼珠。诸佛法身入我体。我身常入诸佛躯。虽然互入。而无所入。若有所入。即成二法。

问。若实心外无法。独标宗者。无诸佛则无能化之人。无众生则无所化之众。全归无寄。何以绍隆。

答。只谓了唯心故。成平等之佛。达唯识故。行同体之悲。若不直下顿悟斯宗。则自他二利俱失。何者。不入一心平等。违成佛之正宗。不了同体大悲。堕爱见之妄想。如维摩经观众生品云。尔时文殊师利。问维摩诘言。菩萨云何观于众生。维摩诘言。譬如幻师。见所幻人。菩萨观众生为若此。如智者见水中月。如镜中见其面像。如热时焰。如呼声响。如空中云。如水聚沫。如水上泡。如芭蕉坚。如电久住。如第五大。如第六阴。如第七情。如十三入。如十九界。菩萨观众生为若此。如无色界色。如焦谷芽。如须陀洹身见。如阿那含入胎。如阿罗汉三毒。如得忍菩萨贪恚毁禁。如佛烦恼习。如盲者见色。如入灭尽定出入息。如空中鸟迹。如石女儿。如化人烦恼。如梦所见已寤。如灭度者受身。如无烟之火。菩萨观众生为若此。文殊师利言。若菩萨作是观者。云何行慈。维摩诘言。菩萨作是观已。自念。我当为众生。说如斯法。是即真实慈也。净名私记释云。今明观众生品大精。只依其中一句行则足。得一句摄心。常照行之。一切万行足。只今汝自观。观汝身心。如此毕竟空。即是菩萨观众生。菩萨名道。道能通。通汝色心本性。令离虚妄。即是菩萨。菩萨只在汝身中。观汝身心。如第三手。为毕竟无身心。此中示人坐禅用心法大好。只观身心。如此。无可作。定乱。是非。一异。一切平等。即坐禅法。不同今时。计有心可得。言我心乱。欲除乱取定。大成颠倒。须觉知魔事。又今时欲度众生。应须晓夜。观汝心中所起烦恼性。即是度众生。只詺此观烦恼智。名佛耳。释迦已观烦恼。已得作佛竟。说教留与。今凡夫依教修行。若言别有佛。别有许多世界众生。佛次第度竟。然后成佛。若尔。释迦已成佛竟。今那得犹见有众生满世间。当知不尔。夫言竟者尽也。已上观众生竟。次观如来者。如阿閦佛品云。尔时世尊。问维摩诘。汝欲见如来。为以何等观如来乎。维摩诘言。如自观身实相。观佛亦然。我观如来。前际不来。后际不去。今则不住。不观色。不观色如。不观色性。不观受想行识。不观识如。不观识性。非四大起。同于虚空。六入无积。眼耳鼻舌身心已过。不在三界。三垢已离。顺三脱门。三明与无明等。不一相。不异相。不自相。不他相。非无相。非取相。不此岸。不彼岸。不中流。而化众生。观于寂灭。而不永灭。不此不彼。不以此不以彼。不可以智知。不可以识识。无晦无明。无名无相。无强无弱。非净非秽。不在方。不离方。非有为。非无为。无示无说。不施不悭。不戒不犯。不忍不恚。不进不怠。不定不乱。不智不愚。不诚不欺。不来不去。不出不入。一切言语道断。非福田。非不福田。非应供养。非不应供养。非取非舍。非相非无相。同真际。等法性。不可称。不可量。过诸称量。非大非小。非见非闻。非觉非知。离众结缚。等诸智。同众生。于诸法无分别。一切无失。无触无恼。无作无起。无生无灭。无畏无忧。无喜。无厌。无著。无已有。无当有。无今有。不可以一切言说。分别显示。世尊。如来身为若此。作如是观。以斯观者。名为正观。若他观者。名为邪观。天台净名疏。释。不观色不观色如。不观色性者。不观色者。心如幻师。幻作种种色。若知幻师是诳。则不得所幻之色。今色从心幻师幻出。尚不得此心。何处见有此色。故不应观色。不观如者。若见色与如异。是则泯色入如。今不见色如之别。故不观如。不观性者。即不观佛性。不观色。是空俗。不观如。是空真。不观佛性。是空中道。以其计中道有佛性。而起顺道爱生。是为顶堕。故经云。我及涅槃。是二皆空。唯有空病。空病亦空。今不观性。是无顺道爱故。夫受世间差别果报。皆为一念心异。分别情生。取众生相。为凡。执诸佛境为圣。如经所说。观众生如幻师见幻。观如来则三际体空。二见于是双消。情量为之俱泯。则可以成诸佛之喜。除菩萨之忧。信此一心。能入宗镜。是以法华神力品偈云。能持是经者。令我及分身。灭度多宝佛。一切皆欢喜。古圣云。道俗之不夷。二际之不泯。菩萨之忧也。大方等大集经云。佛法者。名一切法。一切法者。名为佛法。佛法性。即一切法性。如一切法性。即佛法性。佛法性。一切法性。无有差别。故知性无有异。随见成差。其体常融。假名有别。所以经云。一切诸法。及诸佛法。但假名字。亦非是法。亦非非法。不退转法轮经云。佛及菩提。有声无实。亦无方所。诸法亦然。华严经颂云。知诸世间悉平等。莫非心语一切业。众生幻化无有实。所有果报从兹起。又颂云。诸法寂灭非寂灭。远离此二分别心。知诸分别是世见。入于正位分别尽。法华经安乐行品云。复次菩萨摩诃萨。观一切法空。如实相。不颠倒。不动不退。不转。如虚空无所有性。一切语言道断。不生不出不起。无名无相。实无所有。无量无边。无碍无障。但以因缘有。从颠倒生故。说常乐观如是法相。是名菩萨摩诃萨。第二亲近处。又如来寿量品云。诸善男子。如来所演经典。皆为度脱众生。或说己身。或说他身。或示己身。或示他身。或示己事。或示他事。诸所言说。皆实不虚。所以者何。如来如实知见三界之相。无有生死。若退若出。亦无在世。及灭度者。非实非虚。非如非异。不如三界。见于三界。如斯之事。如来明见无有错谬。以诸众生有种种性。种种欲。种种行。种种忆想分别故。欲令生诸善根。以若干因缘。譬喻言词。种种说法。所作佛事。未曾暂废。故知若以正宗门。尚无在世之人。亦无灭度之者。何况有能化所化之异乎。若以佛事门。则教海宏深。智灯广照。随机善巧。宁容暂废耶。

所以大智度论。问云。若五阴空无佛。即是邪见。云何菩萨发心求作佛。

答曰。此中言无佛。破着佛想。不言取无佛相。若有佛尚不令取。何况取无佛邪见。又佛常寂灭。无戏论相。若人分别戏论。常寂灭事。是人亦堕邪见。离是有无二边。处中道。即是诸法实相。诸法实相。即是佛。何以故。得是诸法实相。名为得佛。大般若经云。诸菩萨众。尚不得法。何况非法。尚不得道。何况非道。又云。于生死法。不起不堕。于诸圣道。不离不修。释云。于生死法不起者。自性常空故。不落离边。不堕者。不随流转故。不落即边。于诸圣道不离者。性常相应故。不落断边。不修者。天真具足故。不落常边。如清凉疏云。不着一多。能立一切者。不着于有。能安立故。即真俗镕融。谓世俗幻有之相。相本自空。胜义真空之理。理常自有。有是空有非常有。斯有未曾不空。空是有空。非断空。此空何尝不有。有空空有。体一名殊。名殊故真俗互乖。迢然不杂。体一故空有相顺。冥然不二。一与不一不即不离。镕融无碍。菩萨智契其原。所以迥绝无寄而善修安立。又云。良以事虚揽理。无不理之事。理实应缘。无碍事之理。所以寂而常照。照而常寂。故终日知见而无知见也。乃至菩萨悲智相成。出没无碍。悲故常行世间。智故不染世法。融通有三。一悲无不智故。则世无不离。是以常在世间未曾不出。二智无不悲故。离无不世。是以恒超世表。无不游世。三双融故。动静无二唯是一念。所谓无念。无念等故。世与出世。无有障碍。如华严经云。菩萨摩诃萨。知善巧说法。示现涅槃。为度众生。所有方便。一切皆是心想建立。非是颠倒。亦非虚诳。何以故。菩萨了知一切诸法。三世平等。如如不动。实际无住。不见有一众生。已受化。今受化。当受化。亦自了知无所修行。无有少法。若生若灭而可得者。而依于一切法。令所愿不空。是为第九如实住。又颂云。菩萨能于一念顷。观等众生无数佛。又复于一毛端中。尽摄诸法皆明见。以此真见故。成无缘慈。普令法界众生。见闻获益。所以经云。譬如日月。不作往来照明之心。以诸众生福德力故。自行往反。坏诸暗冥。若入此宗镜中。则无一法可取。皆同性故。无一法可舍。绝异相故。是以圣人常善救人。而无弃人。常善救物。故无弃物。夫云善者。莫非知宗。方为究竟之上善。若救人成同体之悲。若救物归无相之理。则善外无法。何弃之乎。


分类:佛经 书名:《宗镜录》 作者:(五代)延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