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禅观正脉研究》(白骨观)16节 夜叉的故事


“此想成时,见大夜叉身如大山,头发蓬乱如棘刺林:有六十眼,犹如电光,有四十口,口有二牙,皆悉上出,犹如火幢。舌似剑树,吐至于膝。手捉铁棒,棒似刀山,如欲打人。”
“如是众多,其数非一。见此事时,极大惊怖,身心皆动。”

这么多恐怖的夜叉要来打你,要你的命,你不吓疯了才怪。但一定有很多人不服气,心里想,这有什么好怕的,这些明明是幻像嘛!唉呀,少吹了,那是你坐在日光灯下,满堂都是人,脑子里想象着这么一群夜叉,那当然不怕。

所以我常说,一般人修道都不算数的,坐在冷气间里,又是棉花垫子,又是毛巾盖毯的;肚子饿了,打开冰箱就有吃的,下了坐,看看报,喝喝茶;然后闭眉闭眼地说什么不动心啰!对生死没有恐怖啰!不要把话说得太早了。

十块钱放在你眼前,你是会不动心;一百万放在你眼前,你看你动不动心!其实岂止对一百万动心,平常动心的地方多的是,只是人们没有用心检查。生死没来的时候,说什么不怕生死,现在让你一个人去住到深山冷庙里,四顾无人,半夜里来了这么一个青面撩牙,伸着舌头,拿着铁棒的厉鬼,你看你怕不怕,你吓得跑得动的话,还算有胆子;就怕你到时候跑也跑不动了。这时候你不必作什么不净观了,因为你早就吓得屎滚尿流的,不净观自然现前了。(一笑)

有位同学平常胆子不算小,在几次生死交关的时候,他都很镇定,甚至于有一次他以为自己死了,也一点都不怕。可是他在定中,或者梦中碰到黑暗无边的境界,或者身体在无底的虚空中往下飘浮,他就害怕了,当时他心里很清楚,明明知道是幻境,同时告诉自己不要理它,任它变化。可是就是熬不过去,熬没多久,还是把眼睛张开算了。所以要注意啊,有些人以为自己不怕死,好象蛮了不起了。唉呀,少自欺欺人了。还差得远哪!

《心经》大家都念过吧,它说“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心无挂碍”可不是“不怕死亡”。无挂碍了,才“无有恐怖”,这个和不怕死有很大的差别。

因为我们心里都有很多挂碍,也就是还有很多结使,所以当这些夜叉们现身,“见此事时,极大惊怖,身心皆动”。这个时候,任凭你工夫再深,定力再高,都抵不了事,你还会毛骨惊然地打颤。因为这一关牵涉到心理问题,要“无有恐怖”,就必须“心无挂碍”。

那么,你说要无挂碍,就必须解脱结使,噢!九十八结使,解脱起来太麻烦了,算了,这一观不要观它,换一种观法。哈!如果你这样说,听起来,好象你蛮聪明的,其实笨得很哪!不管你走那一种禅修的路子,这个境界都会来的。大家口口声声说学佛,学的什么佛噢!我们的佛祖——释迦牟尼佛,他怎么修道,怎么证道,这个你们总知道的吧!好,他在菩提树下打坐,睹明星而悟道之前,是不是也经历了夜叉、罗刹这些恐怖的境界?这些道理怎么不去参呢?一些自认为喜欢学禅的,要明心见性,要参话头,参什么“狗子有佛性也无”?真是笨伯!放着这么好的话头不晓得参,连问题都不会找,还学禅哩!那不是参禅,那真是惨然啊!

为什么会有这些境相现前呢?

“一切唯心造”。
“如此相貌,皆是前身毁犯禁戒诸恶根本。”
“无我计我,无常计常,不净计净,放逸染着,贪受诸欲。于苦法中横生乐想,于空法中起颠倒想,于不净身起于净想,邪命自活,不计无常。”

法经上说,这是“前身毁犯禁戒”的本因。岂止前身,现在就是。看到别人比你强,心里就老大的不高兴,然后想尽办法整人,一定要把别人弄垮,才泄心头之愤。这种心理、这种嘴脸简直比青面撩牙,吐着舌头的夜叉还要恐怖,还要难看。就算你没有整过人吧,平常发起脾气来的时候,瞪着眼睛,眼露凶光,专盯着人家的不是,叽哩呱啦的骂,这不就是有“六十眼,犹如电光,有四十口,口有二牙皆悉上出,犹如火幢”吗?骂起人的时候,当然是语气火爆,句句伤人,所以“舌似剑树”,一肚子怨气,恨不得把对方揍个半死,这就是“手捉铁棒似刀山,如欲打人”。  现在在座诸大菩萨,有时候打起坐来,瞎猫撞到死耗子,出了一下子阴神,看见自己在那儿打坐,那是看到自己的表现。当你们活见鬼——看到这种夜叉的时候,你要知道“魔由心造,妖从人兴”。这就是你恶业所感,无始以来心理结使的(呈)现行(相)。这里面也含摄了心物一元的道理。

在这本禅秘要法里,他把心理结使作了另一种简单的归纳——“无我计我。无常计常。不净计净。放逸染着,贪受诸欲,于苦法中横生乐想。于定法中起颠倒想。于不净身起于净想;邪命自活不计无常。

头脑细密一点的话就可以看出来,上面这几句话中综合了“四法印”苦、空、无常、无我,以及“四念处”——“念身不净、念法无我、念心无常、念受是苦”的道理。

说到四法印、四念处,大家早就背得滚瓜烂熟了,可是有什么用?一点都没用到自己身上来。所谓学佛、修行,要把佛所说的道理,用自己的身心来实践,来实证。

首先说到“无我”,有谁做到了“无我”?生理上的无我——忘身,牵涉到功夫,暂时不谈。心理上的无我,大家做到了多少?哎呀!一天到晚都是“”啊!我要这样,我不要那样;我爱你,你不爱我……大家好好反省看看,一天到晚就是以“”为中心的活着,造业噢!说什么修行,简直是不行。

再来“无常”,不管多笨的人都知道,人终归要死的,人生如梦,变化无常。可是多少聪明人都还是辛辛苦苦地钻营,一会儿争名,一会争利,一会儿争意气。有人坐在那里,肚子里在说,我这个人啊,学佛以后就与世无争了。这真是大话,譬如说,碰到逆境烦恼来时,好比你好心帮忙朋友成家立业,结果他后来恩将仇报,反过来忌害你,害你吃官司,差点坐牢。你懊恼不懊恼?当然懊恼。这怎么还能说是与世无争!只要心里有“不平”就是“”。碰到这种逆境的时候,几个修行人能一念无常或者一念无我的“一笑罢休闲处坐,任他着地自成灰”?做得到才是修行人,做不到的免谈!啊!我说得太过分了。放松一点,改个字,随时改过的,才算得上是修行人。你们要注意噢!我说把尺码放松,就等于拿条软棒子在打人。在这个放宽尺码的反面,也就是说,假如连随时改过做不到,更不要说其他了。

下面几点“不净计净”等等,都差不多,自己好好去检查,通身是病,赶快努力啊!“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乐。当勤精进,如救头然”。这是《禅门日诵》上的,再提起大家的注意。


分类:南怀瑾 书名:禅观正脉研究(白骨观) 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