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我说参同契》第53-03讲 道来时的现象


朱云阳祖师形容,“关尹子所谓一息不存,道将来契,正此时也。”关尹子是老子的第一个徒弟,当时老子骑青牛出函谷关到西域去,就是现在所讲的丝路。他要出关时是偷跑的,也买不起马,骑了一条青牛。关尹子是函谷关的官员,早晨起来向东方看见有紫气东来的瑞相,知道今天定有圣人过关。结果看到一个老头子,眉毛胡子头发都白了,骑的青牛也不肥,也没有出境证,他就把老子扣留了。老子为他写了一部《道德经》。关尹子得了这一部书,也没有辞职就走了,去修道了。在后来关尹子的道书中讲,“一息不存,道将来契”,一呼一吸叫做一息,一息不存,断了气一样! 他说这个时候道才来,契就是契合。到了真空的境界,杂念自然也空了,自己的呼吸停掉了,就像死掉一样,这时拿鸡毛或很薄的纸,放在鼻孔下都不会动。朱云阳批注“正此时也”,他说关尹子讲的这两句话,就是描写“道将来契”时候的境界。

这一段是乾坤大交,上面坎离相交讲过了,修道到这个境界还早得很呢!现在的人有一点工夫就不得了啦,好像马上变成圣人了,我讲那是“”人,多余的那个剩。我觉得学佛修道先要学做人,以儒家的东西为基础。儒家注重敬,而得少为足,一点工夫一点见解就自满了,这是不敬,对自己不尊重。不敬的人就不会谦虚,敬谦是连着的。

至于伏炼久久,绝后再苏,心死神活,而鼎中之丹圆满,光明塞乎太虚矣。”这一段学佛的朋友要注意,好像道家与佛家不同,其实是一样的。佛在《楞严经》上有几句话,“脱黏内伏”,脱开了,解脱了,“伏归元真”,归到一切都没有了,静下来了,“发本明耀”,才能够明心见性。有些青年同学喜欢参禅,禅宗不是随便谈的,也是要真工夫的,到达这个时候明心见性,自性的曙光才流露出来,也就是道家这一段。这里所引用的,多半也掺杂了佛家的语句。“伏炼久久”,伏归元真锻炼,所谓锻炼就是修持,再修下去,“绝后再苏”,大死一番,这个阶段人就像死了一样。所以这个时候需要闭关,闭关就是任何外缘都断绝了。“心死神 活”,凡夫的妄想心死掉了,一切欲望求名求利的各种心思都没有了,男女饮食这些凡夫俗念,也统统死光了。先天的元神比后天的心神还要灵敏,无所不知无所不晓,这就是“心死神活”的情形。

这个时候,我们这个父母所生的躯体当然没有死,但是每个细胞都变化了,整个脱胎换骨,这时的躯体就叫做鼎。“而鼎中之丹圆满,光明塞乎太虚矣。”所谓精气神都改变了,怎么讲法呢?大概就是这样吧!反正我不是神仙,也不知道,只好根据字面来讲。这个所谓“”并不是有形的,说它无形嘛,它有这个作用,硬是像有个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你说它空啊,它是有!你说它有,它又是空的!这是真实的“”的境界。完全圆满了,“光明塞乎太虚矣”,也不是有相的光明,但是也不是无相的光明,所以一讲空啊有啊都不对了,连老子也讲不清楚,佛也讲不清楚,只好说不可说不可说,不可思议。最后也只好如此了。这个时候真空妙有,妙有真空,落到一边都不对;只好说中道,可是你拿到一个中道又错了。

所以他下面说,“岂非色转更为紫,赫然称还丹乎”,这两句是《参同契》的原文,他说这个时候,颜色转变了,并不是真的紫色。我们晓得颜色到了最高是变紫,紫过了就变黑。红橙黄绿蓝錠紫到了最后,又变成黑,黑尽又变白了。所以讲到奇门遁甲,讲到九宫的变化,有一派学阴阳看风水的叫做看紫白,一白二黑三碧四绿等等,紫就是代表最高的阳九之数。“赫然称还丹乎”,“赫然”这两个字形容阳气,古人所谓“至阳赫赫”,赫赫是光明,太强烈了,你看到都要害怕的;“至阴肃肃”是古文形容阴境界,到了真正的阴境界也是非常庄严的气象。所以至阴至阳都是了不起,不过两个感受的境界不同。这个形容词不能乱下的,所以这个时候“赫然还丹”。

下面讲“金丹本乾家所出,还归于乾,故称还丹。色转紫者,取水火二炁,煅炼而成也”。这两句话是解释魏伯阳的原文,道家为什么称为九转还丹?许多元明以后的道家,把九转还丹只抓住一个“”,打坐从背上通前面,转了九圈了。学《易经》就晓得,“”是阳数之极,还丹并不一定转九次,阳极是转到了纯阳的境界,回到本位叫还丹。现在他解释什么叫还丹,“金丹本乾家所出,还归于乾,故称还丹”,“”字代表宇宙代表性命本体,我们修道练出来的自性光明,这个丹不是你修得来的,而是我们生命本来有的,因为被后天的欲望、烦恼、妄想遮盖,所以要修道,把这些后天污染清除,自性生命的本有就出来了,叫做还丹。

色转紫者”,是颜色到了最高的变化,“取水火二炁”,水火是代表乾坤,也可以代表有形或无形的,我们讲过很多次了,“二炁”不是空气的气,也不是呼吸气,是生命上两种互相对立的那个能,等于我们身体上有气有血,有红血球 也有白血球,一切都是对立的。这是把“水火二炁”“煅炼而成也”。

他又解释“还丹有气无质”,他现在又用这个“”了。这是后世印书的方便,应该还是用刚才那个“”字。这个“”是后来的人用的,容易看成有形象的气,而“”是中国文化原始的火谓之炁,那是一种生命的能,不是这个呼 吸的空气的气。所谓还丹这个作用有气而无质,并不是有个东西。“不啻如一丸之粉,一匕之刀圭,而其变化若神”,一匕就是中药店里竹片削成的小片,挑眼药用的。刀圭就是药店里用的刀,把药挑在上面。还丹就像一颗药一样吃下去, 整个身心内外变了。“而其变化若神”,这个变化神妙不可测,是不能想象的,必须要修持到了才知道。


分类:南怀瑾 书名:我说参同契 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