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我说参同契》第70-03讲 魏祖和六祖


由此“便知了命之不可缓矣”,我们做工夫修道,开始只知道要了性,要明心见性。但是真正能明心见性,必须先要做了命的工夫。命功做到了家,了了这个后天的命,恢复到本来,命在我们自己才有了把握,才能了性。

故曰”,所以魏真人说,“审思后末,当虑其先。最后受胎之时,不过秉父精母血,包罗凝聚,结成幻躯。”我们现在这个身体不是命,这一点修道人要认清楚,这个身体是后天的命,受胎的时候我们这一点灵性碰到精虫、卵脏,包进去跳不出来了,“结成幻躯”,三样结合就生成我们这个身体。“此乃有形之体,非真体也”,这不是性命的真正,所以我们叫它“”,佛学叫“业报之身”,来受报的。受个什么报呢?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如果前生造孽多端,这一生就受苦一辈子;前生做好事,这一生富贵,一辈子不受苦报,只受乐报;有时候我们愣头愣脑的,是受不苦不乐之报。

我之真体,本同太虚,光光净净,本来原无一物”,我们这个生命的本体同太虚一样无量无边,光明清净伟大得很。“故曰人所禀躯,体本一无”,所以就是后来的六祖说的,“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个时候禅宗没有来,佛法也没有来。魏伯阳是中国文化,由此说佛、道两家一样,“本来无一物”,不过用的文字不同。


分类:南怀瑾 书名:我说参同契 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