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我说参同契》第76-01讲 真一之炁如何发起


刚才讲道家所说真的活子时来,就是先天一炁,一切都从虚无中来,那个境界他都讲得明白,“自然表里洞澈,有如万顷冰壶”,这是形容境界,不是真的冰冷,而是像玻璃一样的透彻,把实际的境界都讲出来了。他解释道理是引用老子这一句话,“故曰,上善若水,清而无瑕”,就是这个境界。

接着下面第二段,“大道离相离名,本无形象”,无名可得,所以连佛也不可说不可说,没有名相的。“及其生出一炁,似乎可得而形容矣”,本体,道的体无名无相无形,所以离一切相即一切法。拿佛学的道理说,在真空生出妙有的时候,起作用的时候,“似乎可得而形容矣”,有一点形相可以抓住了。

然此真一之炁,杳冥恍惚”,他把老子浓缩了,原文是“杳兮冥兮,恍兮惚兮,其中有物”,在空空洞洞中间有个作用,这个妙有作用哪里来呢?真空中来。“形于无形,象于无象。非一切意识可以卜度揣摩而得”,它有形有相,又无 形无相,这并不是指妄想境,注意啊!我们一般修道打坐都在想象或者有意去练工夫,那是自己意识去造作出来,想要达到这个境界。只不过,这是妄想,是假的不是真的。先天真一之炁不是意识可以“卜度”,卜度就是猜想。这个不是意识分别,拿佛法来说,是在无分别心的时候,才能够发起真一之炁。

故曰,道之形象,真一难图”,他说真正到先天一炁来的时候,很难说出一个样子,如果一形容一描写就着相了。一般修道的人没有不着相的,佛家、道家一样。所以说“真一难图”,的确如此。

现在又一段,这个先天一炁,“真一之水,便是中宫一点鄞鄂,所谓太乙含真炁也”,这个水是现象,所以叫“鸿濛”,就是刚才我们说像春天的那个气候。这里拿《易经》的天象来比喻,这个真一之水,就是中宫,像城墙一样围起来,有个堤防。这个时候就如达摩祖师所讲的“心如墙壁,可以入道”,自然到达没有妄念。道家形容所谓“太乙含真炁”,这就是太乙,属于北方真气。


分类:南怀瑾 书名:我说参同契 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