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我说参同契》第09-03讲 每月六十卦


朔旦屯直事”,你看这个古书多难读呀!每个月初一叫做朔,旦就是早晨,这就是指每月初一的早晨。十五叫做望。所以朔、望要搞清楚,退回七十年前,读小学的都懂。以前做官,朔、望是大事,县长朔、望要穿上礼服到城隍庙行礼——阳间的县长去向阴间的县长打招呼,恐怕有些冤枉案子,我阳间的县长管不好,阴间的还要帮个忙呀!当皇帝的朔、望也要祭告天地,这是中国古代政治所谓神秘性、宗教性的一种制度。

初一的早晨屯卦()在“直事”,这个怎么讲?这是另外一个图啦,因为现在主要的不是讲《易经》,那个图就没印发给各位。《周易》有一个上下经次序,这个要背来。我们现在研究的《易经》是周文王整理的,它同《连山易》、《归藏易》不同,是从乾坤两卦开始,第三卦就是屯,第四卦是蒙,第五卦是需……所以是乾、坤、屯、蒙、需、讼、 师……这个是周易六十四卦的次序。我为什么提到这个?现在我们碰到这个“朔旦屯直事”,一个月是三十天,把乾坤坎离四卦拿掉了,每月初一早晨屯卦直事,直就是值班。讲到这里我很感慨,现在你一听我说就明白了,可是我年轻时也不懂,请教这个老师那个老师,有说大概这样,有说大概那样,我一听晓得老师没有懂,还是向老师行个礼,走了。我自己很辛苦摸了几十年才懂,知道每月初一的下午,是蒙卦()当班。

水雷屯”(),水的下面是雷就是屯卦。你看这个卦,假定把上下倒转,你们看看变什么卦?不是屯,而是 “山水蒙”(),成了蒙卦。所以《易经》一个卦要八面玲珑地看。有人说《易经》的道理同黑格尔的辩证法一样,我说你真是乱讲!黑格尔是什么年代的人?我们老祖宗是什么年代的人?硬把老祖宗拉来跟外国的小孙子比,怎么那么没有出息!况且《易经》讲的不是三段论法,是八段论法,可以说十段论法,一个卦要十面看,这个道理就是,立场不同观点就两样。能懂得这个卦理,看一切的事就能真正客观。这个水雷屯卦,把它倒过来变成“山水蒙”,这样叫做综卦, 综就是相反。

初二的早晨是水天需卦(),晚上反过来,成了 “天水讼”()。那么,你说懂得这个和我修道打坐有什么关系?关系大啦!如果你不懂,工夫到了某一个境界,你就不知道下一步怎么样走。就算你工夫做到放光,老停在亮光里也没有什么好玩,玩一阵总要到黑暗里玩玩吧!所以如果不懂这些道理,下一步怎么动呢?你就不知道了,对不对?

这个原理,《易经》现在这里告诉我们大象,大象也叫天象。“朔旦屯直事,至暮蒙当受”,到了初一的下午,蒙卦当班。所以“昼夜各一卦”,白天算是一卦,夜里算是一卦。 “用之依次序”,所以我说当年读这个是照《周易》六十四卦次序来的,六十四卦拿了四卦出来,剩下六十卦。“既未至晦爽”,“既未”是六十卦的最后两卦水火既济卦()及火水未济卦()。一个月分三段,初一叫朔,十五叫望, 三十叫晦。“晦爽”是三十早晨起来朦胧有点亮。每个月用六十卦,但是有时候小月是二十九天,这个是配合太阳历的气节来的。

终则复更始”,这六十卦在一个月里头应用是这样,用完了重新第二个月初一又是屯卦开始。六十卦配月份,乾坤两卦变出来配年份,十二个月是这样配的。

你们拿到的《易经》那个书本上有个方圆图,外面有一圆圈六十四卦,中间四方块又是六十四卦,方圆都是六十四卦,作用不同。这一个圆图的六十四卦是配一年,排列方法又不同了。所以我常常感叹中国文化了不起,一个是中国人会做菜,第二个是会搓麻将。麻将就是从《易经》的学问变出来的,同样这个牌玩来玩去各有不同。我经常鼓励同学研究《易经》时,把六十四卦做成一个麻将牌乱摆,你慢慢就会发明东西了,说不定你成为爱因斯坦第三。这个里头发明的原理多啦!

孔子任何书都教我们读,但他没有教我们读《易经》, 因为《易经》是“玩索而有得”,要去玩这个卦。当年我学《易经》,就用六十四颗棋子,每一个棋子贴一个卦名,就是乱摆,慢慢就摆出道理来了。《周易》圆图六十四卦,你晓得五天一候,每一卦分配到五天多一点,刚刚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多,这是圆图。方图配合整个的中国,或者配合欧洲的地图,或者是配合世界地球的地图,每一卦里头都可以找出道理来。譬如你到了法国,不用计算机,我们把方图这样一摆,太阳出来这一面是东方,一摆就晓得这里南方,那里北方,这是西方。然后六十四卦一摆,这个房子要不要就知道了!走运的房子方向对了就要,不是房子盖得好不好!就那么简单。所以《易经系辞》讲,“易简,而天下之理得矣”。

《易经》真搞通了,就觉得这个原理非常高深,但是天地间最高深的学问到了最高处反而非常简化,因此叫做简易。所以说,《易经》的法则非常简单,懂了的话,这个手掌就成了计算机,指上一节一节跟你画好了,掐指一算,天地都在一掌之中,就是这个原则。古代佛教的讲经叫做消文,把文章先消化了再说;消化了文字,才能明白其中的意义。


分类:南怀瑾 书名:我说参同契 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