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我说参同契》第19-03讲 桂湖宝光寺奇事


前面提到因为不懂药物,没有办法修成功,神识离开,回不到肉体庐舍才要夺舍。再告诉大家一个故事,当年我们学禅宗的时候,离四川成都三四十里,有个县叫新都,当地有个名胜桂湖,“荷花千朵桂千株”,尤其秋天,我觉得比杭州西湖,另有一番风味。还有个禅宗的丛林宝光寺,禅堂起码容纳五六百人打坐修道。这里的方丈老和尚告诉我,前好几年,庙里来了一个和尚,很有工夫,在禅堂打坐入定,坐了半个多月也没有下座,只有身体有一点歪了。庙上有个管 事的知事,认为这挂褡的和尚不守规矩,应该下来行香,他也没有下来,摸摸气也没有了。那个丛林人很多,有时候几百和尚从十方八面来的,查到他是终南山来挂褡的。管事的就说,不行了,迁化吧!就是送涅槃堂火化。

迁化后第二天,他回来了,回来找不到这个佛家叫色壳子、道家叫庐舍的肉体了。这位老兄,拿道家的话来讲,起码阴神成就得很坚固了,他就在禅堂里叫,我呢?我呢?到处找“”!道家讲“散而为气,聚而成形”,他虽然“凝结”,但还没有“聚而成形”,也就是还有一部分工夫没有成功。他找自己这个我,是我见身见,没有解脱。白天叫没有关系,晚上一叫,大家坐不住了,禅堂里只剩下两三个老和尚敢打坐,其他的人都告假走了。后来,陕西一位老和尚来到这里挂褡,发现稀稀落落没有人。他是那位被火化和尚的同参道友,于是,就要知客师晚上烧一盆火,旁边放一缸水,自己就在堂上打坐。等到“我呢我呢……”叫起来了, 他就叫他的法名某人,你在火里头呀! 一盆火烧得很大,没有声音了,这个家伙跑进去找了。等一下,又“我呢 ‘我呢……”开始叫了,他说,某人,你在水里头。没有声音了。过一阵出来又“我呢我呢……”老和尚说,师兄呀!你怎么搞的?现在火里也去得,水里也去得,还要那个色壳子干什么呀?就这么几句话,和尚恍然大悟,哈哈一笑,从此没有了。

阴神同佛家讲中阴成就不同,这是讲到五行药物栽接法,中间插了这么个故事给诸位做参考。


分类:南怀瑾 书名:我说参同契 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