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定慧初修》1.02 定学


记曰:"知止而后有定。"佛曰:"奢摩他。"天台大小止观,定相千 差,定名菲一,曰定则不二。佛说无量法门,总摄止观。止者心一境性,观 者抉择法慧。心一境性缘无分别,抉择法慧缘有分别。无分别断烦恼现行, 有分别断烦恼随眠。二者相依,疾风扫叶。若曰偏废,必覆辅车。又止者定 也,观者慧也。今以观糅杂于定学,共立一节者,盖以遍言,无止非观,无 观非止,且欲于下文第四节,间彼参话头等四法也。黄叶止啼讵实义乎?是 皆路途之方便,非及奥之良规。若及奥也,则此戒定慧学皆为闲话,尚何所 谓糅杂非糅杂邪?然此止观亦开为二:

一、胜妙止观。先得止而后起观者;

二、随顺止观。依学人功行方便次序不定。

曰止观,曰胜妙,曰随顺,种种名,种种法,悉以实诠人无我、法无我 为其究竟。当人苟直下无我,无我则无心,无心则无法,无法则无人,而大 用繁兴也。曰止曰观,讵不悖乎?其或未然,刺股封衾,宁忘载道?既载道 也,而于此道起大障碍者,厥有多咎,今但及二:

一、昏沉

心身于所缘境,无堪能性者,昏沉也。如心缘无念而定 久,渐心昏身疲,继至睡眠等。修定行人最难辨者此耳。盖掉举易知,昏沉 难捡。古人于此乃开二门,一粗二细。粗固无论,细为如何?谓于所缘境稍 不明显,心无策励,皆昏沉也。比来同辈每印个似清净境界,或少许光影 者,即曰得某定、某三昧。以余勘之,皆昏沉也。去圣日遥,谬阳焰而曰清 波,可无惧乎?

二、掉举

贪彼前境,妄计过未,摇心异趣,随业散乱者,掉举 也。如心缘无念而定久,则放心不求,自意不牧,遂至朋从。

尔思修行人,人百其病,苟无错沉掉举,无论何人,当时泊然在定,讵 有他哉?一切止观法衍文也。

行人既不越乎止观,然则缘当何缘?此无定法,要以行人乐欲及烦恼轻 重而为对治。略开六法:

一、贪重者应缘不净法;

二、嗔重者应缘慈悲法;

三、痴重者应缘缘起法(十二缘起)

四、慢重者缘界判别法(地水火风空识);

五、寻思重者,应缘出入息法;

六、等分行者,应缘各别缘上诸观。

止观理趣既已粗知,于焉起行得地为止,古哲择处,人物悉宜,四时咸 序,曰山、曰海、曰崖谷、曰市廛,总以便利行人,不害进业为是。当人自 检。

既得地已,行住坐卧无非道场。为利初机,故言坐法。金刚坐、狮子 坐、七支坐等,坐有多名,名有多德,都非此急。今以下之九法为行者的 趋,若忘荃蹄,是此非此,均无不可也。

一、跏趺或半跏趺(如有病或吃苦随坐亦可);

二、竖脊(直如树铜钱);

三、平肩(肩须放松);

四、手置脐下四指处结定印(右手放在左掌上,必两大指微微相触);

五、项微俯(项左右有脉如鱼鳃,出入循环冲动内气,故易掉举,微俯则压二脉不动,自然在定也);

六、唇合任其自然;

七、舌抵上腭;

八、眼微开,自鼻端下视(远五尺近三尺);

九、呼吸任其自然。

行既趋乎上阶,业每新于日异。笃行固一,业相繁多。先圣以九法表 之,令行者无栖故窠,日新乃德,甚可追也。今示定相,亦曰止相,当然应 有之过程如次;

一、内住:即念住,摄外攀缘,离内散乱,最初系心故;

二、等住:即续住,于所缘境相续而转,微细系缚渐略故;

三、安住:或失念,或驰散,能复敛摄故;

四、近住:收摄失念,及驰散已,能如理安住;

五、调顺:思维定生功德,乐察烦恼过患,令其调伏心不散乱故;

六、寂静:于粗寻思烦恼,能起正念,断除令心不流散故。

七、最寂静:于极寻思烦恼亦能断除,或时失念率尔现行,亦能治伏,如是等过,令不更起故。

八、专住一趣:于所缘境,恒常相续而行功用故;

九、等持:于所缘境,恒恒相续,无功用故。

是九相者,修定行人必经之程,得等持已,心一境性,即时身心轻安, 名为得止。止者定也。行人证此轻安,即得定也。然此亦有四胜相,恐学者 昧而不察,得少忘全,特开四法,检其伪真:

一、头项似重,而无损恼;

二、遍身如风,内触妙乐;

三、身内如满溢状;

四、于诸烦恼乐断能断。

止既得已,由此起观,曰妙胜观。以外道例,止共而观不共。盖外道有 止而无观,纵曰观,非此之观也。

观亦开二门、六事。二门者,一、正思择,二、正极思择。正思择缘尽 所有性,正极思择缘如所有性,此复依六事而行,观察如次:

(一)义。谓于所缘,依圣言教而明了其义;

(二)事。谓由义所指之一切事;

(三)相。谓所缘之事,思维其自相及共相;

(四)品。谓依义及不依义,所得善果恶果;

(五)时。谓于过未现决定如此;

(六)理。理又开四;

1、观待道理。以观待而自明(如烟起而知有火);

2、作用道理。以作用而自明(如笔墨人作用而成字);

3、证成道理。以证得而自明(如饮茶已而渴解);

4、法尔道理。不待证而自明(如三加二等于五);

既得止已,依轻安力起分别观。观法虽多,无我空观最为殊胜,所以者 何?以此观者,能破根本我执也。如是分别思维,因止以观,因观以止,有 时全止无观,有时全观无止,有时观止双忘,有时止观共显,时时增上,了 体明静,所观能观,一切不系,内心外境,了不可形,而当人在此过程之 中,所见如虹如电,如日月,如流星,胜境劣境,光影非光影等一切境界, 不舍不取,无憎无爱,一一消归自性,乃曰观果。

止说杂摘经论,百中仅一,行人但企于此,曰观曰止其庶几也。然略而 未及者,止观之前行资粮,并正行时之助行,与断除沉掉之方便耳。宁可忽 乎?权开三法,次略说之:

一、未修止观前,应具之资粮

备预不虞,先哲所钦,矧应具之资粮乎?诗曰:"乃裹糇粮",唯识于 斯,特立一位,曰资粮位,固不可忽也。今依论摘四:

1、地随顺。上文已粗说,即得爽垲之地等;

2、戒清净。戒如筏,舍筏何渡?

3、远离欲。欲如系,离系乃行;

4、应决定三见:

(1)出离见。人天六道,善恶诸业,皆为有漏,决不染不着;

(2)菩提见。即觉也,行人当净佛国土,成就众生,难行能行,决不推诿;

(3)空见。一切法因缘而生。

二、正修止观之助行

借错攻玉,尚咏他山;履此胜行,宁忘助伴?缘苟有愆,过患立显,废 半途返归车者,悉由此也。先圣悯之,爰开六法:

1、睡眠适度。是睡眠者,本系过患,身不堪能,乃暂休息。行者应 作如是思维,务于自所缘自思择,审度如理,即在睡中亦不忘失。睡眠时间 亦须适合,总以回复疲劳为度,过短过长皆为过患。睡眠方式以吉祥睡法为 是。盖此式诸圣所由,能除恶梦及贪着睡眠等诸过患也。

2、食知量。万病多从食有,讵知食即是病?行者食时当作疾病想, 防护想,不自在想,报恩想,药想,如量而止。

3、密护根门。色声香味触等,本自虚寂,当体即空,如空无染,仁 者自闹。苟不取相于外,云何能动于中?内外翕然,天君寂然,漏泄远矣。

4、正知而住。义所当为,力所能为,如理而为,不躁不诿,为而不 为,不为而为,无间无遗,一派圆成,法尔如是,曰正知而住。

5、发露忏悔。日新又新,德基于悔;讳恶自封,善无由迁。讳恶岂 君子,迁善非小人。欲完大事于将来,宁潜过患于今日?过而不潜,悔德尚 矣。

6、恳祷加持。《易》尚感通,爰立恳祷。恳祷曰感,加持曰通。感 而遂通。物且云然,君子胜行,宁忽乎?此密乘之所以重礼拜,而诸宗之所 以有祈祷矣。斯法也,大人犹驭,矧彼初机?

如是六法,行人朝斯夕斯,借助于彼,所作必办。

三、正修断除沉掉方法。

曰止曰观,从来以来,人人具足,个个圆成,亦非他得,不从师授,且 非修有。若修而有,小乘法、外道法、邪法也,讵正法、无为法、无上大法 邪?良以沉、掉二障,趋役行人,不驰则昏,遂昧本来。若无沉、掉,当下 即通。不求已得,及通也得也。沉、掉亦是本来一切,何非大用?若然,行 人未通、未得者,固不得言无修也。修者何修?去沉、掉耳。此开六法,果 当人直下,心如虚空,不着空见,应用无碍,动静无心,凡圣情尽,能所俱 泯,则性相如如,无不定时也。于焉千法皆赘,一法也无,况云六邪?检 之!勉之!

1、掉举时应修止;

2、昏沉时应修观;

3、修止修观于沉、掉仍不能去,应起经行或讽诵、持念、忏悔,总以远离为是;

4、掉多者,应多观五欲过患;

5、沉多者,应多思维定有功德;

6、沉、掉俱无者,应修行舍,稍缓功用,看止是何法,观是何行。能观所观,为自为他,自然头头上显,物物上明也。

如是等法,当人倘一觑觑破,曰止曰观,曰戒定慧,曰三藏十二,胜劣 一切等说,都成话柄也。讵不毅然大丈夫哉?苟自缚而求解,无病而长呻, 三世诸佛将奈尔何?


分类:南怀瑾 书名:定慧初修 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