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老子他说》31章 夫兵者,不祥之器(05)


夫佳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恶之,故有道者不处。君子居则贵左,用兵则贵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为上。胜而不美,而美之者是乐杀人。夫乐杀人者,则不可以得志于天下矣。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将军居左,上将军居右,言以丧礼处之。杀人之众,以哀悲泣之,战胜以丧礼处之。

仁政重于武力

犹有晋在,焉得定功”,何况晋国还没有完全失败啊!这次战争,晋国虽然吃了败仗,但我们并不是推行仁政,无法以德服人,因而也不能使其心服,这怎么算是很大的事功呢?“所违民欲犹多,民何安焉”,战争打下来,违反了老百姓的生活希望,使老百姓痛苦的事还很多,不能使他们安居乐业,这又有什么光荣可言!“无德而强争诸侯,何以和众”,我们的国家没有推行仁政,只是在各国之间以武力相争,更不能使天下人真正崇拜与信服,大家又何以能和睦相处呢?

利人之机,而安人之乱,以为己荣,何以丰财”,我们这一次作战,是利用敌人的缺点才打胜仗的,又怎能忍心看到他们国家动乱,而认为是自己的光荣呢?!有这样的心态,又怎么去做复兴经济的建设?!

武有七德,我无一焉,何以示子孙”,军事思想上的七种德行,我一样都没有,真是丢脸得很,又拿什么垂示后代子孙呢?!“其为先君宫,告成事而已”,我只是想建筑我楚国祖宗的祠堂,举行一个祭礼,向祖宗报告这次军事作战已经完成;并且说明我这个子孙,虽为一国之君,并没有推行仁政,只靠武功而霸天下,不算高明。“武非吾功也”,这次军事的胜利,我不敢居功,也算不得是我的功劳。

古明王伐不敬,取其鲸鲵而封之,以为大戮,于是乎有京观,以惩霪慝。”古时候明王圣主,也用兵打仗,那只是教化那些犯了不敬之罪的国家,教化了以后,什么东西都不要,“取其鲸鲵而封之”,只拿他国家有代表性的东西封存起来。“鲸鲵”是很大的鱼骨头,上古的人认为是宝贝,作为传国之宝。拿现代来讲,是一个国家标志性的东西。

这就是我们上古的文化,只是惩罚那些不遵教化的国家,决不想侵占人家的土地,也不想占有人家的经济资源。“以为大戮”,这样就是很大的惩罚了。于是后来才建筑了京观——起一个纪念馆,象征很高明道德的教化,以示处罚那些不遵教化不守道德的罪恶行为,而垂诫后世。

今众无所,而民皆尽忠,以死君命,又何以为京观乎?”从这个地方,我们看得出楚庄王真了不起,他来到战场上一看,战死的敌人都是晋国老太爷老太太辛苦养大的孩子,他们有什么罪呢?他们是为自己的国家效命,为自己的国家尽忠而死的。他的国家虽然打败了,可是他个人却是尽忠报国的。这些人死去的灵魂也值得我们尊重,因为他是接受国家的命令,“以死君命”的。若再把他的尸体封存起来,建造一座伟大的京观,作为自己光荣的纪念,这是很不应该的。

祀于河,作先君宫,告成事而还”,因此,他没有采纳他的“高级干部”潘党的建议,只在黄河的南岸,设奠吊祭两国阵亡将士。在城里,只建一座祀告祖宗的祠堂,向自己的祖先祷告,誓为楚国的光荣传统发扬光大而努力,不会为祖先丢人,并班师回国。

大家都知道孔子著《春秋》,这是历史哲学一个说明善恶行为标准的著作,留给我们后世子孙为榜样。我们文化思想的宝藏,都在“四书五经”之中。现我们把《左传》中这篇战争哲学、军事哲学的一个史实,用来注解《老子》,是非常恰当的。当然,还有许多历史的事迹和历代明王圣主的嘉言懿行,无法在这里一一列举引述。

前面是说“道之用”,说明道用之于军事、政治方面的大道理。下面第三十二章,讲到道的修养功夫。


分类:南怀瑾 书名:老子他说 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