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唯识与中观》第03章


……搞清楚了?[断录]所以前五识的转,随第八阿赖耶识的功能一起转。这个道理,所以你们年轻啊,听了一点点……年轻的同学们提了问题,你们在日记上提,我说我懒得答了,越是年轻、程度不够,问题越多。其实啊,给老人家看,这不是问题。像大人提的问题,像我们(就)很愿意答了,(因为)问题打到中心来了,好办。不是说你们问题不对;太多太罗嗦!等于一个幼稚园的学生向一个研究所的老教授提的问题,你说怎么办呢?只好摸摸他的头说:孩子啊,你乖,先吃糖,明天告诉你啊!只好如此嘛!(要不)怎么办呢?不然我一个礼拜看那么多日记、批那么多日记,哎呀你们有些问题,好几个卡片、好几个条子夹在里头,让我坐下来写文章答复你,我要写一个礼拜了,不是要了我的老命了!

所以你们年轻同学多注意多看看就懂了。

现在我们简单答复我们年纪高一点的道友们的好几个重要问题。有一位道友提出来:所谓现量,是不是相当于现代心理学所称的直觉、直觉的境界?不是的!不是的!现量境——我们常常看到,现在有许多人把西方哲学里的心的“直觉”这个名称,解释禅宗的第一步——开悟,认为悟道那个就是哲学家柏格森所说的直觉,这是错误的。

那么同样的,现量境,条子上写的这个问题:所谓现量——我们现在讲因明、讲逻辑了——是不是相当于心理学所称的直觉?我们先讨论这个提出来的问题本身。所以你们学了佛要懂得因明,思辨是非常细腻的。现在我们要晓得,讲哪一种现量?需要下个范围。我们要改这个题,这个条子上的问题:“所谓意识现量是不是相当于心理学所称的直觉?”那么答复还简单。假设照原来写的条子所讲:“所谓现量是不是相当于心理学所称的直觉?”这个问题大了。刚才讲过,扩大来说,山河大地一切皆是第八阿赖耶识的现量。那么,不是心理学所讲的直觉了。这个懂了吧?就等于已经答复了。

那么为什么——我补充一下,所以叫你们注意华严经。——为什么说山河大地等等宇宙万有都是第八阿赖耶识所起的现量、是它的性境呢?好,我告诉你们。你们光看唯识学、《成唯识论》或者看一些……那,你死了!充其量你到了熊十力、欧阳竟无先生这个境界。当然杨仁山先生不走这个路子,他最后还是归之于净土,他修持得很高明;那你们完了!所以唯识宗第一本大经《华严经》,我提出《华严经》你们大概就可以懂了,悟进这个道理,不是禅宗的开悟,道理上悟。《华严经》重要的话,很多重要的:“一切皆从法界流”,一切皆从法界流出来,法界代表自性——自性真如——阿赖耶识的清净面(庵摩罗识)。“一切皆从法界流,(师嘱板书的同学要写得正楷一点。)一切还归于法界”,你就懂了,不用再说了。所以呀,光研究唯识论,你看唯识学家,都抛开了华严境界。啊,华严境界你都懂了。

那么现在我们回转来,这个条子所提的:大的现量——一切皆从(法界流)——宇宙万有都是自性的流露、天然的流露,可以加个名称——“如来”真性的流露。是凡夫自性的共业,如来真性的流露。好,这两句话要命了!现在我做的文章,[断录]半天了。这就是要命。所以我不敢用古文写,我这样顺便就讲出来了,用现代话一大堆。我们有些学理高深的道友们已经懂了我这两句话了。

所以啊,直觉、心理上的直觉,是第六意识的境界。第六意识的什么境界呢?你们注意唯识学,你翻开《瑜伽师地论》前五识里就有:率(suo3)尔心。率,现在念“率(shuai4)”。这个字是破音字,有好几个读音。兜率(suo3)天,有人念兜率(lv4)天,不是兜率(lv4)天,兜率(suo3)天;汇率(lv4)。这个字好几个读音,破音字。

率尔心,第六意识率尔心,有种的突然而来——这个直觉。乃至一般心理学所讲的第六感、灵感,都属于第六意识范围,同第八阿赖耶识的影子都没有,不相干。所以啊,柏格森所谓的直觉,这是第六意识,依唯识里头的率尔心而已,这个是直觉。那么你说它属不属于现量呢?当率尔心起的一刹那,不加分别的时候,它也是意识的现量;加分别了,不是现量,那叫分别心了,那叫分别了,意识的分别、分别境界。所以讲这个唯识啊,它的逻辑的范围严格得很!要懂了唯识,你的修行的路子不会错了,你就有资格去学密宗,有资格去学禅宗了。

直觉是率尔心的一种。啊,这个问题答复了。还有更好的问题,精彩的都在后面。

还有,有人提的问题:假设从第八阿赖耶识——就是有一个名词叫“种子识”——的相分来看,当然就有所谓现量、比量、非量、圣教量等等的名称,相分——就是现象来讲。如果从证分——就是悟道了,证了道,最后一著,这个用禅宗的话,从证分的最后一著来看,就是彻悟了、悟了道了,那么无所谓现量、比量、非量、圣教量。那么,他的问题说,“此种理解”,他说我的这种见解——是否是恰当的?要我答复,“祈示”,很客气呀!祈祷的祈,告示的示。那么很谦虚的讲。

你所问的问题的习气、你的问题的习气、问题本身用的习惯,(是)禅宗的问法的习惯——“最后一着”了不可得,那(么)一切“言语道断,心行处灭。”什么八识!十六识都不管。——这是禅宗的、叫做“笼统真如,颟顸佛性”,拿学教理来讲。所以学禅宗的人就容易犯这个毛病,“笼统真如,颟顸佛性”,学密宗的大手印的人也有这个毛病,学密宗大手印方面也有这个毛病。这个道理,也就是佛教说:通宗不通教,开口便乱道;通教不通宗,好比独眼龙。所以教也通、宗也通,这就叫禅悟。

(师指点板书)颟顸,闽南语有哦,广东话也有哦,这个小孩子乱搞就是颟顸,闽南语台湾话还有保持,所以呀,你要晓得,研究禅宗的语录、研究诗、研究词,要通广东话,要通闽南语,就对了。

所以你这个问题本身是这样,“相分”来讲。实际上我们用正思维,当我们证得大彻大悟就证得菩提,证得菩提,大智慧的成就;大智慧成就了,一念之间,具备万法。那么这个各种相,果然说证到了自己自性的时候,相分依然,能变所变,同时具在。所以当他要发表(演)讲的时候,一样可以讲相分,而他当时的境界里头一样也有相分,何必说相分没有呢?懂了没有?这个道理就是如此。再拿禅宗道理明白告诉你:一念之间具备八万四千法门,难道相分不在八万四千法门以内吗?!懂了没有?好,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比较借重一个事实,说第八阿赖耶识我们生命带来的种子识里头,各种量的呈现、显现并不一定要在现在这一生,整个……这个文字我不讲了,照你这个文字写的,恐怕讲出来别人也不懂,因为你这个逻辑文字……你的意思就是说:我们生命带来的有种子——前生带来的种性;学唯识要知道啊,我们的种性,比如说天才儿童,为什么不是他父母遗传?父母遗传是四个因素里头的一个因素,他本身带来、阿赖耶识前生带来的种性特别偏向于某一点的,那么这个种子发生现行。我们这一生所作的行为——现行,变成来生的种子,所以啊,种子起现行,现行生种子。所以三世因果就建立在这个地方。我们“若问前生事,这一生受者是”,这一生的感受;若问来生事呢?问来生会变人、变狗呢?还是变猫、变老鼠呢?还是升天呢?还是成佛呢?“今生作者是”你这一生的行为。这个就是种子识的道理。

因为这位问的先生也是教授,他晓得这个道理。种子识的现量,我们带来这一生的生命,不要这一生的现行有了经验,它的种子识也会呈现。他提出一个事实——也是每一个人啊,个个都有经验,个个不敢说。你要知道,研究佛法要破了一切的虚幻的层面,敢说出来。——他譬如青年的时候,男女都有哦,没有男女讲恋爱的经验,也没有犯过性、犯戒的经验,不要说没有男女两个性关系;也没有犯过手淫,也没有遗精。他说,可是当第一次犯遗精做梦的时候,要梦遗,梦到有对象的,有女性的。而这一个女性啊,并不认识,那么而且这个时候,并没有后来真正的性的行为,好像一接触一看见了,就有遗精的行为来了,这是第一次的遗精。而且平常在梦中这个女的经常出现,究竟看清楚了没有?没有看清楚。比如有一个同学告诉我说:奇怪了!老师,我始终梦中遗精,又不是我的爱人、又不是我的太太,梦得就奇怪,始终是一个穿黄衣服的女的,这个穿黄衣服的女的只要一看见,我就非遗精了不可了。他说也没有动欲念啊!(类似的问题)男性女性(都有)。

还有人梦想第一次性的行为的经验,在梦里头大家有。这就是金圣叹批评的,这种事啊,人人都有,个个不肯说,表面上假装起来都是道德。如果研究佛法,这个地方就值得研究了。所以人学佛不能伪装,这就是妄语,伪装“我没有!我没有!”,已经打了(妄语),自己犯了(妄语),心理犯了妄语,对自己犯了妄语,照菩萨戒(来讲)。不一定给别人知道,你心里却知道是假的,叫盖覆。在自己的心理上下意识的缺点拼命遮住,这个属于盖覆。盖覆的道理:就是犯的错误自己遮起来、就把它盖起来、掩饰起来,这是犯戒的。比如我们讲这种心理行为大家有。

还有,譬如很多人,假设我在外国我就做了,在外国我就发表;在中国我就不好意思,我也有点盖覆了。为什么呢?譬如许多人,梦中的性经验的对象,就同弗洛伊德所讲性心理学,牵涉到弗洛伊德也了解到意识的关系啊,但是他不懂第七识、第八识。但是弗洛伊德性心理学,在唯识学中有一部分、很小一部分道理他是对的,并没有错。可是他自己没有进一步啊,所以弗洛伊德最后自己也发疯了、神经了。他解决不了问题了。如果到东方来,一学佛,他就可以得救了。

许多人梦遗的对象,梦中性交的对象是父母,差不多这种成分,如果做调查的话占了十分之六以上。我所讲的,可以说我负责告诉你,经过调查的。因为许多同学碰到了这些问题,他跟我俩谈得很坦白。那么我就告诉他从哪个地方下手,修行,把自己这个根本习气才能够转过来。但是这不是习气的问题,这是前生种子问题。所以这一位先生、道友问的,他说这个经验,是不是我梦中第一次那个异性的对象,是我前生的业果的因缘种性,在种子里?不错!是这样。这就是阿赖耶识业果的种子。

所以佛经上说:“纵使经百劫”,一个人纵使经过一百劫,我们做了的行为、做了的事,“纵使经百劫”,第二句你还记得吧?“业果终不失”吧?是不是这样?这是戒律上的一个偈子。“因缘会遇时”,第三句;“果报还自受”。所以一切起心动念一个行为,修行人之重要。纵使经过了一百劫呀,“纵使经百劫,业果终不失”,始终没有丢掉的。丢不开。你说我证得空了,你以为把业也空了?果报不空啊。“纵使经百劫,业果终不失,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所以有时候你遭遇的因缘,假设你上街,到街上过、到马路在巷子里过,人家楼上一个洗马桶的水,咚,一倒,好,你淋了一身!你说这是什么因缘呢?是不是?为什么刚刚淋到你呢?“纵使经百劫,业果终不失,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所以有时候,像一个同学告诉我,为什么我梦中碰到梦遗了的那个异性的对象总是穿一件黄的衣服?我说我告诉你,那个面孔你想看仔细,一定看不仔细。他说:“对了,老师你怎么知道?我在梦中的时候老师你是不是在神通看到我做梦啊?”呵呵,就是这个道理。

但是也有人很清明地,梦中这个对象就是看得很清楚,乃至可以跟你俩说话,乃至把你害得病。那么你迷信啊,以为狐狸精了什么——你多生累劫以前,你以淫欲的事情害过人家死掉的,现在“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照样照受不误。所以梦中的因缘很多都是前生现生种子的。[此时引磬已响过两分多钟]这个糟糕了!只答复了两个,还有很精彩的问题,还有没有答复完的。这样一来,唯识不能……先答复问题了。先休息一下再说。

有道友提出来说,一个问题:“不思善、不思恶,于么时,”这三句话就是《六祖坛经》上六祖接引惠明的时候,六祖叫惠明不思善、不思恶,“于么时”,“于么”就是唐代的术语,客家话里头好像有这一句。这个还保存。闽南话有没有相(似的话?)……这个时候——“于么”这一句话,中原、湖北人还有这句话——“么子”,你来做什么?有什么事啊?么子,就是“于么”的么子。“于么时”,这个时候,“那(哪)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这个“那(哪)个”是问号。后来有许多人讲禅学的,把“于么时”、正是这个时候,不思善,“那个”——变成肯定语了,他说这个就是本性,完全错了,这个禅学这样讲很危险了!

现在这位道友提得很明白,就对了,他说:不思善、不思恶,于么时——这个时候是哪一种“量”?是哪一种“境”?是现量呢?还是比量呢?还是非量呢?是性境呢?还是独影境、带质境呢?“不思善、不思恶”是“无记性”呢?还是叫做“无念”呢?这个问题,所以讲,我告诉我们这个学员部、研究部的同学们,你注意,像提出的这种问题,我答复起来就比较起劲一点了,提的问题也简明、扼要、明了,(这)就要懂得逻辑了。罗罗嗦嗦、写一大堆王大娘的裹脚布,我懒得开水龙管来洗了,裹脚布洗了半天,不知道。

不思善、不思恶,这个时候,你要晓得,如果有一般人认为这是得道的境界,刚才首先提过,是错误的。“不思善、不思恶”,你所问的问题的本身都有,怎么样都有呢?当我们不思善不思恶,你就要看自己;有时愣住了,也没有想好的、也没有想坏的,这是属于“无记性”。

那么无记性你说是哪一种“量”呢?这就很难讲。怎么很难讲呢?这个拿“三量”来讲,意识境界——不思善不思恶是意识停止作用一下,暂时——不是“停止作用”,这个话有语病,讲唯识讲因明就不可以乱下一个名词了。不思善不思恶,意识——暂时,用三个字,唯识的:“流注住”。这个留住一样、停留。流水的“流”、注意那个“注”,停住在那里。我们意识之流之流注,像一股流水在流。不思善不思恶,并没有两头切断,不是“三际托空”,这个时候啊,愣住了的境界是“无记性”。那么“无记”当然不是意识清明的现量。如果说这是意识糊涂的现量啊,这个“现量”可以用。但是“现量”几乎限制在清明。那么它是属于非意识的现量。那么这个时候,不思善不思恶,无记性不是无念,正是有念,这个“念”是什么?念在无记。

所以啊,我们宋朝以前,有禅宗的大师到西藏来传禅宗的佛法。说禅宗以什么为宗?无念为宗。把六祖的无念拿到了一半。《六祖坛经》自己有解释,六祖把这个名词分开了,“无”是无妄想、没有一切妄想,“念”是念真如。这个叫无念。《六祖坛经》自己有解释。那么一般人把无念当成什么都不想,不思善不思恶,那很糟!那是无记性。无记性当然不是“性境”。(也)可以说是性境,什么性境?糊涂的性境,就是糊涂性境,它不能算是“独影”,它也不能算是“带质”。

所以啊,这个无念要注意,所以学佛、一般人的学佛,尤其大家学佛,以为打坐学佛,到达了无念什么都不知道是入定,很糟糕的!你们许多打坐学外道也好、学佛也好、学密宗也好、学显教也好,认为什么都不知道,目的也想达到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没有感觉、没有知觉,以为(是)入定……你恰恰到了“无念境”,无念境无记性。你这样修持来生的果报走入畜生道,资格最高的是变猪。变成动物,吃饱了,头脑没得思想。

不要说这个,我可以告诉你(我)本身的经验。我曾经修过无念定,修了半年以后,我所有的文字忘记了,拿起笔来不会写字,一个字也写不出来。我马上可以做到。统统丢光了。马上自己警觉到这不是(道)。所以宗喀巴大师也晓得,所以西藏人大批驳汉人没有佛法、没有(真正的佛法,)真正的佛法就在西藏,就是这样来的。这个无念怎么是佛法呢?无念是无记性、大昏沉。所以它是这个道理。

那么六祖接引惠明禅师呢?看《六祖坛经》你要注意哦,他是一个教育的方法。他(惠明禅师)不是赶六祖吗?从那个山岭上大庾岭,江西朋友有好几位,蔡生就是江西人,大庾岭他晓得的,大庾岭头翻过去就是广东了,广东境界了。爬上那个大庾岭(气喘嘘嘘的),这样赶上去呢,那么六祖没有办法了,已经赶到人,都看到啦。六祖所以把衣钵一丢,扔在那个石头上,人就躲到草里头了。那个惠明法师军人出身,是个将军,(实际上什么军人出身呢?唐代好几个军人出身的。)那么他出家了以后——他武功很高,所以他就赶到了,那么,很多的师兄弟还没有到。结果一看到衣钵啊,他一边喘气一边赶紧抢这个衣钵,衣钵拿不动了。这个里头就是问题了,一件衣服一个饭碗,他当过军人,武功也很高,大庾岭爬得那么快上来,一个衣服都拿不动了。难道手麻痹了?怎么样都拿不起来,他就叫了,叫六祖,说:能上座呀,我不是为衣钵来的啊!我不是抢衣钵、不是为传位来的呀!我是为求法来的啊!六祖才钻出来,“是真的呀?”“真的!”那么他要传法。那么你想在那个气喘嘘嘘的,那个一身汗流,六祖趁这个时候,六祖的禅宗的教育方法来了!

人到疲劳劳累到极点,这个杂念妄念自然少了。所以文人不运动,那个思想永远停不了,脑子越来越灵光,身体越来越差劲,一个个有病,眼睛的近视越来度数越高,那就是缺乏运动了。他那个运动之下,那个上来,然后叫他,——

“唔,这个时候,你好好站着!”没有叫他打坐哦。想象(中),当然(应该)是站着,你看那个书上记载。“不思善不思恶”,你什么都不要想。一个那么讲,一个就听他的样子了,就站在那里什么也不想,那么六祖讲:“于么时,”这个时候,问他了:“那(哪)个是你的本来面目?”这个“那(哪)个”是问号,提起来的参究、思维,(善恶)也不想,什么都不想,不想的时候,哪个是你的本来面目?虽然不思善不思恶,你知道自己不思的灵知之性还在撒!所以这个时候——啊!悟道了。

不是说“不思善不思恶”就是禅哪!大错而且特错啊!那个是猪禅。拿闽南话叫“嘀唝禅”,那还叫禅啊?!。

所以啊,不思善不思恶,再进一步说,真达到无念境界,不是不思善不思恶。所谓禅宗的语录上经常:“善恶路头相次绝”,这就对了。很多祖师讲,“相次绝”。言语道断,心行处灭。“路头”,两条路,两头的路。相对的,相次的。绝,那么当中(中)间的空灵、自性灵明现出来了。所以要注意哦!

所谓不思善不思恶,唯识教了你,研究《成唯识论》的(知道),无想定就可以做到这样。无想定不是正定,外道定,没有悟道的,所以无念无想,特别注意。所以你看,通宗不通教很严重。佛法教你三十七菩提道品,(从)四念处开始。四念处,“念”是中国的翻译,所以念佛也是念。这个念实际上代表了什么?你研究了唯识,念就是代表了心量,整个的心量的统称,心的量。这个叫做念。第一条我想答到这里差不多了,你们大概了解了。

第二条,(师指字条:以后啊,这个原子笔要鲜明一点哦!这个老眼昏花,太淡了,尤其不带眼镜的,看起来……)第二个问题:“真带质境”与“性境”,怎么样分别、区分?

好,“真带质境”与“性境”,这两个唯识学的名词,都是拿前五识、第六识、第七识撇开,对于第八阿赖耶识来讲的。第八阿赖耶识“真带质”。

所谓带质,有两种:真带质、假带质。

假带质上次给大家讲过。譬如我们黑夜走路,看到茶几当成狗,看到树影当成鬼,这是假带质。什么鬼影幢幢……没有鬼影幢幢。你学了唯识学以后你不会怕鬼了,什么鬼影幢幢?深山隘路里头没有什么鬼影,也没有什么鬼声。众生的生命到了夜里出来活动的生命比我们人类不晓得多几千倍,昆虫细菌很多都喜欢夜里那个黑光的。所以我们看到那些影子啊,都是那些东西;那么加上我们意识,“哎哟,有鬼!”它变成鬼了。没有鬼,是你意识境界变成鬼了,这是假带质。

真带质可以说这个山河大地、我们这个肉体是第八阿赖耶识种子变来的,业报变来的,这个就是真带质;带这个肉体过来,业报变出来。所以真带质啊,是第八阿赖耶识的性境。所以带质,带第八阿赖耶识的本质来的,不是完全是带物质的解释哦,千万不要用“带到物质来的”这个解释、这个文字哦!带第八阿赖耶识的本质来的,叫真带质。那么你可以解释,我们物质世界、物理世界乃至这个肉体也是第八阿赖耶识业力种子变现的,所以它也可以说是带物质来的。这样加注解可以,不加注解这就在因明上逻辑上不许可,含糊了,这个注意啊。

那么真带质与性境(有)什么区分呢?性境,等于说,——我们借用一个名词,借用啊,这个名词不对的——“直觉”的呈现,这个是性境。这个性境就是“能”变的本性,能变这个功能变出来的,是性境。真带质啊,是“所”变出来的,带阿赖耶识本质的道理。

“能”、“所”的差别,搞清楚了吧?不晓得我讲得清楚了没有。我这个嘴巴很笨,辩才有碍,呵,所以表达不高明。你听不听得懂不是你们的错,是我讲得不好。不过你们也要努力一点,努力一点、慧力高一点,我讲得不好你也会懂了,慧力差一点就很难懂。

第三个问题:观中——在观想的时候,所现的境界,这一生从来也没有经过过的,有时候啊,呈现了,这是现量还是非量?是性境还是独影意识境呢?

观想境界,你正在打坐,如果你不带观想,打坐里头看到什么东西,这个两种,现在我给你们讲证成道理了,不是观待道理了。照唯识的道理,我们晓得定中所呈现的境界是独影境。因为独影境三种情况之下出现:心理错乱、神经病的时候出现;梦中出现;定中出现。这个是独影境,不是性境。从来没有经验过的境界,没有见过的人,在打坐的时候出现,这是什么呢?——阿赖耶识的种子的爆发。也可以说,这个里头有差别,我刚才限制是在定中,不是在观想中。定中所呈现的境界,打坐里头的境界,等于梦中的境界差不多同一道理,你从来没有经验过的出现了,这个人看过了。

譬如我告诉(你们)我的经验,像我年轻的时候,我没有见过的人,我没有经过的地方,我早就经过了,因为梦中我都看过了。所以我十几岁出门,坐车坐到前面,哎,我说那个地方(要)转弯了,转弯了就有一条桥,因为我梦中来过。所以我到了峨眉山去闭关,那个庙子还没有到,等于这个庙子还在排达那边,我已经到这里了,山上爬上,一看到一个小土地庙,嘿,我说我知道了,前面是什么、什么、什么……到了庙子给当家的讲,我说这一边你们左边是个山坡,那一边下去是悬崖,还有条小路。那个当家说,你怎么知道?我说你不管,有没有条小路?他说你怎么知道?!我说师父你不管嘛,你告诉我有没有这条路?他说这条路我们封锁了一百多年了,从来没有……是停掉的,木栏杆钉掉的,你怎么知道?我说,哦是这样啊,那我是幻想出来的嘛!我故意跟他讲。——我梦中来过。

所以后来我叫他把木栏杆打开了,那条路我还自己下去走走,走到某一个山峰,我常常躺在那里玩,那很舒服。一条小路下去,两边都是悬崖,路是这样子的,掉下去没有命。可是脚踏在那个路上啊,那是舒服啊!走在沙发的床上面一样。几百年来那个树叶子、草烂了的,烂下来,就是沙发棉花,嘿,一脚踏下,软的、香的,路上是香的。很多的花香都埋在里头。然后过了这条路有个山峰的顶,下面尖的、上面有个莲花一样,人坐在上面、躺在上面,哎呀!大概天人看得见我啊,鬼是看不见我。那舒服得很!脱掉晒太阳,我把自己脱得光光的,那个时候什么都不怕,四顾无人,除了空中的飞鸟,或者天人从上面过才看得见。

比方,像这种境界——阿赖耶识种子的呈现。

由这个题目连带讲到“梦”。梦分五种,一种是“病梦”,生病所做的梦。譬如说,我们梦到给鬼压到了,给人赶了,后来跑不动了——肠胃不好,或者有风湿、关节发炎,就会发生这个梦。譬如身上水多了、水大肿了,觉得涨大水;某个地方发炎,觉得起火了;这个是病梦。一种是“想梦”,“日有所思”,白天想多了,“夜有所梦”,两种作用。一种是“思梦”(忆梦),这个思梦啊,你觉得没有想,对某一件事情你爱好得太厉害,比方说想钱,表面上不要钱,心里非常想钱,呈现钱财的梦。还有一种呢,“曾更梦”,你看每一个人几乎做的梦,你所看的东西、所经历过的东西,没有一样你不知道的,都知道,你第六意识都有的。你总没有梦见一个东西,头是长在脚上的、手是长在头顶上的,你们看到过没有?那个名字叫“憨不楞登”,你知道你这个梦绝对没有做过!因为你这个意识里头没有这个东西嘛!所以梦多半都是“曾更”——经验来的,离不开意识的经验。

但是不然,有一种是阿赖耶识种子爆发的——“引起梦”。就像我年轻时候的经验。未来的事情、未来的人还没有见过,哎,看到这个人,我心里晓得了——哦!这个人见过的。哪里见过的?一边跟他谈话一边在想,“哦!梦中见过。”所以这个人好与坏,对我怎么样我都晓得了,那么这个是引起梦。就是说,我们本性里头能知过去、能知未来的作用,这个本性的功能,阿赖耶识种子功能包括过去、现在、未来。所以呀,定中的境界有许多是这个东西来的。

但是你注意哦,有许多定中的境界——刚才讲了,梦你就懂了——有时候境界的呈现,不是阿赖耶识种子,也不是独影意识,是你生理上的刺激变化来的,有病,同第六意识、独影意识上反映出来的,两个东西配合。譬如在定中眼睛容易看到东西,是你气脉通过这一部分(师比划指点),学过生理的都知道;我们这里有几位大医生博士呀,是西医,蔡登仁,蔡博士,大医生,是我请他来上课的。气脉通过了这一[断录]梦中,梦境界,梦中独影意识作用。所以梦,为什么变成梦?那是另外一个逻辑。(以后)再说,也是个问题啊!梦分好多种。那是独影意识的作用,这个梦,独影意识在梦中呈现。

还有呢,神经病、精神病的人,他说看到东西啊,看到什么、听到……真的!不是假的,他的独影意识起作用。他的明了意识、分别意识坏了。好的思想意识不坚强了,被独影意识所支配。所以独影意识就看到,“哎,有一个人跟我讲话”——真的!他的真的。所以我常说,到神经病院看病人,很多病人,你去看,现在到台大,哎哟好多呀,一进去都关着,我站在那里以后,我马上感觉到,究竟我是神经还是他是神经?搞不清了。因为那么多的神经看我这样一个人:这家伙是神经!实在不正常——一个逻辑上讲。在我们认为他是神经,很难分辨。你要懂得这个道理。本来世界上谁是神经谁不是神经,是很难讲!

独影意识两个地方(出现),梦中出现;第三种,入定的时候出现。嘿,所以你们有时候打坐说看到什么,“哦!天眼通天耳通”——通你的鬼呀!那是通的弟弟、神通弟弟,叫神经。实际上(是)那个独影意识出现。

但是那个独影意识你说有没有灵感作用?那又是一个问题了。真正学佛,问的范围要搞清楚。我并没有告诉你独影意识是不对的,对与不对我没有下结论,懂了吧?学唯识要处处用逻辑哦!而且你不能够把我的话也不能随便下一个结论。你们常常听了别人的话、看了佛经听了我的话,常常我经常(生)气、你们同学们(常乱讲:)“哎老师这么说的!”我说我几时说过啊?!我讲一句话,你们自己去下注解,然后认为就是我说的,结果倒霉的是我!传错了就说南老师那么说,我说我没那么说。你没有通逻辑头脑,听不清楚。所以我常常说有些同学问我问题,当我很难答复你,不愿意同意你,又不愿意跟你面子过不去的时候,我就说:好嘛好嘛,再说再说。有很多同学回去,老师说好嘛好嘛,已经答应了。我几时说答应?后面还有个再说再说哎!再说,不是说(同意你)——你现在不要给我讲,慢慢来啦!“好嘛好嘛”是客气话哦,不是说“对了对了、可以可以”呀!这就是逻辑头脑问题。

那么,独影意思懂了,独影境,啊。

还有个叫“带质境”。带质境分两种,有“真带质”与“假带质”。真带质是什么呢?

依第八阿赖耶识,整个的山河大地、我们这个身体、宇宙万有的——真带质。

什么是真带质?我们这个生命怎么来的?因为依业的果报,业力所生,带了我们四大这个身体。这是真带质。

所以你说我这个身体生来怎么这么多病?我的脑筋怎么那么笨?你既然学佛,你要追究三世因果,你前生不肯去用心、不肯去参究。或者现在迟钝一点,慢慢开发了就懂了嘛!这是带质来的。所以每个业果不同,所带的四大的质就不同。

第八阿赖耶识山河大地,像我们众生的共业,这个世界——我们的阿赖耶识的共业所形成的,是我们的真带质。西方极乐世界是阿弥陀佛的同等愿力、同等修持的造成了西方极乐世界。药师如来的世界是药师佛的那一种同等愿力、同等的修行、愿所造成的那个共业的世界。这些就是真带质。

真带质,阿赖耶识作用、种子,种子造成了那个现行,种子造现行。

要注意哦!这个名词:种子造这个现行,现在的现象、这个行为。所以我们人生的过程,一切的遭遇,那么种子变成现行这个业报。现在这一生的作为,带给来生的现行跟未来的种子。所以种子变现行,现行变种子。

还有个假带质是个什么意识境界呢?唯识上讲——意识境界。譬如我们走夜路,或在黑暗的地方,如果我们摆一个扩音器在这里,假设进来是黑的,突然我们门一开进来,一进来,不知道这个地方的环境,一看不得了!那个台子上有个菩萨的手有个魔鬼的手,唉哟抓我!——这是幻境,就是说,独影境、非量的境界就出来了。这种独影、非量的境界、这种非量的境界出来了——假带质来的。把茶几看成老虎。

就是我也经常讲我有个亲身经历的故事。我以前(民国)三十九年在基隆住,有一天夜里——那个时候建筑都不是这样,有两个热水瓶摆在那儿。我一个小老弟给我当会计主任的,跟着我,两个床睡觉。那个时候的床是随便一个木床竹床,都摇动的——睡到半夜,我正在打坐完了躺下去睡,——哎?我怎么听到他的床“嘎嘎嘎……”很有规律的“哒哒哒……”我听一下,干什么呢?我越听越不对,我就叫他,“喂!某人!”灯都关了,黑的。我听他牙齿都在战抖,我想不得了了!不要得了什么急病吧?我拼命叫某人某人,他说:“哦!哦!”我问什么事?他说“有鬼啊!有鬼啊!”我问鬼在那里呀?压到你了?“没有啊,你看,鬼在叫啊!”我说在哪里呀?我一听,哦,是有个鬼叫,“嘘嘘嘘……咝咝咝……”,是很吓人。我听了半天——我平生有个愿望,我说有鬼你就要给我看看哪!我想这下好,有机会看到了!听了半天——鬼在哪个方向?格老子非把他抓住不可!后来啊,我终于听晓得了这个鬼在哪里,我“啪嗒”一下把灯打开,我说:我来,抓到鬼了,给你看!灯一开,他还在抖啊。我说好了,灯已经亮了,你睁开眼睛看看!哦,一张被都湿了。我说鬼被我抓到了,不要怕。鬼在哪里呀?在这!热水瓶没有盖紧,水烧开了,那个“嘘嘘嘘……咝咝咝……”就把他吓得啊!……

我说鬼在这儿,你听,这不是鬼吗?他说:“啊!是这样的啊!”我说还是那样的啊!我说你这个年轻人一点出息都没有!现在让鬼不要叫!把热水瓶一塞好了嘛!这种情形叫假带质,懂了吧?

有一个东西,比如我们有时候做梦,突然梦到一个人;或者一个东西掉到地上,你梦到打一个雷——这就叫假带质。

(那么,)按过去的讲唯识的先生们讲,梦是独影境,不能说是带质境。过去有一次我讲这个道理,有一位学佛的老居士就偷偷来跟我讲:“哎,先生啊!你那个恐怕有问题吧?”我说怎么呢?“根据唯识道理,这个这个……梦境只能说是独影境啊,不能说是带质境啊,你讲梦境也是带质境恐怕你讲错了吧?”我当场不好意思,他好像给我留面子,我说“是是是!”,因为他是老前辈嘛,我说“谢谢谢谢!”但是我也只讲是是,我也没有答复他我错、你错。因为老前辈了、几十岁了,跑来跟我讲。讲的有道理,一般唯识就是那么呆板,他没有参通,就是整个的《瑜伽师地论》没有研究完,通不了。

梦境,大部分梦是独影境,有些梦是带质境,不一定。所以有时候做梦眼睛动啊,那时眼神经、眼识、眼根已经有一点醒了,滴溜溜在转;那个转、眼睛没有完全张开,但是眼睛开了一点缝,已经看到某一个东西有一点影子,那么,配合意识的独影境形成梦,是其一。第二有些病,比如说人生有一种病:夜游症、梦游症,梦游症的人夜里睡着了他还会起来做事。乃至梦游症严重的还会起来开车子的,自己可以把汽车打开,还到外面兜风一圈,回来以后车子停在车库,然后关门睡觉,第二天早上他自己不知道,这种属于梦游症。梦游症的人更是属于带质境的非量境界,因为它不是比量,(是)非量境界,带质境,可它也是独影境,有些是属于独影境。因为他在梦中有个幻想,另外一个幻想。

可为什么一醒来就忘了呢?所以要晓得,每一个人,没有人没有梦,人人都有梦,因为几乎你醒起来以后你已经忘记了。所以修行修得好的,醒梦一如,那不是带质境也不是独影境,第六意识现量境永远清明、明了。那么自己在梦中能够作主,作主的成分看有多少,这个里头有差别了。这所谓三境。现在了解了玄奘法师《八识规矩颂》前五识是性境。

那么我们严重来讲,前五识也是阿赖耶识共业所形成的独影境啊!现在我说我的唯识。要证实弥勒菩萨唯识、弥勒菩萨传的要他自己作证明去。何以故呢?娑婆世界的形成的现象同他方世界、每个星球不同,共业不同;每个独影构成业力不同,带质不同。拿阿赖耶识讲、拿阿赖耶识说来的道理。

所以啊,我们要把,唯识因为共业所生或者是所生的别业与共业不同,带质不同;别业的不同,独影同带质不同,那是意识的业力的结果。阿赖耶识种子所形成的共业,这个带质境、独影境不同,所以形成各个世界的业报不同,现状不同。这个是我们特别要了解、要注意的。

所以三境、三量。现在我们再看第一句,前五识属于性境,不属于带质境,也不属于独影境,严格的分别啊!所以因此,我们上座打坐的人不管你修哪一宗派,神智(身子?)一定,意识只要不加分别,你本来就清净嘛,又何必另外去求个清净呢?性境现前了嘛!这懂了吧?

那么你自己在这个前五识、前五根摆好的时候,偏要自己求一个清净境界——你第六意识破坏了前面的性境的清净了。所以,般若告诉你“不增不减”。一般人用功啊,不是走“增”的路线,就是走“减”的路线。“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懂。性境现前,你为什么不知呢?——(因为)你理不通。

所以前五识是性境,前五识也就是现量,阿赖耶识现量。所以前五识声、色,我们这个六根——六根六尘不恶啊!“还同本觉”,它有什么对错啊?你硬要把它抛了,厌弃它,那么痛苦干什么啊?!这不是凡夫自造愚蠢嘛!当然它也并不是值得你非常酷爱非常宝贝。酷爱与宝贝那是意境的差别念;不要加意境。

“性境现量通三性”,三性,放在后面讲。哪三性?三性有两个东西哦,普通所讲三性:善、恶、无记——三性。(怕有些新的同学不知道,有部分人不知道,要写一写给他们看。)这叫“三性”。唯识还有个名词也叫三性,可以加这个(无)——三无性,那个再说。所以学了唯识更要知道,我们讲善恶,转识成智啊,拿儒家的道理讲就是“去恶为善”。所以真正的佛法就是八个字,没有什么,你不要认为打坐啊、神通啊……“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转恶为善”,就是佛境界。

不过善恶这两个相对中间,中间还有个路线的——无记。我们这个无记等于是中性。我们这个人性,这个人性不是讲本性啊!阿赖耶识后天的人性染污以后,我们这个思想心理不属于善的、就属于恶的,善恶两个。

昨天我在下面听我们显明老法师讲《法华经》,很大胆的告诉大家一句话,《法华经》的道理,他说,一切佛还有恶法,不要搞错了,认为一切佛没有恶;也有恶。我在下面听着,哦,好!这位师兄不错,很大胆的;也是真正佛法,并不是大胆,是天台宗的道理。不然的话,佛的种性就不具足一切;具足一切——具足一切善,也具足一切恶。[引磬响]但是,成了佛的人,纯善无恶,念念恶起来他就转了,转成善的一面。等于善恶是阴阳面,他阴面一转了,他就翻过来是阳面了。凡夫是翻不过来。但是有三面,有个中性的一面,阴阳两界中间是无记。

无记我们很多哦!常常有时候我们思想停留住,脑子愣住了,发愣了、发呆了,看花也好、读书也好,你们读书经常你看,读了半天看不进去,就是这么……尤其年轻人看书所以记忆力没有,记忆力不好,书也看不进去,你们年轻读书,都造的无记业太多,脑子昏的,真的哦!畜生道、猪、牛就是无记多,无记生昏沉,昏昧状况。所以我们记忆力不够,容易失念等等。所以失念也是过错,造无记业。因此大家不要搞错了,以为打坐啊、学佛啊、求空啊,你拼命求空,这修的是无记啊!无记不得了的啊!所以诸佛菩萨慈悲,尤其是弥勒菩萨吩咐无著菩萨著《瑜伽师地论》,把这个修持道理非常清楚地分析告诉你。往往把无记的境界当作入定,很多很多不计其数的人这样下去,很严重!

佛者,觉也,是觉性清明啊!不是无记啊!呆住了、停留不起念头,正在无记中啊!要注意啊!

但是修持的境界、经过呢,有时候必然要想让它有这样一个经过,不经过这个又不行,理由很多。所以说,真正的修持要依师而修。当然要找个明师,但是我们的明师只有一个人:释迦牟尼佛,可惜他老人家过去了。我们现在只好照他的遗教来修啊,否则是非常危险的!所以修行一步之差,一个见解之差,就造无穷的业果。见解上的差别就造无穷的业果。这个道理哦。

我们今天,(下课引磬)敲了?我无记!(一笑)

……看了《华严经》,不敢接触了。现在我们重点还是归到《华严经》来。至于十三部大论,譬如说我们这次要讲《成唯识论》。真正的唯识,一部大论,包括一切经,最重要的:《瑜伽师地论》,因为大家对这些经论没有下过功夫,实际没有。

我们现在目前大家所看到的是,这个几十年,可以说是一百年来,满清末年到民国以来的这七十年代当中的,差不多有九十年、一百年当中,杨仁山居士之后,这一般唯识的著作,尤其现在人看唯识著作很严重,还有日本的唯识著作更严重,问题更多,你们特别注意哦!这不是对日本人有一种片面的反感,不是这个意思;学术就是学术。杨仁山居士的下面大弟子,唯识学两位大师,他的弟子,梁启超还等于是他后辈的后辈了,梁启超还跟过这个欧阳竟无先生是师友之间。所以他两位唯识的大弟子,所谓:南欧、北韩。南面是欧阳竟无先生,北方就是我们刘教授刘老师刘世纶老师的父执,就是她父亲的把兄弟韩清净,这位大师。南欧北韩。跟着下来,欧阳竟无居士之下,比较专门研究唯识的王恩洋,熊十力还是其次的。那么这以后啊,越来越不同(通?)了。熊十力已经是对于唯识论,自己又转到儒家研究易经,把易经跟唯识两个配起来,所以著《新唯识论》,那么后来很多人驳他不对……这个中间很麻烦,我们暂时不去讨论它。那么对与不对?当然不太对。——不是“不太对”,是客气话——不对。那么他等于说犯了一个错误,易经也没有搞通,唯识也没有搞通。

但是你看熊十力的文章很难看,因为文字大家觉得写得看不懂!越看不懂啊,越高了!学问就是这样,写的书给人家看不懂文字啊,就高了!等于马克思写的《资本论》,大家越研究越不懂,那个文字的别扭!就是他本国人都看不懂。熊十力先生这个文字——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学的文字——连欧阳竟无先生都有这一点点的文学上的毛病——学的《瑜伽师地论》玄奘法师的翻译体的文章。玄奘法师两性化,佛学、佛法都很高明,可文学并不高明,翻译的东西很差劲。所以《瑜伽师地论》我们读不懂,除了唯识学的本身实在很艰难以外,玄奘法师要负责任,那个文字翻得呀——很老实,就等于现在人翻译一样很老实。“吃饱了没有你?”“吃饱了我。”——等于这样翻译。我们中国人讲“你吃饱了没有?”我们答复的话:“我吃饱了”。照外国文翻译就是“吃饱了没有,你?”,“已经吃饱了,我。”就是这样翻译的。唉,这个翻译要命!

所以你看玄奘法师的传记,他想把佛经照什么路线翻译呢?照鸠摩罗什法师的路线翻。譬如说《大般若经》六百卷,嗨呀!我们当年看大字的佛经,堆积了好几个书柜,结果我看了几十卷以后,以后就是翻就是了,就是翻过去了,六百卷很快看完。它是个什么道理呢?

翻译的东西三个重点:信、达、雅。要很老实、很信实、不能够变了样的。这个中文翻英文,英文翻中文,要很信实、忠实地翻译。但是要把道理说清楚啊!外文跟中文两个倒装的啊!要通达,两方面,换句话说,达还包括你中文好,还要梵文好;不是“好”,要“达”——很高手的,两方面的文字都很高手。然后翻译的文章要雅致,文学要高。鸠摩罗什翻的《金刚经》、《维摩经》,那没有话讲,那个文字多美呀!可玄奘法师不行啊!

所以啊,譬如说鸠摩罗什法师翻译的《心经》,两百六十个字,把头、尾、序言,不重要的拿掉了,它中间“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四句话,下面还有四个:“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同这个道理一样,就完了嘛!如果要“信”的话,要翻译怎么翻译呀?——“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不异空,空不异受;受即是空,空即是受。想不异空,空不异想;想即是空,空即是想。识不异空,空不异识;识即是空,空即是识……”反正啊,一大堆!那么玄奘法师翻译,他本来想走这个路子,“亦复如是”,就过了。正想那么做,夜里做个梦,很糟糕!不敢了,呵,白天起来还是照翻!所以啊,“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不异空,空不异受……”后面啊,六根六尘十八界,给它翻完了头已经看得呀斗一样大了!这是翻《般若经》。

所以六百卷《般若》浓缩了。所以在玄奘法师以前,古人翻译的《般若经》重点的《放光般若》,比他翻译得好,意译到达了。但是“信”呢?忠实呢?这是要选玄奘法师的翻译。

要理解、合于中国人、很快地透过中国人的思维的法则,很容易接受这个高深的道理而悟进去的——鸠摩罗什法师的翻译。那玄奘法师翻译的《瑜伽师地论》这些都是那么别扭,所以看哪,很吃力!这一很吃力,好么,后来他们学这个文字,糟糕了!所以到了欧阳竟无先生写的文字已经很艰辛了;再到了熊十力手里啊,那不是十个力量做得到,要一百力来读他的文章了!所以我们看看呢,看看文章,就笑了——何必如此呢?

所以我常说,告诉你们大家写文章要注意,我们尤其写传世的文章,像佛学的文章,我们的目的是,拿佛教的名词度人,使人家看得懂。所以我们常常写了东西,我有时候写东西,你看,这些同学们都改过我的东西。高中程度的,都改过我的东西。为什么?哎,我说你都看不懂,我这个写出来干什么呢?!我目的要你们懂撒!你尽管改,改了不对,我又改回来;对了,就照你的办。这个东西不是说写一篇《滕王阁序》啊,给人家摇头摆尾去念;你要玩那一套文字我们也会玩,那个是独自欣赏的呀!尤其现在变成王大娘裹脚布,可以摆到故宫博物院的,有什么用啊?!我们的文字写出来就是说,要普及,人人(都看得懂。)但是也不想写得太白话,太白话,过了几十年要没有用了,变古文了。这一段话插进来耽误了很多时间,就是说翻译的名词,所以唯识学难研究。

那么我们现在的观念,一般,在近代一百年中间,乃至最近的这些唯识的文章,都看,越搞越不是唯识学了,这很严重!因此唯识拿来做功夫是毫无道理。你要晓得弥勒菩萨叫无著菩萨记录,讲出来两部大论:一部是《瑜伽师地论》,告诉我们怎么样作功夫成佛的,怎么样修道、成佛。另外一部是《现观庄严论》,中文没有翻译,藏文有翻译。所以到民国以来,太虚法师的弟子……,像太虚法师也是杨仁山先生的学生。所以杨仁山居士对于近代以来的佛教那是影响之大,无与伦比;这些大法师们都出自他门下。

我刚才讲到著作方面,你们千万注意,现在我们这个问题不想扯开了,所以我刚才脑子想停留一下,不要拉长了。

现在,我们把这三个观念搞清楚,三量,基本上的道理在唯识啊,依因明而建立。因明就是佛法的逻辑,就是在世界上——这个里头有个道理,讲逻辑学的人素来有个辩论:站在东方学者,不只中国,包括中国、印度、日本乃至中东一代学者(的立场的人),认为西方哲学家之所以有逻辑,(是)受佛学里头、受印度因明的影响,而慢慢有了西方文化里头的逻辑学的产生;站在西方文化立场的人,认为佛法里头的因明学,是受了希腊逻辑、辨证这些道理的影响,而产生因明的。这个东西文化的论辩我们不参与,太麻烦了。

不过因明是非常久远的东西。像我个人的观念,认为西方的逻辑是受因明的影响,可以拿出很多的证据来;但是不去讨论它,太学术化了。

因明,所以菩萨、学佛的人要通“五明”。“内明”是得道,“因明”就是懂逻辑。拿现在来讲,因明就是:一个学佛的人,第一内在要得道;外面的学问,因明——就是逻辑哲学、宗教哲学,一切等等都包括在因明里——辨证、思辨清楚。所以因明的道理,我们讲有三支因明、五支因明,学唯识都要了解。譬如说佛经里头,你们讲看大藏经,大藏经原始的翻译,有一本论:《因明入正理论》,陈那菩萨作的。(注:查了一下资料,发现陈那菩萨所造的是《因明正理门论》,而《因明入正理论》乃其弟子商羯罗主菩萨造,是介绍陈那菩萨论理学的书籍,是一本言简意赅的入门书。老师讲的疑是《因明正理门论》)几乎你很难看得懂,翻译的文字也很困难。

这个因明里头,讲的道理有三个东西:宗、因、喻。宗——宗旨,因——不是原因,引申理由,有演绎的因、有归纳的因。

这个“宗”字,譬如说——因明我们大概讲一下,注意一下。

声是无常的,这是“宗”。声音是无常的,不是永恒存在的。我们人讲话的声音、耳朵里听到声音,它是无常的,立刻变去了。“因”,因缘和合,它是空响的。讲出的话,人为什么会(讲话呢?)有喉咙、声带、嘴唇、牙齿、舌头,种种的关系,意念一动,促成了这个生理乃至脑神经的思维,那么多的因素构成了声音。这个声音是因缘参合拢来而发出来偶然的、暂时的、表达性的作用,因此,用过了便空,所以他是无常。声音的宗、因。

“喻”,声音像什么?就像人两个掌拍一样,像水流、像风声,一切皆是无常。宇宙间一切音声皆是无常。那水流、拍掌、呼响,叫做比喻。所以“宗因喻”,喻就是比喻,有时候一个道理,我们用道理讲不清楚,用一个比喻就说清楚了。那比喻的方法就很多了,到了中国禅宗,有歇后语,有藏头语,譬如说我们大家讲,“唉,怎么样,你最近好不好哇?”中国人讲老话,外甥打灯笼——“照旧(舅)”,照着娘舅。这还不说。嗯,你这个事不要说了,和尚不吃荤——知道了,嘿嘿,大家一笑——“肚子里有数(素)”。就是这个意思。那么这个也是“喻”的道理。有时候理讲不清楚,但是用比喻呢,就清楚了。这也是因明的道理。

所以三量的东西,开出的重点,摆着因明的道理,换句话说,三量的东西,在唯识的观待道理上比证成道理更重要。三量的东西偏于讲意识境界的东西,尤其是第六意识境界,第六意识清净的现量。清净面的现量是意识不起分别,意识清净面的现量,这是我给它加的啊——“清净面”,加了三个字——这个是现量。

我们一切思维分别,能够讲话、能够思想、能够感觉的,这些意识都是比量来的,比较性的,因为比量是因缘所生,就是各种因缘所生。

譬如我们的思想,中国人的思想跟外国人的思想习惯性的、同一个东西,思想观念两样。为什么两样?第六意识作用是一样,为什么中国人、外国人两样?譬如说我们学英文,中国人学不好,因为我们大家学英文,脑子里肚子里讲话、思想,是用中国话来讲,等于上海当年“洋泾浜”的英文一样,点头“Yes”,摇头“No”,因为大家是想表达出来,拉车子的就讲了,点头“Yes”,摇头“No”,知道了就好了,脑子里头、心里头讲的是中国话,嘴里头要说的是英文。它两个比量搞出来,很麻烦了。等于外国人说中国话讲不好的也是一样。所以学外文有个原则,你的思想里头、心里头讲的话、意识讲的话都是那个作用,那就很容易学得好了。所以现在有种语文训练走禅定的路线。开始是苏联发明的,现在美国国防部大家都很流行了,三个月可以把一个人训练成功,通外文。那是用什么方法?打坐的方法。怎么样把你的思想、平常的思想习惯一概叫你空空空……拿掉了,等于白纸一张,没有思想了。然后教你语文哇哇哇哇,你思想只能有这个东西,一下就会了,逼得就会了。这个方法我一讲已经十几年了,十几年前他们告诉我,说苏联有这个方法训练人,后来我告诉一个美国的朋友、将领,我说你们国防部不晓得去偷啊?哎,这个东西……后来他们告诉我已经弄到了,说就是打坐这个办法,就是学禅的办法。哦!我说对,这个办法很快的。脑子空白了嘛,新的(就能)接受。做任何学问皆是如此啊!

所以说三量是这样来的。至于非量呢?就是乱七八糟的思想,原则上不合于因明。但是,也不限制于用因明。所以这个我们晓得,扩大一点,这个现量境界,你譬如说讲前五识的现量,性境它属于现量,通三性,这个三性(是)讲善、恶、无记。人性分三种,我们讲的注意哦!讲人性究竟是善的恶的?这就是佛家的哲学最高明了。我们普通东西方的辩论人性总是两面在辩——阴、阳,不是善就是恶,不是好就是坏。佛学是三个,有中性的——不能叫它中性,这是勉强讲——无记性,属于非善非恶,不善不恶的。

我们于人性中间,有时譬如说,现在我们注意啊,一般人做错了一件事或做对了一件事——我这个是下意识的,是没有意识做的。——不然!这还是意识境界,这属于意识无记性的范围,不是“下意识”,这下意识是借用西方心理学讲的;它还是属于无记性的。

所以啊,我们晓得,再扩大来讲呢,现在我们的观念,所谓有同学怀疑说,老师大概讲错了。没有错!整个的宇宙、一切万有都是阿赖耶识的现量,都是它的现量。何以见得?

(你们还早,有几个年轻学生听了,在这里……,慢慢看唯识的书,不要早期来问我。早期问我,我怎么办呢?把后面的书都要搬到你肚子里去。啊,做学问不要着急。你说他这书还没有搞好呢!慢慢来,后来就会讲到的。这就是告诉你们思想的方法,你把《八识规矩颂》读完了,大概也会知道一点。)

那么上次我特别提起你(注意,)告诉你,第八阿赖耶识所、它呈现什么呢?根身器——都是它变的。生命作主——“去后来先作主公”也是它。那么山河大地“器世界”,佛学讲器世界就是我们讲的物质世界,就是这个宇宙,都是它变化出来的——第八阿赖耶识。那么“器世界”里头具备了宇宙万有,万有都是它变的,好坏都是它变的,是它“所变”。阿赖耶识具备能变、所变的道理。一切都在变化。所以前五识是第八阿赖耶识的现量境。

所以,前五识我们修道成佛了——你要晓得最容易成功、悟道是第六意识呦!第六意识容易清净。前五识很难喽!前五识:眼耳鼻舌身,——要最后成功了,前五识才跟着转过来呦!所以它是第八阿赖耶识的现量。你说我们打起坐来,意识很清净,说格老子两个腿痛——腿就是身识啊——我不理它!你不理它,它愣痛得你汗流浃背。


分类:南怀瑾 书名:唯识与中观 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