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唯识与中观》第05章


……推翻,有一个新的发现就推翻了。所以你把科学当成定理在用啊,那是非常笨的,它永远不到位、(在)前进,还在追求嘛,还是未定之天。所以我们千万小心!就是说借用了今天一点点皮毛的常识,姑且拿来,因为没办法别的比嘛。尤其我们现在的青年同我一样,都是原子理发店的科学家、原子冰淇淋的科学家,都有点皮毛常识,只好皮毛对皮毛了,拿来比一下。

“极迥色”它是已经介乎心、精神跟物理之间的东西。这个色,“色”字我们介绍了。所以你们研究《心经》要注意呦,“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这四句话可不好讲啊!严格讲不好讲啊!拿唯识学来讲《心经》要你的命了。碰到这个就要你的命。但是也很好讲。所以过去都讲,眼睛看到色,等于宋儒所讲的,“座中有妓,心中无妓”呀,我眼睛看到色不动心,我是把色空了——笑话!那个眼睛色相而已,那不相干啊!

佛法的色是讲这个“色法”

那么佛法还有个归纳,我们四大,地、水、火、风。拿物理世界呢?这个大类也归起来,“地、水、火、风”,四大,佛经经常用。实际上佛经重要的地方用到“五大”——地、水、火、风、空。哎,你们注意啊,青年同学,如果研究印度文化、东方文化的交流,“地、水、火、风、空”与中国的“五行”是一样的;中国的标记:金、木、水、火、土,一个东西。你们要注意!

所以佛学所讲的十二因缘,与中国阴阳学的十二时辰“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是)一个东西,两个表达不同。千万千万要注意!不然你所研究的佛学、你所理解的佛法都是错误了。因此看古人所讲的,到现在许多注解的错误啊,不可计数!很多就是。

好了,现在我们又回转来讲到本题。色法:地、水、火、风物理世界这四大类,所以叫做“四大”。在我们的生理上呢?四大的假合为身,譬如说像骨头、坚固的,我们身上的,拿现在的医学上所讲,骨骼系统的,这属于“地大”的范围。我们身上的血液、荷尔蒙呀,这些东西属于液体的,(属于)“水大”范围。我们身上的热能,这个属于“火大”范围。我们的呼吸系统,(属于)“风大”范围。地、水、火、风四大,媾(构)合拢来,成我们这个身体。“地、水、火、风”是色法哦!不是“净色”呦!就是(拿)身上的细胞(来讲),细胞是水大哦,(是)水大所构成的色法哦,不算“净色”呦!这问题大了。所以如果认为“净色根”就是细胞的话,错了!不对。细胞都是蛋白质所构成。

“净色根”是个什么东西?譬如说,我们这个精虫,你把它再分析由蛋白质、酸性的这些东西构成的。它也没有什么啊!(可是)精虫也不是“净色根”啊!我们再要研究了,那个男性的精虫碰到女性的卵藏,为什么两个一进去、一结合了以后,它为什么会变出一个人来呢?人这两个精虫卵藏一结合了一半一半、一阴一阳,等于两半这样配合拢来。你要注意哦。所以真讲修持,我们人体的气脉有所变化,你看到我们人是这样坐着的,他说整个来讲人体气脉变化是这样的哦。他说人者一阴一阳,等于我们这个地球的轨道;我们这个地球轨道指南针不是正指南,不是指着正南的哦,(而是)偏东南的,一定西北偏。所以我们的身体真正的静是这样的,一半一半哦、左右一半一半。这个道理你们很难体会了。等到你们禅定的功夫慢慢到了,到了那一部分体会。

所以说精虫卵藏结合了以后,他第一天、胎儿入胎第一天,那两个东西一结合以后,第一根变化起来的是中脉。所谓中脉是中空的哦,由底下到头顶。那个时候第一个七天的变化,你叫它是一个——现在西医有个翻译的名词也是有形——“腺”,月字旁边坐个泉那个“腺”。荷尔蒙所经过的地方,这个东西叫“腺”。我们可以说这个东西几乎有一点相近——相近于“脉”,所以修佛法讲修持气脉的那个脉,等于是个“腺”的东西。譬如荷尔蒙分布的是那种“腺”,它不就是神经系统。这个大家在座学医学的这几位应该是知道的,正式学西医的朋友们。但是我们要知道这个还不是“净色根”。

“净色根”等于什么呢?很难表达了。我们回转来了解一些旧东西。譬如说我们讲中国文化的阴阳学十天干、十二地支。由五行变出了十个天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拿五行的归纳,甲乙都属“木”,丙丁都属“火”,戊己都属“土”,庚辛都属“金”,(像今年是辛酉年,属于金。)壬癸都属“水”。好了,既然十个天干,所谓“天干”这个“天”是代表宇宙与这个地球彼此在放射、彼此在干扰,彼此干扰、放射、干扰的那个作用,交互干扰、交叉干扰那个作用,所以叫“天干”。

甲乙都属“木”,那个甲“木”——不成形的木,不成形、不成形态、还没有变成物质,那个所谓指木的“气”。乙“木”,是成形的木了,成了形态的木头了,这叫“乙木”。丙丁都属“火”,那个丙“火”是火的“气”。这个“气”是什么东西呢?我们借用现代的自然科学观念说是那个“能”,没有变成东西的那个能量。

总算我们把吃奶的力气也拿出来了啊,从小长到大的所知的范围拿出来解释“净色根”的“净色”是这个“色”。但是如果拿中国文化笼统地解释它,很简单,什么是“净色根”呢?气!这个“气”是什么东西?问题就来了。

所以“五识同依净色根”,这个“气”、这个“能”。

什么叫“九缘八七好相邻”呢?这个“九缘”几缘,(《楞伽大义今释》)下面有表,你们翻开一看就知道了。唯识学讲,我们人这个眼睛要看见对方一个东西的话,眼睛的相对就叫做色相了。眼能够看到色,要九个因素才能看到,不然看不见。第一个眼睛看东西前面一定要有空间,要空、要有距离,没有距离你看眼睛把它蒙住了(就)看不见了,所以要有空;要有光,等等,要九个因缘(才能)看到,所以叫“九缘”,眼睛要九缘。

耳朵听声音呢?只要八个因缘就可以听见,因为耳朵不需要光线,不要色相。所以只要八个缘。

至于鼻子呼吸、舌头吃东西、身体的感觉冷暖、快感不快感、痛苦不痛苦等等,需要七个因素。

所以眼睛要九缘,耳朵是八缘,鼻舌身是七个因素就可以发生作用。所以他归纳结果,玄奘法师,你说他文学我平常都遗憾这位法师的文学不高,但是啊,《八识规矩颂》我服了他,没办法用文学作,可是他能够作到这样的诗句一样的,已经了不起了。“九缘八七好相邻”,在比邻这样一路连下来的。“合三离二观尘世”,身识――身体的感觉、鼻子的鼻识与舌识三个识要合拢来才起作用。怎么讲呢?这个身体,没有接触到它没有感觉的。我们把衣服穿在身上,接触了、皮肤接触了,“唉呀,不舒服!”脱掉。那衣服套得严一点,还有一分的距离,有时候当然有感觉了,这一分的距离与身体已经发生作用了,它必须要配合起来。比如舌头,我们这个舌识啊,这个菜、这个吃的东西要到了嘴里,舌头牙齿一尝,“唉哟,太咸了。”这个时候就有感觉了。它不接触、不合拢来,吃空气有没有味道?有味道。有点淡味,它的味道是淡味,没得味道的味道。那么这样一吃、合拢来,我们就知道了。所以这三样是“合三”。

眼识跟耳识,它要有距离性,“离二”。说“合三离二观尘世”,这个世界上这些作用前五识、这个五官机能的作用,有这么些道理在。像这样讲还没有详细啊,这是大纲的大纲,详细的要看要研究《成唯识论》。

所以“愚者难分识与根”,没有智慧的人啊,分不出来。我们眼睛看东西,只晓得是眼神经反应的作用,透过脑神经,眼识这个神经反应的作用。现在医学所谓讲唯物的这是神经反应的作用。我们拿现在的观念(这)属于唯物的论点。

拿唯识的论点,这就是“愚者”只知道是根的作用,他不晓得识的作用。识是个什么东西根本他就不知道。说愚者只认为“根”的作用,“根”就包括神经啊、细胞啊,这个机能反应的作用,叫“根”。

识呢?你注意第一句,“五识同依”,它像电一样,要依赖这个电灯它才发光。那个“能”呢?现在把“识”变成那个“能”,所以要依赖“五色根”,它(才)起作用。他说,说没有真的开悟,没有定慧等持、见道以前,愚者难分什么是识、什么是根,它两个分不开。我们普通只觉得,我的眼睛看不见了。没有办法说识看不见了。这一点注意,《楞严经》上佛有提到这个问题,不过《楞严经》提的不同,佛跟阿难讨论,问阿难说,你说瞎子看不看得见?阿难说看不见,佛说:你错了!瞎子也看见,瞎子他永远看见前面看不见的那个东西。瞎子在看见、看到什么?他永远看到自己看不见的那个东西,那个瞎子在看的那个就是眼识的作用。等于我们把眼睛如果蒙着,完全闭起来,看见看不见?看见!你是看见我们那个看不见的那个东西。眼识还是存在的。瞎子有没有眼识呢?有眼识的作用。但是为什么叫瞎子?他没有这个根——眼根。所以不能面对色相的现实,现量就出不来了。但是瞎子看见了也有瞎子眼根的现量哦,他那个现量都是黑洞洞的。

同样的道理,聋子有没有听?聋子也在听,聋子听到自己“嗡啊嗡哒闷”,我们耳朵老化了都听到闷闷的,永远觉得闷闷的。那在听不在听呢?耳识还在听。那么耳根坏了,耳识没有坏,要注意这个。所以“愚者难分识与根”。

同样的道理,我们割一块肉,假设开刀的时候,活的肉把它割下来,它的细胞还有一个短时间的跳动,那还是身根上面的跳动,余力、生命的余力在。这个时候,这个识,身根的身识的作用还带一点在,没有完全散去。那么身识的归返第八阿赖耶识,细胞的死亡归到色法里头去了。归到四大里头去了。这个要注意。

所以前两首是介绍前五识的大要的作用,要我们研究唯识以前就要懂。到了第三首,讲修道的。

“变相观空唯后得”,你要修道,一个人修道,得了道、悟了道、证得菩提、开悟了,前五识能够“变相”,起变化的作用、起大变化的作用。简单地、勉强说,拿我们中国儒家的文化,气质变化了,前五识的作用与普通人不同了。譬如说,真得了道、禅定功夫到了,到达了真正定力够了以后,近视眼的不近视了、好了;老花眼不老花了。一切都变了,譬如前五根返老还童了。这是他的前五根的变相。乃至前面前五根变成三神通了:天眼通、天耳通、身体有神足通。比方,到这个时候,需要怎么样呢?修到身能够空,空掉了,身根空了,眼、耳、鼻、舌,五根都能够观空,都证得了空性。由空以后,性空以后缘起,再修妙有。这样才能够证到这个报身,色身、身体与五官转变成佛身、报身的佛身,要得到“后得智”的人才办得到。得“根本智”还做不到。悟道明心见性是得“根本智”。到十地菩萨、八地菩萨以后的程度,得“后得智”,才能够做到《楞严经》上佛所说的:“心能转物,即同如来”。这是要实证的,不是空洞讲理论,(那是)不行的啊!“变相观空”唯有后得智的人,得了“后得智”。你说见一个空、悟一个道、一念不起,以为这个就是禅、就是道了,那是骗骗你的啊。过去说是空拳哄小儿,“是不是老师啊?这个对不对?”“哎,对了,对了。”先给你来点安慰,不然你要气得自杀。怎么办?哈,只好骗一下。那个不是啊!那个还不是“根本智”。“根本智”得了还不能转,要得“后得智”。所以说“果中犹自不诠真”啊!

你要晓得,悟到了、成了四果罗汉、得九次地定、可以灰身灭智、具足五神通的人,他对于这个前五根啊,这个生命的道理有形的,还不懂、还不能透彻。要到什么程度的人呢?四果罗汉、声闻、缘觉,有神通、可以变化腾空自在、可以知道前五百劫后五百劫都知道了,本体的道理、功能还没有了解,“果中犹自不诠真”。要等到什么?“圆明”、八地以上到了佛地了,大圆镜智、第八阿赖耶识是转成大圆镜智了;乃至初地的菩萨登欢喜地——“圆明初发成无漏”变成无漏果了;一到了真正的无漏果来呀,这个肉体的色身才能变化掉。能够变化掉了这个肉体的根与前五识,“三类分身息苦轮”,才能修到千百万亿化身。化各种类身,下地狱、上天堂、变畜生、变蚂蚁、变狗变猪随便你去变化就是。“三类分身”千百万,度一切众生。菩萨的境界。后面四首(偈子)是讲功夫、证道、见地,果位上事。前面两首是先介绍识与生理的作用,如此而已。后面的特别注意,尤其我们这里讲修证的,“变相观空唯后得,果中犹自不诠真”啊!

真正的道理你懂不进去,四果的罗汉懂不……你初学会打坐,入一点定,那根本不相干,你拣一点空的境界不相干的。因此你晓得呀,我们唯识学的前五识转了,变成什么智啊?“成所作智”。转前五识变成“成所作智”,那就叫成就。换句话说,以禅宗来讲,“言下顿悟”,大致上十分之八九悟到了法身清净的一面,你这个肉身的报身你就转不了在那里。当然像六祖一样转了,像前两天有人照过来的六祖现在肉身的照像,还在。但是六祖肉身的照相这个照片你们看到的,同普通肉身照片完全不同。那真是就跟活着的人一样的。这个又不同哦。可以说他自己故意把它变的。所以要“圆明初发”才能够转这个身。

所以我们普通打坐学佛,得到一种心境的清净或者自己觉得妄念都不起、很清静,七天也好、半个月也好、三个月也好、一年也好,一念清明很自在是第六意识的境界而已啊!前五识毫不相干啊!那是第六意识的偶然境界而已。不要认为第六意识的这一点清明——当然理解上也懂了很多了,哎呀,或者看佛经也懂了、什么也懂了,或者我已经得了道了、悟了,——你给自己第六意识又欺骗了自己,统统落在“法执”上,“法空”都没有做到。这个需要注意的。那么前五识的三首我们了解了。

现在开始第六意识。它的纲要给我们介绍了。第六意识不像前五识,也不像后来的第七识、第八识。“三性”它具备了,“三量,通三境”,“三界轮时易可知”。这个第六意识啊,这个东西啊,所以我们中国人《西游记》小说啊,就把它叫做孙悟空,是这个东西。(我们这个心理第六意识思想)它最坏了,也最高明。我们现在普通人讲,这个“心”,笼总,佛学也好、普通人讲这个“心”啊,在唯识,这个是在第六意识的范围。

第六意识无所不通,它具备三性、三量——现量、比量、非量都具备的。通三境,都通。“三界轮时”,你要晓得,欲界、色界、无色界,一切六道轮回,乃至于说现在变凡夫、将来成佛都靠它。你不要轻视了它——第六意识。哎,虽然坏,你不要轻视了它哦!没有第六意识的思想你还成不了呢!所以“三界轮时易可知”。它这个第六意识的心态呀,包括多了,跟它相关的“心所”(不是心的“能”哦,注意啊!心的“所”,不是“能”。“能变”是第八阿赖耶识呦!第六意识也是“所变”哦。所以对第八阿赖耶识的立场来讲,第六意识也是它的“所变”而已。不过是它的“当家”的儿子——“老二”在当家。“大儿子”是第七识,不大管事的。等于我们唐朝一样,当家老二儿子李世民,当了皇帝了。呵,老二当了皇帝。)相应心所,它包括的心所(不是心“能”)有五十一个,“善恶”一切坏的、好的它都有,“善恶临时别配之”,第六意识它的善、它的坏,不一定的呦!非常不定。当它去做它要得到前面前五识的帮忙。临时对境依它起的时候、对境依它的时候,善恶的境界所得的业果、所起的作用不同,“善恶临时别配之”。

他说,这个“性界”——它自己的意识自性、它的界别,经常受三界——欲界、色界、无色界的支配,“恒转易”随时在变化。所以像我们的心一样,前面一个思想正想做坏事,后面马上一个思想第六意识另外一面又来了,“哎呀!”自己劝自己,“这不是造业吗?哎呀,算了算了不要做了,还是去打个坐、拜拜佛吧!”它随时在变化自己,“性界受三恒转易”。

“根”,意根,意有根哦。哈!意根在哪里?意根在哪里?脑神经!那么我们这个脑神经是意根所在。过去人家认为(是)心脏,不过心脏是发动器。脑神经(是意根),所以意一动啊,它脑神经发动,前面五根跟着都动,前面五识跟着五根都来帮忙。他六个兄弟是一帮,在西门汀啊专门捣乱的,这六个兄弟一霸,眼、耳、鼻、舌、身。“根随”,好的时候啊,所以大家要学佛了,这个信念来了,“哎呀,我要信佛、我要做好人!”对自己有信心,这个“信”是好东西。但是当信念一起,六根一齐起作用,“根随信等总相连”,所以第六意识(是)最厉害的东西,我们下地狱上天道、成佛成凡夫都是它。“动身”,身体的作用。乃至每一个细胞的发生作用,“动身”;“发语”,讲话。你说有些人这个嘴巴坏,所以常常发现有一些人“佛口”,佛的嘴巴满口佛话。“蛇心”,古人说的啊,“佛口蛇心”,佛口、蛇的心理毒蛇的心理——两面刀,这个嘴巴造口业。但是你不能推诿给嘴巴,“哎呀,我这个嘴巴不对,我心里没有这回事啊!”我也常常说,有许多人讲:“哎,某人心很好啦,就是嘴巴坏。”空话!嘴巴讲话哪里来?意念动的,就是心动啊,心就是坏。好就是好,这个好人,满口善言,都是好话。所以“动身发语”,你要知道,就是这个“意”最厉害,统统是它造的,“贪嗔痴慢”都是它。

说这个人“我脾气坏了、我心好的。”哪有这个理?你不要下地狱都原谅你。脾气是什么?就是意动啊!不是偏袒脾气,脾气还有另外一个东西呀?脾气不是什么识呀?有个“脾识”吧?都是这个意!“动身发语独为最”唯有它最厉害了。意业造满了等于拉弓射箭了一样,恶贯满盈的时候,“引满能招业力牵”。它的现行、现在的行为、意念这个思想,构成了现在的行为。现在行为累积多了,变成习惯,这个习惯就是业力的因子变成未来的种子。过去生的那个意识的习惯变成习气,习气就是业力,变成这一生的个性,就是过去生业力意识的种子、种子生现在的现行——现在的行为;现在这一生的行为,变成未来的种子。三世因果、六道轮回,天上天下、惟我独尊,都是它搞的事。所以《瑜伽师地论》意识地卷数占了二十几卷,最多,都是讲这个东西。但是变圣人、变凡夫都是意识的作用。

这个意识的心态呀,最可怕了。所以“动身发语独为最,引满能招业力牵”。“引”就像拉弓一样,要拉满,所以中国文学里头讲因果报应,“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日子未到”,那个力量没有拉满哪;拉满了以后,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你自己就发出去了,拉不住了,都是这个意业。

所以我们搞了半天修行,你修禅、修个一念空、清净,是转意业把它转清净。念佛的人把佛念成意业,把它念成习惯,变成那个正念,如此而已。学密宗人搞了半天,也就是练习那个意业,拼命向好的路上转;但是意业贪着太多啊,那密宗就给你许多花样给你贪嘛,你爱想得很美丽给你想得很美丽,你爱十八只手,给你四十只手好不好?而且说“哎哟,每个手心里更有一个眼睛……”更厉害!你爱什么给你什么。哈,那个诱导法之高明!佛法教育法、诱导法非常高明。统统在转你这个意业。我们今天先到这里。

说明这个意识证道,所谓圣位。我们普通所谓感觉到心境的清净,念头的空了,或者打坐的人做到自己无念、空,这是非常难得的啊。真做到完全空灵、无念,这是意识、第六意识这个分别心完全如如不动,清净了,这个(是)很难得的事。但是虽然说难得啊,没有什么了不起。这个意识心很容易空掉。例如一般修禅的,一般人用工夫的,把这个意识心,做到“三际托空”。这个“三际托空”这个观念,就是说把心理的状况,前面这个思想过去了,后面思想没有来,“三际托空”,这个中间当下这一念好像空了,就是清净了,这个在学禅的人非常有名,叫做“三际托空”,也叫做“三心空性”。就是说,前面这个念头、后面这个念头、中间这个念头——假定的啊,我们人为地把它分开。我们的思想连起很密切,分不开这三段。但是一个修定用功久了的人,可以把这个心理状况把他切开了分成三段。前念,譬如念佛的人,“南无阿弥陀佛”,这就算前念过去了;下一句还没有念,就是后面一句没有念,南无阿弥陀佛的这个“南”字还没有起来,那么中间,(假定这个中间,)中间没有念,就停住了。在净土宗念佛的人,比如说,有时候念“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念得很久很多、一心不乱专一了。突然,往往有些人,自己不知道,这个佛号念不上来,没有,连“南无阿弥陀佛”这个“南”字都不会起来了,就愣住了一样;可是自己并没有昏迷,也很清醒;可是想提“南无阿弥陀佛”这个念头,提不起来。往往很多念佛的人到这个情况,就着慌了,自己反是惊慌了,觉得糟糕了。实际上也有很多人把修持上这些情况来问,我们经常讲一句话,就是说你好叶公之龙。就是春秋战国时候一个故事,“叶公”,“叶”是一个春秋战国时一个小国家的名字,湖南、山东这一带一个县,叶县,过去是个国,那么这个国家的诸侯、小诸侯,在旧代制度的阶级封为“公”——叶公,素来好龙、喜欢龙,房子柱头地上到处画的都是龙,因为他的爱好龙,感动了真的龙来了,这个龙真来了,把他吓死了;平常喜欢龙,画的到处都是龙,结果把真龙感动来了,反而把他吓死了。

所以我们经常说,一般人念佛修佛想求到空,真正空的那个境界现前呢?他又吓住了,甚至吓疯了。所以《金刚经》你要注意,《金刚经》上佛再三提到,如果有人见到这个空,而不恐怖者,不吓住;空的境界来了,并不受吓住了,不起怖畏心,不怕了,他说“是人不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种善根”,不是在一个少数佛前面种了善根,“已于无量千万佛所种诸善根”,才有这个气魄,才有这个智慧的认识。不然呢,天天求空,一达到空的境界,个个害怕。

其实这种,我们避开了空与不空这个问题不谈,我们普通人心理状况,偶然碰到好像思维、思想、意识突然切断了,人好像用我们普通的话叫愣住了,那个意识切断,佛经有一句形容的话:“截断众流”。好像一股流水,长流水,我们打一个堤防把它切断了,两边这个堤防一隔开,中间一段流水就没有了,空掉了。所以“截断众流”。可是普通人也有这么个状况、心理的状况,偶然一断,前后念断了、切断了。这个时候——要注意的啊,在心理状况——如果说身心绝对的健康而达到这个境界,那是好事情。但是有时候我们普通人心理状况忽然到达这个情况,那是什么道理呢?那在唯识学上叫做“闷绝位”。闷绝,譬如说一个人,不是晕过去了,不是死过去了,(而是)闷住了。我们闷绝的这一个心理状况同睡眠的心理状况是一组的,是一个范围。闷绝位同睡眠这个位子是根本上“无明”的境界,不是好事。所以我们有时候,作功夫的人,经常在这个闷绝位上,以为自己是“空位”,念头空了。这个样子的下去,现生脑子越来越笨,可以现生、这一生变成白痴。至于这种修法他生来世的业果,那绝对是变成猪啊、变牛啊,不用脑筋的(动物)。

所以我们千万不要把闷绝位的“闷绝”的这个境界当成了三际托空,这非常重要!

再其次[断录]

……以后,应该知道我们这个思想、第六意识容易空掉的、容易切断的。这个要特别注意啊。实际上是你很容易切断。所以有许多人,尤其学密法的、学密宗的或者学禅宗的人,偶然——你不是大家听到我经常讲的一句话:“唉,你这个家伙,瞎猫撞到死老鼠。”那也就是这种境界,偶然来一个空灵:“哦!这个就是。”那是诱导你,这是意境上偶然一段的空灵,等于说“三际托空”。意识的三际托空并不难,很容易。

很多人学禅,到了这个境界,这个念头空了,慢慢影响身体,也是一堵墙一样,就是像达摩祖师所讲的:“外息诸缘,内心无喘,心如墙壁,可以入道”。你要注意,学禅的人,达摩祖师的这四句话:“外息诸缘”,一切外缘空,没有了。“内心无喘”,怎么弄个喘气这个喘呢?这个心理的心波啊,心波浪不跳动了,同时呼吸好像停止了,“内心无喘”。这个时候心啊如墙壁,心怎么如墙壁?身体嘛,梗起来了,寂然不动的样子。心怎么如墙壁?内外隔绝了。外境界任何都不动心,打不进来。达摩祖师说,到这个境界,“可以入道”,他并没有说这个就是道。所以一般人看禅宗祖师的语录,(要)特别注意!达摩祖师说,你如果修持到这个境界,可以入道了,可以入门了,慢慢地可以入门了。并不是说这样就是对噢!那么我们现在引用达摩祖师这个话,这个时候心如墙壁、三际托空,普通人容易做到的,修持很容易做到。我们注意啊,一般乃至于古人,《指月录》上、《五灯会元》、《传灯录》里都记载,很多禅师到达这里以为自己大彻大悟了——都没有到家的,这只是意识的空。

比如说,我们现在一般讲禅学的,到了这个境界,“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因为对境心不动了。换句话说,见人不是人。“见人不是人”是什么?看到别人在前面一站,也晓得你是人啊,也晓得你是张先生、李小姐、王大娘,都知道啊。不过看起来你这个人啊就像个电影上的影子一样,看这个世界都是梦中一样。这个第六意识的空灵到这个程度,可以是这样。所谓这种情况是第六意识的境相。

不过话说回来诸位,像我现在的讲法,把这些境界,一般认为很了不起的都批评了,一个钱都不值,不要傲慢哦!诸位能够修持到这一步,已经很值得恭喜了,第六意识能够经常空掉哦。所以修密宗的大手印的人,到达了这一步经常空掉,那的确你后面的路好走了。达摩祖师也讲过啊:“心如墙壁,可以入道。”就容易了。

可是我们现在大家,念佛的也好、修净土的也好、修密宗、修禅的,最困难的是这一点切不断,不能“切断众流”,这个念头空不掉,这还不叫做空。这只是第六意识的三际托空。但是我们要知道哦,第六意识的三际托空是容易的。

在道理上我们要了解,我们这个人,婴儿投胎,就有了我们这个生命。这要第八阿赖耶识入胎。(陈祖光先生特别请你注意啊,到了那个讲第八阿赖耶识你再提醒我注意讲人怎么样投胎出胎的事啊,我要详细报告一下。)我们人第八阿赖耶识入胎以后,慢慢胎儿成长,第八阿赖耶识的现量、前五识、前五根都成长了。第七识跟着,当然发生“我”,与生命俱来人就有“我、我”这个观念,这个第七末那识的作用。但是婴儿出生的时候没得第六意识哦,所以婴儿没有意识分别心,一个刚生下来的婴儿你拿牛奶喂他(与)你拿大便的纸去喂他都差不多。你说那么有没有分别?严格讲有分别。牛奶放他嘴里(会吃),苦的药放他嘴里他还是不大接受。但是那个不接受的不是意识,那是“五阴”的感受的“受”。真正意识完全是像我们现在的人——思想清楚、分别观念大,这是意识。所以啊,我们要知道,等到婴儿这个头顶上那个“嘣嘣跳”的这个地方一封口了,开始会讲话,意识慢慢形成了。

所以我经常说,我们普通骂人,像我们这些年纪大的,人家骂:“老奸巨猾、老顽固。”哎,我承认。为什么?这个意识,由婴儿到老大这个年龄,越老越顽固,这个顽固就是现行,又变来生的种性了,这个习惯就变种子了。所以这个意识是后天慢慢涂上的。譬如我们的言语啊、思想啊、习惯啊,就是一个婴儿生下来,你不会讲英文,不会讲西班牙文、葡萄牙文,这个都是后天意识给你加上的,乃至也不会讲中文啊!就是我们中国人能讲中文,这个也不是婴儿先天带来,也是第六意识加上的。

第六意识后天一切的教育、家庭的教育等等,读书学识,这都是意识慢慢、慢慢给你累积起来,累积这个意识的现行,变来生的种性。所以我们这一生的生下来的相貌、态度、习惯等等是前生的根、作今生种子带来的现行,这讲到意识。

那么这个意识我们了解了以后,所以这个意识后天的加上,我们容易把它切空了的,容易把它空灵了。

譬如说,我们讲一个现实的,听了唯识以后,尤其对中年以上的朋友应该注意。有些人到了中年、到了老年,不管你修道(与否),大部分是失眠、睡不着。其实啊老年的睡不着很天然的,没有什么了不起,没有什么可怕叫做失眠。因为人在意识当中后天有些习惯,都认为人应该睡眠多少——不一定的。我常讲的台大有一位教授,也常见面了,很多年前来问我,他失眠三十年,他来问我的时候六十岁了、六十多一点。我说:“哎呀!你真是的!这不是问题,你尽考虑这个问题。”“哎呀,我总觉得不好嘛!”我说怎么呢?他说:“我总想这个不正常嘛,人总要睡眠。”我说你今年六十几啦?“六十二啊。”我说你没有死吧?他说不是开玩笑吧?我跟你俩讲话你怎么讲死呢?!我说你这样失眠三十年没有死掉,已经六十几,精神蛮好,那个睡眠对你有什么关系嘛!而且你活六十年等于别人活一百二十年,别人一半还在床上黑夜过来。啊,你黑夜还清醒,不是比别人都划得来!为什么有这个观念?睡眠完全是习气,你知道吗?修道的人要断除了“财、色、名、食、睡”,特别是饮食睡眠修持上还要特别把它断除了,既然自己不想睡,还认为是毛病,这个就是在修道的人,那不是愚蠢到极点嘛?!本来还想断除睡眠,拿道家来讲,功夫到家的人有一句话:“身轻如叶”。身体轻到像个树叶都在虚空中飘一样;“昼夜常明”什么叫昼夜常明?白天黑夜都是亮的,没有昏迷(睡眠是昏迷、无明),昼夜都常明,永远都是光明、亮的在那里。你还不好吗?哈,我们在座就有一个老修道的朋友,今天还跟我讲这样的话,所以我讲你该打屁股,道理都不懂,还说修道呢!

但是老年人,自然睡眠少了。婴儿的睡眠就多,年轻人睡眠譬如说,中学生阶段我们像经常有许多家长啊、教导的老师都不知道,所以小孩子眼睛都搞坏了。中学生小学生我们现在的受教育的小学中学这个阶段的儿童,真的睡眠要十二个钟头。结果我们现在教育制度之下,十个钟头也睡不到了,背那么重的书包,又拼命地用脑子,真可怜!糟蹋自己的根苗!实在不应该!可是谁也不懂。所以这个年龄要十几个钟头睡。

当然普通人老年上爱睡。像人家问我,说你睡眠(怎么样)?我说我没有睡眠(问题),老了,那个不要紧,分期付款,有时间就睡,没有时间不干了。但是真要使我睡得痛快(得)满足二十个钟头。这一觉睡上二十个钟头以上,那么我今天总算过了瘾了,觉睡够了。可是平常没有机会睡觉,还不就是算了,怎么办呢?!

睡眠、饮食、男女等等都是意识习气;这个习气不能断,不谈修持作功夫。但是我们讲到失眠是什么道理?譬如我们觉得失眠,你说失眠的那个痛苦、那个是病态(还)是什么?第六意识作用,(同)生理没有关系。(同)生理有关系啊,你感觉上,或者血液流动非常快,躺在枕头上,也听到心脏的咕咚、咕咚,气血在流动,好像血压一量马上高。你们还有一个啊,现在人一般很习惯的随时量血压,我从来不量的。人家问我,我说现在血压正在高。像我现在你来量我可能就高。因为我故意把精神要提上来。不然我要睡眠去了,要休息了,谁愿意讲这些话?什么八识?九识我也不管!但是为别人只好提起精神来,强调它。啊,这个血液会向上冲的。血压高与低不是决定健康不健康的绝对的问题,有关联(而已)。可惜一般人有一点点的皮毛的医学常识,经常注意自己的血压,没有病也找个心理病来,这叫做是“恐怕血压病”,这不是完了?但是你那个睡不着,血压还是会高的。如果你心理呀,第六意识晓得、知道了,他不要睡。

我们睡眠是两种,所以佛在经典上佛这个问题答复得很好,过去,有弟子们问佛,(不是这本经典。)人为什么会睡眠?佛说两个因缘:一,心疲劳,思想心理的疲劳会睡眠。一个人碰到倒霉了、心思灰心到极点,就一天到黑想睡了,什么精神都没有。一种是身疲劳,体能的疲劳,要睡眠。心里并不想睡眠,可体能过分疲劳,他要睡眠。所以佛说:“睡眠者,有二因缘:一心,一身。”(一个是)四大疲惫,一个是心理疲劳。但是这是普通人。

如果是一个修持的人,身、物,身与心两个一元的,又进一步了,那可以停止了睡眠;乃至静坐入定,它不但替代了睡眠,比睡眠恢复身心的疲劳比睡眠好。因为我们这样躺下来睡眠,这个五脏六腑是折叠在一块的那么一坨摆在那里,你仰着、这样摆着、后面趴着(都是)。只有坐起端正,以背脊骨为中心,它这个心肝脾肺肾很整齐地挂着,它是完整地挂着,不容易疲劳,所以睡眠久了很疲劳。

那么以中国的医学讲起来,久睡伤身体,睡眠过度了。久睡就伤气,元气受伤。久行——这个做事多了、劳动多了,不使它休息呀——伤血。很多啦,譬如久坐伤肉,久站伤骨。所以人体自己要调平这些道理,都出在《黄帝内经》里头,有书自己去看了,不要贪便宜。像某一个同学说啊:“哎呀,老师,我们不行的啦,脑子也不如你,多听听你讲,免得我省了看书的力气了。”这成什么话?这都不对的。这都自己不检讨、不反省,不是修道人的话。道是智慧的透明。那如果不靠自己,那三藏十二部,佛对成佛的经验都摆在那里,那你说我出几万块钱买一部大藏经,佛成就的功夫智慧都在大藏经里,你把大藏经煎汤吃下去了,你不是成佛了?那不行的呀!非要自己参究(不可)!同时你要知道,我有时候给你们讲的并不是书上看来的呀。但是你翻开书去看,决定有;我还可以说出哪一本书上的,(而)那一本书我摸都没有去摸它,第几页我都可以告诉你。噢,所以要自修啊!不要贪这个便宜。讲到这个意识的这个作用。

所以我们人睡不着的时候,你如果能把意识三际真能够空了,不配合生理血液的循环,不理会这个身体四大,一点问题都没有。当然最起码,你会睡着了。高明一点,身心两个分开了。分开了什么情况呢?那就也叫做定了,那(是)真正的定境了:你看到自己身体在那里睡,看到身体还在打呼噜,“哧呀呼啊”呼吸来往,自己这个清醒的、清明的这个意境啊就照见这个身体。所以有时候自己还可以偶然跟自己开个玩笑:格老子你给我睡好一点啊,精神睡够一点等一下起来我要用你的啊!——这个肉体我们要借用它的。——就是这样一个境像。所以第六意识,是这么一个情况。假定我们修定的作功夫,到达了这个境界,你说以禅宗来讲,“三际托空,意识清明在恭”,算是开悟没有?很多人在这个地方认为“就是这个!就是这个!”哪个经典告诉你“就是这个”?那是诱导方法,不得已。

所以《法华经》上说:“指黄叶为止儿啼”。佛说众生有八万四千烦恼,因此佛就有八万四千法门。总而言之,“佛说一切法,为度一切心,我无一切心,何用一切法。”那是大彻大悟的话。佛说一切法,为度一切心,我若无一切心,何用一切法呢?

那么众生有八万四(千烦恼,佛有八万四千)法门。等于一个小孩在哭、哭了,没有办法哄他,只好拿着一个树叶子、黄树叶子说:“不要哭!不要哭!这是黄金,你不哭我就给你。”把小孩子哄得了不哭,就好了嘛!管它是真的金子假的金子。所以佛在《法华经》上说:一切法都是“空拳诳小儿”。说你不要哭,我给你糖吃,你哭不给你,你停了哭我给你。实际上,这个(拳)里头没有东西,一切法皆是如此,空拳诳小儿。

所以在意识清明这一段,有时候学禅的人给他一个方便说:“你这个就是了。”你认为清明这个就是了,是什么?哈!现在告诉你,第六意识偶然清净的现量的一面,还是意识的境界。你所谓空,还是意识上的空嘛。对不对?你不清醒睡着了以后你还有没有这个空的境界?就没有了嘛,那个意识进入睡眠位了,所以这个清明没有了。你说我醒来又空,当然又是意识造成了这个空嘛。“嘿呀我现在好空喔,空、空……啊,我都懂了,世界都是空的呀,哎呀!我真的,我现在总算清醒了。”你说他在说梦话嘛!所以我们站在旁边说:“呣,好,懂了啊,有道了,嗯,这个悟了”。实际上我们回头蒙着嘴在笑。这还不是意识自己造的境界?但是意识造成(的)这个境界(是)真的假的呢?话说回来,你真能从此如达摩祖师所讲的“心如墙壁”,可以入道,这是个钥匙拿到了,你可以去开发它。

所以,我们可以说,禅宗不是分三关吗:破初关、到重关、破末后牢关。我们勉强地可以讲,的确是这个样子,拿《八识规矩颂》的阶段。把意识的这个习气之流、业力之流,破得开,见到意识无自性的空,可以说破初关。那么功夫到达这个境界,要行、住、坐、卧,随时随地都意识空灵,无分别、无妄想的境界。你说这个时候能做事吗?当然更能做事。意念都是空,尽管在讲话,讲完了没得意念了。在空中能够讲。那么可以说是破了初关的境界。但是没有破重关。要到把第七末那识破掉,破掉以后,快到破第八识的边缘了,可始到重关。

破末后牢关,就是超越了精神世界、超越了物理世界、打破了第八阿赖耶识,始证到大圆境智、如来藏性,那再说破末后牢关,叫做“牢关”,坚牢而不可破的。这也是三关之说,禅宗方便之谈。

现在我们了解了第六意识这个样子,所以玄奘法师,在《八识规矩颂》上关于第六意识这一首(偈子)说:“发起初心欢喜地”,菩萨、大乘菩萨、登地菩萨,就是以普通一个人修菩萨道、作功夫。初步、初地的菩萨,刚刚上地,等于我们上楼梯第一层楼梯,电梯上来,到了第一层了,十层房子到了第一层,初地叫做“欢喜地”。

所以呀,第六意识真的破了,(所谓破是方便的话,意识怎么叫“破”?这是人类语言的表达的一个方式。)第六意识真达到无分别、无妄想、空灵了,我们刚才讲,假定一个名称叫它“破”了,没有什么破不破;就是把这个妄念比较切断了,空灵而能起用。不是三际空灵事。这是菩萨登初地以后第六意识才能空。

说“发起”,刚刚发心,那么普通讲发心,这个样子,发明自己第六意识心地的空灵。所谓“发起初心,(菩萨登)欢喜地”。这是说入门。所以,分别妄念不空,你说你得定了、你学佛修道了,都不算数的。到第六意识空,随时能够做到性空、无自性,能够做到了以后,你这个人才够得上说是学佛的了。说“发起初心欢喜地”。

但是第二句话“俱生犹自现缠眠”哪!注意这个“眠”字,睡眠的眠,不是感情缠绵、绵绵不绝的那里“绵”。这个“眠”字用得比那个缠绵的“绵”还要高明。他说第六意识空了的时候啊,你把这个人初悟道的初地菩萨就了不起么?没有什么了不起。“俱生”,与生命俱来的那一个习气、所有的习气还在,习气的根根统统在,所以不算成佛哦。“俱生犹自现缠眠”,缠绕着你。眠,“随眠”,眠是一个佛学(名词)、唯识学叫“随眠烦恼”,它跟随着你,永远使你无明、你无知的状态,无知这样子,等于睡眠、永远睡在你旁边的。哎,你起来它(也)起来,你坐它也坐,你躺下它就躺下,它缠绕着你,使你永远是沉迷不醒。所以啊,俱生“我执”,等等,俱生以来这个烦恼习气,“俱生犹自现缠眠”,它跟着你。

第六意识真的完全干净了、空了,所谓要教理来讲,没有顿悟的,都是渐修的。由一个凡夫发心,修到了第六意识能够空、登菩萨初地,那不得了,要一大阿僧祗劫以上的,有规定的啊,有一定的数字,不过我现在报的数字不准确。由见了道以后,修到了到第七地的菩萨叫“远行地”,又要一大阿僧祗劫;三大阿僧祗劫才能成佛。所以要把烦恼习气的根根修断哪,(要)“远行地”以后,“远行地”即第七地;第八就是“不动地”了,就不退转了。没有修到第八,即使到了第八地,就是禅宗讲的破了“重关”了,可以不退转了。

所以我们学禅的人,禅宗的话、有一句话——你们年轻的同学这个要闭关那个要闭关,唉,我看还是叫警察把你关到禁闭室容易——“不破本参不入山”。第六意识初关不破,入山都没有资格。“不到重关不闭关”,真正要闭关要到了“远行地”以后的,第八“不动地”的重关境界才可以闭关。真正的闭关关房里一本书都不准有的,佛经都没有,什么都没有,就是一个茶杯一个碗,然后有个坐的地方。四壁画都不准挂,什么也没有!什么都没有!说闭关还可以看经啦、看大藏经、看书嘛,还弄个摇椅摇一摇嘛,还弄个清茶来熬一熬,哎呀你看,我喝一杯清茶,还点个檀香——那还是在玩弄习气耶!不行的啊!所以真正闭关,你们怎么去闭呀?啊?所以到了“远行地”后,“纯无漏”,第六意识真正转了,所以得“无漏道”。

你们注意啊,外道有五通,罗汉才有六通,第六是漏尽通。所谓漏尽是什么漏尽?外道的解释:男女只要不漏丹就漏尽了。切!那你不吐口水呀?你眼睛张开多看看,眼睛的神也漏掉了,耳朵喜欢听音乐也要漏掉了,六根都在漏啊!

漏尽——意识无漏(才叫)漏尽,所有烦恼习气、无始以来习气根根统统转了,所以普通叫做“空”是方便名称,无所谓空——清净圆明了。并不是空并不是没有,转成清净圆明了。那么到了这个境界、第八地的境界,第六意识转了,转识成智了,不叫“第六意识”了,叫“妙观察智”。所以得道的人、诸佛菩萨在定中,用的是什么?还是用的意识,可是不是凡夫境界用的意识了。你知道吧?所以,百丈悟道的时候跟马祖讲,拿起那个拂子:“即此用!离此用!”就是这个东西,还是这个东西,可是不是凡夫的意识。这个时候意识转了叫做“妙观察智”,是“观察圆明照大千”,第六意识变成智慧境界。变成个什么呢?变成我们的照见三千大千世界的大的雷达网,这三千大千世界的一切众生、风吹草动、乃至一个蚂蚁、一个灰尘动,在这个第六意识圆明清净、大圆境智上清清楚楚。这是第六意识。所以“远行地后纯无漏,观察圆明照大千”。

那么我们一般所谓学佛的,偶然心清净那个境界是第六意识偶然清净,所以禅宗祖师有时候讲,一般人想想,“唉哟,达到空了!”来告诉师父:“哎呀,你给我印证一下。”哦,现在青年很多,常常有些青年写信来,自己认为已经悟道了,要求我印证。我又不学禅,我也没有悟。哎呀,或者“你不给我印证?!”那个火气之大啊!“啊,你不给我印证?!”好像罪该万死。还有一个青年当面跑来,说:“我这个硬是悟了。”我说我不懂禅呐,你找我干什么?他就说:“我悟了,你要给我印证。”我说印证什么啊?我又不懂禅,我又不是禅师,你叫我印证?“那不行啊,你不给我印证!”我把桌子一捶、痛骂一顿,我说:你给我滚开!你神经了?跑到这里来?!我这里又不是道,也没有道,也没有佛,我是个普通人,我还给你印证?

你看这样的人——好几个。这个可怕吧?呵,这个!所以呀,学佛啊,什么叫做入魔?这些人叫做入魔。头脑还清醒得很,讲些都有道理,实际上这个道理他讲得对不对呢?他也觉得自己:“哎,我现在跟你讲话,我都觉得没有我诶,我都空的呀!”其实他跟我讲,我绝对相信他是真的啊!不是假的,因为他不是神经;神经的眼神、意识都看得出来。但是第一个,他做人的基本已经不够了!哪里冒冒然跑来这样认,也不认识,好像我就欠他有个禅有个什么的!啊,很多啊!还有一些写信来,只好一丢。连基本的做人的道理都不懂这个时代你说怎么得了呢?!

其实这种境界我们普通人都有的意识狀况。禅宗祖师叫做什么?——“孤光偶露”。偶露,这是形容词。所谓你们看禅宗的语录就知道:“孤光偶露”,偶然撞到一下。譬如我们人走夜路,忽然碰到一个木头,一吓:“呃!哪一个啊?”好像还是“三际托空”的啊!中间这一刹那之间一个念头都没有。好像也是“三际托空”意识空的境界。我讲“好像”这个里头有个窍妙哦,也可以说不是“好像”,这是把你切断了。在这种情况下,一个人所以受重大的刺激,受吓、喜怒哀乐中间都可以碰到意识状态这个境界;要就发疯,要就大智慧、开悟。就这样一个情况。所以开悟也没什么了(不起),这个悟这不是禅宗悟道的悟哦。我讲开悟就是:理解了,就是第六意识那么一个清明的境界,有时候可以保持得很久。那么保持得很久是很舒服的,身心是很舒服的。但是有一点哦,你上座坐久了,你两个腿的气不通的话,你坐在那里照样地腿痛腿麻,麻得你第六意识一点都不清明了,所以靠不住的啊,不是道啊。所以第六意识空,就是要习气的彻底空。

再说第六意识,譬如我们学密宗的人有个讨论,前五识我们都晓得在哪里,身体、眼睛、耳朵、鼻子、嘴巴、舌头、味觉、嗅觉都知道,(这是)前五识。

第六识在哪里?过去人讲在心脏——不是。第六意识在脑。所以我们思想运用多了,脑越停不了,第六意识的机关开得越大。那么后来讨论到第七识在哪里?第七识无所在,五根、六识里头都有、都在,哪一点都有我见、我执。说第八阿赖耶识在哪里?在我们当年学这个密宗讨论的,两派的争论,一说第八阿赖耶识在中脉,在背脊骨的中间;有一说在脑子里。其实都不是。他们都忘记了第八阿赖耶识“受薰持种根身器”,那就我们这人体啊,手(伸开)有多宽,人体放射的能、人体自己的电与光就有多高、多大。在这个范围不但有第八阿赖耶识的功能;超这个范围以外跟宇宙通的,都是第八阿赖耶识整个的功能。你说它通过督脉、或者是通过中脉、通过间脑而起作用可以;说第八阿赖耶识就在这里,或者在海底、在哪里,那都是着相的,是错误的观念。

我们先休息一下。

(八识规矩颂)简单地、快一点了解了,好正式研究《成唯识论》。现在是讲第七识。第七识一般的习惯没有办法翻,不翻意,翻音、叫“末那识”,这个“那”字在过去读“诺”。这个“末那识”第七识,尤其现在研究心理学的同学们更要注意,现在心理学所讲的潜意识、下意识,乃至什么这个“第六感”等等,并没有超过第六识的范围。所以“末那识”没有办法翻译成什么识,理念上的理解它,它是真正第六识(的根),叫做“意根”,意的根。那么我们如果加以进一步的理解,普通叫做“念”,这个就是“念”,念头那个念。因为第六意识我们容易分别了解它,人的思想分别、头脑的清楚,对于事情的思考周详,是第六意识的作用。第七识所谓之“意根”啊,有时候好像不起分别、没有分别,那个境界、里头、这是我们有念,尤其我们在这里,大家都是注重修行求道,打坐的时候进一步觉得自己一点杂念都没有,觉得清清静静,那个正是念,那个正是第六意识的根、意根。

所以“念”,普通经典翻成“念”,这个“念”,我们经常拿一个笑话的办法、可以说是笑话的办法——测字摊,一般算命看相测字那个办法。中国字这个字,你看“今”字下面一个“心”,现在心,这个就是“念”,今心嘛!说睡眠睡着了,什么思想也没有。那个睡眠境界就是“念”。也是念。这个念进入睡眠昏沉的状况;心理状况在睡眠昏沉当中。所以刚才特别提出来,做功夫的朋友们特别注意,你觉得自己完全放下、睡眠、空掉了,身体感觉都没有,这个中间你要分辨清楚,算不定这个完全放下连身体感觉都没有正如普通人在“睡眠位”(心理的位置)或者是“闷绝位”(闷过去了)相同的。这个正是意识的境界,不要认为这个时候不是意识,这个意识接近到第七识末那识境界。

所以末那识,普通地也有解释,很普通的解释叫做“我执”,叫做“俱生我执”,与生命同时来的觉得有个“我”。那么一切众生之所以不能成佛,就是“我执”第一空不了。但是这个我执哪里来的呢?“俱生我执”,当我们入胎的时候已经有“我”,乃至没有这个肉身、变成中阴身的时候,这个“我”也没有离开、第七识没有离开,所以“俱生我执”。(你们没有书的人可以跟他们有书的坐在一起借一下,啊。)所以第七识末那识叫“俱生”、与生命同时来的。例如这个婴儿生出来,第六意识、现行的第六意识(刚才讲的一段啊,要特别注意)婴儿没有现行的第六意识,但是第六意识习气的根同样地在,没有爆发而已。受后天教育等等灌输,再来爆发那个根。那么婴儿没有第六意识分别、思维、思考等作用,但是婴儿的第七识的“我执”早就存在。比方说,两个双胞胎都饿了的时候,一个早有奶吃,迟有奶吃(的那个)他还是不高兴的,觉得我怎么吃迟了?那个我执与生命俱来;有生命就有我。这个“我”就叫做第七末那识。


分类:南怀瑾 书名:唯识与中观 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