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唯识与中观》第06章


也作了三个颂:“带质有覆通情本,随缘执我量为非”。第七识哪里来?是带质境,由第八阿赖耶识的、带第八阿赖耶识的本质所呈现的。所以有“我”,就会起带质的作用,它的境界属于带质境。

“有覆”,因为有“我”,把自己的第八阿赖耶识本来的功能遮住了,“有覆”就是这么盖起来,像这个东西拿个毛巾那么盖起来,看不着了、看不见了。

所以第六识我们自己也可以体会呀,我们这个思想晓得:哎,这个是第六意识作用。自己找自己这个生命上第七识在哪里,很难找到。因为它这个“有覆”的作用,把第八阿赖耶识盖覆了,自己也伪装地盖覆了,这个“我相、我见”在哪里找不到。我们觉得自己“哎!我这个人无我了!”嘿,这句话就是“我”!“我这个人啊都无我的!”这句话正是“我”。所以带质境,有“盖覆”的。

“通情本”,我们有许多情绪变化、一个人情绪变化,喜怒哀乐、心里烦闷啊,有时候你看,我们看有些人天生的啊,每一个人生下来、有许多人坐在哪里无缘无故啊,都是带一种愤怒的形态,看起那个面孔都好像是讨债的面孔。有些调皮的面孔,你一看就是调皮,他一生都表现出来。为什么?它是带质境。所以这个肉体上的变化,都是那个第七识的那个我相所表现的。“通情本”,一切众生、一切有情发生这个情绪的作用也都是它所变。所以我们普通讲:“哎,你注意呦!我这个人个性不同。”我们普通讲话、现在人讲话,这个个性就是第七识的“我执”。是有不同,每个人个性不同,由第八阿赖耶识种子所爆发出来的。所以这一点,就比较讲到第七识深刻一点了,很难懂一点。带质境有“盖覆”的,“通情本”。

“随缘执我”,这个他,从生命一来他就抓住这个“我”,“我”在哪里表现?并不是单独有个“我”——“随缘执我”,碰到事情,做什么有思想,那个我见、这个主观,所谓我见就表达出来了。个性、主观,这个我见越强的人,个性也越强。所以“随缘执我”。

但是这个“我”有个什么东西呢?没有东西,它是“非量境”,非量。其实呀,自性中本来“无我”;所谓本来无我,本来是“大我”,非常伟大的我。可是因为我们没有证得道以前,所以始终抓着一个“随缘执我”的这个小我,所以父母给我这个身体以后,就抓住这个是我,很看得牢——非量境界,所以“我”的境界是非量境界。

那么第七识所包含的心理、心态,“八大”,八种大烦恼都有,那么这个注解上有,哪八种大烦恼,本书注解上有的,不需要我们讲了。因为我们讲什么是根本烦恼,什么是这种心理状态,都在《成唯识论》将来都要仔细地讨论。讨论到了以后才晓得,自己打坐作功夫哪一种状况是属于什么心态的,不要搞错了,以为自己得道了。

所以,第八识的最密切连带关系:八个大烦恼,五种遍行。我们注意这个五遍行,五遍行八识里头都有,五遍行好厉害。什么是五遍行?作意、触、受、想、思,这是五个遍行。前五识、第六识、第七识、第八识里头它普遍地存在,五遍行。所以我们注意哦,修道的人,不管你修净土、修禅、修密宗、修止观,有时候觉得自己第六意识空了,有许多修道打坐身体上功夫气脉也做得蛮好,也觉得打起坐来:我也没有思想没有念头——你不要自欺了!没有粗的想,正在“思”的境界。那个细微,“我都知道!”这是思的境界,正在五遍行中。你什么空了?那就真叫做空了,你空搞一场,是“空(kong4)”了,钻了空子了。所以这个五遍行要认得清楚得很。但是五遍行最可怕,它八个识里都存在的。

所以第七识里头,有大烦恼八个、遍行五个,但是有“别境”,别境里头有几个心态,有一个心态是“慧”,“慧”是别境哦!怎么叫别境?我们普通人心理状态里头,没有得道以前,有思想、有妄念,没有智慧;悟道的时候有智慧。这个智慧是“不思而得,不勉而中”,引用《中庸》的话,“不思而得”,不要去思考它,不要去研究它,一通百通、自然悟了。“不思而得,不勉而中”,一点也不勉强,随时在道的境界里头。“不思而得,不勉而中”你们要注意!这个是“慧”的境界,慧的境界不是思想出来的。你说我打起坐来想出来、研究出来,那个是妄心哪,那正是妄心妄想。所以“慧”是别境,另外一种境界。

但是第七识里头,第六意识意根真的清明了,慧、智慧透出来了,所以它又具备一个好的特殊境界——别境慧。但是第七识啊,根本烦恼大得很,这个树根一样,水泥做的根牢得很,什么呢?“贪、痴、我见、慢、相随”。你注意哦,我们根本烦恼三个:贪、嗔、痴,第七识没有“嗔”哦!追求一切的贪欲、贪念,我们贪名、贪利、贪高兴、贪漂亮、贪什么,都是它;痴迷,最痴的东西,那痴极了!就像猪那么痴,愚痴到极点,这个地方。没有“嗔”哦!这个“嗔”是第六意识最大了,越想越不对:“老子揍死你!”哎!这个是第六意识。第七识那个意根里头啊,可是它虽然没有“嗔”,有个什么?慢、我慢,“我”是不得了的。等于我们从前看的写的小说,所谓《阿Q日记》,上面所讲的,挨了人家的打的那个白痴,被人家打了以后,个个欺负他,他自己白痴嘛,一点办法都没有,但是他还是:“不要紧,格老子,哼!儿子打老子!”自己给人家打了,他还骂:“哼!不要紧,儿子打老子。”好像自己还是你的父亲,你这个儿子打我!描写一个白痴。但是这种人的心理状况经常有,一个非常懦弱自卑的人,受了人家欺负的时候,也是想想:“哼,我还怕你啊?我才不怕呢!不过我让你就是了!”我慢!这是一面的我慢。

还有一种我慢呢,人生下来,现在我们叫做自尊心,好听点。所谓自尊心,人就是“我慢”,总觉得我了不起。这个我慢这个东西呀,慢心是不得了的啊!很可怕的,与生命俱来的,所以属于第七识的。这一生下来,“我”就觉得,我比你就不同,我就是比你好。最笨的人他觉得比聪明人“我还是比你好!”这个是“我慢”。

如果有了学问有了知识以后啊,这个慢心增加了,叫做“增上慢”,所以学佛是最怕“增上慢”。有一点功夫了,有一点心得了,哦!然后啊,天下人都不在眼下了。我们看到很多的过去老前辈们学佛的,你譬如说熊十力呀、欧阳竟无先生,我们当时就讲:“哎,这二老啊,增上慢,太可怕了!”那是增上慢。太虚法师跟他也可以说同门嘛,都是杨仁山先生的弟子,想跟他俩谈一谈唯识问题;太虚法师也不错啊!欧阳竟无说:“太虚!他还有资格来跟我俩谈唯识?不准!”就这样“慢”,那个增上慢是严重得很啊!所以有道有学问的人,那个慢心是越来越严重!那一种心叫做“增上慢”。

“增上慢”是非常可怕哦!诸位呀,学佛修道要学问,学者多犯这个毛病。学问越好增上慢越大,所以成道越难。所以我们大家都要共勉之啊,共同要勉励。

所以贪、痴、我见,主观的我见、成见、主观等等,慢心,这些心态的状况,都是跟着第七识与生俱来的,只要生下来(就)同来的。不过我们要回转来讲,以凡夫境界啊,我觉得贪、痴、我见、慢都是好东西,一个普通人没有悟道的如果没有这几样他活不下去了,不想活了;一个白痴,一个最最没有出息的人,因为他有慢心,他也觉得自己是顶天立地的大丈夫啊,哈!这是另一面,谈一个普通心理的笑话的话。可是在修道,我们之所以不能证道,这几样东西,心态的障碍太大、太大了。所以第七识是这么一个东西,介绍完了。

第二首告诉我们,“恒审思量我相随,有情日夜镇昏迷”。换句话,有些人爱睡觉,糊涂的人“我执”越大;脑子聪明学问好的人,我慢、我执越大;但是越糊涂的人、越爱睡的人,我慢更大、我执更大。就是这个第七识的“我”,你要注意。所以这个“我”啊,这个第七识、意的根哪,它的那个地方的心态作用:“恒”,经常的;“审”,这个“审”字注意哦,会审察、仔细得很,我们这个意识的作用有时候粗枝大叶,比如对一件事情,人家说:“哎,你这个东西送给我好不好?”我们有时候高兴这个意识说:“好哇!你拿去!”嘿,意识作用。过后,他拿走了,有时候一静下来一想,心里:“这个不对!太可惜了!刚才怎么给他了?”这个第七识的审察自己,你看不出来,那都是第七识的、意根的那个“我见”来的。所以它“恒审思量”,平常在思想,这样、那样……那个细得很。不是我们普通心理状况所了解的第六意识。第七识“恒审思量”,这个一起思量、这个念头一起作用,“我”就在其中了,这就是“我”嘛。认为我怎么可以这样,我不可以啊!“哎,我怎么送给他了?!我怎么答应了他呢?”就是譬如说我们这一件事情,过后一想后悔啊。睡着了、将睡未睡,或者一睡醒了,思想第六意识门面都没有打开、没有开张的时候,在那个迷迷糊糊中间,那个作用就是第七识。我思的这个意根来的。“恒审思量我(我见)相随”。所以西方哲学家笛卡儿所讲:“我思则我存”,我经常说,笛卡儿很不错了,真有见地,已经到达这个认识,就是王阳明所讲的良知良能也只认到了这一点。所以王阳明的四句教:“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王学的四大教名句。但是王阳明也是打坐的呦,他也发过神通哦,他只看到第六意识的意根——第七识这个境界,认为这个是良知良能。第八阿赖耶识他影子都没有摸着。

可是你要晓得,一个修养作功夫到了破了、转了第六识,能够到达第七识境界的人,决定可以成大师、大哲学家了,了不起呦!智慧超人一等。因为第七识里头有个“别境慧”,所以哲学家的思想都是这个别境慧出来的。文学家有时候的名句,那个好的文学境界自己都不晓得怎么写得出来的,那个也是别境慧里头出来的。所以啊,这个第七识是这样:“恒审思量我相随,有情(一切众生)日夜镇昏迷”,这个“我”识、第七识跟着你,昼夜跟着你,“镇”字要注意!把你压住了,把你压住在那儿,“昏迷”,所以我们的无明,智慧出不来、不能悟道,“镇日昏昏”,就是这个东西,我见、我相。

“四惑八大(什么是四惑下面都有,八大烦恼都有)相应起”。这个东西最厉害!四惑、八大这些东西都是这个意根(第七识)的作用。

“六转呼为染净依”。哎,但是你说我这个“我见”、第七识要怎么样修到无我呢?我们怎么样达到无我、把我空掉?嘿,要它的前面那个东西——第六识转了,它(第七识)也转了。它跟第六识两个呀,阴阳两面,这样转的。第六识转了,第六识完全分别妄想不起,变成清明在躬的时候,第七识也变成净相,干净的面,这“我”已经干净面。第六意识一动、一冒火了、一起念头了,第七识马上也变成黑暗面了。所以第六意识跟第七识它两个关联那么密切。所以“六转”第六意识转了,“呼为染净依”,“染依”就是污染了,凡夫就跟外境污染了、外境界的污染,第七识被污染了。因为第七识它本身啊,虽然有个我见,他不会分别思想,带领它做坏事(的)是第六识。所以《西游记》上把这个第七识变成哪一个师兄弟呀?就是那个沙和尚,光是挑东西的,跟着后面挑。那个猪八戒是情感,猪八戒骗沙和尚:“哎哎!师弟啊,你不要听猴子(猴子就是第六识),不要听孙悟空,听我的!”那个沙和尚也莫名其妙,听猪八戒骗了。碰到了孙悟空(第六意识):“你怎么那么笨又听这个老猪走了!怎么听这个感情走哇?你跟我来嘛!”哎,沙和尚又跟着猴子来了,呵!“六转呼为染净依”,他自己没有多大的主见的。

所以你知道我们禅宗的六祖,你说他一个字不认识,他的那些跟着他学的徒弟们都是第一流的法师、第一流的学者,他平常听他们讲完了,他就可以给他们作结论的。所以六祖他唯识讲得最透了:“六七因上转,五八果上圆。”悟道的人,第六识先空念头、空掉了,第七识就是因上转,初初悟道,得一个清净法身的境界,现清净法身容易,这是六祖讲的,“六七因上转”。你要想把身体也转化过来,肉体四大、心物一元都转变,把五根都转变有五神通了、起作用了,所以报身、化身的成就啊,五识和第八阿赖耶识要证到佛果以后才变得了啊!你看他老人家两句简单扼要的话,把唯识修持的道理(说明了),“六七因上转”。说我们修净土念佛的也好、修禅的也好、修止观也好,初步的要想空转呢,转这个第六意识。第六意识清净、空转了,那么差不多了,第七识跟着转,所以“六七(是)因上转”。前五识、第八识,前五识我们不是讲过了吗?要到第八阿赖耶识转了,前五识才能转哦,很难哦!所以是“五八果上圆”哪!所以第二首就讲:“四惑八大相应起”,第六识转了,“六转呼为染净依”[断录]第七识具生我执也跟着庄严起来了,它是这样转的一个东西。

那么下面讲得道的时候,“极喜初心平等性”,因为第七识这个俱生我执,它与第六意识相依为命,它是第六意识的根。所以菩萨登初地欢喜地的时候、刚刚悟道的时候,功夫到了三际托空,在三际托空里透出来这个别境慧,突然一悟,所以大家要问禅宗怎么叫“悟道”,你就是做到三际托空,那个是心量的境界啊!你悟了没有?那个悟是般若诶!你在三际托空心量的境界里头透出了这一悟,所以才“别境”了:“啊!”是这个道理。这就是悟。

譬如说有些禅宗语录讲错了,破初关,“未参禅以前,见山是山,见水是水;悟道以后,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那是功夫境界、心态的状况,那同悟不悟没有关系。那是说看到这个境像心哦!那我们把第六意识只要摆平了,你看一切境界都不同了,这没有什么稀奇嘛!所以见道以后啊,“见山是山……”这都是空话!悟道,悟与不悟,禅宗这一悟——“慧”透出来。但是要这个定的境界、心量的境界到达了清明,这个中间透出了这一点慧的作性,叫做“悟了”。不是说你们拿着某一个清明的境界,抓着这个境界,“哎呀,我得了道!我悟了道!”你不是自己欺骗了自己吗?

所以我们上午讲到明朝那位名士所讲人生做三件事:自欺、欺人,不然被人家欺。多半在自欺中过,要特别注意!所以第七识,初地菩萨得道的时候,登达欢喜地。其实初地的欢喜地啊,就是四禅八定初禅定功夫配合的。所也初禅呢,“定生喜乐”。“极喜初心平等性”,只要菩萨一登地,见到自己空性的时候,初地登欢喜地,我见没有了,我相没有了,看一切众生都是平等、慈悲。所以,“极喜初心(发起)平等性”。但是,换句话说,我想在座好几位都有这个经验,当你用功好的时候,心境很和平的时候,自己好像的确没有我相了,人家侮辱你打你一下都不会生气,觉得每一个人都很可怜、都很可爱的,会慈悲心会起来的。“平等性”,我跟你都平等、一切平等。但是这样叫做无我吗?没有哦,还早哦!初地菩萨登地刚刚见到了无我的这个平等性。真正达到无我要八地以上的菩萨,“无功用行我恒摧”,到达第八地菩萨,拿我们刚才以禅宗比方,到达破了重关的时候,“无功用行”了。“无功用行”很难了,不需要用功了、自然都在用功,行、住、坐、卧,都在定中、都在慧中。在水里头游泳也好、你去打滚也好、跳舞也好、打架也好、开车也好、登山也好、滚下来也好,你都在定慧中,不需要(用功了,自然)有定有慧,“无功用行”。

所以我们晓得,像禅宗的祖师赵州和尚,大禅师,八十岁了,还到处找明师、访道。所以“赵州八十尤行脚”,到处参访善知识。当然,他是方便讲的话,人家问他:老和尚,你是大祖师,八九十岁了,还在外面跑什么?为了这个要打成一片哪!此心还没有打成一片。禅宗所谓打成一片,还没有到达“无功用行”。你还要打坐作功夫入定才有,不打坐不作功夫你那个道就倒掉了,不叫做“道”了,叫做“倒”了,茶杯要“倒”出来了。用功才有道,不用功没有道,这个道你说还值什么钱嘛?不值钱了!所以菩萨到第八地以上,“无功用行”,所以叫第八“不动地”,不退转。没有到第八地以上的菩萨,你功夫再好、智慧再高,还会退转哦,还会退到六道轮回里头去哦,还在那里转的哦!到第八地以上的菩萨,在不动地才可以不退转。但是到这个时候是“无功用行”了,不需要用功自然用功,无往不是道,无一不是禅。到这个时候才是真做到了“有我的无我”。“无功用行我恒摧”,永远真正无我境,人无我。但是第八地以上的菩萨,只破除了人无我,法无我还没有到达完全干净哦。所以“如来现起他受用,十地菩萨所被机。”真做到法无我的时候,成佛了,十地以上的菩萨,进入了如来地、佛地了。那么还有我没有我呢?对不起,还有我,这个我是什么?佛的大慈悲,千百万亿化身,一切处度众生,所谓“他受用”。变成佛的、这个我啊,一念一动,这个“我”念一动,“哎呀,我要救这个人!”这一念一动,就化身出去了,变成“他受用身”,这个化身教理上也叫做谓“他受用”——为利益你而用的,一切的动作为了帮助你,乃至打你骂你一切等等,爱你、笑你等等,为了“他”。所以佛菩萨的境界,化身千百万亿,这个身,像释迦牟尼这一生,来教化我们这个世人,这一生的释迦牟尼佛的肉身,也就是“他化”——他受用身,为我们一切众生,这个“他”指我们其他的一切众生。所以成佛有我,这个才是大我,这个才是真我。所以佛一生下来,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天上天下,唯我独尊!”这个“我”来了,还是有“我”。

所以难懂吧?所以修行之难吧?先要无我,后来的真我,是这个样子。但是这个真我是《涅槃经》上讲:常、乐、我、净,这个我。这个我是如来地境界、成佛了的境界的我。所以“如来现起”,现量境要起就起。看这个众生,所以观世音菩萨循声救苦,以三十二变化身,救度这个世界。岂止三十二?他在密教里头,有二十一尊度母,也是他的化身。啊,所谓正法明如来、准提佛母,就是他的正化身,都是他的化身、变化。这些身有时候变成二十一尊度母,所谓绿度母、红度母、白度母等等,有时候又变成“应以何身得度者,即现何身而为说法”,观世音菩萨何以有如此的功德?因为他早已成佛了,他的本名叫“正法明如来”,正法明如来化身在这个世界是观世音菩萨,同西方极乐世界观世音菩萨也是他的化身,正法明如来。这一些化身就是如来的境界,“现起他受用”,为了众生,自己“我”化身出去的“我”,这种境界要到十地以上的菩萨、到佛地,这个我是真我的成就,常、乐、我、净。

第七识,我们也交代了。现在(讲)第八阿赖耶识,麻烦来了。讲第八阿赖耶识,陈先生前天提出一个问题,投胎的时候,据他也亲眼看到他的家乡,因为他跟我同乡、浙江人,不过不同县,陈先生是浙江吴兴人。他说看到家乡的,有人的确到妈妈要生的时候才来投胎的。他所以前天听了三生石上这个事情,他问我是不是入胎的时候就投胎,还有半路投胎、有出胎的时候投胎?因为我们前天讲得时间来不及,我说讲到唯识第八阿赖耶识详细说明这个问题,恐怕今天我看看时间不够,先念了,大概下一次我们专题报告这个问题。

第八阿赖耶识,这是根本,“性唯无覆五遍行”,第八阿赖耶识,没得盖覆的,它没有躲藏在哪里,无所不在,第八阿赖耶识,无所不在。心物一元,无所不在的。它自己的性能,这个“无覆”,第八阿赖耶识其他的作用、心态的状况它没有。心态的状况第六识、第七识有,前五识有一部分。第八阿赖耶识,它没有心态状况。它是这么一个东西。根根,等于我们一棵树的,它这个种子所生的树根、等于这个树根;第七识等于这个树干;第六识啊(等于)树干的中间、那个主要的中心;前五识(是)这棵树前面开的花、结的果。比方,我们把它比方是这么一个东西。所以第八阿赖耶识,它其他心态没有,可它有这个作用——“五遍行”:作意、触、(感)受、想、思。

所以你们有许多打坐的要了命。很多人因为理路不懂、道理不懂、理论不懂,去盘起腿来想试验这个生命的科学,你怎么通嘛!都觉得:“哎呀,我定是很定嘛,就是也没有念头,可是总是我晓得呀!”好像他要学死人才好!“完全不知道”他才叫做“定”。你要晓得第八阿赖耶识正是有思哦!这一思都没有,你不是闷绝就是昏沉,这不得了哦!大糊涂哦!它正在“五遍行”中,五遍行第八阿赖耶识有思哦!所以入定的人,一点也都不知道了,那叫做定啊?那是你的佛法,你自己乱解释的佛法。

所以一般人认为:“哎呀,打坐坐在这里应该是什么都不知道。哎呀!我越来越清醒诶,越来越不要睡觉了。”嘿嘿!那是当然喽!哦,你以为越来越糊涂、越来越爱睡觉、乃至睡着了以后什么都不知道,这叫做入定啊?这叫做变猪!真的呦!这个修下去果报会变猪了的哦。不仅我那么讲,宗喀巴大师也是那么讲,很多祖师吩咐你:不要以为昏沉的境界是定、不要以这个是无念,那是错极了的呦!无念的话,是“观察圆明照大千”,大圆镜智,更清楚;但是自己没有动思维心,没有动分别心,那个才是无念呀!所以像镜子一样,照天照地,纤毫一动都知道,那才叫无念;不是无知哦!所以你功夫越好越不要睡眠、越清楚,是当然的啊!清明境界现前嘛。所以可悲啊,很多人不懂学理乱去修行!我几十年常教你们要想学佛想用功先要穷理呀、先要穷理呀!嘿,老朋友也好新朋友也好不听我的,不听我也只好算了,跟我没有关系,你要去变什么你爱去变,下一次我碰到你说:来来来,又来了,再说。变狗也好、变牛也好、变狮子也好、变老鼠也好,再教你来嘛!再不听话,又去变去嘛。是这样哦!不是讲笑话,很严重。

所以阿赖耶识它里头有五遍行。这句话讲完了。

“界地随他业力生”,这个宇宙佛说有三界、九地,这个表后面都有,整个的宇宙万象,都是第八阿赖耶识这个功能变出来的,这个功能叫做业、业力。三界六道、天堂地狱、畜生恶鬼,鬼、神有没有?都有。什么变的?不是上帝、不是阎王、不是玉皇大帝,也不是佛、也不是菩萨,是我们每一个人第八阿赖耶识自己的业力所造的,“界地随他业力生”啊!

“二乘不了因迷执,由此能兴论主诤。”小乘的罗汉、声闻、缘觉,虽然他自己觉得证到涅槃、证到空,他都认不清楚第八阿赖耶识是个什么东西,“不了”,小乘罗汉他根本不知道,所以还不算悟道的呦!所以《楞严经》上佛把声闻、缘觉都骂成外道了,所以识阴里头十种外道,因为第八阿赖耶识他不知道,“二乘不了因(为)迷执”。

“由此能兴论主诤”,就是大乘菩萨,有些也搞不清楚,所以由佛过世以后,有《成唯识论》啊、《辨中边论》啊、《中观论》啊、《大智度论》啊,这些菩萨们没有办法,起来作论,就是论这个道体这、个东西。“由此能兴论主诤”,意见上、思想见地上的差异。我们今天先到这里。

第八阿赖耶识,首先我们要了解第八阿赖耶识,所谓把这个心的作用,分成八个部位、八个识来讲,最怕的呢,连佛都很害怕,害怕什么?害怕一切人听了唯识啊,被唯识的道理困住了,所以佛在《解深密经》上讲一个偈子:“阿陀那识甚深细,一切种子如瀑流,我于凡愚不开演,恐彼分别执为我”。这里“阿陀那识”也就是阿赖耶识的另一个名称、另一个作用,就用我们普通讲:生命的根源。他说这个识啊,最深、最难懂、最细了,过去我们这个生命无数劫以来,这个生命,你说它是空的,譬如学佛的容易讲,空的;空只是一个现状,空不是没有。那么你说这个生命是有的吗?有也只是一个现状,并不是真的,像我们这个手巾、像我们这个茶杯盖,现在是有个东西可以抓到的这个有。不是有,这样的有是个假有。所以空、有都不是。那么它究竟是个什么呢?佛作了个比方,像一股流水,一个瀑布一样,没有断过。但是这个瀑布呢,是一个东西没有?不是一个东西。是很多的水分子、一股力量永远向前面的奔流,旋转地奔流而构成了这个瀑布的形状,你分析它,中间没有一个东西、没有一点真正是水会留住的,但是也不能说它没有水。所以我们生来死去,一切种子,所谓一切又把它分析起两个范围:一切有为法与无为法。有为法包括宇宙万有,无为法包括一切圣贤成道的,所谓拿中国文化讲,包括鬼神仙佛等等,尤其是仙佛证到无为法的,这都在一切以内,这一切种子像一股瀑流水一样。那么佛只好拿这个比喻来讲。所以究竟是有、是空?讲一个“空”,大家的观念被“空”困住了;讲一个“有”,被“有”又困住了;讲一个“非空非有”、“不空不有”、“即空即有”,又在困住了。都是不能解脱。所以他说非常难讲。他说平常我不愿意讲这个八识的道理,“我于凡(夫)愚(人)不开演”不愿意讲,恐怕大家听了以后又抓住一个八识,(认为)有这么一个东西。

譬如我们现在讲到阿赖耶识,首先了别“识”,我们再三提到唯识、佛学三个名词可以概括:心、意、识。这三个名词我们再三提出来,大家都很熟。可是大家没有仔细去研究、去参详它。这个心,现在我们用现在的观念,把它当成一个本体(我们这个生命根源这个本体),它包含了两部分:心理的(精神的)、物质的,这两个心物所谓心物一元,这是一个名称、是一个理论,这是心。并不是我们现在能够思想、大家活着精神很好,今天都没有死掉、也没有生病、能够思想能够感觉能够知觉的(这个,)这个心是“意”,“心”起的作用,第二重投影;我们拿现在的话来讲,心的第二重投影、最活泼的、能够了知、有知觉、有感觉的,这个是“意”。

什么是“识”?(心的)第三重投影,我们普通晓得,了别就是识。今天身体、头脑很清爽、能够分析清楚、听这个话听得很清楚,就是“识”。那么识这个东西,在它的作用上是“了别”,明了的了,分别这个别。在我们生命上,这个了别的东西它有染污作用,容易被外界所染污的,所以它有染污作用,也叫做“染污识”。识,就是能了别、染污。那么这个识,普通我们可以叫做,一般的所谓学禅的人:念、这个念头,我们思想这个“念”。譬如大家在座很多学佛学道、打坐作功夫,不管你功夫怎么好,打起坐来定,乃至你们能够出神,所以你拿道家来讲可以出阳神,普通都晓得阳神啊,说这个灵魂修成了从顶上出来,人家看不见,你也看得见人家,你来也可以喝茶,也可以拿毛巾,不过我毛巾还在这里,你还是没有拿动,这个叫做阴神。阳神就不同了,如果有人出阳神的话,他过到这边来,也坐在这里也坐了听话,他要端茶杯也拿得动,毛巾也拿开了,这个叫阳神,同我们肉体一样。当然大家也没有看过。一般相传这个人出神,从这里(头顶)出来——不一定。真达到最高的功夫,这个神随便从哪里都可以出。但是就是说,你出了阳神,成佛了、得道了没有?没有!没有了道,只是你的功夫,还是念,念就是阿赖耶识的种子。所以呀,我们心、意、识、念,拿现在漂亮名称就是生命的功能。

今天我们第一个先要讲,第八识怎么样投胎、怎么样出胎的问题了。那么原文的句子要记得,这个第八识的偈语:

浩浩三藏不可穷,渊深七浪境为风,
受薰持种根身器,去后来先作主公。

这讲第八阿赖耶心识的这个部分,最后这个根根,我们上次比方过,拿树来比方,它像根。这个识啊,心意识,心,我们这个心念像什么?所以叫它是识。比方,第八阿赖耶识是根,(这是比方哦,不要被比方骗住了。比方听过了、了解了,那个比方就不要了。)(第八识)等于一棵树的树根,第七识等于树的干,第六识(是)这个树干中间的中心,前五识等于枝杈。我们晓得这个识、心意识。譬如讲,我们现在活着,像这个心上开了一朵花,呵,所以讲禅宗,“释迦拈花,迦叶微笑”。我们现在活着的生命的确大家都是一朵花,开得很茂盛,这个花里头你找不到一颗果吧?任何一个花里头都找不到它的果;除了莲花,当然花果同时的;其他的花里头没有果。等这个花变成果的时候,果成了,花就落了,果成、花落。所以我们的心意识,这个状况你没有办法找到它。当然除非你大彻大悟成就了。否则呢?我们别人可以看到,得道的人可以看到其他的人心意识。等你死的时候,你这个花落了,那个识的成果跑出去了,这就叫做灵魂。这个道理啊。

现在这个第八阿赖耶识这个偈颂,玄奘法师归纳起来要我们记得。这个心,根本的功能,有三藏,怎么叫三藏?不是经律论三藏,就搞错了,“能藏、所藏、执藏”这三藏。能藏:它能藏过去、未来、一切万有的种性,有为法、无为法,它能藏。所藏:所藏的、所含藏的,所以第八阿赖耶识是含藏识,能藏、所藏。执藏:它抓得牢牢的。所以呀,这叫“三藏”。它所形容第八阿赖耶识,这个三藏的性能,“浩浩”——形容词,像大海一样,如瀑流水一样,浩浩荡荡、无边无际的,“不可穷”。

那么,这个心怎么来呢?像深海一样,深得很。“渊深七浪”,前面七识起了波浪,外境界,我们七识一动、心念一动,心念对着外面的外境,外境风动,外境越引诱,波浪越大,心意识的作用越大。所以你看由这个道理,现在所谓西洋心理学,乃至弗洛伊德他们的心理学认为——唯物思想的心理学也看到了一部分——认为人的心是受外境的影响,环境能够改变一个人,因为这个“境风吹识浪”,这个“境风”一吹,这个心识的波浪越动得厉害。所以啊,普通只晓得是这个境像。这里问题要注意哦,一个学佛法学哲学的,我们就要追问了,尤其告诉青年同学们不要那么乖,做人要乖,学问不要乖。你们现在青年人刚好相反,做人很不乖,思想啊乱跑;真讲学问啊,乖得要命、笨得要命,也没得思想。“境风吹识浪”什么道理呀?那么我就要问了,外面的这个境风是谁动的?它是上帝发动啊?还是菩萨发动啊?对不对?如果境风也是我本身心识动,那么何以叫“境风吹识浪”?这句话,在逻辑上又变成“二元论”了,不是“一元论”了。所以学佛,真正智慧之学要特别留意呦!所以,佛说:我说法四十九年,没有说到一个字——逻辑问题,一落文字言语,没有不落边际的,一定出毛病。就比如像这句话也出了毛病:“渊深七浪境为风”。那么一个错误的思想是外境引动了这个心意识。好,如果站在一个唯物学者的看法,唯物哲学的看法,那可见你所谓讲心境上这是个空洞的名称啊,也是外境的重要啊!外物都重要,你心意识因外物而产生的啊!“渊深七浪境为风”,外面境风一吹,你心波就动摇啊!啊,这问题就来了,所以这种地方就要参了。实际上,这个“境风、识浪”都是阿赖耶识自性的功能,“能藏”所动的,一动的时候就是两面,所以拿补充的话,就是中国的《易经》了——阴阳,“动则得咎”,一动,就有阴就有阳;阳的一面就是心的作用;阴的一面,变成有形的,那就是物的作用。它两个互相为因果的。“心能转物”,但是,在心不能转物以前,物也能转心。这是非常严重的问题!

你说这个天气很热,你说我“心能转物”,不流汗!不流汗!汗还是照流不误。不过你心里头可以觉得不热,可是汗还是照流。心物两个力量是相等的,它是一体的两面。那么现在我们暂时还不讨论,简单地先讲过这两句。

现在重要的就是陈先生上次问的,今天要讨论到。这个东西是我们生命的这一部分的根源,“受薰”,它接受外界自然的熏习,所以修行,我们佛学叫做“熏修”。这个熏,什么叫熏啊?熏腊肉一样、熏烟一样,一个香,这里天天点香,这个地方天天熏、熏、熏,就黄了,黄了以后熏黑了。人的习惯是慢慢形成的,慢慢练习、熏习,所以教我们念佛、拜佛,或者是做好事,慢慢把坏的根性把它熏习过来。所以许多人天天讲修行,坏根性真正修行在好的熏习路上走没有呢?没有。没有永远熏不成。所以,“受薰、持种”,我们这一生的所接受的教育思想、自己的行为等等,接受现行的熏,“现行”,这个现行的熏啊,就是变成未来的种子、未来的种性。那么,我们这一生的个性、现行,等等,就是前生、多生累劫的“受薰”来的,现行变种子,种子变现行。

所以懂了唯识这个心理道理,我们看世界上乃至看历史,因为谈古人方便,谈现在人麻烦,碰到现在人啊,罗嗦。我们看历史上的古人,这些大英雄、大人物乃至小人物、男人物、女人物、老人物、小人物,反正这历史上的过后一看,他生下来的过程就决定了他的一切的命运。为什么?他种性的熏习不同。除非是大英雄、大圣贤,这一生把过去生的种性自己硬是把它变过来,所以叫做大英雄;所以佛啊,称为“大雄”。我们到庙上看,“大雄宝殿”。世界上真正大英雄就是能够转变了自己。除此以外,没有英雄。这是很难!

譬如我们讲历史上,我们大家中国人喜欢读《史记》,看到项羽跟刘邦两个人,都看到秦始皇出来,刘邦一看秦始皇那个威风,就讲了一句话:“哎!大丈夫当如是也!”做人吧,就要做到这个样子。这个话可见含了叛变思想,但是很厚道,“啊,做人吧应当做到这个样子。”项羽一看,他讲的就不同了,看到秦始皇出来,“哎,彼可取而代之!”格老子可以把他拿下来,我也可以这样干!同样一个观念,两个表达的心理绝对不同,所以决定了他事业的成败也不同。

所以个性,这种个性、天生个性哪里来的呢?多生累劫的种性来的,熏习来的。比如一个植物一个种子,你把它移了一个土壤,怎么样变,它那个种性不变。苹果还是苹果,香蕉还是香蕉。你把两个构合起来叫香蕉苹果啊,它香蕉还是香蕉,苹果还是苹果味。种性不变。所以修行的道理就在这里。

所以他说第八阿赖耶识啊,我们生来死去,怎么样生、怎么样死,“去后”人死的时候最后走,“来先”投胎的时候先来,“作主公”就是这个东西。好,现在我们很难了,这碰到问题来了。这是陈先生要问的,拖了三个礼拜了,把他这个在胎里头没有出胎(一笑),人怎么样死、怎么样生、怎么修行这个道理。我们这个人,先由死讲到生,啊,根据佛学的道理,简单地、都很简单,详细讲非常麻烦,详细专门讲生死问题大概总要——像我们现在两个钟头一次,起码要一二十次(才)比较详细。

我们人活着现在这个肉体,在佛学叫“四大假合为身”。四大,地、水、火、风这四大。风就是气,我们要气、需要气,没有氧气就会立刻死亡,一秒钟没有氧气就死亡,氧气就是风大的一种;“地”就是骨头;“水”就是身上的血、液体;火就是生命的热能;这四大,四大组合构成我们这个肉体。每一大,大就是大类、这一大堆。每一大,容易生(大体的归纳,不是分析)一百一十种病,这关于骨头的生病有一百一十种;这个液体、血的病,有一百一十种;四大有四百四十种病,每一种病随时都可以使人死亡的。

譬如感冒、伤风,我们叫凉着了。凉着一下,就是小病一个,没有什么了不起——同样可以死人。所以凉着,那么在中医的道理,就是一个“传”,传染那个传。凉着有时候走入肾经,有时候走肺经,走各经不同,看各人身体,这就是业力不同;就是凉一下,也可以马上使你死亡的。你不要看到认为小病,没有哪一点、譬如破掉一点皮有什么了不起呢?如果细菌一进来得了破伤风,也立刻死亡,这随时可以死亡。这个生命是脆弱得很!尤其是呼吸气,一口气不来,这个气我们鼻子吹,把它蒙住了,一出去,吸不进来,立刻死亡,很简单。死亡是太快的事。这个身体是非常脆弱。那么人能够根据业力得正死亡的并不多。多半的我们的死亡,都是不正,都是横死的。大的横死,譬如说,寿命没有到,自杀、车子撞到、飞机掉下、掉到水里去、火烧了,等等,都是叫横死,当然这个还是大的。实际上我们普通生命都是横死,自己没有照顾自己、医药不对糟蹋了的、被医生耽误了的等等,统统归到横死。横死不谈。所以你看我们中国人过去发的死亡的讣文:“寿终正寝”,很难哦!尤其现在没有寿终正寝了。所以我现在主张人家写讣文,这四个字免了,“寿终某某医院”就好了,没有终在正寝了,不会死到自己家里啊、规规矩矩那个房子啊、自己应该睡的地方死亡的没有啦!现在都是送到医院去了,到太平间啊。所以现在讣文也改了,我看到这几年来变得很多了,“寿终某某医院”,当然将来慢慢“寿终某某太平间”,将来再后来进步到寿终某地“第三号的火化炉”,那也可以了。呵!这个时代在变,死亡也在变。

现在我们先讲一个人,正的死亡。人要死以前,先是风大死亡,先没有气了,呼吸不对了。你们大家到医院看过病人就知道,一个人要死的时候,这个呼吸在这里哦;婴儿的呼吸多半、你看一个婴儿躺在床上呼吸,鼻子、胸口比较动得轻微了,这个小腹、肚子整个地动,呼吸深长。年纪大一点慢慢上来,到了老年了,呼吸都到这里(胸部以上)了,死亡的时候就到这里(喉部)。快要断气了,医生没有办法,为了保持脑细胞慢一点死亡,就给他上氧气帮忙他,使脑神经细胞不要死亡、多留一下。所以死亡,第一个是风大先散掉,换句话,死亡是先到气没有了。但是在这个阶段呢,这个死的人,假使正常的,我们现在完全照正常讲哦。他的感受哇,所谓发生身体上肉体上,发烧啊、难过啊、或者觉得冷啊,很不舒服,总不对头,情况很不好,自己也迷迷糊糊,发烧。那么在这个阶段风大的死亡,那么在要死的人幻象的感觉呢,或者觉得“哎呀,给我脚上盖一盖呀,风好大呀!风好大呀!”实际上没有风,就是这种感觉,实际是内在的风要散了、这个气要散了。所以这个时候,风大死亡这个阶段还可以救药的,不管中医西医、乃至明白的医生啊,地下医生、天上医生,有办法这个时候还可以医得回来。所以像西医嘛,靠氧气来把他命吊住;氧气是帮忙吊住这个命,还想办法想把他医好。不过啊,大部分现在的情况,一上了氧气已经想不出别的办法了,只好等时间了。如果没有氧气的帮助,很快就死了。那么四大的死亡,这个时候,或者那个将死的人感觉到,“啊,都是……”进入弥留状态,迷迷糊糊,“啊,”觉得非常可怕!一切境况都不对了,眼睛看到、眼识所看到的啊,黑暗、迷迷糊糊了。

跟着来的是什么呢?水大分散,到了这一步呀,就很难救了,一定会死了。水大分散是什么?这个呼吸到了那里,这个呼吸“呃、呃……”那个死人快要死的时候“呃、呃……”。这个时候啊,还有,你注意,下面的肛门也要打开了,放屁了、大便流出来了。所以有一个医生自己晓得,自己是医生,年纪大了,儿女也是医生,帮着都围着医,他自己指挥的,用什么药给我打,用什么针给我打,最后他说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我肛门已经开了,就没有希望了。屁股肛门打开大便流出来了。为什么?这个下面气脱掉了、下气下降了,所以要死的时候下面大便、尿都来了;上面“呃、呃、呃……”好了!好像我死过一样,很有经验的样子(众笑)。当然我们大家过去死过了忘记了,都有这个经验(老师示:呃、呃……)没有咽下来,我们现在活着的人还咽下来,等到(老师示:呃、呃……)最后没有了!上面这个气一出完,下面肛门一打开,走了。上下气一脱开就没有了。这个时候水大分散,身上流出汗了,下面大小便就是水大了,流掉了。那么身上出的汗,这个时候你摸到他那个身上的汗[断录]。跟着这个意识的业力,假设这个人业重的,算不定看到你们大家都变成魔鬼相了,“哎呦,这魔鬼要来抓我了!”或者自己做过坏事的,“哎呦,这些冤家都要来抓我,你看、你看、你看!某人要来抓我了,哎呀,不得了了!不得了了!”哎,就有这个道理了。这个时候天堂地狱,你意识里头都形成了。那么在这个时候瞳孔放大了,(人)站在前面看到(感觉)很远。耳朵呢,你当面跟他讲的声音,所以你们大家念佛要助念,这个时候“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哪怕你念得那么大、放录音机放得“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你嗓门都叫破了,在他听得是(觉得)很远很远的,偶然听到“阿弥陀佛”,引起他注意,已经不得了了,很好了。恐怕那个意识散了,还不能……那个音乐不凑巧,你“阿弥陀佛”,你“陀佛阿弥”他也没有办法了,他等于一个业力把它隔住了,这股力量,既不是上帝也不是菩萨,都是自身唯识所变的业力,把他隔住了。

如果这一生的修持心清净呢,平常熏修(这个“熏”字)惯了的,一听到引磬“叮……”这个声音,“啊,阿弥陀佛!”这个时候念、念头里,所以叫你们平常念佛,不是嘴里念啊,这个时候没有办法在嘴里念“阿弥陀佛”,你们搞错了!一般人跟那个死人讲,说:“你念啊!念阿弥陀佛啊!”我站在旁边:“哎呀,你真是该死!”那个死人叫人家:“你念啊!念阿弥陀佛呀!”他会念,他就不死了(众笑)!有一次我骂一个朋友的儿子,我说:“你滚开!他会念他就不死了!”真是不会念了,这个时候叫念佛是心里意念晓得就对了嘛。所以“某人啊,你注意念佛啊!”念、心念念到这个佛,不是(嘴里念,)嘴里念不出来“阿弥陀佛”四个字的呀!是心里有一个佛的印象,对了!他就有办法了,就不会堕落了。啊,碰到这些莫明其妙的佛婆婆佛妈妈佛公公们:“你念啊!阿弥陀佛啊!你快要念啊!”吵死人!这就像街上送丧的一样,又吹、又闹、又打,我叫它又在吵死人了。死人死在棺材蛮好,他又在后面又吹、又打、又敲锣,不是吵死人吗?这个时候就不要去吵死人,那他听的声音很远。

那么这个时候呢,跟着很快了,我们讲话很慢,这是很正常的死亡,这是讲的、报告的都是非常正常的死。那么要死的时候,就看到,自己“哦!不得了!”好像“下大雨呦!”这是看业力了,业力重的人觉得“哎哟!不得了,我掉到海边去了!掉到海里了、掉到水里了。”“噢!下大雨呦!”狂风暴雨都来了,这个风是什么?这个里头(自己身体里)散掉的风——狂风。暴雨是什么?身上的水大分散。这是看你平常做人、修持、善恶的业力。假使这个人是善人死亡,心地好的人,这个时候也晓得汗流了,觉得:“哎呀,怎么好像湿湿的啊。”有这么一个感觉,水分就觉得轻,业力就觉得轻。当然你看大家做梦,我们大家都做过梦的啊,我们在座没有一个没有做过梦嘛。有没有人梦中经常梦到是天晴的?很少吧?梦中那个境界都是迷迷糊糊地,没有看到过大太阳照的晴天,懂了吧?假设有修持的人,临死的时候正是大太阳的晴天、无念、很清静,而且光明遍现。所以叫你们现在修持就是这个啊!现在没有修持,你们大家在打坐、修道,说功夫好,坐起来还不是眼前一片漆黑?偶然亮一下,那个亮像光影门头晃一下有什么用啊?啊,你生死还有把握啊?一点把握都没有的!少在那里自己吹牛了。不要骗自己了。这个时候所以呀普通人就觉得掉到海洋里了,害怕得很!而且都是黑暗、狂风暴雨,要讲话已经没办法了,想告诉前面的亲人,没有办法了。这个时候就很快要死亡了。很快、很快、一刹那。像我们讲话半天了,死得时候没有那么慢。然后已经快要死了。觉得、意识到了这个时候做不了主了,第六意识渐渐分散完了。所以你跟他讲话,他:“啊、啊……啊……谁、谁啊?啊……”就这样的。你晓得这个意识分散了。因为我学得很像啊,当然我好像死过的样子,哈!真的死过,大家都死过,可是大家忘记了;大家又投生过,可是忘记了;你真记得,就是定力了。

那么这个死亡到这个时候,跟着是火大分散,身体冷却了,这个水分一出、汗一流以后,身体就开始凉了,那个不是凉——冰了。冰到哪里,火大分散了,地、水、火、风。暖——冷却到什么地方,就死亡到什么地方。所以唯识心意识这三个字:暖、寿、识,三样是连着的。意识心、精神还在生命上、在这个肉体上,就有暖气。有暖,识就还在、心识还在。所以他的寿命还存在。到火大分散的时候,水大分散过了,火大分散到、冷却到哪里,死亡到哪里。那么这个时候,医生就可以测验了。

如果我们把人体(按)佛学分成六道,上三道:“天”、天道,升天,这个天分三十三天,六十多层、六十多种,都是天道。“阿修罗道”,普通叫“魔”,不是那么难看的魔,也是天的一种,就是人里头的好人坏人,天里头的好天坏天,是阿修罗、阿修罗道。人道,再投身变人。这都还属于上三品、上三道。下三道呢?就差了,下三道的高级一点:“畜生”,变猪啊、变牛啊、变马、变狗。差一点:“饿鬼”,就是我们讲鬼啦,鬼就是这些东西。再差的:下“地狱”。

那么我们怎么样分别呢?这个人体非常明显的。如果这个人死亡的时候,一身上面开始冷了,最后足底心还暖的——下地狱去!不过这种人,你摸不到的,话是那么讲;凡是这一类人不得正死。啊,我们过去看得很多,现在在医院里的比较不同了。过去有我们有很多大家、了不起的人,地位高、学问好、名气大、年龄又大,活到八九十岁,老太爷一辈子怎么怎么好,最后死的时候,房间里不要睡、床上不能睡,硬要躺在地上爬,最后都要爬到猪栏、狗窝里头去死。过去很多哦!现在有医院,有护士管理没有办法。但是在台北我也看到几个人,修道的,道德平常都是——唉呀,什么老师、什么老师,高得不得了,道高得不得了,最后死啊,自己不晓得莫明其妙跑到马路死在阴沟里。最后人家把他弄去到医院救活了,身上也没有身份证,搞不清楚是谁,最后把他救活了,活了在医院躺了三天,他又偷偷跑出来,又死在阴沟里。你说什么道理呢?当然我也不敢保证将来连阴沟还没有资格死,那就更糟糕了!啊,对不对?那这个果报很难说,不要笑人家,这是讲道理给大家听。不一定的,这是果报,业力使然。果报,不是上帝、也不是阎王、也不是城隍、也不是菩萨给你,都是自己造的。平生的个性,构成了你的结果,非常注意!那么所以这一类的人、下地狱的人,老实讲,你摸足心还是摸不到呢!

如果说一身都冷却了,最后膝盖头一带这还暖和的,只有膝盖头这样一摸还有一点,不是很暖,比全身的冰、冰起来这一部分比较暖——恶鬼道。

如果这一个(这一类可以有机会摸到了),这一身上面都死完、冰完了,肚脐一带、下部一带还温暖的——畜生道。不过畜生道死的人都很难看,样子变得很难看,都变了形、怪模怪样的。

如果说一身都冷了,心窝子还暖和的——人道再来,人中再来,还会投胎做人。这一类的人死得一定蛮清楚的,然后看看儿子啊、女儿呀、媳妇啊,看到这个掉两滴眼泪呀,那个看看:“恐怕我靠不住啦,啊、啊,你们好好做人吧……啊”,这一类的人,样子也不错。那么最后死了吧,好像看起来很安详。你摸摸他全身都冰了,这里(心窝)还暖和,最后冷,还要维持好几个钟头,两三个、三四个钟头不一定,最后冷——人中再来,人道再来。

如果有些人,一身都冷了,这里最后还暖和的——天道。头顶,所以往生希望、最后这里还暖,一定上升的,没有问题!但是这一类人死亡的样子比较好看了,或者还脸红红的呀,高血压一样,死得很安详啊、笑眯眯的呀,有道的人才做得到。普通人不大笑了,不过很安详了,睡去了一样。可有两种哦,这样是天道。如果上面是最后冷却,样子有一点发脾气的,很愤怒的样子——阿修罗道。所以这个一念呀,一念,譬如说大家有许多平常做人,个性坏、脾气容易郁闷、爱闹情绪的,动不动心里就烦、生气、高兴,实际上就是人中的阿修罗了,我告诉你。脾气古怪,已经是人中的阿修罗,不上正道了。你以为阿修罗一定是天道中有啊?这古怪,鬼鬼怪怪,这一类的人已经是人中阿修罗,面孔也不同的,你一看就一望而知。但在知道的不说而已,这个东西不能说明的。所以这是阿修罗道,也是上升。不过是古怪,有气恨。

所以说,要死亡的时候,最好不要碰他,这样碰他的时候,他还有知觉的。不是(感觉,)感觉没有了,知觉还有。所以有时候,你看人快要断气,你一搬动他,马上他眉头会皱起来,脸色就变了,就表示他那个知觉不高兴,你不要动他。我们要知道,到了这个时候死亡啊,为什么还暖呢?刚才注意,暖、寿、识三位一体,那个地方还没有冷却,第八阿赖耶识没有完全离开,“去后”,知道吧?要死的时候第八阿赖耶识最后死亡。最快死亡是第六识。第六识什么叫、就是我们讲的神志昏迷了,这第六识先死,第六识是我也不知道有我了,那就不谈了。前五识跟着第八阿赖耶识会有连贯的,所以这一个气将断未断之间,他的六根可用的话,眼睛耳朵还可以用,赶快把它挖出来、冷冻起来,第六识的功能余力还在,还可以移植到好人的眼睛里头,还可以起作用的。你说那两个识啊,这不是一人眼睛里头变成两个识了?不是的,阿赖耶识一切众生共同的、共通的啊。所以现在说移植的功能绝对通的呀。前五识跟着第八阿赖耶识,前五识是第八阿赖耶识的现量,要记得啊。所以,这个第八阿赖耶识死亡的时候离开身子,“去后”,最后走的叫“去后”,啊,我们死亡,这个是讲正常的了。哎呀!几个人能够到正常而死啊?所以我同老年朋友经常讲,哎呀,你们学佛学道不要吹大牛啦,活着健康长寿、无病无痛,死的时候不拖累自己、不麻烦别人,就行了。谁能做到?能够做到这样,不叫做仙呢,也叫做巅了!啊!那也是成仙成佛了,谁能做到?要死死不掉、医院里住两三个月,拖累了自己也很痛苦啊,麻烦到旁边的人多痛苦啊!

我是一个以前经常跑医院,什么荣中啊、台大,我现在懒得动了,懒去摸他那个冷呀热的了,过去是经常跑,那真是拖累呀。我看了:“哎呀,你好一点没有?”“哎呀,我要死了,恐怕靠不住了。”我心里想,你早死了倒是福报啊。但是这个话不好讲,所以我一个老辈子啊,没有一个人都没有在这里,最后是我收拾的。最后就是我后悔讲了一句话,诶!一看不对了,我晓得马上断气了,因为他是一个人嘛,还有个身后事,钱放在哪里我也不知道,那么又要我来凑钱,怕凑得不够,这样总要花个二三十万吧,买个棺材……他也不肯烧,告诉我不要把他烧掉的,那活着一句话,我必须要做到嘛,唉!那怎么办呢?所以医生一来,我说:给我上氧气!哎,这一上氧气,完了!拖了三个月,大小便都在床上。哎呀,我一班朋友、一班学生跟着我苦哇。我也不会去侍候,叫我的学生轮班吧。我也叫他老师,学生又叫我老师,我说这个罪你们就要替我受一受啦!两个人轮班,大小便、还要洗屁股,刮大便。我那几个学生真苦了,我心里头很歉然!拖了三个月。但是我想啊,我中间只要叫他把氧气拿掉,立刻就走。我叫上去的,我不能叫拿掉啊,一拿掉还有谋财害命的嫌疑呢!这怎么办呢?咳呀,真痛苦啊!所以那个时候我感觉到,他自己躺在那里,那个背都烂了,虽然我的学生也来照顾给他抹一下背呀。哎呀,已经我看那样,那几位学生已经胜任了,我都很难做到,他公然替我、应该做的事都给我做到了。但是我觉得害了他痛苦,这个氧气一拿,不到三分钟就走了嘛!早应该走了。所以有时候,我现在吩咐大家、同学们讲,万一我要去了,千万不要给我上氧气啊,那多麻烦!要走干脆利落。啊,已经不能说预先告诉你们哪一天哪一秒钟走,已经很丢人了,还学个什么佛哦?(众笑)哈!先休息,再讲啊,先休息啊。


分类:南怀瑾 书名:唯识与中观 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