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唯识与中观》第07章


(活着的时候)快乐、少烦恼,少找自己麻烦;死的时候,不要拖累自己,不麻烦人家,就行了。

首先向诸位宣布一个事,我们唯识与中观研究这个课程,这样下去我看不得了,要好多年,受不了,我受不了,你们慢慢来不要紧,我是个急性子。礼拜三加课,礼拜三本来有时间已经结束了;礼拜三晚上八点到十点,这个唯识课,就是一个礼拜两次啊,礼拜天晚上一次,礼拜三晚上一次,大后天就开始,十一月四号晚上就开始。就是说唯识这个课,我再说一遍,一个礼拜两次,礼拜三与礼拜天,早一点、快一点,不要休息了,休息呀恐怕我们一下四大分散了,我就没有办法了(众笑)。

现在讲,还有一点告诉大家,所以学佛的,大家在人家死亡的时候、你们去帮助人家的时候,最重要就是这个头顶上,临死的时候,你要真教他、帮忙他,抓住中间的头发,这个(头顶)中间的穴道,拿他自己的手指头,每个人自己的手指头,从发根开始这样上去,这个下去,这是顶(掌根对齐前额发根处开始,顺头顶测量约中指尖处即是百会穴——笔录者注)。抓住他这里的头发,拉到一根、两根、三根就行了,告诉他从这里走,叫他,在他耳朵边上轻轻叫他:“你从这里走,一定上升,记住念佛,不要妄想、不要发脾气,心要行善,记住念佛。”换句话说,他是个信上帝的也好、信鼻涕的也好,都不管,你叫他信上帝的人,“你从这里到上帝那里去吧!”总好一点嘛!总比堕落的好一点,不要有宗教严格的分别嘛。他要到那个观光饭店去,你就让他到那个饭店去嘛,住一下再来嘛,再帮他买票引渡回来就是了!都可以,就是抓住这里(百会穴处的头发提示临终人),在他耳旁上轻轻地讲,还有用。那么,实际上不止前面这一点,后面这一点更重要;我们平常所谓打坐的人(或者)什么,就是后面这一点更重要。换句话说,是大脑后面这一点,靠后边这一点(手掌根对前额发根,顺头顶测量中指尖处即是梵穴)更重要的。摸摸头没有用,头上光的,都封住了,啊,现在都封得好好的,等到你打开的时候有点希望了,那个骨盖那一条缝,那个白骨那一条缝,“梵穴位”,功夫到了会开开的,真会开开。那不是一般人所能够修得到。你们不要认为在这里搞搞啊、打打坐啊就会到达这样,哎呀!不要打妄想啦!三大阿僧祗劫慢慢修去吧!你修了三天、两个钟头就行了,那我就没得玩的了!现在说回来,这个要紧的地方吩咐了啊。

现在讲人,地、水、火、风[断录]冷却了,谓之死了。据说,我只能告诉你据说了啊,真到死亡那一刹那之间是舒服得很!这是正规的死亡。怎么样舒服?人好像脱壳乌龟,跳出来了一样。等于一个跳板上、站在跳板上,自己就这么“嘟噜噜”就翻过来一样,“哦,好轻松!”不过你想把握那样轻松,把握不到的;一下就吓住了,或者觉得掉到无比的深渊里头去。就是刚才讲到水大分散了。到最后地大分散,那个骨头都要拆开的、筋骨拆开。那人到了那个最后死亡的时候,已经觉得这个身体呀,给什么东西、给两个铁板呀、这个耙山机呀抓得呀、分开割掉那个痛苦啊,压着受的压迫感已经讲不出来了,啊,那非常的痛苦!

那么这个时候将死未死之前有各种征象的,或者是做梦一样,感觉到自己跑到一个,哎呀,登山哪,比如说登山的地方,哎呀,一下掉下去、掉下去,无比的深,哎呀,掉到一个崖洞,哎呀呀,夹着了!哎呀!……各种各样。这个“各种各样”这一句话,中间如果详细讲,不晓得多少!或者觉得自己给两个车轮子压住了、压住了,哎呀痛啊!一身骨头散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叫妈、叫娘、叫上帝、叫鼻涕统统没有用,随便什么都没有用。啊,这个痛苦哇,压住了。这是地大分散了。

到了最后,归到一刹那之间非常寂静,好像一个人跑到高空什么都没有,一下,这么一转,很舒服一下,没有了。那个舒服是大快感、大快乐,一下就没有了,你把握不住的。有啊!如果平常得道的人、修道的人,已经达到三禅天得乐的境界的话,这个时候,一把握,晓得自己这个肉体脱开了,好,这一下,当然也没有那么痛苦,一下,化一大乐,一定,证果了。所以平常修道,这个消息都露给你们听,看你们有没有把握,看有没有这个福气了,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这不是勉强做得到哦!要从心性的念头的习气的转变空哦!啊,到达,所以到那个时候把握得住。把握不住,一个阶段过了。普通的人,在那样很舒服、很快感呀!唉嘿,吓着,昏过去了,就昏了,叫做“发昏章第二十一”(一笑)!发昏了以后啊,就睡眠了;等于我们睡着了一样,死了。那肉体同你毫无关系。虽然第八阿赖耶识还没离开哟。因为你第七识、第六识完全整个死了,前五识到这个时候也归到第八阿赖耶识,最后留一点点,这个人一点点在那里,在这个死亡的肉体上,只有一点点关联啦。这个时候你完全昏迷不知道了。可你要注意哦,第八阿赖耶识,这个肉体,暖——哪一部分没有完全冷却完,你动他,同他那一个昏迷的那个状态,那个状态还不叫做灵魂,也不叫做中阴身,就是死亡的业识,也叫做神识,说“业识茫茫”啊,这个时候还有点关联,执着还有、轻微的执着。

那么到这个时候,对于这个尸体呀,是不是我?不会知道了,就是自己看到尸体,也不晓得是谁。假使认清楚这是我的尸体,你就可以活转来了,但是不可能!除非他的业识还应该活转来的人,活转来的时候也觉得那个跳板一样,那么翻一下,这个跳板,“嘚噜噜”那么翻一下,怎么又醒了?同你睡醒一样,也莫明其妙。醒了一身痛啊!难过啊!这是说再活的人,啊,很难有复活的人了。不过我们人的生命有一种是假死亡,也有这种情形。所以很多人——外国的书、中国的书的报告,认为死亡的报告,我是一概批了不承认,根本没有死亡完,第八阿赖耶识没有离开完,不叫做死亡。到我讲的这个阶段,只能讲叫假死、还是叫做假死。

真的死亡呢,这个昏过去了;昏过去大概经过多少时间、很难计算,大概经过人世间三十六个钟头的样子,啊,就是一天一夜,就是睡了一大觉一样。怎么?醒了!这个醒了是比方哦,注意啊,不要把自己死当成那么舒服啊!好像醒了,这一下,将醒未醒、不像我们睡觉睡醒;我们睡觉睡醒,白天活着,眼睛醒了迷迷糊糊的、胡里胡涂的。那么哪个地方先醒啊?你怕我们头脑先醒啊?下部先醒的,快要醒以前两个脚趾先动起来的。哈,所以你看孩子睡觉,所以我带学生很难带,有些学生装睡,我都看到脚趾头还在跳,根本在装睡,还清醒的。人先醒了以后两个脚趾头先动起来的、跳动啊,不是脑醒的。这是活着的人。

到那个时候,清醒不是这个样的,突然觉得有个光、那个光是无比的强烈,也不是太阳、也不是月亮、也不是电灯、也不是什么,然后光很强的来,吓死了!吓醒了。实际上呢,我们告诉你,那个就是本性的神光。嘿,平常打坐你们学道家、密宗、什么宗都不管了,你能够坐、定到自性光明出现,这个耀发明性、平常就在光明定中惯了的时候,这个时候,证果了。解脱了嘛,肉体解脱了,可以证果了。所以光一来,很高兴,噢!原来如此,就定住了。当然定并不一定要那么打坐了。你那个时候觉得“我要打坐”,马上有个身体,还是同你现在一样,就坐着,你就变佛了。你就变男的女的佛啊,都可以,随便你,千变万化。现在要变男的,看到男的你变男的,看到女的变女的,随便你了。这个时候没有受这个拘束了。就是一片光。但是,一个普通的人,没有经过修持,这个光,强烈的光,一照!疯了!而且空洞无比。所谓空,空到了,吓死了!所以《金刚经》上告诉,人见到空啊会吓得呀,你们学佛天天求空,空的境界来,你吓死了!天天想自性光明,光明来你也会吓死。

那么这个时候,这光就吓昏过去了,无比的光、无比的空,一刹那之间;经过修道的人要平常已经到达这个定力的境界,所以这个境界一发现,晓得一切是本来自性,哈哈一笑,笑也不笑了,“哈哈一笑”是形容啦!就这么,“好!”就定了。啊,在此中可以请假了。你说这个世界不来呀,你在光中躲一下,没有关系,十方世界随意都可以来往。

那么普通的人,被这个光、强烈的光一照,这个时候,又吓过去,不过很快又清醒过来。这清醒不是光了,这个时候这个生命叫什么?叫“中阴身”,普通叫“灵魂”了。怎么叫中阴?佛经上也叫“中有”,就是说这个生命离开了,另外六道中间的生命、另外这个生命还没得到以前,这个中间存在的这一段,所以叫中间存在的阴境界,中间存在的所有境界,“中有身”、“中阴身”,所以“中阴身”是这个身。这个身体呢同我们一样,同我们做梦的一样,眼睛也能够看,耳朵也能够听,也能够晓得要吃。这都是唯识所变,其实没有一个肉体,我们这个意识——人,就是所谓学佛、打坐学佛修定,先要去我执、先要去身相,因为我们意识上始终有个我。所以这个时候的意识起来,“中阴身”这个我,也有六根,眼、耳、鼻、舌、身、意,都有。但是,这个身呢,是意识所生的“中阴”,是意识境界,是属于意识。其实没有这个肉体身,可是一定要这个肉体身一样的感受、一样的作用,等于我们做梦的身体。你看我们做梦没有一个身体呀,但是做梦梦到给人家打,自己醒了,屁股还痛,对不对?有些人做做梦,梦到想到妈妈、想到爸爸、想到哭得一塌糊涂,结果醒了,“啊,是个梦!”摸摸枕头上都有眼泪,是真的噢!同一个道理。那个时候的中阴身,一切都是一样。可是比我们现在不同。那中阴身要看哪里,等于有了五通,这个山河墙壁、物质世界没有阻碍的,要看哪里都看得到。我想到美国看看我的儿子、看看我妈妈,念头一动已经在美国了。我想到什么地方?我想,哎呀,我妈妈还不知道我死了,我得告诉看看,你来家,你还叫妈妈,在妈妈身上蹭来蹭去,妈妈也不知道,可是你的确抱着了妈妈了,所以有时候我们身体坐在那里忽然感觉到很不舒服,哎!有这么一个关系,有的;或者别的东西刚刚碰到你,不过没有关系,一点不要害怕的。鬼神跟我们在这个世界都撞来撞去的,有时候鬼啊神啊,从我们肚子里头撞过去,我们又从他胸口撞过去,撞来撞去都没有关系。等于我们在空气里头过来过去,等于那个鱼在水里头游来游去,所以天、人、鬼、魔都在这个世界上。大家都互相生命共存。这叫做和平共存,哈!没有关系的。啊,就是那么一个东西。

那么,这个中阴身这个时候啊,来了,你会晓得我死了。那么你平生所做的事情、说的话,一幕一幕像电影一样电视一样,快得不得了!我们看电影,一个电影看完以后,要个把两个钟头啊。那个时候一个电影剧本,你一生的事情几秒钟就完了,都清醒了。哎呀,我那一件事情对不起,我当时偷了某人的手表,我好像是害了某人一句话,我故意挑拨的;或者什么,这些善报、业报,一幕一幕都出来。不止这一生,前生的事、再前生的事、再前生……统统出来了。什么东西?能藏、所藏这个种子都暴现了。所以你们注意啊,因此你们说打坐坐起来,有时候听到念咒子的声音啊、看到什么东西啊,或者什么“哎哟,看到一个鬼,一个魔来吃我哦!”吓死了——都是阿赖耶识种性所变,没有什么,没有什么。所以一切如梦如幻,在这个境界上没有什么。可是你平常这个定力不够,老实讲,你打坐中间会有定力,是现在有肉体的病嘛!你肉体存在,你定力再高,到了中阴境界能不能定是另外一个问题呦。你不要认为自己修道有把握哦。统统在身体上搞了半天、搞了几十年,毫无把握。没有用的。啊,有什么用啊?

那么这个时候,我们晓得哦,所以如果说,平常念佛的人,当碰到那个中阴身将生起未生起之间,这个肉体死亡、那个中阴身将生未生之间,那个时候,光一来,自己平常譬如念佛惯了的人,对于净土的信念很够的,一看到光,一定,一念极乐、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现身了,就走了,没有错的,绝对的!你如果是信其他的上帝的、信回教的人,到阿拉那边去都可以,阿拉就现身了。啊,十字架一划,来!就带走了。哈!实际上,他带你没有?没有。还是你带了自己。都是阿赖耶识自己种性业力所变现。

那么所以这个时候,天堂地狱有没有?都有,我告诉你。你要看阎罗王啊,前生的冤家啊,你平常一辈子害了一个人、杀了一个人,法律也不知道你,你自己老婆儿子父母都不知道你,到那个时候,一点都逃不了!果报现前,非常明显。谁都不能够欺骗了自己。这个时候中阴境界是一幕一幕,天堂地狱,应该有什么(就)有什么,多得很。这个是非常简单地告诉大家,中阴境界非常多啊!多得不得了啊!我只能讲到这里、到这里死的这(些)个阶段了,争取时间。

有两种人没有中阴身,注意啊:下地狱的人、业力重的变恶鬼的人没有中阴身,这个生命一死,那边已经出生了,所以没有中间停留存在的阶段,所以叫没有中阴身;升天的人或者学佛的、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人,没有中阴身。就是说,这个寿命一完,那边已经往生了,所以没有中阴。

所谓有中阴身,指我们普通一般人,善恶各半,你说这个家伙是坏人嘛,平常也没有坏到哪里去,看起来像个好人;你说他好嘛,也好不到哪里去,树叶子掉下来,也怕打破了自己的头,从来好事也没有做过多大的一件,这一类人,都伴有中阴身。

中阴身七天一个周期,这是一个问题了,嘿,宇宙的法则,这个七天之妙!七天一个周期。这个中阴身一生起,刚才讲死亡以后,光一来、一吓,一个境界,平生过去、三生的境界演出,把握住,受这个喜、怒、哀、乐的支配,情绪的支配,自己喜欢怎么样这个支配,可恶的支配,各种支配,一刹那之间,走来走去这个中阴在飘荡,这个在飘荡没有物质的障碍、没有空间时间的障碍。这个中阴存在以我们人世间的时间来计算,最多只有七天;七天不投生的话,不转生的话,这个中阴又死过去了、昏迷。等于人一样,我们人是十几个钟头睡一次觉,中阴等于说只要七天就要休眠一次、又要昏迷一次;第二次再醒来,又是一个周期。所以正常的中阴没有超过七个七天,只有七七四十九天一定是投生的。乃至投到鬼道里去了,但是不会超过七七四十九天。

那么这里头也有人问了,譬如有人用各种的巫师啊、各种神秘的画符念咒啊,把父母死了很多年还可以找来对话啦,那难道我的父母还在中阴阶段?——那不是中阴。那或者在鬼道、或者在阿修罗道、或者在天道,分神过来的,分神——分这个业识过来,并不是全体过来的。那时中阴一定是过去了的,多半有些什么,托到巫师啊或者是画符念咒啊,还有乡下那个巫婆啊,口吐白沫,嘴里呜噜呜噜讲出来的:你家里什么契约放在哪里呀,连那个铁柜的号码都能讲得出来——真的!或者过了三年、五年,把你父母找来;外国也很多了,这个铁柜的号码不知道,打不开,结果把父母招来——要很大的法术啊!把他招来以后,或者是喉咙讲出来,托那个人的身上,或者是其他的方法,或者是扶鸾、扶乩写出来,结果(按)那个号码一打,保险柜打开了。那么这个是真的呀?真的。但是这个父母就是说他这个身不是中阴;或者在鬼道、在其他道里头,因为这个神秘学的这个通灵的关系,把他分神——阿赖耶识的功能分过来一部分,而所产生的。就是生命的奥秘这个东西啊,里头就很多很多了。大概如此,详细呀,你们好好(研究)。所以在院的学生让你们研究《瑜伽师地论》啊,什么什么呀在这里搞了半天,书嘛不好好读、佛法不好好学,一天不晓得搞些什么。啊,“无语怨东风”吧!

我们现在再回转来讲投生了啊。投生,刚才讲六道的生。六道的生就很复杂了。六道的生非常复杂,尤其天道的生、阿修罗道的生都不谈。而且我们晓得,以《金刚经》的归类,四生道:胎生,我们人——胎生。就是很多动物,猫也是胎生,很多都是胎生的。卵生:鸡、鸟,卵生。湿生:蚊虫、苍蝇,这些是湿生,鱼呀水里头生的。化生:有许多是变化生。变化生有很多很多啊,这个生物的世界都是化学的世界,你要晓得。

有一位同学,(对呀,记得问我,好像……)哦,那个休戒(一个同学的名字),以前问:为什么这个世界上这个人啊越生越多啊?这些灵魂哪里来啊?这是他方世界那个劫数末劫的时候,那个业报没有完的时候,移到这边。这边将来这个地球毁灭,这个世界这个业报没有完的人,受果报到哪里?另外他方世界去了。等于桃园的监狱搬到宜兰,宜兰撤掉了,像我们东门本来是个监狱,这个监狱撤掉,你说这些犯人到哪里去了?犯人送到去太仓去了。是这样,业果报应。

十方三世世界,所以越是末劫的时候,这个世界上众生人类越来越多、业报越来越多。你不要只拿这个世界来计算哪,而且有许多越到末劫的时候,过去的变昆虫、变蚂蚁、当老鼠的、当蟑螂的现在都来变人啦!啊,越来满街看到的都是蟑螂呀,都是老鼠啊,你受不了啊!你到某个世界上满街上看到的都是豺狼虎豹啊,所以在重庆抗战一胜利,我们几个人一上街一看,不得了!怎么搞的!街上看到满街不是人形的那么多的东西,大家都不呆了,回家吧,天下还要乱!结果就是这一批,不是人的东西都投生来了。不是笑话哦,真的呦!这非要得道有定力、有眼通的人才看得清楚啊。有许多人也好、非人也好,后面跟着那个影子都不是什么?都不是正式人相。那多得很呐!那全世界茫茫四海有几个是人影子的、修道的?乃至他生来世还能够转人身的?很不容易哟!所以啊,大家要注意哟,口口声声学佛,不要在这个场面里头再把自己这一生的人身丢掉哦!很难的哦!

那么《金刚经》告诉我们四生道,《楞严经》、其他经上十二类生,有些生命是有相、有些是无相,有些是有色、有些是无色,有些非有相、非无色,有些非有色、非无相,等等,归纳起来十二种类的生命。每一道的投生的方法不同,变化。譬如湿生、如果中阴身变湿生,等于下地狱道的没有中阴身,活着快要病死的时候,他湿生道的现象已经出来了,或者卵生道的现象出来了。那详细分析就麻烦得很。

现在我们只讲大概,把我们欲界,这个欲界人中生、投生的大概介绍一下。我们欲界,人中,佛法是(把)这个世界分四部——南赡部洲、东胜神洲、北俱卢洲、西牛贺洲。每一洲人像不同。像我们这个南赡部洲的人,人的面孔就是这样,长长方方圆圆的,长不长、方不方、圆不圆,就是那么一个怪象啊。不过我们自己看起来还是高雄山民呐,啊那不管了。自己看着美就美了吧!啊!我们就是这一类,南赡部洲的人,那么该到哪里投生,比如《瑜伽师地论》、佛与阿难所说的《入胎经》都讲得很清楚。有时候看到,有时候我们做梦也常常说:哎呀这个地方风景很好啊,啊,这个湖面上,哎呦呦,还有水鸭子,还有鸟在水上游泳啊[断录]……这样投生,一定下生是贫穷、痛苦、残缺不全的地方,不全的胎。或者是投生在……

当然,所谓圣人投生、得道的人投生,那个境界是天清气朗啊,排场很大,鸾凤和鸣啊!所以历史上说很多英雄圣人投生啊,有许多的象征,并不完全是神话,告诉你。在我,没有大家聪明,我是很笨的人,绝对相信是真的,不是假的。你们聪明人当然不同了,看到了;我是另外非常迷信的人,真的,我告诉你,的确是真的。为什么道理?哲学道理,心物一元的。境界,一个也是唯心所变的。一个人譬如说我们讲,你们看看一个场合、很大的一个大集会的场合,一个几千人的场合,有一个人他的不同,整个一个场合,全场的人自然都看到这个人,好像与众不同;他有什么不同?还不是这个鼻子、这个眼睛!就是他有一股业气不同,就是这个道理。一个人不同,那个年轻和尚高高的,上来一看到就要仰而望之、高山仰止的样子,他的业气就是高。当然除了高以外还有别的没有?那是另外看他的修持了。这个是比方。这就是业力的问题。所以投生四大洲的地区不同,有景象的,一下子报告不完。

这个欲界的投生,欲界就是男女两性、性的问题,这个世界所以叫欲界。这个欲界里头男女两性的生人,这个精虫、卵藏的结合。这精虫碰到卵藏不一定生人,一定要中阴身的第八阿赖耶识中阴力量加入,所以叫做三元和合而成胎。当然你们现在要问了,那试管婴儿呢?也要三元和合,人工怀孕也要三元和合。不过不同,那第三元中阴如何加入不同,那么三元和合而成胎的。所以这个欲界之间的世界这个生命这个中阴啊,它到处乱跑。所以我们大家中国人都读过一本四书《大学》,“十目所视,十指所指”,曾子,孔子的学生,决不迷信,讲的话是真的。我们不要以为暗室不敢亏心,你一个人躲在任何一个地方,做任何的事情,你以为没有人看见呀?他说十只眼睛看着你、十个手指着你。没有错,岂止十只喔?我们任何一个动作,旁边都是中阴身看着我们。所以男女两个人偷偷摸摸在那里做性的行为,旁边买票参观的不晓得有多少!真的啊!他有缘的就来入胎了,告诉你,就是那么一件事噢。当然信不信在你了,讲不讲在我。不然你去求证去,等自己变中阴身的时候,如果求证到记得打一个电话告诉我,说是这个样子的!(一笑)

那么那个时候,中阴身无远不隔,到处都来。但是无缘不相干。告诉你虽然中阴那么多,这个人无缘哪,譬如男女二人,或者一个公狗母狗,它无缘的话,中间无缘,一辈子也没有人缘、没有善缘、没有结什么缘,它一辈子不要还帐的呀,那个中阴也进不来、也看不见他们了。

所以呀,我经常告诉你们,杭州城隍庙,前面那副对子,完全做对了。不但文学好而且对的:

“夫妇是前缘”,说夫妻是前生的缘;“善缘恶缘”,不是善缘,就是恶缘;“无缘不合”,有缘的两个人才变成夫妻。两夫妻恩爱一辈子,白头偕老,是善缘,还报,不晓得你欠她、她欠你,搞不清楚了。那个吵架一辈子的、结果还动刀动枪,那是恶缘,只有变成你的亲人,天天折磨你,才把这个帐还得快。这是恶缘,缘尽就散了。所以“夫妇是前缘,善缘恶缘,无缘不合”。

“儿女原宿债”,儿子女儿前生欠的账,该还的;“欠债还债,有债方来”,欠的账就要来讨账,十个月把你肚子里串一个西瓜,这个十个月的西瓜,抓一个洋鼓啊,背了十个月打洋鼓啊,或者军乐队打洋鼓,很麻烦;然后十个月完了,还来招呼一二十年,唉呀我的妈!这个日子不好过啊!欠的帐啊非还不可。所以“儿女原宿债,欠债还债”,一边是欠的,一边是还的,来讨的;“有债方来”,哈,如果我没有账,他不来。所以啊,中阴入胎是这样一个道理。

这是讲人中,人中的中阴入胎的时候,(这是根据佛经,你们不要多心,我有经典告诉你们的。不是我说,佛说的,不然你们听了你们就好难受。)中阴一来,当男女两个在性行为的时候,这个中阴该变成你的关系人,或者变成儿女,有缘的来的时候,他老远是看到这两个人很亲爱,就磁铁吸引一样就过来了,中间没有时间空间的阻碍的,你知道吗?“因缘会遇时”,一过来的时候,他先看到有两个男女,一靠拢来的时候,没有看到人了,只看到两个生殖器,这个时候一念之间,譬如说忽然对这个男性特别有一种爱好,马上入胎变女性;假设这个时候,一念之间对女性有一种爱的心理,变男性了。所以你晓得,弗洛伊德的性心理学讲,女孩子特别对父亲是特别一番感情,男孩子对母亲……他也懂了一点点,可是到底不清楚。所以女孩子多半(不是全体)对父亲好一点;男孩子多半(不是全体)对母亲好。多半,不是全体,这个因缘错综复杂。有些不是来还善帐的,那个儿女是冤家来的;那没有办法害你,只好变你儿女,或者变你的父亲、变你的兄弟姊妹把你气得、整得、害死你,那还得最快了,那个受报最厉害。因为别人报你你还可以躲啊;变成你的亲人,你躲都躲不掉,那个痛苦给你受一辈子。但是你要知道,你前生一定把这样重的痛苦给人家受的,才来的,现在变成你的同学,变成你的朋友,看到你都瞪一眼,不瞪一眼他就心里不舒服。不发你的脾气、不好骂你、看到你都:“哼!”这样弄一下给你看。他就这么怪,你说为了什么呢?他自己也不知道。——业报!所以修行就在这个地方哦。修行就在这里修行哦。你们的心理状态,我们对自己——以为光打坐,坐得很好,“哈!我得道了!”一起来看到:“哼!讨厌!”那个打坐干什么用呢?!嘿,那个莲花本来已经长那么大,一下就垮掉了。所以我经常说,有时候莲花台一打一打的回来修到我那里来,就是这个道理呀。修行在心啊!男女入胎是这个样子入胎的。

但是你要知道,入胎的时候,这是讲人中再来哦。畜生中跟人中一样哦。譬如我过去在大陆上学佛的时候,有个朋友有一天在打坐,妙不可言!成都有个庙子,我们在成都军校的学生都知道,那个中央军校办在成都北校场。那么我们经常在军校上课完了嘛,有时还要溜一溜,虽然当官长啊,有时自己也溜出来玩一下,尤其我住的那个地方是北校场的五担山,就是刘备登基做皇帝的时候那个地方,出来大概这里到星光那里,转个弯就是文殊院——大丛林,所以里头的和尚啊有千八百个,我熟的很。那么只要我一溜过去,每个和尚就看到:“到这里来!”那个和尚的房间我都可以去玩的。那么我们这一班人学佛的都在和尚那儿集合,我离学校又近。这也是因缘福报好了,哪有这样一个的环境呢?所以我经常溜到文殊院去。马上自己这里军号一响,跑步一过来几步就到了,毫无问题,绝对不会失职的。

这个文殊院后面有个大园林——大丛林,后面那个楠木树,那个长得是高啊,我们带军帽无所谓,你如果带尼帽仰头一看,那个帽子要掉了——树长得那么高。这种树长得啊看到整齐呀,它树叶子树啊就看到树的仁慈、很谦让,那个每一个树叶子那么长开,这颗树叶子碰到这颗树叶子,它自然地避开了,中间都留一点缝。那妙不可言!是,菩萨道场,没有话讲!后面有养猪的地方,人家以为和尚吃猪肉呢。它不是的,有人有一个放生猪放在那里,那个种菜的那个和尚,我们认为他是个罗汉,一天到黑脏得不得了,专门种菜。千百人的菜,他两个人种了供养给大家吃。他一天到黑挑大粪啊什么,都搞这些事;这是菩萨,这是罗汉。那么这个人他就把厨房的剩饭剩菜拿来喂这个放生的猪,一对,一公一母。这一对老兄啊,在两个和尚保护之下,在那里“生生不已之谓道”,所以生出来的小猪哇,就多得不得了。他就把它圈在那里。我们就去跟他讲笑话:“园头师啊!”管种菜园的叫园头师,“哎,园头师啊,好不好?给我们军校送两个过去?”“不可以!你们当兵的动手就杀掉吃了,不行噢!不行噢!”他就把门关得紧紧的,看都不给我们看!“哎,园头师啊,我们不会吃啦!来玩玩的。”他晓得我们去,放心了。他还是怕我们拿走了吃掉。

我们有一个朋友,学禅,学打坐。有一天坐得好好的,就忽然觉得自己昏迷了一下:哎,前面就一个熟人、一个老太太:“来来来,我请你喝茶。”在四川都喜欢喝茶。一喝茶,把他带到一个地方,哎唷,风景之好哇,山清水秀,鸟语花香,到处好,好得不得了。这个老太太说:“还有好地方,我带你来,你跟我来!”一个老太太就把他带去一个好像熟、好像不熟、不晓得哪里见过,他就去,去了以后,看到一个高楼大厦,哦呦,这户人家啊,富贵得不得了,朱红大门,(因为成都还保持老古式呀,富贵人家,有功名地位的那个门还是朱红的,普通的有些是黑的什么;朱红的大门,门口还有铜环,打起来“咵嗒、咵嗒”响的。)老太太说:到这里来!他就跟她进去,一进去:“哎,这是人家家里,我又不认识,你怎么带我进来?”“没有关系。”一进去,伟大哦,看到游廊曲街呀,《红楼梦》上的花园一样。一进去,忽然一个房间、一个闺房,这个老太太就叫他:“哎,你进这个里面去看一看!”他说这是人家的睡房嘛!你怎么叫我进去?“哎呀!你爱进去就进去,不进去我也拿你没办法!”那个老太太就讲,“我带你到这里了。”他想啊:唉!这个老太婆多讨厌!怎么就这么不规矩,把我带到人家的睡房这里来?不过他也不甘心,为什么呢?这个脚准备走了,想想不甘心,就打开那个窗子看一看干什么,一看,嚯!一个女人在那里生孩子。“啊呸!倒霉!怎么叫我在这里来看!”他回头就跑。一跑回来,打坐醒了。这一醒了一身冷汗!他把汗擦一擦,自己觉得奇怪:我从来没有昏沉过,今天打坐昏沉了啊,这个这个很不应该!昏沉了,虽然不是出阴神啊,就入了魔障了,好像做了一个梦,就是不清醒、这个无明嘛,不对的!因此一个人就跑到文殊院。文殊院这个地方我们这几个道友们,三四五个人跟这个和尚都很熟。他一转就转到后面那个林园里头去了。就叫那个我们叫他活罗汉、那个园头师,种菜的:“哎,……”[断录]“啊,我们那个老母猪哇,它又生了。”“哈,是生了几个?”“生了六个,一个啊生出来就死了。”他说在哪里呀?“嗯,就在那个地方啊,你去看嘛。”一看哪,看到那个猪圈门口贴着一张红条子,这个红条子就是他在梦中在闺房门口看到的,写的字都一模一样,是那个园头师和尚写的:“到此止步,母猪要生了!”他就当时梦中看到:“到此止步,母亲要生了!”不是母猪的“猪”字。他一看到:“哎呀!我的妈呀!”他说当时我如果进去看一看嘛,就是变成那一条小猪了。所以六条小猪里头啊,有一条是死的,生下来就死的,他说因为我中阴身没有进去;所以这样昏沉一下,他就进去了。姑妄言之,姑听之吧(众笑)。

这就说明,说明什么?有时候人投胎生的畜生道,你不会觉得自己变畜生哦,还是觉得人中一样哦。欲界嘛,还是欲念非常重。被这个欲念的吸引力,那个欲念就是一种吸引的力量,比磁性还厉害,把你一吸引就过来了。你站得很远都没有用,没有空间时间的阻碍的,所以爱欲之可怕。好,大概如此。只讲这一道,详细讲,多得很。不是故意卖关子,实在时间来不及。

现在就答复陈先生一个问题。他的家乡(浙江吴兴),假设根据这样说,每一个人入胎,就要灵魂进去才能够结胎,是不是有人先领胎,中阴还没有去呢?生出来的时候入胎?——有!有几个情况,先我上次讲过的。一种(是)入胎昏迷,(讲投生,刚才讲到入胎。)两个三元和合一入胎的时候,人完全昏迷了,又同死亡那个昏迷是一样,一样一样的,所以一入胎以后就忘了前生了。

那么在胎儿里头呢?这个中阴身慢慢七天一个转变,又是七天一个转变,到了四十九个七天,九个多月了,就要下生、出生了。所以呀,死也是七天,生也是七天,活着了也是七天一个转变、七天一个转变。所以人得了伤寒,七天一个转变、七天一个转变,伤寒病症才可以看得出来。那么讲普通常见人的生命,七年一个转变,七岁、十四岁、二十一岁、都是七。为什么是七七八八的?什么理由?另外一个道理,数理的道理,这又是一个理由了。所以呀,学佛学道,里头的东西多得很,不是那么简单。

那么讲普通的人入胎是不知道了。那么变胎儿的时候呢?就是阿赖耶识进去了,胎儿没有意识的,可是有第七识;也有前五识的影像、投影。也可以说在胎儿中间,是非量境界的带质境,胎儿在娘胎里头,所以有时候你看七八个月小孩都有许多母亲很痛苦啊,这个胎儿有时候在里头拳打脚踢的。啊,所谓男孩子是背朝外面的,女孩子是脸朝外面的。不是老太太们看,哎呀,你会生女孩子啊——肚子圆圆的,因为脸朝外面这样坐着的。男孩子是背朝外面这样坐着,拱出来的。但是有时候胎儿在里头开运动会,觉得想着赛跑啊,他要跑出来东打一拳、西踢一脚。那个妈妈“哎唷、哎唷”疼、难过呀,就是他在里头开运动会了。或者是病的关系,或者什么关系。所以呀,在入胎昏迷、住胎昏迷、出胎以后更昏迷。这个一生下来呀,现在这个科学、外国的小说叫做“时光隧道”,胎儿那个隧道,看到一点亮光、一钻出来以后,那个胎儿生下来只有这样大;这个空气一接触,脐带一剪断,一下就变成这样大了。十个毛孔里头有十根针插进来一样地痛、难过:“哇!”就刺激,叫起来,不是哭,是叫;又昏迷了。所以多生多劫经过这个刺激呀,统统忘掉了。大阿罗汉修的定力很高,可以到达入胎不迷,住胎的十个月昏迷了,不知道了,忘掉了前生了;出胎更迷了。再大的阿罗汉,到声闻缘觉到辟支佛,入胎不迷、住胎不迷,出胎还是要迷。大菩萨才入胎不迷、住胎不迷、出胎不迷。好难哦,这个定力。所以说,了了生死,不要吹牛了!吹牛吹破,还要加上吹马呢!

那么现在讲这个入胎的,有一种人是这样。阿赖耶识分神一部分先成胎,最后到出胎的时候,全体进来,是有,这是一种。那是什么原因呢?有定力的做得到、有修持的做得到。还有一种人,天生的福报、善行多的人做得到。这里还没有死亡,还活着的,不过老了昏迷了,精神不大够了,精神不够已经一部分的阿赖耶识已经分神到那一边入胎了,已经种胎了。等到这里完全断气,那边出生了。

还有一种呢?是这样,所以佛讲这个投生啊,他说是好难噢,人身难得啊!母亲的胎藏,所谓子宫,高了不能成胎、矮了不能成胎、冷了不能成胎、热了不能成胎,各种各样。男性的精虫,冷了不能种胎、什么不能种胎,也是很多的条件;要父母男女两个因缘都对了、都健康了,和合起来,还要中阴跟他(她)两个有缘,就是磁铁相吸一样,才能入胎。可是有些人的业报,跟父母两个人的业报只能做她六个月的孩子,只欠这个帐。换句话,这个母亲也只欠你六个月怀你的帐,结果第七个月流产,还是没有;有些刚生出来就死亡。所以真做一个人,活着而今天能够还做一个正人君子,能够晓得修行修道,佛说宝贵啊!自己要看自己贵重啊!不要糟蹋自己、看不起自己,生命是很难得为人的啊!这是一。

第二,有些入胎呢?出胎以后有些得道的人,譬如说刚才第一下讲,有人能够确定,自己这一生还没有修成,但是硬要违反这个自然,脱开了业果报应,那很难哦!不过将来成功出来,不晓得要多少的功德才能转化得了,很难转化。不愿意再入胎怎么办呢?在中国道家叫做“夺舍法”,夺胎。夺胎有两种:一种是,这个不是中阴了,直接这里死,这个灵魂道还没有成,可是阴神是有,还不散,但是入胎呢?在那个中阴境界上也能够得定、能够作主,但是没有“了”,没有得到空性,菩提还没有证果。那这么办呢?那据说,看到某某母亲怀一个胎儿,这个胎儿一生下就会死,他的业报如此;然后等这个孩子一生,马上自己的这个灵魂,就从这里一钻,进去了,抢这个房子。不过“夺舍法”有些人,那都是再来人,很多。教义有规矩的,生来了以后,还是装起来,不是有许多人生来就会说话吗?历史上很多,现在也很多,生来就会讲话;“夺舍法”这个力戒不可,要装起笨,要装起婴儿,然后了解了这个家庭了,哦,这个叫姑姑,这个叫阿姨,这个叫婆婆,这个叫妈妈,再开始慢慢学话,慢慢学爬,实际上他都会了,都会走了,飞都会飞了。那么这一种有许多是“夺舍”来的。

有许多“夺舍”呢?其他的生物,修成功了的中阴身,或者游魂野鬼、所谓鬼仙(鬼道里头的仙)。像你们扶鸾的呀、圆梦的呀,这些都是鬼仙搞的玩意,没有真仙真佛来的。有些鬼仙业报该得人身的时候,他违反自然的规律,违反业报,他“夺舍”,硬把别人婴儿的灵魂挤走了,自己硬挤进去,抢这个房子,等于不好的房客抢劫我们的房子一样。这一类最后还是遭果报的。所以陈先生问啊,是不是有胎儿出生以后再入胎?就是这一类。大概如此,因为详细呀,太多了。详细我们这个生死问题,我每次都给大家讲,我要好好给你们讲、好好讲,我也讲了几十年,好好讲,从来没有兑现过,因为专讲这个问题非常麻烦、非常麻烦。

现在正有位小法师叫他集中这个资料,集好了看找哪一位同学能够把它编出来,用现代话写出来更好,不过不晓得哪一天完成。

总而言之一句话,我们了解了生来死去,都是唯心所造的,实际上,“一切种子如瀑流”,所以我们现在学佛,念念能够空,空得掉,七情六欲、喜怒哀乐、自己的脾气情感,随时来的时候把它转化得过来,哈哈一笑能够打开来,先学弥勒菩萨的一笑,一切能够转化得了,碰到那一个中阴、任何生死境界,才能转化得了。现在目前自己的心理变化、情绪的变化,每一天受自己的思想、情绪所左右,妄想停止不了、情绪空不了,说能够学佛、这一生想成佛,不要做梦了!什么打坐坐得好,没有用的。但是为什么我也主张打坐呢?在打坐上定力都定不住啊,那个境界更定不住啊!不要抓到我一句话,现在有些同学要搞错了:“啊,老师又讲啊,不一定打坐就是道啊,要多做事啊!”那是我给那些坐久了、得了一点点定力的同学讲啊!不是给你们腿子不会盘的讲啊!话又不会听,怎么得了嘛!好了,我们今天到此为止。

我们现在唯识的研究,还在《八识规矩颂》第四个阿赖耶识的颂的第一首,那么上次我们根据第一首的讲阿赖耶识“去后来先做主公”生死的这个问题。上次所报告的非常地简单,因此有许多同学提了很多的问题。我们现在再补充。所以这个人,我们上一次有一个声明,只讲到人道中的生死,实际上生死这个问题,所谓三界六道,欲界、色界、无色界,就是三界。六道大家都晓得的,天、阿修罗、人——上三道,畜生、恶鬼、地狱——下三道。这是非常简单的分类。那么中间这个变化,所谓唯识的、心识的(就是灵魂),生死投胎的这一种,这个降生的,生与死这个降生的这个因果报应,不是迷信的,是纯粹科学的,这个科学(是)我们借现在这个名词,所谓要有理论、要有事实实验的。

那么有同学问,生死的这个实验在什么时间看到呢?我们自己能够证到生死,很不容易了,我们现代人差不多要到三禅定以上,定力到三禅定以上,而且三禅定到四禅定这个之间,还要有发现了神通的人,那么对一切众生的生来死去,自然看得很清楚。尤其对自己的生死果报啊,几乎是有也很明白了。

比如我们举一个例子,大家现在喜欢讲禅宗,我们都看过禅宗六祖的传记,也看过他的经典《六祖坛经》。六祖有一次晓得有人来杀他、行刺他;名气太高了,尤其当时所谓学派的这个争论。那么他自己就坐在那里,夜里就等着,拿个二十块钱(我们现在比方了),摆在那里,果然夜里有人进来杀他,他就笑一下,他说:我没有欠你命债,只欠你钱,过去欠你钱。那么把这个事情说穿了,所以那个人就受他的感化,皈依了他。譬如讲这一类的事,为什么知道?就是定力到了,差不多都是自己清楚了。所以,生死要真正地了啊,分两方面的路线:第一所谓定,第二是慧。我们学禅、学密、学净土、学等等,这是练习修定的功夫。那么假定,定不到,说能够了了生死,不可能的。定到了以后,了生死呀,还是小乘的。就是说,自己生死看得清楚、果报看得清楚,可以勉强地停留住,这个是“小了”。比如下一生,我准备怎么样投生、准备怎么样,这是“小了”。大的了生死必须要慧了,非要大彻大悟以后才能知道。

这些东西大家参考什么地方呢?我可以向诸位讲,很重要的地方啊,就是《楞严经》有一卷几乎我没有翻译的,为什么把它落下来不翻译?第一很辛苦,翻起来很难,文字觉得很明白了;第二点,翻译了的时候,一般人不大容易信。那么要把它变成现代的文字、现代观念,使一般人真正相信了解,这个花的功夫啊,等于新再写一部《楞严经》,比这样还要多,很困难!而在这个佛经里头,关于这个阿赖耶识,我们生死来去、怎么样投胎,哪一界往生,就是说我们的灵魂投胎的时候,它的个体有多大,譬如说比我们现在的身体大吗?小吗?或者生在哪一界的时候,体型的大小、形状、乃至入胎胎儿的第一个礼拜、第二个礼拜、第三个礼拜、第四个礼拜,他那个变化的形状,都说得很清楚。尤其我们现在有《大藏经》啊,这个随便买,这个经论里头这许多资料把它集中起来,也并不太困难,不过散见于各个经论里头,这里有一段、那里有一段,多得很;把它总起来麻烦。

那么《楞严经》上面呢?大要的这个原则,非常扼要地讲了。比如,他讲生命的来源,如果诸位,假使自己家里买得有《楞严大义今释》,我告诉诸位,在卷八,《楞严大义今释》这个新印有原文的这个本子,五百一十二页这里开始就谈这个问题,因为这一个差不多这一卷我不翻、没有翻过白话。原因:很明白了,我看起来觉得很明白了、都是白话了。不过现在的人看,也许有困难;而道理非常多,我们现在摘要地说一下。

“一切世间生死相续,生从顺习,死从变流。”这一段,主要的,我们先看这一段经文,“一切世间生死相续,生从顺习”,就是我们觉得生下来以后,一切业力,第六识、第七识、第八阿赖耶识都在活动,这个习气累积越来越厚——“生从顺习”。“死从变流”,人到死的时候,四大分散,这个意识啊流变,“临命终时,未舍暖触”,就是这个死的人身体上,温暖还存在,“一生善恶,俱时顿现”,在上次报告过的,四大分散,那个要死的人,他那个境界差不多都是比我们现在做恶梦还可怕,非常可怕!而这个身体呢,觉得很痛苦,这个时候,“死逆生顺”,死,看起来是倒转来,在我们的习惯性,活着是应该的,死了是舍不得了,“死逆生顺”。“二习相交”,就是我们人的习惯,都是这个生命不愿意死掉,所以我们人类的习惯,有一句中国文化里头的名言:“乐生厌死”,乐生,是愿意的,就是有病有痛,乃至于病得还能够剩一点点知道一下都还想活着,不肯死、讨厌死。这个究竟呢?生与死之间这个讨厌这个问题,我们插一个笑话,我们正在讲庄子,庄子我们看《齐物论》上提到过,庄子是拿一个很幽默的话来说。他说,万一死了以后,比现在好的话,那个时候不晓得多大的后悔!可是那个庄子是以笑话的姿态来讲。我们现在并不是讲死后的好与坏,可是人的习惯,对于这个生命,最痛苦,一天到黑生病,一天到黑痛苦,他也愿意活着;对于死去总觉得是可怕的,所以,楞严经上说,“死逆生顺,二习”——自己的观念、习惯,“相交”——在矛盾,自己的观念习惯在矛盾。这个对于死亡的当时,发生的痛苦更加重。

那么然后讲到六道的中间,生命关系,“纯想即飞”,一个思想多的人,那么就是上升;“纯情即堕”,这个情、情感的情就包括我们人的个性、习气,心理上的思想的习惯与生理上、身体上的感受的习惯,尤其是喜、怒、哀、乐,身口意三业,这个统统属于一个字:“情”,感情的情。所以纯想的就“飞”——上升。譬如我们讲,念佛,这个大家知道;或者信其他的宗教,祈祷,想升天国,想到上帝那里去。或者有些人信各种宗教都有,世界上宗教,大宗教现在五个,小宗教还有两三百个。那不是宗教也叫宗教,有几百个呢,都在玩弄这两方面东西——“想”跟“情”两个。所以我们在这里研究宗教的心理,特别注意,太宗教化的情绪,还是“纯情”,不一定是对的,真正的宗教的哲学是思想升华。“纯想即飞,纯情即堕”。

那么,“七情三想”,七分感情成分,感情的成分重——七分;思想的成分轻,只有三分;“沉下水轮”。“七情三想”——七分情,三分想,生命的堕落——“沉下水轮”。乃至变龙、变鱼、变谁呀,沉下去,“沉下水轮”。“生于火际,受气猛火,身为饿鬼”,等等,再说下面:

“九情一想,下洞火轮”,这一段很多,文章非常美,生死的道理说得非常清楚。但是,保险你们青年同学们读不下去,其原因是什么呢?一看,什么地狱啊讲得活龙活现,老实讲,你感情上就反抗了、抗拒了。因为它是旧的观念。时代不同,描写那个所谓恶鬼、地狱这各种的现象。那么,我希望,我自己也希望自己,当时有一个愿望,有一天我把这一卷同未翻译得完的,要详细给它补(翻)出来。不过一方面时机还没有到,二方面也坐不下来,每天忙得乱七八糟的,也快要堕到地狱境界呀,已经到了边缘了。这个所以没有时间坐下来,“纯想即飞”,飞不起来了(一笑)。所以说没有那么多的清闲。

所以我们晓得“想”与“情”,这是用中国文字的这两个字的解释,所以“沉下水轮”,因此我们晓得,情感非常重、普通讲情感重,就包括了这个人对肉欲生命、肉体的感觉,对世事磨练,这个牵扯非常重的人,实际上我们现在活着,即身已经等于下了一半的地狱。很多的痛苦的事,人世间很多很多痛苦的事。譬如一个我们大家没有事的人,我们人世间,不晓得一个事业、事情多的人的痛苦。事情多那真是痛苦!譬如前天有个朋友来,他就讲:我能来,一天很忙的中间,跑到这里来,几分钟时间,他觉得有逃难逃出来了的这个感觉,哎呀,好舒服的样子!他就是那么一句话,我就拍掌赞成,哈哈大笑!道理是什么?深深懂得这个味道。可是一般人不容易懂得,他没有这个经验,没有经验怎么理解?经验不是聪明能够理解得到的。换句话说,世界上有许多人一天到黑呀,无聊得闲无所事,那么他应该轻松了?——他正在情多中。他那个无聊的事情、没有事情做啊,使他的情感在那个沉闷的痛苦中。不管忙碌与普通的清闲,都不真叫做“想”,所以《楞严经》上所讲“纯想即飞,纯情即堕”,这个对于生死之间的道理要非常注意!

我现在讲生死之间,多半牵涉到生命的实际,请大家注意啊!比如在我所认识的朋友,因为我也可以说认识人也不少。至于过去几十年以及现在几十年中间,譬如我所晓得有两三位朋友,纯粹的学者,对于学问是爱好、兴趣,而且他的学问是专搞思想的。现在有两位是两夫妻,到七八十岁,一根白头发都没有,专门读书搞思想的,性情也很柔和,两夫妻如此。那么实际上我们因为朋友很熟,谈到人生、谈到家庭、谈到生理的问题,他就告诉我。我说你们两位白头偕老,哈,不能叫白头,我说是黑头偕老,七八十岁一根白的头发也没有,这个“黑头偕老,感情很好,很美满。”他们俩笑笑,没有答复我的话。因为我下面一句话,不诚实的话;因为他们两位一生没有生过孩子。所以我说很美满哪,他们只是笑笑。后来慢慢谈到生活,我说你们两位,房子那么大怎么住啊?“反正我们几十年他住他的地方,我住我的房间。”那么可见他们生活啊,在所谓男女的情爱方面,没有这回事。两个人都是搞思想的,非常清华。那么不单七八十岁,没有白头发,而自己呢生活都还是过得我叫他“清教徒”一样,简单得很,除了学问有兴趣以外,一切世间东西对他没有什么诱惑、没有兴趣。那么这一类佛经上有,这一类人死了以后,他生来世还是学问家、还是哲学家。要想成佛呀,三大阿僧祇劫还要加两倍,因为这个思想的转变非常难的。所以你要注意《楞严经》后面“五十种阴魔”,“十种识”都在思想方面的偏差,就是学佛的人特别注意呦!你一个见地一点的偏差、走开了,已经落入识阴的、见解上的阴魔。这个三大阿僧祇劫转不回来的。思想的这个有这样困难。

所以我们平常的念佛、修一切,大家普通以为念佛,我不要打坐,也不要修禅。很多学佛的人讲这些话,笑都不好笑,只好听到,就是:“是啊、是啊。”有时候我嘴里讲:“是啊、是啊。”我嘴里那么讲,我心里在忏悔:“妄语!妄语!根本说的假话!”因为我真要讲的话:“不对!”那很难看的对付他。可是人嘛,何必当面给人家难看呢!“是啊、是啊。”这个实际是应酬话、心里头很痛苦的妄语。

我们晓得修净土也好,修任何法门,没有把思想的定住的,一念不能定住,你什么学佛也好、修道也好,不要说这一生,你修一百生都是浪费,都是欺骗自己,不对的!而且我们晓得“定”在什么地方?比方任何一个宗教徒,尤其是学了佛法的,他自己那个观点拿得非常牢,你再讲什么,拿佛经教他证明修证,他不会改变的。他也同样在打妄语应付:“哎呀,南老师啊,你真高明啊,你讲的真好!”我一概不听的,因为我已经看出他的心里,一点都没有接受的,所以只好不理。他这个就是凡夫的定见。

你以为定、什么叫定?现在我们注意,每一个人,自己那个思想观念见解认得很牢,把握的很住,怎么样也不会转变的,这是你凡夫的定,这就是凡夫业力的定见,这叫做“定”。不要以为打坐叫做定哦!打坐是修定之一。

所以我们练习打坐、坐起来,中间见解上、修持上没有一点中心,那统统是空坐。这个空坐,是练习昏迷,换句话是大无明的境界。你们不要认为自己打坐坐得好,越坐得好无明越重、智慧越没有。贪恋那个迷迷糊糊身体上舒服,坐在这里很安详。哦,又气脉动了、任督二脉通了、奇经八脉通了、又是什么三脉四轮通了,一天到黑在身体上、在境界上玩。注意哦!越是功夫好了的朋友特别要注意啊!以为修道几十年,对不起,犯了四个字,已经堕落了:“纯情即堕”,你不要以为修了几十年的功夫,最后是一无用处;比普通不修的还堕落得厉害。因为他坐在那里百无所事;是在定境界,一天迷迷糊糊——理智不清。理智如果真清了,不要说“明镜也非台”更高了,早就“心如明镜台”了,对于三千大千世界中是一切照见清楚了。连生来死去,都没有看清楚,这个定境是极大的无明!越是功夫做得好的人,多半在受阴境界里头,被感受所困。

但是,要不要打坐、要不要修定呢?要啊!你中心也要有主啊!所以修定第一步,必须要你系心一缘,这是呆板的事,必须要系心一缘。譬如我们念佛,这一声佛号就是系心一缘。真念到定,所有其他的思想切断了。[断录]

这个统统在“纯情即堕”,堕落这个情的境界,不过呢也不会变成饿鬼、畜生道,因为你坐在那里,坐了几十年,少造了许多恶业啊,善业没有做嘛,恶业也少造一点。不过他生来世啊,修得好也可以变成一个人,变成什么人?笨人而已,变一个笨笨地、傻傻地,本省的话变成“ong人”了,变成头脑昏昏的、莫名其妙的一个家伙而已。是真的呦!我不是吓唬你们啊。所以对定要研究好。

所以“纯想即飞”,这个“想”要注意,不是普通叫你乱想,就是观想那个观点、系心一缘这个想,一定要搞清楚,修定要修好。

那么现在我们回转来,上次报告到,当我们四大分散要死的时候,人要真正死亡那一刹那,完全不知道了,在那个大痛苦、等于我们一个人给人打得就是要你死,那个一身的痛苦啊,那受不了,那四大(地水火风)的分散,一下,快要真断气、断完了的时候,四大分散完了,有解脱之感,就昏过去了。上次我跟大家讲过,这个时间、死亡的时候,这个时候叫“识”,不叫中阴身,你中阴身还没有生起来呢!那么等于我们人世间的时间二十几个钟头或者三十多个钟头,两三天的时间,不一定;有些人快一点、有些人慢一点,是业力的分配不定,要详细讲到这里,麻烦得很了。譬如,这个人善报多,死了要升天,看哪一种天,欲界天的人,还有五欲身,同我们一样的,有身体,不过比我们身体高明,好得多了。欲界天的低层,还是同我们一样,胎生。


分类:南怀瑾 书名:唯识与中观 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