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唯识与中观》第23章


原文:

“前五色根,以本识等所变眼等净色为性。男女二根,身根所摄故,即以彼少分为性。命根但依本识亲种分位假立,非别有性。意根总以八识为性。五受根如应各自受为性。信等五根,即以信等及善念等而为自性。未知当知根体位有三种。一根本位,谓在见道除后刹那无所未知可当知故。二加行位,谓暖顶忍世第一法,近能引发根本位故。三资粮位,谓从为得谛现观故,发起决定胜善法欲。乃至未得顺决择分所有善根名资粮位,能远资生根本位故。”

…这个根根,就是这个质地好不好。不是那块质量你想修道?修死了也没有用!尤其是道家的话:“此身无有神仙骨”,骨骼生出来就有神仙骨骼,这是业力带来的,因缘、种子是如此;“纵遇真仙莫浪求。”碰到活神仙,你不必跪下来求道了。就是告诉你修仙、立地成仙的法门你都修不成,因为不是那块材料。“此身不是神仙骨,纵遇真仙莫浪求。”你乱求有什么用?这就是根器问题。

你说佛法不讲根器啊?非常注重根器!所以禅宗以《楞伽经》为根本,唯识以《楞伽经》为根本,有五乘根器。那个是外道根器,就是外道根器;是魔道的根器的人,就是魔道根器。那么你说永远是吗?不是的。他是一个阶段,这一生是一个阶段;这一生过了,算不定他来生转了呢。

所以你们讲气脉的成就,在道书上讲,收徒弟就看看是不是那个根骨。就是两个字,有这个“根骨”没有。那个骨头生来的那就不同,仙有仙骨。那么以中国文学来讲,什么是仙佛之骨呢?中国的文学你看到是文学——是很高的哲学,两句诗:“不俗即仙骨,多情乃佛心。”这个“多情”不要乱解释啊!大慈大悲才是多情,菩萨才多情,“不俗即仙骨,多情乃佛心。”

他这里说“应知即是二十二根”。哪二十二根呢?前五色根(最前面的五个根):眼睛、耳朵、鼻子……眼耳鼻舌身,这是前五根。仙佛有仙佛的眼,所以孟子也讲,看眼睛是看相里最重要的;那个仙佛的眼他就是不同,生来有此根骨。你们在这里台湾这个碟子里头、杯子里头的环境,所见的人物太少,我们当年看的太多。等于一个酒楼摆一个大和尚的像,我一看就喜欢,这种和尚在大陆上真的那个样子的(差不多了,当然差一点),看过好几个。你看胖胖的那个样子,怪相——哎,他就是一看就晓得是有道之士,他骨相不同。(对一同学讲:你去拿来那个钵盂给他们看看。)将来我就是学他,跟他当徒弟,端个钵盂在你们门口一站,弄碗饭吃。他一看就是不同。我们大家装死了,装起那个打坐、好像学佛的样子,就不是那个菩萨样子。他就是一样。所以讲到这个根啊,非常重要。“前五色根”,就是五个基本的外形,眼耳鼻舌身。

“以本识等所变眼等净色为性。”眼睛、眼耳鼻舌身为什么会变呢?我们为什么有些人生来眼睛不好,有人生来耳朵不好,有人眼睛特别灵光,有人耳朵特别的?就是看耳朵相,有人那个耳朵那长得耳朵就像耳朵!像我们这个耳朵啊不大像耳朵,这个是各人习惯。这个根性是什么?就是你第八阿赖耶识。看你的相,所谓算八字、知宿命,就是你前生第八阿赖耶识所造的业果所带来的。

你看,这就是我最喜欢的我的那个师父的像,你看好不好?你看那么一个怪相,一看就是佛,佛相,傻里傻气的,这个样子,多好啊!我很想有一天不讲这些,什么唯识课啊都不讲了,就穿这个衣服往你们门口一站,要饭吃,要钱:“都拿来、拿来,收来、收来!摩诃!娑来!娑来!娑来娑婆诃!”那多舒服啊!你看这个样子,就是佛骨、仙骨。

当年我在大陆修道,这样的和尚我看到过好几个。而且还不是那么干净哎,这里鼻涕、眼屎都有,他脸也懒得洗。你仔细一看哪,哎呀,那个味道好得很,越看越可爱!这个可爱不是男女之间的可爱哦——那不晓得多清雅!舍不得离开,就跟着他了。在这里我还没有看过第二个,就是看过他,呵!这就是根骨不同。虽然是这个相,根骨不同。不是寒山;寒山的朋友拾得那个相,你看多好!

他说假使一个人变成这样,你一望而知这个人不会做什么事,一定是修道的,他的根骨就是走这个路子。假使这一种人做世间的事业,也是了不起的呦!也是特殊的相貌,也是富贵中人哦!可是他不会走的,他的根骨不同。为什么道理呢?我们眼耳鼻舌身意,“以本识等”,第八阿赖耶识种子所带来,所变出来的,“眼等”,眼睛、耳朵、鼻子、身体。“净色为性”,什么叫净色?色是物质了,就是我们生理上的这个细胞。净色还不是细胞,净色很难解释了,净色只有气脉通了的人……决不是细胞。你们认为是细胞啊,那都不是。“净色”,我们眼睛变成眼球,当然是由很多细胞组织拢来的,这个已经不是净色了。譬如我们皮肤肌肉,它那个还不是细胞。在细胞未变、将变成那个中间,那是净色。所以中国道家无以名之,叫做“炁”,那个气化的东西,那个是“净色”。

“净色为性”,前五根。你要注意呦!这里讲到增上缘,所以有些人修眼通的,他眼睛一修就成功,有些人练眼通练不成的——他业力种子带来的。你晓得在美国很多美国人,多半是女的,有前知的、预言,多得很啊!世界各地好多,我们台湾也有人专门买飞机票去问他前生,我说:“嗨呀!你不要去了!”问了半天他没有说你是中国人转生的,因为中国他不知道,他的眼通就是那个范围。现在各国世界各地有神通的人出来多得很!不是现在多,古来就有;现在交通利便,传播事业发达了,大家都晓得哪里有一个人,有宿命通的,知道前生的,到处都去跑去。像我晓得美国有两个女性,生来就会的,会预言、会知道前生,家里忙得很哎!世界各国各地的人去,早两三个月要登记好,安排时间通知你,你还要正好飞机到,才有时间跟你谈一下,“哦!你是哪里人……”最多讲的不是犹太人就是印度人投胎的。这一些。

有些人天生耳根就不同。这是前五根。

“男女二根,身根所摄。”戒律上男性的生殖器叫男根,女性的生殖器叫女根。那么,这属于身根所摄,包括在身体身根内部去了。但是单独来讲男女二根是非常重要。那么我们现在讲给你们听,我们小的时候啊,奶妈跟妈妈两个抱我们洗澡,那已经好几岁了、六七岁了,不过很娇贵了,洗澡还懒得洗。奶妈、好几个人服侍着,那个奶妈洗到这里的时候那么讲笑话:“嗨,这是‘祠堂’,不能碰!”洗到男根的时候——祠堂!祖宗的祠堂!将来后代不晓得旺出来多少,所以叫做祠堂。“哦,这是‘祠堂’,不要碰!‘祠堂’不要碰坏了!”所以洗“祠堂”的时候特别小心。我们小的时候一边跟她洗澡一边想:奶妈讲这是“祠堂”,是什么意思?——祖宗牌位,是后代的祖宗牌位,哈!(一笑)所以戒律上、佛经上也等于是祠堂的意思,男女二根都是祠堂了,生命的根,生生不已,人类一切万物都靠男女二根生旺起来。

七个了。不过男女二根属于身根所摄。

“故即以彼少分为性。”为什么修气脉要注重这个海底?就是男女二根的关系。要想成就这个色身,虽然它是属于身体的一部分,但它是这个身体最重要的生命根源的一部分。“故即以彼少分为性”,因为它归在身根的部分,是身根一部分的性能。那么,拿现在的医学来讲,这个就属于神经的末梢,都是一切神经的顶尖了,所以之重要,“以彼少分为性”。所以你们诸位年轻同学好好保养你的“祠堂”,不要随便犯戒。

“命根但依本识亲种分位假立,非别有性。”这个命根呢,除了有形的男女二根以外,命根是什么东西?所以我们现在有人问,好像去年上课(有人问),我说懒得答复。你要晓得,答复这些(时间)长得很,耽误了正课。还有刚才同江尼彬一讲,我说你当老师的人都不晓得!下来休息的时候尽来给我问问题,那不要叫休息了!以前我在上课的时候,学生在休息时候问问题,一定都挨我的骂!我说我现在在干什么你知道吗?“休息。”“好了嘛!休息你来问问题?!”到上课的时候问。但是上课的时候,你比如去年有一位同学,不晓得现在在座不在座,算八字与唯识的关系,现在来了。我说将来你会知道,(当时)没有讲到那里。

这个八字啊,有没有?有。这是依通,推理,推你前生种性所带来这一生的因果遭遇。换句话,八字就是所谓算命、这个是命根。那么但是八字是不是准确呢?准确。——推理。有西洋的算法、中国的算法、有各种各样的算法,但是最高的只百分之六十。如果某一个人对八字精到了极点、深通了,到了大智慧有神通的境界,算到了准到百分之九十八,最后还是不准的。 因为这是靠推理、依通算这个命根。命根是什么?宿业,所以古人也叫做宿命,你过去的业力所带来的。那么这个宿业带来的呢,八字,不要看八字,看相就看出来了。由这个相呢,学唯识叫法相宗,每一个人相上就带了,很明显的。当然不是面相,你讲话、态度、仪表、走路、做人、高矮大小……什么都有关系。瘦得像广素琴讲我脱了水的一样,那个就是他,个人业力不同。像广素琴他自己就没有脱水的,那又不同。这个就是命根所带。

你要做东方人、西方人,皆由命定。但是这个命是什么呢?是前生所带业力,无主宰、非自然。这个命定。

所以命根啊,这个生命来的,“但依本识”第八阿赖耶识亲种的分位,亲因缘种子所带来业力中分位的假立,分别种类。怎么叫做假立呢?你这个八字如果算这一生的这个命定了,再一生的命不是这个命了,看你现在所造的因果;是分位的假立。而且算八字讲运气,运就是一个阶段,年轻不好、中年好,中年不好、老年好,或者老年又不好,老年哪一年好、哪一年坏,它的分位的假立。

“非别有性”。他说另外这个命并没有个呆定真正一个命确定在那里,因为它是“分位假立”,所以真正修道学佛的人,大丈夫可以转命,为什么不能转呢?学会了算命更能够转命,我算到 这个时候运气不好,再一推算是哪一点不好,我就在这个地方,四个字:“修德进业(进德修业)”,就非改不可。在本识上、第八阿赖耶识的习气上改。你说我这个是命定改不了——改不了你活该去受报!改命是什么办法呢?修德进业(进德修业)。所以儒家教我们做人做事就是转命啊,大丈夫能立命啊!所以孔子也只讲“五十而知天命”。

可是这个道理,你懂命理,不是算八字这个命理了,自己晓得、认识命,谈何容易啊!以孔子的修养,你看孔子一生,比你们哪一个青年都艰苦啊!生来父亲早没有了,母亲带他,十一二岁他就当家了。哥哥又是残废的,还有姐姐,一家要自己挑起来,又没有遗产,那多苦啊!什么都做过啊!但是他就转变了自己的命运,你看,万世的大圣人,这个了不起啊!这就是我们大丈夫所值得效法。你们最近有好几位,你说就是讲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是拿自己的生命给大家赎罪,也就是说明这个命的道理。那么做不做得到呢?他的愿力是非常伟大,菩萨愿力一样,自他相互影响。所以同样的道理,这个命你要搞清楚。

“命根但依本识亲种分位假立,非别有性。”并不是特别有个固定不变的。尤其是学佛的人学会会算命,一天到黑迷信那个算命,我一看就烦了。本来教你们懂理,结果你还是搞,这样还是学佛法?这是外道了!一天在命运的迷信中。迷信就是不要给他迷住啊!你要透过这个理,所以算命懂得了这个理,哦,运气不好,不好怎么转呢?进德修业,就可以转嘛。运气不好,万事吃亏。所以算命的人,还有我教你们学会算命,最容易造口业啊!无意中就造了一句口业:“唉呀!这个地方你不大好啊!”他的心理受了你的影响,这句话就害了人家。他本来还没有事,“哎呦!他说我不大好,他命算得很灵的!”完了!本来还可以打过去的,给你一句话害死了,造了口业了。所以这是佛的戒律绝对不准的地方,很容易造口业。而且还会造意业,因为你看了八字,把这个家伙坏呀、好呀看出来了,嘴巴是:“嗯!很不错了!很不错了!”心里:“这个坏蛋,你这个家伙坏蛋,这个八字坏!”你的意业又不对了。所以不让你们学,你们没有资格学。像我们玩了一辈子你看我绝口不谈这个,我也会看相,我也从来不看相,管它好的坏的!看那个人蛮可怜,可怜人本来那个相就难看嘛,你管他相好看还是不好看!你也不要他做你的什么人。可怜就要帮忙嘛!哦,他相好看可怜才帮忙,相不好看的可怜人就不帮忙?!你去你的,你还学什么佛啊!就是这个道理。相跟命,相比命还灵,这就是命根。

为什么每一个人有这个相貌呢?是本识的亲种的分位假立。但是你要知道,“非别有性”,不是永恒不变的哦!大丈夫就可以转变了。我看到很多修道的,大陆上有几个高僧,我要皈依的人,像你们见到和尚就皈依,我们当年二十几岁比你们勤快多了,一看这个和尚有道,跪下来就皈依。管你的!你爱收也好、不收也好,我叫你师父了,就赖上了。像你们笨笨的,还要选个时间,皈依不皈依还要搞的……像我们啊,看到对了就“咚咚”两个膝盖头发软,就一跪。所以有朋友说你发贱啊?我说哎对不起,就是发贱!“哎,这一个烂和尚都给他跪?”我说你看得的出来啊?!但是我这个膝盖头都没有跪错过,给我一跪过的,都被我挖出来,真有东西;外表上看不出来。

那些人你说看他的相啊,那是孤苦伶仃没有一样好相——哎,人家成道,是大好相!你仔细一看,都是大好相。他得了道,他那个坏相已经变成好相了。所以我从前有个师傅,眼睛、嘴巴那么大,鼻子像一个蒜头那么小,两个眼睛那么大,耳朵棋子那么小,而且长成一堆了,你看那个样子好看吗?哎,越看越好看,比他(师指一同学)还漂亮!那奇怪了。

这些在此地所见的也许不多,我讲的都是真话,不是小说,我都亲眼看过的。想想啊,相、命都不能范围一个人。尤其修道的人,范围不住的。他心一坚定了,就把它突破了。这要注意!

现在讲二十二根的前五根、命根。

“意根总以八识为性。”我们这个能够思想、能够感觉、能够感受的是意根,总是要根据第八阿赖耶识。所以意根的本身,所以我们打坐空念头是空掉了意根,第六意识一空,第六意识无分别、无妄想,念头清净,第六意识空了嘛。你说第六意识空了,你们因为道理不懂,还要觉得“啊呀不对啊!我还没有空完。”你空完到哪里去啊?那已经归到第八识阿赖耶识。第八识阿赖耶识你要想转了,除非证果啊!那还早了,慢慢来嘛!你只要在清净意念上久定,久定以后必变嘛!现在都告诉你们秘密了啊,再不懂的话,就不好了。所以“以八识为性”。

“五受根,如应各自受为性。”怎么叫“五受根”呢?苦、乐、忧、喜、舍,知道吧?我们人生你看每一天都在痛苦中,那一个不在痛苦状态中?坐久了腰累了,苦;睡久了,也苦;站久了也苦;饿了苦,饱了苦,没有一样不苦的,你仔细看看!心理上的苦、生理上的苦,当学生的苦;那么当老师的像我这样苦不苦啊?苦得要命!我天天在埋怨自己,我何尝想每一天自己好像卖嘴巴,我就是自己比自己呀,比那个末流的歌星都不如,末流歌星一天只要唱一个歌嘛;我一天不晓得要唱多少!人家唱一首歌两千块,我一天拿不到几毛钱!那个埋怨自己命苦啊!苦啊!真苦啊!你看世界上哪一个不苦?做生意的苦、做人家太太的苦,当人家丈夫也苦啊!“种了芭蕉,又怨芭蕉。”人都是这样苦。

乐、快乐:实际上世界上没有乐;轻微的痛苦把它当成快乐。没有真正乐的。除了清净之乐,那是不容易得到,那是道。

苦、乐,人生你看!

忧:哪一个不在担心?担心就是忧。担心考不好、担心挨骂、担心前途、担心寿命——都在忧中。

喜:没有真喜啊!稍稍把那个忧愁的心理减轻一点就很喜欢,觉得自己了不起。

这是四种。

第五种:“舍”,舍就是忘去了。譬如我们生病感冒,坐在那里一天痛苦啊,咳啊咳啊,你丢不开啊!你丢得开就是舍。我们身体打坐,两个腿发麻,舍不掉、丢不开呀!丢开了,那当然了不起呀!丢不开。丢开了叫舍,就有空灵的感受。

这五种东西叫做“五受根”,你注意哦!都是感觉方面,在心理、生理产生感觉的。

你们要记下来哦!不记下来,自己以后一看到“五受根”,现在自己不注解,将来苦头吃大了。自己也没有脑子,什么叫“五受根”?

“如应”,随你说、相应的,这个五受根“各自受为性”,这就是属于五阴里的“受”,色受想行识这个“受”、感受。所以五受根啊,自作自受,它的性能(这个“性”不是明心见性的性)是如此。这也是五个了,二十二根。[引磬响] 2857二校完

“所缘缘”的这个部分我们再加说明一下。所缘之缘,我们这个生命在这个世界乃至他方世界,这个生命的存在,是由种子多生累劫自己的因果所起的种性生的现在的现行(现在的行为,就是现在的遭遇);现在的现行累积起来,变成未来生命的一个种子。简单一句话,种子生现行、由现行构成了种子,就是一个因果轮回的根本道理。

那么现在我们今天生命的存在,以过去种子生的现行的因缘,有这个因缘,加上我们现在这一生的染污。染污是唯识的名词,现在的话就是污染。那么这一个所谓染污也好、污染也好,这是所缘之缘,由一点一点连锁的关系构成了过去、现在、未来的因果关系。那么,因缘当中分四种缘:亲因缘,本身的业识种子带来的,无主宰、非自然,但是不是无神论。神是谁?就是我自己。主持生命一切的业果报应,一切唯心所造,这个本身是因缘。

父母的遗传,社会时代的环境等等,都属于增上缘,增上有善根增上、恶根增上。那么,有过去、现在、未来永远的这个生命,除了证道之外,流转不停,是“等(平等性的)无间缘”,一股水流一样平等地流过去,永远没有间歇性的、旋转的。那么在这个中间,现行所发生的种种的作用,乃至过去、现在、未来,是所缘之缘。

那么上次讲到所缘缘中间,把生命的这个所缘缘的现象分成二十二根(二十二个根)。那么我们这个身体叫做身根,这个身体的部分生生不已,譬如人生人,不晓得哪个时候开始有两个,一个男的一个女的吃苹果吃坏了的,然后生了我们那么一大堆,这一大堆人还要生下去。所谓男女二根,男根女根、生殖、生理的作用。男女二根属于身根,上一次我们提到过。总和这些归纳起来,感受的、心理的、生理的一共二十二根,上一次讲到这里。

我们现在翻到二百九十六页倒数第五行,下面开始:“命根但依本识亲种分位假立,非别有性。”所谓这个命根,这个命根呢,不是我们普通医学上(讲的),普通医学上把男女两性的生殖机能、生殖器部分,包括所谓道家的丹田、海底,针灸的所谓炁穴啊,这个东西叫命根。这里所讲的命根是抽象的,概括具体的东西;这个命根就是我们这个生命所在的,就是我们今天一口气活着,这条命还在。这个命根哪里来的呢?“但依本识亲种分位假立”,这个本识就是第八阿赖耶识,自心的本识的功能,亲因缘所生的种子。

怎么叫分位假立?它有了命根的成就,粗的分位,譬如我们生理是一部分,生理再把它分析起来那多了,可以分成几百种,佛经粗的分析是四大:地、水、火、风。拿我们现在西医的生理学分析人体就有九大系统,譬如中枢神经系统、自律神经系统、各种系统,所以我们不作这个分类。过去佛法“分位假立”,或者六根、六尘、五蕴等等。这些分位是我们人为的把它分开了研究。

怎么叫假立呢?仔细研究起来这个命根啊,哪一样都不是。你说头脑是我们的命根吗?还是心脏是我们的命根?哪一样都不是。可是它离假即真,这个假象构成了的确我们有一个生命存在,能够知觉、能够感想等等,所以叫做“分位假立”。“非别有性”,并不是另外有一个主宰给我们生命;也不是唯物的作用——只是物质构成了就有这个生命,物质灭了就没有了——都不是,不是唯物的。

心、物这两种以上有一个东西,这个东西呢,我们总名它只好叫它是个“心”,或者是“性”。这个心、性两个观念,就是说它包含了生理部分、心理部分,物质部分、精神部分,所以“非别有性”,不是另外有一个能主宰的。“意根总以八识为性”,我们这个现在能够思想的第六意识这个意根,意根的根据是第八阿赖耶识。“五受根如应各自受为性”,这个我们上次提到过,现在重复提起请大家注意。

所谓“五受根”,“受”就是感觉、享受方面。最明显的,佛法归纳性的五受根是:苦、乐、忧、喜、舍。这是我们平常这个人命根的存在,每天生活遭遇都在这五个境界中,这是归纳性的。或者是痛苦;不痛苦是快乐。严格地讲起来,我们上一次讲到过,这个世界没有真的快感,也没有真的快乐。轻度的痛苦,我们错误的观念当它是快乐,几乎是纯苦无乐。轻度的痛苦当它是快乐。譬如喝一杯咖啡,刺激一下很快乐。像我们喜欢吃辣椒的,给辣得很痛苦,一身流汗:“哎,好舒服!”这个是轻度的痛苦,叫做快乐;毕竟没有快乐。忧喜也是这个道理。实际上人生多半在忧患中。

所以我平常经常讲到世界的观念,我经常说这一代青年拼命算命,我说这一代青年、这一个世纪中间——像我们年轻也喜欢了,这里算命、那里看相,不晓得花了多少钱。而且自己也学;学会了以后,我一概不学了,我把所有人的命都算完了,包括我自己,八个字(当然不包括你们这一代)我们这一代,在座的白发苍苍的都在内了,八字都定了的:“生于忧患,死于忧患。”就不要算了,只有这八字!那么在实际上呢,包括你们也这样,人生青年也好、老年也好,毕竟都在忧患中。什么都不忧虑呀,老了忧:几时死啊?明天呀?后天呀?都在担心。走一步路,“哎,小心一点啊!”天气冷了,“衣服穿好,不要着凉!”为什么?怕死掉!都在忧患中。偶然脱离了轻度的忧患,很高兴,已经叫做喜欢了。

所以苦、乐、忧、喜、舍,舍就是真正的放下。很难舍!譬如有很多思想,我们很想“不要去想它。”你不想它,它来想你,排脱不了。夜里睡眠,“哎呀!最好自己不要想了,睡着多好!”你想睡,它不要你睡,它偏来想你耶,它非常多情,这个舍也很难!所以这五种在佛学上叫做“五受根”,一切的感受、感觉都是由它来的。

那么这个五受根完全是心理状态吗?不一定,有一半是生理作用。所以只是受阴所摄——“五受根”。

“虽然如应各自受为性”,怎么叫“如应”呢?例如这些,与我们生命活着一切相应,互相交感起作用的。但是,苦、乐、忧、喜、舍,五个,归纳性的;但是这五个、五样情况完全不同。苦是苦,乐是乐,相反的;忧是忧,不忧愁就是喜欢,完全相反的。它的心理状况、它的心态的活动每一个各自独立的,但是有一个总归纳——受,都属于感受,感觉的状态,所以说“如应各自受为性”,它的性能。

好,现在我们要注意,“信等五根,即以信等,及善念等,而为自性。”照唯识分类,心理的活动状况有“信”,信里头也分五种。我们现在先讲信,信者、信念,所以讲信就很难了。那么一切宗教第一个讲信,“信则得救”。佛法也讲,《华严经》讲:“信为道源功德母。”信是最重要的。但是信这个中间差别很大哦,哪个才是正信?哪个样子才算正信?除了正信以外,一切的信都属于迷信。所以我们要知道,现在讲到一个“信”的问题,要多了解一下。

我们普通经常听到批评宗教的,这个迷信、那个迷信。迷信有两种意义,广义地呢,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不迷信的,全体都在迷信。所谓一件事情不可知、没有经验过的,理论也不知道、事实也没有经验过,都是迷信。譬如我现在这一杯子里头我告诉大家:“我这一杯子里头泡的是毒药。”你们一定不相信。假使我说我这一杯子里泡的是杭州的龙井茶,你一定会相信,因为有许多朋友会送我茶喝。你如果这样相信你就是迷信了——你也没有喝过,你怎么晓得不是毒药?你怎么晓得是龙井茶呢?天下事情,尤其你们青年人特别注意,不要随便讲一句这样迷信、那样迷信,很难!

天下的事情,我经常说几句话,你们注意啊:“有其理”,学理、理论上我们承认;“无其事”,没有经验过,那么我们一定说这个是迷信——不然!“有其事,无其理”,有这样一件事,理论我们找不出来,是我们的智慧不够;“有其理”,在理论上我们有建立,事实没有看见过,是经验不够。

所以啊,做学问做人最好是孔子的态度,孔子在《论语》上讲一句话:“多闻阙疑”。知识要渊博,学问也越好。越是真渊博、越有学问的人,一切不轻易下断语,不懂的事就保留一个问题,“多闻阙疑”,不懂的,保持一个怀疑的态度。不像我们一般人,动不动这样就迷信、那样就迷信。

我常常碰到很多朋友说,譬如说算命、看相,讲什么——迷信!我说:“哎,你懂不懂啊?你会不会算命?会不会看相?”“我不懂。”“那你怎么讲人家迷信啊?!你不懂的事。”譬如我们现在知识分子最迷信的是科学,没有一个人懂科学!在座的人不晓得几个学科学的,我看很少;我晓得他是学科学的,没有几个学科学的。而学科学的他懂了这一门,别一门不懂。可是我们现在最时髦的就是科学。我说中国人的科学是什么?街上的“原子理发店”——科学!随便都加上一个科学名称。所以结论下来:越是不懂科学的人拼命嘴里叫科学;真懂了科学的就不敢谈科学了。

还有呢,知识分子最迷信。你看许多人讲人家迷信的人,像我以前测验了很多人,学问很好,一谈,“这个是迷信。”我说:“对啊,你不要听,那些人迷信,都像你老兄一样的有几个呢!”哎,高兴了!“不过你最近好像精神不大好啊?”“是啊!”哦,上当了,他又迷信了!我这样逗他一下,他就迷信起来了:“哎!你看怎么样?你看怎么样?”我说:“有点问题!有点问题!再研究!再研究!”“哎!我下次再来找你啊!”他迷信了!统统在迷信。

所以呀,什么叫迷信?一个东西不懂,我们讲人家迷信,本身已经犯了一个迷信的错误,因为你不懂这一门。这是大家要留意的。狭义的迷信呢?我们批评一个人迷信了宗教,不管哪个宗教,不信的人一定批评他迷信——他更错了。他对于宗教本身没有研究。依我看来,我经常劝朋友尤其老年的朋友、男的女的,我说:“你去信个宗教吧。”不过我决不推销哪一教,我很公平的,我买的是百货店。(一笑)他问我:“你看信哪一教好?”我说随便,你看哪个适合你就去信。他说:“我什么都不信,教都没有兴趣。”我说有一教你可以信,哪一教?睡觉。你能不能常常睡觉?“睡不着啊!”好了,睡觉才是大教,包括五大宗教以上的,你都不能信,你就另外找一个小一点宗教信信,你把身心交给它,你就有好处了。

所以宗教它给一个人精神、心理至少有一个哲学,他信一个东西啊,把自己的情绪有所排遣。尤其是年纪大了,一切都是空虚的,不管你什么地位、什么年龄、什么有钱、无钱,到了老年,尤其我们现在看到老年的大问题,好的家庭儿女出国、每一个城里了,两老坐在家里就是两副对子,每个人我都送他一付对子,可惜我字写不好,写好我写一副对子专门送给老朋友,坐在家里是“流泪眼观流泪眼,断肠人对断肠人。”老太婆、老头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看了几十年蛮讨厌的,只好两个眼睛对着电视!这个境界很不好过。如果找一个宗教信仰,这个时候不管他是迷信真信,这个宗教对他是一个莫大的安慰。你说宗教有什么迷信啊?至于说教义对不对,那是另外的问题。

所以讲到信,怎么样是个正信?是个大问题。佛法提到真正的正信,简单一句话:个个能够明心见性、大彻大悟了,知道生命的根源是什么、宇宙的根源是什么;不是你理论懂得,而是所谓修证到了,这个时候才能够说不迷信,不然都是有迷信的嫌疑。所谓信是很难的!什么是正信?但是我们比较性来讲,什么是正信呢?所以真正一个学佛的人不要盲目,先要把学理搞清楚才好修持。每一个修道的人,不管你修什么道,那个学理不透啊,修持不懂。所以自己修持到了某一个境界,解决不了问题,你就晓得自己很迷信了,因为你学理没有透,因此你进步也慢,永远也不能成就。如果学理到了的人,成就很快啊!

譬如我们坐电梯,晓得这里头有十二层楼,坐着电梯一看:“一、二、三,嗯,我要到十一楼,还没有到,还差一层。”这是因为自己了解了嘛。为什么我们许多做工夫的人不晓得下一步怎么办,光是知道来找老师,我说你对我不要迷信好不好?这就是迷信。你晓得我指导你一定对啊?错了怎么办?所以正信是非常难的!除了成佛,大彻大悟。那么这个信字我们了解了。

这里讲正信,“信等五根”,什么是“信等”?信、精进、念、定、慧,这五种由信开头。真正的信念,譬如说我们相信,因打坐(打坐不是道)可以练习禅定,因定可以生慧,那么这个理论我们信了、研究透了,那么你要练习打坐开始,慢慢如何精进。“精进”这个名词就用到修道与做人,人生的境界,你要发财,所以司马迁在《史记》上讲一句话:“鸡鸣而起,孜孜为利”啊!天下的人,天还不见亮,起来,心心念念就要赚钱。所以司马迁写那个《货殖列传》就是现在写经济学理的话。那么司马迁的历史哲学非常高的,你看他写《货殖列传》的时候,就是现在讲经济学的原理,司马迁讲了几句话:“天下熙熙,尽为利往;天下攘攘,尽为利来。”“熙熙攘攘”这四个字我们中国文化现在口语经常引用,就是司马迁的话。“熙熙”是大家很高兴、向前面跑,追啊!追什么?追利益,包括钞票的利、赚钱的利、包括一切利益所在、福利所在,就去干了。天下人熙熙,“尽为利往”。“天下攘攘”,什么“攘”——两个手挤着来走,电影院挤不进去,拼命钻进去;“尽为利来”,都是求得利益。司马迁看天下人,站在台上一看:这些家伙!嘿!都是为了利益而跑。

我们经常讲一个小说的故事,说乾隆皇帝下江南(这是小说上写的,有没有这个事不知道),站在金山上面一看,长江里那么多船。那个当家和尚不晓得他是皇帝,以为是一个富家大老爷,站在旁边陪他,他问和尚:“老法师啊,你在这里出家多少年了?”“哦,在这里住了三四十年,从小出家五十年了。”“你看长江里那么多船来来往往,有没有算过统计过一天有多少船进出口啊?”这个和尚说:“我看了几十年,长江里来来往往只有两只船。”乾隆很聪明啊,“这是什么话?怎么只有两只船?”他说:一只为名、一只为利。就是两只船,没有第三只船。乾隆听了很高兴:“好和尚!真是高明的和尚。”同时另外碰到一个和尚,当家的,好忙啊!乾隆说你这位法师怎么那么忙?“哎呀,你不知道啊,我们当家人忙得很!”乾隆说那你不如再去出一次家多好呢!已经出了家还那么忙,乾隆就幽默他,他说这样看来你还不如再去出一次家就不忙了。这两个是很好的对照,就是人生的哲学。

所以说你看人生啊,普通人,“天下攘攘、熙熙”,就是真正的现象。修道的人假使有这样精进,所谓昼夜精进,不要说成道,成不了道也成个疯子嘛!对不对?一切的学问、事业成功,我常说给年轻人讲,你不发疯不会成功的。那个学舞蹈、学音乐的,要学得发疯了一样的——他成功了。学到发疯一样差不多就是精进了,就是司马迁的话:“天下熙熙、攘攘”。所以精进是善根之一,很难。佛法里头有一句话:“勇猛心易发,长远心难求。”恒心很难,有恒心还要努力,我们如果做一个数学的公式,恒心加上努力等于(叫做)精进,这样才叫做精进,所以这个也很难。

“念”,很难哦!譬如我们讲念佛或者……也可以,譬如念父母,很难。我们大家男女在座的,尤其中年以上的,除了你[断录]……短时间的**,念念都在他(她),可惜这个时间很短暂的,人生讲恋爱的那个时间很短暂的,充其量几个月或者是三年、五年最多了。平常我们做善事、做好事、讲修行,念念都在这个上面,做不到的。假使这个念,所谓正念、正信,念念起来,没有不成功的。

换句话,这五个叫善根,就是心态、我们心理状况发生,归纳起来这五种现象就是善根。信、精进、念做到了才能得定,由定才能发慧,真正的慧。所以这五种是善根。因此本文讲信等五根,“即以信等,及善念等,而为自性。”这个心理的养成、这个善根的养成,就是要正信,上面这个信、信等五根这个“信”是名词,“即以信等”也是名词,但是带动词的作用。你真正念念在信念中、正信中发起了善念,善念很难哦!我们这个善念,老实讲一般修行人真发起了善念的人,很稀有哦!很少见的。所谓偶然一点小善表现一下还容易;随时随地善念充满于胸中的人,不要修禅定,已经得道了,至善就得道了。真正的善念就是大慈悲,爱一切人、爱一切众生,随时牺牲自我而念念为人,那才是善念。所以说看到人家有困难出一块钱,然后回来还告诉:“我做了一件好事。”那个不算善念,那叫喜欢表现而已。真做了善事的人不会说的,说也无妨。

所以我常常告诉诸位年轻的同学,看中国的小说《聊斋志异》(说妖怪的,说狐狸精、说鬼的),第一篇就是中国文化的代表。这部小说第一篇是《考城隍》,考试官是关公来考。什么是考城隍呢?现在你们年轻人不懂,就是地下阴间缺了一个县长。大概现在阎王那里的县长也民选了,也要去运动了;过去是考取的。结果啊,有一个读书人,年纪轻轻的,睡着了,突然得到了一张召集令,考试。这年轻人一想:“我也没有去报名,哪里招考试啊?”只好去了。一到了那个考场一看,吓死人,那个威风之大!然后看看上面考试官是谁啊?一看关公坐在那里。关公是画上看到过,这一下真看到,他吓死了!然后一打听,这是考什么啊?怎么关公来考!说是考城隍,地下阴间缺了一个县长。那么就考。结果他把文章作完了,关公就当场阅卷,不要什么入闱啊、还要等三天发榜,没有这回事,他办事快得很,当场阅卷。一看,“嗯!这个人好!”他文章中间提出什么话呢?

——“有心为善,虽善不赏;无心为恶,虽恶不罚。”

这个主考官关公就看准了:哎,就是你好!他一打听:“考怎么样?”“马上来当城隍。”要死了去当阴间的县长。这个人就跪下来,他说:“哎呀,大帝呀!不行啊!我还有老母在堂,母亲还在,六十岁了,只有我一个儿子。我还没有结婚咧!还没有成家,也没有后代,你叫我作城隍、阴间的县长,我的老母怎么办?”关公说:更好!有此一念孝心,这个县长一定要你当了。哎呀更糟糕了!不过关公变了一个方便,叫旁边的秘书长:“来,把那个人事统计簿拿来查一查,看看他妈妈还有几年活啊?”打开一查,命运规定妈妈还有五年(五年、三年我记不得了)。关公说:好!县政府的秘书代理,这几年等他,(等)他妈妈孝顺过世了马上到这里当差。第一篇小事就是考城隍。这个故事就是代表了中国文化。所以《聊斋志异》你们不要看那个漂亮的狐狸精——全盘都是讲因果。

这是讲到善念,真正的善念是什么?“有心为善”,故意去说“我要做善事”,还参加做善事的集团;“虽善不赏”,那夹带着有成份,或者求名、或者求什么,至少求功德啊:“哎,我到庙上出两个钱、拜一拜,我做了善事了,来生有功德啊,至少保佑我不生病啊!”那一定生病。“虽善不赏。”那你不是做善事,你是做生意嘛,因为你求得功德、保佑我不生病嘛!你看这个代价,你不过出一千也好、五百也好、一万也好,保佑你不生病;你生病算不定花二十万、三十万!这个帐我们算算看。所以“有心为善,虽善不赏;无心为恶,虽恶不罚。”这是至理,真正的道理。所以讲到善念,真正的善念是什么?我们自己要反省了。

所以讲“信等五根,即以信等及善念等而为自性。”这个“自性”不是明心见性,就是心态的、每一个心理状态它本身的性质是怎么样,那个心理状态是怎么样?就是这个样子。

“未知当知根体位有三种。”二十二种根里头,这一个根建立很难哦!这就是我们普通人讲的慧根,这个人有没有慧根。什么慧根呢?就是这个慧根,“未知当知根。”天下的学理道理我还没有知道,必须要把它求得知道。尤其你说要悟道,我们要知道的事情多啊!譬如我们人生第一个问题:这个宇宙究竟几时开始?先有鸡啊先有蛋?先有男的先有女的?先有外公还是先有外婆?我这个生命究竟哪里来的?上帝造的,上帝是谁造的?上帝的外婆造的,上帝的外婆又是谁?这一切都是问题啊!这一些问题都是我们未知的。你不知的东西应该求知。所谓学佛、成道,如果说因此我要修道,你这个观念是迷信,什么是“道”你晓不晓得?道要成到什么程度?道并不就是打坐。当然打坐是修道的一种方法之一。所以一切未知者必求当知。

换一句话,一个修道的人是求知欲最高、最强的人就是修道的人。因此你们修道坐在那里不想,什么都不用心坐在那里,那不是修道耶!好听点是学懒哪!不好听点,佛经上告诉你,不是我讲的话:只想修道,坐在那里万事不想,真修到完全无念了,他生来世就是变一个人也变成白痴了。而且佛经说的更严重,如果这样修道的话,他说你不要修了,再得一个生命啊,可能变猪了!猪吃饱了“哦……哦……”就在那里,糊里糊涂。

所以真正一个学法的人,也所以禅宗讲“参究”,你必须求知啊!修道的人是求知欲望最高的人,就是要知道生命根本。所以这个“未知当知根(的)体位有三种”,你要注意了,我们修道的。一是根本位,根本位是什么?“谓在见道,除后刹那,无所未知可当知故”。这个慧根的建立,就是你们所谓打坐、修行、悟道,第一个是根本位。所以根本位证得了的人(不是理解到,要求证到),才得根本智。

所以你们现在青年人迷信,流行禅宗,什么是禅?街上馆子店,素馆子、荤馆子都有,那都是“谗宗” 。禅宗谈何容易啊!初步的禅宗,开悟了才得根本智,叫做“根本智”。这个根本智在学理上叫做什么名称呢?“见道位”,见到了,道是个什么样你见到了。当然不是眼睛见——所谓悟了,悟了就是见道。你们理论上如果笔头上考试:什么是见道位?你们一定会答复:见到空性。道不一定空哦!也不一定是有哦!

所以你们随便看一些禅宗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书啊,中国、外国、日本国的这几十年的书,越看越没有希望见道,障碍了。这个根本智硬是要求证的。所以这是“未知当知根”的建立,“根本位,谓在见道”,所以真见道了以后才得道。未知当知根的根本智、根本位你建立了。“除后刹那”,除了最后一刹那大彻大悟而成佛以外,“无所未知可当知”。所有真正悟了道的人智慧开朗了,老实讲你没有读过的书拿到前面一翻就知道了,不知道的事都知道了,所谓真正学禅悟道了,一通百通。不单是禅宗,你学道家、学什么都一样,真达到了见道那一位的话,智慧就开朗了。所以《大般若经》佛说的,这个真正见道位得了般若境界,智慧如大火炬,像个大火烧起来,那个光明如大火炬。这个大火烧起来,他说你一切好的东西——佛经丢进去、乃至你把大便丢进去,好的、坏的、净的、秽的到这里都增加他的光明。所以真见道的人,一切邪魔外道的法他都会了,都无所谓,还增加他的智慧光明。所以般若如大火炬。普通可不行哦,普通你开始学还是要走正路哦!你没有那么大的气魄,没有那么大的智慧。

所以,这个“未知当知根”,我们现在修道是培养自己的未知当知根而已。如果这个根基不坚固,说不定中间还会退悔道心的,很难啊。所以他把它分析这个有三位,“一根本位”,“谓”是“讲”,在见道的时候才得根本位,于“后刹那无所未知可当知”,你都懂了,就是见道了。

“二(第二种)加行位。谓暖、顶、忍、世第一法,近能引发根本位故。”加行位很重要了,这个加行,佛法里头叫四加行,就是这四个,书上有:暖位、顶位、忍位,三个了,第四个是“世第一法”。照教理理论上讲,什么叫“暖位”呢?就是说你修道的人,慢慢修得自己的一切习气改了,贪嗔痴慢、脾气什么都转过来了,本来是很冷酷的,什么叫很冷酷啊?冷的东西就坚固、冻拢来了。慢慢暖和起来,暖和起来就软化了,所以叫“暖位”。心理、脾气改了,脾气暴躁的人改成和平了,嗔念重的人改成慈祥了,这就够得上算暖位。一碰到事情脾气依然如故,你哪一位都没有!你放心,尽管你修道,跟地狱的因缘还接近得很哎!牢不可拔。

再说,到了这个境界的时候,这个身体是发暖的。所谓我们大家讲究密宗啊什么,因为时代开放了嘛,道家、密宗都流行了,你们都晓得奇经八脉打通啊、三脉四轮打通啊,我常常问你们修道的学密的,打通了怎么样?打通到哪里去为止?河车在转,转到哪一天为止?还紧在转哪?紧在转那昏了头,我们何必转呢?到儿童乐园买一张票坐在那里转火车嘛!所谓气脉通转,转到了气脉完全不动,忘身体,这个身体脱胎换骨,统统转变了;转变了,每一个细胞、每一个骨节都换了,不管你多大年纪,到了暖位的时候,这个骨头已经换成婴儿一样了,软化了,一身都有发电能,得暖。所以道书上讲拿一个茶壶装一点冷水放在肚皮上,等一下就开了。虽然说的过分一点,但是真的,不假。这就是暖位。暖位是四加行里头;加行就是加工,这些功夫的境界并不是道哦,只能说是加工,加工厂的加工作用。但是你要注意,不管你修哪一种道,佛道、什么道、小乘道、大乘道,这个四加行是每一步都离不开的,那是硬的,就是真功夫。(休息一下。)

刚才讲到四加行的暖。

“顶”,那么照经教的道理讲什么叫顶法呢?就是我们的烦恼习气完全清净了,烦恼习气的根根都转过来了,等于造一个塔一样,建筑的工程到了顶尖了,这样谓之顶法。这是学理上讲的。事实上这个“顶”,就是刚才讲由暖法以后,顶开了;那么开了以后所谓普通的观念来讲天人合一、与法界合一了,就是顶法。那么这是第二步四加行。

第三:“忍”。还没有到达菩萨境界的无生法忍,就是四加行里的忍。忍的意思有切断的意思,所谓气住脉停,杂念妄想根本就不会起来的;不是你叫它不起来,它自然不起了,这是忍法。所以普通讲气脉通了、炼精化气,那在暖法的阶段、暖法的初步,还没有到顶、忍。到了忍法这个阶段不过是什么?世第一法,这个世界上这个生命活着是第一等,还没有超世界、还没有出世。所以四加行以后,所谓叫世第一法、“第一后心”。四加行是工夫的原则,到了;到达了世第一法以后,明心见性、明心了,这叫做第一后心。这个四加行呢,不管小乘、大乘,不管初禅、二禅、四禅八定,每一个阶段都有每一个四加行,要搞清楚。

所谓加行,拿我们现在世俗的观念讲就是功夫。换一句话讲,真得了根本位、根本智、见了道的时候,真见道、悟道,功夫一定到。你倒是普通功夫做到了,不一定会见道。这是要特别了解的。所以尤其我们学佛法的、修禅定的,你功夫到了、定到了,乃至入到好像相似的无念定、相似的无心定,你坐在这里一定可以入定,什么无知无觉到了七、八天都不起坐,你不一定见道,只是定力到了。乃至定力到了,要活着可以长活下去;要死掉,自己可以马上就离开这个世界、离开这个肉体,不一定算是见道,那只能说是功夫到了,四加行的功夫到了而已!这要特别搞清楚。这些都属于加行位。

所以第二是加行位,“谓暖顶忍世第一法,近能引发根本位故。”因为四加行的工夫到了,接近、可以引动你的智慧开发。根本位是什么?——悟道,所谓见道。

上下的文句要关注,要注意啊!所以你说佛经难读,并不难读啊!只是自己没有定力,读书也要定力啊!拿现在讲什么叫定力?头脑很清楚,前后左右上下一看进来头脑就清楚了。那么你说为什么我读书读不进去呢?就是因为你没有定力嘛,散乱嘛。一边看书,一边在想别的地方哎!除了看小说,看小说跟着小说,那不是入定——入迷了。小说里头讲得好笑,你也会笑;讲到哭,你也会哭——依他起。我们大家读书读不进去,不要说智慧,学问不能开发,就是散乱。所以这是“未知当知根”里头的第二位,加行位。

我们要知道,见道了就是悟道了,功夫也到了加行位,你得道了没有?没有。还没有成道。这只不过属于第三位里的资粮位,你有了修道的本钱了,有资本、有这个粮食。所以你们许多人在打坐境界里玩许多境界,又做梦、又看到什么,那都是活见鬼。也是见道,见活见鬼的道!千万注意呦!不要再玩那些了。自己还沾沾自喜,那很严重,已经走入魔道,特别要注意!拿医学的道理讲是不正常的心理,乃至严重的是精神分裂的初步。所以千万要注意!所以听到什么声音啊……都不是。

因此讲“未知当知根”里头的第三资粮位(师嘱:看书!就是要得定力),“谓从为得谛现观故,发起决定胜善法欲。乃至未得顺决择分所有善根,名资粮位,能远资生根本位故。”所以本院的青年同学我经常告诉你们好好修福德资粮、智慧资粮啊!你这两样福德智慧的根本、本钱没有,修道同做生意一样,非常现实啊!你这个资本都没有,你修个什么道啊?资本第一个是善根培养来的,福德资粮,念念为别人。乃至说我现在修道,等一下你可以成道、得道了,但是今天有一个人有众生发生了问题,为了救他你可以牺牲了自己得道,这个即是菩萨位,这一点是善念发起。

所以一个修道人万事不管,光是坐在那里傻坐,你不是我天天骂你们:这是学白痴嘛!这样叫学道啊?世界上成了这样的佛还有什么用啊?何必要他呢?!干脆把他抬起来丢在屏东那一边的太平洋海里去。菩萨道是利世利人啊!千万注意!

所谓资粮位、资粮这个位置是什么呢?“谓”是“讲”,“从为得谛”,这个“谛”佛学里最难办了,所谓“真谛”。就是讲从你见道、得道那一刹那,那一刹那当中“现观故”,什么叫“现观”?现量境界发起,所谓现观庄严,弥勒菩萨讲唯识有一部论叫做《现观庄严论》。过去我们中文没有翻译,藏文翻译过来了,民国以来有位法师在西藏学黄教的叫法尊法师,根据藏文再翻译《现观庄严论》,文字翻的很不高明,但是大致上意思可以了解了。《现观庄严论》的重点始终离不开暖、顶、忍、世第一法四加行。

这里是讲从见道得道了;见道是一步,第一步是根本位;根本得了以后要加行、要加工;加工以后到达现观庄严了,现量境界出来了,随时随地都在道中、都在光明定中。那么这个是现观、现量的境界,所谓止观成就。

“故发起决定胜善法欲”,到了这个境界成道没有?还早。因为有了这一个资本了,进一步才真叫做发心了,这个发心发个什么心呢?不是出两个钱叫发心——发起了本心。“决定”,所以有他的智慧观察,现在我应该怎么样做功夫,决定性的。“胜善法欲”,所以一步一步求上进,“胜”就是殊胜、特殊的,向这个善法来一步一步求进步,所以“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今天的成就自己并不满意,还要再进一步。

但是,得了道以后,这个人自然地念念都在这个“善法欲”,求善法的欲、求进步的欲不减少。乃至到达“未得顺决择分”,可是没有到达像《瑜伽师地论》(也是弥勒菩萨说的一部大论)“顺决择”,就是很顺的,决择什么?我们自己的见地、功夫对与不对,自己分析得很清楚。


分类:南怀瑾 书名:唯识与中观 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