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唯识与中观》第30章


原文:

“一处变时余亦应尔。体无别故。许此三事。体相各别。如何和合共成一相。不应合时变为一相。与未合时体无别故。若谓三事体异相同。便违己宗体相是一。体应如相冥然是一。相应如体显然有三。故不应言三合成一。
有执有一大自在天。体实遍常能生诸法。彼执非理。所以者何。若法能生必非常故。诸非常者必不遍故。诸不遍者非真实故。体既常遍。具诸功能应一切处时顿生一切法。待欲或缘方能生者。违一因论。或欲及缘亦应顿起。因常有故。余执有一大梵.时.方.本际.自然.虚空.我等。常住实有。具诸功能生一切法。皆同此破。有余偏执。明论声常。能为定量表诠诸法。有执一切声皆是常。待缘显发。方有诠表。彼俱非理。所以者何。且明论声许能诠故。应非常住如所余声。余声亦应非常声体。如瓶衣等待众缘故。有外道执。地水火风极微。实常。能生粗色。所生粗色不越因量。虽是无常而体实有。彼亦非理。”

“……三体既遍。”“一处变时”,一个变了,那两个跟着变;那两个不是主体了,变成附属体了,“余亦应尔,体无别故。”他说你那个体段同这个作用差别分不开了。 相反的,“许此三事,体相各别,如何和合共成一相?”相反的理由,“许此”就是承认这三种,体跟现象各有差别,它怎么样混合成一个呢?

“不应合时变为一相,与未合时体无别故。”你说这个是作用的关系,它不应该合拢来的时候,各个各的。譬如一个家庭,这是一家人,这一家人有爸爸有妈妈,有儿子有女儿;现在要合拢来就是他一家人,这是合拢来。“不应合时”,到了家里去,爸爸还是坐上面,女儿站在旁边,儿子要去扫地,就是“与未合时,体无别故”,这个作用不同。

“若谓三事,体异相同,便违己宗,体相是一。”如果你假使认为这三件事情“体异”,它的本体的功能、本来的功能不同;“相同”,起了现象是一样的;“便违己宗”,你自己的宗旨违背了,你自己的理论建立不起来,违反逻辑的原则。

“体相是一,体应如相。”(如果)体跟相是一个、体跟相是同一的,那么体和现象应该是一样的。因为这一派数论学家讲最高的那个道是什么东西?叫做“冥然”。最高那个道,道是看不见的,也没有颜色也没有什么,是“冥然”,什么都没有。冥然不是空哦!

这个里头我要顺便带着岔进来。老是辩论这个,我相信据我的推想,你们诸位年轻同学会觉得干燥无味,不是甘草无味啊,甘草是甜的;这是干燥无味。因为我们不大喜欢这些论辩,可是在西方人很欢迎。

现在岔一个故事。数论的最高那个道是“冥然”,这个是它的体,所以得到冥然。所以后来中国的佛法的大师有时候用错了这个字,认为我们得了道进入无念境界也是冥然,很严重的错误。第一,名词上的错误;第二是见地上的错误。为什么?

譬如像禅宗的曹洞宗的学问流传到日本,这个我非要严正的站出来批评,现在曹洞所讲的禅是什么?——“默照”就是禅。打起坐来还一定学那个一句空话——面壁而坐,所以日本的禅宗一定打坐面对着墙壁,背向外面,伤风也没得关系,那是规矩,面壁而坐,看不见脸孔,因为要面壁嘛。那么然后衍生曹洞宗规矩,手在**,眼睛……默照。所谓默照在禅宗,五代到宋代初期,大慧杲已经大为批驳了。那个时候不是批驳曹洞宗,社会上一般有些修道家里头的外道;道家还是有他很正统的道,很高明的,老庄这些修法是很正统的,道家的正统;外于老庄的外道是默照,然后眼睛闭起来,就是沩山祖师所讲的回光返照,里头空空洞洞,好像有东西、好像没有东西,里头有时候空的好像也没有念头,也发一点点似亮光非亮光的,那个就是冥然的境界,就是默照。默照就是邪禅!不是的。可是现在一直流传到西方,到现在美国,所谓学禅的也都承认默照为然;什么叫开悟呢?在默照的中间忽然有所领会,或者开眼一看,或者“哦!嗯!”懂了!“啊!悟了!悟了!”那青蛙跳井——“噗咚,悟了!”这不是笑话吗?

所以我们今天自己认为佛教始终的宗主国——中国文化讲起来很可怜,是我们的老祖宗唐朝,不是我们现在——始终的宗主国,所谓禅啊、华严啊、密宗啊……可是我们现在啊,不晓得在哪里!所以我们这一代的青年应该好好为人类文化而努力。可是这些始终的东西并不是断了,所以我鼓励你们把中文学好啊!中文先学好,下一点功夫,这些宝贝都在啊,没有一点损害!我们幸而都还在,只要自己真下功夫,所以(对)你们青年同学们大有厚望也!现在为了讲这些痛苦的地方我都故意岔开了。因为你听得痛苦我讲得也蛮痛苦,干燥无味。

他说如果你认为这个道的体“冥然是一”,这个冥然很难形容,空空洞洞,但是没有亮光;不是说圆明清净的;冥冥然。几乎同我们道家所谓有一个名称,文学境界形容道家——直上青冥,那又不同了,将来你看到这个词,一直上去。什么叫直上青冥?一直超过那个外太空那个境界,所谓道家修道成功,阳神出窍,直上青冥。道家的道理,为什么要修到阳神可以直上青冥啊?如果我们这个肉体没有修成功,不要说外太空超不过去,高空都上不了。一到高空啊,没得氧气了,就死掉了。要阳神修成功了,肉体都变了,不要呼吸。因为我们对这个地球外面那个东西,我们古代道家叫做什么?——罡风。这个气,道家叫做罡风。我们的肉体一碰到罡风啊,连骨头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化掉了。那么现在学科学的(说),这是地球外面没有空气了这一层、这一圈叫做游离层电子,人这个肉体碰到游离层电子一圈进来,就化了,连骨头什么……连毛发都没有了,不会掉到地下来的,一点灰都没有。所以研究我们上古文化,我们早知道这个地球外面这一层是罡风。罡风,人碰到就化了。可是修炼到肉体色身转变了以后啊,不需要呼吸了;冲过了罡风这一层啊,所谓直上青冥。现在有人给我们证明,外太空人超过到地球以后,有一大圈、一大层,好几个钟头都是一片黑暗,不是我们夜里这种黑暗,那一种颜色那一种黑暗就是青冥的境界。这一下我们回转来,谢谢人家科学出了证明,回转来看看我们祖宗还不错耶!不过不是我们不错,对不起啊!要注意啊,这是祖宗们不错,他怎么都知道了?可见我们上古的祖宗们是了不起哦!谁知道啦!至于我们的外姑婆(嫦娥)是不是在月亮里头住着,现在还不敢说啊!所以美国人第一次登陆月球,我的一个美国朋友坐在我家里看电视,他跟我俩一起看。我说这是你们的光荣。他就笑。他说:不过这个主权问题……哎,我说这是中国人的啊!他说你根据什么呀?我说我们有个姑婆叫做嫦娥,几千年以前就先去住着了,你们的国旗插上太迟了。将来(月球的)主权,我们姑婆一出来啊,就不许可你们。大家笑。笑话归笑话,可见我们上古的文化,这个思想不是虚构的,不是幻想的。怎么样知道的?我现在真是佩服到极点!同佛一样。

佛在两三千年以前,现代物理科学许多事情他都知道,而且有弟子问他,他都答复得出来。我常常讲给你们听,人家问他:为什么狗的眼睛夜里可以看到东西,人的眼睛夜里看不到?佛的答复很简单:眼睛色受不同。构成眼细胞的那个色受不同,拿现在讲,因为狗的眼睛有红外光的作用,所以狗眼有一圈是红的,我们里头没有红外光啊!除了“火眼”生角膜炎,那个不算数,那个看不见,那不是红外线。你说我们这位老人家,本师释迦牟尼他老人家是怎么知道的?这不能不服了!所以科学越昌明,他的学识越被证明是对了。你说几千年前讲“三千大千世界”谁都不相信的,现在相信了。所以现在我们讲到冥然这个地方我特别耽误很多的时间,给大家扯了很多的常识。因为我讲课喜欢乱扯,因为碰到这个问题啊,立刻告诉你们,怕你们这个名词不懂啊,碰到看到别的书又搞昏了,那真是昏然,那不是“达摩”,那就是暗钝了,就不好。所以这些老祖宗都给你先涉掉了。

你晓得这里的冥然是指,也有个名称,看到印度哲学别的地方翻译不叫冥然,叫——冥谛,就是这个东西,空空洞洞青冥的。好,讲实际呢,这个冥然是讲什么?那么这个东西呢,你要晓得数论学家,刚才你注意哦,他创宗立教的,他也是个宗教哦,又是个哲学哦,他这个祖师爷、这位黄发祖师爷,不能说他没有证道哦!可惜是外道,走冤枉路。他青冥这一段的境界是证到了。我们人生境界里头如果你修过禅定的人也知道,到有一个阶段会到青冥境界,什么都没有。可是普通人你到了那里会害怕。可是没有亮光哦!翻过了青冥以后,大光明境界来了,我也实在告诉你。不过我没有去过,只是告诉你我的话没有错,记住啊!不要认为我悟了道,我也没有悟道,我是普通得又普通,是靠上课卖嘴巴,同那个唱歌的一样,你不要看我……。可是这个道理你记住啊,过了青冥这个境界再翻过来才是大光明。青冥就是蓝颜色,青冥,带青蓝的颜色,别有境界;认错了,认为这个是中脉通了——中脉通了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哦,翻过这个还有很多的事情。这是讲实际的功夫。

所以讲到冥谛、冥然一体,我特别啰嗦带你们转了一大圈,使你们了解。我这个唱歌的本钱花得很大哦!你们自己去摸书啊,我可以吹牛给你听,凭你们这些青年,起码专坐在书房读书十年,才能够搞得很清楚我这么几句话。都下了功夫的啊!不要莫将容易得,反作等闲看哪!你们千万注意哦!

现在我们把这句话解决了,“冥然是一。”

“相应如体,显然有三。”他说所以啊,你说冥然,你那个最后道的境界既然是一个,怎么又变出三个来?那个冥然怎么样变出三个来?那么可见那个冥然变成三个了,换句话,要我来跟他论辩,变四个了。所以说,你本身这个逻辑理论思想站不住。“故不应言三合成一”,不应该说这三样东西合拢来变成一个冥谛的道体。他说你根本上错误的,理论上站不住。

《成唯识论》卷一,十三页,正讲到当时佛法的对所谓外道——这个名称并不刺耳的,在宗教观念上很刺耳;实际上当时的意思,我们再三提过的,凡是在心外求法的,统统叫做外道。换句话说,他对于心性的本体认识有偏差了。那么这个观念在印度的当时很严重,差不多有几十种学派。但是有一点,我们如果要研究人类文化史,看出来印度它的文化整个的体系,乃至它所谓各种的学派,有一个共通的长处,他们是始终以求证修道为目的。那么现在站在佛学的立场,尤其站在唯识的立场批驳他们,而认为他们最后对于道体(心性之体)这个见地(见解)上的偏差,也就是现在我们所讲的思想上的邪正的差别,逻辑上的论辩。

我想这一段有同学提议,关于上一次我们讲到的是数论,外道学派的这一套理论。可是在哲学的论辩上,非常重要;但是太哲学化了。要专门学过哲学、或者专门对于逻辑有深刻认识的,那么对这个研究就觉得非常有价值。在我们一般人,对于哲学的思想没有专修,对于逻辑论辩也没有专业地训练过的,那是感觉到干燥无味。数论跟胜论,我们上次也提到过胜论外道。那么这些东西呢,不但在哲学方面,如果我们研究佛学的有些名词,譬如四大地、水、火、风,所谓四大皆空,地、水、火、风这些名称,乃至各种佛法的数字的名称,同他们都有密切的关联。那么这些再研究下去,有专门研究哲学的同学们认为:很头大,很讨厌。想暂时把中间有个两三页先跳过去,跳过去将来把它摆在那一边作个专题的演讲、专题的研究。

现在我们十三页,翻过来十四、十五、十六页,到十六页这个地方,还是在讨论另外的学派,也是在批判他。准备从这里起,先空个三页,这三页我们将来要补充的,专门作专题来讲了,乃至配合中外的思想方面、哲学方面来讨论。

现在讲十八页的第二行开始,“有执有一大自在天,体实遍常,能生诸法。”这一段的开始。这一段,拿现在的学术观念,因为现在我们青年同学们知识渊博了,世界的文化的交流,因为传播事业的发达,都很清楚,那么这个名称呢是属于宗教哲学的范围,在国内外的大学开课,也属于比较宗教哲学的范围。

现在开始讲的,我们刚才念了三句,包含意思很多,是批判什么呢?印度当时,在佛在世的时候就有,一直到护法菩萨著作《成唯识论》这个阶段,千百年来都还存在的,甚至到现在还有存在的。这一段是批判什么呢?印度婆罗门教(在印度文化里头,婆罗门教比佛教还要古老,乃至到现在印度教也是婆罗门教的支流)。但是印度教是印度教,瑜伽(就是现在我们大家都学过的yoga)学派也是一个教派。他们的哲学思想,婆罗门教的发展下来,在当时有一派的学派叫做投灰外道。所谓投灰外道,等于我们中国过去有些修道的人疯疯癫癫的,穿破的衣服、也不洗脸的,身上脏得要命。诸位大概在台湾少看到,像我们在大陆上看到不少,有些故意变成乞丐一样,叫做修道。而且睡也不好好在家里睡,也不在庙子里睡,一定要睡在马路上,甚至要睡在牛栏、猪栏、厕所上面。在中国的道家的修道的里头也有这一套的传统,不过同印度的投灰外道他们没有亲属的关系。在另一个观点我们看到,世界人类文化为了追求一个形而上的道,有各种的方法、各种的设法子,自己要求怎么样跳出这个物质世界以外;因此,古今中外有许多走的错路都是相同的。现在讲的这一派是投灰外道,是印度婆罗门教变出的支派,他们的哲学认为。

可是我们现在讲了,同现在一千多年快到两千年的宗教思想有关的,他有一派坚执认为有一个主宰,这个主宰就是叫大自在天的天主。那么这是两个意义,一个,与宇宙万有我们生命的主宰的,这个主宰是叫大自在天的天主。大自在天在哪里呢?我们如果研究佛学的同学们都知道,三界天人里色界天的有顶天,这个是大自在天。那么大自在天,所以我们平常表达他的相貌,乃至基督教的《圣经》新约全书里头,“约翰六书”里面有一个基督教、天主教一般不大敢碰它的,譬如《启示录》,这是研究宗教基督教方面的,很不敢碰它。那么在基督教里头呢,认为这一些学问,《圣经》里头这些都属于基督教的密宗。那么《启示录》所讲的那个天主的形象,就同印度文化里大自在天的形象差不多了,都是白衣服,那个天主出来是白衣服,头有金冠,头上戴着金色的帽子,白的衣服。有各种的化身,天主教大概主要是白色的,白衣、大自在。那么,也是把形而上的道体变成一个神话、天上的神;也变成人格化,他有感情、有思想的。另一个,大自在天的天呢?这都代表道体,宇宙万物都是他的变化,世界也是他的创造;婆罗门教、投灰外道等等的思想也是如此。所以原文我们注意文字。

有一派宗教哲学执着(认为),超这个物质世界以外,作万物的主宰的,有一个大自在天;他是万物之主,万物都是他创造的。那么这个天是不是神一样,神格化;或者是同我们人一样的具备无比的威力呢?他的哲学理论也达到相当高了。

现在我们讲这一段,我们很多国内外的青年研究yoga、学瑜伽的,基本理论都在这个里头出来。他说这个大自在天也代表了一个名称——道体,就是宇宙万物的本体,所谓“体实遍常”。大自在天这个道啊,他的本体是实在的,有一个东西;这个东西,他们的名称把他叫做大自在天。遍——无所不在、无所在,看不见摸不着,无所不在。常——是永恒存在的,不生不灭不死的。

所以婆罗门教的投灰外道早就有了三身之说。那么,法身就是大自在天的体,这个大自在天他具备了三身,体(他的实体),周遍一切处,无所不在、量同虚空。所以我们研究佛学的特别注意哟,有时候佛学思想觉得是在讲佛,实际上是讲外道思想了,就偏过去了——所以差的极微之间。所以啊,他说大自在天的这个“实”这个体啊,法身是周遍一切,量同虚空。第二个身呢就是他的第一身,就是刚才讲的,“有一大自在天体实”,这个体很实在的。第二个“遍”,是他的受用身,我们佛法后来也用到这个名称;受用身就是现在得道,受用身就是变成大自在天了,白色的衣服,金光、一身放光,为万物之主,一切天人鬼神都要崇拜在他下面,这个是大自在天的受用身。在哪里呢?在色界天上,色界天的有顶天。我们注意哟,佛法里头讲三界天人,这一部分有相的东西同他几乎是完全一样哦!所以研究佛学特别注意啊,如果没有研究过印度哲学思想,我们有时候在讲佛学,实际上讲到这个范围去了,这要特别小心!还有第三身呢——变化身,这个变化身是随形变造,就是宇宙万物皆是他的变相。

所以可以说,我们现在讲的西方宗教,实际上五大宗教都不是西方的,都是东方文化。五大教的教主都是东方人哦,几乎没有一个西方人,不过文化是传达到西方。所以最近新出来的那个电影,很正式的耶稣的传,就是耶稣有十几年找不到,证明是在印度啊、西藏啊学这个东西;是不是,还待后人很多的考据。有赞成的一派,也有反对的一派,姑且不谈。不过他这个理论同作法,也说明耶稣穿的衣服也是白色的,也是同印度衣服一样,右肩膀这样搭过去的,一切一切都很相近;而且说达赖的宫廷里头还有个秘密的记载,在西藏学过的,回去以后给人家谋杀了,钉了十字架了,现在这个资料据说都出现了。那么这些关于考证的问题我们不管,顺便地提到。

因此他们经典上讲,所谓讲到大自在天的变化身,一切有形的万物都是大自在天照他的形像变化出来;这个同西方现在流行的宗教哲学说法完全一样,它的根源是这个地方来的。这是这一派,印度哲学学派。

那么现在我们主要的不要忘记,《成唯识论》一直到现在,在辩论一个什么主题呢?佛法讲“无我”;这些宗派都坚执生命后面有个真实的我。我们真正的佛法,不管般若谈空、唯识说有,重点建立是个无我。怎么样是成佛了呢?证到了二无我(人无我、法无我),就证得菩提。现在讲的无我的建立,佛学的“如何是无我”这个真理,在批驳所有各宗各派坚执有一个“我”的有见、错误的见解。这是我们现在的主题。那么上面有各种哲学学派讨论了,现在讨论到婆罗门教的哲学了,他们坚执有一个大我,这个大自在天呢就是我们的大我,我们是他分化出来的,最后还回归于他,死了以后还是归到他的前面,最后善恶业果、果报还是由他来处理,是这样。

我们再把原文念一下,拿白话顺手把它翻译了,“有执”有些人、有一派执着了超越物质世界、人身以外,有一个真正存在的大自在天的一个体、道体;这个道体啊,它是真实不虚的,法身遍满一切处,量同虚空;他的受用身在有色天顶上,他是永远长存,不生不死。这一派这个学理。而且宇宙万有的一切东西是他变出来的,等于基督教的圣经上,“上帝照他的形状变了人”,第一天造什么,第一天造天造地,这些理论都差不多,几乎所有的宗教都差不多。他说这个大自在天能生万法。这是提出来,浓缩了他们的宗教哲学的理论,执着了有一个真正的我存在,这个真我总名叫做大自在天。

现在,著作《成唯识论》的护法菩萨等批驳,“彼执非理”,他说他们所认为所坚执的这个意见在逻辑道理上不合的,见地上不通。“所以者何?”什么原因呢?他讲逻辑的论辩:“若法能生,必非常故。诸非常者,必不遍故。”

他拿一个现实的证明。现实的世界一切万法能生,生得出来一定死得掉。这个生命的东西只要有今天生,或者一千年、一百年、一万年、或者下一个钟头;他一定死,有生就有灭。一切物质的东西,存在,它必定要消散,必然的法则。所谓诸法就包括了一切事情、一切理、一切物。他说一切法如果能生,有一个东西的力量,他自己要他生出来就生出来,“必非常故”,必定不是经常存在。“诸非常者”,假使认为这个能生万有的这个主宰,他不是永远常在不变的话,“必不遍故”,不常在的东西不会遍满一切处。所以生在中国的东西美国不一定有,日本不一定有,欧洲不一定有;生在欧洲的东西,东方不一定有,西方有——它不能遍的,在逻辑上它就有问题了。但是这几句话在古代逻辑的论辩,四句话够了。我们现在两千年后的文明的发展,思想的复杂,照因明唯识的逻辑辩论宗教哲学,这四句话是不够的,还有很多理由可以辩驳的,我们现在不演绎开了。如果演绎开来不得了了,这个里头一岔开这四句话,起码半年的课就要论辩下去了。我只提醒诸位青年同学,所谓在研究部的、研究班的念硕士博士的,这种地方就要注意了,配合宗教哲学、西方哲学要真正下一道功夫了,你才了解这四句话并不足以批驳现在的演变到三千年以后的宗教哲学的理论,(已经)不能盖遍了;那人家认为你这个思想犯了一个逻辑的错误,以偏概全,你这个也是偏见;拿你偏见的论辩否定了一切,他说也是错误的;其理由不太充分,不能满足人的思想论辩的精神。

那么我们再念一下原文,为了诸位研究起见:“若法能生,必非常故。”它不能永远,有生就有灭。“诸非常者”,你看现实的世界,一切东西有生就有灭,就是无常;不常在的东西,不能普遍存在的。所谓普遍,在时间上也是普遍,去年有、今年没有,就不算普遍;这个地区有、那个地区没有,不算普遍。说我们地球上有,太空里头没有、月球里头没有,或者火星里头没有,不算普遍;“法身周遍一切处”这个理论不存在了,他说你本身犯了逻辑上的错误。

第二段,“诸不遍者,非真实故。”既然一个东西有生就有灭,他不能遍满一切处的,这不算本体,不是道啊!我们所谓要修道证得菩提、得道,得到那个生命的真体,真正是不生不灭啊!既然在逻辑上不成立,不能遍一切处(“处”者就是空间),不能遍一切时(遍满一切时间),那么它不是道体、不真实了嘛。它有生灭,同我们是一样,有生来就有死,呆板的;一个水果能够成长,它就要腐烂的、就要毁灭的,这是万物不易的法则,不可变动的一个原则,他说你这个逻辑本身错误了嘛。

“体既常遍,具诸功能,应一切处时,顿生一切法。待欲或缘,方能生者,违一因论。”这是论辩的批驳。假使你说你这个主宰、大自在天、这个道体、道的本体,本来遍满一切处、无处不在,它是常的,永恒存在的;遍满的,没有时间可以限制它,也没有空间可以限制它。你注意啊,我们古文只四个字,包含包括那么多东西。“体”,你讲道体,既然是真常、永恒存在、遍满一切处的话;“具诸功能”,换句话它是个全能的东西,具备了一切功德。拿现在宗教哲学的观念,可以不用功德这个名称。那么你这个本体这个主宰的就是全能、无所不能,具备了无所不能的力量。既然你认为这个主宰、这个道体具备了全能的力量,应该是一切处——任何地方,月球也好、太阳里头也好、任何太空里头,一切处(空间),一切时(过去现在未来一切的时间);“顿生一切法”,他要另外存在,这个世界就永远存在;他要人类不要战争,只要手摆一下,这个主宰说:“你们不要打仗了!”英国跟阿根廷“不要乱!”两方面武器停摆了。他说有没有这个全能啊?没有这个全能。如果能“应一切处时,顿生一切法。”用不着七天来创造世界。说:我哈一口气,你看,人就男的女的变出来了。先有鸡先有蛋呢?先有外公先有外婆啊?哲学里是个大问题,宗教哲学到现在没有答出结论来。如果你这个主宰是全能的话,哈一口气,鸡也来了、蛋也来了、小鸡也来了,不需要等到今天变蛋、明天变鸡、后天又变老母鸡,没有这个事,因为你是全能的主宰嘛!何必“待欲或缘”,何必等待心里想要怎么做?这个“欲”想怎么做,做不到哦!

我想喝一口茶,必须要去打冷水,到那个烧水的地方开了瓦斯,加上时间把它烧开,还要有茶叶把它泡开,还要等一个时间,等它冷了温了,我这个嘴巴才能喝到一口茶——一切万法因缘凑拢来才构成。他说你假使这个主宰是全能的话,不必等待“欲”(心里想),也不必等待因缘凑合才现变成一个现象。他说,“待欲或缘方能生者”,你这个主宰就是能生万法,还是要第一天变出来什么、第二天变出来什么……,还是要因缘凑合拢来才能够变出来。好!他说你的哲学思想错误了,晓得吧?犯了一个矛盾,什么矛盾?违背了一因论。“一因”,现在的宗教哲学叫第一因。我们也晓得今天宗教哲学的发展,过去讲有个神、上帝、主宰,他造万法;发展到现在在学术上哲学上不那么讲了,不用这个名称了,不是叫做神,不是叫做主,也可以不叫做上帝,他叫什么?有一个“第一因”,一切万有是这个东西来的,“第一因”变出来的。

现在哲学科学“第一因”这个名称我们觉得最时髦,其实翻开佛教的文化,我们古老文化几千年早就有了,没有逃出如来的手掌心,还是佛的手掌心大,呵。他说如果这个主宰还要靠因缘生万有的话;好了,他说你小心,你的宗教哲学根本立场错误了!矛盾了嘛!那么你那个全能的大自在天这个主宰不是宇宙万有的第一因了。他说你犯了一个逻辑的错误,所以你这个哲学理论不成立。

“或欲及缘,亦应顿起,因常有故。”第二个逻辑,再进一步说,你这个主宰的心里头或者我们的心里头,第一个欲望来;譬如我们睡觉醒了,今天早晨醒了,我经常问大家同学们一个很有趣的问题,也是很重要的问题,你敢不敢说我明天……[录音中断]……我们今天早晨睡醒了,我们第一个思想想的什么?诸位年轻同学你还记得吗?谁都不记得。这是个大问题呦!非常现实。所以我们讲修定,这个定力都没有,这个定是白修啊!不要说打起坐来才是定,下了座就不定了;记忆力都没有嘛,怎么叫定?真有定力,可以记忆到三生以前的事去了。今天早晨、上午我们做的事,我们上午十点钟,我们大家回想我那个念头在想什么?你早不知道了。那么因此就是说,上帝也好、你也好,心里头那个欲(要想的)要构成一个事实,我要去买一个手表,这是欲;心里头一个念头:哎,去买只手表……[录音中断]……同因缘所生诸法,应该说,要变、要有,一下统统就有了,“顿起”。不要等到有了钱再穿鞋子穿衣服,再按电梯、再下楼、再上街、再看表、再买。“顿起”,我心里要想表来了,它就来了。为什么呢?因为你的体的功能、你本体功能具备全能嘛;全能的东西不要去欲望,(那)有缺点;我们的人生没有缺点,要想什么有什么,应该恒常存在。事实不可能。他是批驳、辩驳有一个主宰万物的大自在天(主)存在的这个哲学理论。

由这一派的学理——这个学理多了,他这里很简单,这属于印度哲学里头的,那么比佛经还早的,所谓“四韦陀典”,印度哲学“四韦陀典”里头就是说明这个主宰、这个力量、道体。“四韦陀典”到现在为止,很好的翻译还没有完整的。我们因为信佛教,或者因为研究哲学,不要轻视了“四韦陀典”哦!现在你说买一本印度哲学概论,那不过是概论而已;他现在就是概论的概论,大概论了。“四韦陀典”的内容非常多哦!而且婆罗门教、投灰外道等等有一个共同点,凡是外道统统主张吃素的。所以当年外道反对佛的第一条口号就是这个,统统主张吃素的。这又是个哲学问题,非常有趣的哦,人类文化有问题哦!因为我们大家很少研究过“四韦陀典”,印度哲学、外道这些经典的理论,所以大家不知道。现在我顺便提起诸位注意,这里是概论的概论。

因为婆罗门教“四韦陀典”这一套哲学基础的理论演变下来,就是现在世界上流行的瑜伽术,修瑜伽的人也讲打坐哦,他打坐有他基本一套理论。修瑜伽,他坐在这里,两腿这么一坐,也不结手印,有些这样坐、有些那样坐,有些各种手印一绾、一坐。像我们一看,晓得他是修瑜伽术的、学哪一派,乃至现在超觉静坐等等,乃至欧美的催眠术,都是瑜伽学派的遗留出来的。乃至坐一下念个咒子人就可以跳起来,一身可以颤动,这一些等等早就有了,一点都没有什么稀奇。这一派的哲学的理论,他不叫大自在天,但是道理还是一样;他的名称换了,瑜伽术说宇宙之间有一个东西叫“大梵”,你们青年人学过瑜伽的应该知道哦。所谓打坐证道,认为这个大梵就是佛家所说的涅槃,就是这个东西。所以我们现在的佛学的思想非常混乱的,所以我经常告诉诸位青年人,我说近一百年来、八十年以来的新的佛学著作你们慢一点研究啊!先从古典来;基本打好了,再看现代人(的作品);不然你看的思想认为是佛学,统统不是哦!充满了外道思想!讲起来有这么严重。

他说这个演变下来,“余执”,另外演变起来的有一派执着;“有一大梵”,这个道体,也可以叫做大梵天。这里头我们注意了,所以学佛的同学更要注意,我们经常把自己的修行也叫做梵行,是吧?经典上也有。那么同这个大梵天有没有关系呢?有关系;又是两个观念,没有关系。有关系的话,“梵”字啊,这个在印度当时我们中文称“梵”,还是翻音过来的。这个梵字有关系呢,就是印度的这一派婆罗门教哲学思想演变,配合他的修道,也是打坐做功夫,把身心气质都变化了;变化了以后人可以放光,也可以修到自己要求得不死。乃至观想、三脉,我们现在密宗所讲的、同世界上流行的讲气脉、三脉七轮,身上的气脉的变化,统统是瑜伽学派、印度学派、婆罗门学派来的。那么中国的气脉不讲三脉七轮,讲奇经八脉、任督二脉。在秦汉以前、在周朝的时候这两种气脉都是东方的理论,有没有关联呢?大问题了。所以有学者研究,认为印度的密宗这一套理论是中国道家传过去的;再有一派认为是道家的老子晚年出函谷关,西出流沙一去不返,传道到印度去了,所以是老子传下来的,这一派是站在中国立场的学者;有一派站在外国的立场的学者呢,认为中国道家奇经八脉、任督二脉这一套学问是原来周朝、秦始皇的前后,印度传过来的、演变出来的。就很难办了!

所以你们修炼气脉,如果讲学术的研究啊,估计也有百八十篇博士学位的论文可以写。所以你们不要认为说写论文没有题目,这些都是题目啊!只是恨自己读书不多啊。你读书多一点一看:哎呦!世界上文化思想有那么多啊,复杂得不得了!我们今天想的,古人都想过;我们今天做的,古人也做过。人没有古今的,就是这么大一点思想。

所以讲大梵这个“梵”字啊,也叫做大梵天,我们讲佛学里提到这个有相同。不同呢,在哪里啊?梵字的意义翻成中文解释,“清净”的意思,绝对的清净,也可以说“清净圆明”,四个字,这叫梵。所以我们出家修行也叫做修梵行,因为修清净圆明。所以这两个观念不能混淆起来哦!那么清净圆明的梵行那就是大梵天的修持吗?两回事。

那么大梵天他那个天神修到了,是不是清净圆明?也是清净圆明。那么这个中间的见地上、逻辑差别在哪里呀?一个执着了清净圆明实有;一个认为清净圆明(是)形容词,也空。如此不同。这个逻辑差别就太难了。

所以我们今天讲全部人类的哲学,乃至讲东方哲学、西方哲学的差别,很难哦!哲学虽然说今天看起来不值钱,真正懂哲学这门学问也太难太难了!没有几十年的功夫、读书、好好地学,没有周遍了解人类这些哲学思想啊,很难融会贯通起来,往往一个观念不清楚就错了,这是要注意的。

所以瑜伽学派这一派是属于婆罗门演变出来,因此在《成唯识论》的原文上加两个字,我们研究自己的文化,“余执”,古文就那么简单。由婆罗门教派演变出来的,变成了瑜伽学派。这个瑜伽不是我们《瑜伽师地论》的瑜伽;这个瑜伽学派也流传了几千年了。连现在在外国、在美国最流行的教瑜伽术,比太极拳还吃香。这个瑜伽术的各种运动是瑜伽学派里的十分之一。这一种练身体的叫做“身瑜伽”;念咒子的,包括密宗的咒子,这叫做“声瑜伽”。念咒子的,传你一个咒子五千块、一万块的,再第二次一传一万二的,你们有许多人都学过的嘛,这个价钱一个咒子……这一种是声瑜伽。瑜伽学派在印度有一个东西没有了,“心瑜伽”没有了,心行瑜伽没有了。这一个学问呢,经过佛法的洗礼,把它变了,就是变成我们无著菩萨所著的《瑜伽师地论》。那么瑜伽学派里头本身没有了、不懂了,这个道不懂了,所以变成有形的动作。

可是他们也注重打坐修禅定哦!禅定的路线,他们修的同四禅八定还是同一的原则。因此我们不要轻视了瑜伽术的人哦,修过瑜伽术的比我们一般走学佛的正道的路还厉害哦!他们可以一打坐把呼吸停止了,放在棺材里头,统统钉了、把水泥封了;过一天一夜再打开棺材,还是好的,因为他呼吸可以停止到那么久了。也等于气住脉停,呼吸停掉、脉搏也停止跳动、心脏停止跳动;不是完全停止,心脏是很慢很慢轻微动一下。功夫好的,还有好几天的。这个是身瑜伽的功夫就能够达到,实际上是禅定功夫的一种。所以我们自己号称修禅,能不能做到还是问题哦!

那么现在我们了解了,我大概介绍了一下瑜伽学派的这些思想同他的修行的技术。所以“余执有一大梵”,这个也叫做大梵天。不过现在的瑜伽术上,“天”字没有用,这个东西这个道体代名词就叫做“大梵”。“时、方、本际、自然、虚空、我等”,他有他哲学系统的理论。

这个大梵啊,包括了时间(我们现在新的名称“时间隧道”),方(空间、方位,八方、十方),这是空间。时、方这两个名称。你们注意,“时”就是我们现在观念的时间;“方”就是我们现在观念的空间。“本际”,我们注意啊——本体。瑜伽学派这个本体叫做本际,所以我们有出家人也称为本际法师,有这个名词。过去我有个朋友出了家,诗人,安徽人,后来叫本际法师,那么他并不是起外道名字哦,因为中国佛经上也用过这个名词,也有“本际”,本际代表了本体。

而这一个东西,大梵呢,包括了时间、空间,他是宇宙万有的本体——本际;不叫本体,因为叫本体你容易抓住一个体了;他叫“本际”。这个大梵怎么样来的啊?宇宙万有的发生,先有男的先有女的啊?先有鸡先有蛋呢?先有太阳先有月亮呢?第一个人是先有白种人还是先有黄种人啊?这些问题在瑜伽来讲,这个本际功能一发动,自然而来。

自然,你说什么叫自然?在学哲学的人不同意哦!什么叫自然?那么学瑜伽的人只讲:自然就是自然,不要再问了。所以我经常说,宗教是个什么叫宗教?门口挂个牌子:“游人止步”,不准参观,这是宗教。进一步你说上帝、你这个大梵,谁造他的啊?大梵的外婆是什么啊?哎,不准问!信就得救;不信,下地狱去!这是宗教。哲学家说:不要,你不要那么凶啦!我绝对信;不过,你把本体后面那个外婆或者外公,你给我看到一点影子,我马上跪下——这是哲学家。你总要给我一点影子啊!你不给我看可以,你告诉我道理。科学家不同意:不行!要把门打开,进去要看,而且要摸得着——这是科学。三个精神都是一个东西,追求这个本际,人类文化到今天还在追求这个东西。

那么在瑜伽学派这个本际呢,就说你不要问,自然来的;怎么叫自然?哎,自然就是自然,不要啰嗦!再不然,“你怎么不信我的道?!”不信道菩萨不答应了!他吓疯了,只好:就相信吧!那不是哲学,那是宗教信仰、情感化的。所以真正的佛法是理性的,不是迷信的。这里非常理性。

他们这一派的认为,“时、方、本际”,时间、空间、本体,自然而来的;这个本体啊,包括了这个虚空都是他变的,这个里头就有我;我们每一个“我”跟大梵的我两个相通的。如果我来讲天主教、基督教,“我的大梵啊!你要救救我啊!”就是这样。因为“我”相通的啊!为什么使我堕落,那么痛苦、变成这样啊?一样哦,他们的祷告也是这样,“大梵啊!哎呀大梵啊!你要慈悲我啊!我今天堕落了……”因为我们跟大梵是同一个我的,同一个“我”。所以大梵是我们的真我,我也就是大梵的一体,万物各与他一体。如果我们引用东方哲学思想,也可以说天地与我同根、万物与我一体了——这个大梵讲的话,大梵也可以讲这个;实际上这个是中国哲学里头的话。(这两句话不是这个解释,这两句话是佛教融汇了庄子、老子的观念,鸠摩罗什法师的弟子僧肇法师这位大法师的名著作《肇论》里头的,“天地与我同根,万物与我一体。”)他讲的大梵的理论几乎也接近这个样子。

那么,他说大梵这个东西啊,“常住实有”,不生不死,永远存在这个真我。所以我们修道,生命练到最后,回到那个本体去了。哎,有些学佛的人也是这样的看法哦!回到那个本体,跟本体归还合一了,就是回到妈妈怀抱了一样:“妈妈,我不会死了!”等于这样。所以啊,常住的、实有的;“具诸功能”,也是全能的,这个大梵。能“生一切法,皆同此破。”这一派的理论,同认为有个主宰的天主存在,这两个观念是一样的,这个逻辑他说不要批驳了,同上面的批驳是一模一样的。

刚刚所讲到瑜伽学派的学术理论思想,刚才我们也介绍过,这些瑜伽学派同时又有分派。这个分派,有注重念咒子的,现在讲咒子:“有余偏执明论声常,能为定量,表诠诸法。”这都是我们古文,佛教学术文化里头的一套章法,非常难办。写一个哲学论辩性的科学的东西,用文学境界来把它表达出来,没有研究过作文章的人不晓得艰苦;真研究过文学作文章的人,晓得这几个字用下来是千锤百炼,非常困难!一个哲学性科学性的东西,用文学表达、文字表达,非常难。尤其是古文要简化,不准字多,因为字一多了不得了!一本书的份量如果我们用白话写,现在这一本书(《成唯识论》)起码要三、四本那么厚,越来越厚了,将来不得了了!

他说“有余”另外有些其余的派别,偏了、执着明论(因明的理论),由逻辑上推理,说明世界上“声常”,一切万物以声音为根本来的,音声为根本。这个声音啊,我们讲了一句话,马上没有了——其实有的,还在这个空间。科学上现在也有这样一种说法,这个声音还是存在的;慢慢传播开去,扩大、扩大、扩大,遍满整个的宇宙。等于我们在海上如果丢一块小石头下去,看到一个圈圈,但是马上这个圈圈第二个大了、第三个更大了;后来看到没有圈圈——不是没有圈圈,还在圈、还在圈,永远在圈;这颗石头这一股动的力量尽虚空、遍法界,动能无所不遍。科学也是这样看法。那么,声音的道理也是如此。

那么,这个里头我们岔过来很有趣的。中国文化哲学思想诸子百家里头,譬如老子的哲学、老子的思想,也有这个话(相同的话,不一样),老子有句话:大音希声。世界上最大的声音我们人听不见的,有时候蚂蚁听得见、动物听得见。现在科学证明,我们银河系统里头有一种音量,声音大得不得了、大得很,经常有爆炸的声音,星球与星球之间,那一种声音大得很。可是到达这个世界,我们人一点都没有感觉,听不见。可是有些生物它会听见。

那么,在古代印度的声明论者这个学派,他认为这个音声是不生不灭的。因此,佛教里头出了一位菩萨——观世音菩萨,从远古以来,用这个法门度一切众生,那么佛教的说法这叫做寻声救苦。观世音菩萨大慈大悲,一切众生,不止我们人哦!乃至一个小蚂蚁、一个细菌,它心念观世音菩萨,嘴巴不念出来,这个心声一动,观世音菩萨就有感应,所以寻声救苦。但是这个瑜伽学派的理论讲“声常”,不懂观音菩萨这个法门,看起来表面好像差不多,其实不一样,中间差别很大。

现在我们介绍的《成唯识论》里头讲,那一些学派执着“声常,能为定量,表诠诸法。”这个声音的威德很大;换句话,宇宙万物开始形成,为什么有这个天地,生长万物?这个声音是第一个来的。所以声音“能为定量”,它的功能大得很,左右宇宙万物的一切。这已经脱开了宗教了,已经是哲学与科学之间的了。所以讲到印度当时古老的文化学术思想,我们没有办法不推崇。我们当时有诸子百家,印度也有诸子百家,尤其他最发达的是哲学与科学方面的研究。“能为定量”。

“表诠诸法”。表就是表达,“诠”字照我们现在的观念来解释就是“能够解释”。它能够表达我们的意志,它能够解释我们的意志,所以叫做表诠。在古文的解释不同了,能诠、表诠——表达得出来,有解释。譬如我们写一个中国字,这个声音:“虎啸”,老虎的叫,我们文字上的解释、音声的表诠不同,叫虎啸;“狼嗥”,那个狼的叫不叫做啸了,叫做嗥,就是嚎,是声音不同。猴子叫“猿啼”,像小孩子哭一样,很悲伤,猴子叫叫猿啼。狗叫叫“狗吠”。这个字是中国字啊,啸也好、嚎也好、啼也好;所谓鸡叫叫“鸡鸣”,你不能说鸡啸,叫鸡嚎也不对。所以中国文字,这就是中国文字,不能随便代用的。这个道理也就是说,声“能为定量,表诠诸法。”它表达、解释,所以我们懂了一个中国字,它的表诠的功能就知道了。我们假使说某某人,这个人讲话他不是在讲,在“啸”,大概他老虎一样“嗷!嗷!”这样讲话呢,这叫做“啸”。哭泣一样讲话,我们可以用猴子的形容:他在啼啊!不是在讲话。这就是我们在说明、表诠他的声音是常。

同样的,因此有许多修持方面的人,乃至说拼命念咒子,念一种佛号、念一种菩萨号,认为念了以后多少功德多少功德,而且我一天念一万声,十天一亿了;念了二十天,两亿了;死的时候带到棺材,很重哦!那么多的数量。而且数量越多啊,好像往生西方的本钱越够。或者我咒子念的越大,菩萨一定帮忙,因为我天天念他。这一种观念对不对呢?没有错。完全对吗?不合佛法的道理,他没有懂佛法。所以念咒子啊什么,真讲唯识的道理,所以我经常说修行很容易,明理太难!教理不明,盲修瞎练,统统走错了路!一定要通教理。这个道理要明白。

现在我们看他讲声音的这一个学派,因为我为了青年同学们再三注意,反复念这个文字,希望你们多努力一点,多念几道都记得,不然听过了算了,很可惜!浪费自己的时间与精神。“有余偏执(偏掉了),明论声常,能为定量,表诠诸法。”这是一种,偏差地执着。

“有执一切声皆是常,待缘显发,方有诠表。”表诠、诠表一样,这是玄奘法师玩弄文字的手法。他说有些人执着了认为念了咒子、一切声音不变,永恒存在。这个声音将来在这个宇宙之间,现在我们假使说讲了的话、讲了《成唯识论》,我这个声音在这个宇宙间永远存在的——他们学派的(认为)。有啊,录音了,存在的;但是录音带坏了还是不存在;可是他们认为这个声音坏了录音带没有关系,这个声音永远存在。那你说我的祖母我的祖父过世了,我想听他讲话怎么听不到呢?“待缘显发。”因为你耳朵没有神通;耳朵有了神通、有了这个缘就听见了——可以那么解释。他认为声音是常。因为现在因缘不凑;因缘凑合了,我们听古人的声音还是听得见。所以我们入定的时候,以定力的关系,听诸佛菩萨说法,坐在这里听得清清楚楚,就靠你的定力够了。所以“待缘显发,方有诠表。”它这个声音、作用就出来了。

我们现在看了原文,有一点特别注意啊,我们现代人大家诸位同学至少中学念过物理吧,世界上光速来得快、还是音速来得快?现在我们只晓得光速来得快,任何东西先看到光;声音来得慢。现在科学物理上都认为光速,没有认为声速;声音比光速慢到多少,科学家也计算得出来,都有一个数目字。所以现在在科学上假使承认声是常在的话,在科学上还没有通过、不承认。你说光是遍满一切处,还承认,有道理。我们是现代人,现代的青年,乃至到未来,所以我经常说研究佛学要路线变了,非要同科学配合不可哦。不然你是关门闭屋自尊,关起门来在里头称王,外面人家已经进步到不得了了,一概不知道。这是我顺便岔过来的。

那么现在呢,你看我们佛菩萨的智慧,他的说法,至少在这一段,同现在二十世纪的末期,自己认为科学很昌明的时代,并没有跳出佛的手心,他也不承认声是常的,“彼俱非理。”他们这种理论不合理的。“所以者何?”什么理由?

“且明论声,许能诠故,应非常住。如所余声,余声亦应非常。声体如瓶衣等,待众缘故。”这一段。我们一看,我们常常读这些书啊,对玄奘法师发生无比的顶礼膜拜。真辛苦啊!怎么样翻译哟!把这个逻辑观念的道理用这种中文翻,文字很好啊,非常美!他说“所以者何?”什么理由?现在举理由。他本身的文字就是因明,先是一个前提,前提是什么?你这个理论错误。为什么错误呢?等于我们现在写科学的文章,主题是什么?提出来了;下面是理由,再说理由了,就是说话的方式。所以学了因明应该会说话很有条理。比如说我现在反对你这个思想,为什么?因为什么理由?次第说明了,那么因此把主题跟理由说明做一个结论,说因此我反对。

“且明论声。”现在我们姑且跟你俩谈谈,讨论世界上一切音声的问题。

“许能诠故,应非常住。”这个“许”字拿现在观念就是“你承认是吧?”你承认音声能够表达一切人的思想与感情,对不对?我们说话就是声音发出来,声音可以表达表诠人家的思想和感情,对不对?“许能”,你承认。“应非常住”,这个声音发出来的时候,譬如我们受了痛“啊哟”叫一声,是表诠什么东西啊?表诠我现在很痛。声音过了,已经把意思表达完了,就没有了。所以他这个文字写法:“许能诠故,应非常住。”应该它不是永恒的,这个声音过了就完了,有生就有灭嘛。

“如所余声。”为什么呢?如果你这个声音,我讲一句“啊哟!”永远存在的,“啊哟啊哟……”永远是那个啊哟,第二句话讲不出来的,第二个声音插不进来了嘛,没有第二声了嘛。所以你看古文这个文字难懂吧!“许能诠故,应非常住。”

“如所余声”,我们说法的还要发出所有其余的声音,怎么办?如果你这一个声音这一句话讲过了,永远是这一句话,我们两个钟头不要听课了嘛,只听一句话。“如所余声”,他有不断的话、声音插过来啊。那么,“余声亦应非常”哦!根据刚才的道理,我们讲一句话,这个声音过了就过了;后面所有声音来,每一句话、每一句话都是过了就不存在了,是不是呢?他说是当然的道理。

上面讲因明逻辑,宗、因、喻,主题、前提,现在因(理由),申述理由。好,现在论辩。这个论辩就是正、反、合合拢来论辩的道理,因明同一般西洋的正、反、合不同,它用喻来辩。有些道理直接讲不出来,必须要比喻,喻的因明是什么呢?声体是并一的。那么这个因明的论辩是什么?因明的道理,声是无常的,声音不是常在的,每个声音是过去了就过去了,生灭法,无常。因明上面的话,你翻开《因明入正理论》就看到了。声是无常,“如瓶衣等”,这就叫做喻,如瓶子、衣服等等。你看古代玄奘法师翻译逻辑的书籍用这些文字这样翻。他说声音它本身不是常在的,它待因缘而生,我们讲话如果没有声带,或者感冒了喉咙哑了,或者掉了牙齿、或者嘴唇缺了,声音就讲不出来;或者没有思想了,也讲不出来。所以发一个声音,很多因缘凑合拢来的;而且每一个声音讲出来,无常,讲过了就没有了。犹如一个瓶子,这个瓶子本来没有的,靠化学的泥巴、水、人工机器,硬把它做拢来。譬如这件衣服,本来世界上没有这件衣服,靠纺织品把它凑合拢来,靠裁缝裁剪、人工,种种凑合拢来,穿在身上,它是无常的。当我们第一下穿在身上,就开始在破坏它,慢慢衣服变烂了、变皱了、没有了,生灭了,无常。所以他说声音也是这样,比喻像瓶子一样、像衣服一样,世界上一切东西都是过了不存在。这是宗,不是因。

刚才这位同学问的是因明的名称,逻辑论辩,因明宗、因、喻(比喻)。“余声亦应非常”,他说声体(声的本体功能)犹如瓶子、衣服一样;“待众缘故”,它靠一切因缘凑合而存在的。所以,他批驳有一派(瑜伽学派)专门崇拜修炼自己的音声就可以成道,他的哲学理论基础是错误的;声是无常的。不对的。

另外,印度的这些学派很多,“有外道”,干脆他叫外道了,社会上当时很多理论。“有外道执地水火风极微实常,能生粗色。”好了,问题来了。所以我们现在研究佛学不简单哦!像我都是外行的,我这是外行人随便讲话,你们诸位同学注意哦,所以希望大家好好努力。牵涉到科学了,现在就来了。

但是你看,如果我们研究希腊哲学的人,研究印度古代上古哲学、希腊古代哲学的,我们今天所谓原子、我们所谓核子,这些思想在希腊在印度当时早就有了。今天我们人类文化自己号称科学到了现在这一代,是人类的光荣——一点都不光荣,古人早有了,不过没有去发展它。但是这一套科学家的这些理论,在上古我们人类的祖先们早提出来了,中国也有,不只印度、希腊,埃及都有。现在提到,这个在佛法认为呢,这一些叫做外道,因为它是偏向于唯物论的,不是偏向唯心的。他说有些外道坚执地水火风这些物质的元素。物质的元素是现代科学的名称,在佛学古代叫做“极微”。青年同学们要注意,这是个常识了。佛学里头“极微”这个名称在现在的学术上,就是物理学所讲的“元素”。认为物质的元素这些原子的东西是常,物质不灭、不变的,这个就是上古的印度的物质不灭论;当然现在科学不承认了,物质是变的,不是不灭。但是后面又有了,物质是要灭的,可是物质的能(能量)互变。但是现在科学没有提出哲学的理论说“能是永远不变的”,这个话科学家现在没有讲,可见现在科学家很谦虚,因为不敢断定是常、是无常,很难!现在还在追究。你看十九世纪到二十世纪之间,共产主义思想马克思、恩格斯思想,根据十九世纪到二十世纪的初期那个唯物思想来,认为是物质不灭的——早错了,错得一塌糊涂!在科学上就站不住了,现在科学家根本听都不听,那些理论是陈腐的。但是这个陈腐理论在古代早有了,认为地水火风这些极微(元素)是常,“能生粗色”,认为物质不变的,物质不灭论,它能够造出物理世界、物质世界这一切东西。

“所生粗色,不越因量。虽是无常,而体实有。”这个地方要注意了。他说,所生出来物质世界的各种物质,包括我们人的身体也是物质之一,并没有超越它的因,并没有超越它极微因素,物质的各种因素凑合拢来变的,它有它的定量,没有超越的因量。其实我们转差一点,同我们现在的原子理论差不多,原子的那个东西是一样,排列的方向、次序不同,形象就不同;可是原子的因量还是一样的。假使有现在学科学的也可以那么兜拢来。所以它叫“不越因量”。“虽是无常”,这些物质生出来慢慢变成没有了,看起来是生灭不停;“而体实有”,物质是不灭的,它的元素因子是实在的。这一派的理论。

那么《成唯识论》批驳:“彼亦非理”,他说他们这一派也不合理。这一派哲学的理论,刚才我讲过一个话,印度任何学派有个共同点,共同点是什么?都在追求生命的真谛。虽然他偏向于认为一切唯物的思想,但是同欧洲文化、同西方文化、同别处不同,他们还是注重修道,这一派的修道……


分类:南怀瑾 书名:唯识与中观 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