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唯识与中观》第36章


原文:

“一种子成就。二自在成就。三现行成就。翻此假立不成就名。此类虽多。而于三界见所断种未永害位。假立非得名异生性。于诸圣法未成就故。复如何知异色心等有实同分。契经说故。如契经说此天同分此人同分。乃至广说。此经不说异色心等有实同分。为证不成。若同智言因斯起故。知实有者。则草木等应有同分。又于同分起同智言。同分复应有别同分。彼既不尔。此云何然。若谓为因起同事欲知实有者。理亦不然。宿习为因起同事欲。何要别执有实同分。然依有情身心相似分位差别假立同分。复如何知。异色心等有实命根。契经说故。如契经说。寿暖识三。应知命根说名为寿。此经不说异色心等有实寿体。为证不成。
又先已成色不离识。应此离识无别命根。又若命根异识实有。应如受等。非实命根。若尔如何经说三法。义别说三。如四正断。住无心位寿暖应无。岂不经说。识不离身。既尔如何名无心位。彼灭转识。非阿赖耶。有此识因后当广说。此识足为界趣生体。是遍。恒续。异熟果故。无劳别执有实命根。然依亲生此识种子。由业所引功能差别住时决定假立命根。复如何知。二无心定无想异熟。异色心等有实自性。若无实性应不能遮心心所法令不现起。若无心位有别实法异色心等能遮于心名无心定。应无色时有别实法异色心等。能碍于色名无色定。彼既不尔。此云何然。又遮碍心何须实法。如堤塘等假亦能遮谓修定时于定加行厌患粗动心心所故。发胜期愿遮心心所。令心心所渐细渐微。微微心时熏异熟识成极增上厌心等种。由此损伏心等种故。粗动心等暂不现行。依此分位假立二定。”

“这个人干什么呀?”,“在下界,在人世间修行,正开始出家修行。修成功了回到这里当天主。”他说:哪一位呀,那么好的福气?“他是佛的堂兄弟呀!名字叫难陀。”他听了好高兴,这回一定要好好修行!这个时候佛出现了,说,回去吧!回去后他已经中毒了,中了佛法的“毒”了。这一下,他天天打坐,很用功!疼痛、麻、酸他都不管了,哪里痛呀麻呀痒呀他都熬住了。想要快速成功好升上天去!

后来有一天佛又跟他讲,天上你也去过了,人世间的漂亮你也知道,现在我带你去个地方——地狱,要不要去?他说好,我去见识见识。佛说,那你跟我来。佛就带他下了地狱。地狱里可不好玩了,他一路怕死了!最后到了一层地狱里头一看,嚯,那个殡仪馆的那个电烤箱、烤炉,还有一些大油锅,就在那里炸那个死人,像炸排骨、炸鸡腿那样架起来炸。人犯了罪,下了地狱就炸,唉呀真痛苦!其中有一个大油锅,油滚着——不晓得是石油还是柴油——滚着,但是空着,有两个饿鬼在那里站着等。他就去问:到处都有犯人,这个地方怎么没有?“这个地方还早啦,要慢慢等一个人下来。”他问:谁呀?现在有个人叫难陀,他这一生前生有福报,现在在人间,跟佛两个有缘,是他的同宗兄弟。现在被佛带去出家。出家了以后佛又带他上天堂,他动机不正去修行——不是八正道,《楞严经》上说,“因地不真,果遭迂曲”,这个动因不正——他修成功了,在天上享五百天女的福,福享完了那个果报就是在这里当油条。我们就等他,等他下油锅!这一下,他一听,傻了!赶快叫哥哥!佛呀!赶快出去,我要回去,这时佛现出一片光明,说,跟我走吧。再问他,你懂了吗?他说我知道了!我要好好修行!这一下他才真正地修行,再也不要为了天女太太打坐了。这个故事就是说明,我们现在在修行,在信佛、打坐、拜佛、念经,是不是成就种子,还是个问题。他生来世很可能还要没啊!

所以你看禅宗沩仰沩山祖师,那是禅宗,比临济祖师还早,百丈的第一个大弟子去开山的沩仰宗。沩山祖师没悟道的时候,跑天台山去,碰到寒山、拾得,寒山、拾得两人跟他打招呼,他茫然不知应对。寒山就跟拾得讲:算了,不要跟这位老兄讲话了,他三世为国王,三生做皇帝,丧失了自在神通,他忘记了,失去了定力,变成无记了,我们不要理他了。就跟拾得两人进去。所以,能够做国王,还是靠修行来的。这就是说想修行成就种子,入胎不迷、出胎不迷、住胎不迷,谈何容易啊!所以,很多世界上有福报的人,不管哪一种认真修行,或者是和尚,或者是仙道中,或者是像山里头的各种各样的动物修行,所有福报都是修行来的。我们人类不公平,把动物修行修得好叫精、怪,人类自己叫做仙、佛,实际上拿我来讲,也不过是人精而已啊!哈!对不对?公平地来讲嘛!不管是哪种精怪,有些所有成就都是戒、定成就,所以就有福报。但是他的种子呢?菩提种子没有下。要求大彻大悟、证得菩提的种性没有下,所以不成功。所以三种成就:一、种子成就。第二种,到了种子成就对了,结果悟道了——自在成就。智慧、自在神通成就。第三种,现生成就,这一生即生成佛。这是三种成就。

“翻此假立不成就名。”翻此,就是“相反的”,这三种都没有成就,所以就叫做他一生修行没有所得,他就不成就。所谓“得”就是没有成就。所以我们注意,青年同学们,至少应该这一生把种子培养好;种性没有成就,那就是白修行一生,要注意呀!所以,他讲了三种成就。特别注意啊,考试要答得出来。先露个消息给你们,这是考试题目。什么叫三种成就?要马上答出来,一种子成就,二自在成就,三现生成就。一百分。这就答全了,要记得噢!

“此类虽多。而于三界见所断种未永害位。假立非得名异生性。于诸圣法未成就故。”

所以,他说这个里面的差别种类分析开来有很多。修行要跳出三界外,怎么样跳出三界外?见道以后才能修道,贪嗔痴慢疑等等,“见所断”的种性要断。见道,什么叫见道?要反省自己的心念,哪里不对要看得见。我们做人一辈子,自己错误都看不见,这是没有“见”。所以修道第一要见地,自己的错处在哪里自己不知道,你就是没有见道。所以见道以后才能修道。已经看得到自己错误在这里,你就有本事把它切断,对不对?要见得真,切得断。你们同学常常问我:老师啊,我的错处在哪里?你问我,我又问谁呢?我就只好又问你。你的错处在哪里?你去找啊!我当然知道你错处在哪里;可你自己不反省到,那么我就是给你讲了也没有用。见道位不到,修道位就没有办法建立——见道以后修道。所以三界之中“见所断”的种性要建立。

见道以后要修。见道了后,知道自己的缺点,没有修道是不行的。所以我常常告诉你们,我有一个咒语,这个咒比孙悟空的紧箍咒还厉害,你们学会了就有用处,一切世间法、出世间法,都在我那个咒语里头。四句话,你们大家注意:“看得破,忍不过;想得到,做不来”。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你把我这个咒子好好念!

大家都是看得破,心里明明知道;忍不过、切不断。想得到、做不来。对不对?你要看得破,忍得过,想得到,就要做得来!那么见道以后修道也到了。修道到了之后,“永害位”永害的位置那个烦恼的种子永远也没有了。因为你见道没有到,所以修道也不成功。“假立非得”,所以叫你没有得道。没有得道,叫一般种类的异生性。“于诸圣法”一切都没有成就。所谓圣人是指二乘圣人,声闻、缘觉、罗汉果位。所以你看《成唯识论》,关于得道不得道这个“得”字的观念,它简单地分析,讲了那么多。你看我们这个佛法是多么科学!这个观念都要分析得很详细,不可以是笼统的。“噢!我开悟了,我得道了!”你开悟了?开的什么悟啊?要注意呦!千万注意!

上次我们讲到心不相应行法里头的“得”,是为得道的“得”,这次开始的问题,也是心不相应行法里的——同分,原文是:

“复如何知异色心等有实同分。”

同分,等于我们现在的话“共有的”、“相通的”,共同相通的这一部分的东西、作用。“如何知”,怎么样了解。色心,就是我们这个心脏,物理部分的作用,拿现在站在医学乃至西方哲学思想物理部分的观念,彼此的电感,尤其最新的心的第六感,心的这一部分,人与人之间有相通的、有同等的功能。“异色心”,分类的心,狗有狗的感应,猫有猫的感应,人有人的感应,整个的综合起来就是生物界的感应。生物界的感应同植物的感应各有不同。这句话就是说怎么样才能够知道“异色心等”有实在的“同分”共通的作用、这个功能的存在?这一句话就是提出这个问题。下面答案:

“契经说故,如契经说,此天同分,此人同分。”

他说这个问题,是佛经里头说的。譬如佛经上佛经常提到过,说是天人共有的一种功能。“契经”,佛经里头佛在世的时候已经说到,就是说不是后人自己构想的,佛已经说了。“同分”就是共有,共同相感,都一样的功能。“此人同分”,譬如人的共有相感,这个功能。这是“同分”的道理。扩大一点譬如说人、生物功能,比如说我们有一位同学,他告诉我他心脏开了刀,我说我看你精神蛮好啊!他说我的心脏只有四分之一是我自己的,四分之三是猪的,猪心脏。他当时要开刀的时候,人家问他,把金属的心脏给他换上的话,他可以再活十年;猪的嘛,动物这个同分不同,动物的也许可以活三十年,问他决定要哪一样。这个病人当时决定用猪的。所以他跟我说笑话,说这个心啊,一半是猪心。刚才说的那个金属的换上,就不同了。生物的东西换上,这个是同分的作用。讲这个故事是为了解释同分的道理。他刚才答复这个是佛说过的,“如契经说,此天同分,此人同分。”下面又说,

“乃至广说,此经不说异色心等有实同分,为证不成。”

须知,扩充这个范围“乃至广说”来讲,“此经”佛经的经文里记载,并没有说到“异色心等”有一个除了唯心以外,另外专门有一个实在存在的物理作用的同分。“为证不成”,他说,你所引证的理论、你找的证人、证件、拿佛经来作证明,是不成立的。说明一个理由:

“若同智言因斯起故,知实有者,则草木等应有同分。”

“若”就是假定,“同智”,人类理解相同的智慧,换句话说,同智、同言、同一种理论。比如我们站在中国人的立场,讲到东方文化、中国文化,大家都有相同的观念,就是同智、同言;西方人站在西方文化的立场,观念上也同智、同言。他说,假定同智同言来讲,因为提到了这个同分的问题,你就认为唯心以外有一个实在的存在的功能,那么“草木等”植物方面“应有同分”,它也应该有个单独的功能。

我们不要看错了这个文字,看错了文字我们马上可以找原文。现代科学研究初步证明,植物与人有同感,而且证明了植物中青菜也好、萝卜也好、一根草也好,它都是有感情的。植物也懂得音乐,有音感。比如说你种了一棵很好的花,然后天天唱歌给它听,花会开得更好,它也在高兴;如你天天哭给它听,花都会萎缩了。这些都是科学的问题,就是同分的相感。如果我们看了本文,“若同智言因斯起故,知实有者,则草木等应有同分。”那么人家这个问题问得没有错,草木有同分。刚才我们引证现代科学知识,如果拿来理解这一条,那就错了。我们姑且承认科学所研究的这个成果,姑且也就是暂时,因为科学还是靠不住的,今天确定了的明天又推翻了,因为明天可能又有新的发现了。不过草木有灵感,那是真的,它这种到底是机械式的、物理式的,还是精神、心理同我们人一样有心灵作用?那是另外一个问题。也可以说,植物的这些会听音乐、会同人有感应,可以说是机械式,不是心灵这一部分。所以把刚才提的例子拿来解释这两句话,那是不对的。这些问题特别像诸位年轻同学要留意,因为以后的时代不是古老的时代,科学的文明越来越发达,光拿佛经本身的范围解释,科学的观念马上把你打入哲学部分、你的理想部分。你要拿证据出来。所以我们对于科学的各方面常识都要了解。

“又于同分起同智言,同分复应有别同分。”

这是说,假设在一个共同的作用当中,能够生起我们同等的理解、智慧,同等的言语文字的话,那么这个共有的里头应该有差别。譬如同样是人,有些人心灵的反应快,有些就慢,慢一点叫笨人,快一点叫聪明人。有些人问一知十,听了一个道理他马上就理解了;有些人学了一百年还不懂。这个中间也有差别,即“同分复应有别同分”,他说这是一个事实。下面又是一行:

“彼既不尔,此云何然?”

事实上,所提的这几条问题里有很多的问题。“彼既不尔”,它这个同分不是这样简单,“此云何然?”你所讲的这个理由,究竟为什么说是对呢?这是唯识学家玄奘法师的佛学的文学。

“若谓为因起同事欲知实有者,理亦不然。”

这里这个“因”就是讲第一因,宇宙万有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哲学上叫第一因,宗教家叫它是上帝、神、或者别的什么,但哲学上不用这种名词,哲学认为上帝也好、什么也好那是人造的,哲学上讲的名词叫“第一因”,第一个因素来。其实“第一因”的名称佛经早就用了,几千年前就用了。讲到人类文化,本师释迦牟尼佛之伟大,后世的这些名词他早就有了。同分、众同分,上面讲了,在唯识学里经常用到,是大众共同所有的相同的生命的功能。譬如说我们大家都是人,我们有一个同分的功能,众同分相同:饿了要吃饭,冷了要穿衣服,动物像狗、山中的老虎,冷起来,它觉得很冷,毛不大立起来,要挂拢来,走路比较萎缩一点;热起来毛孔都张开了,这是同我们不同。我们冷了要烤衣服,饿了非吃不可,一天三餐,有些动物大概饿了好几天才吃到一点点东西,它不一定饿死,因为人跟动物的同分不同。“若谓为因起同事欲”就是这个意思。人就是这样一个同事欲中。他说,关于人与人之间这个同分,假定你把众同分这个观念变成了第一因、认为就是第一因,因此由第一因生起了共同的欲望,因此认为可以判断人类有个众同分、共同的第一因这个作用,那么“理亦不然”,你的观念就错了!为什么说他错了呢?现在我们讨论一下。

比如我们信了佛的人,差不多一般我们中国佛教、佛学是学佛的,因为听了唯识大小乘、禅宗各宗派的学理,至少大家认为有一个东西我们是相同的,所有的生命共同一个来源。有人学了一点唯识的常识,认为我们共同的来源就是阿赖耶识。阿赖耶识是不是共同来源呢?阿赖耶识是什么东西呢?所以有人很会发现问题,我的阿赖耶识就是你的阿赖耶识,我们的体是相同的。也等于说我们大家是兄弟姊妹,都是一个妈妈生的,妈妈是一个,我们同分嘛,是共同的众同分。我们把生命往往会误解成这样,把佛学误解成共同一个来源,所以那么根据佛经,一个人成佛,佛与佛把彼同分就归体了,舍用归体,始终认为有个东西存在。那么我们这一般的佛学的理解,并没有真正地了解如来本体、菩提、涅槃、道体的意义,这种理解是错误的,是把众同分的作用给误解当成了自性的本体。这个话听了就难懂了,并不是学理很高深,是我讲得不好,表达得很难,你们诸位要想听懂也更难。

这就碰到哲学与科学的问题了。怎么样说都很难理解它。因此学禅宗、学各种教理,常常对于佛法讲心、佛、众生三无差别的这个本体的问题解释错误,错误到哪里去了?解释到人的众同分里头去,本体没有认识清楚。这是个问题,不晓得诸位能够完全了解到没有。我先提起大家的注意,没有了解我们将来再讨论。本来这个问题是非常讨厌的,学哲学的人搞了一辈子结果还是在这个问题里头转。现在我们讲到唯识里头谈,“若谓为因起同事欲”,因为人类众生共有一个欲望相同的,因此你理解到认为这个生命背后真有一个东西,“知实有者,理亦不然”,理论上错了。那么,他认为错了,我们看唯识、佛法怎么说:

“宿习为因起同事欲,何要别执有实同分,然依有情身心相似分位差别,假立同分”

这是佛学的解答了。看到这里你们大家应该比较清楚地理解了。换句话说,根据佛法的观念,我们每一个人甚至每一个众生,生下来个性不同,身体也好心理也好,绝对不同。同样一个父母生的,一娘生九子,九子各不同,每个人身体不同、个性都不同。都是兄弟,大部分同父亲母亲有些也相同。所以我常常跟有些同学讲,我说你这个个性怎么会这样?我说这一半是你爸爸的习气,这一半是妈妈的习气,给他分析下来,除了这两部分之外,还有他自己前生带来的一部分习气。连相貌都是这样,每个人的面孔、体能一半像母亲,一半像父亲。不过有反相的,父亲可能很老实,生个儿子特别调皮;父母都很好,生个儿子特别坏。原因是什么呢?一半是他自己带来的,一半是父母那一半坏的给他了。因为有的表面上这个人很老实,老实人有时候肚子里脾气也很坏,不过坏不出来而已,但刚刚把肚子里坏的那一半遗传给儿女去了——这就很糟糕了!所以这个遗传也很难讲。父母遗传是增上缘。那么本身带来的个性,父母的因素就不能左右了,叫做亲因缘。本身怎么带来的呢?三生因果。种子——多生的种性——生现行,造成了现在的环境、形成的过程。我们现在的行为、心理、各种所作所为,为来生、他生来世的种子。种子生现行,现行又成为未来的种性、种子,这样互为因果。所以我们一切的人生遭遇,是多生累劫宿习为因。“宿习为因”这四个字非常重要,“习”就是习气,“宿”并不是只讲前生,前生的前生的前生……没有成佛以前,多生累劫累积下来的习气,业力习气、习惯的形成。我们讲这个话是站在现生这一生生命存在的现象上来讲的。“宿习为因,起同事欲。”因此生起现行,像我们变成人,变成中国人,我们这一部分的中国人生长在台湾,在台湾的台北,而且碰到台北今天的小型台风这个天气,因为每个人众同分,“起同事欲”,都要加一件衣服,这个天气不需要冷气了,没有关系了,因为我们共同的欲相同,“宿习为因,起同事欲”。

一切生命的来源,既非主宰,并不是有个上帝有个神我可以操纵的;也非自然,也不是物理那个样子自然来的。一切都是因缘所生。因缘所生之中,自性宿习的业力为第一因,所以每个人个性绝对不同。没有办法,因为习气不同。非主宰——没有个上帝、阎王做你的主宰,一切唯心;也不是唯物的——非自然,不是自然来的。“因缘所生法,一切唯心造”,这是佛法。但是无主宰不是无神论。有人就给搞错了,这一代的达赖就公然在印度、在美国发表宣言,说佛法是无神论。我说这真是混蛋加三级!一个所谓的“教皇”,自己对佛法的理论都搞不清楚。

佛法不是无神论!无神论者绝对否定有鬼神,也绝对否定一切唯心。无神论就是唯物论,认为人没有宿世,更不会承认三世因果。所以现在的达赖如此的见解,那真是可笑!非主宰不是无神论。有没有上帝?有上帝。有没有阎王?有阎王。那么上帝、阎王也是唯心所造,他只能够做自己的现行,不能够为他人的主宰,更不能为万物的主宰。换句话说,他变成了上帝、变成了阎王,他是怎么来的?还是唯心来的。他是“宿习为因,起同事欲”来的。因此说他无主宰、非主宰。一般学佛的误解了,一看到这三个字“无主宰”,那就什么都没有,那就是无神论了,这不是笑话么?这些道理,你们年轻的法师们、同学们更要注意了。“宿习为因,起同事欲”这两句话讲完了。

“何要别执有实同分。”

一切都是种子生现行、现行生种子,都是多生累劫的业力习气所形成的现有的生命。因此你懂了这个理论,何必需要另外执着有一个实际的共同功能那个生命的众同分呢?所谓“众同分”这个名称,我们应用《楞严经》的两句经文来讲,“徒有名言,皆无实义”,这一切东西都是名相,徒有这个名词、这种理论。创立这个名词、有这个理论,是为了表达方便,让人类智慧能够了解,给你了解进去。你不要抓到这个名词当成实在。实际上这只是个在逻辑上理论上的一个东西,你真的抓住了“众同分”这个名词,抓得很牢,认为有个共同的力量,那你就执着了,给自己找了麻烦。这是《楞严经》里面的名言,翻得非常好,“徒有名言,皆无实义”。在这里同样的意思,只是用的文字不同。“何要别执有实同分”,何必要执着了这个名相呢?但是:

“然依有情身心相似分位差别,假立同分。”

那么佛经里有二十四种心不相应行法,有“众同分”,《百法名门论》乃至其他的小乘论据里头,都有这个名称,那是怎么个讲法呢?他说有个道理:“然依有情”,就是为了宣扬佛法,使大家能够了解自己,明心见性成佛,使自己成佛,为了分析这个道理,所以依据一切有情众生生理的、心理的,“相似”,差不多相同的“分位差别”,分位就是归类,用逻辑的方法把它归类起来。归类的中间又有差别的不同,譬如人有人的众同分,狗有狗的众同分,牛有牛的众同分,“分位”的差别——“假立同分”,建立了一个名词、名言,所以叫做“同分”。这是一个问题。好了,第二个问题:

“复如何知异色心等有实命根。”

二十四种心不相应行法里有一个“命根”,就是我们这个活着的生命。比如说有的老朋友——今天有个朋友来,现在八十二了,我说你这个精神蛮好的啊!像我们朋友之间说的这个是假话,犯戒的。不过不犯戒,这是方便妄语,还有功德。等于医生和护士明知道癌症病人的生命只有三天了,病人问:怎么样啊小姐?医生说:“哦,不要紧!你过几天就出院啦!”当然出院了,到太平间去了,那没有错啊!(众笑)他这个方便妄语是功德。假如是我们,看到这个病人,说:哎呀,这个算什么嘛,瞧你这个样子我看一定会活到一百多!“哎呀,不可能的!”他虽然这样说,但听了还是舒服,像吃了冰淇淋一样舒服哦!

这就是说,人想活得长寿,但你做不了主,这个就是命根的作用。这个命根是心不相应行法,你意识没有办法控制。所以我们上次讲的“得”提到“同分”,现在讲“命根”的道理。我们怎么样才能了解“异色心等”?离开心理、现在的生命、物理的作用,真有一个真实的命根功能存在吗?唯识学的答复是:

“契经说故。如契经说。寿暖识三。应知命根说名为寿。此经不说异色心等有实寿体。为证不成”

“契经说故”,佛经说,尤其是研究唯识,这个所谓的识、心理意识这个“识”是什么东西?实际是三个东西连起来:暖、寿、识。“寿暖识三”。这个暖就包括了气,包括了我们讲这个人还有没有气。气的存在必定有暖、得暖。譬如你们修定的人,诸位修定的、做拜佛关,一关起来,那一点就马上得暖了。暖、顶、忍、世第一法四加行,是大小乘离不开的。什么叫做暖呢?普通就叫做三昧真火,就是密宗所讲的“灵热”、“拙火”。跟密宗的名字应用不同,大家就受骗了,当成了不起。实际上这个就是暖的作用。身体存在就有温度,冷却了就是死亡。唯识中暖——这个寿命,识——心意识这个识,是连起来的。识的这个存在,像我们活着,那么暖一定有。所以要死亡的人,身体冷到哪一部分,这个意识、识就死到哪一部分;等到身体完全冷却了,第八阿赖耶识也跑完了,人就完全死亡了。那么什么叫做命根呢?佛经上佛说过,暖、寿、识这三样就是命根的作用。合起来,命根还有另外一个特别名称——寿命,命根也叫做寿命。“此经不说异色心等有实寿体,为证不成”,所有经典上并没有说离开唯心的作用,在这个肉体的生命上,另外找到一个生命、寿命的功能。“为证不成”,所以你所引证的理论不成立。

“又先已成色不离识,应此离识无别命根”

他再说,当我们这个生命在投胎的时候——所谓十二因缘,大家应该记得很清楚,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并不是唯识这个识以前还有个行、还有个无明,不是这个意思。十二因缘前面的无明是形容词,一个人自己没有悟道以前,一切都是糊里糊涂在过,糊里糊涂中间就永远在轮转不停。无明与行的道理,这个都是识的作用。识的本身,反过来说,没有悟道以前,它不是智,它本身就是无明,本身就不能停止轮回的活动。无明、行、识,等于也是三位一体的作用。三个同一个作用。当这个识——我们普通叫做灵魂——当这个入胎的时候,第一个,这个灵魂这个识它先跟色——什么是色法呢?男性的精虫,女性的卵子,严格地拿逻辑讲不叫做物理作用,这叫“人丹(此名词未听清楚——tyf注)”,心理的这一部分作用,相似于物理的。识跟色两个配合,“又先已成色,不离识。”假设一个精虫、一个卵子两个在一起,没有识性的加入,它就不能成为胎儿。我们可以强调地说,试管婴儿也还是离不开这个法则,是一样的,还是靠三元和合才能够生。不然这个试管婴儿就不能够试验成功。试管婴儿我们晓得科学上人可以通过玻璃管子养出来的,试验成功的有,试验失败的也很多。不是说每个精虫卵子放在管子里面都成功的。那么我们今天的理论,那个试管里头精虫卵子结合不成功,第三元,就是我们这个人偶的菩提结偶(此名词未听清楚——tyf注)——数取趣,就是普通讲的这个灵魂的作用没有配合上。识跟色两个没有打上,试管婴儿就会失败。刚好碰到有一个灵魂、这个菩提结偶(此名词未听清楚——tyf注)刚好要受生,碰到这个试管婴儿,他的业力因缘就构成了另外一个境界,把他吸过来了,那么三元和合,试管婴儿就成就了。在我的解释如此。将来等待你们青年同学在未来的时代看科学上再有什么变化。

现在我们回到本文,“又先已成色不离识,应此离识无别命根”,所谓生命这个命根,这是佛学的一个名词,这个名词老实讲它还是唯心所造,离开心意识另外没有单独存在一个命根。所谓命还是在唯心作用的范围里头。

“又若命根异识实有,应如受等,非实命根”

那么再说假定认为这个命根、这个生命、我们活着的这个生命,“异识”——不是唯心的,同心意识不相同,相异的——之外,实在有一个命根作用的存在、生命的作用。“应如受等”,他说好,那就很简单了,请你拿出证据来。这个存在的命是什么东西?像我们的感觉一样,受就是感受,比如说我们现在气候变了,今天就跟昨天两个感受不同。我们的体温、甚至我们的消化力、甚至我们的心理的影响统统不同,这个感受完全不同。这是有凭有据的,今天冷一些就要加一点衣服,昨天热一些就要脱掉。那么你说离开唯心以外,实有命根,请拿证据来!“应如受等,非实命根”,你要晓得那也是你的感觉、你的假想。实际上进一步来说,我们的感觉本身就是一个不实在的。为什么呢?同样的冷度里头,有人身体瘦弱,觉得太冷;有些身体好的年轻人、大胖子坐在一起,把那个冷气开得我都要加毛衣了,他还说,哎哟,直出汗!两个手还那么自己带电风扇那么扇。同样一个东西,不同人的感受就绝对不同。可见这个受的本身没有标准,靠不住的。我们现在还有感觉,譬如一个人还没有死亡以前,你知不知道啊?哦,我还知道,有感觉,认为感觉就是命根——错了!“非实命根”!不是的。

那么前面的论点过了,下面解说,

“若尔如何经说三法。”

那么假定照你这个道理,为什么有些佛经提出来“三法”呢?小乘经典《杂阿含经》等经典上提到过“四断”,第一个“断断”——下一个决心,能够断一切。比如一个朋友对你不起了,或者把你股票倒了一千万,你气得以后再也不跟他来往,断了就断了,这个狠心,为“断断”。第二个“律仪断”,我们为了要修道,守这个戒,必要的时候某件事情绝对不能做,自己把自己范围住,这是“律仪断”。共有四种断,叫做“四正断”。那么经典上怎么样说三法——“义别说三”呢?三法——暖寿识三法,他的答复是:

“住无心位寿暖应无。”

他说,这个就告诉你修道到达无心位的位置,无心位实际并不是得道的道果。提到无心,我们一般学佛的学禅的常常认为打起坐来只要无心就对了,没有妄想就是道了。那完全搞错了!所以禅宗祖师说:莫道无心便是道,无心更隔一重关。什么叫无心?睡眠睡着了也算无心,睡眠算无心位呦!睡眠、闷绝——晕过去了,撞成了脑震荡晕过去了、没有思想,那也是无心的范围。无想定、无想天、灭尽定,这都是无心位。在大乘的思想,所谓无心就是道,就要问清楚是哪个无心。所以像你们打坐什么都不想,在那里嗑睡,我常常警告你们,小心噢!你把这个当成“道”来修,那么来生的果报,就是要到中央菜市场了!那就变猪,真的噢!把昏沉定当成这是道,一上来什么都没有了——无心,那严重得很,那就落在无记,智慧越来越迟钝,记忆力越来越差,变白痴了。他生来世的果报就变猪,变这些笨东西了。所以我常常说,你修行若是认识不够的话,以善因反得恶果,很严重。所以不要随便讲无心就是道、无念就是禅,不要乱来!搞错了很严重!诸位学禅的朋友特别要小心,不要这个禅“禅”不进去,变成猪朋友那个“馋”,看到东西“哼哼哼”地在那里好馋!这个事情不能玩的,千万注意啊!这是讲到无心位再次强调一下。“住无心位寿暖应无”,那么,修定就没有暖寿了吗?

“岂不经说识不离身,既尔如何名无心位。”

他说,假定得到无心位,身上就冷却了,那么寿命可能也到此为止喽?那么你们佛经也说“识不离身”哪?真正入定的人不是这样,不会冷的。所以真正入定了,暖是存在的,寿当然有,所以真正一定,三大阿僧祇劫、起码定个几十年,这个肉体摆在那里,身上还是暖的,还有温度的。不过同我们现在的体温不同,这是真的!他绝不同于死人的那个肉体——他是暖的。有寿命存在,不吃不喝几十年甚至更多年都没有问题。因为识不离身,他的阿赖耶识还在这个身上。所以《八识规矩颂》中说的“眼耳身三二地居”,鼻、舌二识暂停,眼识、耳识、身识都还存在,此为“眼耳身三二地居”。入定的人拿前五识来讲,舌识——嘴巴不说话了,当然你们现在打坐还咽口水的,这个不算入定。到那个时候已经是口水不需要咽,真液是直接下降通全身的脉管了,不需要舌头动了,所以是舌识暂停作用。鼻子的呼吸暂停,但不包括毛孔的呼吸,毛孔的呼吸还是轻微存在,只是鼻子的呼吸暂停。这个问题,在我们讲到《八识规矩颂》的时候已经提起你们注意了。现在这里说“岂不经说识不离身,既尔如何名无心位?”既然是这样,怎么叫做无心位呢?因为识还存在。换句话说,现在提的问题是:真正入定是有心还是无心?应该说,入定是有心入定,不是无心。那么我们大乘佛法同一般中国禅宗所讲,真的得了道入定的无心,有个道理——无妄想心,并不是讲无真心。所以你们学禅的看了《六祖坛经》,六祖说:吾宗以无念为宗。但是,六祖对无念两个字有个解释,“无者,无妄想;念者,念真如”——这是无念为宗。“如何名无心位”是指这个道理。因此这个地方尤其你们下面在专修的人更要注意,下面两句话特别重要:

“彼灭转识,非阿赖耶。”

真正入定的时候,是灭除了一切动相的转识,阿赖耶识这个功能当然存在在这里。入定的时候,念、一切的转识,六、七、前五识,甚至阿赖耶识一部分的功能都宁静下来,不得轮转,但是阿赖耶识还是存在的。入定的境界、心意识活动的现状,究竟是怎么样的?

“有此识因,后当广说。”

是有这个心意识的作用,本经在后面专门有一篇加以讨论。

“此识足为界趣生体,是遍恒续异熟果故。无劳别执有实命根。”

所以这个阿赖耶识的作用,“此识”是阿赖耶识,“足为界趣生体”它本身包含了足够为三界,“界”就是三界;“趣”即六趣、六道众生、十二类生,一切生命的来源就是阿赖耶识的转化的作用。“此识足为界趣生体”,它是普遍存在,经常的成熟,所以阿赖耶识也就是构成了异熟果,“异熟”就代表了一切的生命、个别的生命。总而言之,除了阿赖耶识的功能以外,另外并没有一个生命的命根。所谓命根,就是阿赖耶识对这个世界、对这个肉体的因缘完了,就结束;因缘存在,就还在轮转下去。

“然依亲生此识种子,由业所引功能差别,住时决定假立命根。”

现在我们所认为这个命,还存在这个命根,就是阿赖耶识的种子的亲因缘。“依(于)亲生此识种子”,阿赖耶识种子的亲因缘,由宿习的业力所引伸的功能的差别,假定一个名词叫做命根。所谓二十四种心不相应行法,命根也在其内。是意识心所不能左右的。因为它本来的功能属于阿赖耶识的作用。因此说我们大家打坐、修定、修道,纵然能够清净,好像是无心、无念,那也只不过是意识心、第六意识暂时的清净。

譬如说大家入定——当然大家还没有这个功夫了,现在假定有这个功夫,一定可以多少天完全不起,乃至呼吸相似地停止,心脏也是非常缓慢地动,好像完全无念、无心了,这个范围其实还在意识境界的范围,还不懂阿赖耶识。阿赖耶识“受薰持种根身器”,不是那么简单。我们假定达到刚才报告的这种定境的范围,还只不过是第六识的清净,还属于第六识的范围,并没有了解和证到阿赖耶识。况且要再把阿赖耶识一转,转到大圆镜智,谈何容易啊!所以一般学禅宗或者学各宗的,偶然有一点清净心,于是认为这个就是道,等于现在一般人讲禅学的“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我说你见鬼不是鬼!那不是很容易办到的么?比如给你个刺激,后面用一个手枪顶着:“向前面走,不然打死你!”你走在前面就是见路不是路,见人不是人——吓疯了!你说那也是禅宗啊?!那是第六意识忽然一个停顿、一个闷绝的境界,而且这几句话在禅宗里是一个不知名的禅师随便说的。现在结果拿这个来做禅宗的标准,什么“未见道时,见山是山,见水是水;见道之时,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见道了大彻大悟以后,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瞎扯一顿。那见人不是人,见鬼不是鬼,我们都一样,都得了禅了?我们在街上看到好东西想买的时候口袋没有钱,走在前面把头低下来,见路不是路、见钱不像钱,那也悟道了?不是这个道理。

纵然真达到第六意识清净,达到见山非山、见水非水的境界,所谓“虚空粉碎,大地平沉”,到这样的境界,也不过是第六意识偶然清净面的出现,第七识的影子还没有摸到呢!第八阿赖耶识更是懂都不懂。所以不要认为这个就是道。千万要注意,纵然达到“虚空粉碎,大地平沉”,也不过是第六意识上的感觉境界,还不是道!拿五蕴解脱来说,达到了“虚空粉碎,大地平沉”,这时受阴还没有解脱,还在识阴境界。按《楞严经》的道理,那是识阴区宇、识阴境界的范围。受阴你还没有做到呢!连到上文,“彼灭转识,非阿赖耶”,“既尔如何名无心位”?既然这样说,怎么叫做无心位呢?真正达到无心位的话是灭了转识,第六意识不动了,第七识不起分别了,但并没有离开阿赖耶识。

“复如何知二无心定,无想异熟异色心等,有实自性。若无实性,应不能遮心心所法,令不现起。”

这里提个问题,怎么样才知道两种无心定?二无心定,包括无心定、灭尽定这两种无心定。无心定是升无想天的果的一种定。无想天当然做到了没有“想”。修行到这种成就,就要得到无想定。“异色心等,有实自性。”离开这个肉体心的作用,它有怎么样的一个定的境界、真实有一个性能呢?唯识学在这个地方提到的“性”字,同禅宗明心见性之性、性宗之性是不同的,不要混淆了。这里特别吩咐你们年轻人,几十年来,所谓讲哲学讲唯识的,有个非常大的错误观念,错得不得了,唯识学讲“诸法无自性,皆从因缘所起”,因此有些研究唯识研究教理的人,认为唯识学讲无自性,禅宗啊其他宗派明心见性也建立一个性,都是同样的性——这就错误了,都变成外道了,错得一塌糊涂!

性宗那个明心见性的性是指如来自身本体的“性”,因为我们中文文字的语汇不够,借用了这个性字,在性宗代表本体之性。唯识所讲的“诸法无自性”是说每一个万有万象,没有自己可以单独存在的那个性能与性质,这个性是性能性质之性。大家观念搞不清楚,将这两个“性”混为一谈,那就错误了,是外道的观念了!唯识的无自性讲的是“诸法无自性”,譬如这个茶杯无自性,它是因缘所生的。一切万有的现象,它没有一个单独存在、永恒存在的性能。这个道理我们要懂得。

“若无实性,应不能遮心心所法,令不现起。”

假设说无想定或者灭尽定这两个定的内涵,同我们色身这个作用两样,没有实在的自性,那么入定的时候,进入无想定,为什么会会停止掉、截得住我们心理上的乱想呢?怎么给它遮盖住呢?——前面这个“心”是全体的心,“心所法”的心是心理现狀的心。——“令不现起”,我们普通讲,到了无想定就不动念了,不去分别了。那是什么道理呢?

“若无心位有别实法异色心等,能遮于心,名无心定。应无色时,有别实法异色心等,能碍于色,名无色定。”

这里很麻烦了,这是讲到实际修证的道理了。无心位是佛法思想逻辑上一个分别的一个范围。譬如说无想定,灭尽定,乃至我们普通人昏过去了脑震荡晕过去了、睡眠睡得很熟了,这一些范围都属于无心位。并不是真的无心,只是在学理上把它归属一个范围,“位”就是范围,无心位的范围。那么现在讨论的无心位这个范围,包括所谓无想定甚至于灭尽定等等。无想定是外道定,但是你不要看不起呦!你还做不到呢。诸位哪个修到了,我会向你磕头哦,叫你“无想师傅”!释迦牟尼佛他老人家当年出家的第一步就是学无想定,三年才修成,那还算颇不简单。当然你到达无想那还不是道,可是试验做到这个功夫还不容易呢!无想是思想完全停掉了、灭掉了,像刚才《成唯识论》经典讲的“遮心心所法”,盖住了,心理作用起不来了,至于心理各种各样的思想——比如我们打坐有没有入定、气脉通了没有、屁股痛不痛、麻不麻……这些根本都不存在了,因为这些都是想所生的、想阴所起。拿你们现在年轻人的话来讲就是把它闭掉、关闭掉,那就叫无想定。

“若无心位有别实法异色心等”。另外并无一个特别的功能,这个法并不是说方法,不同于我们现在色心的作用。“能遮于心,名无心定。”这种修定的境界、功用到达了这个境界,能够遮盖住心所起心动念的作用,把它停住、关闭了,因此在名词上、名义上叫它是“无心定”。这一段是说有人提出一个问题:假定无想定、无心位是说没有别的方法,就是我的心下了决心——不想了!什么都不想!几时大家做得到啊?有一个境界我们年轻的时候做得到,妈妈给我五毛钱,本来是要上学买面包吃,谁知走在路上就掉了找不到了,所以回来想买面包没有钱,只好不买了。回来妈妈问:你吃过面包没有啊?回答:吃了。对不对,因为钱掉了不敢告诉么。硬把它强制性地把心念盖住了,不去想它。你不要认为这个是笑话哦!那个接近于无想——强迫自己不去想它,心里是可以做到的。所以大家打起坐来思想有那么大的痛苦,常常有人来问:老师啊,你还得教我个办法,怎么样把这个思想对付下去。哎呀,我只好看着他笑。不好骂他笨。——还有别的方法吗?不想就不想了嘛,很简单!还要另外求一个方法?我给你个方法:有个咒子你回去念,坐在那里拼命念咒子,就会做到无想。你说你是多笨啊!那个念咒子还不也是想吗?!无想就是无想嘛!就是决心。所以说,“无别识法”,没有另外一个方法。“能遮于心”你遮下来的决心,这是个大勇气,不想就不想。刚才比方小孩掉了五毛钱不敢告诉妈妈一样,想也不想!他说假定这个人叫无心定,如果这样的话,“应无色时有别实法异色心等,能碍于色,名无色定。”那么就有个问题来了,假设无色的时候,外面一切境界都没有了,物理世界无色的时候——无色是假定的话哦!没有无色的哦!色法就是代表物理世界,红黄蓝白黑,我们登高空一看——我们大家没有看过太空,高空中看到过吧?很多人坐过飞机,本来没坐飞机的时候怀着好大的兴趣,想上去看看天空,看看白云,但上去看不到半个钟头,你就会想睡觉了——有什么看的嘛!那个青天白云,一点味道都没有。那么,太空高空还算是色吗?那个就是色。虽然是没有可看的,空的嘛,空的也是色啊!真正无色没有人看到过。无色界还有色,那是无色界的色。真正的无色,可以说是“但有名言,皆无实义”。所以我们都在色相中转,因此,给大家讲到禅宗的故事,苏东皮,哈!苏东坡参禅,有一天认为自己悟道了,发疯了一样,做了两句诗,很得意的:此身静时光常生,山水无非清净性。多好的句子!要是放在现在,大家一定会认为是悟道的诗。他的偈子传到三平禅师那里——这个三平不是大颠和尚旁边那个三平徒弟,是另外一个三平禅师。禅师看到诗就笑了:这个苏东坡认为自己悟道了,真是莫名其妙!于是批驳道:其若死心山是水,无山无水好愁人。你有个清净境界认为是道,那没有清净境界你怎么办呀?这是讲到无色的境界所引出来的故事。

那么假定这叫无心定,在无色境界中,境中没有声也没有色,外界一切声音都听不见了,内在的血液流动和呼吸也停止了,原来打坐的光明啊这些境界都停掉了,那么这是什么境界呢?“有别实法异色心等,能碍于色,名无色定。”那么可见这个时候,心都给障碍住了,这个境界叫做无色定。那样叫做无心定,这个境界也可以叫做无色定喽!实际上没有个定叫做无色定。

“彼既不尔。此云何然。”

既然没有无色定这个事,那么这个理论是不成立的,你这个无心定是怎么个讲法呢?

“又遮碍心,何须实法。”

要把这个心挡住,那很简单,何必另外用个佛法呢?

“如堤塘等,假亦能遮。”

不准看的东西,就打一道墙,用木板一隔看不见了,就不动心了嘛,不见可欲心就不乱了嘛!假法也能把心隔开,何必还另外用个佛法呢?这是什么道理呢?这里提出这个问题。那么,下面就回答这个问题了:

“谓修定时,于定加行,厌患粗动心心所故,发胜期愿,遮心心所,令心心所渐细渐微。微微心时熏异熟识,成极增上厌心等种。由此损伏心等种故。粗动心等暂不现行。依此分位,假立二定。”

这就给你们讲得清清楚楚了,所以你们打坐修定的同学们就不要问我了,这一段你们自己要记得。当然这还不算是佛法的正定,但你修到了的话,也很不容易了!就是说,在修定的时候,“于定加行厌患粗动”——“定加行”,大小乘任何的方法,譬如念佛、念经、听呼吸、数呼吸、感受呼吸、念咒、观想、拜佛等等这一切都叫做加行。加行不是正修之路,不是正修的目的。你说我会打坐会念咒就是修定人了——那还不行,那是准备达到定的加行;念佛也是如此,都是加行法。什么叫做加行呢?加行等于现代工业所讲的加工,把原料拿到工厂里加工。有些经典上也叫“前行”,得道以前所做的功夫。大小乘里的修定加行是什么呢?暖、顶、忍、世第一法,四加行。不管大乘小乘,初禅有初禅的加行,二禅、初地菩萨乃至十地菩萨各有各的加行,各个境界不同。弥勒菩萨另外有一部经典,叫做《现观庄严论》,过去汉文没有翻译,到了近代有个我们同学辈的法尊法师根据藏文翻译出来了,翻译得不是太好,但是已经很不错了,意思大概有了。《现观庄严论》里特别注重大小乘的四加行,这个四加行与我们现在所讲的加行的意义稍有不同。

现在我们了解了这些名词了,回过来说,我们修定的时候,一定的加行法门,譬如念佛等等这些加行的法门,“厌患粗动”,觉得厌烦了,所以有些念佛念咒子的人念念念……不想念了,不想念了自己又慌了,问我:老师啊!怎么办哪?——凉拌!你说怎么办?不想念了你不念就是了嘛!这个里面还要加一个恐惧心干什么呢?你不念,过一个阶段再看看。我告诉你们,念佛念到那个不想念的时候你就不念,看能保持多久?大概保持不到十分钟,你别的念头就又来了。念头来了你就肉包子打狗,你再接着念嘛!那个佛号变成肉包子了,妄念就是狗,狗来了就拿肉包子打;打了之后妄念没有了,佛也不念了,你就这样保持清净,越久越好。这里面不要另求方法;一求方法,就还只是修定的前加行。经典告诉你,修定是“于定加行厌患”,所以说,修密宗修得再好,真正修密宗的我还没有看到过。真正修密宗,像我们哪有时间啊?早晚做两堂功课,一天就没有了。一堂法修下来要三、四个钟头。坐在那个台子上面佛像的前面拜,有一种修财神法要茶、食、宝、珠、衣供养,每样东西都要洗得干干净净擦好,不要说供一千一百杯水,只供二十一杯水,点二十一盏灯。每天收拾得干干净净,就又去掉两三个钟头了!我当年搞这个,觉得要累死了!所以我说我不要修财神法,不修了。那个财神菩萨每天要用酥油给他洗澡,每处都要洗到,需要买那么多的酥油,那我省下来不买不就是钱了么,何必去念财神呢?对不对?修密法要新鲜的鲜花供养,花每天要换;茶要泡好,每天要喝三、四杯。我要换茶的时候,就要想到佛爷他老人家也是要换的;你不能说我泡一杯茶摆在那里给他喝一天,晚上……


分类:南怀瑾 书名:唯识与中观 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