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话说中庸》05讲(3)


我们大家年轻同学想想看,几十年当中,世界上多少的名人?别的名人不大容易见,譬如罗斯福啊、邱吉尔啊,大概再过二十年,问你们生下来的孩子,什么叫罗斯福?管他邱吉尔!邱我尔、邱你尔都不管,都不知道了。这些煊赫一时,他并没有——还不是小说上的什么诸葛亮啊、关公啊,大家还在——孙悟空,没有这个人——反是给人家人口流传,靠小说家来维持。就是功业的一时毕竟不是千秋,所谓千秋的功业不是你的聪明才智就能做到的,必须有真正的基本道德的修养、那个中心,此所谓“九经”。贤者是代表这一类有道德、有学问、真修养,这个是贤者。那么,领导天下最难的是不肯尊贤,尊贤是很难的。譬如我们讲小说《三国演义》大家看过,刘备三顾茅庐求孔明,并不是尊贤哦!那不是尊哦!那就是想用这么一个人才,一个领导人想用这样一个人才不是尊贤。尊贤在历史上另有榜样,譬如说周文王、我们历史上的文王,找到吕尚(就是普通讲姜太公),那是敬与尊贤;商汤找到伊尹——敬与尊贤;但是还不算是最高的尊贤。尊贤的标准在中国文化、政治的哲学道理上,要讲三代以上,譬如尧去找许由,让天下,请他来当皇帝,许由还觉得耳朵听脏了去洗耳朵,那一类的历史上的经验与故事,算是“尊贤”。所以尊贤很难。

第三点,是“亲亲”。亲亲的道理如果拿心理学的研究,一个人绝对做到天下大公是不可能,大公是有范围。所以人,要使他能够部分地、有限度地、有修养地发展他的个人自我,甚至于个人的私心,所以“亲吾亲以及人之亲”。你说一个人发了大财以后,我是大公无私,通通大家用、世界上的人用,我的爸爸妈妈都不要用,没有关系,因为你不需要用,世界上的人要紧!这个人不一定算是大公,大概算是个疯子!说:我的父母也要用,我的兄弟姊妹也要用,不过你们也同我父母兄弟姊妹一样需要用。因此发出来这样的大公的心理,就是亲亲之义。由私的出发点,因为想到我要自私、他也要自私,天下人人人皆要自私,我不侵入别人的范围,真自私才是真自由。所以我们现在讲自由是要求我的自由,你牺牲了没有关系呀!我要自由啊!碰到你是应该,我要自由过去嘛,谁叫你站在这里!啊,那个不是真的自由。所以亲亲之义,同自由民主的思想是合在一起研究的,这个里头发挥起来道理都很多。

总而言之,他这九条道理,我们现在只解释文字,如果正式要研究,每一条道理每一个题目都是一本专论,都是一本专书。第一,要找他哲学的理论的根据;第二,搜罗古今中外历史的经验,历史的故事作说明;第三,你做一个结论。这样,每一个题目这样一本书,起码有三十到五十万字可写,所以我们只讲简单的原则。

第四点,他提出来要“敬大臣”,这完全讲领导学。一个政治上的领导、政治上的经验,敬大臣也是非常难的。尤其是中国古代对于帝王政治的经验很多。历史上每一个朝代真正敬大臣的朝代,比较起来,最好嘛,对大臣的尊重还是宋代、宋朝,赵匡胤两兄弟乃至宋仁宗,那么对大臣是很尊重。所谓中国历史的宰相制度,宋朝对知识分子文人非常尊重,所以宰相跟皇帝两个可以并排坐起来商量事情。明朝就不行哦!不但要站着,还要跪着。皇帝有时候不高兴宰相也可以打哦!这个是明朝最失礼的。所以在历史上说宋朝最敬大臣,所以宋朝这些大臣知识分子对于这个赵家的王朝政权最后结束的时候,忠臣为国家、为赵匡胤子孙尽忠报国的非常多。譬如我们历史上有名的忠臣岳飞——宋朝的;文天祥——宋朝最后的;陆秀夫——最后的,最后能够背着三岁的小皇帝就在广州的盐门大海里头就跳下去了,宁肯不给敌人抓住,背着这个小皇帝一起跳下海去,那很不简单哦!叫我们背着自己的小孩愿意不愿意下海还要考虑半天。你看在海上逃生的时候是求生的意识谁不强?他愿意为忠臣。

所以宋朝敬重大臣是历史上最特殊的一个朝代,也是真正敬重知识分子在过去的历史上表达得最严重的一个朝代。但是宋朝最后的结束,所谓知识分子文化人对宋朝的赵氏的政权报答得也是最清楚、最有力量,忠臣的所谓忠义之气从宋朝以后于中华民族建立了一个国魂,知识分子的国魂。所谓忠义之气就是这一代表达得很清楚。这是一个文化教养上的一个结晶。

但是你要研究历史的因果,我们这样一讨论这个题目啊又变成专论,这样一个专论就是写一本书。我现在告诉你们了,很简单,你用这个法则去找资料又是一部专论了。其原因,就因为赵匡胤两弟兄开始,就是宋太祖尊重知识分子、尊重文化的那个结果,所以历史绝对是个因果的,逃不掉因果律。但是大家不要忘记了,历史如此,个人的创业也是如此。你们诸位青年将来自己的创业,乃至做个小生意,乃至做个小工厂当个小老板,所谓敬大臣,你带伙计们,你自己要晓得怎么样带人,怎么样待人家好。换句话,如果不讲道德,那是你最高压榨人家的本事的手段!但是你如果诚恳的、诚心的,道德上的出发,它不是手段,它是真道德啊!道德与手段它两个东西不隔一张纸的,其理由是看你的内在的动心、动念。你如果当手段用,仁义道德都变成手段的工具了;你如果是待人以诚,以道德出发点的,乃至你嬉笑怒骂、打骂人家那都是最高的道德。就是心的问题、心念的问题。

我们现在不想为这些问题耽误太多的时间来发挥,只讲原则给诸位同学们将来自己加上读书,加上人生的体验、做事的体验,慢慢去发挥这个学问。现在听得很多,生活没有经验,理论很高,你自己一做事业,通通用不上了,那就是白上了这个课,也白研究了,没有用。

第三,敬大臣这一个阶层,拿中国古代的制度,所谓除了宰相——宰相在历代的名称不同了,所谓周朝是“总宰”,后来秦汉是宰相、丞相,以后乃至宋朝没有宰相的制度,明清有这个制度,叫做枢密史啊,乃至到了清朝的军机大臣啊这些等等,一代一代的名称有不同,就是种种体制不同。我们研究政治课,今天在座的假使在大学研究所、政治研究所,那么给大家讲法又不同,发挥得又不同了,绝对要了解每一个朝代这个政治的体制为什么有这样的变革,代表了每一个时代的思想,代表了每一个时代领导人的那个观念,这个中间因果的差别非常大。

所谓大臣就是大当家的,我们做个比方,大当家的那是另外,等你们将来假使做个公司,董事长请的总经理,这个总经理是大臣。大臣可不能你当随便做个小工一样:“哎,你给我倒茶来。”董事长说,“哎,你站着,听我的!”如果我是总经理啊,我离开,望望然而去,辞职都不辞,眼睛瞪你一下就走了;甚至还可以训你一顿!那不是敬大臣的态度啊!不是地位的关系。你这么一个职务,譬如一个工厂的形成,你这个老板当了董事长,你所有的生命需要赚钱回来、事业的成功、一切的计划,总经理是第一个要紧,那你不能够当成随便啊!你说玩弄人,不行的啊!所以大臣是要敬。这是比方了,随便比方了,这我们不做专论。

下面第二个“体群臣”就不同了。这个“群臣”,古代这个“群”字分好多种,大臣是大臣,群臣是一般的干部。你办一个事业,乃至于你的科长、科员,甚至于说工厂里乃至于说管理员啊,乃至一直到工友阶级都算是群臣,一般的。那么群臣也虽然说没有一个礼上敬的,也要敬哦!不过敬得啊比敬还厉害哦!我告诉你。你看到,不是敬字啊,“体”群臣。怎么样讲?你要体验他,你待他就是待你的兄弟姊妹一样,你待下面一般人像待你的儿女一样。你老板晓得在房间里觉着热得很,赶快要冷气;你要晓得他们在工厂里也热得很,比你还更热呀!你想他更需要冷气。你说那做不到,我们资金没有,只好自己也熬一熬不装冷气,我跟你们一样,那没有话讲;这是体群臣。说我老板应该装装冷气,你们是什么东西啊,该热的!啊,那我来做你的下面,我宁肯裤带缩紧一点,不吃饭都可以,我走了,不干了!这就是说在人道上也违反。因为我的工作尽管低贱不同,人格是平等的。所以啊,一个真正的做一个领导人,要体恤群臣、体恤一般的,也就是儒家的恕道,我需要喝、他也需要喝,我需要吃,他也需要吃啊!我需要凉快,他也需要凉快啊!你也是人,他也是人,不过你运气好点多两个钱而已嘛!总算这一回打牌,你赢了一点。这个人生本来像个赌场一样,这个牌跑到你那里去了你总算赢了嘛!呵,我是下家倒霉了,没有你钱多只好向你借用嘛。可是你要晓得自己的做人,这不是对人家的要求,自己要有。

再下面就是“子庶民”。拿天下来讲,全世界人类你是个领导全世界的人,这所有的人类合起来就是个大家庭,你是个当家的。当家的人你看天下人都同我的儿女一样的爱,这是“子庶民”。你说都同我父母爱一样,好不好?不要吹大牛了,本来你对父母、没有几个人对父母真正爱的。我们大家讲笑话,虽然是笑话,是真理啊!讲用钱方面,我们老一辈子就讲,这个儿女问爸爸妈妈问父母拿钱用啊,躺着来要,早晨一醒,“爸爸要上学了,拿钱来,买点心”,躺着来要,父母还乖乖的:“哎,你赶快起来拿到书包放好了。”等到长大了,或者问兄弟、太太问先生、先生问太太要钱啊,那是站着来要的。等到了父母问儿女要钱拿来用啊,要跪着来要!虽然讲得人生太可怜了,但是也是真的。你说像我们当儿女的,我也经常想,假设问儿女拿钱,儿女好的,说借两个钱给你用——非常感谢!我觉得这个儿女多好!对我有多孝顺!也舍不得:“哎呀,你都留到自己用吧,我老头子还够用!”结果真有一天我天天要写信啊,或者问儿女拿钱来用,三次以后,大概我就“知耻近乎勇”了(众笑)!赶快拿一个子弹把自己结束了算了(一笑)!那个味道不好看。倒是我回想小的时候问父母要钱用,很大方,我还记得我小的时候问妈妈,用不着问啊,妈妈已经把钱给我准备好放在枕头了。我说我用钱从来没有数过的,一把抓出来就一放就走,不问多少的。可是问儿女,说一把把他的钱抓来就跑,不行的啊!

所以对下面人,你看文字用得多好,“子庶民”,你要挑剔他,为什么说亲百姓呢?把百姓天下人都当成父母,做不到的啊!对父母孝顺一样做不到的。“子庶民”,爱自己儿女一样爱天下人,才足以领天下人。当然,你们甚至于说办一个事业、成立一个公司,你公司里的职员,你要爱下面人,如兄弟姊妹一样爱护他、子女一样爱护他,必须要做到这样。这些都根据修身来的哦!做一个领导人修身,你本身这个修身的修养都没有,什么都免谈了。那么,在中国的文化、中文上讲,我们年轻的时候,读了古书出身的人都有这种(体会),像某一类人,自己对自己没有教养好,我们都是讲“望望然而去”,我们对他眼睛就那么看两下——不是这样看哦!那么看!好像不屑于看你,咪着眼睛晃两下就走了,“望望然而去”,就看你一下已经很客气了。换句话,你人影子都没有,就是不行。现在不同,现在社会的教育啊,不是这样。这个呢,所以讲我们几千年文化精神在什么地方啊?现在只能够,除非要很好的演员,把过去我们所看到的告诉你,是怎么样一件事。用现在史距里的几十年,中间距离很远。那么这些道理都由修身而来。

然后讲到用世,国家天下“来百工”,“百工”上面加一个“来”,就是现在讲建设开发,能够开发建设,所有科学的专长,所有专长有能力的,都跑到你这里来,愿意跟到你来开发这个国家,开发这个局面。假设你做一番事业、公司工厂,都愿意帮助你开发,因为大家共同利益,帮助你就是帮助了自己,福利平均了。

“柔远人”,你看“远人”上面加一个字“柔”,就是外交上。外交硬不起来的啊!这个“柔”并不是叫你软弱,就是温柔、厚道温柔,有真感情、有真道德,要做到使人家自然跟你两个讲恋爱一样的分不开。这就是外交的真正的道德与外交的才能,所以这个“柔”字形容的。专门谈外交这个柔道,怎么叫做柔,这又是一部专书,就是一个“柔”字。你说外交上处处向人家请送礼啊,请吃饭啊,看到人话都不敢说,那不叫做外交,那不是柔,那是没有用哦!这个柔就是代表那个感情啊,就是丝一样的缠到,不会放弃你。所以万国来朝,就是唐代的名诗叫唐朝我们历史上的“万国衣冠拜冕旒”啊,那个才是真正的柔。这是柔远人的道理。我们诗的文学里头形容唐朝,唐代的我们这个国家民族的鼎盛的盛世,“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世界各国都来朝贡。这就是柔远人。

最后一条:“怀诸侯”,这个诸侯上面加一个“怀”。在周朝的制度,地方分治,由中央统一总合指挥,周朝初年的政治各个地方分地方自治。可是呢,真正重要的政权由中央指挥的,听命于中央,所谓天子、周朝的天子。可是有许多地方因地制宜,就是分地方自治,每个地方的首长,就是王侯,所谓叫做诸侯。那么等于后来我们拿西洋政治制度来研究,就是联邦的,联邦的政治。不过同美国的、同各地的联邦政治不同,他中间有个文化正统的中心,代表宗教、代表政治、代表文化的中央天子,他有这么一个不同的。所以随便拿中国的政治哲学、政治的体制,拿外国的政治思想、政治体制做随便的比较啊,很好玩。怎么叫好玩?好玩是客气话,一看就是不行、不懂。懒得看了。对外国的懂了,尤其中国自己一般的研究,对自己中国的历史没有搞懂,政治体制的精神没有搞懂,所以随便翻译做一个比较啊,哈,刚刚相反,完全错了,不对的。刚才我讲周朝的政权这个道理啊,我们大概可以向大家提一点。所以研究文化研究历史之难。我们太多了,有五千年,书也太多,资料太多,你非要遍读群书,读破万卷——那是古人吹牛的,现在读破十万卷书还不懂事呢,起码要读破百万卷书,然后马马虎虎可谈,只能说。越到后来书越多、越难。所以这个“怀诸侯”,使全国的诸侯永远是怀念这个中央最高的领导人,是怀念。怀念等于我们孩子们大家到国外去了,对于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家庭、自己的父母,随便你怎么变;在国内有时候对父母还不高兴呢,一出去了,慢慢怀念之情不能去怀,丢不掉的。这个精神中心啊,始终是联系的、一体的。所以才算是“怀诸侯”。

所以这九条,文字非常简单,我们没有好好地读它。读它没有用啊!光背得来、唱得出来,没有去思想它的内涵包容、包含都是什么,那你就觉得这个书很容易读懂。你真想一下这九条,就是我们现在今天做了这样的研究,可以说还是没有懂。每一条的内涵都是非常深、远、丰富。这个他说“治天下国家有九经”的道理。

修身则道立,尊贤则不惑,亲亲则诸父昆弟不怨,敬大臣则不眩,体群臣则士之报礼重,子庶民则百姓劝,来百工则财用足,柔远人则四方归之,怀诸侯则天下畏之。

那么下面他引申这个原则,说明这个原则是什么。“修身则道立,尊贤则不惑”。我们一条一条来。

一个做领导人,不管你是领导国家天下政治,或者你是做老板开小店,或者办工厂、开公司都一样,第一个你本身必须要修身。自己本身不能站起来,没有用的。不光是站起来,还要道德的站起来才有用。所以“修身则道立”,并不是说你一修身站起来你就得道了,可以成佛坐在莲花上,不是这个道。这个道是人生的大道、人道,就是说你做人有做人、人道的原则建立。

第二点,“尊贤则不惑”,你能够尊贤。有学问有道德的人,他不一定喜欢你哦!你说他不喜欢,我也不理他,那就违反了尊贤。要你去将就他的哦!所以尊贤的难处在这里。

有学问有道德,你说这个老头子有学问有道德,我去看他,他不理我,好讨厌哦!你讨厌他,他还正讨厌你呢!还不想见你呢!所以你怎么样做到尊贤、尊重他,使他跟你两个建立了真的感情。“尊”是很难,这个尊字就很难。尊贤是个痛苦的行为哦。因为人都有傲慢,讲好听点都有自尊心。

所以你看张良的尊贤,你们大家都晓得历史上的故事,张良年轻出来,学问好、气派够、人又长得漂亮,然后呢一切都是,又是韩公子,古代的公子不是现代的公子哦,现代的公子晚上在中山北路啊什么小咖啡厅都跑一下都是公子——那个不是这些公子。那个是战国时候的大公子,那还得了啊!形如王侯,你看国家亡了以后当刺客,他本事并不大哦,他可以使一般人都听他的,买来刺客要刺死秦始皇,做不到。这一下,有个贤者(当然这个老头子也不愿意,道家的人物始终不讲姓名的),就看中了他,就观察他。道家的人随时随地、每一个时代,他要找后来的青年培养,替国家替社会做事情,要找传人。他看中了他。所以你看,故意碰到他,使他建立一个能够尊贤的办法,第一步,所谓圯上老人坐在桥上,故意把鞋子掉下去,然后老人家故意逗他的。张良开始并没有尊贤,老人家故意逗他的。然后等他注意了这个老头子,老头子说:“我的鞋子掉了!下去,帮我捡来!”张良一听,那个态度——心里也骂:“格老子个老头子!”——哎,第二步他想到了:不对!老年人,不管如何……“好!是!”下去给他捡了,捡上鞋子来,(老头子)把脚一翘:“给我穿上!”他还能够跪下来给他穿上。所以老头子讲:“孺子可教也!”这是古文,拿现在说:“嘿!你这个娃娃,倒有点不错啊!”“孺子可教也”你看文字很好,读来很好听,现场是很难受的啊!就是:“你这个娃娃,你这个年轻人,还不错,啊!”那个味道很难受啊!“告诉你,明天三更到这里等哦,给你东西。”那个时候还没有表,明天三更,三更是半夜啊!张良这一下,嘿,他也不舒服啊,历史上记载他很不舒服啊,这个老头子好怪啊!不过想想总有道理,所以半夜就起来了,跑去了,一去老头子已经坐在桥上了:年轻人,那么不懂事!不尊重老人家!老人家都先在这里等你啦!年轻人贪睡懒觉!不行!明天夜里早一点来!

这个磨练很难哦!到第二天他早一点起来,当然也没有闹钟,很难了!早一点总是比昨天早,一去老头子又坐在那里,又骂他一顿:“年轻人!……”大概老头子一夜都坐在那里了(众笑)。所以第三次,他再去,那真是啊,吃了或是打了强力胶啊,不睡觉了,就是一夜等着,早早就跑去了。老头子:“嗯,这还可以,差不多。”然后就教一本书给他,“好好读,不要乱跑,读会了可以为王者师。”可以做皇帝的老师,领导天下思想,造出来一个皇帝,这就是王者师。

所以讲这是圯上老人的故事,拿这个说“尊”。我们说这个故事,历史上这种故事很多,我们的历史上有几千年经验,所以尊贤这个尊字并不容易啊!不要说现在人,过去的人也很难做到尊贤啊!都是要贤来尊我的啊!当然我们有个资格大家相同,我也做过年轻人来,年轻人那个头翘到半边云里头去,去找那个老前辈请教,坐在那里,头还翘翘:“你看怎么样?”或者“我听听你老头子意见是不是同我差不多”(众笑)!哦,那个味道!那像我现在的脾气不是给你一拳打下楼去算了!这样没有尊的意思。就是他自己修养不够。刚才我们拿历史上讲张良来比啊,张良他就做到了“尊”。当然张良还不是第一个榜样,还不够尊,他遇上这个老头子晓得他有这个脾气,非要把你这个脾气把你磨下去。因为你那个脾气动不动要打架,拿个铁锤啊、铁饼啊拿来丢那个秦始皇,秦始皇脑袋就是给你丢开花了也没有什么大用,这个国家还是没有救得了的。还有李斯啊,还有其他的人。你要做就做大的,他所以非要把他这种粗暴的脾气磨练到真学问、真修养。教育一个人才如此之难!啊,所以尊是很不容易的。(我们先休息。)

刚才讲到“尊贤”的问题,在《中庸》的原则告诉我们:尊贤,为什么要尊贤?“则不惑”。不惑是什么呢?自己的智慧、人的智慧有时候容易受自己感情的蒙蔽,他说人的智慧有时候容易受自己思想上的蒙蔽。思想跟智慧中间有个界线的,这个界线很微妙的,那么这些就牵涉到形而上学去了,我们只能说一个原则。所以必须要贤者的指导,那么,才使自己的智慧不受普通的思想、知识、感情的蒙蔽,对于事理观察得透彻清楚。所以尊贤是有这个道理,“则不惑”。

“亲亲,则诸父昆弟不怨”,这个道理,为什么人要提倡?在我们表面上看起来,这是非常自私的一个问题。一定要亲亲吗?一件事业一定要自己的人、要亲人,一定是这样吗?不一定是这样。这个亲亲是狭义的。当然最好自己的兄弟姊妹亲人共同奋斗是最好。但是兄弟姊妹亲人有时候不一定会共同思想、共同奋斗,所以五伦里头有朋友,朋友也等于兄弟、姊妹、尊亲、父母、长上。尤其是朋友啊,他概括了上面四个伦理、四个伦常,父母、夫妇、……


分类:南怀瑾 书名:话说中庸 作者:南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