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北洋军阀史话》104章 浙江的变动


浙江是在段祺瑞主政时期纳入北洋势力范围的。

由于浙江督军吕公望不能控制全局,5年12月段派曲同丰到浙江帮助吕公望处理收束 军队事务,吕曾在北洋陆军速成学堂肄业,曲是他的老师,有这样的渊源,所以吕对曲 有信心。曲、吕会谈时,吕曾提到浙江军官有的不听调度,有的不服编遣,尤其是杭州 警察厅长夏超极跋扈,浙江人叫他警察王,吕对夏极为不满。曲说:这次由北京出来, 段曾告他,要他告诉吕说可以放手去干,段会做吕的后盾,对于目无督军的浙省军警首 长,都可以罢免和调动。曲回北京后,段果然调升夏超为浙江全省警务处长,改派吕公 望的心腹傅其永为省会警察厅长,于是浙江的警政变成了不伦不类,有警务处,又有警 察厅,警务处长虽然位在厅长之上,但是没有实权,夏超认为这是明升暗降,当然不满, 他和浙江军界关系很深,由于他的策动,浙江督署参谋长周凤岐,浙江第二师师长张载 阳、第一旅旅长朱伟良、第二旅旅长李炜章、混成旅旅长俞炜都向北京政府辞职,这种 辞职是集体罢工。北京回电一律不准。

突然间浙江局势就像一座火山,有随时爆发的可能。5年12月26日,新任浙江省会警 察厅长傅其永到厅接事,在该厅举行欢宴时,突有彪形大汉多人涌入警察厅,一言不发 就把傅其永抓出大门外,就在警察厅门前把傅不问青红皂白,打得遍体鳞伤,死去活来。

也就是这一天,杭州全城警察一律罢岗,电信机关都由武装人员把守监视。杭州官 方发表吕公望的辞职电,并说已将浙江督军和省长两职分别移交给张载阳和周凤岐。可 是张、周两人又表示不愿接任。浙江各界人士公推前浙江都督蒋尊簋继任督军,蒋也不 肯出山。

吕公望当然不是自愿辞职,他看到杭州城内情势的严重,知道自己无力可以整顿、 乃于除夕之日逃出杭州,潜往嘉兴,他抵达嘉兴后,立即发出一则通电,电云:

“……夏超胆敢主使驻厅巡逻队长林文忠率众凶殴傅其永,傅身受重伤,生死莫测。 全城警察同时罢岗,并煽动省城一部分军队,乘警察扰攘之时,监守银行电局,捏造公 望辞职电报,私举师长张载阳为督军,军署参谋长周凤岐为省长。……数日以来,公望 正督率省中正当部队竭力弹压,浙局不难底定……。”

然而吕公望在浙江已无能为力,段祺瑞也深深知道这一事实,所以当他接到浙江内 部发生变化消息后,他便电请江苏督军冯国璋就近查办。

夏超是浙江青田人,未曾受过高等教育,民国元年任杭州警察局第一分局第一派出 所所长,不久升分局长,再不久升警察局长,为人阴沉,且有野心。

吕公望是浙江永康人,曾参与辛亥独立,为人旷达豪爽,有责任心和正义感。护国 起义后,浙人驱逐朱瑞和屈映光,吕当时任嘉湖镇守使,由浙人公推吕为督军兼省长。 吕就职后,所遴选的办事人员都很优秀,可惜浙省内部不稳,吕不幸被迫离开杭州。

除了吕公望是浙军中有声望的人而外,张载阳师长和周凤岐参谋长都是浙军中有实 力的人物。张载阳字暄初,浙江新昌人;周凤岐字恭先,浙江长兴人。张为人敦厚,人 缘较好;周为人机巧,颇有手段。吕公望以下,张、周在浙军中都具有影响力。

在处理浙江问题上,段祺瑞和冯国璋又重行合作了,这当然是表面的、暂时的合作。 段除了请冯就近查办而外,还想派淞沪护军使、第四师师长杨善德带兵占领浙江。段的 主意冯完全赞成,因为冯希望把中央直辖的淞沪军区收回到江苏省区内,所以他也极力 保荐杨善德继任浙江督军。于是北京政府明明知道吕公望的辞职电报是假的,可是仍当 做真的处理,民国6年元旦,段内阁明令准吕公望辞职,派杨善德为浙江督军,齐耀珊为 浙江省长。

段祺瑞改组浙江的人事命令,并没有通过国务会议,因为如果提付国务会议,就不 会通过,最初只是先进行查办,所以段假口新年阁议停开,而浙江问题又未便拖延不决, 所以从权先发布这道人事命令。

夏超发觉问题严重,赶走了吕公望却给北洋军一个借口和机会,局势更槽糕了。6年 1月1日,杭州电报局又发出吕公望的通电说:“前因脑病骤发,电请辞职,未蒙中央允 准,并承各界坚留,势难推诿。自元旦起,力疾供职”,这个电报当然也不是吕公望自 己所发的,这个电报是故意装作不知道北京的人事命令。

浙江省议会也通电反对更换督军和省长。浙籍名流章炳麟公开发表谈话说:“杨善 德比吕公望更坏,这样的人事更换,非浙江之福。”浙军师旅长也联名电请维持吕公望 的地位,以陈肇英团长为首的浙军全体中级军官也通电表示拥护吕公望。

浙江人士举行公民大会,坚持“浙人治浙”,公推各界领袖章炳麟、沈定一、王锡 荣、经亨颐入京请愿,请求段内阁收回更换督军、省长命令。浙江的公民大会在火车站 前第一舞台召集多次会议,有人建议除了派请愿团而外,还要组织“哭求团”到北京请 愿,如果北京政府置之不理,各机关团体的浙江人士即全体辞职以示抗议。

段祺瑞听到浙江方面一致拒绝北洋军,乃发表谈话说:杨善德之赴浙,是因为浙江 军警派系不能调和所致,杨入浙决不带一兵一卒。同时段又一再电催吕公望北上,另有 借重。

杨善德也表示不带兵入浙,可是浙省公民代表请愿团还未启程北上,而上海的北洋 军第四师已整军待发,夏超这时也暗中通款曲于杨善德,愿为内应。

吕公望知道拒绝杨善德入浙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乃于1月7日亲到龙华和杨会晤,表 示自己愿意交卸,但为了不使浙江全省惊扰,要求杨实践诺言,不带兵入浙,杨表面上 和吕敷衍,暗中却命令部下对吕威胁,勒迫吕与杨发出联名通电,保证杨只酌带少数军 队入浙,希望浙人不要猜疑。接着杨即配带一旅军队,全副战备开到杭州附近的临平, 然后走马上任,这时杨因为有夏超的投附,所以毫无畏惧,从容入杭,就职时出有布告, 约束北军对待浙江人民要“以谦和为先,以礼让相接”。同时劝告浙江人民必须与“纪 律良好的北军”合作,不得互相惊扰。

北军入浙后,杨善德便撕毁了诺言,源源不绝地派军入浙,从此浙江便纳入北洋系 手中了。

吕公望交卸了浙江督军。并没有接受段的邀请北上,后来反而到广东投效孙中山。

夏超既然迎杨善德入浙,而杨因为人地不熟,所以事事倚赖夏,夏一心希望能当省 长,可是省长已为齐耀珊占去,他只好仍任警务处长。

冯国璋把杨善德送去浙江后,自以为淞沪护军使一职可以撤除,于是电请北京政府 废除淞沪护军使,改设上海镇守使,归江苏军区管辖,并保荐前淮扬镇守使刘询为上海 镇守使。

冯始终认为淞沪护军使一职的设置,是割裂江苏军区,是袁世凯用以牵制江苏的不 正常措施。原来冯督苏后,江苏一直不是完整的,在上海有淞沪护军使,在徐州又有张 勋,冯想借更换浙督送走杨善德,然后把上海纳入江苏范围。可是段却早有安排,不待 冯的电报,即于1月6日发表淞沪护军副使、第十师师长卢永祥升任淞沪护军使。冯退一 步保荐刘询为淞沪护军副使,段也不肯同意。


分类:民国历史 书名:北洋军阀史话 作者:丁中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