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北洋军阀史话》009章 康有为鼓吹变法


袁世凯在小站练兵时,清廷发生了一件重大的事件,就是“戊戌政变”。袁世凯和 戊戌政变有重要的关系,因此我们在叙述这一段历史之前,必须先把西太后和光绪之间 的种种作一个交代。

同治皇帝死后,因为他没有儿子,也没有过继儿子,于是没有主见的慈安太后(东 太后)和有野心的慈禧太后(西太后)便共同商定,以醇亲王(奕譞)的次子载湉,为 咸丰帝的承继儿子,继承皇位,这就是光绪皇帝。按照清室的皇位继承法,这本是不合 理的,因为同治和光绪都是“载”字辈,他们俩人是堂兄弟,兄终弟及,在满清还无先 例。可是光绪的父亲奕譞是咸丰皇帝的兄弟,光绪的母亲是西太后的妹妹,两兄弟娶两 姊妹。西太后既是光绪的大伯妈,又是光绪的大姨妈,亲上加亲,除了亲生儿子,这种 关系应该是最亲的了。选择这样关系的亲人来做皇帝,是有把握可以控制的,何况这时 西太后有极旺盛的权力欲望,如果她不作太后,则如何垂帘听政呢?

光绪五岁即位,还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子,清廷一切政事全由东西两位太后垂帘听政。 东太后素来不愿管事,因此西太后便掌握了实权。到光绪十二年(1886年)光绪已17岁 了,这时东太后也死了五年多,西太后不好意思再继续听政,乃宣布于明年正月“还政”, 其实还政不过是个名目,她换了个“训政”的名目继续揽权。到了光绪十四年(1888年) 光绪才宣告亲政,这时光绪已19岁,可是二品以上大员的黜陟,仍要由慈禧决定。

不论从哪方面说,光绪帝总算是一个可爱的、值得同情的年轻小皇帝。他想做一个 有为的好皇帝,可惜在一个无可施展的政治环境中,上有慈禧的专横,而朝中满籍官吏 尽是顽固守旧愚昧无知,不要说政治上他不能有作为,甚至于在爱情上也不能自由。清 王朝的家法本来就极严格,加上慈禧的跋扈,结果造成同治和光绪两朝的皇帝悲剧。

清宫中有一个不公开的秘密,就是关于慈禧迫死他亲生儿子同治和他的皇后一件公 案。据说选定同治的皇后是东太后所主张的,所以西太后不高兴,在同治新婚时借口皇 后年轻,不懂宫中礼节,所以不许小夫妇在一块。同治出天花时,慈禧把皇后喊去斥责, 皇后深感委曲,乃遄赴养心殿同治皇帝处哭诉。同治劝她忍受,安慰她说:我们夫妻终 将会有出头的一天。不料这句话却惹来了大祸。原来慈禧既不喜欢这个媳妇,因此早就 在同治周围设下了监视的耳目。这天她听说皇后在探视同治,就不许声张悄悄到养心殿 的东暖阁外偷听儿子和媳妇的谈话。这对小夫妻万没料到说几句私房话会闯下了滔天大 祸,只见慈禧怒气冲冲地闯了进来,一把抓住皇后的头发,举手痛打,并且叫内廷准备 棍仗侍候。同治吓得昏厥过去了,慈禧因此没有对皇后用刑。等到同治一死,慈禧便把 责任全部加到皇后的头上,下令限制皇后的饮食。两个月后,皇后也就被折磨死了。皇 后死后,慈禧的怒气还不消,又革掉了皇后的父亲崇绮的侍郎职位。第二年,有个多事 的御史上了一个奏折,说外边传说很多,有说皇后死于悲痛过度,有说死于绝粟,总之, 节烈如此,应当表彰,赐与美谥云云。结果皇后的谥号没有争到,这位御史把自己的官 也丢了。

在同治死前,慈禧、同治母子不和已是一件公开的秘密。故宫的老太监都证实同治 给东太后请安,还留下说一些话,在自己亲生母亲那里,简直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同 治亲政时,西太后在朝中的亲信羽翼早已形成,东太后又一向不大问事,皇帝办起事来 如果不先问问西太后,根本得不通。这就是母子不和的真正原因。慈禧是个权力欲非常 强烈的人,绝不愿丢开到手的任何权力,她为了自己的权威,对自己的亲骨肉或亲信都 是顺我者生,逆我者死。

光绪年间,她的脾气更加喜怒无常。有一个太监陪她下棋,说了一句“奴才杀老祖 宗的这只马”,她立刻大怒道:“我杀你一家子!”就叫人把这太监拉了出去活活打死 了。

慈禧还政后,恣意享乐,通过李莲英卖官鬻爵,挪用海军款修颐和园。中日甲午战 争时,她正在做60岁生日,从西苑到颐和园,沿途扎彩,奏乐演戏。她还当着皇帝的面 对大臣们说:“谁使我生日不高兴,我便使他一辈子不高兴。”慈禧既然对待她自己亲 生儿子同治都那样专制,因此她对待光绪自然也极霸道,尤其表现在光绪选后方面。她 强迫光绪选她的内侄女为皇后,就是隆裕,可是光绪却喜爱自己所选中的珍妃。隆裕在 光绪大婚后倍受冷落,光绪宠爱珍妃,也被慈禧禁阻。光绪比同治勇敢,他看到慈禧穷 奢极侈,又顽固地把持朝政,甚至连皇帝的婚姻也不能自由,内心起了极大的反感。加 以当时的清王朝已到了危亡的关头,这位年轻皇帝于是大胆地接受新的思想,真正地掌 握朝政。可怜他生不逢时,维新变法只不过百日,他就被慈禧打入冷宫里去了。

戊戌政变是维新运动的结果,维新运动可以说是康有为所一手促成的。康有为的维 新运动是自上而下,方法是上书皇帝。康第一次上书是在光绪十四年(1888年),那时 他应顺天乡试落第,于是上书请变成法。这篇文章约6000字。当时清廷都是些顽固保守 分子,只有国子监祭酒盛昱、翰林院编修黄绍箕、刑部主事沈曾植和光绪的师付翁同龢 很赞同康的意见,但大臣们都没有胆量把康的文章递上去。到了光绪廿一年(1895年) 康以举人身份入京会试,正值甲午战后中日议和,他联合了1200位举人,费了一天一晚 的时间起草一个万言书,内容是反对和议,迁都再战。重要条目是:下诏鼓天下之气, 迁都定天下之本,练兵强天下之势,变法成天下之治。这封书亦未被转上,可是,却传 遍了北京城,就是有名的“公车上书”。公车上书的第二天会试发榜,康中进士第五名, 殿试降二甲48名,授职工部主事。他再起草一个奏疏,请及时变法,富国养民,教士治 兵,求人才而慎左右,通下情而图自强。这奏疏由都察院转递,终于被光绪看到了,非 常感动,命抄四份,一份呈西太后,一份留军机处并分发各省督抚将军,一份存乾清宫, 一份存勤政殿。由于这次奏疏被光绪赏识,康乃再上一个奏疏,主张设立议院,下诏求 言。这次奏疏都察院不肯转,工部衙门也不肯转。可是康的议论已被翁同龢所欣赏,特 地找康谈变法,又把康的著作都拿了去看。由于翁是帝师,又兼军机大臣,和光绪皇帝 最亲近,翁因此常把康的变法维新思想向光绪灌输。光绪的倾向变法,这时已开始了。

光绪廿一年(1895年)六月,翁同龢得到光绪皇帝的同意,令陈炽起草实行新政的 诏书12道,准备陆续颁布,但怕慈禧和一班守旧大臣反对,于是去说服恭亲王奕山作 主颁布。奕不肯同意,事情便搁了下来。这时清廷的守旧派都很不欢喜乱上书的康有 为,大学士徐桐、御史褚成博都上奏劾他,陈炽、沈曾植劝康有为暂离北京,康乃于八 月底出京回粤。第二年慈禧杀太监寇良才,杖责珍、瑾二妃,太后和光绪之间的关系势 成水火,变法维新是完全谈不到了。

光绪廿三年(1897年)冬天,德人强占胶州,康有为又赶到北京上了一个很长的奏 章,陈说国际形势和当前中国处境,提出几个要点:(一)实行君主立宪。(二)整顿 吏治与财政。(三)实行新式教育政策。(四)兴办社会福利。(五)振兴工商事业。 (六)听任疆臣各自变法。(七)仿效俄法日以定国是。这篇洋洋大文不仅传遍北京, 连上海的报纸也刊载出来了。

由于上述这篇奏章震动了朝廷上下,光绪本想召见康,但奕说:“本朝成例四品 以下官吏不能召见”,于是乃改为大臣代表皇帝传康到总理各国事务衙门谈话。

光绪廿四年(1898年)正月初三日下午三点钟,康有为和当时清廷著名大臣李鸿章、 翁同龢、荣禄、廖寿恒(刑部尚书)、张荫桓(户部左侍郎)等会见,地点是在总理衙 门西花厅。这是一幕精采的辩论会。荣禄说:“祖宗之法不能变”。康有为答:“祖宗 之法是为了治理祖宗的土地,如今祖宗的土地都不能守,则还守什么祖宗之法?举例来 说:现在谈话的总理各国事务衙门,也不是祖宗时候就有的,因时制宜是适应需要。” 他的回答驳倒了荣禄。廖寿恒问:“变法如何着手?”康有为答:“应从改革法律官制 入手。”李鸿章问:“那么六部可以尽撤,则例可以尽弃吗?”康有为答:“法积久而 弊生,而且今昔异势,现在的法律官制实在应该改弦更张,就是一时不能全改,也应斟 酌情形逐步更改,这样才能推行新政。”接着他从政治谈到经济财政,又说日本因仿效 西洋维新而富强,如今制度已很完备,中国和日本邻近,应该向日本学习。这次谈话由 三点钟谈到天黑才散。

第二天翁同龢把谈话情形报告光绪,光绪又要召见康,恭亲王主张叫康先条陈意见, 于是光绪命康具折上陈,并把康所著《日本变政考》、《俄大帝彼得变政记》一并进呈。 康有为乃在正月初八日上了一个“统筹全局”的奏折,折中说:“现万国之势,能变则 存,不变则亡,全变则强,小变仍亡……方今之病在笃守旧法而不知变……”然后举明 治维新时的改革为证,要求光绪先做三大事:(一)大集群臣于天坛,诏定国是,除旧 布新;(二)设上书所于午门,派御史二人收书,许天下士民上书言事;(三)设制度 局于内廷,选天下通才数十人入直其中,皇上每日亲临,损益庶政。并于庶局下设法律、 度支、学务、农、商、工、矿、铁路、邮政、电报、陆军、海军等12局。康并在著作的 序文上警告清廷,如果不自动变法,等别人来变时,清朝就完蛋了,但如能自动地变, 则清廷仍可以永远统治下去。在康有为的奏折里一方面强调变法可以富强,而变法又是 非常容易。这些意见把年轻而有抱负的光绪皇帝完全打动了,他把康有为的著作和奏章 都放在案头,天天翻阅。

康有为不仅只争取光绪皇帝赞同他的变法主张,同时还联络许多能接受新思想的官 吏和知识分子。他在长兴里讲学时,已经拔识了几个同门弟子,其中最著名的是梁启超。 后来康中了进士,名气日大,在京中结识了翰林侍读学士徐致靖、御史杨深秀、给事中 高燮曾,以及张荫桓、李端棻、杨锐、林旭、刘光第等一班同志。在督抚中得到陈宝箴、 张之洞(后来反对康)的支持。其他如黄遵宪、陈三立、徐仁寿、汪康年、屠守仁、黄 绍荃等都给予他精神上的响应。他还有一个私淑弟子谭嗣同,是他同志中最得力的一员。

推行维新运动,组织方法是创立学会,宣传方法是开办报馆。光绪廿一年(1895年) 康在北京自己出钱创刊了一份日报,名叫《中外纪闻》,由梁启超、麦孟华负责编撰。 每天印2000份托送邸报(清政府的公报)的人随邸报附送。七月间由文廷式出面组织强 学会,会员有江标、袁世凯、黄遵宪。每十天集会一次,每次有人演说。张之洞特别捐 了五千金作会费,办了一个强学书局,刊行书报,翻译各国名著。九月间康南下,特别 到南京去见两江总督张之洞,促成在上海设强学会分会。后来北京强学书局改为官书局, 最后官书局改为京师大学堂。上海方面强学会分会发行了一种《时务报》,销路很好。 接着各地纷纷组织会社,湖北有质学会,广州有圣学会,湖南有南学会、地图公会、明 达学会,广东有粤学会、群学会,苏州有苏学会,上海有不缠足会、农学会、译书会、 蒙学会,北京有知耻会、经济学会,陕西有味经学会。

光绪廿三年(1897年)康有为到桂林,和唐景崧、岑春煊开圣学会。其后再返北京, 邀各省旅京的人士倡设学会,有粤学会、蜀学会、闽学会、陕学会等,这是以各省旅京 人士来负责把维新运动推广到各省去的。接着由御史李盛铎和康有为发起一个保国会, 其宗旨是保卫国家的政权和土地,保卫人民的自立,讲求变法之宜,研究外交之利等等。 由于保国会成立,各省乃成立地方组织,如云南成立保滇会,浙江成立保浙会等。守旧 派乃又加以攻击,御史黄桂鋆上奏弹劾,可是光绪却置之不问。御史潘宪澜再劾保国会, 军机大臣刚毅主张查禁,光绪说:“这个会能够保国,岂不是一个很好的组织么,何必 还要查究呢?”后来礼部尚书许应骃、御史文悌先后上疏弹劾康有为,说他发起组织保 国会,是保中国,不是保大清。光绪仍不理睬,而文悌却因此革职。不过由于反对派的 强力攻击,保国会的工作也无形停顿了。


分类:民国历史 书名:北洋军阀史话 作者:丁中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