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北洋军阀史话》111章 督军团再施压力


民国6年5月18日,北京英文《京报》揭露了中日军械借款的秘密消息。原来日本政 府决定以一万万日元借予中国,以聘用日本技师和管理人员主持中国军火工业、聘用日 本武官训练中国参战军为交换条件。5月上旬,日本政府派参谋次长田中来华,以视察胶 济路沿线情况作为幌子,事实上就是为了视察中国兵工厂和与段进一步接洽而来。这个 消息传出来,引起了全国人民的震动,对摇摇欲坠的段内阁又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英文 《京报》主笔陈友仁在揭露消息的当天被捕。

孙中山、唐绍仪、岑春煊等自上海发来表示严惩威胁国会暴徒的电报,也加强了原 属国民党的国会议员的倒段决心。孙中山并以个人名义电请国会先否决对德宣战案,不 必侧重倒阁问题。

19日众议院开会时,议员褚辅成动议:“对德宣战一案原是以总统的名义咨交国会 的,何以三次催请表决的咨文都用国务院的名义?国务院发出公文,应由国务会议决定, 但是现在仅有总理一人而并未举行国务会议,因此本席认为此项来文不合手续。在内阁 未改组前,本案应不予讨论。”这个动议以多数人的同意获得通过。从此国会与段也进 入到短兵相接和势不两立的新阶段了。

国会复会以来,原来属于国民党的议员纷纷组织各自为政的小集团,力量分散,因 此研究系以第二政党在国会中反而占居主要地位。由于段指挥督军团并又组织“公民团” 威胁国会通过对德参战案,激怒了研究系以外的全体议员,驱使他们在倒阁的共同要求 上重行结合起来,从此研究系议员又转居于孤立寡援的地位,研究系在国会内维持段内 阁和通过对德宣战案的两个主张都已陷于绝望。此外,研究系关于宪法的主张,也在讨 论宪法的二读会中失败。因此研究系对国会产生了一种新的感觉,感觉到这个国会仍然 是由国民党多数把持的国会,对他们说来并不是一个有力的武器。他们看到段与国会已 经势不两立,督军团在段的授意下准备采取压迫总统解散国会的步骤,于是他们竟然产 生一种幻想,企图在解散国会以后,在新国会的选举中依靠北洋军阀的力量,击败国民 党而使该党擢升为国会中的第一大党。根据这一幻想,所以他们在国会将要被武力蹂躏 的危急关头,并不与各党派联合起来共同挽救国会的命运,反而立于冷眼旁观的地位, 并进而倒向督军团方面,替他们策划破坏国会。

就在众议院决定推迟讨论外交案的同一天,督军团又在倪宅举行紧急会议,研究系 的重要人物公然参加了这个会议。督军团决定采取最后一个步骤,对国会再施以压力迫 使通过对德宣战案,否则督军便联名呈请总统解散国会;在此项目的未达到以前,各督 军相约不离京,以便集中力量,对国会和总统作战到底。

有人提醒他们,这样做是不妥当的,因为国会并未否决参战案,只是推迟了讨论时 间,而推迟讨论是受了“公民团”威胁国会的刺激,是由于内阁残破不全,这些理由都 是站得住的。此外,军人公开地干涉外交,并以此为借口来破坏国会,究竟不是一件体 面的事情。因此,不如借口国会宪法二读会中所通过的宪法草案条文,严重地违反宪政 精神,呈请总统解散国会。

督军们对法律本来一窍不通,认为这个主意比他们的高明,决定采纳施行。倪嗣冲 还补充了一个意见,就是总统如果拒绝解散国会,各督军便联名辞职,宣布不负地方治 安的责任,大家也齐声叫好。可是,又有人提醒他们,这样做也不妥当,因为宪法尚未 完成,假口宪法不良而请解散国会,未免言之太早,不如改作两个步骤,先呈请总统咨 交国会改正宪法草案,如果国会拒绝改正,再呈请总统解散国会。此外,各督军相约不 离京,可能会产生另外一种后果,如果总统命令北京军警监视大家的行动,岂不成为政 治俘虏而无用武之地。联名辞职也有可能引起一种相反的后果,督军在自己的地盘内以 辞职为要挟手段是可以吓倒总统的,在北京辞职,如果总统一概批准而由大家的部下来 接任,岂不是自己解除自己的武装,成为手无寸铁的人。因此,不如在总统拒绝解散国 会的时候,全体离开北京,回到防地进行反抗。

就在同一天,督军团用开快车的方法,呈请黎咨交国会改正宪法草案,全文如下:

“窃维国家赖法律以生存,法律以宪法为根本,故宪法良否,实即国家存亡之枢。 恩远等到京以来,转瞬月余,目睹政象之危,匪言可喻,然犹不难变计图善,惟日前宪 法会议二读会通过之宪法数条内,有众议院有不信任国务员之决议时,大总统可免国务 员之职或解散众议院,惟解散时须得参议院之同意。又大总统任免国务总理,不必经国 务员之副署。又两院议决案与法律有同等效力等语,实属震悚异常。查责任内阁制,内 阁对国会负责,若政策不得国会同意,或国会提案弹劾,则或令内阁去职,或解散国会, 诉之国民,本为相对之权责,乃得持平之维系。今竟限于有不信任之决议时,始可解散。 夫政策不同意,尚有政策可凭,是案弹劾,尚须罪状可指,所谓不信任云者,本属空渺 无当,在宪政各国,难有其例,究无明文。内阁相对之权,应为无限制之解散,今更限 以参议院之同意。我国参、众两院,性质本无区别,回护自在意中,欲以参议院之同意, 解散众议院,宁有能行之一日?是既陷内阁于时时颠危之地,更侵国民裁制之权,宪政 精神,澌灭已尽。且内阁对于国会负责,故所有国家法令,难以大总统名义颁行,而无 一不由阁员副署,所以举责任之实际者在此,所以坚阁员之保障者亦在此。任免总理, 为国家何等大政,乃云不必经国务员副署,是任命总理,虽先有两院之同意为限制,而 罢免时则毫无牵碍,一惟大总统个人之意旨,便可去总理如逐厮役。试问为总理者,何 以尽其忠国之谋?为民宣力乎,且以两院郑重之同意,不惜牺牲于命令之下,将处法律 于何等乎?至议决案与法律有同等效力一层,议会专制口吻,尤属彰彰悖逆,肆无忌惮。 夫议事之权,本法律所赋予,果令议决之案与法律有同等效力,则议员之法律,无不可 起灭自由,与朕开口即为法律之口吻更何以异。国家所有行政司法之权,将同归消灭, 而一切官吏之去留,又不容不仰议员之鼻息,如此而欲求国家治理,能乎不能?况宪法 会议近日开会情形,尤属鬼蜮,每一条文出,既恒阻止讨论,群以即付表决相哗请,又 每不循四分之三表决定例,而辄以反证表决为能事。以神圣之会议,与儿戏相终结,将 来宣布后谓能有效,直欺天耳。此等宪法,破坏责任内阁精神,扫地无余,势非举内外 行政各官吏,尽数变为议员仆隶,事事听彼操纵,以畅遂其暴民专制之私欲不止。我国 本以专制弊政。秕害百端,故人民将士,不惜掷头颅,捐血肉,惨淡经营,以构成此共 和局面,而彼等乃舞文弄墨,显攫专制之权,归其掌握,更复成何国家?以上所举,犹 不过其荦荦大者。其他钳束行政,播弄私权,纰缪尚多,不胜枚举。如认此宪法为有效, 则国家直已沦胥于少数暴民之手。如宪法布而群不认为有效,则祸变相寻,何堪逆计。 恩远等触目惊心,实不忍坐视艰辛缔造之局,任令少数之人,倚法为奸,重召钜祸,欲 作未雨之绸缪,应权利害之轻重,以常事与国会较,固国会重,以国会与国家较,则国 家重。今日之国会,既不为国家计,是已自绝于人民,代表资格,当然不能存在。犹忆 天坛草案初成,举国惶骇时,我大总统在鄂都任内,挈衔通电,力辟其非,至理名言, 今犹颂声盈耳。议宪各员,具有天良,当能记忆,何竟变本加利,一至于此。惟有仰恳 大总统权宜轻重,毅然独断,如其不能改正,即将参、众两院,即日解散,另行组织。 俾议宪之局,得以早日改图,庶几共和政体,永得保障,奕世人民,重拜厚赐。恩远等 忝膺疆寄,与国家休戚相关。兴亡之责,宁忍自后于匹夫?垂涕之言,伏祈鉴察!无任 激切屏营之至!”

这个呈文,传说是由研究系的幕后军师执笔代拟的。一切迹象证明:研究系不仅想 依靠督军团的势力挽救他们在议场内已经失败了的关于宪法问题的主张,而且还企图在 做不到时就解散国会,以便在下届国会中取得多数的地位。

这个呈文公推年龄最长的孟恩远领衔。督军和都统列名者为孟恩远、王占元、张怀 芝、曹锟、李厚基、赵倜、倪嗣冲、李纯、阎锡山、田中玉、蒋雁行。由代表代替签名 者为杨善德、张作霖、陈树藩、张广建、毕桂芳、姜桂题、杨增新。各省代表以本人名 义签名者为冯国璋的代表师景云,刘显世的代表王文华,唐继尧的代表叶荃,谭延闿的 代表张翼鹏。全部列名的督军和军事代表共计22人。只有安徽督军张勋,两广巡阅使陆 荣廷,广东督军陈炳焜,广西督军谭浩明,四川督军戴戡并无代表在北京,所以榜上无 名。

这个呈文看起来是22省区军事首长发出来的共同声音,是一种极其雄壮的声音。但 是,实际上是倪嗣冲一手所包办的,一部分督军根本就没有预闻其事,一部分在“团结 北洋派”的大题目下随声附和,还有一部分是被冒签者和被硬拉签名的。呈文缮就后, 倪派人依次送往各督军的住处,接洽签名。李纯在天津没有回京,倪就以长途电话通知 他,已经代他签了名。湖南代表张翼鹏不敢代谭延闿签名,要请示后才能决定。倪说: “你不能代表他,我却能代表他!”张翼鹏慌忙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此例一开,江苏 代表师景云也不敢代冯国璋签名,而用自己的名字签名。云南代表叶荃、贵州代表王文 华既未看见这个呈文,也并无人前往接洽签名,但是他们榜上都有名。因此,叶荃曾向 黎声明被人冒签。冯国璋和西南各省督军也纷纷把自己的代表撤回。

倪嗣冲将此项呈文送到国务院,请其转呈总统,徐树铮就在呈文上盖了将军府的一 颗大印,另外拟就了解散国会的一道命令,一并送往公府。

当天,总统府传出消息说,总统已经看见了这个呈文,总统认为:各省督军以个人 的资格,以国民一分子的资格,在宪法草案上提出某些意见,原无不可,但是联名提出 来,并且要求解散国会,这就不是在轨道以内而是在轨道以外的一种行为了。总统为国 家的最高行政首长,没有干涉国会制宪和解散国会的权力;愿意以个人的资格邀请国会 议员谈话,代达各督军关于宪法草案的意见,以供议员参考,所以对这个呈文不拟批答。

20日,黎邀请国会中各政团领袖——政学会领袖谷钟秀、研究会领袖汤化龙、益友 社领袖吴景濂、政余俱乐部领袖王正廷等到公府举行谈话会。黎提出各督军所指责的关 于宪法草案的三个“缺点”,希望国会自动地加以改正。各政团领袖回答说,他们对此 并无成见,可以转答本团体的议员重加考虑。

当谈话会结束的时候,有人问黎,如果督军团一定要解散国会,总统用什么方法对 付他们?黎说:“我抱定了九个字的主意:不违法,不盖印,不怕死!”

21日,黎召唤在督军团呈文上为首签名的孟恩远入府谈话。黎剀切地说明,解散国 会在《约法》上是没有根据的,当前的问题在内阁而不在国会。芝泉(段)已经无法单 独干下去,因此,解决时局的枢纽,惟有总理辞职,另外组织一个健全的内阁。现拟在 徐世昌、王士珍、李经羲、赵尔巽四人中选择一人继任国务总理。孟恩远表示愿将总统 的意见转达各督军,即由公府退出来,到曹锟的住所召开督军团又一次的紧急会议。会 议散后,孟又单独到公府见黎,报告各督军讨论的结果,仍然主张维持段内阁。当天晚 上,督军团又在府学胡同段宅举行会议。会议散后,约在11时左右,就有一批督军和各 省军事代表,乘特备的专车到天津去。


分类:民国历史 书名:北洋军阀史话 作者:丁中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