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北洋军阀史话》125章 桂系自救反皖


护法军政府在广州并不得意,因为桂系不予合作,桂系有桂系的打算,他们视两广 为桂系的势力范围,陆荣延希望让湖南作为北洋派和桂系中间的缓冲地区。当傅良佐入 湘后桂军便在湘桂边境黄沙河增兵布防。陆荣廷希望北方的直系能牵制皖系,使段祺瑞 在湖南用兵的计划流产。冯国璋曾派密使到南宁访问陆荣廷,陆对冯的密使表示,对于 国会问题并无成见,不过必须是一个国会,不能北边一个,南边又一个。至于湖南问题 则应该恢复原状,划湖南为南北军事缓冲地区,允许湖南自治,大家保证互不侵犯。冯 虽然同意陆的主张,可是段用兵冯无法阻止,因此冯和陆虽然声气相通,可是却不能阻 止段的军事行动。

桂系鉴于湖南局势严重,直系无能为力,湘军无力单独抵抗北军,而北军如果占领 全湘,第二步目标自然是两广,因此陆荣廷乃在南宁召集军事会议,桂系的广东督军陈 炳焜奉命邀请护法军政府的海军总长程璧光到南宁和陆荣廷会商出兵援湘问题。

10月2日南宁军事会议开幕,陆荣廷慷慨发言,痛斥段祺瑞投降日本发动内战,号召 出席全体人员签名宣誓,表示抵抗皖系军阀的决心。会议决定由两广当局陈炳焜、谭浩 明、程璧光、李耀汉联合通电,痛斥段祺瑞,列举段的罪行如:主使公民团包围国会、 主使督军团毁法叛国、任意发动内战等。同时提出:(一)迎黎大总统复职,(二)恢 复国会,(三)罢免段祺瑞,(四)撤回湘督傅良佐的任命。最后并推定广西督军谭浩 明为两广护国军总司令,广西出兵45营,广东出兵35营,共组成五个军,陆裕光为第一 军司令,林俊廷为第二军司令,韦荣昌为第三军司令,马济为第四军司令,林虎为第五 军司令。军事会议结束后,陆荣廷仍返原籍武鸣养病,暗中继续和北方直系通消息。

10月20日谭浩明通电就两广护国军总司令职,誓师援湘。于是湖南问题便演变为南 北战争,这次南北战争又称为“护法战争”。本来段祺瑞的统一南方军事行动中,想用 蚕食政策,一步一步地来,不想一开始就碰到桂系,现在桂系却对他大张旗鼓讨伐,怎 不使他大为震怒,于是他便对桂系大张挞伐。

段内阁下令讨伐桂系,罢免两广巡阅使陆荣廷、广东督军陈炳焜和广西督军谭浩明。 这时他刚办好两批日本借款,有了钱胆子更壮,因此便有恃无恐地决定征湘、平粤、伐 桂、讨滇,四大任务同时并举,拟派卢永祥为湘粤方面总司令,以驻防山东的第五师长 张树元继任淞沪护军使;抽调倪嗣冲的安武军20营及张敬尧部第七师开到湖南;另方面 唆使琼州的龙济光反攻广东,收买潮汕镇守使莫乘宇、惠州督办张六骥作内应;并令福 建督军李厚基派兵经海道在广东沿海登陆。调奉军、陕军入川协助吴光新、刘存厚攻击 滇军。

10月20日两广护国军总司令谭浩明援湘时,直系的长江三督江苏督军李纯、湖北督 军王占元、江西督军陈光远联名提出解决南北问题的四项意见:(一)停止湖南战争; (二)撤回傅良佐;(三)改组内阁;(四)整理倪嗣冲部。这是直系正面向皖系开炮 的行动,也是和南方桂系相呼应。因为这四项主张中,第一、第二两项是反对段的武力 统一政策,是打击段的威信;第三项主张是重申李纯以前的要求,要清除段内阁中的亲 日派,也就是打击段的从日本方面取得军费和军火支援。直系这些主张,和桂系的差不 多,而直系尤其重要的,是要把江苏北部徐州、海州一带的张勋旧部,从倪嗣冲手中夺 过来,以削弱皖系主战分子的力量。

直系既然和桂系相呼应,皖系也拉拢了奉系,“新奉天王”张作霖于10月21日发出 马电,敦促北京政府立即讨伐两广。

由于长江三督的强烈态度,段感到事态趋于严重,不得不把皖系大将卢永祥留在上 海,以应付长江的意外事变,并且把进攻西南的计划展延。在皖系中一部分急进派酝酿 再来一次政变,以对付冯国璋。从10月下旬到11月上旬,北京谣言炽烈,传说北京军人 要发动政变软禁总统,使冯国璋一夕数惊。

段罢免陆荣廷、陈炳焜、谭浩明的命令需要总统盖印,冯却拒绝盖印,他委婉地说 他希望大事化小,可是他又不敢坚持,怕段真的翻脸,10月27日他勉强地下令,罢免广 东督军陈炳焜,派李耀汉兼署广东督军,莫擎字会办广东军务,李福林接任广惠镇守使。 10月30日又加授李耀汉为陆军上将衔,莫擎宇进级为陆军中将。李耀汉、莫擎宇和李福 林都是广东地方派军人。原任广惠镇守使莫荣新也是桂系大将,这是段利用广东地方派 驱逐桂系的釜底抽薪之计。冯国璋把罢免陆荣廷的命令留中不发,使段祺瑞深为不满, 再度拟好了三道命令送给冯,一是调陆荣廷为宁威上将军,着即迅速来京;二是特派龙 济光接任两广巡阅使;三是责成新任广东督军李耀汉严饰桂军开回广西。一方面催促冯 盖印,一方面加紧散播要政变和驱逐总统的谣言。

11月6日,冯在漫天谣言中,无可奈何把这三道命令交印铸局盖印后发表,可是他内 心十分苦恼,懊悔轻易入京来当这个空头总统的失策,他气得晚饭也没有吃,到了半夜, 又派人到印铸局把三道命令追回来。段第二天未见到总统命令发表,一问印铸局,才知 被总统追回,大为光火,乃于这天(7日)上午亲入公府晋见总统,他见到冯后,一点不 客气,声色俱厉地责问冯,为什么讲好发表的三道命令又要变卦,总统岂能出尔反尔? 冯面对着这位气势迫人的总理,哑口无言,只好答应第二天发表,待段走后,冯又把命 令交到印铸局去。

桂系本倚直系为奥援,所以不把孙中山和国民党放在眼中,到了冯被迫发布陆荣廷 等命令后,才知道直系这个同盟者在北方是制止不了皖系的。既然直系并不能成为桂系 的奥援,桂系这才伸出友谊之手来和国民党握手。

11月10日,陆荣廷到梧州主持军事会议,这次会议,除了桂系军事领袖外,还邀请 了孙大元帅的代表胡汉民、护法军政府代表外交次长王正廷、海军总长程璧光、广东省 长李耀汉参加。这次梧州军事会议比南宁军事会议扩大了,这是一次包括国民党、桂系、 广东地方军人的联席会议。这次会议的主题是要精诚合作,共抗北军,同时消除内部的 隔阂。桂系自己担任援湘的正面行动,同时要求国民党出兵福建,开辟第二战场以牵制 北军。

国民党这时才有机会表示决定性意见,因此提出桂系的广东督军陈炳焜不得人心和 攫夺省长亲军等问题,陆荣廷立刻接受,建议调陈为讨龙济光军总司令,推程璧光为广 东督军,陈炳焜所接收的省长亲军20营亦拨交陈炯明指挥,用以进攻福建,但须受程璧 光的节制。

程璧光在国民党中是一个著名的温和派,他一向主张要联桂系以抗北军,桂系推他 担任广东督军和节制陈炯明,是对他比较信赖,这时国民党不愿在广东督军这一职位上 让桂系难过,因此极力敦促陆荣廷自己到广州来主持军事。最后会议中推陆荣廷以两广 巡阅使兼任广东督军,程璧光以海军总长兼任讨闽军陆海联军总司令,下辖海军总司令 林藻怿,滇军总司令方声涛共同攻闽。陆荣廷表示本人年老多病,在养病时期派广惠镇 守使莫荣新代理广东督军。

桂系不敢倚赖直系而谋自救之道,一点没有错,因为冯国璋在北京真是处境艰难。 原来这时北军在湖南和四川都传来捷讯,段认为武力平南很容易,要紧的是除肘腋之患, 于是皖系中便有“政变倒冯”和“合法驱冯”两种不同的意见。政变倒冯是由倪嗣冲和 张作霖宣布独立,在天津设立临时政府,推徐世昌为大元帅代行总统职权,然后进兵北 京,迫冯下台。合法驱冯是迅速成立临时参议院为代立法机关,修改《国会组织法》与 两院议员选举法,根据这些新法召集新国会正式改选总统。

政变倒冯是很干脆,但是冯不是黎元洪,冯有长江三督为后盾,如果倪嗣冲和张作 霖发难,长江三督一定以武力相抗,这样一来,同室操戈岂不是给西南一个好机会。至 于在天津组临时政府,也正和广州的军政府一样,且在法律上更及不上广州的军政府。 最值得顾虑的,是这样一来,便把直系逼上梁山,和西南联合。段投鼠忌器,不敢走这 一条路。


分类:民国历史 书名:北洋军阀史话 作者:丁中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