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北洋军阀史话》127章 冯段暗斗明争


北洋三杰的龙(王士珍)、虎(段祺瑞)、狗(冯国璋),龙的命运最坎坷,狗的 命运最顺利。

冯当总统后有许多笑话,8月23日,新任塞北关监督林摄进府谢委,冯懒洋洋,又心 不在焉地问:“你从什么地方来?”林答:“我久住北京。”冯问:“你现在作什么事?” 林答:“新被派塞北关监督,特来谢委。”冯问得更妙了:“谁派你的关监督?”林答: “总统的任命。”冯愕然,又问:“是我派的吗?什么时候派的?”林说:“明令已发 表了几天了。”冯搔搔头,哦的一声说:“不错,那天我睡午觉,有人拿命令来请我盖 印,大概就是你的事。”

袁世凯的家庭教师宜兴周女士嫁冯为继室,别人都说她有福气,嫁冯后,冯由督军 而副总统而总统,怎知这位周氏夫人有福无命,只做了一个月的“白宫”主妇,9月10日 便得病死了。冯请状元公夏同龢题主,题曰“大总统夫人周夫人之灵位”。见者莫名其 妙,总统府秘书处和礼官处的人都为之摇头,前来行礼的人对着这块牌位也有点泣笑皆 非,大家说:孙大总统和黎大总统都还在着,究竟是那一位大总统的夫人呢?冯听了大 不高兴。不过中国人的迷信说主位不可重写,只好将错就错。随后谢帖上也闹笑话,主 丧人不由冯出名,冯的儿子冠以“奉严命”三字,又惹起人的非议:如果身为大总统的, 妻不得以为夫,则父死亦不得以为子乎?

冯的故乡河间,是一个平原,历代所种植的树木甚多,最古的远至汉代,参天合抱, 尽属良材,冯就任后将河间属的古树大树扫数砍伐,运至天津,善价而沽,地方人士大 哗,指摘冯国璋太不像话。冯见众怒难犯,乃用缓兵之计,邀请故乡年高德劭的乡党士 绅至京,好言抚慰,谓树龄过老,任其腐朽可惜,故予以砍伐利用,诸乡亲请勿误会, 补栽新树费用,本人当全数负担。众虽感不满,而木已成舟,无可如何,犹幸已允补偿, 亦可慰情聊胜于无,遂回乡各自购栽新树,事后开单向冯要钱,冯置之不理,众人大呼 上当。还有三海中的鱼在清朝时是不准擅捕的,所以繁殖日增,百斤以上者极多,冯居 为奇货,招来渔人数十,网罟齐施,竭“海”而渔,中有巨鲤一尾,重达400余斤,乃光 绪帝生日所放的长生鱼,脊鳍系有免死金牌四面,亦遭此劫。事为外商所闻,纷来竞购, 开价哄抬至3000元之钜,外交部以此事有辱国体,力争不可,各报亦大加抨击,冯始知 难而罢,所捕之鱼,悉自掏腰包买下,偷鸡不着,反蚀一把米。

段祺瑞向湖南用兵时,冯、段之间的分裂表面化了。冯不同于黎元洪的是他在北洋 军系中有地位,有兵权,还有长江三督为后盾。冯的第一道本钱是江苏督军李纯,李出 身于陆军武备学堂,曾向徐世昌拜过门,民国前十年加入北洋第六镇,驻防北京和保定 一带,从此他即与这支部队结了不解之缘。北洋第六镇原是武卫右军改编的,曾任统制 (师长)的先后有段祺瑞、王士珍、赵国贤、吴禄贞、李纯。辛亥年吴禄贞由第六镇统 制升任山西巡抚,李纯遂继任统制,随冯国璋南下参加汉阳之战。民国成立,第六镇改 为第六师,李纯遂为第一任师长。癸丑年二次革命,李烈钧在湖口誓师抗袁,袁调他打 湖口,革命军失败了,李获升江西都督,袁命马继增继任第六师师长兼赣北镇守使。袁 洪宪称帝时调马继增到湘西打护国军,不知怎的马忽然自杀,第六师长乃由第十一旅旅 长周文炳升任,可是周不久又害了精神病,于是改由第十二旅旅长齐燮元升任。齐绰号 “齐瞎子”,前清秀才出身,在天津办过小报,并曾在《大公报》投过稿。由于冯国璋 北上做总统,乃调嫡系大将李纯继任江苏督军。李是个好名不实的人,他离开江西前, 授意南昌人开会挽留他,8月1日南昌总商会开挽留督帅大会时,他派副官谭毅到会索阅 挽留电,看措词是否合意。公然有一位先生建议请仿照黎总统遥领赣督,另一个则提议 以第六师长齐燮元升任赣督,也有建议建生祠、铸铜像、立去思碑等等。

省议会和绅、商、学、农各界均纷纷通电挽留李帅。80老翁欧阳霖被江西各界推出 来做“卧辙代表”。“督帅”启节之先,警务处阎恩荣派巡警多名,沿街命各商家设席 祖饯,每席赏大洋四元,不料仅有四家遵办,临时拜托商会副会长卢芳亲自出马,逢人 作揖打拱,勉强凑足了30余席,据说这些路饯有的只摆果盘,有的更马虎,只盛些清水 或剩菜,所花本钱不到两毛钱。“李督帅”徐步路过,路饯的主人恭而敬之地行礼,大 帅含笑点头答礼,轻举贵手把桌上的茶汁倾点在地上,算是受饯;商会还买了花爆20万 串,一路放到江边,学校放假以备学生们成群排队送“大帅”上洋船,商绅有送到九江 才作别的,也有一直送到南京的。

最扫兴的是新闻记者,他们报道“督帅”离赣的花边新闻中说:“督帅”动身时收 了门生和义子30余人,每人收费竟多至数万元,在南昌的金库提了30万元,又令财政厅 转托中国银行向日本银行商借了日元100万。这些消息颇使李纯为之气沮。

冯国璋做了总统后,曾表示尊重责任内阁制,对于段用人行政和决策的决定都不干 涉,段对冯在态度上也比对黎时好得多。可是他们是两个实力派,冯颇有心机,段则刚 愎自用,冯当然不愿意做一个和黎元洪一样的受气总统,段则决不肯放弃半点权力,因 此两人的争执,一样尖锐化。

争执的第一遭,是军权,这也是历来总统、总理间的争执焦点。冯就任不久,就想 恢复“大元帅陆海军统率办事处”,段当然不肯同意。段在国务院设立了“参陆办公处”, 以取代袁世凯时代的“统率办事处”。

冯要过问全国大事,不愿做有名无实、像个泥塑的大总统,段在这一方面总算让了 步,自6年10月8日起,每天派一位官员向总统报告政情。

可是,总统、总理之争,不是表面的,或是一件事情上让一点步就可以和缓,于是 权力之争使这两位北洋巨头,裂痕愈来愈大。

段派傅良佐督湘后,湖南旅京士绅要求政府勿在湖南用兵,他们向冯请愿,冯叫他 们去问内阁,这就是明明告诉请愿的人说:是段祺瑞要向湖南用兵,与我冯国璋无关。 刘建藩、林修梅在湖南宣布自主,内阁决定下讨伐令,冯认为这是小题大作,应该大事 化小,所以冯便不肯在讨伐令上面盖印。因此当湖南战事发生后,北京政府的讨伐令仍 没有颁布。有人把当时的情势如此形容:“段内阁对外(指对德奥)宣而不战,对内战 而不宣。”

冯、段两人的暗斗,就是北洋派直系和皖系的斗争。这两系在军事上各有力量,各 有地盘,可是他们也各有弱点。直系占有长江三省地盘,然而湖北、江西和江苏不相联 结,并且因为地形分散而力量不集中,尤其是江苏更是处于皖系势力的三面包围中。至 于冯国璋自己身居北京,也是在皖系势力范围内。不过,皖系军人纸上谈兵的多,肯打 硬仗的少,而且在用兵西南时,必须越过长江,要经过直系的地盘,直系地区虽然分散, 却是皖系用兵西南必经的孔道,所以段在征南军事上必须要取得冯的支持。

冯并不是凡事坚持到底的,对湖南问题便是一个例子,当段的压力加强后,冯就软 化,10月22日,冯终于同意褫夺了刘建藩和林修梅两人的官职和勋章,并且予以通缉。 冯的直系和陆荣廷的桂系较为接近,具有秘密同盟关系,因此对湖南和两广问题较为关 心,和滇系的唐继尧较少联系,所以对四川问题不太关心,段便在四川问题上不受冯的 牵制。

段的武力统一,军事征南都是要花大钱的,钱从何处来呢?只有借款一途,当时因 为欧战激烈,英法无力借款,日本遂乘机而入,段祺瑞这时亦想借日本的支持达到他征 南和统一的迷梦,因此他重用曹汝霖,请他兼摄财政总长,曹是著名的亲日派,段后来 为国人攻击卖国就是这一期间铸成的。日本为了对中国贷款,乃以朝鲜、台湾、兴业三 银行合组一特殊银行团,由日人西原龟三经手,后来就是有名的“西原借款”。

综合民国六七年间,中国向日本的贷款为数极钜,现在把这些贷款项目分述于次:

(1)善后续借款第一次垫款日金一千万元。民国六年八月二十八日财政总长梁启超, 与横滨正金银行代表缔结,借款期限一年,年利七厘,以盐余担保。

(2)交通银行借款日金二千万元。民国六年九月二十八日曹汝霖、陆宗舆与日本特 殊银行团代表缔结,借款期限三年,年利七厘五,以交通银行所有国库券二千五百万元 为担保。

(3)吉长铁路借款日金六百五十万元。民国六年十月十二日曹汝霖、梁启超与南满 铁路代表缔结,借款期限三十年,年息五厘,以吉长铁路之财产及收入为担保。

(4)第一次军械借款日金一千八百万元。民国六年十二月三十日北京陆军部与日本 泰平公司缔结,双方皆严守秘密,不将契约发表。由日方交付军械,以作现款。

(5)善后续借款第二次垫款日金一千万元。民国七年一月六日财政总长王克敏与横 滨正金银行代表缔结,借款期限一年,年息五厘,以盐余作担保。

(6)无线电台借款五十三万六千余英镑。民国七年二月二十一日海军部刘传绶与三 井物产株式会社代表缔结,借款期限三十年,年息八厘,以无线电信局之收入为担保。

(7)有线电信借款日金二千万元。民国七年四月三十日曹汝霖与中华汇业银行代表 缔结,借款期限五年,年息八厘,以全国有线电讯之一切财产并其收入为担保。

(8)吉会铁路垫款日金一千万元。民国七年六月十八日曹汝霖与日本兴业银行代表 缔结,借款期限四十年,年息七厘半,以吉会铁路财产及收入担保。

(9)第二次军械借款二千三百六十余万元。民国七年七月三十一日由陆军总长段芝 贵与日本泰平公司代表缔结。由日方付军械,以作现款。

(10)金矿森林借款日金三千万元。民国七年八月二日农商总长田文烈及曹汝霖与 中华汇业银行代表缔结,借款期限十年,年息七厘五,以吉黑两省金矿及国有森林与其 收入作担保。

(11)满蒙四路垫款日金二千万元。民国七年九月二十八日驻日公使章宗祥与日本 兴业银行代表缔结满蒙四路(开原海龙至吉林,长春至洮南,洮南至热河,洮南热河间 一地点至海港)预备借款契约,借款期限四十年,年息八厘,以四路现在将来之一切财 产及其收入作担保。

(12)济顺高徐二铁路垫款日金二千万元。民国七年九月二十八日驻日公使章宗祥 与日本兴业银行代表缔结,借款期限四十年,年息八厘,以二路之财产及收入作担保。

(13)参战借款日金二千万元。民国七年九月二十八日驻日公使章宗祥与朝鲜银行 代表缔结,借款期限一年,年息七厘,以中国将来整理新税中收入,作为偿还财源。

上述借款总额高达2.2亿日元。段祺瑞为求财政上的充裕,贯彻其武力统一的迷梦, 不惜饮鸩止渴,断送国权,让日本假借款以夺取中国之利益,而中国因西原借款所损失 的有:

一、吉长铁路、吉会铁路及满蒙四路均被抵押。

二、无线电台、有线电信事业管理权的让与。

三、吉林、黑龙江两省金矿及森林的让与。

四、山东济顺、高徐二铁路的让与。

五、山东问题换文的损失。

六、中国参战军必用日本军官训练。

同时,日本政府建议中日合办凤凰山铁矿,中日各投资2500万元,中国资本可以由 日本代垫,并提出在浦口建立钢铁厂,聘用日本技师,以陆宗舆为督办。这个消息首先 由北京的英文《京报》登出来,段派军警逮捕了《京报》主笔陈友仁,接着把《京报》 查封。这一来,便成了一件中外轩然大波的事件,各方遍传:“中国军械将由日本管理, 所有各省兵工厂、煤铁矿亦由日本控制。”于是全国人民和各种团体,一致反对军械借 款和凤凰山采矿合同,要求段内阁宣布真相。同时美国公使抗议中日军械借款,亦要求 公布凤凰山采矿合同,英国公使则认为长江流域是英国势力范围,不能容许日本染指。

段相信这个秘密条约是总统府方面故意泄漏的,同时相信冯国璋有意推波助澜,纵 恿反对。因为江苏督军李纯在南京召集了秘密军事会议,会议结果,不但提出了取消军 械借款的要求,还提出了改组内阁的要求,因为他们认为内阁中有亲日分子,所以需要 改组。不止是江苏督军李纯在反对,直系的其他督军如:江西督军陈光远、湖北督军王 占元都电请政府明白表示。10月28日,段内阁和日本方面拟订了凤凰山开矿草约。李纯 又来一电,指出凤凰山是江苏辖境,事关地方问题,应先征求地方当局意见才能签约。 语气中含有即使内阁签订开矿条约,他也不会允许日本人前来开采铁矿。

段决定一意孤行,不理睬反对声浪,当这个合同签定前送到农商总长张国淦桌上, 照理要由农商总长批准和签字。可是张国淦竟拒绝签字。11月1日,日本驻华公使林权助 亲自到农商部威胁张签字。张问林权助是代表日本商人,还是代表日本政府?张说: “如果是代表贵国商人,则当按照我们中国的矿业条例办理。如果是代表贵国政府,这 里是农商部,我和阁下没有谈话的地位,请阁下到我国外交部接洽。”林权助被张说得 哑口无言,又不好意思翻脸,只好退出。隔不久又来访张,换了一副和善的面孔,建议 依照日本钢铁业由军部管理的成例,将此案移陆军部办理。张答复说:“这是我国内政, 不劳阁下操心。”段祺瑞看这事闹僵了,乃派孙润字以120万元向张行贿,贿款增至200 万元,均被拒绝。国务院秘书涂凤书也奉派前来,劝张以考察各省农会为名离开北京, 由代理部务的次长代签铁矿合同,张也拒绝。段又采取以前对付内务总长孙洪伊的办法, 劝张外调省长,以免身当其冲,张也不肯。张平日为人随和,可是这次却非常坚决。段 最后派亲信曾毓隽访张,说了许多好话,请张帮忙,张说:“不签字就是帮总理的忙!”


分类:民国历史 书名:北洋军阀史话 作者:丁中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