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北洋军阀史话》130章 段祺瑞改任参战督办


汪大燮仅仅承认代理一个星期的国务总理,他天天催请冯发表继任人选。冯硬着头 皮再找王士珍,要他出山,他还是不肯,因为这样仍免不了“卖友”蒙羞,不过他答应 帮冯物色一个人选。

王士珍帮冯找的人,仍是些大家熟悉的有名气人物,这些人早经冯敦请过而未答应, 自然也不会答应王的。冯急了,对王说:“总理问题且先放下,请看我的老面子,先就 陆军总长吧!”王还是推诿。

就在这个时候,下台的总理段祺瑞忽然登门访王,请王以北洋团体为重,先就陆军 总长。王这才装出十分勉强的样子,答应到陆军部看几天大门。王答应就陆军总长后, 北京军警推举代表到王宅请愿,他们众口同声说:“请聘老出山组阁,以巩固北洋团体。” 这些军警代表,不用说全是冯指使的。

11月30日冯又亲自到王宅劝驾,然后回到公府发布了派王士珍署理内阁总理,仍兼 陆军总长。同时发表陆徵祥为外交总长、钱能训为内务总长、王克敏为财政总长、江庸 为司法总长、田文烈为农商总长、曹汝霖为交通总长、傅增湘为教育总长、刘冠雄为海 军总长。以荫昌为参谋总长。国务院秘书长张志潭辞职,由恽宝惠继任。

王士珍就任总理后在国务院中宣称:“本总理决不更动一个人,今天一个人来,将 来一个人去。”

段为什么要去劝王就任陆军总长呢?这好像是不通的,其实段这时已经明白冯的决 心,冯决定要免段的职,如果坚持不走,势必走上决裂之路,一旦决裂,冯不像黎手无 寸铁,冯在北京有拱卫军,而北京的外交团也不会坐视直、皖两系在北京兵戎相见。因 此他决定避重就轻,他了解王士珍是个无所作为的黄老之学人物,王代他,不会搞风搞 雨。这时他的智囊徐树铮已经在天津说动了曹锟,又去奉天联络张作霖,和去蚌埠联络 倪嗣冲,如果把这些力量组织起来,段现在暂时退却而由王士珍出来维持,对段是有利 的。因为段可以暗中部署以待时机卷土重来。

11月30日王士珍接受组阁大命时,直隶督军曹锟,山东督军张怀芝都在北京。可是 第二天他们同时失踪了,原来他们悄悄地去了天津。这时,山西、奉天、黑龙江、福建、 安徽、浙江、陕西七省和察哈尔、热河、绥远三个特别区的军阀代表,以及上海卢永祥、 徐州张敬尧都有代表前来天津。

12月2日以曹锟和张怀芝为首,督军们和督军的代表齐集天津孙家花园开会。这次会 议的规模和声势,不下于徐州会议,除了西南各省和长江三督没有代表参加外,这等于 是又一次的督军团会议。

徐州会议是段的智囊徐树铮幕后煽动,以对付黎元洪。这次的天津会议也是徐树铮 策划的,用以对付冯国璋。不过地点和领头的人物改变了,地点从徐州搬到天津,和北 京只是近在咫尺,领头的人物由张勋换了曹锟。

天津会议的主题是对西南作战,和对付北洋派中的主和派。这个会议中,皖系机关 报透露了一个惊人的秘密,据说西南方面在梧州会议中曾有下列各点建议:(一)迎黎 元洪复任总统。(二)促冯国璋下野。(这两点是打击冯国璋的攻心之计)。(三)惩 办战争祸首段祺瑞、梁启超。(四)恢复旧国会。(五)复任谭延闿为湖南督军。梧州 会议早在11月10日举行的,而且根本没有这些决定,可是皖系智囊利用天津督军团会议 时公布这些莫须有的条款,是有意激起督军们的同仇敌忾。

果然天津会议的与会人士见到这些条款,大为愤激,认为西南方面欺人太甚,认为 冯国璋不知死活,还要对西南主和。曹锟慷慨激昂地说:“我愿意率兵平南,战至最后 一人亦所不顾。”会议决定三项:(一)各省分别出兵,自筹军费。(二)推直鲁两省 督军为主帅。(三)排斥长江三督,用兵路线决定分两路进攻湖南,第一路由曹锟为主 帅,率领军队由京汉铁路南下通过湖北进攻湘北;第二路由张怀芝为主帅,率军由津浦 路南下,通过江西进攻湘东。关于各省出兵的分配,由直隶、山东、安徽各出一万,奉 天出两万,山西、陕西各出兵五千。

参加这次天津会议的奉天代表,是张作霖的智囊奉天军署参谋长杨宇霆。代表上海 卢永祥的,是卢的儿子著名的上海公子卢小嘉。代表倪嗣冲的,是倪道烺。天津会议并 推举段芝贵进京向冯国璋摊牌,他们表示一点婉转的意见,如果南军退出湖南和解散非 常国会,就可以谈和,这是谈和的起码条件,如果总统不采纳,督军团将以对付黎前总 统的手段对付今大总统——各省宣布脱离中央而自主。

冯、段之争,是直、皖两系具体斗争的明证,天津会议和督军团的反冯,是新的府、 院之争。局势显然吃紧,谣言满天飞,有谣言说,宣统要第三次坐龙廷。

天津会议后督军团的声势比前次由张勋率领的还要大,公推第一个老实人曹锟做大 哥,第二个老实人张怀芝做二哥。不过真正幕后领导人则是段祺瑞,段以团结北洋派做 为他的号召,骂主和派是汉奸。

主战派以苏督李纯为目标,因为他们不便明显地攻击冯国璋。天津会议中决定以到 会的全体名义质问李纯为什么要阻止冯玉祥旅“援闽”?这所谓的“援”字,就是进兵 的意思。原来十六混成旅旅长冯玉祥奉命援闽,开到浦口时,李纯授意他顿兵不进,该 旅参谋长邱斌通电骂冯,是转眼无情、恩将仇报的小人,冯玉祥免了邱的职,以张树声 继任。同时,主战派还问李纯能否与各省采取一致行动?

李纯声望不高,但因挨骂挨多了。反让一般人对他产生一种印象,认为他有主张, 不同流俗,是一个爱国爱民的北洋派中的翘楚。

这位“翘楚”实际上却外强中干,他在主战派强大压力下发表表明心迹的江电(12 月3日),否认阻止冯旅援闽,并且承诺催促冯即日由浦口开往上海,再由海道开往福建。 李纯表示服从北洋派的公意。为了证实自己不是北洋派的叛徒,因此李径电陆荣廷质问 梧州会议为什么作出数点决议之事。陆荣廷于12月5日微电回答说:这完全是无稽之言。 李把陆复电转北方各省。

主战派对北洋元老王士珍也不放过。皖系报纸对王内阁极尽调侃,段又嗾使新交通 系倒阁。而曹锟不待冯国璋对于讨南问题如何决定,即通电誓师南下,命其弟曹锐代理 直隶督军。

12月6日,曹锟、张怀芝、张作霖、倪嗣冲、阎锡由、陈树藩、赵倜、杨善德、卢永 祥、张敬尧等十人联名通电,请北京政府颁发讨伐西南的命令。

主战派这次倒不是摇旗呐喊,光念不动,而是有真实行动。决定南征后,北方军阀 们截留税款、扩充兵力、夺取地盘。这时的全国报纸被主战的通电填满,杀伐之声不绝 于耳。北洋派颇有大振旗鼓的中兴气象,居然也有人主张让老段亲自任征南统帅的。


分类:民国历史 书名:北洋军阀史话 作者:丁中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