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北洋军阀史话》156章 王揖唐上海碰壁


8年6月11日徐世昌总统咨参众两院请求辞职,未被接受。12日钱能训内阁全体请辞, 13日准钱能训辞职,特任龚心湛兼代内阁总理,22日国务院通电全国,总统打消辞意。

龚心湛以财政总长代理国务总理,是在夹缝中产生的。龚一向唯徐树铮马首是瞻, 代理总理后,即请小徐每日到国务院处理公务,小徐又引进丁士源、梁鸿志等安福分子 助龚。

龚心湛在财政总长任内曾和陆军总长靳云鹏为军饷问题吵过架,那是7年农历除夕, 靳向龚索军饷300万,龚答没有,靳就拍案骂了起来,龚负气去天津,段祺瑞特别赶到天 津,亲自出面劝龚回来。

段手下,徐树铮和靳云鹏都名列四大金刚。小徐结交各省军阀,手握实际军事大权, 是安福系后台老板,真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局面,无论在军事、政治方面,都有他 的势力;可是靳云鹏也非弱者,他和张作霖是儿女亲家,因此小徐也不得不让他三分。

徐世昌是个老狐狸,他知道徐树铮难于驾御,因此极力拉拢靳云鹏来对付安福系。

南北和谈破裂后,西方列强压迫北京政府早日恢复和谈,北方总代表朱启钤已经辞 职,恢复和谈的先决条件就是派出和谈代表,徐世昌想派钱能训为北方总代表,安福系 极力反对。这时,两广军政府首席总裁岑春煊派政学系议员李曰垓到北京秘密接洽和议, 岑春煊仍主张恢复宪法会议,解散南北两国会为解决法律问题的主要关键,徐世昌无法 接受。

8月12日,北京政府派安福系首领王揖唐为北方议和总代表,其余北方代表原封不动, 这是安福系公开戏弄和会。西南非常国会立予反对,通电说:

“王揖唐为非法国会之议长,在法律上为应受制裁之人,与卖国者言救国,与毁法 者言护法,如惩办祸首,取消非法国会,裁撤参战军,取消中日密约,皆王等自作之孽, 如何与彼谈判?”

徐世昌是在安福系压力下同意派王揖唐为北方总代表,因为安福系威胁说,如不派 王为总代表,就通电承认北京国会是非法国会,并且宣布取消由这个非法国会选出的非 法总统。

8月23日吴佩孚发表漾电,反对王揖唐为总代表,电云:

“身列国会,安知国会之纠纷,身为党魁,安得不受党派之牵掣?在天下本未有斯 人不出之希望,而足下竟有舍我其谁之仔肩,足下自命不凡,不计个人安福,欲谋天下 安福,其如天下之不谅何!……筹安会之覆辙不远,曹章陆之公愤犹存,勿谓赵家楼之 恶剧(指学生殴打曹章陆事,)不再见于安福俱乐部也!”

吴的漾电引起段系的震动,龚心湛答吴电说:

“王公才识过人,为元首所识拔,于法律事实确能负责……业经派定,指日成行, 势难挽回。若因对人问题使会议延滞,和平中梗,启衅二字别有所归。”

这个电报把王任总代表的责任推在徐世昌身上。

8月31日吴佩孚又电龚代阁:

“自王充任议和总代表,而全国哗然,公独好人之所恶。……安福系危国祸民,腥 闻于天。……公谓王公才识过人,他人未瞻丰采,或尚未知底蕴,师长等驻防藩吉,知 之最审:戊申露头角于辽沈,辛该被驱逐于吉林,乙卯则贻祸项城,丙辰则夤缘东海, 丁巳则以战误合肥,戊午则以党派挟元首。数年之间,而参议而旅长而巡按使而内务总 长而安福党魁而国会议长,其运动钻营之才识过人矣。……天下耳目非一手所能掩,全 国心理非一人所能惑,双方和议非一偏所能夺。

……”

9月4日吴曾发电为山东代表请命:

“鲁督无故而戒严,马良一日而杀三士。……山东代表赴京请愿,奈九重万里,不 得申诉,露宿餐风,不遽肯去,以致触安福之怒。……伏思君主时代,人民尚有叩阍之 举,而共和黑暗,竟使下情不能上达。”

同日吴又有支电复龚心湛:

“自安福系发起以来,胎胚于借款告成,而卵育于公长财政。今日拨党费数十万, 明日拨旅费数万元,何莫非民脂民膏!……军饷之积欠累累,党费之接济源源。”

吴佩孚的文章大为爱国人士所称道,逼得龚代总理忿而辞职,害得他的上司虎威将 军曹锟像黄鹤楼一剧中的刘玄德因赵子龙闯祸而向人作揖打拱的一样,一面电斥吴不得 阻挠和议,并邀王揖唐到保定一叙,一面电国务院:“他们恨政府都是穷逼出来的,快 发欠饷吧,否则空言无补。”

王揖唐本人的心理则偏重事实而不顾法理,他是段祺瑞的红人,又与徐世昌有师生 关系,他说他能够完全代表北方,不负北方总代表之名,他想与西南的实力派进行直接 交涉,准备以副总统的预约券再予陆荣廷,所以他不顾全国唾骂和军政府的反对,仍然 准备南下包办和平。他聘前任总代表朱启钤为和议顾问,朱拒而不受,这些都是北方政 界的旧作风。

王向徐世昌请示南下方针,徐说了一个“让”字。9月10日他在外交大楼邀宴政界即 席发表演说:“以互让精神谋根本融解。”又通电全国:“以诚之一字与国人周旋。” 王揖唐受命为南北和会的北方总代表后,虽在各方反对声中,可是笑骂由人,他却决心 奔走和谈,他有真电(11日)给南方总代表唐绍仪,电云:

“和会中辍,四月于兹,我酷爱和平之元首择之既慎且久,乃以揖唐承乏总代表一 席,并畀以全权;我国务总理亲赍全权证书临揖唐之私第而手授之,凡此盖将所以保真 正永久之和平也。揖唐以良心上之责备,敢正告于我全国父老昆季之前曰:揖唐何人? 盖国民中爱国家,爱法律,爱真正永久和平之一人也。……夫揖唐之才之智之勇之辩, 举无一堪以自信者,所恃以与全国人士相周旋者,惟一诚字耳,谨掬诚自誓,有渝此者, 上帝临之!”

他在发表真电这天,前往奉天访问张作霖,在此以前,曾于9月8日到保定访问曹锟。 他从奉天回到北京时,收到了南北军人联合会反对他的电报,署名的有:吴佩孚、谭浩 明、谭延闿、莫荣新等。可是他毫不在意。

他通知上海方面,准于19日到上海,不料他却提前一日,18日就到了,不在北站下 车,而在龙华车站下车,其实他也很矛盾,一方面认为自己在扮演和平老人,自然要很 光彩,但又怕遇刺,所以鬼鬼祟祟。他在龙华车站下车时,车站戒备极严。他自己率领 了国会卫队40名,卫队长宣禺阶和长卢缉私统领季雨农随身不离。他下榻哈同花园的爱 俪园,但又行踪诡秘,并无一定的食宿之所。

不仅此也,他携带大批随员和50万现金,他的随员还分别替他拉拢了流氓,运动报 馆,每天制造些新闻,登载些假消息。譬如说:“唐绍仪派人来商可否与之一见,被揖 唐拒绝。”唐绍仪看了报大为光火,于是也还敬了一则新闻:“王揖唐派一个代表来请 见,我已严词拒绝。”

除了发消息,王还捏造了许多情况向北京政府报告,如:“上海形势转佳,与各方 接洽颇有进步。”又报告他在上海受到各界的热烈欢迎,又伪造许多上海团体,印发了 许多传单,也是吹嘘他在上海受欢迎。此公真不愧是买空卖空的专家,他并且公然在报 上登载巨幅广告,吹嘘他的随员品行端正,又说如有人在外招摇撞骗,请各界注意。这 一切他无非是向北京政府骗钱。这时候靳云鹏已经上台,靳想寄钱给他,向财政部商量 汇款,财政部以军政费不敷甚钜,无法筹措拒之。

可是王揖唐脸皮很厚,抱着不辞不走,我行我素的态度。

哈同花园一度发生炸弹爆炸,也骇不倒他。

王揖唐在上海奔走和谈,实在非常艰苦,全国无分南北,除了安福系都反对他。不 过也有一位卓越的政治人物采取独立的态度,那就是寄寓上海的孙中山先生。孙发表公 开谈话,主张可以和谈,不必反对某一个人,因为南北正处在战争状态中,只有对敌人 才有进行和谈的必要,如果对方是一个朋友,就用不着开谈判了。因此,对于敌人所派 的代表,用不着研究他是什么样的人。孙同时认为,谈判不必在中日军事协定等问题上 斤斤计较,以致本末倒置,把国会列为次要问题。其实恢复国会是关键性的问题,如果 恢复国会,则一切未经正式国会通过的卖国条约和亡国借款,都会宣布无效。孙中山检 讨民国成立八年来国家弄得一团糟的主要原因,是由于民国初期大家都说革命只有破坏 性而无建设性,并且产生了一种非袁世凯不能收拾当时局势的空气,这种空气对革命事 业十分不利,遂使袁世凯坐收渔人之利。袁世凯死后,火烧汉口攻击革命军的冯国璋, 以及逊清太傅徐世昌却爬上了民国总统的宝座,国家交到这些人手里,自然搞不出好名 堂来。

南方代表在上海拒绝会见王揖诏,因此9月21日王揖唐就去谒见孙中山,请孙提示恢 复和平的主要条件。孙答复王说:“首先应恢复国会。”王大为失望,他说:“如果恢 复国会,岂不是等于投降。”孙朗声大笑说:“那有什么关系,武昌起义时,带兵来打 革命军的,是段祺瑞,后来通电赞成共和的,也是段祺瑞。这不是很好的一个例子吗。” 王又问还有没有别的办法?孙乃引述他在四个月前一则故事:当时和谈正陷危机中,北 方代表之一吴鼎昌,曾奉段祺瑞密令谒见孙,请教对当前时局的意见。孙提出恢复国会 为和平统一的先决条件。吴鼎昌也认为这个条件难得办到,其它一切都好商量。孙乃用 幽默的口吻说:“那还有三个办法,第一个办法,民国成立,是国民党多年来流血牺牲 的结果,现在应将国家的统治权交还国民党。”吴鼎昌请问第二个办法?孙说:“如果 不愿交还国民党,就不妨再来一次复辟,将统治权交还清朝皇帝。”吴说:“这也办不 到,第三个办法呢?”孙笑着说:“既不愿交还国民党,又不愿交还逊清皇帝,剩下来 一个办法是北洋派曾经做过的,再制造一个新皇帝统治中国。”孙最后用严肃的语气说: “上海和会是南北军阀的分赃会议,我是坚决反对的,这种分赃即使成功,我一个人也 不肯和。”

王揖唐当然认为这些办法都行不通,希望能有新的办法。孙中山说:“你们既然不 要国会,我就给你们一个不要国会的办法。恢复国会只是维持现状的消极办法。为了根 本解决,必须打破现状,我们可以联合起来再来一次革命,建设一个新中国,实行三民 主义。这个新中国抛弃一切武人政客和新旧国会。”王揖唐表示这个办法倒是可以商量, 于是王告辞出来。

王揖唐的奔走和谈很有耐性,他似乎努力想打开和谈的僵局,无奈南方代表不承认 他的代表地位,也不把他当作对手,因此尽管他用尽心机去奔走,南方代表连见面的机 会都不给他。

9月22日,王揖唐秘密地乘车到杭州,拜访浙江督军卢永祥,当晚即赶回上海,10月 2日上海交涉署出面邀请南北代表在署内举行茶话会,并邀各国驻沪领事参加。这也是王 揖唐的一种手法,因为找不到机会和南方代表见面,便想借这种外交茶会中见面,以给 国际间一种印象,南北又恢复了和谈,同时制造一种和谈乐观的空气。

唐绍仪风闻交涉署的茶会隐含了另一种作用,即采取杯葛手段对付。也在这天的同 一时间,假老靶子路自己住宅召开一个茶话会,把全体南方代表都邀请参加,以免南方 代表中步调不一致。王揖唐扑了一个空,还是见不到南方代表。

10月18日,王揖唐派北方代表王克敏、李国珍备了正式函件,要求与唐绍仪面对面 地接洽和谈。唐绍仪简单明了地答复说:“和谈尚未恢复,无事可商,所请会面一节, 未便接纳。”

王揖唐这一来陷入了进退维谷,他所有的奔走都落空,有人把哈同花园的炸弹案, 形容为他自己布置的,借以下台。由于他自10月19日起便拒见宾客。

北京政府正式发表一道通令,欲以促成和谈:

“近迭据各方来电,促进和平,具见爱国之诚。一年以来,中央以时局危迫,谋和 至切,开诚振导,几于喑口哓音,乃于西南意见殊歧,致未克及时解决,不幸而彼方变 乱相寻,且有同室操戈之举。缺戦破斧,适促沦胥,蒿目艰虞,能无心痛!中央对于西 南,则以其同隶中华,谊关袍泽,深冀启其觉悟,共进祥和。但本素诚,绝无成见,而 对于各方,尤愿鉴彼纠纷之失,力促统一之成,戮力同心,共图匡济。诚以国家利害之 切,人民休戚所关,苟一旦未底和平,则一日处于艰险。而以目前国势而论,外交艰难, 计政匮虚,民困既甚,危机四伏,尤在迅图解决,不容稍事迂回。中央惓怀大局,但可 以利国家福人民者,无不黾勉图之。而所以积极擘划,共策进行,仍惟群力之是赖。各 军民长官,匡时斡国,夙深倚任,所冀共体斯情,以时匡翼,庶几平成早睹,国难以纾, 功在邦家,实无涯矣!奉谕特达。”


分类:民国历史 书名:北洋军阀史话 作者:丁中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