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北洋军阀史话》165章 湖南重见天日


9年6月12日北京政府有电报切责张敬尧说:“该督统率七八万之众,以当乌合之敌, 有何待援之必要!若谓未奉讨伐令,该督封守之内,纵无命令,岂能听人侵越!”这个 电报可惜迟了一步,张敬尧并未收到,因为先一天——11日下午,湘军已向湘潭、宁乡 两路推进,长沙各国领事,相约往见张敬尧,请将长沙划出战区卅里之外,以免人民涂 炭。但张敬尧还做出“战长沙”的模样,当晚10时,第十一师长李奎元跑到督署打听军 情,张敬尧还神气十足地说:“我决定死守长沙,与长沙共存亡!”李奎元退出后,这 位宣誓要与长沙共存亡的北洋骁将,就下了一道紧急命令,把新建的“镇湘楼”和军火 库焚毁。提起镇湘楼来颇为可笑,原来是他听信术士“化三千”劝他镇压邪气而修建的。 这一来,使长沙城腾起了一片火光,隆隆的爆炸声,使长沙老百姓有如亲历罗马焚城。 大火烧了几天几夜,这位北洋骁将张督军就在火光和爆炸声中逃之夭夭。

湖南人民在张敬尧统治下,挨了两年零三个月。以前请愿驱张达一年之久,而张敬 尧的地位却屹立不动,怎知吴佩孚一撤防,湘军一发动攻势,不到半个月,张敬尧的七 八万众竟不堪一击,望风披靡而溃。

张敬尧之败是意中事,这不是偶然的,其原因是:

第一,张部官兵都发了财,谁也不愿打仗,兵士普遍厌战。

第二,张敬尧自己不到前方布置军事,却在后方忙于搜刮,忙于搬走家眷和财富, 这就大大影响了前方士气。

第三,段祺瑞的注意力集中在直皖两系的主力战,无心照顾到张敬尧,也没有军队 来增援湖南。

第四,在湖南战场上属于直系的范国璋、李奎元、冯玉祥等军,都不想为张敬尧卖 力。

第五,湖南人民同仇敌忾,纷纷自动组军参加驱张战争,用扁担、锄头作武器,到 处切断交通,夺取北军的武器辎重,使北军腹背受敌。

张敬尧逃走后,李奎元率领第十一师经过平江向通城退走,张宗昌率领暂编第一师 由攸县、醴陵向萍乡退走。张敬尧直属第七师和湖南暂编一二两师除向岳州退走外,大 部分都被湘军和沿途埋伏的游击消灭。在长沙到岳州的大道上,北军沿途大烧大杀,十 室九空,这与两年前张敬尧率领第七师由通城到平江的情形一样。这时张敬尧才知道他 遇到的敌人不是三千支破枪的饥饿队伍,而是三千万湖南人。

6月12日下午4时,湘军先头部队湖南警备司令李韫珩率领所部由湘潭赶到长沙,湘 军总指挥赵恒惕于14日到省,湘军总司令兼湖南督军谭延闿于17日到省。这时的长沙还 是一片烽火,长沙街道本来很窄,破衣烂衫的湘军开进来后,无一家不放爆竹欢迎,市 民摩肩接踵欢迎拯救自己的军队:“老总呵,辛苦你们了,谢谢你们。”老百姓和军队 有的拉手,有的拥抱,妇女则流着欢喜的眼泪,泪海中浮动着一片欢声。很多平日足不 出户的老太婆,也扶着孙子或是柱着手杖挤上街头,有的则把家中最好的食品搬出来劳 军。湘军真是叫化军,衣不蔽体,满面风尘,臂章上有16个字:“救国救乡,在此一战; 勇往直前,拼命杀贼。”

长沙的督军署也被烧毁,谭延闿进入长沙时,督署余烬未熄,乃改以又一村讲武堂 为临时总部。

欢欣鼓舞的长沙城,为了庆祝重见天日,乃在又一村讲武堂的广场举行“欢迎驱张 将士大会”,谭赵两位凯旋英雄被与会人士热烈招待,谭即席讲演,他说:“你们今天 来欢迎我,我哪里敢当,我今天是来向三千万父老兄弟请罪的。我们过去不能保卫乡土, 让北洋兽军蹂躏你们,你们陷入水深火热日子中,我们实在太对不起你们了。”他一边 说一边激动得流下眼泪,热泪从他黝黑的脸上淌下,引起了无数人的眼泪也流了下来, 这是真情的共鸣,人性的解放。谭最后说:“我们之所以能以这么少的军队打败敌人, 应该归功于赵总司令,他是劳苦功高的。”于是台下都是一片掌声,全场的眼睛都望着 赵恒惕,这位百战骁将虽然在战场上生龙活虎,可是在这种场面中却红着脸,流着汗, 不肯站起来讲话。

湖南省议会于6月13日发表元电指出湘军驱张是由于张敬尧作恶多端,是对张个人, 电云:

“……湘民悲号呼诉,卒无一效,欲死不能,求生不得,遂至起而自决。此举出于 自卫,纯系对人问题,并无南北之见。……”

这个电报颇有政治作用,把湖南问题和南北问题分开,把湘军驱张说成是湖南人民 自救自卫的行动,与湘军所揭橥的“湘事湘人自决”,及徐世昌的看法“湖南问题是局 部问题,是对人的问题”一致。

谭延闿也分别电请岳州的范国璋、常德的冯玉祥,请他们自动撤出湘境。同时通电 南北,郑重声明:“湘人以驱张为目的,与南北之战无关,湘军仅以收复湘境为止,决 无侵犯邻省之意。”这表示湘省当局希望实现救省愿望而无害于大局。当时南北虽然对 垒,实际上南北双方内部都已分裂,自顾不暇,湖南人的驱张目的遂能达到。

6月13日,北京政府下令张敬尧着褫职留任。同时任命王占元为两湖巡阅使,吴光新 为湖南检阅使。王占元和吴光新都复电拒绝接受这道命令。王的复电有“一国三公”之 语;吴的复电说:“言和则无须检阅,言战则有督军,和战两无裨益,请收回成命。” 他在电末竟推荐吴佩孚继任湖南督军。

北京政府升任王占元为两湖巡阅使的目的,是鼓励他协助湖南境内北军固守岳州, 并且准备进兵收复长沙。王占元是直系三督之一,当然不会接受此一任务。吴光新一直 是候补督军,他不肯接受这个变相督军名义的检阅使,因为只要北军夺回长沙,他就坐 实是督军,何必要这个空名,还要费力气去打仗呢。虽然如此,吴光新在他被发表湖南 检阅使的前一天,就由北京绕道津浦路前往岳州,他绕道的原因是直军在京汉线上,吴 佩孚在郑州设立司令部。

张敬尧从长沙逃到岳州后,依然故态不改,他手下的残兵败将霸占民房,奸淫抢劫, 杀人放火,无法无天。不过张敬尧知道自己没有可能再回攻长沙了,而岳州也非久居之 地,躲在洞庭湖上的江犀舰上,也学了吴佩孚自请撤防那一套,请求撤防北归。他的打 算是想回徐州仍任苏、鲁、皖、豫四省边防督办。他的请求电报简直有点哀告:“…… 如不获请,兵士不服约束,惟有孑身隐遁。”北京政府对这个弃职逃走的败军之将,不 像以前那么温厚可亲了。19日北京政府派张文生为四省剿匪督办,以阻止张敬尧企图回 任,同时以严厉的口吻告诫张:“该革督不得擅离岳州,否则执法以绳!”

北京政府责成张敬尧查明战败责任,张敬尧立刻就检举自己的四弟张敬汤临阵退缩, 其义子张继忠轻弃衡山,请予以褫夺官勋处分。6月24日北京政府下令:张敬汤、张继忠 临阵退缩,均即革职,着该督派员押解来京惩办。并称:“该督业经革职,此次检举, 尚能不循亲私,应从宽免议。”

6月23日湘军开始向岳州前进,25日占领新墙,张敬尧不待湘军到来,就从岳州逃走, 临走前发出宥电,解释为什么放弃岳州,他说:“彼众我寡,非战之罪也。”同时把战 败责任推到范国璋和张宗昌身上,怪他们坐视不救,不战先逃。他的电报说:“前清中 东之役,西人咸谓非中国与日本战,乃直隶一省与日本战耳。质言之,即文忠(李鸿章) 一人与日本战。以今视昔,何以异哉!”徐世昌看到这通电报,拍案大骂:“张勋臣比 拟不伦,真是该死东西!”

6月30日张敬尧逃到了汉口,北洋政府已发表了要他毋庸留任的命令,他听说继任人 吴光新已到汉口,就把湖南督军和省长两颗大印带在自上来见吴,要挟吴索200万元为交 印代价。吴光新一口气回绝他说:“你就是不要一个钱,这两件东西我也不要,你还是 留着待价而沽吧。”7月1日张敬尧过武昌拜会王占元,自称所部尚有一师一旅约2万人, 要求接济军饷,说着竟放声大哭起来,同时双手把督军省长两颗大印也交了出来。北京 政府发表吴新田代理第七师师长,收容了张部七八千人。7月6日冯玉祥旅由常德退往鄂 西,因此湖南境内便没有北军了。


分类:民国历史 书名:北洋军阀史话 作者:丁中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