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北洋军阀史话》170章 惩办祸首处理善后


直皖两系从冯国璋入京接任总统后即开始冷战,前后历时三年,这也是北洋军阀统 治期间一个特色——冷战期长,热战期短。直皖冷战了三年,可是打仗不过三四天。尤 其怪异的,是两系的阵容并不鲜明,真正敌对的,在皖系方面是段祺瑞和徐树铮可指挥 的边防军,在直系方面则是曹锟和吴佩孚所统率的直军。其他各省的两系军人都按兵不 动,坐观成败。

边防军战败,第一个倒台的是段祺瑞。段的失败给徐世昌带来一个美丽的幻想,段 未倒前,徐有如芒刺在背,现在太上政府既垮,他是北洋的元老,自然可以做北洋派的 真正领袖了。徐世昌是大家公认的老狐狸,他有他的打算,他想在直奉两系之间保持一 个均衡,同时希望其他各省的军阀也保持原有地盘和地位,以与直奉两系造成鼎足而三 之势,互相牵制,这样他就可以成为一个有职有权的总统了。所以他希望直奉军都不要 开进北京城来,至于战争完了的后事如——惩办祸首、撤销边防军、改组内阁等等,最 好由战胜一方提出具体意见,由他——大总统统一办理,他主张对段宽大,不为己甚, 只要解除了兵权,就可自由安居,且应予以相当的优遇,至于皖系和安福分子,除了少 数首要外,也尽量少予株连。

徐的宽大主张颇得张作霖的赞同,奉张和皖系并没有血海深仇,不必赶尽杀绝,更 微妙的是他乘此机会如能收集皖系的残余,岂不是壮大了自己,所以他的态度非常缓和。 曹锟主张惩办一切与事实有关的皖系政客和安福系分子,不过他为了保持和奉系的友好, 因此尽可能将就张作霖。可是吴佩孚则主张彻底要肃清安福分子,查抄祸首的财产充作 善后经费,解散安福国会,幽禁段祺瑞于汤山。

直皖战争虽然18日已经结束,可是直到23日直奉两军的先头部队才开到北京,24日 大队人马开到,分别接管了南北苑兵房。

7月23日北京政府特派王怀庆督办近畿军队收束事宜。24日准免财政总长李思浩、司 法总长朱深、交通总长曾毓隽职。派田文烈兼署交通总长,财政、司法两部则由次长代 理部务。又准免京畿卫戍司令段芝贵职。26日令撤销曹锟、吴佩孚等处分。批准京师警 察总监吴炳湘辞职,派殷鸿寿继任。28日准督办边防事务兼管理将军府事务段祺瑞辞职。 令裁撤督办边防事务处。令撤销西北军名义。29日派昭武上将军、热河都统姜桂题兼管 将军府事务。

皖系战败后的主戏是直系要求惩办祸首,直系的祸首名单始终未曾公布,据闻名单 内有曹汝霖、陆宗舆二人,因为这两位是经手向日本借款的人,陆宗舆在直皖开战前还 垫付了定国军(段军)一笔军费。可是曹、陆两人的名字在徐世昌笔下删除了。

江苏督军李纯也电请加入王揖唐祸首之一,湖北督军王占元也请求把吴光新加入, 徐世昌认为这两个人都不在北京,没有直接参加战争,应当另案办理。

7月29日北京政府下令通缉祸首,令文如下:

“国家大法,所以范围庶类,缅规干纪,邦有常刑。此次徐树铮等称兵畿辅,贻害 闾阎。推原祸始,特因所属西北边防军队,有令交陆军部接收办理,始而蓄意把持,抗 不交出。继而煽动军队,遽启兵端,甚至胁迫建威上将军段祺瑞,别立定国军名义,擅 调队伍,占用军地军械,逾越法轨,咨逞私图。曾毓隽、段芝贵等,互结党援,同恶相 济,或参预密谋,躬亲兵事;或多方勾结,图扰公安,并有滥用职权,侵挪国帑情事, 自非从严惩办,何以伸国法而昭炯戒?徐树铮、曾毓隽、段芝贵、丁士源、朱深、王郅 隆、梁鸿志、姚震、李思浩、姚国桢等,着分别褫夺官职勋位勋章,由步军统领京师警 察厅一体严缉,务获依法讯办。其政治交通等部款项,应责成该部切实彻查,呈候核夺。 国家虽存宽大,而似此情罪显著,法律具在,断不能为之曲宥也,此令。”

奉军入京后曾到安福俱乐部去进行搜查,8月4日徐世昌下令解散安福俱乐部,不承 认安福系为政党而认为是一个构乱机关。但又声明:

“除已有明令拿办诸人外,其余该部党员,苟非确有附乱证据者,概予免究。其各 省区设有该部支部者,一律解散。”

这道命令引起曹锟、吴佩孚和长江三督的严重不满,于是徐世昌乃于8月7日补发命 令:

一、“据江苏督军李纯电呈:王揖唐遣派党徒,携带金钱,勾煽江苏军警及缉私各 营。并收买会匪,携带危险物,散布扬州镇江省城一带,以图扰乱,均有确凿证据,请 拿交法庭惩办等语。王揖唐经派充总代表职务,至为重要,乃竟勾煽军警,多方图乱, 实属大干法纪,除已由国务院撤销总代表外,着即褫夺军官,暨所得勋位勋章,由京外 各军民长官饬属一体严缉务获,依法惩办,此令。”

二、“前以安福俱乐部为构乱机关,业有令实行解散,所有籍隶该俱乐部之方枢、 光云锦、康士铎、郑万瞻、臧荫松、张宣或多方勾煽,赞助奸谋,或淆乱是非,潜图不 逞,均属附乱有据,着分别褫夺官职勋章,一律严缉,务获惩办。其余该部党员,均查 照前令,免予深究,务各濯磨砥砺,咸与维新。此令。”

“祸首”呢?中国俗话说:成则为王,败则为寇。皖系失败了,气焰煊天的徐树铮 也落得如丧家之犬,逃到东交民巷。通缉的十大祸首中,除了财政总长李思浩单独逃往 苏俄道胜银行外,全都是躲到东交民巷日本军营内。直奉两系都要求北京政府交涉引渡, 当时外交团中英美法三国公使是帮助直系的,主张驱逐罪魁,可是日本和意大利公使则 持异议,所以东交民巷中只有英、美、法三国公使馆通饬所属侨民不准容留中国男子, 如有容留限即迁出。北京外交部向各国公使馆行文索交祸首,日本公使馆竟坦白承认收 容了十祸首中的九位,其复文云:

“徐树铮、曾毓隽、段芝贵、丁士源、朱深、王郅隆、梁鸿志、姚震、姚国桢等九 人,咸来本使馆恳求保护,本公使鉴于国际上之通义,及中国几多往例,以为事情不得 已而予以承认,决定对于此等诸氏,加以保护。刻将此等诸氏,悉收容公使护卫队营内, 并严重戒告,在收容所内,万不得再干预一切政治,且断绝与外部之交通。兹本使特通 告于贵代理总长之前(此时外交总长陆徵祥称病请假,由颜惠庆署理。)本使此次之措 置,超越政治上之趣旨,即此等诸氏所受之保护,决非基于附属政派之如何,而予以特 别待遇,恰以该氏等不属于政派之故,是以本使馆不得拒绝收容。本使并信贵部对于此 等衷意,必有所谅解也。八月九日。”

外交部接到日使复文,又致书日使云:

“敝国政府不能承认贵使本月九日通告之件,至为抑歉。刻敝国政府,正从事调查 各罪犯之罪状,一俟竣事,即将其犯罪证据,通知贵使,请求引渡,并希望贵使勿令诸 犯逃逸,或迁移他处藏匿为荷。”

日使得书,复词拒绝:

“贵总长答复敝使本月九日关于收容徐树铮等于帝国使署兵营之通告回文,业已领 悉,……惟贵国大总统颁发捕拿该犯等之命令,系以政治为根据,故敝使署即视为政治 犯而容纳保护之。敝使并声明无论彼等将受何等刑事罪名之控诉,敝使不能承认贵总长 所请,将彼等引渡也。”

徐树铮在日本兵营里共住了三个月,后来由日本在天津的驻屯军司令小野寺帮他逃 走。据说小徐化装成一个日本女人,装进一只柳条箱内,由一个日本军官带进火车里一 间头等车厢赴天津。同时京津一路各站都有便装的日本兵严密戒备。小野寺帮助徐脱逃 据说完全是个人的行动,不久他便因此事被调回国。后来作了国会议员。

小徐在柳条箱内被运走时,他在箱内低哼京戏“单刀赴会”。

直到11月16日,日本公使小幡正式照会北京外交部,说徐树铮已从日本兵营逃走。 这时小徐已安抵上海,住英租界麦根路一所洋房内,这所房子是卢永祥部下师长陈乐山 的。

直系胜利后,吴佩孚成为当时最出风头的一个人物,他从衡阳撤军起,就是一时人 望。

8月1日他又露了一手,他表示时局纠纷,旷日持久,特欲公诸国民,拟召开国民大 会,解决时局,草定大纲八条:

(一)定名。为国民大会。

(二)性质。由国民自行招集,不得用官署监督,以免官僚政客操纵把持。

(三)宗旨。取国民自决主义,凡统一善后,及制定宪法与修正选举方法及一切重 大问题,均由国民解决,地方不得借口破坏。

(四)会员。由全国各县农工商会各会各举一人为初选,所举之人不必以各本会为 限。如无农工商会,宁缺勿滥。再由全省合选五分之一为复选。俟各省复选完竣,齐集 天津或上海,成立开会。

(五)监督。由省县农工商学各会长,互相监督,官府不得干涉。

(六)事务所。先由各省农工商学总会公同组织,为该省总事务所,再由总事务所 电知各县农工商学各会,克日成立各县事务所。办事细则,由该所自订。

(七)经费。由各省县自治经费项下开支。

(八)期限。以三个月内成立开会,限六个月将第三条所列诸项议决公布,即行闭 会。并主张将南北新旧国会,一律取消,南北议和代表,一律裁撤。所有历年一切纠纷, 均由国民公决。

吴的主张首先遭到张作霖的激烈反对。所以孕死。

就在这个时候,一件政治喜事出现,就是直系领袖曹锟和奉系领袖张作霖变成了儿 女亲家,张的女儿许嫁曹子,曹锟这个儿子是他弟弟曹锐所生,曹锟领养。中外报纸传 为战争以外的花边新闻。

9年8月9日北京政府特任靳云鹏署国务总理,靳辞职期间,一直是海军总长萨镇冰代 理。靳的辞职是因为安福系倒阁,如今农福系已彻底垮台,而胜利的一方是直奉两系, 张作霖是靳的亲家,曹张又新联姻,也是亲戚,所以靳复任总理自不在话下了。

这是靳云鹏的第二任内阁,内阁名单如下:

外交总长颜惠庆。(署)

内务总长张志潭。(署)

财政总长周自齐。(署)

陆军总长靳云鹏兼。(署)

海军总长萨镇冰。

司法总长董康。(署)

教育总长范源濂。(署)

农商总长王乃斌。(署)

交通总长叶恭绰。(署)

8月20日北京政府任命曹锟为直、鲁、豫巡阅使,9月2日任命吴佩孚为副巡阅使。曹 命吴驻军小站。拱卫京畿吴却另有打算,他率嫡系部队第三师驻节洛阳。虎视中原。他 常写两对联赠人:

(一)欲平大难须尝胆,誓扫倭人不顾身。

(二)花开阳春惟三月,人在蓬莱第一峰。

9年10月12日,直系大将江苏督军李纯突然暴死。

李纯之死成为当时政坛一件惊人的秘闻,因为当时报纸上均以“江苏督军李纯忧国 自杀”为题。但李纯真的是自杀吗?他如果是为了忧国自杀,为何不自杀于袁世凯窃国、 张勋复辟、南北战争或是五四运动等国家危难之际,却在皖系惨败,直系鼎盛之时?这 就是令外边物议沸腾了。

关于李纯的出身也勉强可算小站旧人,他是在小站时代就投奔冯国璋,担任记室。 民国元年冯国璋任直隶都督兼领陆军第六镇,李纯为第六镇第十一协统。第六镇后改为 第六师,国民党二次革命失败后,袁令冯就任江苏督军,即以第六师长畀予李纯,且兼 任九江镇守使,不久升任江西督军。迨冯国璋继任总统,李纯既是冯的嫡系,因此冯即 保李为江苏督军,而江西督军遂由另一直系健将陈光远继任。

冯入京就任总统后,与总理段祺瑞积不相容,李纯联络湖北督军王占元,江西督军 陈光远号称长江三督,为冯支应,颇有声势。在关系的亲近上说,如果由冯国璋选择直 系的第二把交椅,就不会是曹锟而是李纯。

李纯在民国七八年间,颇获时誉,因他主张和平,反对内战,又谦冲为怀,平易近 人。可是他也有短处,容易被人蒙骗。

李纯养成一种悲怆的心境是因为他夫妇未生孩子,民国初年,其妻曾收养一个名叫 菱子的孤女为侍婢。是时菱子只有12岁,天生丽质,伶俐可人,因此极得李纯夫妇的宠 爱,不把她看作是侍女,而当作亲生女。

这个女孩子到李纯家时,李还未升到第六师长,自她进家后,李纯即升第六师长、 九江镇守使、江西督军而江苏督军,李夫妇认为这是菱子带来的好运,因此对菱子更加 宠爱。

当李纯任旅长时,有一次点验部队,在列兵群中,发现一个十八九岁的新兵,眉清 目秀,聪慧可爱,是天津大毕庄人,名叫毕正林,父母早亡,家贫无以为生。李纯亦是 天津人,因为同乡之谊,遂带毕正林回旅部,派在传达处工作。工作期间,毕既玲珑又 勤慎,李甚喜爱,遂命他公余之暇在文案师爷处学习文字,一年后竟能阅读报章和普通 公文。李纯更为满意,遂派毕为随身马弁(即今日卫士)。

不料就因毕正林而祸起萧墙。

毕正林既受李纯特别的宠爱,又天生伶俐,因此李纯的左右和亲眷,对毕都十分赞 赏,于是毕从马弁一步一步地往上爬,当李纯任江西督军的时候,毕即升至上尉副官, 专门办理督军私人事务和家庭琐事。由于毕是李纯的亲信,可以出入李公馆很随便,而 菱子这时正是花信年华,两人不免眉来眼去,一个是少男,一个是少女,很自然地便互 相接近。

李纯于民国6年赴南京接掌江苏督篆,启行仓促,动身前即命毕正林随后雇船押运家 具,并护送眷属。毕和菱子同乘一船,有一次毕在菱子面前开了一句玩笑,恰被李太太 听到,深感不快,抵京后即对李纯说,菱子已长成人,应该给她选一个对象结婚,免得 耽误她的青春。李纯立即想到毕正林,认为两人年龄相若,如果成婚,仍可在督署作事。 不久两人就正式成婚。

南京督署有两个大办公厅,外办公厅是在前院,专供大的集会及接待远来外宾,内 办公厅则在第二层院中,专供督署各处办公及督军个人读书憩息之用。楼上则住有督军 内眷及少数女仆。毕副官和菱子的新房被安置在内办公厅的左后方,所以菱子婚后仍常 到督署内宅陪督军夫人解闷。

菱子变成少妇后,当然一切看来都很成熟,不像未婚以前那么拘谨,有时遇到李纯 也不似昔日那么羞涩。李纯则仍和过去一样把菱子当做孩子看待。不过菱子已是情窦初 开的少妇,所以在动作言笑之间都有一种撩人欲醉的风情,有时李妻不在她也在李纯面 前撒娇,这一来,对40余岁的李纯便不能自持,终有一天因李妻外出,李纯竟与菱子发 生了不可告人的苟且行为。

自此以后,李纯就常常托故把毕正林支派出去和菱子秘密幽会,这样偷偷摸摸地维 持了一年之久。毕正林对此,虽亦微有所觉,但因李督军等于是他的衣食父母,不但菱 子是李纯所赐,即自己今后的功名富贵,也无不惟李是赖,想至此处,也就不予计较了。

有一天,李又派毕去上海为夫人购买衣料饰物,毕于受命之后,为讨菱子的欢心, 特意回转房去问菱子:“有何需要,可由上海顺便带回。”菱子心不在焉地答道:“你 随意买好了!”

毕正林见她面带不愉之色,也不再言语,即反身退出。

他因守法成了习惯,惟恐误了早车,当天赶不回来,即匆匆忙忙出门而去,所幸赶 上了上午早班火车,于12点以前,抵达上海,下车之后,即径至南京路一家大百货公司, 按照预列的货品清单,未换地方,即全部购齐。然后又替菱子选购几件饰物,转到一家 小吃店,胡乱吃饱肚子,在街头雇辆马车,赶往车站,恰巧赶上下午2点的回去快车,晚 间7点,即回到南京。当即雇辆人力车,返回督署,下了洋车满怀高兴,提着网篮,径奔 自己住房去。不料一推板门,业已自内上闩,砰砰拍了两下,亦无人应声。

原来当日李纯用过晚饭,闲来无事,忽想起毕正林已去上海,料毕初到上海那种荣 华地方,一定贪着游玩,当天不能返回,乃放心大胆前往菱子房中寻欢。正当好梦方圆 之时,忽然听到敲门之声,乃忙将菱子推开,仔细一听,竟是毕正林的声音,心中一急, 翻身下床,想寻一隐身之所,暂避一时,无如房内除一张木床和四把木椅之外,再也找 不出藏身之所,窘急之下,只得硬着头皮,厚着面皮,亲去开门,正好与毕正林碰个对 面。毕见督军来开门,心头一慌,急忙向后退了两步,举手为礼,李反窘得无话可说, 只从鼻孔唔唔了两声,急步离去。毕则僵立失神,呆若木鸡,直看李走远,才慢慢回过 味来,无精打彩地走进房中。因有这一耽搁,菱子早已穿好衣服,整好被褥,见毕正林 坐在房屋一角,闷声不响,即含笑问道:“你替上房太太买什么急用之物,她急等要用, 督军刚才亲自来问,你看到他没有?”毕正林正在窘迫无计,不知如何收场之际,被菱 子这一提醒,即时计上心来,当将替菱子买的几样得意饰物,从网篮里面取了出来说: “你先把这几件东西收了起来,我这就上楼替督军夫人把买的急用之物送去,免得她着 急。”于是提起网篮匆匆而去。

这时不过晚间8点钟刚过,正房楼上,灯火通明,俱未入睡,毕走至李的寝门外,喊 声:“报告!”室内李太太听到是毕的声音,即答道:“进来吧!”毕进门之后,见李 纯坐于靠窗的书桌一旁,正在默默地看着一件公文,态度极为冷漠,他心怀疑惧未敢上 前打扰,即转身将网篮内的衣物取出,请李太太过目。李太太约略瞥了一眼,即道: “你买的都很好,回房休息去罢。”毕对适间之事,甚怕督军惦记在心,乃硬着头皮取 出商家开的发票,恭恭敬敬送到李的书桌上说:“这是今天买东西的发票,请督军过目。” 只见李面带怒容,睨视一眼说:“放在这里好了。”毕认李的不悦,可能是仍为适才之 事,故未敢多言,即摒气敛息,悄悄退出。一面向外走着,一面暗自默想:“若不设法 化除督军心中块垒,则自己随时都有生命之虑。”究应如何才能消除这层顾虑?一时却 没有妥当办法。及走下楼梯,见督军办公室的几茶桌椅,略有零乱,乃一面加以整理, 一面筹谋应付之策。

当毕正林正在心绪紊乱,计无所出时,忽闻楼梯声响,有人从楼上下来,回头一看, 正是自己所担心的李督军,见他手拿一卷公文,态度严肃,一径走到办公桌旁,落坐之 后,取过纸笔,稍一沉思,即草草写了张字条吩咐道:“到军法处去把杨处长叫来,就 说我有急事待办,要他快来。”毕应声“是!”立即返身退出。因为毕正林本就识字不 多,对李的连笔草书根本就不大认识,故于出门之后,心中即像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 他想:“督军面带怒容,定是为着奸情被撞破的原故。现在为时已晚,急着找军法处长 前来,必是想趁夜静无人,将自己枪毙。否则,有何事不可等至明天再办?”就这样胡 思乱想,越想越觉可疑,最后想到,如其等待枪毙,何不先下手为强。主意打定,伸手 摸了腰间的手枪并装满子弹,主意愈为坚决。即将手枪提在手中,咬一咬牙关,重新走 回办公室,先从门缝中向内一望,见李纯仍坐在正中的太师椅上,支颐危坐,闭目遐思, 毕乃轻轻掩入,对准李的前胸,连放三枪,李未及呼喊,当即应声倒地。毕见闯下大祸, 一时倒反没了主意,呆若木鸡般,站在原场发楞。此时院中卫兵听到办公厅内急促的枪 声,立即奔来查看,只见毕正林手提短枪,面对僵卧在地的督军尸体出神,料定是他闯 的大祸,于是七手八脚,将他的手枪夺下,又用绳索将他捆绑起来。此时楼上的李太太, 也已闻声赶来,一见丈夫僵卧在血泊中,断了气息,即伏尸大哭,几至昏厥。正在扰攘 之际,卫兵排长杨某亦闻声赶到,略问情由,即奔向电话,取起话机,向军务会办齐燮 元报告情由,并请他前来处理善后。因齐对李与菱子间的暧昧情形,早已有所耳闻,只 以身为部下,对这类隐密私情,未便明言谏阻,于今一听说“督军乃毕正林所杀”,即 明白了九成,当即乘车赶到督署,先向毕正林作了简单问话,复劝李太太同至楼上,商 议善后之策。

经齐燮元与李太太仔细商讨的结果,认为如果按照实情公布出去,对李督军的声誉 颇为不利,不如将实情隐密起来,编造一套光明正大的说词,对外发表,较为恰当。经 李太太同意这一原则,即由齐出面,将毕正林叫到面前,斥责了几句,又命人取来500银 元,说:“按你所犯罪行,即使全家枪毙,亦不足偿其罪,因督军夫人念你平素尚无大 错,特赏你路费500元,限你带菱子,连夜离开南京,对任何人皆不许泄露本案真情!” 毕叩头谢恩带着菱子走了。齐乃复对在场的官兵严厉告诫一遍,并找来一名随李多年的 秘书,将详情向之说明,命他连夜伪造李纯一份遗书,大意是说:“纯生不逢辰,清政 凌替,因不忍坐视神州陆沉,始投笔从戎,原冀革命成功之后,跻国家于富强之域,讵 料未增御海之力,反蹈阋墙之祸,蒿目时艰,五内如焚,徒以人微力薄,无补艰钜,痛 心之余,惟有一死以谢国人。纯死之后,愿我袍泽,深体愚衷,一切听由中央处理,勿 得无理滋闹,九泉有知,亦瞑目无憾矣。”写好之后,齐复略加修改,即据以发出通报, 并向北京政府呈报备核。

李纯死后,江苏督军出缺,江苏人想借这个机会拒绝外省人任苏督,或者根本实行 废督,并且说齐燮元资望太浅,不能骤任一个大省的督军。北京政府也想借此机会先废 苏督,可是曹锟张作霖打来会衔电报,指废督为无政府派主张,于是先废苏督之议遂成 泡影。

谁继任苏督呢?陈光远希望由长江三督之一的王占元自鄂调苏,自己由赣调鄂,以 齐燮元或新崛起的吴佩孚督赣。齐燮元想坐升苏督而废巡阅使,或者抬出王士珍为巡阅 使。北京政府想派王士珍或靳云鹏或吴佩孚为苏督兼任巡阅使。张作霖却极力保举张勋 出任苏督兼巡阅使。直系怕夜长梦多,闹出其他纠纷,也为了抵制张勋,乃授意北京政 府于9年12月3日发表王士珍为苏皖赣巡阅使,齐燮元署理江苏督军,何丰林为淞沪护军 使。

何丰林的护军使是齐燮元所保荐,自卢永祥调任浙督后,何因资格和政治理由,不 能继承护军使地位。因为直皖两系都争夺上海这个地盘,苏督自冯国璋以迄李纯,都要 收回上海,纳入江苏范围内,不愿意留一条皖系尾巴在江苏辖境内。现在皖系已被打倒, 直系正可以乘机收回上海地盘,可是齐燮元因为自己资望尚浅,升任苏督已是喜出望外, 为了息事宁人,便顺水推舟。

李纯之死,上海和会也无疾而终。早在9年6月6日广州军政府总裁岑春煊罢免了南方 总代表唐绍仪,代之以温宗尧。民国元年,唐做北方议和总代表,被免于袁,和这次做 南方议和总代表被免于岑先后如出一辙。温宗尧到上海后,也和北方总代表王揖唐一样, 没有人理睬他,不久岑春煊自己也垮了台,他当然更无地位。北方总代表在朱启钤时代, 其交际费列有赌具、花粉种种。王揖唐用钱的黑幕更多,最后一任总代表是李纯兼任, 李纯在南北战争中一直扮演和平老人,是和谈幕后重要人物,他也愿意担任议和的总代 表,可是迨他出任总代表后,事实上南北已无和谈的情事,因为南北之争已变成南与南 战,北与北战了。

李纯死后,继任督军齐燮元开具8年6月后和谈代表办事费470355元,而各代表所购 汽车,各代表公馆内化妆台、绣花枕、雪花膏、香粉、字画、代表眷属车费及所用香烛、 元宝、麻雀、扑克等项均列入。这项报销在北洋政府中本不足为奇,可是在和谈代表办 事费中列出,真使人啼笑皆非。北京审计院把不能报销的剔出来,苏督和审计院大打一 场笔墨官司。

张勋和张作霖是儿女亲家,直皖鏖兵时,段祺瑞指曹张勾结张勋进行复辟,张勋有 号电(9年7月20日)辩诬,电云:

“报载定国军檄文有曹张等勾结张勋出京重谋复辟等语,不胜诧异。勋自丁巳以还, 三载于兹,不问外事,近日段氏称兵,京畿震动,室家迁徙,比户皆然。勋既无在京安 置之文,讵有私自出京之罪!至于往事,在勋感受旧思,恩图报称,博浪之锥,止于一 击。况在徐州会议之时,段氏代表列席赞成,众目睽睽,事实可按。迨夫事举,段氏忽 持异议,勋年将七十,但求作太平之民,永拜共和之赐。……”

直皖战后,张作霖有极大的发言权,曾一再电保张勋为长江巡阅使或陕甘巡阅使, 北京政府不敢起用张勋,又怕得罪张作霖,所以擢用张勋旧部张文生为安徽督军。

张作霖保举张勋为巡阅使,一因亲戚关系,一则想利用他扩充奉系的地盘,他一再 电保未获邀准,便又牵连到他个人面子问题,他不发怒则已,一怒而天下动,不独徐世 昌、靳云鹏为之失色,连曹锟也不能不退避三舍。

10年1月26日北京政府特派张勋为热河林垦督办,张勋赌气不干,他说:“我生平只 会带兵,不曾学过种树。”徐世昌派王乃斌到天津劝驾,好像张勋不出如苍生何之叹!

张作霖赴天津常下榻张勋家中,张作霖的随员如袁金恺、金梁、商衍瀛、谈国桓等 都是逊清遗老,尤其是商衍瀛是逊清的老翰林,在张勋幕中当过文案,是由张勋介绍给 张作霖的。

张勋薄热河林垦督办而不为,使北京政府对张作霖无法交代,因此徐世昌和靳云鹏 一再向这位关外王解释:“绍轩(张勋字)犯过推翻民国的大罪,我们一口气起用他是 说不过去的,先让他做林垦督办为过渡,将来再转任其他要职就不怕别人说闲话了。”

可是徐、靳又怕直系生反感,所以向曹、吴解释说:“我们用张勋为林垦督办只是 敷衍雨亭(张作霖)的面子,是不得已的,请别误会。”

张作霖也不全是厚爱于张勋这位亲家,有一半是扶植张勋为羽党以对付直系,所以 他又保荐张勋为察、热、绥三特区的巡阅使,这就是显露了张作霖不以做东北王为满足, 他还有意把力量由东北扩充到西北,把察哈尔,热河和绥远三个特区都纳入他的王国范 围内。


分类:民国历史 书名:北洋军阀史话 作者:丁中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