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北洋军阀史话》212章 张作霖率军六路入关


齐卢之战爆发前,卢永祥曾派其子卢小嘉,偕奉天驻沪代表杨敏恂去奉天活动,希 望张作霖能率兵入关,报战败之仇而与卢有所呼应。这很迎合奉张的私心,所以张作霖 遂于13年9月4日响应浙卢反直的军事行动,7日邀宴各国驻奉天的领事,宣布由于直军在 山海关增兵进迫,故决兴兵入关,请各国领事通知各国侨民离开秦皇岛。

同时张作霖发表了六军人事命令为:

总司令张作霖

第一军总司令姜登选

副司令韩麟春

第二军总司令李景林

副司令张宗昌

第三军总司令张学良

副司令郭松龄

第四军总司令张作相

副司令丁超

第五军总司令吴俊升

副司令阙朝玺

第六军总司令许兰州

副司令吴光新

奉军总司令部设于锦县,分三路布防,以第三军一师一旅兵力守山海关;第一军兵 力两旅驻绥中;第二军兵力一师一旅向朝阳进展;第五第六两军则利用其骑兵队分攻开 鲁、赤峰;第四军集中锦县为总预备队。向朝阳进攻的一路是主攻,围攻热河,其余二 路采取守势。

奉军兵力,除了派定作战任务的上述各军外,还有未调动的四混成旅及吉、黑方面 军队,更有蒙古骑兵亦决定赴奉助阵。

海军方面,张作霖虽经数年筹备,且在葫芦岛有所经营,不过其军舰多为江防舰, 另一部分则是征用商船加设炮位武装的,不能适用于正式作战,因此在海上的力量,似 较直方为劣。张作霖本有一个计划,拟用这些不能作正式海战的军舰偷运陆军赴山东登 州,以扰直军后路,可是这个计划过于冒险,加以吴佩孚洞烛机先,委派郑士琦为直鲁 海疆防御总司令,迟云鹏为总指挥,担任沿海防务,以打击奉军登陆登州的计划。

奉方的空军一向在张作霖积极发展下,受中外人士所称道,张作霖致曹锟信中,有 “以飞机候起居”句为自豪。而在奉军入关时旅居京津的外侨均紧张万分,要求外交团 向奉军交涉,阻止奉方飞机轰炸京津,后来日本的驻华武官表示意见,认为奉方飞机不 能在长距离中飞到京津轰炸,这一来人心才勉强安定下来。奉方空军编为三大队,以葫 芦岛为空军根据地,向山海关、喜峰口活动,对于侦察军情、破坏直军铁路交通、扰乱 直军军心和后方人心都极收效。这是中国内战中首次的空中活动。

张作霖自从第一次直奉之战失败后,鉴于老兵老将的不中用,所以起用少壮派训练 新兵,期以复仇为旨志,如姜登选、李景林、张宗昌、张学良、郭松龄都算是奉军中的 新人,而张宗昌和李景林则是奉军中的客籍将领。

张宗昌投靠奉系,一直不受重视,若不是这次用兵,张宗昌是不可能崛起的。

原来张宗昌自攻湘失败后,孑然一身,曾西走洛阳,吴佩孚闭门不纳,只好出关到 奉天,求张老帅栽培。张作霖对这位本家很冷淡,只聘为巡(阅使)署高等顾问。张宗 昌的目的是带兵,可是奉系排外思想很浓,对这位山东大汉,又是败军之将,自不会轻 易给他兵权。

第一次直奉之战,当战事将发未发之际,吴对奉军下了一着冷棋,几乎竟收全功。 他暗派干员持兰谱到黑龙江与黑督吴俊升约为兄弟,叫他按兵不动,同时委派高士傧为 吉林讨逆军总司令,卢永贵为副司令,打算一举颠覆奉系巢穴。高士傧是孟恩远之婿, 孟督吉林时代的吉林暂编第一师师长,后来孟被张作霖赶走,高自然连带去职;卢永贵 是高的旧部,张作霖曾收编卢为中东路山林剿匪司令,驻防中俄边境绥芬河一带。高奉 吴的密令,在哈尔滨登陆,单骑驰入卢营,卢见了老上司,当然服从一切,高、卢联合 起来,在民国11年5月26日由中东路终点绥芬河直向哈尔滨杀来,沿途各站奉军护路队望 风迎降,纷纷易帜为“讨贼军”番号,张作霖为之震动。高、卢率部由火车一直开到宁 古塔附近海林站,忽感兵力不敷,下令停止前进。原来高不善用兵,行军500余里,经过 十余小站,采取步步为营方略,每到一站就分出若干人驻守,站越过得多,前方部队越 剩得少,到海林站时,仅剩万把人左右。卢的基本部队原本才有2000人,发难时收编两 巨匪各5000人以上,又陆续收编护路队二三千人,合共15000人。他们到海林站时,探知 宁古塔有奉军一团驻防,距海林站仅60余里,深恐被拦腰杀过来截断他们归路。其实吴 派他们的任务是别动队性质,是一支奇兵,并不是正规军任务,自不需要步步为营,只 要扰乱和突袭,攻其不备,胜则入穴取子,如果能一鼓攻入哈尔滨,则不难造成四方响 应的局势。不料高、卢到了海林站停了两个星期,不进不退,瞻顾迟疑,这一来却给狗 肉将军张宗昌开辟了一条富贵功名的大路。他这时在奉军中位列闲曹,而张作霖尚在关 内打得头昏眼花,不料祸起萧墙,自家地盘内异军突起,为之手足无措,于是张老帅想 起了这个专打烂仗的本家——张宗昌。

张作霖电派张宗昌赴哈尔滨招收队伍抵御高、卢,张宗昌在哈尔滨是旧游之地,人 头很熟,不过当地防军长官张焕相不以正眼相觑,张宗昌左拉右抓,只弄到500多条枪。 他就带了这“五百名刀斧手”,要了一列火车,把车门和车窗紧紧关起来,不让别人知 道虚实,一口气向北冲。张焕相暗暗好笑,心中说:“这个冒失鬼,真是胡搞,就拿这 么一支部队上前线,大概活得不耐烦了。”张焕相以为自己很聪明,把张宗昌当作炮灰, 自己隔岸观火。怎料张宗昌碰到的敌人是个大傻瓜,既不知兵,又无胆量,他看见哈尔 滨开出了军车,竟抱着牺牲别人的战略,命令临时招来的民兵1000多人上前迎战,却把 山林警卫队保护自己的司令部,那些民兵都是有身家性命的人,遇上张宗昌所率领的亡 命之徒,怎能对垒,才一接战,张宗昌这边就扔手榴弹,吹号冲锋,民兵不战而溃,牵 动了山林警卫队和招安不久的匪军,莫名其妙地就垮了。高仕傧先向绥芬河退却,继而 再退东宁县,最后高、卢二人化装逃走,在路上被高的另一旧部俘获,电报张老帅献功, 张复电“就地正法”。吴佩孚这支奇兵遂因用人不当而烟消云散。

张宗昌自此遂被张作霖刮目相看,第二次直奉战争前夕,他的部队已扩充到1万人, 可是奉张始终不想重用他,仅予以绥宁镇守使的虚衔,不给他饷械。

张宗昌在这一地区混过很久,而且会讲几句俄国话,这时白俄的谢米诺夫残部退到 绥芬河,张宗昌和他一咭哩咕噜,公然收编了这支白俄军,实力平添了五六千白俄人马。 他没有军饷,于是滥发军用票,白纸上盖着镇守使官印,填上五元、十元。他是个十足 的亡命徒,打滥仗能手,根本不知道发行了多少军用票,也不知道自己乱糟糟的军队有 多少,完全是老粗白手成家的一套本事。可是他占了一个便宜,在关外的山东人很多, 他是山东人,山东老乡大家互相关照。他对同乡也好,山东老乡对他也好,他在东北却 是占了不少东北人的便宜。

奉张始终瞧不起这支破滥部队,他重视新人才,想把所有杂牌军次第解散。先调张 宗昌移防奉东辉南县一带,令他与李景林隔一道蛤蜢河演习秋操,自己亲临观阵。奉张 本意是让李景林部战胜了张宗昌部,然后以张部不能作战为由解除其武装。不料演习时 张部乱糟糟地渡了河,李部节节后退,奉张愕然,为之刮目,乃派李和张为奉军一、二 两军军长,布防山海关。奉张以张宗昌充前线,后来却成全了张宗昌,因为第二次直奉 战争,直军战败,由于吴佩孚部下都是山东人,吴败后,老乡不打老乡的心理,使吴部 都投入张宗昌旗下,因此造成了张宗昌的“直鲁新系”。


分类:民国历史 书名:北洋军阀史话 作者:丁中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