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北洋军阀史话》220章 张作霖入京出京


13年11月24日张作霖到了北京,先一天奉系大将李景林率部到北京预为部署,李景 林这次战功显赫,他首先进入天津,把降奉的直系大将王承斌的二十三师全部缴械,王 逃到天津英租界避难,通电辞职。李景林到北京后,气焰甚高,将所部分驻城内外重要 据点,接着郭松龄也带了一团精锐部队进驻北京城北的黄寺,控制着北城的两个城门, 张学良则带了一个营进驻城内顺承王府,这个王府就是张作霖在北京下榻之所。

奉军源源开入北京,压迫国民军让出北京、保定、宣化等防地。张作霖入京后戒备 森严,他对部下表示根本对冯玉祥不能信赖,同时也瞧不起冯。

传说冯玉祥到顺承王府见张时,行了叩拜大礼,并和张学良结了把兄弟,这似乎是 不确的,冯虽然有意疏通奉张,可是奉张对冯自始就有戒心。

张作霖入京后,冯的声势被打下来不少,北京城内冯的防区也被奉军强迫让出,因 此国民军的高级将领颇有愤愤不平之意。

11月30日晚,胡景翼和孙岳连袂见冯,把自己防区被奉军逼迫让出的情况一一向冯 诉说,对于张作霖咄咄迫人,根本不把国民军放在眼中,也不把国民军当做友军的一切 尽情向冯倾诉,冯问他们如何应付,他们不约而同地主张擒贼擒王,趁张父子都在北京, 发动突击把张父子乱枪打死,奉军失去了张作霖父子,便很容易安抚的。胡景翼和孙岳 还草拟好一道向奉军防区及顺承王府进攻命令,请冯签署。冯听了颇为动容,也感到今 后无法和奉张相处,不如趁此千载良机,大干一场。因此便和胡、孙两人反复研究,同 时下令警卫部队准备应变。但他们仔细研究后,认为奉军完全是备战姿态进入北京,向 奉军突袭,没有必胜把握,恐怕画虎不成反类犬,因此商量了一夜,又下令取消应变命 令。

冯、胡、孙的秘密会议消息,在12月2日晨被张作霖知道了,他在这天早上10时下了 一道紧急命令,所有奉军全部撤离北京,他也未向段祺瑞辞职,便匆匆乘火车去天津。 他的火车戒备森严,如临大敌。他到天津后,奉军一部分就退回关外。

张作霖入京出京,显示北方政局的严重不安。虽然直系垮台了,可是胜利一方已埋 藏了随时可以爆发的炸弹。张作霖出京后仍和段祺瑞表示好感,双方信使不绝,一切军 国要政,段都和张连系,段、张、冯之间,段似乎和张的关系比段、冯关系好得多。

张作霖率部出京后,冯玉祥的部队就分别进驻奉军留下来的防地,于是北京又重入 冯军手中。

早在冯军发动政变进入北京时,冯就下了两道命令:一是逮捕曹锟的嬖幸,当时在 北京的红人李彦青;另一道命令是扣押前财政总长王克敏。冯对这两人的私怨是因为冯 误会这两人故意不给他军饷,王克敏管财政,李彦青管军需。李在保定时代是曹的军需 处长,在北京时代是军需副总监,不管他官阶有多大,他可以左右曹锟,北京人把他和 西太后下边的李连英同等看,然而李彦青不同于李连英的是他和曹锟中间有不可告人的 丑事,所以他权倾一切,为人侧目。

冯部很顺利地捉到了李彦青,这位红极一时的小人终遭枪决。冯要杀李彦青不只北 京人称快,全国的人民包括直系旧人都称快。

冯部去捉王克敏,却给王脱逃了,其实也可以说是王的运气,也可以说王这个人有 心计。王字牧鲁,浙江杭州人,在广东出生,是前清的举人,得到赵尔巽和杨士骧的保 荐做过光绪时代的直隶观察使,后来担任留日学生监督,民国6年担任北洋政府的财政总 长,8年担任南北双方代表在上海举行和谈的北方代表。12年冬重任财政总长兼中国银行 总裁。曹锟贿选后就成为曹的财政总长,这时北京财政情况恶劣万分,冯担任陆军检阅 使,在北京扩充了很多军队,向王索饷,王当然无钱可发,因此冯对王恨之入骨。

政变后冯部入京即派军队到王宅捕王,军队进入王宅,直奔王的卧室。王的卧室是 两卷式套房,王起床在后面一间盥洗,前房窗子也已打开,军人们都是土包子,见王的 卧室窗子打开,里面无人,以为王闻风逃走,遂不入室搜索,改往其他房间搜查。因此 王遂乘机从后门逃出,藏匿于他的仆人家中,迨军队过后,王才乘车奔赴东交民巷中法 银行。王已逃到东交民巷,冯军再度入王宅搜索,直奔王卧室的内层,只见澡盆中所流 的洗澡水还是热的,桌上早点摆好还来不及吃,王已鸿飞冥冥了。

冯玉祥在张作霖出京以及黄郛内阁解散后,也提出辞呈,表示打算出洋游历,并无 意在北京贪恋权位。同时他本人就去西山休息。

然而,冯军仍在北京城内外,段执政对冯也不能不加以敷衍,因此执政府和西山道 上便也车马往来不绝于途。

段在两大势力之间,奉张既不好惹,小冯又近在咫尺,左右为难,这种日子和当年 袁死后的段老虎比起来,真不可同日而语。

曹锟垮台后,最惨的不是吴佩孚,而是那群拿了钱投曹锟票的国会议员。因为北京 方面正如火如荼地检举参加贿选的议员,这批当时被称为猪仔的议员们,于是便成为丧 家之犬,北京人看到先几年皖系失败后安福系议员的可怜相,现在又重见于贿选议员了。

这些议员们纷纷自北京逃到天津,并在天津发表宣言说他们在北京不能行使职权, 已将国会移到天津了。当然这种宣言根本没有人理。

13年12月2日临时执政府发表人事命令,以胡思义任江西省长。2日的阁议,通过了 善后会议组织法大纲,以及善后会议条例。该条例于12月24日始公布,可算是一个难产 的东西,因为南方多不支持,而孙中山已北上,孙和国民党都明显地反对善后会议。因 此有人主张先召开六巨头会议,六巨头是:孙中山、段祺瑞、张作霖、卢永祥、冯玉祥、 唐继尧。这个酝酿没有成为事实。

段祺瑞的临时执政,做得并不愉快,因为要敷衍和协调奉张和新兴的国民军,他宣 布召开善后会议,重建新的政治环境,可是孙中山和南方各省都反应冷淡。

临时执政发布了一连串的人事命令,可以看出当时的政治是不稳的。

13年12月3日特任卢永祥督办直隶军务善后事宜,杨以德暂兼代直隶省长。这一天, 在南方,李宗仁就任广州方面所委任的广西绥靖处督办,黄绍雄为会办。4日临时执政公 布了临时法制院官制,任姚震为临时法制院院长,派龚心湛兼任赈务督办,蔡廷干兼扬 子江水道讨论委员会副会长,袁良为全国水利局总裁,李仲三为副总裁。5日以钟世铭继 任财政部次长兼盐务署署长、稽核总所总办。

5日,东三省巡阅使张作霖电北京执政府请裁撤巡阅使一职,愿先自东三省实行为倡 导,第二天张作霖又通电宣称已将镇威军名义取消,并停止战斗形式。

苏联驻北京公使要外交部转告奉军张宗昌,请其将所部的白俄兵解散,外交部拒绝 了苏联这项要求,理由是这批白俄军人已经归化了中国,应该是中国人了。

由于张作霖的通电,北京执政府遂于12月10日颁令各省巡阅使均着即行裁撤,东三 省一切军队仍由张作霖指挥节制,特任张作霖督办吉林军务善后事宜,吴俊升督办墨龙 江军务善后事宜。

同日,冯玉祥通电取消国民军名义,并即解除总司令职务。

12月12日执政府向北京的外交团声明,前黄郛摄政内阁所下命令,一概有效。先三 天,就是12月9日执政府下令免除张景惠的督办全国国道筹备事宜,以黄郛继任。

从这一连串的人事命令中,可以看出执政府尽量在张作霖和冯玉祥两大势力中求得 协和,促成双方各退一步,各进一步。

12月13日执政府的阁议作成了三项决议:(一)撤销曹锟宪法。(二)宣告《临时 约法》失效。(三)消灭国会机关。留在北京的非常议员听说政府将下令取消宪法并及 约法和国会,大失所望,纷纷集会共商应付办法。这些议员们在反对曹锟贿选时饱受迫 害,待到曹锟垮台,满以为可以出头了,结果依然受到解散的命运,那个时代的民主政 治是多么的多灾多难。


分类:民国历史 书名:北洋军阀史话 作者:丁中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