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北洋军阀史话》238章 吴、张两巨头北京会晤


颜阁摄政徒具虚名,主因由于奉方不予支持,吴佩孚见奉方态度冷淡,乃于15年5月 18日电张作霖,请促陆军总长张景惠、内务总长郑谦就职。张则有一坦白直爽之效电复 吴,否认护法,有兄坚主护宪,弟自不反对,惟因有13年之事,关系人格,难以赞同。 查13年黄郛摄阁弟所支持,此时颜又复职弟如何交代。电末并主张在军事未结束前,中 央须以维持军事外交为重,最好大家能入京见面晤谈,并邀集袍泽名流,作一简单恳切 之协商。又电云:

“历次政变,均系政客从中播弄,傀儡武人。东电即系揭破鬼蜮伎俩,素仰质直, 如湘事略定,即请北上,见面一谈,诸事无不可以解决也。”

这两通电报,可算张作霖表露了最坦诚的态度。

吴佩孚留在武汉,主要由于湖南问题,他想稳定了湖南再从容北上,可是天不从人 意,湖南问题就是无法解决,他北上之期遂一延再延。现在中央政务已成僵局,似乎他 不入京和张作霖面谈,就没有可以解决之道,他被迫只好作北上的安排,王怀庆在北京 为吴准备行辕,吴来电要四照堂为行辕,第二次直奉战前,吴就是在四照堂点将,结果 一败涂地,现在吴重返北京,和奉张同为战胜英雄,他选择四照堂是有深意的。

张作霖的亲信王琦,奉命替张作霖准备行辕,奉张属意顺承王府,王琦负责修葺。

由于吴、张均有赴京表示,时局重心便集中在这两大巨头何时入京?以及何时会面?

颜惠庆摄阁后,由于各部总长俱不就职,因此自觉无趣,亟须找台阶下。到18日以 后,由于吴、张有入京解决时局的打算,颜乃不复言退,财长顾维钧、农长杨文恺、海 长杜锡珪、交长张志潭均表示可以就职。吴的高级代表齐燮元由北京返汉口后,曾电北 京,谓杜锡珪、杨文恺、张志潭将于22日赴京。张志潭亦电颜谓俟杜、杨两位到汉见吴 佩孚后,即同车北上。

5月26日吴佩孚派刘玉春率卫队旅扈从北上。以杜锡珪为留守司令。齐燮元、张其锽, 杨云史随吴北上。

27日晚吴一行抵郑州巡视,28日晨抵开封,即晚赴洛阳阅兵。30日回郑州,立即北 上,与阎锡山在石家庄会晤。

31日吴在石家庄开军事会议,阎锡山、田维勤、王为蔚、王维城均列席。吴以靳云 鹗逗留保定,顿兵不进,虚魔饷糈,贻误戎机,决定免除靳云鹗的讨贼联军副司令、第 一军总司令、河南省长和第十四师师长本兼各职。派靳为陕西督理。

吴把他身边三大将之中最有战功的靳云鹗免职,各方闻讯大为震惊。

5月31日晚,吴佩孚偕田维勤、米振标、王维城、王为蔚专车抵达保定,驻节光园。

吴抵保定时,先一天被吴免职的靳云鹗在车站迎候。

关于靳被免职,传说原因不一,在当时不仅震动各方,而且引起揣测,据说:

一、靳云鹗主张联冯讨奉,他曾受命入鲁攻击张宗昌,交手后对奉军的战斗力估价 甚低,可是后来吴决定联奉,使靳到手的山东地盘,因为吴的联奉计划而打消,使靳大 为怨望。

二、回师河南,河南可以说是靳打下来,可是吴不派他督豫,却派久战无功的寇英 杰督豫,他只落得一个河南省长,所以靳怨上加怨。

三、孙传芳对联奉亦不赞成,他因为有赶走杨宇霆、姜登选的一段旧事,吴联奉, 孙不便反对,因此暗中与国民军尚保持联系。孙、靳结合再组“新直系”之谣一天紧似 一天。吴初未介意。后来国民军猛攻大同,阎锡山迭电告急,吴电令靳率部兼程赴援, 靳在保定竟按兵不动,奉方疑靳受吴主使有收编国民军之意,因此奉方亦按兵不动。所 以吴如果不去靳,即不能取信于阎锡山,也无法和张作霖合作。

四、传段其澍往来于保定、长辛店之间,与靳云鹗、田维勤及孙传芳代表晤谈。这 就是“新直系”呼之欲出。

吴借阅兵为名,在开封、洛阳、彰德布置军事,靳部王维城表示绝对服从吴的命令, 所以吴遂下令免靳。

吴、靳表面上不伤和气,吴抵保定的当晚,靳随吴至光园共餐。吴安慰靳说:“人 各有志,不可相强,你不赞成联奉讨冯,你就站开,让别人来干好了。我不勉强你。”

吴委齐燮元兼任第六军总司令,留守保定,接替靳的职务。

奉张为了配合吴,也解决了吴所不喜欢的赵杰部队,以示投桃报李之意。张由奉天 动程入京的行期也一改再改,他的卫队旅由张学成率领,于31日晨10时抵天津,分驻河 北。

由于吴、张会晤在即,国会议员们乃于5月28日在北京召开参众两院行政筹备委员会, 议决五项:(一)各以私人分电同乡议员北上。(二)调查在京议员人数。(三)推代 表向颜惠庆索经费。(四)清理文件。(五)审查宣言。29日继续开会。30日发表宣言, 略谓13年11月段祺瑞窃据首都,毁法乱政,国会中断。现在暴力既除,国家不可一日无 国会。兹决在京继续开会。31日又电汉口吴景濂、庐山张伯烈请克日北上主持。

可是国会议员虽吵得很凶,但没有人作主,不要说经费无着,甚至连院址也收不回 来。

吴、张虽已分别前往北京,但是吴到了保定即裹足不前,张作霖则于6月5日姗姗迟 来,也只驻节天津。张是5日晨4时启程入关,郑谦、杨毓珣和八大处随员同行。6日晨抵 天津,张学良、褚玉璞、李景林5日晚均赴唐山恭迓。奉天军署由杨宇霆代拆代行。

张作霖抵津后,直鲁联军将领当晚在行辕公宴老帅,并开秘密会议。

这时吴、张均同意,双方各派代表在天津开吴、张预备会议。这是双方幕僚人员想 出来的好办法,因为吴既固执又武断,张也不是柔顺之辈,两巨头见了面,万一一句话 不投机,一定当场决裂,真的决裂了,就很难补救。

6月7日上午天津召开吴、张巨头会议的预备会。奉张派郑谦、张景惠。直吴派张其 锽、张志潭出席会议,这次会议预定三天,讨论内容分为军事、政治和法律三方面。第 一二两天大家交换意见,对于军事方面很能协调,就是奉、直两方合作进攻西北国民军, 奉军攻多伦,吴军攻南口,直鲁联军任后方,各军粮糈自筹,吴、张相约不与国民军单 独媾和。至于政治方面,颜惠庆摄阁问题奉方本采杯葛,而法律方面国会问题更为张作 霖所反对,这样一来,天津会议中三大问题只有三分之一可以解决,三分之二都无法达 成协议。张作霖乃电召杨宇霆入关,杨于9日晚抵津,即晚偕郑谦、张景惠与张其锽、张 志潭继续会议。杨发表反对护宪的三大理由:(一)奉天在段执政时代已自由任免官吏。 吴现在也是自由任免疆吏,两人所行所为都与宪法精神不符,此时高喊护宪,至少吴、 张两人所派的疆吏和官吏均不合法。(二)如果依从宪法,宪法规定军费的支出不能超 过国家财政收入四分之一,可是现在的军队,事实上数额超过了宪法规定若干倍。(三) 宪法中规定军队是义务征兵制,今天亦办不到。

奉方提出的理由都好像很有道理,总之奉方就是不赞成护宪,因为宪法是曹锟所颁, 而第二次奉直战争,奉方就是高举反对贿选的大旗对曹,今日若护宪,是自食其言。6月 10日整天会议,初步获致的结果是:(一)不谈宪法,(二)军事合作,(三)颜阁过 渡,自动辞职。11日开末次会议,当夜10时杨宇霆、郑谦假张志潭宅宴张其锦,张其锽, 即于12日晨离津赴保定向吴佩孚报告天津预备会议经过及结果。张其锽离津后,杨宇霆 也于当天折返奉天。

张其锽抵保定后,即赴光园谒吴,就天津会议中奉方具体态度娓婉向吴分析,如果 在维持颜阁一事上坚持,必与奉方决裂,颜惠庆的摄政内阁仅为直系保持颜面,只要面 子过得去,即应找台陛下。吴佩孚对张其锽的报告很重视,遂不再坚持颜阁问题。

现在时局重心问题转到颜内阁身上,变成颜惠庆下台可以促成吴、张两巨头会晤, 而吴、张会晤对中央大局才能有所开展,因此协调的箭头转到颜惠庆用什么方式下台? 既然要保持吴的面子,先要让颜的内阁开成一次内阁会议,在此以前,颜虽宣布复职, 可是内阁各阁员一半以上都没有就职,在实质上还不是一个内阁,因此吴的亲信便亟亟 奔走促成颜阁和阁员就职。张其锽代表吴于6月18日入京,邀请摄政总理颜惠庆、财长顾 维钧、交长张志潭、法长张国淦晚餐,商量促成颜阁办法。由张其锽电邀逗留天津的内 长郑谦,郑于19日晚来京,于是吴、张双方代表又在北京开第二次预备会议,这次会议 的主题是研究颜阁下台的手续问题以及吴、张入京日期。最后双方更迈进了一大步,就 是不再提护宪护法问题,以减少外界以讹传讹。当晚张其锽回保定,郑谦回天津,分别 向吴、张报告北京预备会议详情。

6月20日下午4时,颜惠庆摄政内阁召开第一次内阁会议,也是最后一次会议,内长 郑谦、陆长张景惠、外长颜自兼、财长顾维钧、农长杨文琦、海长杜锡珪、法长张国淦、 交长张志潭均出席,会议决定,推杜锡珪代理国务总理,顾维钧并辞外交总长。

杜锡珪代理国务总理后,以田应璜为内务总长、任可澄为教育总长。并正式通告杜 锡珪于6月23日就任代理阁揆。

北京国务院并于23日通电全国,略谓:

“政枢中断,内政外交动呈险象,京师根本重地,同人等经各方敦促,不得不勉为 事实上之维持。越月以来,区区苦心,当能共谅。现军事正在积极进行,而关税会议继 续谈判,自顾菲才,实难胜任。亟请另选贤俊,主持一切。庶目前外交军事可赖推行, 将来完成法律问题亦可循序而达。”

这一道通电,前半段是敷衍奉张,后半段为秉承吴孙,措词对双方均能兼顾。

杜锡珪在吴佩孚一年半以前乘决川舰浮江两湖的时候,曾暗中救了吴,因当时段祺 瑞密令海军夜袭吴的座舰,杜锡珪在千钧一发的当口通知吴及时逃脱,否则吴可能就死 在长江江上了。有这一段患难交情,所以颜惠庆内阁辞职后,吴即请杜代理,以作为投 桃报李。

颜阁问题,吴、张各让了一步,既维持了吴的颜面,又尊重了张的意旨,这一来吴、 张会面的障碍总算勉强撤除,剩下来的问题就比较可以协调了。

北京国会议员希望在张作霖未入京以前做成事实,可是大老板还没有取得协调,无 枪无勇的议员能有何作为呢?

杜锡珪的代阁勉强成立,这个代阁的目的,是促成吴、张的入京,并且表示吴、张 的第一次和第二次预备会议,都已顺利完成了他们的工作。因此杜代阁后,即分别电迎 吴、张入京。

6月25日,张宗昌、张学良,由天津赴北京,为奉张布置。第二天张作霖入京,当晚 5时抵京,下榻顺承王府,即接见奉系将领及杜阁阁员。并专访赵尔巽、王士珍等北洋元 老。

吴佩孚于27日离保定,即晚宿长辛店,28日晨始入京,下榻王怀庆寓。

张作霖在吴抵王怀庆寓后,即驱车往访,吴在大门口欢迎,两人携手入花厅,打了 一阵哈哈,张乃告辞。吴在张走后即出门拜客,先访赵尔巽和王士珍,然后赴顺承王府 答拜张作霖,张亦降阶相迎。

吴比张长两岁,奉张结交了这位新把兄,乐得无以复加,嚷着要照相以留纪念,吴、 张并立前排中央,张宗昌个子最高,有鹤立鸡群之感,照相人对好了光不敢照相,吴有 点不耐烦,呵欠连连,张正兴高采烈,以为相机出了毛病,那知是张学良用手做王八姿 势,放在张宗昌头上,所以照相人不敢把这个怪样摄入镜头,等到老将回过头时,两个 小张才吓得装起正经面孔,摄影才告完成。

中午代理国务总理杜锡珪和顾维钧、张国淦、任可澄、杨文恺、张志潭等五阁员假 怀仁堂盛宴款待双方,奉方为张作霖以下八人,直方为吴佩孚以下八人,并邀赵尔巽、 王士珍、孙宝琦作陪。

正式的两巨头会谈也是在怀仁堂举行,这个全国所瞩目的吴、张会议并无形式,亦 无程序,仅在宴会前两人在怀仁堂的后客厅密谈了30分钟,就告结束,亦无公报发表, 大家对他们的密谈也讳莫如深。其实所有问题都在预备会议中解决了。

这个吴、张巨头会议,事前足足地筹备了一个多月。劝驾、促驾、协调、协商,极 尽口舌之劳,奔走之苦,迄两巨头见面,不过30分钟的密谈而已。

人世间的变幻真是白云苍狗,民国11年直皖战后,张作霖和曹锟在天津开巨头会议 时,当时吴还是一个师长,张作霖已是大帅,颇有羞与吴共几而坐之势。后来吴在洛阳 做起堂堂巡阅使被尊为大帅后,曹晋级为老帅,张气得也自封为老帅,他的儿子张学良 被尊为少帅。如今时移势易,吴佩孚卷土重来,张却从三层楼自动跑下二层楼来与吴握 手,且把正位让给了吴,“吴二哥”叫得亲热万分,比和曹锟的亲家还要亲密。

张宗昌和新任直隶督办褚玉璞备了两份门生帖子送到吴的行辕,吴谦逊不遑,改送 了两份兰谱以敷衍他们的面子。


分类:民国历史 书名:北洋军阀史话 作者:丁中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