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北洋军阀史话》023章 辛亥武昌起义


孙中山先生领导的同盟会虽然发动多次革命起义未获成功,可是革命组织却像雨后 春笋一样滋长于武汉。革命组织有的是属于同盟会的,如日知会;有的是和同盟会有联 系,如其进会、群治学社、振武学社、文学社、共和会等。

日知会的重要分子有:刘家道、朱子龙、刘静庵、王汉、陈栋、李亚东、胡瑛、梁 钟汉、李良轩、张难先等。负责联络湘鄂会党,把他们介绍到湖北的新军,是由湖瑛担 任。胡瑛原名宗琬,是湖南桃源人,长沙经正学堂出身,早年是个敢作敢为的革命志士, 曾和吴樾同谋炸出国考察宪政的五大臣;后来在东京最早参加同盟会;又曾在京汉线跟 踪铁良,想把他刺死。他说话时颇像念台词,如:“你从哪道而来”,“老夫自有道理”。 口音像桃源话,又像湖北话,又像四川话。日知会的本部设在汉口圣公会,后来被清廷 破获,重要会员全部被捕,仅李亚东、张难先越狱逃脱。胡瑛在狱中神通广大,竟能说 服狱卒供他差遣,和革命党人继续联络,把革命工作报告在上海的黄兴和陈其美。

共进会是同盟会的外围组织,创办人有张百祥、余晋域、焦达峰、刘公、刘英、孙 武、居正、吴慈祥等。以两湖为革命活动中心,会费由刘公担任。辛亥起义时本应推刘 公为鄂军都督,因找不到他,才临时抬出黎元洪。孙武因名字和孙文相近,大家讹传他 是孙文之弟:“孙文的兄弟都来了,我们快点参加革命。”新军就是这样踊跃参加的。 焦达峰是湖南光复后的第一任都督。

群治学社以新军和文化人为基干,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十一月廿日在武昌小东 门外金台茶馆成立,创办人为杨王鹏、唐牺支、潘康时、蔡大辅、李挹良、蒋翊武、刘 尧澂、何海鸣、詹大悲、林兆栋、邓玉麟等,以汉口《商务报》为宣传机关,后来《商 务报》因反对粤汉铁路借款被封,群治学社亦被破坏。

振武学社是群治学社蜕变的,社长为杨王鹏,吸收的干部多为湖北新军,其组织在 各清军中颇有基础,如湖北新军廿九标、卅标、卅一标、卅二标、四十一标、四十二标、 马队、炮队、工兵营、辎重营、陆军中学堂、陆军测绘学生均有参加。

文学社又是振武学社的后身,由蒋翊武任社长,詹大悲在汉口办《大江报》,胡瑛 亦在狱中参加。武昌起义,文学社的贡献很大,功不可没。

共和会是湖北青年在北方的一个组织,原名断发会,后组成共和会,发起人是湖鄂 公、熊得山、钱铁如、覃秉清、邱寿林等。胡鄂公后来回到武昌成立共和会武昌支部, 然后再去京沪,待他第二次回武昌时,正是辛亥年八月十九日(10月10日)武昌起义那 一天。

武汉起义在革命党人的策划下,本来是有计划有步骤的,他们先组织各种革命团体, 然后在各新军内发展组织,吸收干部,最后且制定起义时的军事部署,比起以前各次起 义,算是最有安排了。怎知起义是功成了,但却完全没有按照事前的计划进行,也就是 说一切预定的计划还未开始就被清地方当局全部破获。

原来革命党人初定辛亥年八月中秋发难,因黄兴、宋教仁、居正未能如期由上海赶 来,乃改期八月十八日午夜十二时,不料这天下午,孙武在汉口租界宝善里试验炸弹, 爆炸负伤,被俄警入屋搜查,革命文告、名册、弹药、印信、旗帜、符号悉被搜出。晚 间武昌小朝街革命机关张廷辅家亦被搜查,彭楚藩、杨宏胜、刘尧澂(复基)、蒋翊武 等被捕。彭、杨、刘三烈士遇害,蒋翊武机警得以逃脱。武汉因之宣布特别戒严,党人 纷纷走散,彼此消息不通,预定十八日起义遂不果。

天下事往往种了因就会结果,由于武汉新军内秘密参加革命组织的干部很多,自湖 广总督瑞澂对革命党人大加整肃后,军心皇皇,极为不稳,流言传闻,草木皆兵。过了 一天,到八月十九日,整个武汉的新军已接近爆炸的程度,这时候武昌城内共有步队三 营,工程队一营,旗兵三营,督署教练队一营,巡防营数营,兵力不可谓薄弱,无如人 心思汉,清运将终。当瑞澂接替张之洞为湖广总督时,一抵任所就问第八镇统制张彪: “老实说,你部队中究竟有多少革命党?”张彪也很老实地回答说:“不敢瞒大帅,大 约有三分之一”。

八月十九日晚七时,工程第八营副班长金兆龙和兵士程定国正在擦枪装弹,工程营 后队第二排排长陶启胜忽然跑到金、程二人面前大声叱责说:“你们想造反吗?”金反 唇说:“老子造反你要怎样?”陶大怒说:“你敢犯上,这还了得,来人把他们抓了。” 于是二人互相扭作一团,程定国乃自陶背后用枪托向陶头上狠狠敲击一下,立时头破血 流,程再向陶射了一枪,这一枪就是武昌起义、推翻清朝的第一声枪声。陶负伤下楼逃 走,由于这一枪使得全队动摇的军心火上加油,大家争说“起义了!”班长熊秉坤立即 集合营中革命志士开始行动,工程营代理营长阮荣发、右队队官黄坤荣、司务长张文涛 拔刀阻止,程定国连发两枪,击毙了黄、张,阮亦被杀。众志士即将营内子弹搬取而空, 一哄出营,径奔楚望台军械所。这一支首义部队不过三百人,到楚望台时已有志士在内 响应,所以未发一弹就加以占领。这时群龙无主,没有领导的人,于是大家推举工程营 左队队官吴兆麟为起义的革命总指挥。吴乃在楚望台西南凹地集合全体志士,确定军事 行动。

辛亥武昌起义就是这样开始的!

工程第八营在武昌城内首义后,响应的仅炮队第八标,测绘学堂学生及步队廿九标 一排,城外辎重工程两队,合计不过2000余人,其余清军俱未响应,如果湖广总督瑞澂 和第八镇统制张彪能沉着应付,则武昌起义亦可能和以前各次起义一样失败。可是瑞澂 是个胆小鬼,起义的炮队用大炮向督署轰击,瑞澂已心惊胆落,连声说,“炮弹没有眼 睛,如落在面前可就不得了。”言犹未毕,一枚炮弹就在督署爆炸,时当深夜,爆炸声 极为猛烈,瑞澂也顾不得自己是地方上最高首长,忙问左右:“往哪儿躲?”左右答: “往城外兵船上去。”瑞澂连财物家小也顾不了,同时不敢从督署大门出去,命差役把 后墙打穿一个洞,带巡防卫兵一排出文昌门上楚豫兵船,还传谕守文昌门士兵不要说出 总督的行踪。至于张彪呢?起义时他正在文昌门内豪华的公馆中,听说城外工兵辎重两 队哗变,以为无关紧要,继闻城内工程第八营起义,这才心惊胆落,慌忙用电话传谕各 营。不久又听说炮队全体响应,更是手忙脚乱,不知所措,加以身旁马弁和四姨太都绘 声绘影地说革命党如何凶如何狠,哀求张暂避,把个张彪越发搞得头昏脑胀,他的部下 赶来请示军情,也被疑是革命党而拒绝不见。到了午夜电话不通,张彪更如坐针毡,束 手无策,又不敢外出,唯有紧闭大门。八月廿日清晨五时,革命军已占领总督衙门,署 内守兵弃枪逃窜,守督署的骑兵队长朱明超,带了马兵廿人逃至张彪公馆,报告“督署 被占,请统制暂避”。张彪这时才知大势已去,乃将细软首饰存款折子装在一个大手袋 内,准备和四姨太太一块出城,到汉口租界觅大仓公司经理菊三郎暂避,正准备时,又 有平湖门外辎重第八营营长安录华来报告说该营还没有革命党,张彪一听大喜,即命安 录华和朱明超率领马队送张的家眷出城改乘船至汉口,张本人则前往辎重第八营。到了 营部,该营管带萧安国请示机宜,张彪却又拿不出办法。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做不出结 论,只知瑞制台已上了楚豫兵船,可是楚豫轮开往何处也不知道,全武昌城没有领导人, 革命军已占领全城,辎重一营恐怕不能抵抗革命军,加以军心也难控制,不知何人是友, 何人是敌。大家在无办法中决定先把这一营带到汉口清静地方集合,免受革命“瘟疫” 的传染,张彪认为很好,乃命辎重第八营开至汉口刘家庙集合,自己也弃城逃走。

革命军在八月廿日天明时,已占领武昌全城,以白布为旗,遍插城上,全城各营军 士各机关学校均闻风响应,手缠白布,齐集楚望台宣布参加。

武昌城内既然全被革命军占领,革命志士马荣和杨启发遂往寻第廿一混成协协统黎 元洪。他们到了黎宅后见到伙夫担了三件皮箱外出,盘问之下,才知黎协统已匿居黄土 坡的刘文吉参谋家,于是带队前往刘家,先将其家前后包围然后闯门而入,其势汹汹, 刘家人问来此何为?众人说来请黎协统,马、杨冲至卧室找到了黎。黎说:“我平日待 你们不薄,今日为什么要和我为难?”马荣说:“我们是来请统领到楚望台的。”黎说: “革命党人才济济,要我何用?”马荣说:“无论如何请统领去一趟。”黎无奈,穿一 件藕色呢长袍玄色呢马褂,随众到了楚望台,革命军特鸣枪整队致敬。黎见到吴兆麟时 还说:“你们为什么这样胡闹,革命是要诛戮全家的,你学问很好,资格也深,万不该 闹革命!”黎的话使革命志士很生气,原来黎和吴在参谋学校曾同学四年,黎很佩服吴 的学问,但黎在清军地位高,故对吴讲话很随便。吴兆麟这时忙向大家解释说:“黎统 领很爱护我们,刚才的话实在是关照我们,让我和统领谈谈。”

黎元洪在吴营中和起义的首领们会议,黎问:“现在督署虽攻下,可是瑞澂、张彪 未获,你们何以善其后呢?”大家答:“请统领作主。”黎问:“你们恃何为援?钱粮 有多少?”邓炳三伪称:“京山刘英已经组成了十万军队,二三日后可以抵达武汉。” 熊秉坤说:“钱粮方面现存官钱局铜币局粮币局和藩库的银币合共有三千万,立刻可以 取用。”黎又问:“倘瑞澂、张彪增兵来攻,水陆并进,如何应付?我在海军多年,知 道海军大炮的厉害,只须十弹就可以粉碎本城,到那时候,你们打算退向何处?”邓炳 三答:“可以退湖南。”黎问:“退湖南又有什么把握?”邓答:“焦达峰已订下月起 事。”黎闻言默然甚久,然后叹了一口气说:“我只有这条命,给你们玩掉罢!”正谈 论间,刘静涛自外气喘而入,告诉大家说湖北咨议局议长汤化龙请黎统领和革命代表于 中午12时到咨议局会商组织政府,大伙乃在11时半稍后拥黎径赴咨议局,汤化龙和湖北 士绅已在咨议局迎候。汤是湖北名流,进士出身,黎见这个非革命党人也同情革命,意 思才活动起来。当即决议组织军政府,推黎元洪为鄂军都督。黎则力辞,这时有人拟就 都督安民布告请黎签署,黎犹豫未决,其亲信王安澜亦拽衣劝黎勿就都督。这时守卫的 测绘生李翊东、陈磊等愤欲举枪,黎这才低叹了一口气,徇众议钤印。黎是著名的稳健 派,且相当有声誉,他出而领导革命,对内稳定了湖北人心,对外刺激了一般非革命党 人,认为像黎元洪这样的人都参加了革命,可见反清革命确是时代需要。

黎元洪虽然就任鄂军都督,但他既不是革命党,对革命事业也没有信心,所以他脸 上既无表情,又来个一问三不知,大家只好叫他“黎菩萨”。他在都督府组成后即要求 回家一行,后来竟由家中转去他的混成协司令部,可是革命军方面对他护卫甚严,除派 六名军士保护其眷属外,还有12名随黎左右。八月二十一日黎返咨议局后,即以局内前 楼东端房间为都督居住,黎入居后其亲信王安澜向革命同志报告:“黎已两日不进饮食, 亦不与人说话,好像做新娘一样”。革命同志闻之大为不满,认为黎如此反对革命,实 在可恶。陈磊说:“我想黎是故意作状,如革命失败,他便可求清廷原谅;如革命成功, 则坐享元勋地位。其实他如果真是忠于清室,十九日为何不死?”甘绩熙说:“黎这态 度我真看不来,还不如给他一枪了事”。于是陈、甘二人竟持手枪向黎房走去,大众劝 阻,甘说:“我不打死他,亦要他表示一个决心。”乃跑到黎处说:“黎宋卿先生,我 们同志流血不少才换得今日成绩,举你为都督,你这几天的态度,太对不起我们同志。 我对你说,今日之事,不成你是拿破仑,事成你便是华盛顿。成败对你都占便宜,你再 不下决心,我就和你拼了”。黎元洪说:“你年轻人不要说激烈话,我在此两日,并没 有对不起你们。”陈磊说:“黎都督没有对不起我们,但是你的辫子尚未剪去,你身为 都督该作一个模范,先去辫子以示决心,听说你自到咨议局茶饭不进,今有一言奉告, 现在是民国了,你尽忠民国便是开国元勋,若尽忠满清,就该早点死节,二者必居其一, 如今这么装模作样,实在令人不解。今天做都督的人很多,不一定非你不可,望三思之。” 黎仍慢吞吞笑道:“你们不要再如此激烈,我决心和你们走一条路,你们说要去辫子, 我早就赞成,你们明天叫个理发匠来把我的辫子剃去好了。”

在都督府中,大家的辫子都已经剪除了,除黎而外尚有三条辫子,一条是胡瑛,一 条是郑江灏,一条是孙发绪。孙本来是皖抚朱家宝派到武汉的密探,被胡瑛捉到,倾谈 之下甚为赏识,乃带至都督府,向黎介绍:“此人乃幕府才,请委为秘书。”孙就任秘 书后,替黎写了一封信给海军提督萨镇冰。萨是黎的老师,孙替黎写的信有云:“党军 驱逐瑞督出城后,即率队来洪营,当被索执,责以大义,吾师素知洪最谨厚,何敢仓促 间出此?……谁无肝胆,谁无热诚,谁非黄帝子孙,岂甘作满族奴隶而残害同胞耶?” 此信为大家激赏,黎乃对孙刮目相看。由于孙有文名。他的辫子遂得保留,可是后来鄂 省选派参议员时,孙本在名单内,因不剪辫而剔出,后来以黎都督私人代表名义北上活 动,一会做省长,一会又做县长。郑江灏不剪辫子是因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 敢毁伤。”革命同志们威胁说:“如要留辫子,就要砍下脑袋。”他的辫子也就只好剪 了。胡瑛则因为是革命老同志,拖到最后才剪掉。

为了提高都督的威望,八月廿六日(10月17日)黎明,鄂军都督在阅马厅举行祭告 黄帝和誓师典礼,由同盟会元老谭人凤授剑授旗。谭字石屏,湖南新化县人,在同盟会 内年龄最大,须发皆白,因此又被称为“白谭”,他到湖北来是总理所派遣的。誓师典 礼进行时,黎站在礼台上念了几句演说词,礼成。黎以安详的步子走下礼台,骑了鄂军 中最大的一匹马绕场一周,很像个样子。随后邀请各界在教育会会议,讨论军政府组织 条例,由汤化龙和居正起草,宣称是孙中山先生亲自拟定的,因此条文还没有念完,大 家就一致举手通过。根据这个条例,都督为一省最高文武长官,下设军政、民政两大部, 军政部设总司令由都督兼任,下设参谋部,部长杨开甲、副部长吴兆麟,军令部部长杜 锡钧,军务部部长孙武,副部长蒋翊武(未返武昌)、张振武、蔡绍忠。民政长汤化龙 下辖政务司司长汤化龙兼,副司长张知本,外交司司长胡瑛,副司长王正廷,财政司司 长胡瑞麟。胡只就职几天,就被赶走。至于胡瑛是由牢狱中出来的,一脚跨进都督府后 就自立为外交司长。当时人人想当部长,一方面骂别人不是革命党,另一方面又骂别人 无经验无资格,由于有排挤和倾轧,很多参加军政府的人心灰意懒,只有胡瑛的外交部 长最起劲,别人灰心他热心,别人无法他有办法,他一字洋文不懂,可是既是革命老同 志,又坐过监,所以别人碰不过他。

军政府成立后集中兵力,组成四个协。每协成立后,各补充兵员一团,计步队第一 协统领吴兆麟,第二协统领何锡藩,第三协统领陈炳荣,第四协统领张廷辅。军队组织 仍照清新军制度。

军政府派吴兆麟、李作栋、蔡济民、徐达明四人清理全省储款,合共有4000万元, 因此经费颇为充裕。

同时有谋略处,以蔡济民、吴醒汉、邓玉麟、高尚志、张廷辅、王宪章、徐达明、 王文锦、陈宏诰、梁鹏等担任。另成立招贤馆,派刘度成负责。招贤馆成立后门庭若市, 饶汉祥等都是这时来投招贤馆的,由于招贤馆文士日多,军政府电文布告多交由招贤馆 办理,不久军政府复设置秘书处,以杨玉如为秘书主任,饶汉祥为副主任。


分类:民国历史 书名:北洋军阀史话 作者:丁中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