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北洋军阀史话》061章 徐世昌出山复古


徐世昌和袁是真正的老朋友,他们订交于布衣时代,走上宦途以后,彼此互相援引, 袁成立北洋军后,为了避免清廷的注意,曾拨一部分北洋军给徐带到关外,那时徐任东 三省总督。慈禧去世,袁被勒令回籍“养疴”时,徐等于是袁在北京的灵魂。辛亥革命 后,清廷再度起用袁便是徐奔走彰德与北京之间所策动的。所以袁、徐两人的私交,确 是比其他人深得多。不过徐自辛亥革命后,便以“遗老”自居,“耻食周粟”,他避居 青岛,不问政治。民国2年12月13日北京举行光绪帝后“奉安”大典时,他曾悄悄地来过 北京一趟,他宣称来京目的是为了参加奉安典礼,顺带祝贺老朋友就任民国大总统。袁 就任大总统后,曾颁给徐“勋一位”,他拒不接受,仍回青岛。

据说,当袁有意请他赴京时,袁“太子”克定的劝驾最为有力。袁克定极不喜欢梁 士诒,有人献议克定,把徐请出来,是打击梁的好办法。袁克定由京中赴河南,便力请 徐来彰德,徐未答应,可是双方往来了好多信札。

民国3年2月,袁特请徐的门生王揖唐专程到青岛促驾,并带了一封很恳切的亲笔函, 徐被老朋友这番诚意所感动,一方面也觉得这位老朋友的威权日益显赫,于是才命驾动 身,于3月29日到了北京。

袁于5月1日明令撤销国务院时,同时明令任命徐世昌为国务卿,可是,徐表示不肯 接受。袁派孙宝琦、段祺瑞二人前往劝驾,徐还是一副遗老的模样,怎么劝也不答应。 搞得段祺瑞有点光火了,大声说:“菊老(徐字菊人)老是不肯出山,岂不辜负总统一 片苦心,叫我们如何复命?”徐这时才改变了口气,作出很痛苦的表情说:“当然,我 不好意思不帮老朋友的忙,好吧,我就暂时出来过过渡。不过,民国官俸我是绝对不能 领受的。”

孙、段向袁复命后,袁很高兴,立刻把自己办公的遐瞩楼腾了出来,改为政事堂。 自己则搬到同一院落的春藕斋办公。由于总统和国务卿办公的地点都在同一个院落,因 此袁便常常跑来和徐聊天。

袁对徐特别尊重,他叫手下人尊称徐为老相国。徐到任刚满一个月,因为他宣称不 受民国官俸,可是老朋友最懂得老朋友的脾气,袁吩咐主计处,在总统交际费项下,拨 出4000元送徐,因为这笔钱是从老朋友荷包里拿出来的,徐便欣然收下。

政事堂既设在含和殿后的遐瞩楼,它的所在地可谓一半在总统府,一半在旧国务院。 只有印铸局本就在院外。政事堂左为机要局,右为左右丞休息所,政事堂公所则是旧国 务院址。政事堂之组织细则为:(一)国务卿有参与军事之权,军事会议国务卿得列席; (二)对外公事均以政事堂名义行之;(三)国务卿于政事堂范围内得发堂谕;(四) 国务卿得召集各部总长在政事堂会议。照上述各点,国务卿实质上的职权,远超出前此 国务总理之上。各部除例行公事得自行办理之外,主要的均须国务卿核准,所以各部总 长对国务卿颇有从属关系,当时还有一项规定,即外交、内务、交通、财政、陆军五总 长,规定每日必须谒见袁,谒见时由国务卿率领。

徐对朋友说,国务卿的冗忙,并不下于清朝兼管各部的军机大臣。这位老相国每天 起身甚早,8点后盥洗完毕即办公,至9点钟即至总统府,至10点钟偕左右二丞杨士琦、 钱能训入谒袁议论国事,11点钟到政事堂办公,12点钟午膳,有时陪袁共食,有时则和 杨士琦、钱能训共食。下午2点钟休息,至四五点钟起办公到晚上10点钟。

政事堂下六个局是机要局、主计局、铨叙局、法制局、印铸局、司务局六局。最忙 的是机要局,机要局除了局长张一廏外,还有两位副手是冯学书和郭则云。张一廏最勤, 每天早上6点就开始办公,杨、钱二丞则7点上班,把张整理出来的公事复核,然后向徐 呈阅。张一廏和袁的关系也很深,在此以前,梁士诒虽权倾一切,可是张也是一位红牌 秘书,他不属哪一派系,据说徐世昌的出任国务卿,袁、徐之间的许多细节都是张从中 间传述。主计局长吴廷燮,一向和徐的关系很深,熟于政要和考据,文学见长,人以道 学先生目之。主计局是一个居高临下的财政机关,旧日总统府内的财政会议即合并于主 计局。吴不是财政专家,出长主计,令人有才非所用之感。吴有鉴及此,乃在财政考据 方面发表“权威”意见,诸如中国田赋簿籍之数,税法因革之原,他都考之有据,还著 了一本《清理财政考略》专书。主计局设在怀仁堂,即清朝的仪鸾殿。铨叙局、印铸局、 法制局都是旧人,司务局是专办庶务,局长是曾随徐在东三省的旧人吴芨孙。

徐世昌出山后,自有他的作法,他认为“为政不在多言”,过去阁员入阁之初,总 是长篇大论的发表政见,结果则是一事无成,焦头烂额。如今大乱之后,惟求休息,所 以不敢有新政发表,只求择可行的行之,不可行的不行,行而有成效的就是善政,相反 的就是恶政。他说:“如果大家讥笑我无所表现,我也不敢辞,今天大家拉我出来,或 者就是因为我的这种特性。”

然而徐的特性是什么呢?具体言之是“复古”!

“复古”,并不是徐的倡始,其实正是袁的本意。任何一个新旧蜕变的时代,旧的 阴影总是时隐时现,袁的北洋系根本是个旧东西,他不是一个非常人,无法除旧立新。 自民国成立以来,一般武人、大吏和无行文人,其头脑顽固的自不必论,大多数则是争 妍希宠,以求升官发财,我们随手拣来就有许多证据。

一、元年三月三日,东三省都督赵尔巽下令:“共和既定,即应解散党禁,勒令复 业。近闻南省党人尚有潜伏奉省各地,无资回籍者,统限于五日内赴就近官署报告,酌 给川资,限速出境。”这位由清朝督抚变作民国都督的赵尔巽,不知他心中的政党是什 么东西,民国是由何人创造?

二、元年三月十日,禁卫军军统冯国璋,令南城居民撤去国旗,盖恐两宫触目生感。 冯国璋后来还做了民国的总统,可是他的心中,国旗竟不如逊清的废帝重要。

三、甘肃都督赵惟熙不肯剪发,且对剪发的人加以迫害。元年七月,甘肃旅京人士 向参议院请愿,要求转咨政府,电饬赵惟熙剪发,并保护剪发人民。后来赵获得二等嘉 禾章和陆军上将衔,竟有谢恩折,折中凡是有“凯”字处,均以恺字代替。

四、元年樊增祥电袁,反对官吏自称“仆”。又谓民国宜有五等爵位。

五、二年二月廿八日,北京《国风报》载有冯国璋、倪嗣冲劝进密电,中有句是: “……孙黄失势,已入英雄之彀中;黎段倾心,可寄将军于阃外……”。

六、湖北商民裘平治(一说是山东人),函呈总统府,略谓:“总统尊严,不若君 主,长官命令,等于弁髦。国会成立在迩,正式选举,关系匪轻,万一不慎,全国糜烂。 共和幸福,不如亡国奴,曷如暂改帝国立宪,缓图共和。”袁虽于二年三月十九日下令 拿办,裘竟公然晋京自首,像是讨赏的功臣。

七、二年四月,湖南人章忠翊递上劝正皇帝位表,自称曰臣,全体用骈文,有不可 不正位的理由六。袁令湘督拿办,但无下文。

以上各则,不过随手拣来,像这类怪现象,多不胜举,主要是袁不认真禁止,且似 乎在鼓励,所以才会像野火一样时灭时起。

到徐世昌上台,复古便公然倡导。徐到任后第一件事,是命令全国文职官吏,在呈 送履历片时,必须开具清朝的旧官衔。当他任国务卿时的第一次端午节,他戴了红顶花 翎,以“大清”太傅身份,参加了逊清的节宴,并且向溥仪叩头拜节。由于徐国务卿竟 恢复了太傅身份,外间就传说袁将通过徐恢复大清帝国,各部次长将用满人的谣传。徐 不只是要所有文职官员在逊清时做官的履历,同时更进一步恢复旧时官名。3年5月23日, 改各省民政长为巡按使,改观察使为道尹。变本加厉的,是所有前清官场中的旧习惯, 包括称呼、排场等等也都恢复了。袁指示陆军部通令各省军事机关,无论在公文上或私 函内,一律禁止互称“先生”;这和民国元年2月24日临时总统孙中山先生下令取缔“大 人”、“老爷”等称呼,官吏以官职互称,人民以“先生”或“君”互称,恰恰成为尖 锐的对比!

徐国务卿还恢复了端茶送客的习惯,这本是清朝官场的仪式,官员们在接见僚属或 是宾客时,侍者敬茶,客人照例不得取饮,当主人端茶时,便是暗示客人必须告退了。 至于在地方上,各省都督传人用令箭,行程用滚单,求见者递手本、履历。有一位安徽 桐城县长某,到任后去谒见兼民政长倪嗣冲,没有准备手本,是用的名片,结果被倪嗣 冲严词申斥。

袁经常召集各部属员举行谒见礼,除了由大总统明令“免予觐见”者外,各省来京 的大员和新任命的大员都要举行觐见礼。上下级和平行级之间行文都有一定程式,各省 都督对政事堂、参谋部、陆军部行文都用“呈”。但直隶都督则例外,这也是援引清朝 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对军机处等机关视为平行机关的旧例。

在这种复古的浪潮下,上有好者,下必有甚焉,因此,大家都感到民国官吏远远不 如逊清官吏有威严,总长不如尚书,都督和民政长不如总督和巡抚,县知事不如县正堂。 3年,琼崖道尹王寿民上呈广东巡按使李国筠说:“琼崖民俗强悍,非临以官威,不足以 资慑服,拟援用前清仪仗,如金鼓牌伞、日照执事、大号四轿等。”李也公然批准。其 实,在袁政府中,地方官吏乘坐绿呢大轿,鸣锣开道,前呼后拥,卸任时勒令地方人民 建立德政碑,恭送万民伞等恶习久已盛行。还有一些地方执行了逊清官场中的丁忧守制、 回避本籍的规定。

一片复古声中,只有两样事没有办到,一件是辫子没有明令恢复;一件是袁将甘肃 都督赵惟熙关于恢复“谥法”的建议提交政治会议讨论,未能通过。

辫子虽然没有明令恢复,可是留辫子的人还是很多,张勋统率的军队便全部留辫子; 甘肃都督赵惟熙也是不肯剪辫子的大官,而在参政院中,有十多个参政也是留了辫子, 大摇大摆地出入官场。谥法也仍然存在,因为正提倡“民间私谥”;而且清朝废帝宣统 对死去的王公大臣和逊清遗老仍有“赐谥褒忠”的上谕发表。

民国3年7月28日,袁公布了文官官秩令,把“官”和“职”分开,有的是有官有职, 有的是有官无职,官分为九等,是:上卿、中卿、少卿、上大夫、中大夫、少大夫、上 士、中士、下士。

袁所发表的授卿令,上卿仅徐世昌一人,其次赵尔巽、李经羲、梁敦彦是中卿加上 卿衔,这三人都是曾在逊清当过总督或是尚书。中卿是:杨士琦、钱能训、孙宝琦、朱 启钤、周自齐、张謇、梁士诒、熊希龄、周树模、汪大燮等。少卿加中卿衔的有章宗祥、 汤化龙。少卿有董康、庄蕴宽、梁启超、杨度、孙毓筠。

被袁毒死的赵秉钧,袁追赠为上卿;被袁和赵暗杀的宋教仁也被追赠为中卿。

又有顾鳌“恢复五等爵”的条陈,由法制局编纂,政事堂议决后,再交参政院通过 颁行。这样一来,袁以大总统而有皇帝的生杀予夺之权,且有卿、大夫为其辅翼,五等 爵为其沛施酬庸之典,实在是无其名而有其实的大皇帝了。

皇帝时代的廷寄(就是皇帝封交各省督抚的官书),袁改其名为“大总统封交×督”。 逊清的御史台主司弹劾,现在则易名为肃政史,主司审理的则易名为平政院,至于国务 卿则极为类似逊清的军机大臣。各部总长无权干预各省行政,各省民政长直接向总统行 文而不由有关各部转递,这就相同于逊清各部尚书和各省督抚平行,督抚得单衔上奏的 老例。

这一切官爵体制,都是皇朝的复活,就只差一个皇帝。连国玺的使用也仿照皇帝的 御玺,袁的国玺条例分为三类:一是中华民国国玺,用之于国家大典及与外国交换国书; 二是封策之玺,用之于册封和颁爵;三是荣典之玺,用之于授勋。

武职的更改,是把各省都督改称将军,上将军、将军、左右将军之称。并将全国划 为八大军区,于3年6月30日下令:“各省都督一律裁撤,于京师建立将军府,并设将军 诸名号,有督理各省军政者,就所驻省份开府建牙,俾出则膺阃寄,入则总师屯,内外 相重,呼吸一气,永废割裂之端,同进升平之化。”

同时又下令:

任命段祺瑞为建威上将军管理将军府事务。张勋为定武上将军长江巡阅使。直隶巡 按使朱家宝加将军衔,督理直隶军务。张锡銮为镇安上将军,督理奉天军务,兼节制吉 黑军务。孟恩远为镇安左将军督吉林。朱庆澜为镇安右将军督黑龙江。勒云鹏为泰武将 军督山东。河南巡按使田文烈加将军衔督河南。阎锡山为同武将军督山西。冯国璋为宣 武上将军督江苏。朱瑞为兴武将军督浙江。李纯为昌武将军督江西。倪嗣冲为安武将军 督安徽。段芝贵为彰武上将军督湖北。汤芗铭为靖武将军督湖南。陆建章为咸武将军督 陕西。甘肃巡按使张广建加将军衔督甘肃。新疆巡按使杨增新加将军衔督新疆。胡景伊 为成武将军督四川。龙济光为振武上将军督广东。陆荣廷为宁武将军督广西。姜桂题为 昭武上将军督热河。蔡锷为昭威将军。蒋尊簋为宣威将军。张凤翙为扬威将军(此三人 无地盘)以上将军,有地盘有兵权的冠以“武”,无的则冠以“威”字,两者可以随时 调换。

文官授卿,武官授将军,大总统怎么办呢?当时曾由副总统领衔,众将军列名,恭 上大总统为“神武大元帅”徽号,这个神武二字不问即是神圣英武之意。可是袁这时兴 趣不在此,因此,神武大元帅的徽号便胎死腹中。

袁的兴趣在哪儿呢?原来他忙着要在天坛“祀天”。早在3年1月14日他就交议了 “祭天”和“祀孔”两案,袁准备在阴历元旦穿戴古代衣冠,行跪拜大礼,到圆丘举行 祀天典礼。政治会议议员孙毓筠建议以天坛为祭所,冬至为祭期,冕服为祭衣,跪拜为 祭礼,所以延到这年12月20日才颁布了祀天的日期和命令。

这是戏剧性的一项节目,在举行祀天典礼前三天,内务部就把“斋戒牌”晋呈总统, 并分发给各陪祭人员,陪祭人于先一日举行演礼。到了23日,自新华门到天坛,沿途都 用黄土铺在地上,所有规定的警戒线上,警察挨户通知,不许民户留宿亲友,每户须具 十字连环切结。正阳门和天桥两旁的摊贩都被警察赶走。天坛周围站有几千名荷枪实弹 的兵士,有些屋顶上也布置了了望哨,天桥下也布置了守望哨。大总统经过时,不许沿 途人民停留偷看。钟鸣三下,大总统乘装甲汽车出总统府,在南坛门外换乘礼舆——双 套马的朱金轿车,四角垂以缨络——到昭亨门外换乘竹椅轿到坛前。大总统由武官长荫 昌和侍从长陆锦左右搀扶,缓步走上石阶。大总统头戴爵弁,身穿十二团大礼服,下着 印有千水纹的紫缎裙。陪祭人员制服:特任官九团大礼服,简任官七团大礼服,荐任官 五团大礼服,下面全是一色的紫缎裙。

大总统所用的祀天祝版,把清朝皇帝所用“子臣”两个字改为“代表中华民国国民 袁世凯”。这个祀天大典,由清晨3时开始,至8时50分礼毕。

这是当时北京盛传“蛤蟆祭天”的一幕。因为相传袁是“西山十戾”中的蛤蟆,他 颈肥腿短,走八字路,煞像癞蛤蟆,又喜绿色,当他元年就任临时大总统时,就有南下 洼蛤蟆结队朝王一件怪事,所以在他祀天大典时,乃争传蛤蟆祭天。

前面已说过,根据新约法,立法机构采取一院制,定名为立法院,在该院未成立前, 于6月20日设立参政院,代行立法院职权,特任黎元洪为院长,汪大燮为副院长,参政员 73人均由总统直接任命。袁所发表的参政员,多数是清朝的达官贵人,年纪均在60岁以 上。比较新的人物是梁士诒、梁启超、孙毓筠、严复、杨度、刘师培等。参政院成立的 这一天,政治会议即宣告取消。参政院本身仍是一个咨询机关,和政治会议一样。

袁在参政院成立以前,曾派出劝驾员多位持他的亲笔函分别到大连、青岛这些遗老 休养地去促驾,信上这么说:“共和宣布,系政体之更易,并非清室之已亡;望勿以此 芥蒂于怀,同出匡济,以救中国之危。”

参政名单中,有光绪廿九年任大军机的瞿鸿机,他是个出名的大糊涂蛋,曾误认梁 士诒是梁启超的兄弟。这时已经60多岁了,有人觉得还请他出任参政,实在大可不必, 也不需要费力气把他从政治垃圾中拉出来。怎知袁却说:“什么?

你以为他不干吗?是他叫他的夫人来京讨这份差使的。”

参政院中也有一个宪法起草委员会,起草委员是:梁启超、杨度、严复、马良、李 家驹、汪荣宝、达寿、施愚、王世澂、曾彝进十人。最妙的是杨度和两梁随时都有碰头 的机会,他和梁士诒是在光绪廿九年经济特科殿试中,梁考第一,杨考第二,两人被瞿 鸿禨军机糊里糊涂地附会为“康梁余党”而不敢复试;他和梁启超则在光绪卅一年五大 臣出国考察宪政时替他们做枪手编制宪法草案;民国以后,这三人同在袁政府下面共事, 昔日少年才子,现在都已变成鬓毛斑白的中年人,尤其是杨、梁两人,始终注定要在宪 法“运动场”上竞跑,由“满清宪法栏”跳到了“民国宪法栏”,而所谓的“民国宪法 栏”就是袁家宪法的前奏曲。

黎元洪拿起了参政院院长的木槌,这时他才体会到所谓的参政院,是一个制造皇帝 的御用机关,他开始对于他的处境感到惶惑,可是他已身入罗网,有行不得也之苦。他 屡次请求出国游历,或要求回原籍黄陂料理家务,企图跳出袁的手掌心,袁当然不会放 他走。虽然他看出黎不一定敢站出来反对他,可是黎却是一个好偶像,倘被国民党或其 他野心分子所利用,仍然有可资号召之处。所谓缚虎容易纵虎难,黎虽不是老虎,却有 老虎的号召力,于是他乃用温语好言慰留他。黎自然知道自己不能不辞而去,也没有方 法破壁飞去,因此他只好恢复辛亥革命初期那份沉默态度,除了“唔……唔……好…… 好”之外,像一座泥塑的菩萨,既不表示意见,也不开口说话。

袁的总统任期问题七上八下,最妙的是有这么一段故事,民国3年初,四川城口县知 事陆某,上了一个条陈,请将大总统的任期订为终身制。袁看了这个条陈,大发雷霆, 正拟发布命令拿办这个县太爷,以示自己无意成为终身总统,旁边一位策士悄悄地对他 说:“这样一来,岂不是要使真心拥戴大总统的人们心灰意冷吗?”袁听了为之恍然大 悟,立刻把这个条陈发交到3月8日的政府公报刊出,并通令各省文武长官就这个条陈表 示意见,于是,首先交卷的是有袁家急先锋绰号的倪嗣冲,他表示大加赞美。

7月间,总统政治顾问古德诺提出了一个说帖,认为总统选举法有修改的必要,因为 这个选举法是以参众两院为总统的选举机关,而新的约法采取一院制,参众两院已不存 在,这个选举法规定大总统、副总统因故不能行使职权时,由国务总理代行总统职权, 而新约法对官制有所修改,国务院和总理都不存在了。

袁把古博士这个说帖提交参政院参考,这等于是授意参政院修改总统选举法。8月1 8日,参政院通过参政梁士诒等的提案,修改民国2年10月5日公布的总统选举法。12月2 8日约法会议通过总统选举法修正案。自从参政院成立后,政治会议即结束,可是作为造 法机关的约法会议仍然存在。

根据这个新选举法,总统任期改为10年,连任不受限制。总统改选之期,如果参政 院认为“政治上有必要”,得议决总统连任而不必进行选举。总统继任人由现任总统推 荐三人,预书于嘉禾金简,钤盖国玺,藏之金匮石屋,备有钥匙三把,由总统、参政院 长、国务卿各执其一,平时不许开启,须在选举前取出来交与选举会。总统资格以年满 40岁并在国内居住满20年者为限。现任总统得继续当选。总统选举会由参政院参政、文 法院议员各选50人组织之。副总统亦由现任总统推荐三人,其当选资格与总统同。

根据这个选举法,不仅袁可以成为终身总统,而且可以造成袁家的世袭总统。这时 候袁已年过五十,总统任期规定为十年,任期届满后,如果他还健在,通过选举形式或 是通过参政院的表决形式,就可以达到连任的目的。如果活不下去,或者年老“倦勤”, 则他已预留了继承人,据说他在嘉禾金简上预先填了袁克定、袁克文、袁克权的名字, 选来选去都是他的下一代。

这个选举法是古今中外独家创始的选举法,这是仿照逊清康熙皇帝的立储法,把嗣 君的名字预先写好,封匣内,藏在正大光明殿的匾额后。


分类:民国历史 书名:北洋军阀史话 作者:丁中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