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北洋军阀史话》077章 蔡锷和小凤仙


蔡锷原名艮寅,字松坡,湖南邵阳人,清光绪八年(1882年)十一月初九日出生于 邵阳县东的亲睦乡。七岁就学,八岁聘武冈县刘氏侠贞为室,15岁参加岁试取列一等, 其试题为背诵四书五经及句对,府尹爱其聪慧,乃用四书“子男五十里”句属对,蔡应 声答“府尹二千石”,有人病其末字均属仄声,府尹说:十余岁童子即能以汉书属对, 实在难得。17岁进入长沙时务学堂,这个时务学堂的学监是谭嗣同,总教习是梁启超, 倡说新学。蔡在时务学堂为期只有半年,他三月入学,八月戊戌政变,时务学堂遂遭解 散,乃走武昌,打算进两湖书院,只因他是时务学堂出身,因之被摒。18岁应梁启超的 召约,东渡日本,入日本大同高等学校,后改入东亚商业学校,加入了唐才常的自立会。 第二年随唐才常等19人回国,计划在汉口起事,结果失败,仍返横滨。在此以前蔡名艮 寅,在此以后才改名蔡锷。梁启超这时在东京办《新民丛报》,乃邀蔡襄助笔政,蔡以 奋翮生和系锥生为笔名,撰文甚夥。此后三年由文学校转入武学校,以候补生入联队实 习,实习期满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骑兵科。蔡在武学校中,因身体甚弱,所以学科虽优, 但术科却不及格,常受日籍教官和同学的轻视,尤其是翻杆、跳高、跳远诸运动完全不 行,每向同学曾叔子垂泣而道所苦,有一天忽然举王夫之(船山)的联语告曾:

六经自我开生面,

七尺从天乞活埋!

蔡认为王船山这两句富有拼命精神,因此要力学、困学以雪病夫之耻。一年后蔡果 然前后判若两人,凡是运动和术科,都矫捷冠侪辈,日本人惊为奇迹,莫不由衷地敬佩 蔡的决心和毅力。蔡在23岁那年自日本上书给湖南巡抚赵尔巽,请其力行新政为全国倡。 这封信凡五万余言,由是东南各省的封疆大吏都知道有蔡锷其人。

光绪卅一年(1905年)蔡锷24岁,应湖南巡抚端方之聘,担任湖南新军教练处帮办, 兼武备兵目两学堂教官。这时原任湖南巡抚赵尔巽已升任东三省总督,赵对蔡也是最赏 识,所以奏请清廷要调蔡到奉天去练新军。同时广西巡抚李经羲则派专人来敦请蔡至桂 林。这个年青人在各省封疆大吏心目中是一枝奇葩,大家都争相延揽。他终于接受了李 经羲的邀请,即派学生雷飚、谭道源、彭新民、罗质、周日旦等十余人先赴桂,蔡自己 则率岳森和梅尉南便道赴邵阳省母,7月22日抵桂林,李经曦羲立即委为新军总参谋官兼 总教练官兼随营学堂总理官。8月又兼新练常备军总教练官和巡抚部官部参谋官。以后在 广西陆续划办测绘学堂和陆军小学。广西的陆军小学先后办了四期,毕业学生数百人, 得意的门生有白崇禧、李宗仁、黄绍雄、李品仙等,其后又在广西接办讲武堂。

广西巡抚李经羲升任云贵总督后不久,奏调蔡入滇,委充第卅七协协统,辖下的两 位标统是丁锦和罗佩金、管带唐继尧、刘存厚、雷飚、谢汝翼、刘云峰、韩凤楼、李鸿 祥等,这些人后来都是辛亥云南起义以及民国4年12月护国起义的显赫人物。

昆明是个美丽的城市,四季如春,风景如画。蔡利用这段时间完成一本著名的兵书, 是搜辑曾国藩和胡林翼的治兵论,分为将材、用人、尚志、诚实、勇毅、严明、公明、 仁爱、勤勇、和辑、兵机、战守等12章,订名为《曾胡治兵语录》。这本语录,后来于 民国13年10月蒋中正办黄埔军校时,特为刊印,并亲撰言,序言节要如下:

太平天国之战争为十九世纪东方光荣之第一大战,太平天国之历史为十九世纪东方 第一光荣之历史;而其政治组织与经济设施则尤足称焉!……

夫清朝之所以中兴,太平天国之所以失败者,盖非人才消长之故,而实德业隆替之 征也。彼洪、杨、石、李、陈、韦之才略,岂不能比拟于曾、胡、左、李之清臣,然而 曾氏标榜道德,力体躬行以为一世倡,其结果竟能变易风俗,挽回颓靡。吾姑不问其当 时应变之手段,思想之新旧,成败之过程如何?而其苦心毅力,自立立人,自达达人之 道,盖已足为吾人之师矣。

余读曾、胡诸集既毕,正欲先摘其言行,可以为后世圭臬者成为一书以飨同志,而 留纂太平天国战史于将来,不意松坡先得吾心,纂集此治兵语录一书。

愿本校同志人各一编,则将来治军治国均有所本矣。……”

蔡锷是于宣统三年(1911年)二月抵达昆明,这年的农历九月初五日武昌起义,起 义成功的消息传到云南后的第三天,蔡秘密约集同志刘云峰、刘存厚、唐继尧、韩凤楼、 沈汪度、殷承献、雷飚、黄永社等计划响应,预定于十二日发动,推蔡为总指挥,以新 军为骨干。不断事机泄漏,初九日云南总督衙门的总文案熊范舆、刘显冶把新军不稳的 消息密告李经羲和统制钟麟,李、钟会商后拟下令解散新军以杜绝乱源。蔡等知道事机 迫切,千钧一发,遂约同李根源率讲武堂学生自西北攻城,蔡自己率卅七协一部分攻东 南门。

蔡是个有中国传统道德的军人,他深感李经羲对他恩深义厚,不忍迫以炮火,所以 在发动攻势的同时,即函请熊范舆火速请李经羲迁赴法国领馆避难。第二天革命军攻占 了昆明全城,军政学商各界集会公推蔡为“大汉军政府云南都督”,设都督府于昆明城 内的五华山,都督府下设军政部、参政部、军务部。云南本赖中央协饷,云南独立,协 饷来源断绝,所以革命政府成立后,第一要务是财政上的节约,蔡自定都督月律60元。 都督府全体官兵月饷3300余元,并设立富滇银行以维持金融。十六日蔡特派雷飚和彭新 民礼送李经羲出滇。派谢汝冀和李鸿祥率师赴四川,迫川督赵尔丰独立;

令罗佩金、康恩肠率一军南征;令李根源率一军西巡。

贵州反正后,有公口之乱,黔绅任可澄、刘显世、戴戡等电请云南支援,蔡锷乃派 唐继尧率兵赴黔平乱。

民国元年蔡正式担任云南都督,这年他才31岁,一切治滇的规模都非常有条不紊, 10月间他在昆明娶了一位如夫人潘氏。

民国2年倒袁的二次革命失败,袁世凯的北洋势力扩向西南,不过北洋势力对云南始 终有鞭长莫及之感。袁对蔡非常疑忌,当北洋势力向西南扩充时,袁就电邀蔡赴北京, 如果蔡不答允,袁很可能即对云南用兵。以当时的形势而论,蔡无力可抗袁,因此只好 接受袁的命令,电请以贵州都督唐继尧任运动都督兼民政长,唐未到任前以第一师师长 谢汝翼代都督,以第二师师长李鸿祥代民政长。

民国2年8月12日蔡锷离滇,滇人依依不舍。蔡锷偕修承浩、何鹏翔、雷飚北上,取 道北越,河内的法国总督康德设盛筵款待。袁世凯派代表范熙绩在上海欢迎。10月4日抵 北京,袁立即发表蔡为陆军部编译处副总裁,总裁是段祺瑞。

11月袁又派蔡为政治会议议员,李经羲为议长。3年5月北京参政院成立,袁又派蔡 为参政院参政,6月派蔡为将军府昭威将军。

在筹安会成立前,杨度几乎天天都到棉花胡同去访问蔡锷,敦劝蔡加入筹安会为发 起人之一,可是蔡总顾左右而言他。筹安会成立的第二天,进步党人徐佛苏、袁思亮跑 去杨那儿说:“这么重大的问题,为什么不让任公(梁启超的别号)参加?”杨于是请 汤觉顿、蹇念益二人到天津游说梁,这时梁正写好了《异哉所谓国体问题》一文,汤、 蹇两人一看这篇文章,简直是一枚炸弹,吓得脸都变了色,梁托他们带封信给杨,有 “吾人政见不同,今后各行其是,不敢以私废公,但亦不必以公害私。”又有给袁的信 是:“愿我大总统以一身开中国之新纪元,不愿我大总统以一身作过去旧奸雄之结局。 愿我大总统之荣誉与中国以俱长,不愿中国之历数随我大总统而同斩。”

就是这一天,梁的高足蔡锷由北京专程到天津来访梁,师生二人促膝密谈,决定要 以行动反对帝制。蔡曾慨然说:眼看着不久便有盈千累万的人要颂王莽功德,上劝进表 了,老袁要是安然登大宝,叫世界各国看着中国人是什么东西呢?我们力量虽然有限, 但为四万万人争人格起见,非拼着命去干一下不可。”

蔡在北京,一直被袁监视,他怎可随便离京赴津呢?原来他这趟赴天津是杨度促请 他,杨请蔡以师生之谊去劝梁不要反对帝制,杨一直被蒙骗,认为蔡不反对帝制。蔡由 津返京后,把梁谈话的经过编了一套,结论是梁反对帝制的意思很坚决,人各有志,不 能相强。

蔡为了避免袁党的注意,乃扮演“诈降”,因为梁公开反对帝制,蔡的处境自然很 为难,蔡为了使袁对他不怀疑忌,因此在4年8月25日云南会馆将校联欢会发起军界请愿 改行帝制时,第一个提笔签名,以示拥护帝制。还不止此,为了使袁党认为蔡已无所作 为,蔡每天都和杨度等在八大胡同征歌逐舞,诗酒风流,他选中云吉班的小凤仙,两人 打得火热。由于蔡每天都往云吉班,使得蔡的夫人很不开心,两人曾为此争吵得很厉害。

这一切都是演戏,蔡在醇酒美人的幕后,正不动声色地布置军事讨袁步骤,他电召 卸任不久的贵州巡按使戴戡到北京来,戴是贵州人,原名桂龄,字锡九,后改名戡,字 循若,曾在日本习手工业,回国后在河南法政学校担任庶务,后到云南获交唐继尧。辛 亥年唐任贵州都督,戴任实业司长,不久升任贵州巡按使,交卸后到北京任参政。10月 间戴戡和王伯群同到北京,成为蔡和云南将领间秘密联系的居间人。蔡派王伯群携密函 前往昆明。王伯群动身前曾和戴戡、陈启铭等穿着大礼服共摄一影,且题:“不成功即 成仁”字句。

蔡锷的反袁安排中,邀戴戡到天津和北京是重要的一幕,蔡、戴和梁启超共商讨袁 计划,拟定于袁称帝时,云南首先宣布独立,贵州则俟一月后响应,广西则俟两月后响 应,然后以云南之力下四川,以广西之力下广东,三四个月后会师武昌,底定中原,同 时并派彭新民赴桂,毕厚赴粤,赵恒惕、陈复初赴湘。赵恒惕因二次革命被袁世凯命令 湖南查办使汤芗铭拿解至北京陆军部监禁,民国3年12月,蔡在北京联合陈宦保释赵、陈 两人。

蔡锷这时自己扮演两个角色,其一是假意和老师梁启超各行其是;其二是大隐花丛, 与小凤仙打得火热。然而暗中他却积极部署倒袁的军事,除了戴戡成为他和云贵两省的 中间连络人而外,他同时和流亡东京的国民党人取得联系。

袁虽迷惑于蔡锷的假戏真做,但却仍不放心。4年10月14日的清早,北京棉花胡同的 蔡宅门口,突然人声嘈杂,蔡这时刚刚起床,门口一个操天津口音的刘排长,推门闯入, 厉声说,“检查!”蔡家的看门人挡不住这些如狼似虎的兵士,大声嚷着说:“这里是 蔡将军的公馆,你们检查谁呀?”刘排长气势甚盛,一掌把看门的推在地上,呼喝说: “管你什么菜将军饭将军,我们是奉上头命令。兄弟们,快搜!”于是大伙一拥而入, 在每个房间倾箱倒箧,结果除了破书若干卷而外,连衣服都没有两套,至于可疑的文件 甚至所谓的违禁品自然也没有了。这些凶猛的鹰犬一无所获,带着失望的神情,悻悻而 去。

蔡见到这些来人,一看便知是袁的特务机关——军警执法处派来的,知道不可理喻, 待他们搜查无着而去后,立即打电话找执法处处长雷震春,接电话的人回答:“处长尚 未起床。”蔡真气极了,留话对方,请雷起床后复一个电话,于是闷坐家中,等待雷的 电话。傍晚时候,雷才有电话来,蔡把早晨军人无理搜宅的经过告诉了雷,雷连声说: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太胡闹了,一定是误会,请原谅!”

雷震春就用误会二字搪塞过去。后来雷向蔡解释这场误会引起的原因是这样的:蔡 的住宅原来是天津大盐商何仲璟的产业,由何的亲戚姓福的代为管理。何仲璟和袁世凯 是亲家,袁的第四儿媳是何仲璟的侄女,慈禧死时袁避祸天津,即住何家。搜宅的刘排 长原是何家的旧仆。宣统三年何仲璟在天津欠下外国商人一笔巨款,闹得几乎要破产, 何的姨太太派刘某携带珠宝细软到北京寄存这所住宅的主人福家,事隔多年,何死了, 何的姨太太也不知去向,刘某从军到排长,这笔财产的来龙去脉,只有刘排长知道得最 清楚,于是带兵到西城棉花胡同的福家大事搜查,他不知福家早已搬家,现在住的是蔡 将军,因此发生了这一幕闹剧。

这种解释实在不能令人满意,何仲璟既然是袁的亲家,而且何的兄弟何颐臣仍然活 着,刘排长怎敢在老虎口中找肉吃。

雷震春所说的刘排长,后来如何结果,不得而知;10月17日因闯入蔡公馆而被绑赴 西郊土地庙执行枪决的犯人,其罪状上的姓名则是吴宝鋆。

这件事发生后,对蔡来说是好的,因为在蔡宅什么东西也搜不到,使袁对蔡便放松 了监视。

蔡从北京脱走是一幕极生动而戏剧化的故事,由于他自己对这一幕没有正式的记述, 后人所传言人人殊,每一种说法都极动人,但都是不确的。现在把几种说法都抄在下面:

其一:蔡有一天在私邸宴客,故意扬言要纳小凤仙为妾,蔡夫人亦在座,酒酣,夫 人盛怒诟谇,揪蔡,两人欧斗及于户外,遂共议离婚。夫人索取衣饰和财物,搬往天津 居住。蔡则独居北京,更形放荡,大家都误认蔡是绔绔子弟。又过了几天,蔡将军与友 人至长安酒楼,飞笺召小凤仙,酒酣,蔡大呼腹痛,遂入厕所“尿遁”。客人以为蔡醉 酒返家,至天明,监视蔡的人发现蔡未归家,又不在小凤仙处,才知蔡已搭夜车去天津 了。

其二:哈汉章为父母祝寿,蔡往祝贺,参加省战,战至通宵,天亮7时始结束,蔡大 败。于是蔡由哈宅侧门出,直入新华宫。袁所派的监视人员在哈宅彻夜未眠,见蔡拖着 阑珊的步子入宫,不虞有他,乃小寐传达处。蔡在办公室稍作勾留,暗窥监视人皆已入 睡,遂自政事堂出西宛门,乔装人力车夫,径奔火车站,买了一张三等车票,溷迹三等 车厢中,安然逃抵天津。

其二:蔡从10月下旬起,就经常称病假不去办公,不久借着一个和小凤仙乘车出游 的机会,溜到了东车站。梁启超早已派人曹福买了两张三等车票在车站等着,直到蔡上 了车,曹福把一张车票偷偷地塞在蔡手中,两人在车上装作互不认识。

关于蔡在北京诗酒风流,纵情酒色,自是事实。但据说蔡除了小凤仙而外,还垂青 于另一雏伶,小妮子髫龄玉貌,楚楚可人,但不久即名花有主,当然是为一位有势力有 钱财的人攫去,蔡赠之以诗:

弱柳难听莺度曲,
枯桐传说凤辞巢,
剧怜豪竹哀照里,
断送韶华四十年。

比较接近事实的一幕是这样的:蔡有两位夫人,刘氏和潘氏,刘氏侠贞是武冈人, 蔡才八岁刘就来蔡家作童养媳。民国元年蔡31岁任云南都督,10月间纳潘氏为侧室。蔡 由云南内调北京,即偕潘氏同行,一年后才迎太夫人和刘氏到北京。

潘氏夫人于3年6月27日(阴历五月初五日)在北京生下长男昆,因为是端午出世, 所以号叫端生。棉花胡同蔡宅被搜前,蔡的太夫人因住北京不耐寒冷,蔡乃令张介寿护 送南归王板桥。蔡宅被搜后乃令刘氏夫人携子南归侍母。11月间蔡亦借病为名入住天津 的共和医院。洪宪帝制正在密锣紧鼓时,蔡还在天津日本共和医院诊病,11月底袁特派 人到天津来探视蔡的病况,同时加紧派遣特务监视蔡。蔡为了化除袁的疑忌,于是在袁 下令称帝的当天,返北京销假。蔡这次返京,扰乱袁的耳目,使袁对蔡的行动迷惑。12 月1日蔡偕小凤仙漫游,然后溜到北京的东车站,悄悄地上了三等车,就这样无声无息地 到了天津。蔡走后,监视蔡的人赶忙报告军政执法处处长雷震春,雷立刻报告了袁,袁 乃派蒋方震到天津的共和医院来探视蔡,希望蔡早日回北京。蔡把医生的诊断书交给蒋 带回,以证明病况。

蔡这次到天津是决心由天津出走,不打算返北京了,所以抵津后即派何鹏翔陪蔡的 如夫人潘氏离天津到香港,然后到梁启超寓告别,蔡慨然说:“此次维护国体,大任落 在老师和我身上,成功呢,什么地位都不要,回头做我们的学问。失败呢,就成仁,无 论如何不跑租界,不跑外国!”

蔡在给他好友丁怀瑾(石生)的信中亦有云:“以菩萨心肠,行霹雳手段,吾人今 日处兹乱世,认定一事于道德良心均无悖逆,则应放胆做去,无所顾怯,所谓既要仁慈, 又要痛快也。”

蔡于12月2日晚易和服变姓名,搭乘日本商轮山东丸赴日。动身前留书给袁请假,说 是赴日就医,抵横滨后还致书袁报告东渡就医情形,同时预先写好了几张明信片交给张 孝准,叫张旅行日本各地,每到一处就寄一张明信片,以示蔡在日本各地漫游。正当这 些明信片一部分到袁的手上,还有一部分尚在途中,蔡已经过香港、安南循滇越铁路到 云南了。

蔡事前未经袁批准而擅自到日本就医,当然使袁大为震怒,可是袁这时正兴高彩烈 地要当大皇帝,所以顾不了蔡,同时老袁的奸雄面目自然流露;他一面派龚心湛代理蔡 的经界局督办,派张元济代理参政院参政,同时在蔡的呈文上批“准假”,并盼望他早 日痊愈,早日返京复任。


分类:民国历史 书名:北洋军阀史话 作者:丁中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