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北洋军阀史话》083章 四川战役


护国军四川方面的军情,按初定出师计划,是以第一军总司令蔡锷率赵又新、顾品 珍两梯团,出永定取泸州为中路主军;以第一梯团长刘云峰率邓泰中、杨蓁两支队,出 昭通取叙府为左翼。后来因为贵州宣布独立,复由戴戡以滇黔护国军右翼总司令名义, 率黔军熊其勋一团,并由殷承献率华封歌一支队协助,出松坎攻綦江规重庆为右翼。

护国军左翼第一梯团所部两支队于民国4年先发,5年1月16日已行抵滇川接壤的新阳 地方,该处及燕子坡、黄坡耳、捧印村等地,已有袁军川军防守,17日进至燕子坡,袁 军凭山列阵,一支队仰攻,二支队绕道许堰突击袁军后路,袁军不支弃山逃遁,护国军 乘此胜追击,势如破竹,由黄坡耳、凤来场直至捧印村俱被占领。18日完全占领横江。 19日第一支队踞金沙江右岸,以大炮牵制敌军,第二支队经罗东渡江,由山后猛击,支 队长杨蓁率敢死士冲锋猛进,20日晨,渡江追击,袁军弃柏村溪退踞叙州,护国军进至 柏树溪,守叙袁军望风哗溃,护国军遂于21日占领叙城。袁世凯闻耗大震,下令褫伍祥 祯为川南镇守使,责令带罪立功。四川将军陈宦调兵分四路反攻叙州:一命伍祥祯率所 部由自流井进攻叙北;一命冯玉祥所部由泸州方面进攻叙东;一命朱登五统汉军(巡防 军)由犍为进攻叙西;一由泸州方面分兵一股绕高珙迸扰叙南。1月29日,护国军邓支队 二营长马鑫培与自流井大股袁军战于宗场附近之斗牛岩,邓泰中亦于次日率援队驰至, 激战两昼夜,袁军顽强抵抗。31日,杨蓁率兵一大排助战,士气大振,冒死冲杀,袁军 向自流井溃走。护国军夺获大炮二尊,杀伤敌兵400余人,生擒者数十人,阵地弹壳堆积 寸余。护国军乘胜追击,至下午战斗始绝。同日,杨支队营长田钟穀亦与沪州大股袁军 战于白沙场,袁军据龙头山,用炮数尊并机关枪十数挺集中扫射,护国军第四连和杨盛 民战殁,第三连长凌邦或亦受重伤,其余官兵伤亡亦众,但仍死力抵御。杨蓁率队由宗 场赶到,命工兵营向正面及左翼展开攻击。半夜邓队李营亦至,向袁军左翼合力围攻, 鏖战三昼夜之久,毙袁军营长一人,连长三人,兵数百人;袁军旅长冯玉祥亦负重创, 向南溪溃退。护国军猛力追击,袁军投河溺毙甚多,夺获枪炮子弹无算,俘获百余人。 冯军窜至江安马腿子地方,被四川护国军总司令刘存厚所部刘柏心支队拦路截击,冯军 仓皇无措,高悬白旗,口称愿降,纷纷抢渡,计沉溺入水及死于枪弹者又几数百人。朱 登五所部汉军,分由屏山、牯舌片、凉水井犯叙,俱为护国军所阻。由屏山分兵一部犯 柏树溪,复被护国军击退。2月4日晨,袁军复集川军两营、北军六连回攻宗场。4日薄暮, 护国军冒雨冲击,袁军奔窜,死百余人,伤者无算,夺取大炮二尊,机关枪一挺,弹药 40余驮,驼炮骡五匹。6日晚,袁军一团,陈宦亲军两营,由犍为方面据牛喜场进窥叙城。 护国军一小部依险相持,以大部包敌列阵,护国军出其不意四面环击,袁军惊溃,追杀 30余里,夺获大炮二尊、枪炮50余船。是役前后剧战七八昼夜,护国军仅一梯团,共有 兵五营,三路袁军计二旅数营,护国营以士气勇敢,卒摧大敌。别路袁军见三路既败, 亦遂绕道退回泸州,陈宦四路规叙之计遂告失败。

中路总司令部于5年1月14日由昆明出发,前部第三支队长董鸿勋率队于1月26日抵毕 节,川军第二师长刘存厚派部下军官二员与董接洽,磋商响应办法,为护国军一入蜀境, 佯与刘军对垒,刘军诈败,护国军尾追,迨抵泸州,两军方会合直捣泸城。30日,护国 军由赤水河出发,至雪山关与刘军相遇,即照前议于31日抵永宁,2月4日抵纳溪,刘存 厚因先有请滇军速行入蜀电,为毕节县知事刘某扣留,转致四川将军陈宦,陈派驻川北 军驰至泸州防守,不克依照前计,遂于2日在纳溪宣布独立。2月5日刘师与护国军会师攻 泸,刘军由大道进攻蓝田坝之正面,护国军绕道双合场、牛背石、南寿山等处攻击蓝田 坝之侧面,战至6日晨7时,袁军大溃,7日,董支队将奇获汇以西蓝田岩、月亮岩等处, 交刘军团长陈礼门驻守,率护国军先锋队二营由泰安场渡江,攻击大龙山、罗汉场等处, 以拊泸城之背。8日晨,渡江甫行二里许,与袁军相遇。护国军即迎头痛击,冲锋猛进, 夺获大龙山。袁军退据山右高地。二营副长董鸿铨率兵绕道攻之,袁军败退入罗汉场。 9日进攻罗汉场,午后5时,袁军不支退走,并占领小市,9日复占据五峰顶,泸城指日可 下。不料守泸袁军潜师渡江,来击月亮岩,守军猝不及防,相率退却,刘军团长陈礼门 愤极自戕。时赵钟奇梯团长抵纳溪,闻报即率所部警卫连及机关枪往援蓝田坝。10日晨, 偕刘军工兵二营进规月亮岩,刘军忽退却,护国军亦遂退回纳溪。刘军退向江安。董支 队闻月亮岩、蓝田坝失守,因亦回兵为恢复计。12日黎明即开始攻击蓝田坝、月亮岩等 处,敌人倾巢渡江抵抗,相持一日,护国军以众寡悬殊,遂于是晚退扎纳溪边界30里, 袁军亦不敢相逼。13日晚,何支队抵纳溪。14日两支队合攻双合场,营副长董鸿铨扶创 挥兵猛进,袁军大败,护国军追至小河,敌人落荒渡河。20、21等日,从双合场对袁军 右翼猛攻。22日向棉花埂侧背攻击,23、24等日则改攻为守,以期徐复劳顿。护国军高 级军官总参谋长罗佩金,梯团长赵又新、顾品珍皆日日亲上火线督战;蔡锷亦于23日由 永宁驰赴纳溪前敌指挥,躬督军阵,挥刀调炮,与士卒共甘苦。28日护国军以金、马两 营至,复开始攻击,以朱德、金汉鼎及某三支队攻击袁军之侧面为主攻;以王秉钧、禄 国藩两支队攻击敌之正面为助攻。战线左至大江边,右至永宁河,绵亘20余里。袁军凭 险设防,散兵壕有多至三线者。护国军肉搏战壕,数次未下;而左翼军又于3月2日失陷 叙府。左翼既失利,中路因休养兵力,重整建制,亦于6日夜半陆续整队离去纳城;总司 令行营移住大舟驿;第二梯团移住大舟驿前方30余里之下层圃,为坚固阵地以防御溪本 道;金支队移住白节滩打鼓场,由罗佩金指挥;何支队刘军舒支队移住古宋方面,扼守 叙州、江安,并相机援叙;朱支队则重新整顿以待后军。

护国军讨袁一役,完全可以证明胜利不是仅凭借兵力、财力和武器,只要正义在我, 师直为壮,就会获得最后胜利。蔡锷的军队,食无隔宿之粮,衣不蔽休,唯赖蔡四处驰 电告贷,向地方人民高息借贷,过一天算一天,这种战争照现代眼光来看根本就不能打, 可是蔡等护国元勋却打得非常出色。

当袁军大举入川后,两军对峙,战线长达200里,护国军以预备队可以调用的兵力有 限,又不敷分配,蔡面对这种恶劣形势,只好退出泸州,在纳溪与袁军隔江相对。袁军 熊祥生旅首先回到泸州,2月21日袁破格封熊为二等男爵以资鼓励。从2月下旬到3月初旬, 护国军和袁国进行了29天的激烈战半,袁军张敬尧的九千兵被护国军打得只剩了五千兵, 吓得袁军躲在战壕里不敢出击。护国军因为饷械兵力都极有限,也不敢过分消耗,因此 只能“多张疑兵,以分敌势。俟有隙可乘,然后分头击破之”(蔡给唐的电报所叙)。

护国军退出泸州后,军火更形缺乏,全军只剩下200发炮弹,蔡急电唐继尧,请速接 济3000颗炮弹,每枝枪加发300颗子弹,以应前线急需。可是云南方面无力接济。不久袁 军的补充部队第八师王汝贤一旅开到,形势更见危急,蔡给唐的电报说:“敌能更番休 息,我则夜以继日,敌能源源增加,我则后顾难继。”

3月7日,川军刘存厚首先不支溃退,护国军全线都受到影响,而蔡仍咬紧牙关主张 坚守阵地,但是罗佩金、刘存厚等都认为兵士疲困,弹尽粮绝,无法坚守,终于只好挥 泪退出纳溪。

袁军冯玉祥旅首先攻入纳溪。冯玉祥本想把他的部队撤到陕西去,可是还没有行动, 恰遇熊祥生旅夺到了泸州,于是他这旅由内江开到前线,正赶上护国军退出纳溪,他就 乘机攻入。

3月7日袁又破格封冯玉祥为三等男爵,策令中称赞冯是:“忠勇奋发,极堪嘉奖。” 同日,张敬尧得授勋三位加陆军上将衔,旅长熊祥生、吴佩孚、吴新田都晋级陆军中将, 熊祥生部团长刘湘也得到勋五位和陆军少将。

这个时期可算是护国军最黯淡的一个时期,与袁军攻占纳溪的同时,护国军右翼军 退出了綦江,广西方面龙觐光军攻占剥隘,湖南方面袁军周文炳师于3月13日攻占麻阳。

袁这时收到的尽是捷报,最使他兴奋的,是川军统领杨起元从宁远来电称:2月13日 他率部偷渡金沙江,夜袭摩鱼鲊,已由江驿过江进抵芝麻口。袁发表命令盛赞他:“出 奇制胜,深入滇境,占领要隘,骁勇绝伦。”授他勋五位。

这是洪宪称帝后,袁最得意时期,也可说是袁回光反照时期。

袁军捷报频传,袁皇帝的情绪为之一振,为了鼓励前方士气,袁政府采办了大批咸 牛肉、咸猪肉、罐头食品、绍兴酒、彩缎、贡绸、金银用具、时钟、衣帽、刀剑、古玩 字画、碑贴、相片、磁器等运往前线,分别慰劳将士,对立功将领给以一等至五等荣光 宝星勋章,得到勋章的人每年可以领到年俸3000元、2000元、1000元、500元、250元不 等。同时发行洪宪元年六厘内国公债以充战费。

护国军退出纳溪后,袁军并没有勇气进行追击,因此护国军只经过了十天的整顿, 又于3月17日开始反攻。只在几天以内,护国军便势如破竹地收复了江安、南川、纳溪、 彭水、綦江等县。张敬尧抱头鼠窜地逃回泸州,张是袁称帝时代的死党,替袁最卖力气, 而蹂躏人民最凶恶的正是他的第七师。蔡锷曾写信谴责张敬尧说:“帝制未成,先屠百 姓,何以为国?足下媚兹一人,已属罪不容死,况复虐我同胞,人将不食尔肉”

蔡锷还有公开通电,描绘袁军的种种暴行:

电一:(上略)逆军数千据油罗坪,经我军连日痛击,渐次溃散,余均伏匿不出。 七号夜半,突有油罗坪多数百姓,纷纷渡河,团首保正亦在其中,据其口述:北军占油 罗坪后,于昨午十二时大肆掳掠,装运财物二十七船,每船能容百人,经三溪向綦江方 面进发。又该逆军大肆奸淫,妇女扑水死者数十人。查油罗坪为四川天险,四周壁立, 中现平原,周围八九十公里。前经张献忠之乱未遭蹂躏。自前月起,綦江富户大都迁徙 入内,计其财物不下数百万。乃逆军形同盗贼,任意掳掠奸淫,应请将其罪状宣布全国 等语。查此次我军所到之地,凡其中人民惨遭逆军种种蹂躏者,莫不泣诉军前,研讯所 获俘虏,亦供认不讳,且擒逆军各官长,在其身上搜出袁逆伪谕,纵肆淫掠,证据确凿, 现值军事孔亟,未可逐一揭布,先请将此通电中外,使众周知等语。逆状如是,人道安 在?凡我国民,应当怒发冲冠,速起而诛此獠也。(下略)

电二:(上略)逆军在川,奸淫掳掠,无恶不作,举其所目睹者而言,逆军败后, 其散兵壕内,民间被褥、媛女衣袴,狼藉满地。其遗弃尸骸,戒指、手镯辉煌满手。非 男非女,怪状难名。每至回攻紧急,或溃退时,纵火毁烧民房几成定例。旬日以来,牛 背石、双合场及纳溪附郭各处,焚烧民房殆近千家。有时发见伪示,尚谓滇军纵火,贻 害百姓,乞请专款赈恤等语。横暴之极,济以贪骗,人民身亲目睹,衔之刺骨。故逆军 所至,迁徙一空。其步哨溃兵,常被人民挺击,舁送本军。口操北音之人,非十以上不 敢径行乡镇。我军所至,人民舞蹈欢迎,逃匿妇孺相率还家,市廛贸易骤盛。甚至火线 以内,常有人民携馌馈食。各属野老村妪,大率彻夜讽经,祝滇军之战胜。故俘虏供词 曰:天时、地利、人和都为滇军占尽,北军万无全胜之理等语。天厌凶德,人心大去, 理无不亡。特电奉闻,乞为广布。(下略)


分类:民国历史 书名:北洋军阀史话 作者:丁中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