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北洋军阀史话》096章 川、陕、粤取消独立


袁生前由于洪宪称帝而和他所培植的北洋军阀发生严重的矛盾,特别是袁、段之间 的矛盾,几乎达到了快要破裂的程度。可是袁一死,段近水楼台继承了北洋军系的领导 地位,他对袁的怨恨也立刻化为乌有。不只没有了怨恨,他还极力地对袁表示了极大的 尊敬。因为段要以北洋军系正统的继承人自居,他就必须要保全封建的传统,他对陈树 藩的优予安排也是基于这个理由。

段的这套手法,就像袁对逊清王朝一样。段一切都师承袁,所不同的是:袁采取了 总统制,集大权于一身,以后还想当皇帝;段则采取袁当年所反对的责任内阁制,段以 内阁总理而集中事权。他捧黎当总统虽说时势所迫,也是一种很好的手法,因为黎不是 北洋派,黎当了总统,北洋派的人都要防他,为了防黎,自然而然只有团结拥段了。

袁世凯之死,只是死了一个北洋派的老祖宗,他的得意门生和化身,却是无数个袁 世凯活在世上。

段取代袁而为北洋派领袖后,北洋派便不像袁在世之日那么完整,以后的日子是北 洋派逐渐走向分裂的局面,首先是直系和皖系,以后是南北战争,北与北战争。这一幕 历史很像东汉末年董卓死后,他的凉州军阀们纷争的局面,它留给人们是无比的恶劣印 象。倘若民国初年没有这一幕,而是蓬勃建设,中国怎会是今天这个样子呢!

袁世凯死后第二天,陕西都督陈树藩就宣布取消独立,他发表通电如此说:

“袁大总统既已薨逝,陕西独立应即取消。树藩仅举陕西全境奉还中央,一切悉听 中央处分。维持秩序,自是树藩专责,断不敢稍存诿卸,贻政府西顾之忧。抑树藩更有 请者,独立虽共九省,而袁大总统之薨逝,实在未退位以前,依其职权,究属中华共戴 之尊,溯其勋劳,尤为民国不祧之祖。所以饰终典礼,拟请格外从丰,并议定优待家属 条件,以表我国民未尽之思。此外关于大局一应善后事宜,退请随时安示遵行,至深感 祷。”

他的这个行动,段很满意,认为值得鼓励,于是在6月10日发表命令,任命陈树藩为 汉武将军督理陕西军务。从此陈树藩便成为北洋附属军人了。

陈的取消独立电受到北洋派以外全国各阶层的憎恶,国民党领袖之一的于右任打电 报质问陈:

“阅公阳电,使人发指。陕西独立,取名护国,自当与西南首义诸省取一致行动。 今袁氏朝死,暮即取消独立,且殷殷推袁为共戴之尊,不祧之祖,是则陕西何必独立, 独立岂非叛祖?尤异者,请对袁氏饰终典礼从丰而外,又请定优待家属条件,试问袁氏 遗产岂少,何待越俎代谋?军兴以来,战地人民死者不下数百万,此等家属,更谁恤之 而谁怜之?”

第二个取消独立的,是四川都督陈宦,他是于6月8日宣布,并有电给北京国务院, 电云:

“川省前因退位问题,与项城宣告断绝关系,现在钧座既经就职,宦谨遵照独立时 宣言,应即日取消独立,嗣后川省一切事宜,谨服从中央命令。除通告各省外,伏乞训 示祗遵!”

他之出此也有出的理由,因为他接到黎元洪的策士蒋作宾、金永炎、哈汉章三人发 来的密电,以乡谊来劝诱他,现在大总统是湖北人,湖北人应该捧湖北人,如果四川能 为西南各省倡导,对当前局势是有贡献的。这些话很能行动陈,何况陈和黎还有一段共 事之谊,便是陈未出京前,担任参谋次长,黎则是挂名的参谋总长,黎、陈因为有同乡 之私,所以相处甚洽,由于既是同乡又曾同事,陈也觉得应该捧黎的场,所以他未和蔡 锷和护国军方面联系,便通电取消独立。

陈这一着却错了。他讨好黎,却不知黎是个无权无实的光杆总统,有实权的国务总 理段祺瑞对陈宦却极不谅解,这是为了陈宦宣布独立时的通电中,亲笔加了一句“与袁 氏个人断绝关系”一句话。陈当时卖弄聪明,认为袁垮台已属必然,和袁个人断绝关系 并不是和北洋系断绝关系,可是这句话在段看来则完全不可宽恕,段很重视道义的,他 对“公”、“私”两字的界限划分得非常清楚。段认为凡是受过袁私恩的人,在公的立 场上反对帝制则可,在私的方面叛袁则不可,叛袁是忘恩负义,是北洋系的叛徒,段正 以北洋系正统领袖自居,他觉得昨天你可以和袁断绝一切关系,明天何尝不可以和我断 绝关系?这种人还可以用吗?这是段觉得陈不可用的第一点。其次是陈之取消独立,不 是因为段的促成,而是响应黎元洪左右策士(段认为这些人都是小人)的指使,表示对 黎的忠诚,这是叛离了北洋系,更是和段利害冲突的。第三是在交往方面,陈宦过去和 段相交甚浅,自陈宦督川后,陈一直是和冯国璋相呼应,冯正是和段争夺北洋系领袖的 两大对头。四川未独立前,陈宦和冯国璋亦步亦趋,曾派代表到南京联络,而陈下面的 旅长冯玉祥也曾派代表向蔡锷建议,在袁下台后拥冯国璋为总统,蔡对此未表示意见, 但曾把这个建议转给西南护国军参考。而陈也秘密向蔡建议,在袁下台后实行联邦制, 推冯国璋为联邦总统。陈的这些意见段当然也知道,所以段对陈非常不满。

由于有以上因素,所以陈宦宣布四川取消独立后段对待陈宦并不像对待陈树藩一样, 并不派他为四川将军和督理军务,这一来陈的处境就非常狼狈,他因取消独立,自然不 能再称四川都督,而北京政府又不给他督理军务,他于是两头落了空。

早在陈宦宣布独立时,袁世凯就在四川放了一把火,他提升川军第一师长兼重庆镇 守使周骏为重武将军督理四川军务,令他率军进驻成都,驱逐陈宦。

袁死后,段继续这个计划,他授意北洋军驻川统师曹锟暗中支援周骏,叫他继续进 兵成都,夺取四川西部。周骏有了后台撑腰,勇气百倍,他派兵进占永川、隆昌、内江。 并派旅长王陵基率兵五营进抵资中,截断成都叙府之间的联系。同时周骏喊出“川人不 打川人”的口号,以博取护国军方面的川籍将领刘存厚、熊克武等的同情。

当陈宦在宣布独立时,曾取得蔡锷的保证,护国军方面承认维持陈的都督地位,必 要时派兵支持陈,以应付复杂的四川局势。所以在周骏进兵成都时,陈宦便接二连三地 向蔡告急。由于陈宦已取消独立,护国军和蔡锷都没有一定要援助陈的义务,不过周骏 在四川停战时接受袁的重武将军任命,等于是执行袁的任务,护国军是反对的。同时周 骏口口声声川军要联合对付滇军,挑拨川、滇军的感情,蔡锷在责任上自不能不制止。

然而蔡锷的实际处境是如何呢?他的喉结核症已非常严重,几乎讲话都讲不出来, 他又是一个遇事躬亲的人。过去半年他不仅忙于指挥军事,还要自己处理文书,他手中 这支护国军只是一支又疲又困,饷械两缺的孤军。他责任心很强,这时袁虽作古,可是 四川问题依然严重,他深觉自己不能撒手不理,但如果要管,就需要增强军力,所以他 电请唐继尧补充兵源和武器。就在这时候,陈宦求援的电报接二连三地到达,他在万难 中只好非常勉强地抽调刘云峰一个梯团,经由叙州开到自流井,等候兵力集结后,再向 内江和资中出击。

陈宦自己统率的北洋军共有三个混成旅,一个是李炳之,这时在重庆已被曹锟扣留。 一个是伍祥桢,一个是冯玉祥,伍、冯两人都在成都,却不肯替陈宦卖力。陈一再哀恳, 冯玉祥才勉强的派新编杨志澄一旅到简阳外围布置防线,遇到对方王陵基的部队,未经 战斗就溃了下来,王陵基经龙泉驿直逼成都。陈宦被迫向周骏乞和,约定一个星期内交 出成都,周骏则限陈三天内缴械投降,否则用大炮轰城。

这时唐继尧派来的增援军已兼程赶到了四川。6月25日蔡锷派罗佩金率领新到的顾品 珍梯团增援成都,一面电请北京政府制止周骏攻城。可是一切都太晚了,陈宦让成都的 限期已到,他于25日凄然离开了成都,变成了逃亡将军。

第三个取消独立的是广东。广东都督龙济光于13日电达中央,内称粤东独立已于6月 9日取消,其文云:

“北京国务院段相国钧鉴:我公总秉国钧,再造共和,旋乾转坤,重光日月。济光 已于青日率属开会庆祝,上下胪欢,军民一致,即日取消独立,服从中央命令,惟粤省 党派纷歧,诸多困难,俟部署周妥,再电驰陈。龙济光叩。”

段复电优奖龙济光,说他:具有世界眼光,急谋统一,热诚爱国,深堪嘉慰。该省 善后事宜,统由该上将悉心筹画,妥为办理。


分类:民国历史 书名:北洋军阀史话 作者:丁中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