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细说孙中山》09.3 叛军炮击总统府


孙中山亲手培养的革命军事将领,也是他最信赖的人之一,反而背叛了革命, 并欲置孙中山于死地。

这个叛逆是如何下毒手的?一位当事者将告诉你。

陈炯明蓄谋叛变和中山先生改道北伐

自1921年粤军由闽南回粤进而统一两广后,国会便召开非常会议,成立政府, 举中山先生为总统,随即取道桂林出师北伐,以收拾当时全国分崩离析的局面。

与此同时,陈炯明却天天坐大。他当时身兼四职,即陆军总长、内务部长、粤 军总司令和广东省长,大权在握,暗中与北洋军阀吴佩孚湖南军阀赵恒惕、江西军 阀陈光远、云南军阀唐继尧等勾结,提倡联省自治,与孙中山先生作对。陈不但身 兼四职,还负责对护法军的粮饷接济事宜,即以此阻梗中山先生的北伐。当时中山 先生率赣军李烈钧、滇军朱培德、黔军谷正伦和彭程万、黄大伟与粤军饷崇智、梁 鸿楷、李福林等部,师次桂林、全州一带,准备北伐。在此部队云集整补期间,大 总统批发各部的晌弹,均为陈所阻概不发给,或只给予少数。当此各省纷纷电请中 山先生出师护法的大好形势之下,而陈炯明以不发各部的饷弹,大扫总统的威信, 致北伐部队无法前进。

陈炯明身兼四职,原已为胡汉民、李烈钧、许崇智等所不满;又因陈的阻梗北 伐,胡便于此时向中山先生建议,先清内奸,然后改道北伐。中山先生为清奸改道 事,在梧州召开了旅长以上的军事会议,决定回师改道。这个决定,为当时参加会 议的、由陈一手培养起来的旅长谢文炳秘密电陈报告。陈获悉中山先生这种决心后, 为缓兵计,拟亲自赴梧州向中山先生解释。陈当时已由天字码头登舰,准备启行, 陈的策士财政厅长钟秀南于陈舰将启行时追到舰上与陈秘商,极力主张坚决联省自 治,分化北伐力量,并劝陈从速备战,万匆上梧;还说,陈如赴梧,必被总统扣留, 不免会上胡汉民的当。陈被钟一说,即中止赴梧。但为分散胡等的注意力,缓和局 势,以便从容准备计,送电中山先生请辞去所有兼职。中山先生复准辞去粤军总司 令、广东省长和内务部长三职(省长一职由伍廷芳接任),但仍保留陈的陆军总长 职位。

陈一面辞职,一面积极准备谋叛。他与叶举、钟秀南等海丰系及张醒村等密商 结果,即电令留桂部队的全部和留置西江部队除关国雄师留守西江外,其大部一并 向省城一带集结,准备异动。同时并提升粤军攻桂时第一传达所所长叶举为粤军总 指挥,并以军务处处长张醒村调充总部参谋处长兼代参谋长(原参谋长邓铿遇刺身 死),留省黝助叶举策划一切。陈布置停妥后,即率参谋处上校参谋邓以、李昂重、 陈君韬和我及三个副官到惠州的百花洲作幕后指挥。在此期间,中山先生曾派古应 芬、李文范、魏邦平、罗翼群等到百花洲调解,陈虽声明拥护北伐,服从先生,但 始终推延不出,也是一种拖延时间的做法。

陈去职后,中山先生即由西江进出韶关指挥所部进攻赣州。6月初攻克赣州后, 分途向北进发,师次万安附近时,陈在广州即公然叛变,北伐军不得不各在原地停 止待命。

炮击总统府前后的见闻

6月二日,中山先生由韶关回广州,以大无畏精神坐镇广州,以期化险为夷,便 利北伐军早日夺取长沙,竟护法全功。在此以前,陈炯明已在惠州多次集会密谋, 设法谋害中山先生,因中山先生途中已有戒备,未被暗算,得以安全回穗。中山先 生车抵黄沙后,即乘海防司令陈策派迎的小兵舰直达天字码头,回抵总统府。在11 日至14日之间,陈围攻总统府的布置已经就绪。广州卫戍司令魏邦平、海防司令陈 策及陈少白先生等也有所闻,并曾报告中山先生妥为戒备。陈此时为缓和外间空气, 特由惠电中山先生表示愿意追随北伐,但要求中山先生交出胡汉民作为条件。14日, 陈电财政次长廖仲恺赴惠商要事,却密令驻石龙部队于廖车抵石龙时将廖扣留。廖 被扣后,即送往石井兵工厂监禁。

以上系回忆当时传闻所记。15日,我由百花洲回穗,发觉市内传说纷经,陈要 谋叛的事已是妇孺皆知了。此时听说中山先生还没有作出什么应变的具体措施。

我于15日下午4时到叶举的总指挥部,叶举一见我便说:“你回来正好,今晚开 旅长以上的军事会议,你也顺便参加吧。”是晚7时开会,到会的人,我所记忆得起 的有传达所所长翁式亮、军长熊略、师长陈炯光(陈炯明之弟)、钟景棠、洪兆麟 旅长李云复、尹见、罗献祥、江防司令周天禄、财政厅长钟秀南、炮兵司令王惺庵、 参谋长张醒村等。我和其他由百花洲归来的陈炯明的参谋也被邀列席。会议是叶举 主持的。我还记得他当时发言时的重要几句话:“民贼不除,国无宁日”;“今日 的会是为民请命、共诛民贼的会,请各抒所见,作出共同的决议付诸实施”。主张 炮击总统府最力的是洪兆麟和钟秀南、钟景棠、陈炯光等海丰系。洪兆麟虽然不属 海丰系,但主张则更过之。我还记得熊略当时的讲话一二,他说:“民贼是人人得 而诛之,这是先决条件。”他还说:“粤军所有的部队是总司令一手培成的,打不 打总统府都可以。要打,就是因为总统仅仅留一个陆军总长给总司令(意指中山先 生免去陈炯明所兼职位如前所述);不打呢,就要送鬼出门,让他去北伐,对我们 也有好处。”他的意思,总之是要把中山先生赶走,却不一定非打死中山先生不可。 但当时的气氛,主张轰击总统府的力量占优势。乃即席推举熊略为攻城指挥官,企 图炮击总统府时活捉中山先生。

熊略被定为攻城指挥官后,一面作攻城布置,一面暗地里派他的亲信连长(忘 记了姓名)通知陆志云(忘记其职衔)立刻转报总统,说16日上午3时决定炮击总统 府,请总统迅速出走。中山先生当时并不为所动,仍在总统府坐镇。

熊略的攻击布置如下:

钟景棠部攻击鱼珠、牛山炮台,监视黄埔各舰;洪兆麟部以一旅攻击粤秀楼的 总统卫队,以一旅配合罗献祥攻击总统府正面的陈可珏团;熊略所部担任沙河、大 沙头、长堤一带的戒备;陈炯光所部担任西关一带的戒备;江防司令周天禄和炮兵 司令王惺庵于16日上午3时分别向总统府炮轰,洪罗二部即向总统府进攻,活捉中山 先生。

当炮击总统府时,广州居民皆由梦中惊醒不知所措,西关一带几被抢掠一空。

在陈炯明炮击总统府前夕,中山先生仍不虞有变。事后陈策对我说,中山先生 对熊略的密报,仍未置信,以为仅是陈炯明的恐吓手段。魏邦平、陈策等多次敦请 中山先生暂时离府,均为中山先生所拒。事将发时,乃仓卒由秘书林直勉、林树巍 等强代中山先生更换便服,挟其出走,乃免于难。

中山先生离开总统府后,即在黄埔鱼雷局设立行营,17日亲率“永丰”、“永 翔”、“楚豫”、“豫章”、“同安”、“广玉”、“宝壁”等舰由黄埔经车歪炮 台直驶白鹅潭,向占据沙河、瘦狗岭、沙头、观音山等地的陈军炮轰竟日。魏邦平 陆军因被陈军监视,难与海军配合作战,未能给陈部叛军以更大的打击。嗣后中山 先生即率舰经中流砒柱炮台折返黄埔,等待北伐军的回师。

陈于此时深恐北伐军回粤,自己无力抵挡,于是千方百计设法谋害中山先生, 严令钟景棠等部攻占长洲对面的牛山、鱼珠二炮台,以监视中山先生的行动;一面 请孙下野,一面收买温树德所部海军。20日,温树德率“永翔”、“同安”二舰驶 人省河与陈部商谈停战条件。25日又派吴礼和到肇和舰与该舰长田士栖协商,要他 驶出西江,分化海军的力量。30日,温树德下戒严令,对中山先生作进一步的威胁。 陈炯明等谋害中山先生的花样百出,但中山先生不为所动,也无从施其技了。以上 的办法不得逞后,又由参谋陈君韬代陈拟致总统信一封,派钟惺到舰面谒中山先生。 陈此函是以退为进,明里是向中山先生申诉“苦衷”,暗里是威胁中山先生下野。 函中“恳请开示一途得遵行”一语,实是如此。陈当日的原函如下:

大总统钧鉴:国事至此,痛心何极。炯虽下野,万难辞咎。自六月十六日奉到 钓谕,而省变已作,挽救无及矣。连日焦思苦虑,不得其道而行。惟念十余年患难 相从,此心未敢丝毫有负钧座。不图兵柄现已解除,而事变之来,仍集一身。处境 至此,亦云苦矣。现惟恳请开示一途,得遵行,使北征部队,免至相戕,保全人道, 以召天和。国难方殷,此后图报为日正长也。此,即请钧安。

陈炯明一面威胁中山先生下野,一面作抵御北伐军回师的布置。18日即令翁式 亮率黄任寰师进踞韶关抵抗北伐军回击,并同时电令北伐军中的粤军第一师由和平、 连平兼程回师。该师是陈一手培植的,北伐时与陈定有特别密电码。师长梁鸿楷奉 命后即整师星夜分途经三南向和平、连平兼程后撤。师抵和、连后,该师陈修爵团 请缨兼程开赴马坝归翁指挥迎击南下的北伐军。叶举即集中汽车将陈修爵部官兵由 和平运往马坝增援翁式亮。当时北伐军南下是势不可挡的,仅在韶关北门的师范学 校的高山上激战数小时,翁部不支,即向马坝撤退。北伐军正在分途向马坝追击中, 适值陈修爵部加入战斗,北伐军目击陈部旗帜,得知第一师已经倒戈,内部遂形分 化;兼以北伐军饷弹两缺,不能再行南进,因此许崇智部退入福建,李烈钧、李明 扬、朱培德各部退人贵州,赖世黄部退回赣州。回师平叛之举,卒之未能实现。

中山先生电令北伐军回师讨陈以后,曾遭受多次威胁。除上文所述,陈炯明迫 其下野外,陈还多方谋袭中山先生的住地,企图在北伐军回粤前把中山先生迫离广 州。7月1日,陈谋袭长洲要塞,鱼珠、牛山为钟景棠占领,海军三大军舰“海沉”、 “海架’、“肇和”有降北之说。6日且熄灭灯火以威胁中山先生。中山先生当时坚 守长洲要塞等待北伐军回师,旋以大局动荡,人心浮动,乃于7月10日亲率“永丰”、 “楚豫”、“豫章”、“广玉”、“宝壁”等舰强袭车歪炮台,通过阵地,进入白 鹅潭,以镇人心。

白鹅潭水雷击孙的情况

自中山先生回抵白鹅潭后,陈的谋臣策士多方谋袭“永丰”舰。因“永丰”舰 适停泊在一美舰之旁,谋袭不易,于是群相献计。张醒村曾自告奋勇,说他认识香 港某工厂的工程师徐直,是鱼雷专家,他派人赴港约徐来穗共商大计,并说:“民 贼不除,终为国患。”18日晨我和叶举在天字码头斜对面的指挥部大厅内坐谈,张 醒村进门来,一见只有叶举和我在座,迫不及待地破口便说:“我和周天禄、徐直 等已准备好了五个水雷,明晨一定使民贼去见阎罗王了。”说时好像很有自信。19 日晨水雷果在“永丰”舰与美舰之间爆炸。与此同时,张还收买了小轮船数十艘准 备于水雷袭击“永丰”舰时,向“永丰”舰进行袭击。因水雷没有击中,小轮也袭 击不成。徐直于19日上午敷水雷时被捕获,才知道五个水雷是江防司令周天禄用重 金买来的。

自27、28两日陈炯明的陈修爵部进占韶关后,北伐军分途撤退,回师平叛之举, 未能实现。中山先生以平叛不成,乃转乘英轮赴港,旋即转轮赴沪,粤局即由陈炯 明统治了。


分类:民国历史 书名:细说孙中山 作者:李君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