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大明英烈》第08回 宁伯标拜登二杰岭 朱沐英大战两瘟神


话说那刺客偷偷蹿进朱沐英的寝房,抡起钢刀,就要行凶。可巧,被朱沐英发觉了。

那位说,朱沐英不是睡着了吗?没有。今晚,他心情高兴,吃多了,肚子里不舒服。他想去出恭,又懒得起床;不去吧,又憋得难受。就这样,迷迷糊糊地在被窝里忍着,一会儿睡,一会儿醒。这个刺客一进屋,他就知道了。并且,眯缝着猴眼,偷偷地看着。当刺客的刀还没落下来的时候,朱沐英忽然使了个鸳鸯腿,一脚正踢到他的小肚子上。那刺客“哎哟”一声暴叫,跌坐在地。朱沐英翻身下床,奔他扑来。那刺客忍着疼痛,一个鱼跃跳到门外。紧接着,朱沐英也跟了出来。那刺客恼羞成怒,又欺朱沐英没有兵刃,便急转身形,抡刀砍来。朱沐英一看,急忙闪在一旁。刺客抽刀转身,使了个小鬼推磨,奔朱沐英腰部砍来。朱沐英往下一哈腰,刀从后背擦过。刺客一翻手,刀奔朱沐英的双腿。朱沐英来了个旱地拔葱,刀从脚下扫过。

这阵儿,朱沐英可有点儿被动。为什么?一则他赤手空拳,没有家什;二则他没穿衣服,而且还光着双脚。再加上这个刺客非常厉害。一刀疾似一刀,一招快似一招,把朱沐英逼得呀,光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此时,朱沐英心里说,坏了,这回非归位不可。他一边打着,一边四外踅摸。忽然,看见房檐下有只养鱼缸,高有三尺,粗有五尺。心里说,嗯,这个武器可不错。他打好主意,一个箭步跳到鱼缸前面,伸手就把它抱了起来。那鱼缸里有多半缸水,还养着不少大金鱼。连缸带水,足有四五百斤。要换个别人,还真搬不动。朱沐英也急了,搬起鱼缸,对准刺客,“嗖”!扔了出去。

这时,刺客的刀刚落下来,正砍到鱼缸上,只听“当啷”一声,把他的刀就给磕开了。刺客没顾捡刀,先急忙闪身,把鱼缸躲开。躲是躲开了,不过弄得他满身都是水。鱼缸一落地,摔了个粉粉碎。这一摔不要紧,发出了挺大的响声,把前后院的人都给惊醒了。

门房的老家人往外探头一看,吓得“妈呀”一声大叫,就叫唤开了:“有刺客!不好了,有刺客——”

打更的也看见了,又敲锣,又击梆子:“快抓刺客呀!来人哪——”

这个刺客一看不好,飞身上墙,一溜烟似地就跑去了。

朱沐英回到屋里,穿上衣服,把灯点着。这时,宁喜陪着宁伯标,也慌慌张张地走了进来。

朱沐英一把抓住宁伯标的前胸,吼叫道:“姓宁的,我跟你没完!”

宁爷莫名其妙:“殿下,这是何意?”

朱沐英道:“我说过,这门亲……亲事,你们愿意就……就愿意,不愿意就拉……拉倒。为什么对我暗……暗下绊子,主使人刺杀于……于我?”

宁伯标听了,急得直起誓:“殿下,我哪能办那种事体?天地良心,你可别冤枉人哪!”

朱沐英道:“我初来乍……乍到,也没有仇……仇人。你说谁能前……前来杀我?”

“是呀,我也正在纳闷儿呢!”

宁喜说:“姑老爷息怒。等我家老爷查明此事,您就清楚了。”

朱沐英听着有理,这才就此罢休。

宁伯标来到院中,四处察看。几个家人跑来禀报:“启禀员外,姑老爷的马和兵刃不见了!”

朱沐英一听,猴眼圆瞪,暴跳如雷。

一个家人拿着口钢刀,说道:“员外爷,这儿有一口钢刀!”

宁伯标接过一看,是一把五金铸造的鬼头大刀,分量很重。再往刀把上一瞅,上面镌着“朱文治”三个小字。宁爷把脚一跺,明白了。他对朱沐英说:“殿下放心,刺客找到了。马和兵刃也丢不了了!”

朱沐英一听,莫名其妙。宁伯标长叹一声,说道:“离此处三十里,有座高山,名叫二杰岭,山上有三个寨主。大寨主朱文治,二寨主朱文英,三寨主是后来的,名叫秦正方。他们手下有喽兵七八百人,专靠打家劫舍、抢掠为生。苏州王张士城没工夫管他们,元兵想管又管不了。地处三不管,所以才成了气候。不过,他们还不敢到我这凤凰庄来捣乱。这口刀就是大寨主的,估计马和兵刃也是他们盗走的。”

朱沐英道:“有窝就……就好办。现在我就去找……找他们算……算账!”

宁伯标说:“殿下不必着急,此事都包在我的身上。待我到二杰岭去一趟,与他们讲清道理,把马和兵刃要回来也就是了,千万不要伤了和气。依目前而论,得罪了他们没有好处。”

朱沐英冷笑道:“这种人,野蛮成……成性,恐怕是不……不通道理的。依……依我看,要去咱们一起去,以防万……万一。”

宁爷听着有理,点头应允。

第二天,天光大亮。宁伯标和朱沐英梳洗已毕,用过早饭,路下两匹战马,带着四个精明强悍的家人以及应手的家伙,还有刺客的那把钢刀,起身要奔二杰岭。

临行时,宁伯标把宁喜唤来,说道:“我与殿下前去拜山,吉凶难测。假若明天这个时候我们还没回来,那就是出事了。到那时,你保着全家赶快离开此地,去南京找胡大海。切记,切记!”

宁喜领命,一直把主人送出庄外。

再说朱沐英。他骑着普通的马匹,拎着一条铁棍,边走边想,哎呀,也不知常茂他们哪里去了?眼前要有那几个人在,就什么也不用怕了。他又想到宝马和宝锤,这两样,哪一样也离不开呀!真要丢了,到牛膛峪救驾,怎么上阵拼杀?究竟能不能要回,他心里也没底儿。因此,心中烦躁不安。

宁伯标的心里比朱沐英还烦躁。为什么?事情出在自己家里,一来脸面上不好看,二来,难免引起朱沐英的怀疑。此番去二杰岭,能不能称心如愿?若弄不好,还得动武啊!再看身边,总共才有六个人,没一点儿取胜的把握。倘若出了意外,怎能对得起朱元璋?宁爷边走边想,心乱如麻。

他们进了大山,只见山岭重叠,连绵不断,古树参天,杂草丛生。

朱沐英问道:“这就是二杰岭吗?”

“快到了,绕过这架大山就是。我经常到此处行围打猎,从二杰岭下走过几趟。”说着,宁伯标把黄骠马一提,在前边引路。

他们又转过一架大山,地势逐渐就开阔了。见对面有座锥形大山,隐隐约约看见山腰上有一道寨墙,蜿蜒起伏,伸展到密林之中。山头上飘着三角号旗,两根飘带不住地飞舞。他们又往前走了一程,一切都看清楚了:只见有一条山路,直通山内,山口以外,高坡上有几座石头堡垒,密设箭孔,上边有防守的喽兵;有几道鹿角刺网,把山路封严。再往上看,是坚固的寨门。但见,寨门紧闭,墙里墙外都有人把守。

朱沐英看罢,暗自吃惊,没想到蟊贼草寇,还有这么大的气派!难怪元兵和张士诚不能奈何于他!看来,今天要马的事儿,不太容易呀!

正在这时,忽听“当当当”串锣紧响,震人肺腑。接着,从左右的堡垒之中,冲出四五十人,各摆兵刃,把他们的去路拦住。同时,堡垒上的喽兵张弓搭箭,端弩瞄准要射来人。一个为首的头目,站在人群面前,提着一条花枪,高声喝喊道:“站住!再走一步,我们可就不客气了!”

宁伯标一听,赶紧勒住坐骑,朱沐英与那四个家人,也带住了马匹。

宁伯标在马上抱拳道:“弟兄们辛苦了!请不要误会,我们是来求见寨主的,烦劳诸位给通禀一声。”

那个头目翻着眼睛,看了一会儿,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在下从凤凰庄而来,名叫宁伯标。”

这个头目听罢,一缩脖子,心里说,原来是赫赫有名的八臂哪吒呀!他立时换副笑脸,说道:“噢,原来是宁庄主,失敬,失敬!请略候片刻,容我们禀报。”

宁伯标道:“借重,借重。”

这可真是“人的名,树的影”啊!俗话说:“钱压奴卑,艺压当行。”在这一带,有几个不知道八臂哪吒宁伯标的!

再说朱沐英。他耐着性子在这儿等着,等啊,等啊,眼看中午了,还不见有人出来。他实在有点儿不耐烦了,便对宁伯标说:“这帮家伙们的臭架子还……还真不小,这是成心做……蹾咱们。干脆,打……打了吧!”

宁伯标劝解道:“不可。咱们应先礼后兵,不能让人家抓住把柄。”

朱沐英心里不服,一个劲儿地扑棱脑袋。

到了正晌午时,“锵啷啷”串锣紧响,“吱呀呀”寨门大开。紧接着,从山上走出一伙人来。

朱沐英翻着猴眼,仔细观看,只见喽兵闪在左右,中间走出三位寨主。中间那人:身材高大,细腰今背,阔胸宽肩,上头戴红缎子软包巾,鬓插英雄胆,身穿绛紫色箭袖袍,腰系板带,挎着一口宝剑,面如喷血,五官狰狞,两颗虎牙支出唇外,看年纪有三十上下;上首那个:身材也在九尺开外,猿臂蜂腰,肩宽背厚,头上、脚下一身白,腰挎一口弯刀,面如瓜皮,短胡子茬儿,眯缝眼儿;下首是个黑大个儿,头戴六棱抽口壮巾,周身上下一色黑,腰系板带,背插单刀。来的这三位寨主,正是朱文治、朱文英和秦王方。

宁伯标抢前一步,拱手施礼:“在下宁伯标,前来宝山讨扰,望乞恕罪!”

朱文治笑着说:“贵足不踏贱地,难得老英雄来到此山。欢迎,欢迎!”

朱文英也说:“此处并非讲话之地,请到敝寨待茶。”

“请!”

家人把缰绳接过,众人说说笑笑走进寨门。

朱沐英偷眼观看:但见寨门高有两丈,一色用圆木合成;寨墙上搭着跳板,可容双人同行;墙上密摆强弓、硬弩,火枪、镭石;眼前是一条青石铺成的大道,平坦光滑,一直通到半山腰上;数百名彪形大汉分列两旁,五步一岗,十步一哨,每个人都抱着斩马刀、双手带,青癯癯的刀刃,闪着寒光。

片刻之后,眼前闪出一座大庙。山门已经变成寨门,众人脚踏雨道,走进院内。正面是七间大殿,两旁是明三暗五的配殿。因多年无人油绘,显得荒芜破旧。院内十分宽阔,两旁摆着兵器架子、沙子口袋、石砘子、石锁和几张硬弓。

众人迈步上了台阶,走进大殿。原来,佛像都被搬走了。正中央并摆着三张桌案,后面是三把虎皮交椅。墙上挂着许多虎皮、豹皮和熊皮。几十名步兵,在两旁垂手侍立。

大寨主朱文治说道:“请老英雄上坐。”

宁伯标笑道:“帅不离位。强宾不敢夺主,小可怎敢擅越?”

“哈哈哈哈!”朱文治笑道,“老英雄过谦了!”

此时,喽兵们急忙走来,在桌案前又安放了几把交椅,众人分宾主落座,仆人献茶。

朱沐英一言不发,瞪着猴眼往四外看着,心头一个劲儿地运气。

茶罢搁盏,朱文治开口说道:“敢问老英雄,今天怎样得暇来到敝山?”

朱沐英一听,气儿就上来了。心里说,又行刺,又偷马,还瞪着眼睛装糊涂,真是混帐透顶。他刚想说话,就见宁伯标接茬儿道:“无事不登三宝殿。在下有一事不明,特来领教。”

朱文治笑道:“老英雄有话讲请当面,小可愿闻高论。”

宁伯标把刺客的那把钢刀取出,说道:“昨夜,我拾到钢刀一把,敢问可是贵寨主的吗?”

朱文治将刀接过,看了两眼,说道:“这把刀正是小可的。但不知因何落到您手?”

宁伯标一笑,把昨晚的经过讲了一遍。

朱文治听罢,一皱眉头,回头看了看朱文英;朱文英也是一皱眉头,看了看身边的三寨主秦正方。

略停片刻,秦正方突然站起身来,朗声说道:“二位哥哥容禀!”冲着宁伯标一声冷笑,又接着说道,“老英雄,既然你们找上门来,我就实话实说了吧!”

原来,秦正方是幽州王秦勇的侄子。当年,乱石山十王兴隆会时,秦勇死在朱沐英锤下,宝马万里烟云兽也被朱沐英夺去。当时,秦正方在场,对这件事目睹眼见。事后,朱元璋抢占了乱石山,九国联军惨败。尤其秦勇一死,秦正方便无家可归。他先投奔南汉王陈友谅,又投靠西梁王马增善。怎奈这些人都瞧他不起,不予重用。秦正方心中憋气,流落到江苏。后来,结识了朱氏弟兄,到二杰岭入伙,才当上了三寨主。

昨天,他下山采盘子,在凤凰庄巧遇朱沐英,看见宝马,想起了叔父,顿起杀机。他暗中跟到宁府以外,见马被拉进侧院的马棚,朱沐英被接进内宅。当晚,他先把宝马盗出来,拴到庄外。接着,二次进府,去刺杀朱沐英。因行刺未遂,他逃到庄外,上马回到二杰岭。上山之后,把马交给喽兵喂养,这件事是他背着朱文治、朱文英干的。这两位寨主不是装傻,他们确实不知。谈到这把刀,那是秦正方入伙时朱文治赠给他的。秦正方失落宝刀,觉得对不起大寨主,所以没对他讲。可秦正方万没料到,宁伯标和朱沐英居然找上门来。事到如今,瞒是瞒不住了,才当众说明真相。最后还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只要有三寸气在,我就要杀死朱沐英,替叔父报仇。”

朱沐英本来就窝了一肚子火,又听秦正方这么一说,更忍受不住了。他浑身战栗,“啪”!把手中的茶碗摔在地上,指着秦正方的鼻子,说道:“好小子,我看你是活……活腻味了。今天,你就是把马给……给了我,也不……不行了,我非要你的狗命不……不可!”说着,一回手,把椅子操起来,奔秦正方砸去。

秦正方不敢怠慢,急忙闪到一旁。

有道是:“是亲三分向。”大寨主能不袒护自己的人吗?朱文治把脸往下一沉,二目露出逼人的凶光,问道:“宁爷,这是何意,你们要仗势欺人吗?”

宁伯标暗自着急,埋怨朱沐英沉不住气。可是,既然事已闹翻,也只好破釜沉舟了。他听朱文治言语刺耳,便冷笑道:“一切经过,方才已讲清楚。寨主是个明白人,难道还没分出是非吗?秦寨主行刺、盗马,干下了不仁之事。他不但没有歉意,反而出言不逊。哼,这实在是欺人过甚!”

二寨主朱文英说道:“宁爷,您这么说可有些不对。”

“怎见得?”

“事情出在您家,假如您自己拜山,我们决无二话,赔礼道歉,送还宝马;可是,您没这么做,却把朱沐英带到我们山上。非但如此,您一不引见,二不说明,分明是倚仗朱元璋的势力,来压我们。”

朱沐英听到此处,怒喝道:“放屁!你这是没……没理搅理。偷我的马,要杀我,我们还得拜……拜山说小话。世上哪有这……这个道理?我问你们,到底给……给不给马吧?”

秦正方大怒:“朱沐英,想要马也可以,不过,得留下点儿什么!”

“留什么?”

“留下你的脑袋!”秦正方说罢,甩掉外衣,“噌”!跳到当院,高声喝喊:“朱沐英,还不出来受死!”

宁伯标一看闹翻了,也不客气,甩外衣,紧大带,头一个跳进天并当院。

朱沐英领着几个家人也冲了出来,高声喊话:“岳父,不用你动……动手,我把他们都包……包下了!”

宁伯标岂能让他动手?忙说:“先看我的吧,你给我站脚助威。”

朱沐英不便再争,只好气呼呼地站立一旁。

宁伯标久经大敌,浑身是胆。别看这么紧张的场面,可他一不慌,二不忙,从容镇定,稳如泰山。他笑呵呵地向三个寨主一抱拳,说道:“列位,依我看,还是不伤和气为好。别忘了,打仗没好手,骂人没好口。真要动起手来,那就不好收场了!”

秦正方怒斥道:“姓宁的,少在这儿卖狗皮膏药,秦爷不买你的账!”说罢,从朱文治手中夺过刀来,逼近宁爷。

宁伯标一看,心中暗想:这个姓秦的,未免也太粗野了,待我好好地教训教训他!想到此处,宁伯标一伸手,从腰中抽出宝剑,把空剑鞘交给家人,单手提剑,向秦正方说道:“请!”

秦正方亮了个夜战八方藏刀式,劈头盖脑就是一刀。宁爷心平气和,见刀奔顶门砍来,忙往旁边一闪,将刀躲过。接着,右手一翻腕子,用剑把他的刀压住,“锵啷”一声,刀、剑搅在一起。

秦正方急忙往回抽刀,打算变换招数。哪知,宁伯标的宝剑“刷”地使了个仙人指路,奔秦正方面门点来。这一剑,快如疾风闪电,把秦正方吓得忙一哈腰,剑从头顶走过。

宁伯标双手握剑,又往下劈。这一招来得好厉害呀,秦正方想躲也来不及了,吓得他把眼一闭,等着受死。宁爷的剑并没有往下落,他把腕子一摆,只把秦正方的帽子削掉。然后,撤步抽身,跳出圈外,单手托剑,说道:“得罪了!”

秦正方一摸头顶,帽子没了。这小子脸一红,由羞变怒,二次抢刀,又奔宁伯标扑来:“姓宁的,少卖人情,老子不受你的!”说罢,分心便刺。

宁伯标大怒,心里说,这个家伙真不知好歹。看来,不给他点儿厉害是不行了。宁伯标使了个海底捞月,把他的刀拨了出去,瞪着眼睛给秦正方相面。

秦正方吓坏了,忙问:“你看什么?”

宁伯标笑着说;“我看你的耳朵有点儿毛病,想给你削掉一个。你说行不?”

秦正方听罢,气得够戗。心里说,宁伯标,你说话也太损了!这样的事儿,还有商量的吗?他大吼一声,三次摆刀砍来。

宁伯标接架相还,又与他战在一处。

朱沐英在一旁看得清楚:秦正方的武艺比宁伯标差多了,连个打下手的资格也不够。宁伯标跟他动手,真好像成人嬉耍顽童一般。

几个回合过后,宁伯标喊道:“注意,我可要摘耳朵了。摘左边的那个,右边的没事儿!”说着,剑招加紧,剑锋围着秦正方的脑袋直转。宁伯标使了个拨草寻蛇的招数,剑奔秦正方咽喉刺来。秦正方往右边一甩脑袋,正好把左耳朵亮了出来。宁伯标把剑刃立起来,往上一挑,只听“哧”地一声,当真把他的左耳朵割掉了。

秦正方疼得“哎哟”直叫,抱着脑袋,磨头就跑。

朱沐英见了,眼珠一转,迈开双腿,冲到他的背后,乘他不备,“腾”就是一脚。这一脚踢得太重了,只见他摔倒在地,龇龇牙,伸伸腿,气绝身亡。

朱文治看罢,怒火中烧。他忙从兵器架子上抽出一条镔铁大棍,纵身跳到朱沐英面前,怒吼道:“好小子,拿命来!”说罢,摆棍就奔头顶砸来。

朱沐英见朱文治冲来,一不担惊,二不害怕,眼看大棍挨到头顶上了,他突然闪身往旁边一躲,使了个金龙探爪,伸手抓住棍头,大叫道:“你……给我吧!”用力就拽。

朱文治用力过猛,本来就收不住脚,再加上被朱沐英这么一拽,更站不住了。所以,一下子摔了个狗啃屎,把五官都戗破了。

朱沐英夺棍在手,一翻腕子,奔朱文治后脑就打。正在这时,忽听脑后生风,似有兵器打来。朱沐英不敢怠慢,他垫步拧腰,往前一蹿,快似猿猴,跳出有一丈多远。回头一看,原来是二寨主朱文英,手使一条狼牙大棒,奔他打来。朱文治不敢再战,就势回归本队。

简短捷说。朱文英不是朱沐英的对手,三四个回合就顶不住了。朱文治在后边一看,高声传令:“喽罗兵,都给我上!”

“冲啊——”众喽罗一声呐喊,各摆刀枪,冲杀上来。

宁伯标怕姑爷吃亏,也投入战群。霎时间,双方混战在一处。

俗话说:“强狼难敌众犬,好汉架不住人多。”翁婿二人一无盔甲,二无战马,三无应手的兵刃,他们有能耐也不得施展呀!打着打着,可就有点儿招架不住了。

正在这个时候,忽听寨门外一阵大乱,喽罗兵拼命呼喊:“不好了,有人冲进来了——”霎时间,乱作了一团。

朱沐英和宁伯标也不知出了何事,不由苶呆呆发愣。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大明英烈 作者:单田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