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大明英烈》第13回 救明主援兵进牛膛 平反王雄师困苏州


王爱云怒气冲冲,挥舞宝剑,扑奔常茂。

要说常茂,那可真有能耐。他的恩师长臂飘然叟左梦雄,是了不起的武林高手。常言说:“名师出高徒。”常茂自幼受名人传授,武艺自然十分高强。因此,跟王爱云这样的高人较量,并不怯阵。他把浑身的解数都施展出来了,抡开这条禹王神槊,上下翻飞,招数精奇。“嗖嗖嗖”,一招紧似一招,一招快似一招,令人眼花涂乱。

王爱云一边打着,一边心里盘算,这个娃娃,怪不得逞能呢,果然名不虚传。这也就是碰上我了,若换第二个人,非得吃败仗不可。老侠客一边想着,一边往里进招儿。就这样,剑来槊去,两个人打了有二十几个回合,也未分出高低。

宁伯标在后边给常茂观阵,见他武艺非凡,也不住地点头称赞。心里暗暗说道,这真是老子英雄儿好汉哪!遇春贤弟有这样的好儿子,我都替他高兴。

宁伯标正看着呢,突然见王爱云挥舞宝剑,“噗噗噗”往里紧逼,展开了攻势。

这样一来,常茂可有点儿沉不住气了。又打了几个回合,他策马跳出圈外,高声嚷道:“哎哟,老家伙,真厉害呀!你家茂太爷不是对手,走了——”说罢,磨马便跑。

王爱云不舍,压宝剑紧紧追赶。王爱云本是武林高手,虽然在步下交锋,但他的两条腿可太快了,只见他施展开陆地飞腾术,三晃两晃蹿到常茂马后,把宝剑一摆,就要进招儿。

常茂今日败阵,一来他真打不赢人家,二来也有假意。什么假意?他想使个败中取胜的招数,用暗器赢他。因此,往下败阵的时候,眼睛却瞟着后边。他见王爱云追了上来,说时迟,那时快,忙把大槊交到左手,伸右手往兜子里一划拉,拽出龟背五爪金龙抓,瞅准王爱云的脑袋,“哗楞”一声,便使劲抛了出去。

王爱云只顾挥剑追赶,并未预料到常茂会使暗器。他正在举剑进招儿,忽听头顶上“哗楞”响了一声。抬头一瞧,啊?我上当了。王爱云武艺真高,他手疾眼快,把脑袋一扑棱,躲开了飞抓。不过,脑袋躲开了,肩膀可没躲开。霎时间,被龟背五爪金龙抓死死地抓住。

常茂见飞抓奏效,忙圈回马头,使劲往怀里就扽:“你给我趴下吧!”

王爱云久经沙场,什么事情没经见过,能趴下吗?他急中生智,使了个千斤坠,拼命往后就坠。二人各自使劲不要紧,只听“噌”地一声,将王爱云的衣服和皮肉,一下子就给捋下去了。王爱云活了八十多岁,也没吃过这个亏呀!他疼痛难忍,“啊呀”一声,身子一侧歪,忙伸手去捂伤口。这一捂不要紧,但只见鲜血从手指缝里淌了下来。

常茂把飞抓拽回来,还有点后悔:“没抓上脑袋?真倒霉。我说老头儿,咱再重来!”

王爱云可真气坏了。当着两国的军校,中了人家的暗器,这不是当众丢丑吗?老头子眉头紧皱,不顾疼痛,摆开了紫电青霜剑,跟常茂就玩儿了命啦!

这回,常茂可实在招架不住了。他一边打着,一边合计,哎呀,我可要归位了,这可怎么办呢?

正在这紧要关头,忽听有人高声喊道:“老侠客,你这是何苦来呢?快快住手,某家来了!”

这一嗓子,十分清脆。王爱云听了,打垫步抽身跳出圈外,单手压剑,凶狠狠地说道:“什么人?”

常茂也拨过马去,把大槊扛在肩头,定睛观瞧。

这时,就见由那边走来一人。此人身高九尺挂零,肩宽背厚;往脸上一看,红彤彤的面孔,白生生的眼后,大胡须飘洒前胸,草包肚子朝前鼓着。头戴绛紫色扎巾,身穿绛紫色箭袖,腰煞五色丝鸾大带,蹲裆滚裤,抓地虎快靴,英雄氅搭在肩头,斜背百宝囊,腰中挂着一口红毛宝刀。

常茂看罢,认识。他急忙冲来人喊话:“哎哟老人家,您来得正好,快快救我!”

来的这个人是谁?千里追风侠狄恒。想当年,常茂为救常遇春,在瓜州城前展开了一场恶战。多亏千里追风侠狄恒赶到,才给他们双方解围。打那时起,他们就交上了朋友。在前部书中有详细交待,这里暂不赘述。

那么,狄恒是从哪儿来的呢?此人家住湖广武昌府,有浑身武艺,却不入宦海生涯,专爱四处游逛,管世上的不平之事。这次,信步走到牛膛峪,正好遇见战场。他不解其意,跟人一打听,才知道朱元璋被困牛膛峪,这是救兵与苏州兵在搦战。老英雄放心不下,急忙走来,跟明军说明来意,来到阵前,正遇上王爱云大战常茂。

狄老英雄不看则可,一看哪,不由埋怨起王爱云来:哎呀,你是什么身份,有多大的本领?怎么不顾自己的尊严,跟一个小孩儿交手呢?再说,你那么大的能耐,那常茂还不吃亏吗?嗯,今天我赶上此事,焉有不管之理?故此大喊一声,来到王爱云面前,抱拳施礼道:“老哥哥一向可好?俺狄恒有礼了!”

“啊?是你?”王爱云看见狄恒,心中就明白了八九成。他知道,狄恒虽然不愿居官,可他的心是向着朱元璋的。不过,自己是侠客,有容人之量,不便马上翻脸。所以,他单手提剑,一把胡须,说道:“贤弟,你从何处而来?”

“哈哈哈哈!老哥哥,我跟你不一样。你是苏州王驾前的丞相,我是个草民哪!闷来山头看虎斗,闲来桥头望水流,与世无争呀!这次四处游逛,无意之中,遇上你们双方争战。老哥哥,听愚弟之言,你就算了吧,何必跟孩子一般见识?常言说,‘大人不把小人怪,宰相肚里能撑船。’看在小弟的分上,你高抬贵手,把他饶了就是!”

王爱云听罢,颇感不悦。他不称贤弟称侠客,冷冷地说道:“狄老侠客,话可不能这么讲,我们是各保其主啊!他们要救朱元璋,我们要保苏州王。因此,才在这儿凶杀恶战。老侠客,你既然与世无争,那就到旁边去看热闹。等我把常茂的脑袋枭下,杀退明军,咱们有话再讲!”

“哈哈哈哈!老哥哥,你喝酒了吧,怎么净说糊涂话?你我老弟老兄的,亲如手足,难道还驳我的面子?把这孩子放了,也就算了。他们两国的事情,最好不要搀和。”

“什么?狄恒,刚才之言,难道你没听明白?我吃的是苏州王的俸禄,当的是苏州王的丞相,此事怎能与我无关?狄老侠客,你是不是有意在此阻拦?”

狄恒说:“你要这么说呀,还真猜对了。跟你实说吧,与你交手的那个常茂,跟我有多年的交情。今天既然我遇到此事,怎能让他吃亏?老哥哥,若能听我良言相劝,咱就万事大吉;你若非要一意孤行,那我可讲不了,说不清!”

王爱云一听,生气了:“说不清你能怎么的?”

狄恒也是个火性子人。他见王爱云不依不饶,便不再厚脸求告。只见他一摁绷簧,“锵啷”!把红毛宝刀拽了出来。这一亮刀,刀放寒光,两军阵前打一道厉闪。狄老英雄把宝刀握在掌中,面沉似水,厉声说道:“老哥哥,你若实在不听相劝,我可要得罪了!”

嚄!这俩老头儿来了劲啦。常茂在后边一看,乐得在马上直蹦:“对对对,狄老侠客,别跟他磨嘴皮子了。这老家伙实在可恶,干脆,给他一家伙,来个痛快得啦!”

狄恒一听,心里说,这孩子多坏呀!你还在那儿吵吵哩,我若晚来一步,你的性命就难保了。

王爱云刚要伸手,他眼睛一转,想起一件事儿来,忙对狄恒说道:“等一等!我说狄老侠客,咱俩有几十年的交情了,从没红过脸面。今日各为其主,只好伸手较量。不过,在动手之前,我有一事相商。”

“老哥哥有话请讲。”

“刚才一场恶战,我们的金镋无敌将吕具,让他们捉住了;他们的金锤殿下朱沐英,还有那武氏弟兄,也让我们生擒。咱们未曾动手,能否来个走马换将,把战将先换回来?”

狄恒一听,忙说:“好!”说罢,转回身来,跟常茂商议。

常茂听了,正称心意:“好呀,这可太好了。要不,小磕巴嘴他们就全归位了。换!可有一样,我们得一个换三个。如果一个换一个,那我可不答应。”

最后,双方同意,吕具一人换回了朱沐英和武氏弟兄。

换完战将,双方都没有牵挂了。狄恒这才紧大带,晃红毛宝刀,来大战王爱云。

这两个老头儿打仗,那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五十来个回合,也未分出输赢胜败。

他二人正在交锋,忽听从四外传来了惊天动地的大炮声响。紧接着,又传来了三军的呐喊之声:“闯呀!杀呀——”

常茂听了,不由一愣,暗想道,这是怎么回事,哪儿来的兵马?他顺着喊声,四处一瞅,看见了旗号,这才将心放下。

原来,来的都是自己的援兵。正东面是中军官梁云、银戟太岁张九成和宝枪大将张兴祖;正西,是飞刀大将焦廷、小矬子徐方;后边,是铁枪将赵玉。他们各统本部人马,共有几万人马,冲牛膛峪簇聚而来。霎时间,展开了一场混战。

宁伯标一看,忙对常茂说道:“现在不是单对单、个对个的时候,快往里冲吧!”

常茂点了点头,把禹王神槊往前一晃,高声喊话:“弟兄们,给我冲啊——”

军令传下,这几路大军像潮水一般,直扑向苏州王张士诚的连营。

张士诚急忙传令迎敌,双方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混战。兵对兵,将对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整个疆场,只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单表八臂哪吒宁伯标。他率领众家小英雄,一鼓作气,就闯到了牛膛峪的山口。他们正想冲进峪去,解救圣驾,没料到左右两边的山头上发来了大炮。常言道:“神仙难躲一溜烟。”就这一顿炮轰,明军损伤了无数。他们连冲几次,也未奏效。

常茂可急坏了,忙对宁伯标说:“啊呀,这该如何是好?硬打硬拼,白白送死啊!”

宁伯标朝山头上细瞅了一番,眼睛一转,计上心来:“茂儿啊,我看咱得先占领炮台,尔后再往里冲。”

“对!可是,谁能冲上去呢?”

“你看谁有登高攀险的本领?”

常茂略思片刻,突然眼睛一亮:“哎,有了!”说罢,用手指点野人熊胡强,传下军令:“野小子,若论爬山越岭,数你最有能耐。你快带领一百精兵,从左边那个山石砬子爬上去,把苏州军兵赶跑,把大炮给我毁掉。听见没有?”

“遵命!”

常茂一转身形,又对小挫子徐方说道:“你也别闲着,领上一支人马,从右边爬上山头,夺取炮台。不得有误!”

“遵命!”

霎时间,胡强和徐方奉命而去。

书不重叙。时间不长,这两个人带领军卒,就爬到了山峰之上。苏州兵正往下放炮呢,突然发现左右两翼有明军出现。他们当时就乱了套啦,不由得乱喊乱叫:“了不得啦,朱元璋的人马冲上来了!”

正在苏必兵大乱之际,小矬子徐方晃动一对镔铁鸳鸯棒,野人熊胡强晃动一条虎尾三节棍,冲到近前,“噼里啪嚓”好一顿暴揍!时间不长,驱散了敌兵,占领了炮台。

小矬子徐方对下面高声喊话:“弟兄们,没事了,快往里冲啊!”

宁伯标听了,难按心中的激奋之情,忙把大枪往空中一举:“杀,杀呀——”随着话音,麾军就朝牛膛峪冲去。

常茂比别人都快。他一马当先,进了牛膛峪,闪目往四外观瞧:见对面有黑压压的连营,同时,也发现了巡逻的哨兵。看服装,是自己人。他催马向前,忙冲军兵喊话:“呔!皇上这儿没有?”

这里面,正是朱元璋被围的营地。现在,朱元璋算惨透啦!当兵的有两三万人,全都死于饥饿之中。只有那些主要的将领和王爷,勉强生存下来。虽然没死,可也三天没吃东西了。朱元璋老在埋怨自己,悔不该当时不慎,误中了奸计。这真是“主将无能,累死千军”呀!看来,多年的心血,将要毁于一旦,我们就要全军覆没了。我二哥胡大海出去搬兵,因何还不见到来?

正在这时,忽有蓝旗前来送信,说牛膛峪外边杀声贯耳,可能是援兵来了。朱元璋精神一振,命人再探再报。

探马刚出山口,正好遇上常茂。兵丁见了,乐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哎哟,果然是救星来了。”飞快将佳音报知主公。

这时,常茂策马赶到。他甩镫离鞍,跳下坐骑,把禹王大槊挂好,定睛一瞧,见皇上平安无恙,这才把心放下。他忙撩衣跪倒尘埃,口尊:“主公在上,臣救驾来迟,罪该万死。各位叔叔、大爷,我给你们磕头了!”

“免礼,快快请起。”

常茂磕完头,站起身形,又说道:“诸位,如今救兵已到,山外全是咱们的人马,赶紧往外冲吧!”

朱元璋连连点头,说道:“茂儿啊,别的暂且不说,先弄些吃的吧!眼下,朕与群臣饥肠辘辘,寸步难行啊!”

众人也说:“是呀,两腿都抬不起来了!”

正在这时,八臂哪吒宁伯标、金锤殿下朱沐英、野人熊胡强、小矬子徐方、胡大海等众位战将,相继赶到。

还是胡大海心细。他料知牛膛峪里的情况,事先就准备了一百辆大车,满载着粮台和吃喝,赶到峪中。胡大海这一出现,军兵们可高兴坏了,赶紧埋锅造饭。

胡大海面对军兵,不断地吵吵:“先熬点粥喝,越稀越好。千万可别做干的,小心撑死!”

简短捷说。火头军把稀粥熬妥,先给朱元璋端来了三碗。这皇上接碗在手,瞪起眼睛,嘴唇贴着碗沿一转圈儿,三大碗就没影儿了。其他名将也你争我抢,饱餐了一顿。

君臣与兵士用饭已毕,兵合一处,将打一家,开出了牛膛峪。

经过三天激战,张士诚带领残兵败将退回苏州,明军大获全胜。紧接着,朱元璋将群臣文武召在营帐,记功行赏。

朱元璋请千里追风侠狄恒在朝为官,辅佐朝政。老英雄执意不肯,扬长而去。

朱元璋无奈,亲自送走狄恒,而后复进营帐,坐定身形,咬牙切齿地拍案说道:“张士诚啊张士诚,我君臣今日之过,皆因他而起。孤不杀他,死不瞑目。”说罢,当即传下口旨,率领全部人马,要踏平苏州。

眼下,明军凑到一块儿,总共不下四五十万。他们浩浩荡荡,就把苏州城紧紧地困在正中。

朱元璋刚刚传旨安营扎寨,又发布军令:“打!给朕把城炸平!”

朱元璋这么一打,张士诚可傻了。他带兵刚刚退回苏州,屁股还没坐稳,不料朱元璋就追赶而至。张士诚左看看,右瞅瞅,口打咳声,说道:“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如今兵临城下,将至壕边,联再无力抗敌,咱们献城投降了吧!”

张士诚刚说到这里,忽听旁边有人大声喊道:“主公,大丈夫做了不悔,悔了不做。有道是兵来将挡,水来土屯。那朱元璋一撮碌碌之辈,有何可怕?微臣不才,愿讨旨出战!”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大明英烈 作者:单田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