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大明英烈》第19回 莽英雄艺高抓三杰 朱洪武意重赦反王


老英雄唐云,用一颗人头开道,把屏风门砸开,飞身蹿进地道。

唐云事先早想好了,若想叫张士诚躲开交椅,别无他途,只得出其不意。因此,他使了个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段,“啪”地将人头扔出。乘殿内大乱之际,他蹿进了地道。

唐云进了地道,银安殿的众人才清醒过来。张士诚大声吼叫:“不好!有人要抢葫芦!”

这时,元帅张九六、驸马贺肖、军师张和对、大将吕具,一齐乱喊乱嚷:“捉拿这个贼小子!”

“千万别让他跑了!”

“把门堵上!”

他们各持兵刃,将门堵严。

南侠王爱云坐在那里,把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他看到这般情景,不由冒出了冷汗。心里说,二弟呀,这是你自找的!我若不领你前来,你说我无弟兄之情。这倒好,我看你如何对付?

单说驸马贺肖。他手提宝剑,顺着十几磴台阶而下,追进了地道。里边残光如豆,若明若暗。他定睛一瞧,见那人已经把箱子打开,撅着屁股,上半截身子已伸到箱内,大概正在掏摸葫芦和药囊。贺肖怒气不息,不管三七二十一,“噔噔”几步,来到近前,一推屁股:“你给我进去吧!”一下子就把他塞进箱子里头了。紧接着,“喀”!把铁盖扣上了,用锁头锁牢了。

贺肖宝剑还匣,大声喝喊:“来人!将箱子抬到外边!”

张九六闻听,马上命令亲兵,将这只大铁箱子,抬到银安殿的当院。

王爱云定眼观瞧,只吓得苶呆呆发愣。心里说,完了!二弟呀,这回,你这条老命算交待了!他爱莫能助,只可干瞪两眼,在那儿瞅着。

这时,就见张士诚冲箱子喊话:“哎,箱内之人,你姓甚名谁?你受何人指派,想要干什么?你怎知孤的宝物放在箱内?说!”

贺肖也说道:“快说!再不说话,我把你火化为灰!”

他们连问数声,箱内之人也不言语。

张九六走到贺肖跟前,叨咕了一番。他那意思是,把箱盖打开,提出贼人,细问细审。

贺肖一扑棱脑袋,说道:“不必多此一举!方才你可曾看见?此人轻功占着一绝,他随着人头,就能蹿进地道,这有多大的功夫?若把箱子盖打开,‘嗖’一下让他跑了,咱们岂不前功尽弃了?”

“那……驸马,依你之见?”

“放火,烧!”

张九六担心地问道:“那葫芦和解药——”

“哼,我那葫芦不怕烧。那药吗,咱有的是,只要把这小子烧死就行!”

苏州王张士诚点头同意。当即传令军兵,用铁绳将箱子吊起,底下架好干柴,泼上灯油,用火将柴点着。霎时间,浓烟四起,烈焰飞腾。

此刻,南侠的脸色变得煞白。他心中思想,二弟,哥哥可救不了你啦!我纵然以死相拼,也寡不敌众,能有何用呢!王爱云想到此处,不由心灰意懒,呆呆发愣。

时间不长,将铁箱子烧了个通红。估摸着箱内之人也差不多了,军兵才把箱子放下。接着,又用冷水喷洒。

贺肖急忙传命:“把箱子盖打开!”

军兵用铁棍将盖撬开,立时传来一股呛人的糊味儿。

众人手捂鼻子,闯上前去一看,好吗!这个人呀,都被烧焦了。不过,五官相貌多少还能分辨一点儿。他们用铁钩子将人搭了出来,再仔细观瞧,这人岁数不大,顶多三十左右。

金镗无敌将吕具看罢,大声喊叫:“啊呀!这哪是什么刺客?分明是我兄弟吕祥呀!”

众人仔细再看:呀,可不是吕祥!他们一个个面面相觑,呆若木鸡。

正在这时,就听银安殿的房顶上,有人狂声大笑:“哈哈哈哈!张士诚,你们别在那儿折腾了,盗葫芦之人在此!”

“啊?”众人抬头观瞧:就见一位年迈苍苍的老叟,掌中托着葫芦,身上背着药囊,金鸡独立,站在房顶之上。

南侠一看,正是二弟唐云。心里说,哎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书中代言:张士诚和贺肖,对毒葫芦非常珍视。为此,在暗室之中专放了个铁箱子,盛放宝物。即使这样,他们还不放心,在十二个时辰当中,又派人轮流守护。这一拨儿,正是副将吕祥。他们一着急,把这茬儿给忘了。

北侠唐云,用人头打开屏风门,飞身进了地道,正好遇见吕祥。这吕祥呢?在暗室之中迷迷糊糊,正坐在箱子上打盹儿。他听到响动,猛一抬头,见进来一人。他不知是王爷派来的,还是元帅派来的,不由愣起神来。就在他愣神的时刻,北侠把手伸出来,使了个鹰爪力,正好抓住了他的脖子,“噌”!一下就把他掐没气儿了。紧接着,拧开铁锁,揭起箱盖,将葫芦、药囊摸到手中。正在这时,贺肖疾步冲来。北侠急中生智,把吕祥的上身掼到箱内,两腿露在外边,他自己飞身形躲到黑暗的角落。贺肖抓贼心切,哪里想得了许多?他错将吕祥当刺客,随手推入箱内。接着,又盖盖儿上了大锁。等他们把箱子抬到当院,抱柴禾、烘箱子的时候,老英雄趁着混乱之际,这才飞身上了银安宝殿。

书接前文。南侠王爱云看见师弟,顿时喜出望外,热泪盈眶。心里说道,二弟,我算服了你啦!可是,转念又想,哎呀,你怎么还不快走,到这儿捅马蜂窝干吗?

王爱云哪里知道,北侠唐云另有打算哪!唐云说罢,飞身形就跳到了院里。

这帮人哪能答应?大将军吕具头一个冲到他面前,把脚一跺,怒斥道:“老匹夫,我跟你誓不甘休!休走,看剑!”说罢,“唰”!奔唐云就刺。

老英雄唐云一不着慌,二不着忙,往旁边一闪身形,说道:“小子,你先等一等!”说着,把五毒葫芦带好,从腰里一伸手,“哗楞楞”拽出十三节链子点穴鞭,就与吕具战在一处。

吕具有能耐不假,但是,没有马呀!俗话说:“大将无马,如折双腿。”在平地之上,怎是北侠的对手?他二人伸手十几个回合,只见吕具盔歪甲斜,满脸就见汗了。

贺肖在一旁看着。心里合计,今天呀,什么君子战,小人战,哼,把他抓住就好。于是,他大声喊话:“上!大家别看着,上!”

贺肖话音一落,就见张九六和张和汴,带着五六十人,将唐云围困在该心。

这时,张士诚直劲儿许愿:“哪位把他抓住,立特功一件。抓!千万别叫他跑了!调箭手伺候!”霎时间,整个银安殿内,乱作一团。

北侠唐云力战群顽,毫无惧色。他打着打着,往旁边一瞧,见大哥王爱云坐在那里,亚赛木雕泥塑一般。北侠眼珠一转,计上心来,他清清嗓门,高声喊话:“呀呔!尔等听真,我就是有名的北侠唐云。大师哥就是南侠王爱云,我排行第二,还有中侠严荣和通臂猿猴吴贞。咱们放下远的说近的,你们想,就凭我一人,能盗得了葫芦吗?全仗着我大师兄王爱云帮忙啊!”说到此处,转脸又对王爱云吼叫,“我说师兄,你怎么还在旁边装好人呢?你不是说要倒反苏州,帮我们捉拿张士诚吗?为何还不伸手?”

北侠这一抖搂,苏州君臣才恍然大悟。

南侠王爱云一听,把鼻子都气歪了。嗐!你个矬鬼,算损到家了!唉,到了现在,浑身是嘴,也难以分辩了。无奈,“锵啷”一声,拽出紫电青霜剑,也加入战群。

王爱云这一上阵,张士诚心里可不好受啊!他大声骂道:“王爱云!闹了半天,你吃着孤王,却向着外人。胳膊肘往外拐,调炮往里揍。你还有何良心?”

王爱云到了现在,什么也不顾了。只顾跟着北侠唐云,抡开掌中的利刃,力战群顽。

正打得难分难解之际,可了不得啦!怎么?苏州城的东西南北,同时传来了“咚咚”的炮声。

张士诚听了,吓得颜色更变。心中合计,噢?这是何人打炮?难道说军队发生了哗变?

张士诚正在合计心思,忽见有人撒脚如飞,跑进银安宝殿,跪报军情:“启禀王爷,大事不好。城内有人开关落锁,把明营的军队给放进来了!”

王爱云边打边听边寻思,这是怎么回事呢?

说书的一张嘴,表不了两家的事情。咱先按下这头儿,单表那头儿。王爱云带着唐云,赶奔银安殿盗葫芦,家里还留着两个人呢!谁?通臂猿猴吴贞和中侠严荣。这二人也武艺高强,不是省油灯。

王爱云他们走后,这老哥儿俩合计,咱们既然来了,就不能在屋里干等着,得设法帮忙啊!

于是,他们商量妥当:由通臂猿猴吴贞保护大嫂,以防万一;中侠严荣去开关落锁,引明军入城。就这样,中侠严荣手提滚龙宝刀,这才来到城门,斩关落锁,给朱元璋送信儿。

朱元璋得报,分兵四路,杀进了苏州城池。

孤城难守。明军如潮水一般,涌上街头。霎时,大街小巷布满了军兵,只剩下孤零零一座王宫。

朱元璋这次进兵,前部正印先锋官,共派了两名:一个是雌雄眼常茂,一个是二王胡大海。他们杀进城里,听说贺肖的毒葫芦被盗,料知北侠也将事办妥。因此,都放下心来。只见常茂把禹王神槊抡开,逢人就砸,见人就打,杀开一条血路,闯进了王宫的正门。

张士诚一听,立即像泄气的皮球,瘫软在一旁,仰天长叹道:“可怜哪,数载的心血,化为一旦。跑吧!”说到此处,挣扎着站起身形,带领金镋无敌将吕具、驸马贺肖、军师张和汴、大帅张九六,率亲兵五百余人,夺路而逃。

说也倒霉。张士诚他们刚撤到王宫后门,正好碰上了二王胡大海。

老胡把铁枪一横,高声喊喝:“呔!此路不通!张士诚啊,尔还不投降?”

张士诚形若疯狗,垂死挣扎:“姓胡的,我跟你没完!”说罢,“咯楞”!抬腿摘宝刀,力战胡大海。

霎时间,双方又是一场恶战。

这时,军兵怕胡大海顶不住,忙给常茂送信儿。常茂领兵三千,来到后门,高声喊叫:“二大爷,快快闪开,让我来擒拿这个孽障!”

胡大海见常茂助阵,忙说:“哎,我就等着你来立功呢!快把张士诚抓住!”

“遵命!”

常茂让胡大海躲到旁边,封锁所有的交通要道。他自己冲向敌群,去抓这些仇敌。

常茂先来迎战张士诚。张士诚抡宝刀往下一剁,正碰到常茂的禹王槊上,“嗖”!飞了。张士诚一看不好,拨马就要逃跑。常茂紧追不舍,催马向前,轻舒猿臂,抓住他的战带,像提小鸡一样,把张士诚走马活擒。接着,拨转马头,往地下一扔,“噗”!差点儿把张士诚摔死。亲兵卫队过来,抹肩头,拢二臂,把他捆了个紧紧登登。

赛张飞张九六见主子被擒,挺蛇矛枪大战常茂。刚过了十几个回合,张九六就顶不住了,只好招招架架。

也该着张九六倒霉。正当他脸冲常茂激战的时候,胡大海却从背后偷着上来了。只见老胡一晃掌中大铁枪,大喊一声:“你给我在这儿吧!”说罢,“呜”!这一枪正好刺透他的后心,张九六立时毙命。

胡大海对着死人,又吹开牛了:“你有什么能耐?起来,再跟老胡大战三百合!”

常茂一听,差点儿把鼻子气歪:哼,真会抢功。他跟我打,你却偷着上来了。你这是什么能耐?当然,这是心里的话,没时间跟胡大海辩嘴。

第三个上阵的是金镋无敌将吕具。这吕具武艺高强,不次于常茂。前文书说过,二人疆场交锋,由于他麻痹轻敌,曾让常茂占过便宜。俗话说,吃亏长见识,今天他可注了意啦。只见他稳操凤翅鎏金镋,与常茂战在一处。一百余合过后,也没分输赢。

此时,常茂心想,干脆,我还使飞抓得了。打定主意,虚晃一招儿,拨马就走。吕具不舍,晃大镋就追。

常茂见敌将追来,拽出龟背五爪金龙抓,大喊一声:“着家伙!”

吕具吃过这个亏,早加了小心。他听见常茂喊话,立即带马观瞧。他一看哪,什么东西也没有,常茂压根儿就没扔。他正在一愣,常茂就抓住这个机会,这回可真扔出来了。只听“喀嚓”一声,正抓住他护背旗的背囊。

常茂见飞抓击中,顺手把腕子一扽:“下来吧你!”话音刚落,“扑通”!吕具倒于马下。

吕具摔倒在地,还没等翻身呢,胡大海又找便宜来了:“小子,哪里走!”说罢,“噗”!一铁枪刺透咽喉。

可借,那么大能耐的吕具,也死于非命。

驸马贺肖见大势已去,心中暗想,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待我逃出苏州,找到师父,让他为我报仇雪恨!想到这里,一晃掌中的五股烈焰苗,夺路就跑。

贺肖想得倒好,那常茂能放他走吗?一晃禹王神槊,在后边就追。等追到鼓楼根底,一场大战,也被常茂生擒。

这时,有人向二王胡大海报信儿,老道张和汴也被抓获。

天近中午,朱元璋率领大队人马,开进苏州。朱元璋升坐银安宝殿,怒气不息,传下口旨:“来呀,把反贼提上大殿!”

这场恶战,光俘虏就抓来四百余人,在殿前站了几大溜。接着,把张和汴推进大殿。

朱元璋用手一指:“张和汴,孤与你有何仇何恨,为何暗定诡计,将孤骗进牛膛峪?你可知,光明营将士,就死了好几万人。冤有头,债有主。如今你被抓住,还有何话说?”

张和汴自知恶贯满盈,再求饶也无济于事。因此,他破罐破摔,冷笑一声,说道:“无量天尊!朱元璋,休要得意忘形。全怪贫道计谋未成,否则,焉有尔的今天?今日贫道被拿,要杀开刀,吃肉张口,我只求速死。”

“好,待孤王成全于你。来呀,推出去砍了!”

霎时间,刀斧手将张和汴的人头枭下,挂在高杆示众。

接着,又把驸马贺肖推了上来。贺肖跟张和汴不一样,只吓得腿肚子转筋,颜色更变,跪在朱元璋面前,连连求饶。

朱元璋一看,冷笑道:“贪生怕死之辈,留你何用?来呀,推出去,杀!”

时间不长,也把贺肖的首级砍下。

这时,又把张士诚推进银安宝殿。张士诚自知性命难保,因此,来在朱元璋面前,立而不跪,闭目等死。

但是,出人预料。只见朱元璋站起身来,走到张士诚面前,亲解其绑,以诚相见:“王兄受惊了,快快落座。”说罢,将苏州王搀坐在一旁。

朱元璋为何如此行事?因为他知道,虽说攻下苏州,但是,张士诚手下的将领还有许多。常言说,“反兵有勇”啊!如果杀人过多,引起众怒,那可难以对付。留着张士诚,一来可收买人心,二来让他招安。

书接前文。张士诚深受感动,急忙离座,跪倒谢恩:“多谢陛下不斩之恩。”

朱元璋说道:“王兄,休要如此自惭。孤王仍封你为苏州王,望王兄同心协力,为社稷出力报效。”

“谢万岁!”说罢,坐在一旁。

朱元璋笑逐颜开,朗声说道:“来呀!设摆酒宴,全军祝贺。”

正在这时,忽有黄门官进殿跪奏道:“启禀万岁,南汉王陈友谅派使臣前来,要拜见我主!”

朱元璋不知情由,略停片刻,大喊一声:“命他进来!”

“喳!”黄门官答应一声,领旨下殿。

时间不长,走进一人来到银安殿,撩衣跪倒在龙书案前:“参拜万岁!我名爬山虎赵德胜,今奉我主陈友谅之命,前来下书。”说罢,双手将书信举过头顶。

朱元津闪龙口观瞧,见来人三十几岁,只生得黄面金睛,精明强悍。朱元璋看罢,说道:“内侍,将书信呈上。”

“喳!”内侍答应一声,接过书信,转递到龙书案上。

朱元璋展信观瞧。书信的大意是:大元兴兵南下,夺我城池,掳我百姓。务请洪武万岁到九江赴会,商讨北赶大元之策。

朱元璋正在观看,只见赵德胜贼头贼脑,用眼角余光向四外一踅摸,“嗖”地一下,掏出袖箭,心里说道,朱元璋啊朱元璋,你的阳寿尽了。赵德胜挥袖箭,要行刺朱元璋。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大明英烈 作者:单田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