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大明英烈》第20回 九江口元璋搬兵将 周家寨常茂降妖魔


爬山虎赵德胜,掏出袖箭,就要行刺朱元璋。

还没等他暗器出手,银锤殿下朱沐英飞起一脚,“当”!把他踢翻在地,举起大锤,就要结果他的性命。

朱元璋忙传口旨:“且慢!”

朱沐英说道:“父王,给他来……来一家伙得……得了,留他何……何用!”

朱元璋道:“休要多言。”接着,对赵德胜说道:“这一壮士,朕与你往日无仇,近日无恨,此番前来行刺,料定必受别人所差。休要害怕,且讲当面。”

赵德胜行刺未遂,正在闭目等死。谁知朱元璋深明大义,不忍加害。他感恩匪浅,痛诉了前情——

原来,陈友谅野心勃勃,早有意独吞江南七省。但是,朱元璋领兵出征,节节获胜,成了他的眼中之钉。为此,他在九江和邵阳湖埋伏下大兵五十万,以“北赶大元”为借口,妄图将朱元璋骗进埋伏圈内,以武力而诛之。并对赵德胜说,若亲见其人,就用暗器将他除掉。因此,才发生了眼前的这场祸事。

朱元璋听罢,勃然大怒道:“陈友谅啊陈友谅,真乃鼠肚鸡肠的无赖之辈。朕被困牛膛峪,你就乘人之危,发兵攻占太平府,杀死花云大将军,差点儿把南京夺去。如今,又密谋诡计,意欲加害孤王。如此仇恨,不共戴天,朕焉有不报之理?”

二王胡大海也点头说道:“如今,江南七省俱属咱的治下。唯独叛贼友谅,在那里兴风作浪。主公意欲北赶大元,就应先平定内乱,以解后顾之忧。”

朱元璋点头赞成。将赵德胜押出帐外,当即传下口旨;

一,急速医治伤将;

二,命张士诚继续治理苏州,八臂哪吒宁伯标任监军之职,带二杰岭的朱氏弟兄在此留守;

三,操练人马,待命出征。

接着,朱元璋又请四大侠客入伍佐助。这老哥儿四个无心为官,执意不从。最后,离开连营,远走高飞。

朱元璋将诸事料理已毕,又传下口旨:“择月兴师,兵发九江。”

闲言少叙。时值洪武二年春三月,朱元璋统领雄兵,浩浩荡荡向九江进发。大军所到之处,秋毫无犯,深受百姓拥戴。这一天,兵至九江口。朱元璋传命,安营扎寨。次日,打下战表,与陈友谅宣战。

朱元璋报仇心切,本想速战速决。但是,事与愿违。为什么?此地遍布江河,打的是水战。陈友谅一有精锐的水兵,二有长江之险,实力非常雄厚。而朱元璋呢?却以马步骑兵为主。因此,无论从哪方面讲,都不如陈友谅。打了几仗,都没得胜。结果,让人家占了上风。无奈,只好两军隔江相对,对峙不下。

朱元璋十分着急。经与众战将商议,决定选派特使,回南京搬调水军。那么,派谁合适呢?

就在这时,雌雄眼常茂说话了:“万岁,这个差事,我去正合适。一则搬兵,二则也回家看看。”

朱沐英也说道:“父……父王,我也想回……回去一趟。”

朱元璋心中合计,常茂这孩子,有勇有谋。让他前去,保险万无一失。于是,点头同意。

常茂可乐坏了,当即点出朱沐英、胡强、武尽忠、武尽孝、常胜等人,就要出发。

临行前,朱元璋下了一道调兵的圣旨,交给常茂。并且,再三嘱咐,速去速归。

小弟兄连连点头,这才告辞起身。

这帮小弟兄,一离开军营,都乐坏了。为什么?他们在皇上和老前辈面前,一举一动,都受拘束,简直跟套上夹板一样。这回可自由了,真好比小鸟出笼呀!

常茂一边走着,一边说道:“哎呀,这回可太美了!”

“可……可不是吗!我……我说茂啊!”

“什么茂?我是元帅,现在又上任了!”

“好……好吧!元帅,咱……咱得紧走啊!”

“嗯,谁也不准掉队。加鞭!”

众人扬鞭催马,一溜烟尘,向前疾驰。直到正晌午时,来到了一个村庄外边。

这阵儿,常茂有些饥饿,对众人说道:“哎呀,怪累得慌,该歇息歇息了。”

众人也说:“可不是吗,走,进村!”

他们进了村庄,打算找个店房。可是,这个村子不大,从东到西走了几趟,也没找到。

常茂心里合计,干脆,找个人家吧,反正咱吃饭给钱。于是,领着众人,又转悠起来。

他们来到十字大街,四外观瞧,见西街有座高大的门楼。

常茂心想,这家一定不错。于是,领众人到在门前,叩打门阍。

片刻过后,院内传来脚步声响,有人将门打开。

常茂上眼一看,开门之人是个年迈的老者。只见他愁眉紧锁,似乎有什么心思。看到这里,不由心中发愣。

这老汉开门一看,见来人顶盔贯甲,扎巾箭袖,跨骑战马,身带兵刃,也是一愣:“各位,找谁呀?”

“老丈不要害怕。我们是过路之人,想借宝宅歇息歇息,讨点儿饭吃。该多少钱,我们如数奉还银两,请你行行方便。”

“这——”老头儿犹豫一时,这才说道,“众位若不嫌弃,那就请吧!”

“多谢,多谢。”

小弟兄跳下战马,手提丝缰,先后进到院内。

常茂四外一看,院内方砖墁地,收拾得干净、整洁。看来,这家准是个财主。

这阵儿,老者把家人唤来,叫他把马牵到后院。

常茂对家人说道:“我们还要赶路,请把鞍子卸下来,好好喂一喂,饮一饮。不白麻烦你们,我们多给银两。”

老者摇摇头,说道:“嗳!些许小事,何足挂齿。快,屋里请吧!”说着,把众人让进客厅。

常茂进屋一看,虽说不算华贵,倒也宽绰明亮。进得屋来,这些人也不拘束,摘盔的摘盔,卸甲的卸甲,说说笑笑,各行其是。

老者问道:“各位,你们吃点儿什么?”

常茂说道:“老头儿,我们可是清真回教,弄点儿牛羊肉最好。”

“这就巧了,我也是回回。”

“哟,那可省去不少麻烦。”

宅主人十分大方,名酒好肉,白面馒头,摆了满满一桌。小弟兄们都饿急了,一个个狼吞虎咽,又吃又喝。这老者很懂礼貌,也在一旁相陪。

吃着吃着,朱沐英把小猴眼一翻,见这老者低头不语,“吧嗒吧嗒”直掉眼泪。他用手一捅常茂,两个人咬开了耳朵:“茂,你说这老头儿多……多有意思,咱们可……可能吃得多了,把他疼得都哭……哭了。”

“废话,大概心中有事。”

这阵儿,常茂已吃了八成饱。他把筷子一放,说道:“老人家!”

“啊,英雄。”

“刚才在门口,就见你好像有什么惆怅之事。何不当面讲讲,我们也好为你分忧解愁啊!”

小弟兄们也吃得差不多了,纷纷放下碗筷,说道:“老头儿,有事就说吧。他是我们元帅,凡是我们能帮忙的,一定帮忙。”

“啊?恕老朽眼拙,还不知各位的尊姓大名呢!”

朱沐英说道:“不知道啊?我给你引……引见引见。这是我们元帅常……常茂,我们都是皇上驾前的大……大臣。我叫朱……朱沐英,那朱洪武是我……我干爹。”

老头儿一听,赶紧跪倒在地:“啊呀,原来你们都是国家的大臣,恕老朽不知之罪。”说罢,趴在地上,直磕响头。

常茂用手相搀:“我说老人家,快快请坐。”

“谢座。”老者起身,回归原位。

常茂又间:“老人家,你心中之事,能不能跟我们说说?”

“唉!”老头口打咳声,诉说起来,“各位非知。这个山村叫周家寨,我叫周善,在我膝前只有一女,名唤凤娘。不知为什么,近来她中了邪啦!虽经名医治疗,却也无济于事。为此,我心中烦闷哪!”

众弟兄一听,都觉得奇怪。常茂忙问:“什么,什么叫中邪?”

“唉,就是妖魔缠身啊!这个妖怪,经常到我宅子里来。弄得我女儿疯不疯、傻不傻,哭哭啼啼。你们说,我这日子还有什么过头儿?”

常茂又问:“那个妖魔是什么模样?”

“我不知道,家人见过。”

“是吗?你快把家人叫来,待我问问。”

“哎!”老头儿答应一声,走出客厅。

时间不长,周善把家人领来。家人吓得直打哆嗦,跪在地上,连连磕头。

常茂见状,忙说,“不必害怕。你什么时候见过妖怪?”

“回好汉爷的话,三天前还来过呢!”

“那妖怪什么模样?”

“啥样?那可不好说。反正是毛乎乎的,眼睛锃明刷亮,跟灯一样。看见它就吓迷糊了,谁还敢细瞅呢?”

“它从什么方向来的?”

“这——可能是从后山来的。”

“好了。”

常茂让家人退去,又对周善说道:“老人家,我们吃了你的饭,可不白吃。今晚,我给你降妖捉怪,以报你的舍饭之恩。”

“噢?你会法术?”

“会,我自幼就学法术。只要我一念真言,不管它什么样的妖魔鬼怪,也叫它化为脓血。”

小弟兄们听罢,也不敢笑。心里说,你什么时候学过法术?纯粹是吃饱饭撑的。

哎,周善可信以为真了。他赶忙趴在地上,直磕响头:“少王爷,若将妖魔降伏,我终身不忘您的恩德。”

“感谢的话儿以后再说。咱先看看绣房如何?”

“就随尊便。”

周善叫丫环将小姐搀走,领着小弟兄向绣房走去。常茂故意腆起大肚,愣充能耐。

这时,小姐已被搀走。常茂进到绣楼,四处一看,这房子挺好,方砖墁地,蜡糊纸表墙,窗户挺大,屋内明亮。一张木床,挂着帐帘,还有八仙桌和太师椅。

常茂瞅完,提鼻子闻了闻:“啊呀,是有股妖怪味儿啊!”

周善一听,心想,真不简单,人家连味儿都闻出来了。忙问道:“少王爷,您看该如何安排?”

常茂又吹呼道:“一切应用之物,都在我身上带着。你给他们安排个住处,别让他们来回走动。另外,你把小姐藏好,我且住在绣房。妖怪不来便罢,它要来了,我自有主张。”

“好唻!”

按着常茂的吩咐,周善作了安排。

到了晚间,朱沐英众人都住在厢房。一路之上都乏累了,谁乐意听常茂扯淡呢!小弟兄倒下时间不长,便呼呼地入睡了。

此刻,就常茂一人呆在绣房。为防万一,他把禹王神槊放在床边。然后,坐在床上,心中盘算,哎呀,多少日子没睡过舒服觉了,今天该很好享受享受。想到这儿,将外衣宽去,只穿着衬衣就钻进被窝。片刻工夫,便鼾声大作了。

常茂这一觉睡得可真香啊!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忽听窗榻纸沙沙作响。他从梦中惊醒,心里说,啊呀,真有妖怪!常茂脖子后边直冒凉气,心里头“怦怦”直跳。他屏住呼吸,注视着动静。

就在这时,忽听“咯吱吱”一响,两扇窗户被推开了。接着,“扑通”!跳进一物。

常茂不敢动弹,暗里伸手将禹王槊握住,心里想,妖怪,你若不到我眼前,我就不带理你。想到这儿,他眯缝着两眼仔细一瞅:啊呀!可把常茂吓了个够依。只见这个妖怪,浑身上下毛茸茸的,头似麦斗,眼赛金灯,果然瘆人。

常茂正在观瞧,就见妖怪一步一步摸到床前。常茂急了,使了个鲤鱼打挺,“噌”站起身形,“咚”就是一槊。

妖怪见架打来,还躲得挺快,“噌”!往旁边门去,这一架正砸在八仙桌上,“喀嚓”一声,把桌子砸了个粉碎。

这个妖怪一看不好,“吱儿吱儿”怪叫几声,一纵身形,跳窗而逃。

常茂心里说,原来妖怪也怕大槊呀!好,我今天非砸死你不可。想到这儿,他扛起大槊,光着脚板,跳出窗外就追。

妖怪见有人追来,翻过后墙,奔后山而去。

常茂心里说,怎么也得把你抓住,见了主人,也好有个交待。于是,他不顾一切,紧追不舍。

这妖怪也不含糊,身轻如燕,腿快如飞,顺着盘山小道,左拐右绕,“噌噌噌噌”,一直往前猛跑。

常茂后边追赶,可吃了亏啦。怎么?一来,没有战马;二来,道路不熟;三来,光着脚丫。

常茂追着追着,转过一个山环,定睛细瞅:那妖怪倏忽灭迹。他停住脚步,一边观察,一边心想,这是什么地方?我可不能再追了,待我把小磕巴嘴他们叫来,二次骑马搜山。打定主意,他扛着大槊,就要下山。

就在这个时候,忽听山石砬子左右,“锵啷啷”串锣一响,伏兵四起。

常茂一愣,仔细观瞧,见对面发来一哨人马,足有二三百人,俱都是喽兵打扮。借着火把的光辉,往正中一看,两匹马上各端坐着一个大王。左边这位:六十多岁的年纪,头戴月白缎子扎巾,身穿月白缎子箭袖,狗舌头长条脸,下嘴唇上长了块红癣,黄焦焦灼胡须,手中擎一对八棱梅花链子点穴钁,像个吊死鬼;右边这个是员小将:蓝靛脸,奔儿颅头,黄眼珠子,小圆眼,胯下艾叶青,掌端锯齿飞镰大砍刀。

常茂正在留神观瞧,就听那个吊死鬼开口问道:“呔!对面来人是谁?”

常茂说道:“你吵吵什么?我爹开明王常遇春。我是他儿子,名叫常茂。”

使大刀的那个小伙子一听,忙问:“什么,你是谁?”

“常茂!”

“哇呀呀呀!”小伙子听罢,气得“哇呀”暴叫道:“天堂有路尔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冤家路窄,在此相遇。小子休走,吃我一刀!”

于是,这才要英雄会好汉。

欲知胜败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大明英烈 作者:单田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