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大明英烈》第24回 朱元璋兵发开封府 脱金龙肆虐两军阵


南汉王陈友谅,识破哭丧计,正在拼命奔逃,不料又被胡大海和常茂截住。他心中暗想,完了!干脆,我抹脖子吧!打定主意,他把宝剑抽出,就要自刎。正在这时,常茂催马赶到。他轻舒猿臂,“噌”!揪住他的衣领,大声骂道:“你他娘的少来这套!”说罢,轻轻一提,掖到夹肢窝下,把他生擒活捉。

这阵儿,大江两岸,炮号连天,双方的军队展开了混战。

陈友必手舞利刃,欲抢明营。哪知被朱沐英截住,二人战在一处。大战二十回合,被朱沐英一锤震到马下,也被获生擒。

陈友谅的部下正在交锋,得知二王被俘,情知大势已去,纷纷举手投降。

常言说:“兵败如山倒。”没用两天的时间,明军就占领了九江口和鄱阳湖,把陈友谅的这股势力彻底征服。

朱元璋传出口旨,将陈友谅、陈友必带进大帐。

朱元璋问道:“陈三兄,你还有何话讲?”

陈友谅见问,低头不语。

朱元璋略停片刻,离开宝座,走到陈友谅面前,亲解其绑。尔后,又携手挽腕,将他按坐在交椅之上,这才规劝道:“陈王兄,想当年,你我揭竿而起,为的是外抵大元,内安庶民,实属志同道合呀!不料,壮志未酬,你却心怀叵测,骨肉相残。陈王兄,你这样所为,岂不是干下了仇者快、亲者痛的傻事吗?”

就这几句话,击中了陈友谅的痛处。只见他涕泪横流,站起身形,跪倒在朱元璋脚下,痛诉了以往的过错。并且,愿将手下人马,交由朱元璋统领。

陈友必也双膝跪倒,恳求饶命。

朱元璋请他俩留在明营,共图大计。这二人再三不从,叩头谢过,离营而去。

从此,陈友谅看破红尘,落发为僧。后文书中,朱元璋遇难,陈友谅还要鼎力相助。这里暂不细表。

陈氏弟兄走后,元帅徐达传下军令,将陈友谅部下认真挑选,分别扩充到明军之中。

诸事料理已毕,朱元璋传旨,把所有将官召至宝帐,行赏贺功。接着,设摆筵宴,共庆胜利。只见大帐以内猜拳行令,酒斗叮当,欢声笑语,响彻四方。君臣文武,都陶醉在胜利的喜悦之中。

正在君臣祝捷之际,只见黄门官疾步奔进大帐,单腿点地,跪倒在朱元璋面前,禀报道:“启禀我主!”

“何事?”

“刚才,从西南飞跑来一匹战马。来到辕门以外,马上之人勒住了丝缰。门军见此人浑身是血,满脸是伤,衣履不整,盔斜甲歪,不知出了什么事情。刚要问话,就见那人说,‘请问,万岁可在这里?’门军说,‘在。你是从哪儿来的?’这个人并没答话,只是说道,‘啊呀,可算找到了啊!’话音一落,便昏死在马下。门军赶紧把他扶到后帐,呼唤了好大工夫,还是人事不省。最后,从他身上搜出一封书信,请万岁过目。”说罢,将书信呈上。

朱元璋见封套上插着根鸡毛,心头一震,忙伸双手接过观瞧。他不看则可,一看哪,不由“啊呀”了一声,呆坐在高交椅上。帐内文武百官,不知信内情由,一个个互相观瞧,也呆在那里发愣。霎时间,大帐之内,鸦雀无声。

那位说,这到底是封什么书信呢?原来,这是常遇春从开封发来的告急文书。

自从朱元璋兴兵攻打张士诚、陈友谅,他只顾征服内乱,却不料被元顺帝钻了空子。人家再三商议,决定乘虚而入。派四宝大将脱金龙为元帅,虎牙为先锋,虎印为副先锋,带领战将二百员,骑兵步兵五十万,二次兵发中原。元军开来,所向披靡。他们顺南直下,短短数月,连克郑县、洛阳等四十六座重镇。而后又将开封团团围住。开明王常遇春出战,被元军先锋虎牙震得抱鞍吐血,大军被迫倒退五十里,明营将士死伤惨重。因此,派快马到九江求援。那信使日夜兼程,飞马奔路,因劳累过度,故而昏倒在辕门以外。

书接前文。朱元璋愣怔多时,这才将告急文书的详情,当着众人的面,详细述说了一番。

众将闻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军师刘伯温说道:“常言说,‘鹬蚌相争,渔人得利’。那元顺帝是想坐收渔利呀!哼,我料知他有此一举。”

元帅徐达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屯。如今,我们已将江南七省的隐患征服,再无后顾之忧。主公,咱正好发兵,抵御外侮。”

常茂也说道:“皇上哎,我爹被困,死活不知,你赶快出兵相救吧!你若不出兵,我可要到前敌救我爹去了!”

众将官也说道:“打吧!把他们打回老窝去。”

朱元璋听罢众人的议论,当即传出口旨:“众将官,速作应战准备,明日便发兵开封。”

众将官听罢,走出大帐。

次日平明,军兵拔营起寨,浩浩荡荡,向开封进发。一路上,饥餐渴饮,晓行夜住,非止一日,就来到了常遇春的连营。

再说常遇春。他自派走信使,那真是度日如年哪!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救兵。他不顾伤疼,飞身帐外,将皇上、元帅、军师接进中军大帐。

徐达传下军令,兵合一处,将打一家。抓紧休息,等待军命。

常遇春将一切安排已毕,又禀报了战情。他说;“主公,元军此番进兵,声势之大,非往常可比。大元帅脱金龙,是脱脱太师之子。他头顶珍珠夜明盔,身挂防火棉竹甲,坐骑日月骕骦马,掌端九凤朝阳刀,号称四宝大将军,勇猛无敌。正印先锋官虎牙,胯骑挠头玉狮子,掌端禹王金槊,也骁勇异常。副先锋虎印,虽未见他上阵,看那模样,也不是无能之辈。他二人乃同胞兄弟,是大王胡尔卡金之子。另外,为壮军威,元顺帝派他的两个哥哥——大王胡尔卡金、二王胡尔卡银和老驸马左都玉,也都随军前来。此番征战,望主公多加谨慎。”

“嗯,朕知道了。明日四更造饭,五更点卯,天亮出兵。哼,我倒要看看脱金龙他有何能为!”

到了次日,众将官早早起床,穿戴整齐,饱餐战饭,到连营听点。

元帅徐达命中军官点名过卯,吩咐一声:“亮全队,出兵!”

军令传下,明营发兵五万,犹如一条巨龙,疾驰到开封城下。朱元璋稳坐雕鞍,在宝纛幡下,亲传口旨,命叫阵官讨敌骂阵。

过了一顿饭工夫,就听开封城内炮响震天。紧接着,城门大开.元军亮队。

朱元璋众人定睛瞅着,果见这回与往常不同。那真是队伍整齐,军容肃穆。前面是步兵,后面是骑兵。步兵一色是短刀、藤牌;骑兵一色是长枪、弓箭。来到两军阵前,雁翅式分在左右,当中闪出五千骆驼军队。再往正中观瞧,宝纛幡下,并排站着两匹骆驼,上面稳坐两员大将。上首这个:面如瓜皮,耳戴金环,背后流着十六条虾米须发辫,辫梢上还拴着小铃挡,四开气袍子,八团龙马褂,凤凰裙分为左右,牛皮靴双插金镫,腰悬弯把玉石宝刀。此人身材高大,腆肚叠胸,面似银盆,须髯花白,亚赛天神一般;下首这个,跟那人穿城一样,只是脸色不同,此人面如晚霞,好似关公再世。

朱元璋看罢,心里说,不用问,这准是常遇春说的元顺帝的两个哥哥——大王胡尔卡金和二王胡尔卡银。

他们再往旁边观看,但见纛旗之下,立着一匹战马,鞍鞒上端坐着一员大将。此人身高过丈,细腰奓背,双肩抱拢,头戴珍珠夜明盔,身披防火棉竹甲,胯下日月骕骦马,掌端九凤朝阳刀。看那五官貌相,酷似当年太师脱脱。

朱元璋看到此处,心中又暗暗猜测道:嗯!这定是脱脱之子、四宝将军脱金龙!

再往他旁边观看:并排还有两匹战马,鞍鞒上也端坐着两员大将。这两个人,跟一个模子脱出似的,身高都够丈二,头如麦斗,眼似铜铃,肩宽背厚,膀奓腰濛。头戴虎皮扎巾,腰围虎皮围裙,脚蹬牛皮战靴,掌端禹王金槊,有如铁打的金刚,威风凛凛。

这时,朱沐英一捅常茂,悄声说道:“哎,你……你看见没?那俩大个儿,拿的那玩……玩艺儿,跟你的这玩艺儿—……一样。看样子,比你的还……还大一号呢!茂,今儿个,我看够……够你戗!”

“嗯!”常茂心里一动,知道今天遇上了劲敌。

按下小弟兄纷纷议论不提,单表朱元璋。他看罢多时,用御鞭一指,高声问道:“对面,何人搭话?”

说到这儿,咱得先做番交待。脱脱太师受元顺帝之命,曾领兵进犯过中原。在滁州,因中徐达之计,兵败木门岭。元顺帝一怒之下,赐他三般朝典,服毒自杀。死后,将遗体运回长城以外的故国金马城。那时,脱脱的徒弟蛮司海牙、赤发灵官白云脱和脱金龙,俱都住在金马城内。噩耗传来,这三人是痛不欲生啊!将脱脱安葬已毕,这三人又立志守灵。

这一天,闲来无事,脱金龙信口问蛮司海牙:“我爹到底是怎么死的?”

蛮司海牙和赤发灵宫白云脱,故意隐瞒真情,胡诌道:“兄弟,是你非知。我听人说,他老人家是让徐达逼死的。临死前,还呼唤你的名字,叫你报仇雪恨。”

“噢,原来如此!”脱金龙误以为真,他满怀义愤,马上就要去找仇人算账。蛮司海牙和白云脱再三解劝:“兄弟,暴虎冯河,死而无悔,不足可取。你还年轻,武艺还差火候。那徐达韬略十足,是何等的对手?老人家都战他不过,何况你呢!要想报仇,就得先学能耐。一旦武艺学成,那报仇之事,岂不易如反掌?”

脱金龙听罢,连连点头。从此,拜镇国金刚佛为师,把头一扎,便学习兵马武艺。那金刚佛跟太师脱脱是莫逆之交,拿他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因此,教起艺来,分外认真。这十几年的工夫,脱金龙的本领是一步登天哪!

金刚佛见脱金龙武艺已成,便让他写本章,启奏元顺帝,发兵替父报仇。脱金龙早有此意,立即奏知皇上。

元顺帝甚喜,但又为他担心。因此,传下旨意,从三川六国九沟十八寨一百单八邦中选拔出三百六十名英雄,与脱金龙在小校场中比武较量。结果,要讲力气大,那力举双牛、威震校场者,就是四宝将脱金龙。另外,还有虎牙和虎印。这三个人,一个状元,一个榜眼,一个探花。

元顺帝大喜,这才传下旨意,钦封四宝将脱金龙为元帅,虎牙为先锋,虎印为副先锋,统兵五十万,直捣中原。

常言道:“新官上任三把火。”脱金龙给爹报仇心切,因此,横渡黄河之后,一鼓作气,又杀到开封。现在,元兵锐气正盛,可真是不可一世呀!

书接前文。今天朱元璋亮队,脱金龙毫不在乎。他耀武扬威,来在两军阵前,平端宝刀,高声喝喊:“呔!朱元璋,本帅在此。你先让徐达过来,待我将他斩杀,替我爹爹报仇!”

元帅徐达一听,拍马来在近前,抱拳拱手:“对面可是兄弟脱金龙吗?”

那位说:徐达怎么管脱金龙叫兄弟呢?那徐达也是太师脱脱的徒弟呀!前部书中有详细交待,这里不必细表。

话休絮烦。脱金龙见问,忙说:“正是某家。你是何人?”

“我就是徐达。”

“哟!好小子,我找的就是你。休走,着刀!”话音一落,抡起九凤朝阳刀,疾似流星,快似闪电,“唰”!照徐达就砍来一刀。

徐达拨马将刀躲过,又说道:“贤弟,等一等,愚兄有话要讲。”

“背主之徒,还有何话可讲?着刀!”说罢,“唰唰唰”,连着又是三刀。

徐达并未还手,连连将刀躲过。等脱金龙不再进招儿时,徐达这才从容说道:“贤弟,听你刚才之言,张口斩杀,闭口报仇,此话从何而起?你爹爹——我那老恩师,教我习文,教我练武,我没齿难忘。兄弟,你若找仇人,为兄可以告诉你,就是那元顺帝。你父这一生,为大元东荡西杀,南征北战,立下十大汗马功劳,本应为他所尊敬。不料,木门岭一战,你爹败北,却惹怒了那个无道的昏君。是他发下三般朝典,立逼你爹服毒自杀。此乃以往真情,望兄弟不可受骗。”

“住嘴!”

徐达本想再劝说几句,谁知脱金龙却不入耳轮。这家伙纫了死扣啦,他打断徐达的话,怒冲冲喝喊道:“呸!徐达,休要狡辩,你快拿命来!”说罢,抡刀就剁。

徐达一看,心里说道,你真是头活驴,听不进人言哪!他拨马回归本队,忙问左右:“哪位将军迎敌?”

大帅话音一落,旁边有人答言:“元帅,某家愿往!”

徐达扭头一看,非是旁人,正是铁枪大将赵玉。

这赵玉,人高马大,力猛枪沉,是朱元璋手下的一员猛将。他讨过将令,来在两军阵前,带住战马,用枪点指:“呔!脱金龙,刚才徐元帅所讲,俱是真情。你为何听它不进?你上坟不找墓堆,却到这里肆虐,难道怕你不成?来来来,让你尝尝我铁枪大将的厉害!”说罢,赵玉把大枪一抖,分心便刺。

脱金龙见枪来了,使了个怀中抱月,往里一挣,两人就战在一处。

俗话说:“行家伸伸手,便知有没有。”战过几个回合,赵玉心想,不好!这脱金龙刀疾马快,难以对付。他心里发慌,一个没注意,铁枪稍微慢了点,正好碰到脱金龙的刀头上,只听“锵啷”一声,枪尖被刀头削掉。赵玉一看不好,拨马要跑、脱金龙使了个脑后摘瓜,“喀嚓”一刀,把铁枪将赵玉斩于马下。

朱元璋吓了一跳,忙喊:“快,将死尸抢回!”

“喳,”

刚把死尸抢回,飞刀大将焦廷又拍马舞刀,直奔脱金龙杀来。刚打了十几个照面,脱金龙一抢大刀,“咯嚓”!又将焦廷斩于马下。

绿袍国公向文忠,拍马抡刀,直奔脱金龙。也就是五六个照面,也被人家拦腰斩断,死于非命。

明营连伤三员大将,众人无不惊骇。

此时,元帅徐达把眼睛都急红了。他忙问左右:“哪位将军出阵杀敌?”

众将官闻听,面面相觑,不敢讨令。

小磕巴嘴朱沐英把猴眼一转,说道:“元帅,这……这么厉害的家伙,别人去都白白送死。干脆,让茂去得……得了!”

“放你屁!”常茂心里说,上阵吗,我倒是不怕,不过,我得先在旁边看看,心里有底再说。

常茂本不想去。可朱沐英真坏,他悄悄用锤头照着常茂的马屁股就杵了一下:“你去得……得了!”

这一打不要紧,常茂的宝马良驹蹦起老高,“嗒嗒嗒嗒”就冲到两军阵前。

常茂心里这个骂呀,小磕巴嘴,等我回去,非把你摔死不可!但是,既已上阵,只好招架。他把禹王神槊扛在肩头,冲脱金龙问道:“我说,你挺好啊?”

脱金龙立马横刀,打量一番,问道:“你是何人?”

“我叫常茂,你要记不住,叫茂太爷也行。好哇,你小子连胜三阵,杀了三员大将,我要给他们报仇。休走,着槊!”常茂要大战脱金龙。

欲知胜负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大明英烈 作者:单田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