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大明英烈》第38回 元大王技穷摆恶阵 明主公招贤访高人


常茂在聚宝山前大战左登,将他踹下战马,高举禹王神槊,叫道:“我砸死你!”

常言说:“惺惺惜惺惺。”常茂爱惜左登是个英雄,怎忍心下手呢?只不过是吓唬吓唬他。

常遇春、孟九公在阵前观战,见常茂举起了禹王神槊,急忙喊叫道:“茂儿,住手!”

常茂听了,把禹王神槊收回,对左登说道:“哎,不要装死狗,快快起来!你大概不服气吧?这不要紧,咱再重来。你多咱服了,多咱拉倒。”

左登圆睁二目,说道:“你暗中使坏,算什么能耐?我就不服,重来;”说到此处,便厚着脸皮,捡起双棒,二次上马,跟常茂又战在一处。

二人大战十几个回合,左登见常茂的武艺果然不俗,他是心服、口服,外带佩服。心里说,我还等人家再踹下去呀?干脆,见好就收吧!想到此外,急忙带住坐骑,挂好双棒,甩镫离鞍,跪到常茂马前,说道:“恩师在上,弟子有礼!”

左登此举,把常茂也逗乐了。忙说:“哎哟,我可担当不起呀!”说罢,也挂好兵刃,从马脖子上出溜下去,双手搀起左登。

这阵儿,常遇春、孟九公以及所有大将,都围到近前。他们连软带硬,不住声地相劝。

左登说道:“各位别说了。我现在心服口服,情愿投降归顺。这个师父吗,我算拜定了。”

常茂忙说道:“可别这么讲话。我没这个命,收不起你这个徒弟。你要不见外的话,就给我当个兄弟。从今后,叫我二哥得了。”

左登听罢,急忙躬身施礼道:“如此说来,参见二哥!”

“哎,好兄弟!这才是不打不成交,往后可别记仇啊!”

左登笑着说道:“二哥,别的我且不说,我来问你,在马上打仗,有踹脚的吗?”

“嗳!你这就外行了。学的武艺是死的,使用时可是活的。这就叫‘逢强智取,遇弱活擒’。若墨守成规,非吃亏不可。兄弟,咱们相处时间短暂,你还不了解我的本领,往后,我把这些奥妙都教给你。”

“好!二哥,多多指点。”

众人一听,哈哈大笑。接着,左登带领大家,奔上聚宝高山。

左登传令,将常胜、武尽忠、武尽孝、于天庆放出。这几个人来到大厅,与众人相见,各叙其详。

接着,左登又把粮台全部交出。除了粮食,还交出好多军需用物。

常遇春命众将官收拾已毕,先赶奔台坪府。而后,让孟九公、于化龙、孟玉环、于金萍、于天庆留守台坪,余者押送粮草,赶奔兴隆山。

这阵儿,朱元璋已得到了探马的禀报。听说老元帅常遇春全胜而归,忙列全队,亲自出迎。到在中军宝帐,常遇春将前情讲了一遍。

朱元璋听罢,对常胜联婚之事,并不怪罪。同时,加封左登为将军之职。然后,传出口旨,杀牛宰羊,全营祝贺。

正在众人猜拳行令之际,忽见军兵跑进中军宝帐,跪到洪武万岁面前,禀报道:“启禀我主,元营又派来老驸马左都玉,要求见主公!”

“啊?他又来做甚?”朱元璋与刘伯温、徐达合计片刻,传出口旨,“命他进帐!”

“遵旨!”军兵答应一声,走出帐外。

时间不长,老驸马左都玉迈步来到大帐,与朱元璋见礼道:“参见大明帝国洪武万岁,万万岁!”

朱元璋微微欠身说道:“贵使者免礼平身。”

“谢万岁!”道谢已毕,左都玉坐在一旁。

朱元璋略停一时,问道:“贵使者又来见朕,意欲何为?”

“陛下,老朽奉大王、二王之命,前来与您道喜。”

朱元璋不解其意,问道:“喜从何来?”

左都玉说道:“陛下乃有道明君,德配天地。自陛下兴兵以来,迫降张士诚,征服陈友谅。而今,不仅将我元军赶至黄河岸,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克我台坪,断我粮道。不仅如此,还将胡尔金花也收在你的部下。此乃天意,才助陛下以成功。由此说来,岂不令人可贺!”

朱元璋说道:“既知天意,你们何不退兵休战?”

“不。老天助你,它也助我。它情知我们单靠厮杀,战你不过,才帮我们在黄河岸边,摆了一座金龙搅尾阵,让咱两家以阵来赌输赢。为此,老朽奉命前来,特请陛下、军师、元帅以及各位大将,前去观阵,以当面协商破阵事宜。”

“噢!”朱元璋这才明白,怪不得元军免战牌高悬,原来借此机会,在那儿摆阵呢!想到此处,忙对左都玉说道:“你们既然不怕玩火自焚,我们只好针锋相对。修书不及,请转告你家王爷,我军明日已时,便前去观阵。”

“老朽转告我家王爷,到时一定接驾。”说罢,左都玉又深施一礼,告辞而去。

老驸马走后,朱元璋与军师、元帅及所有战将,又计议多时,这才退帐。

次日,朱元璋升坐宝帐,选派了徐达、刘伯温、胡大海、常遇春、郭英、张兴祖等人,带着常茂、常胜、丁世英、朱沐英、胡强、左登、固大英、徐方等小将,统领马步军兵五百,离开兴隆山,直奔黄河岸而去。

明营的大队人马,来到离黄河岸不远的地方,朱元璋举首一瞧,嚄!前边果有一道阵墙,像长城一样,逶迤不断,望不到尽头。朱元璋麾军再往前走,就来到了大阵的北门。但见阵墙均用巨石砌成,外表涂着红色兽面,标着图文。门顶一块横匾,上刻金字:“金龙搅尾阵”。

此时,元军大王胡尔卡金、二王胡尔卡银、四宝大将脱金龙、前部正印先锋官虎牙,还有都督、平章约有一百余人,早已在此恭候。宾主相见,寒暄一番。接着,阵门大开,主人将朱元璋一行领进了大阵。

书中暗表:金龙搅尾阵内,变化万千,神鬼莫测。朱元璋领兵观阵,他也看不出什么奥妙。表面上看,从北门到中央戊己土,约有五里之遥,多是山路,曲曲弯弯,坎坷不平;往两旁观看,除了密林,就是立石。看样子,那里准有伏兵和消息儿、埋伏。再往四外一瞅,空空荡荡,荒无人烟。就地理来讲,若在阵内屯兵五十万,那是绰绰有余。

朱元璋看罢多时,领着众人在阵内转了一圈儿,直到日色平西,这才退出大阵。

此刻,胡尔卡金、胡尔卡银把他们送到阵外,冲朱元璋说道:“皇帝陛下,长期征杀,黎民百姓受尽了刀兵之苦。故此,才想出这个主意,以此阵赌斗输赢。假如你们破了大阵,我们则服输认罪。到那时,我军便退出长城以北;假如你们破不了大阵,那黄河以南的肥沃良田,便将划归我大元帝国。陛下,不知你敢不敢与我打赌?”

朱元璋听罢,心中合计,古往今来,一旦敌军到了穷途末路,就要玩弄花招儿,做绝望挣扎。什么大阵?只不过拼凑几个阵势罢了。既然如此,我岂能屈居于他的威慑之下?想到此处,也没与军师、大帅商议,便微含一阵冷笑,说道:“哼哼哼哼!大王千岁,你蓄谋良久,摆好了大阵。我若不破,你岂不枉费了心肠?咱是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好,寡人愿听其便。”

“痛快,痛快。皇帝陛下,打阵之事,不能无止无期。请问,咱以几时为限?”

朱元璋不假思索便说道:“你看百日如何?”

“好。来来来,咱打赌击掌。”

朱元璋与胡尔卡金伸出手来,连击三掌,就此定下破阵日期。

胡尔卡金率领元将收兵不提,单表洪武万岁朱元璋。他们君臣一行回到连营,进了中军宝帐,立刻商量破阵之事。

元帅徐达扑棱着脑袋,说道:“主公,您的话说得太绝了。破阵期限,越长越好,好给咱以回旋的余地,怎么才要了一百天呢?”

这阵儿,朱元璋也感到失言。但是,话已说出,焉能更改?现在,唯有群策群力,商量破阵之策。

过了片刻,军师刘伯温问左登道:“大将军,你在元营效命多年,对大阵可有耳闻?”

“这……”左登说道,“在元营之时,倒也有耳闻。临归降之前,就听他们说,要拿出最后一招儿,摆座大阵。今天看来,就是这座金龙搅尾阵。我还听说,阵内有水阵,火阵,车攻阵,铁甲连环马,各种消息儿、埋伏……总而言之,奥妙无穷呀!这个阵,当年由脱脱太师研制而成。他自己没有摆过,临死前,才传给他儿子脱金龙。脱金龙对于此阵,也一知半解,因此,不敢贸然使用。后来,在他师父镇国金刚佛的指教下,才将大阵吃透。此阵不易攻破,万望我主谨慎行事。”

“有理。”朱元璋听罢,不住地点头,接着,他又对众将官问道,“诸位爱卿,有何良策?”

众人一听,都像木桩、泥塑一般,愣在那里,缄口无语。为什么?没有主意呀!

过了好大一阵儿,左登又说道:“主公,我还有一事相禀。”

“快快讲来。”

“我在元营时还曾听说,脱脱太师不敢摆阵,是惧怕中原的两位高人。他知道,这两个人对阵法非常精通。”

“谁?”

他俩是一母同胞,一个叫罗虹,一个叫罗决。家住三泉山,是两位隐士。胡尔卡金曾重礼相聘,但被人家谢绝。火龙祖张天杰也曾亲自登门相邀,还是未能如愿。无奈,他对罗氏弟兄说:“既不帮助我们,也千万不要去帮别人。”罗氏弟兄说:‘征战之事,与隐士无关,我们决不搀和。’因此,脱金龙才敢如此妄为。眼下,咱营中若有罗氏弟兄,要破阵那是易如反掌。”

朱元璋一听,乐得当时就站起身来,说道:“左将军,这三泉山离此多远?”

“不远,不足百里之遥。”

朱元璋惊喜道:“原来近在咫尺呀!无论如何,也得把高人请来!”

“恐怕不容易吧?”左登扑棱着脑袋,说道,“对于罗氏弟兄,我也有过耳闻。听说,他俩性情古怪,十分清高。咱跟他们没有交情,只恐怕不来相助。”

朱元璋说道:“有道是心诚则灵。只要我们以厚礼聘之,以人情动之,定能将他们请进军营。”

众人听了,你言我语,各持己见,相争不下。

朱元璋说道:“爱卿不必争论。此事非同小可,待朕亲自去请。”

众人听罢,无不摇头,说道:“陛下是万乘之尊,哪能离开大营呢?万一有个一差二错,我们可担当不起呀!”

朱元璋听罢,说道:“各位爱卿,言之差矣!我朱某人算什么万乘之尊?想当年,南征北战,东藏西躲,经历过多少风险?何曾惧怕过那一差二错?现在不还是个我吗,难道就不能离开军营了?如今,两国相争,正是用人之际。我要亲自登门拜访,给他施大礼、说小话,以诚相待。哼,我就不信,他能将咱拒之门外。朕意已决,明日起身。”

众人知道朱元璋的脾气,他要认准的事,那是一条道儿跑到黑,宁折不弯。因此,也不便再讲别的。

那么,朱元璋访贤,该派谁保驾呢?又经一番议论,由常茂、丁世英、朱沐英、徐方和胡强同行。另外,还挑了二十名亲兵。这些亲兵,全是打七个、踢八个的好手。他们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跟那些将官的能耐,相差无几。诸事安排停妥,众人这才放心。

次日,刚刚吃过早饭,朱元璋身着微服,头戴风帽,身披斗篷,内衬金甲,挎着宝剑,带着宝雕弓、金鈚箭,在亲兵和众小将的保护下,从后营门赶奔三泉山。

朱元璋他们一行,走在路上,说说笑笑,心情十分愉快。君臣之间,更觉着亲密无间。走了约有两个时辰,来在一架大岭之下,眼前出现了一条双羊岔道。他们往四周一看,古木廊林,地势十分险要。

常茂勒住战马,观看多时,冲众人说道:“哟,这地方怪吓人的,咱们该走哪条道呢?”

众人也窍窃私语,没有主意。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从脚底的草棵里“哧”蹿出一只怪兽。

常茂他们一看,啊?!这是什么玩艺儿?长有三尺,高有尺半,古铜颜色,尖尖的嘴头,粗粗的尾巴,四条短腿,眼赛金灯。

他们正在观瞧,就见这怪兽“哧溜”跑向前去。

常茂一扑棱脑袋,问道:“哎,你们看见没有,那是什么玩艺儿?”

朱沐英说道:“哎呀,那……那还不……不认识,狐……狐狸呗!”

“胡说!狐狸才不是这样呢!”常茂又往前瞅了瞅,看见了,忙喊,“哎,在那儿呢!”

众人朝前一看,可不是嘛!这东西离这儿不到三十步远,身子藏在树后,小脑袋探出来,两只小爪往那儿一立,瞪着小眼珠,正往这儿瞅着呢!

此时,朱元璋也感到奇怪。他看了片刻,抽出宝雕弓,搭上金鈚箭,握紧前拳,一松后手,“啪”!这一箭就射了出去。

要说朱元璋的箭术,那可不含糊,有百步穿杨之能。这一箭,奔怪兽的脑门儿射去。奇怪的是,这个怪兽颇通人性。就见它把脑袋一扑棱,小嘴一张,“噌”!把箭杆叼住,转身就跑。

这一下儿,朱元璋觉得挺晦气,顿时失去了笑容。众小将也面面相觑,怏怏不乐。

常茂一看,忙说道:“追,一定要把金鈚箭追回来!”

常茂众人这么一追,才引出一场塌天大祸。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大明英烈 作者:单田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