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大明英烈》第39回 朱洪武失踪中途路 徐英雄初探黄羊观


朱元璋率领五小将去请罗虹、罗决,半路上遇见了一只怪兽。他射了一箭,不但没有射着,反而被怪兽把金鈚箭叼走。众位英雄一看,策马就追。跑到最前边的,是雌雄眼常茂。他一边追赶,一边张弓搭箭,对准怪兽,“啪啪啪”,一连又发出三支。结果,一支也没射中。

朱沐英、胡强、徐方、丁世英,这帮人也跟着发箭,全都落了空。就这样,他们一边喊叫,一边追赶,等追出三里多地,刚拐过一个山环,不料怪兽踪迹不见。

书中暗表:这只怪兽叫狻猊,性情刁悍,凶猛异常,只在深山老林出没。常茂他们没有见过,所以,就把它当成了怪兽。

常茂他们愣怔一时,又四处寻找。还好,虽然未找到怪兽,却从草莽之中,找到了那支金鈚利箭。大家传看一遍,十分高兴。

这时,那些亲兵也追了上来。只见他们一个个呼呼喘气,热汗淋漓。

朱沐英说道:“我看算……算了,别……别找了,咱们走……走吧!”

众人也说道:“对,走吧!”说话间,摇鞭催马,就往前赶路。

常茂走了几步,突然想起一件事来。他紧勒战马,猛一回头,对亲兵问道:“哎,咱们皇上哪儿去了?”

亲兵们纷纷答道:“啊,也跟来了。”

“在哪儿呢?”

这一句话,可点醒了梦中之人。大家回头一看,朱元璋也是踪迹皆无。立时,把所有众人吓得苶呆呆发愣。

略停一时,常茂对大家说道:“还愣着干什么?快找吧!”

“对,快找。”

于是,他们调转马头,撒开扇子面,一边寻找,一边喊叫:“万岁——您在哪里?”

在这崇山峻岭之中喊叫,那是回声四起呀!霎时间,“万岁”之声,震撼了山谷。就这样,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找到天黑,也没见万岁的影儿。

常茂急得直拍大腿,垂头丧气地说道:“哎哟,这可要了命喽!”

丁世英说道:“不要着急。也许皇上没追上咱们,他自己回营去了。咱们光在这儿着急也无用,不如先回营看看。”

众人一听,七嘴八舌地议论道:“嗯,背不住。这儿离连营不太远,皇上不疯、不傻,难道还记不住路。走,回营看看再说。”

常茂他们回到连营一打听,这回可吓得冒汗了,原来皇上根本没有回来。

军师、大帅、满营众将一听皇上失踪,立时就炸了窝啦。徐达急忙升坐宝帐,细问详情。常茂不敢隐瞒,只好实话实讲。

元帅听罢,心里说,不好,肯定出了事啦。只气得他浑身栗战,颜色更变。他把虎胆一拍,厉声喝喊道:“唗!常茂,你们这些该死的奴才。命你们保护万岁,就应用心伺候,谁让你们节外生枝,去行围打猎?像这等废物,可杀而不可留。刀斧手,连那些亲兵,都一起推出去,统统砍掉!”

徐达一向执法甚严。军令传下,刀斧手往上一闯,把这二十几个人绳捆索绑,推出帐外,就要开刀问斩。

满营众将一看,赶紧躬身施礼,问徐元帅求情:“元帅,纵然将他们杀掉,也未能找回皇上,不如让他们戴罪立功,再去访查万岁。”

“是呀!眼下,咱要大破金龙搅尾阵,正是用人之际。若斩杀自己的战将,岂不是干出仇者快、亲者痛的傻事?”

“大帅,请高抬贵手,留情吧!”

徐达真忍心斩杀他的爱将吗?那是气的。见众人求情,正好就坡下驴。他吩咐一声,把常茂、胡强、丁世英、朱沐英、徐方和那些亲兵,又都带回帅帐。

常茂他们跪倒磕头,说道:“谢元帅不斩之恩。”

徐达怒斥道:“唗!非是本帅不斩,多亏众将为你们求情。死罪饶过,活罪不免,每人揍你们十鞭子,轰出连营。限三天之中,把皇上找回。如若万岁有个好歹,再杀你们个二罪归一。”

紧接着,一顿鞭打,把他们赶出帐外。这帮人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俱都狼狈不堪。

丁世英把嘴噘起老高,指着常茂的鼻尖,埋怨道:“都怪你!你要不追,我们能追吗?”

常茂口打咳声,说道:“别埋怨了,咱先想想办法,把我四大爷找回来。唉,这个老头儿,跑到哪儿溜达去了?”

“还有什么办法?出营找呗!”

“对!”

话倒好说,可该到哪儿去找呢?大海茫茫,海里捞针哪!他们找了一天,扑空了;又找了一夜,也扑空了。急得众人抓耳挠腮,坐立不安。

常茂无奈,想了个没办法的办法。什么办法?打卦。他对众人说道:“唉,咱们凭天由命吧!你们看着,我先把靴于扔到天上,等它掉下来以后,靴子尖指着哪儿,咱就奔哪儿去找,准保没错。”

大伙问道:“那能管用吗?”

“你们懂什么,这玩艺儿最管用了。”

“那就快扔吧!”

常茂把靴子脱下,往空中一扔,“呜”!翻了个个儿,“啪嚓”落到地上。

众人围过去一看,靴口朝下,靴尖朝东。纷纷乱嚷道:“哎,东边!走,奔东边去找。”

常茂穿好靴子,领着众人,便朝正东走去。

他们一直走到次日黄昏,眼前出现了一座高山。抬头一看,啊呀,怪石嶙峋,十分险恶;低头一瞅,山脚下曲曲弯弯,有一条小河。

这阵儿,他们又渴又饿,又困又累。看见河水,都想痛饮几口。于是,翻身下马,跑到河边,双手捧水,就喝了起来。

朱沐英眼尖。他冲水面一看,忙喊道:“哎,别……别喝。你们看,那……那是什么?”

众人闪目一看:哟,可不是吗!水面上漂漂忽忽的,果然有一物。仔细观觑,是具死尸。再一细看:一、二、三、四……啊呀,还有好几具。这可把他们恶心坏了,直往地上吐脏水。

朱沐英贪玩儿,顺手就拽过了一个死人。众人围过去一看,是被人杀死的。又拽过几个一看,只见那些尸体,有的胸膛被刺透,有的脖了被砍伤。看样子,死的时间不长。为什么?死尸完好,并未腐烂。

众人看罢,纷纷议论道:“这是怎么回事呢?难道说这儿发生过战事?但是,看这些人的衣着,又不像军兵。啊呀,说不定这儿有山贼?”议论一番,他们又开始搜索。

他们搜着,搜着,冷不丁就听前边树林之中,有人叹息道:“老天爷,你怎么不睁眼啊?为什么‘修桥补路双瞎眼,杀人放火子孙全’呢?想我路某人,从未做过坏事,为何让我摊上如此横祸?我活着何用,干脆死了得啦!”

众人一听,互相议论道:“噢?这是谁?”他们顺着声音往前又走了不远,突然发现了一人。见此人年岁不过二十,已经吊在了一棵歪脖树上。

见死焉有不救之理?徐方“噌”地一下,蹿到近前,用匕首将绳索割断,把他解救下来。所幸,这人上吊时间不长。众人把他轻轻放到地上,扑拉前胸,捶打后背,略过片刻,他就缓醒过来。

此人略定心神,见身边围着不少军兵,不由惊呼道:“你们——”

徐方一扑棱脑袋,说道:“别害怕。我说这位老兄,你没事儿干了,上吊玩儿啊?”

“废话。有这样玩儿的吗?”

“那你这是干什么?”

这个人迟疑片刻,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当兵的。常言说,‘天下人管天下事’。快对我们讲讲,你若有个马高镫低,我们设法帮忙。”

这个人一听,才把心放下。于是,便将前因后果讲了一遍——

原来,他是洛阳人,叫路顺德,以开布庄为生。他媳妇姓顾,是开封人氏,前不久,回娘家省亲。今天,他套着车辆,拉着顾氏,刚路过此地,迎面碰上了一伙强人。为首者有两个贼头儿,不知他们从何而来。在一匹高头大马上,还驮着一人。那人被双臂倒剪,捆绑在鞍鞒以上。这伙强人无意中碰到车辆,冲上前去,打开车帘,看见顾氏,便连车带人抢到了山上。几个车夫与他们伸手,都被强人结果了性命。接着,又将尸体扔在河中。路顺德痛不欲生,这才寻死上吊。

书接前文。小兄弟听罢,心头不由就是一动。常茂忙问道:“哎,快说说,被捆在马上的那个人,是什么长相?”

“唉,我哪儿顾得上细看呢?反正,他脑袋上裹着块黑布,看人家那意思是,不让他往外看,也不让外人看他。”

“穿什么衣服,你看清没有?”

“穿……好像是黄的,要不就是红的,我记不清了。”

大伙一听,心想,有门儿!真要是打听到皇上的下落,可是不幸中的万幸呀!常茂又问道:“你说的这事,过了多少时间啦?”

“至多一顿饭的工夫。”

“那,他们为什么没把你打死?”

“嗐!我一看见出事,撒腿就跑。所以,他们没逮着。”

“那你怎么不报官府,跑到这儿上吊来了?”

“报官府顶啥用?他们连自己都顾不了,还能管得了我呀!我见落得家败人亡,再活着还有个什么劲儿呢?干脆,上吊得了。没想到,正遇见了各位英雄。”

常茂说道:“妥了,该你走运。今天遇上我们,你媳妇就算没事了。”

路顺德一听,惊喜非常,忙问道:“什么,你们能救我媳妇?哎呀,好汉爷,你们行行好吧,我媳妇可是个好人哪!她的胆子特别小,要是落到这帮人手里……哎呀,我可怎么说呢!”

徐方劝慰道:“不要害怕。只要你媳妇没有死,我们就一定能把她救出来。”

此时,众人又议论道:“此山叫什么山呢?山上是贼窝子,还是贼窖?不过,既然有了眉目,那就该往前摸索。”打定主意,众人抖擞精神,带着路顺德,顺着盘山小道,向上摸去。

原来,这架山叫锅盔子山。为什么叫这个名呢?它像一口锅,在那儿扣着;又好像个头盔,在那儿摆着。

话休絮烦。常茂他们往前走了一个时辰,隐绰绰听到了惊鸟铃响。徐方是步下的将官,对此深知其详。对众人说道:“哎,别走了,到了。”

朱沐英把小圆眼一翻,问道:“你怎么知……知道?”

“嗐!前头不是有庵,就是有庙。刚才,你们没听见惊鸟铃响吗?”

朱沐英又问道:“什么叫惊……惊鸟铃?”

“就是房檐上挂的铃铛。人们怕鸟儿往上头拉屎,就想了这么个办法,风儿一吹,铃挡摆动,‘当啷当啷’一响,就把它惊走了。但凡有惊鸟铃的地方,一般都是古刹禅林。你们先在这儿歇会儿,待我上前看看。”

众人等候不提,单表徐方。这个小矬子,要讲冲锋陷阵,攻打前敌,他不行;要讲高来高往、飞檐走壁,那可是他的拿手好戏。只见他稳了稳兵刃铁棒槌,斜挎百宝囊,往下一哈腰,“噌噌噌噌”,顺着惊鸟铃声就疾奔而去。

时间不长,徐方果然发现眼前有一座古刹禅林。这座庙宇,可真不小。庙前有两溜石碑:大的高过一丈,小的也有八尺。里外有五道山门,角檐翘起,挂着惊鸟铃,紧闭着门户。

徐方细看多时,围着大庙转了一圈儿。心中一数,共有五层大殿。他二次又来到正门跟前,拢目光抬头再瞅,见上面有块横匾,上写“黄羊古观”。

徐方心想,既然我来到庙前,就得探个明白,看看那伙贼人在不在此处?想到这儿,他转到西墙,脚尖点地,较足丹田气,“噌”!轻似狸猫,飞身跳上墙头。徐方站稳身形,往院内一瞅:大殿和配殿之中,有点点灯光。侧耳细听,好像有人说话。

徐方想,要知心腹事,但听背后言。嗯,待我上前偷听。想到此处,他双腿一飘,轻轻落到院内,往下一哈腰,“噌噌噌噌”,奔灯光来到窗外,侧耳一听,这回才听清,原来是女人的声音,而且并非一人。

这阵儿,就听有女人破口大骂道:“你这个人呀,骨头是什么长的,难道就不怕挨揍?再那么嘴硬,非打死你不可!趁早答应了算啦,省得皮肉吃苦。”

“不答应就掐她!叫她骂人,叫她嘴硬!”

紧接着,又传出“噼里啪嚓”的声响。

徐方不知其情,用舌头舔破窗棂纸,睁一目、闭一目,使了个木匠单吊线,往里瞧看。见屋内捆着一个女人,眼睛红肿,面色憔悴,衣衫撕裂,青丝蓬乱。在她四周,站着四五个五大三粗的泼妇。这几个人,描眉画鬓,抹粉插花,戴着耳坠,满脸横肉,收拾得十分妖艳。她们手中都拎着皮鞭和铁尺,指着被绑之人,又打又骂。

小矬子徐方看罢,顿时明白了一切,不由五内俱焚。心里说,见死焉能不救?他打定主意,见左右无人,轻轻把右脚抬起,“啪”就把窗户踹开,紧接着,飞身跳入屋内。

窗户突如其来一响,把屋里的人全吓傻了,乱喊乱叫道:“啊?谁?”

这时,就见徐方晃着明光彻亮的匕首刀,冲到那几个妖婆面前,说道:“不许动!哪个敢动,就攮死他!”

“好汉爷,饶命啊!”

“别嚷!我说你们是想死啊,还是想活?”

“蝼蚁尚且贪生,何况人乎?”哟,她们还转文呢!

徐方说道:“既想活命,那就都趴在地上。快!”

徐方瞪着眼睛说话,谁敢不听?那几个女人颤颤抖抖,就趴到了地上。

徐方拽过两床被褥,将她们蒙住。然后,转身来到被绑之人面前,忙问道:“你可是路顺德的家眷?”

这女人睁眼一看:面前站着一个矬子,狗鹰胡,小圆眼,其貌瘮人。也不知他所问何为,战战兢兢地说道:“你……”

“别怕,我救你来了。快说,你是不是姓顾,你丈夫是不是路顺德?”

“啊,你怎么知道?”

“妥了,到外头再说。快,跟我走!”现在,徐方也顾不上那“男女授受不亲”的戒律了。拉着顾氏,就往外走。

怎奈,顾氏的两条腿都瘫软了,怎么也迈不开脚步。徐方着急,背起顾氏,一晃身形,跳出屋外,三蹿两蹦就离开了黄羊古观。

再说常茂众人。这阵儿,这几个人急得直蹦。按说,徐方走得时间不长。因为他们心情焦躁,却觉着度日如年。他们正在东张西望,忽见小矬子徐方跑下山来。

常茂一个箭步迎上前去,忙问道:“大哥,皇上在那儿没有?”

徐方喘着粗气,说道:“别急。快,先接一把。”说着,把顾氏放下。

路顺德见媳妇回来了,迎上前去,两口子抱头痛哭。

徐方擦擦汗水,说:“咱办完一件说一件。快,你们夫妻逃命去吧!”

夫妻二人千恩万谢,赶路而去。

徐方将刚才之事,对众人述说了一遍。然后,周身上下收拾紧衬,他要二次再探黄羊观。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分类:明朝历史 书名:大明英烈 作者:单田芳